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photo 2018.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8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Sunday, 22 July 2018

西方国家"选举民主"的真相透视: 权钱交易 权贵统治 分化民众 褫夺民权

西方国家"选举民主"的真相透视:
权钱交易  权贵统治
分化民众  褫夺民权

作者 / 来源:刘敏军  吴怀友 /《察网》

▲ 在许多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家看来,民主就是多数人的统治
(上图与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是两名中国学者对西方国家的“选举民主”所发表的学术论文。两名作者在文中,从4个方面即权钱交易、权贵统治、分化民众和褫夺民权,透视西方国家所推崇的选举民主的实质,提出了他们的深刻思考和精辟见解。这篇文章,对于正在践行仿效西方国家的选举民主的我国一些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来说,无疑是一份具有指导意义的参考材料。

文章总结说,“从表面上看,西方国家领导人的权力是选民经选举授予的。但实际上,选举只是统治精英利用选民投票形式,赋予自己行使领导和管理国家(当然包括选民)权力合法性的便捷途径。而选民收获的只是短暂的当家作主的心理体验,却要付出让渡亲身参与决定和管理国家事务权利的代价。” 

对于在这次“509”大选接受某些民主党团政治精英们的鼓吹而支持马哈迪重新执政的我国广大选民来说,这篇文章的内容和总结,或许将会给他们带来某种程度的启示或冲击,或许正是他们所经历的前所未有的非常宝贵的一次亲身体验和深刻教训,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内容——

[中国察网www.cwzg.cn摘自《红旗文稿》2018/11,原标题《西方国家推崇的选举民主真相透视》。作者单位:湖南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选举民主与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制度如影随形,互相适应。20世纪40年代以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凭借强大的经济、军事力量,掌控了世界民主政治的话语权,将民主简化为选举,以“选举民主”为各国民主政治实践的圭臬,用有无竞选来评判其他国家是否为民主国家,并满世界地进行所谓的“选举援助”,甚至不惜武力干涉别国内政。选举民主究竟有何魅力让资本主义国家对其推崇备至呢?马克思深刻指出:“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从这个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来审视,我们就会发现,资本主义国家只是“管理整个资产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罢了”,在西方选举民主的表象下掩藏着资产阶级不能言说的真实意图。

真相一:西方选举民主造就“权钱交易”的政治市场,为资本俘获政治提供公开合法的制度性平台

资本是资产阶级征服世界最有力的武器。而资本发挥作用的舞台是市场,只有借助市场这个舞台,资本才能发挥它的威力,实现它的最终价值。在经济领域中,资本通过生产要素市场,实现资源配置,提高资源利用效率;通过商品市场,实现产品的增值,赚取利润。同理,资本要想在政治领域释放能量,显示威力,需要有一个政治市场,通过“权钱交易”实现收买权力、俘获政治的目的。

在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民主中,各大资本(利益)集团以选举捐助(政治献金)的形式,出钱支持自己选中的代理人(如议员或总统候选人)参加竞选,代理人再用资本集团捐助的钱去争取选民手中的选票,争夺国家权力;选举获胜后,当选者再按选举捐助金额多寡论功行赏,对各捐助者或加官晋爵,或用手中权力制订有利于各捐助集团的政策予以回报,以确保资本增值和利润最大化。这样,选举民主实际上就成了各资本(利益)集团、政客与选民之间进行“权钱交易”的政治市场。

有了选举这一政治市场,资本在政治领域中便有了用武之地。选举这一政治市场为“权钱交易”提供了合法化平台——选举捐助制度。2010年和2014年,美国联邦法院分别作出裁定,取消集团直接捐助候选人禁令和个人捐助上限。从此,资本可以公开地自由驰骋选举沙场。有人戏谑道:“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反腐败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将腐败现象合法化。”选举捐助制度铸就了西方民主的金钱政治底色,为资本俘获政治提供了便利渠道。研究发现,从1964年到2014年,美国大选中的获胜方,几乎都是募集选举捐款最多一方。同时,获得权力方给予捐助者以巨额回报。据美国媒体披露,从2007年到2012年的5年时间内,美国200家企业在游说和竞选捐款方面共耗费58亿美元,却从联邦政府的生意和支持中得到了4.4万亿美元的回报。也就是说,在美国,企业在选举市场上投资的回报率高达1∶760。需要指出的是,选举捐助并不为美国独有,而是实行竞选的西方民主国家的普遍现象。

真相二:西方选举民主既有民主属性更有权贵禀性,是资产阶级利用民主的形式来行使权贵统治的基本方式

从形式上看,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实行一人一票,同票同权,公开公平公正,所有职位对所有人开放。应当承认,与封建世袭制比较,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民主的优势是客观存在的,也曾在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恩格斯在《德国状况》中指出:“就这一切而言,资产者真像是真正的民主主义者。”“但是资产阶级实行这一切改良,只是为了用金钱的特权代替已往的一切个人特权和世袭特权。”恩格斯提醒人们更应该注意,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具有亲精英的权贵禀性。列宁也一针见血指出:“极少数人享受民主,富人享受民主,——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民主制度。

在西方国家,选举民主的权贵禀性体现在:

  • 其一,选举总是附带各种限制性条件的。在当代,虽然法律规定了人人享有平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各种隐性的限制条件还大量存在,如选民登记要求提供详细身份证明文件,在投票地点和时间选择上设置障碍,等等。
  • 其二,选举是各类社会精英表演的舞台,选举过程是各类资源如金钱、出身、声誉、表演能力、口才、颜值等的大比拼,选举结果总是拥有丰富资源、良好形象、能言善辩的候选人胜出。
  • 其三,选举民主总是由实力雄厚的资本集团和名声显赫的政治家族把持和操纵的。美国号称是西方民主的典范,其总统选举却总是由几大显赫家族所操控,亚当斯、汉密尔顿、塔夫特、哈里逊、罗斯福、肯尼迪、洛克菲勒等大家族都是美国政坛呼风唤雨的政治势力。英、法、德、意等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如此。
西方选举民主的权贵禀性源于以下因素:

第一,群氓假设。西方资产阶级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共识,他们一致认为人民群众是无知、懦弱、盲动的乌合之众,不具备治国理政的学识和品行,所以应该通过选举将自己的权力让渡给精英来行使。
第二,精英政治的传统。从古希腊到现代,西方社会一直都是憎恶民主政治(多数人的统治),颂扬贵族共和,推崇贤人政治,实行精英统治,国家政权总是由各类经济政治精英执掌的。
第三,代议共和政体的客观要求。出于对底层民众的恐惧,西方资产阶级历来都主张共和而反对真正的民主,所以早期资本主义国家多采用贵族共和政体,也就是精英代议制,需要选举代表,而选出来的代表都是那些具有专门知识和技能的人,或者是有财富、有权势、有名望、有地位的各类社会精英。
第四,国家治理的专业化、职业化。

选举民主的这种权贵禀性有助于实现资本统治,这正是西方资产阶级的思想家和政治家们推崇选举民主的重要原因。

只要重温一下西方政治思想史,我们就可以发现,许多著名的思想家都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选举的权贵禀性。如孟德斯鸠和卢梭认为,“以抽签来进行选举,乃是民主制的本性”,“在贵族制之下,……用投票的方法才是非常合宜的”。汉密尔顿是美国建国元勋之一,他曾劝慰美国上层阶级,请他们放心,每个阶级在政府中都有自己的代表,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假想,但在使人民自由投票的任何一种安排下,这种事情是决不会发生的。在这样安排的地方,代议制机关仍会由土地占有者、商人和知识界人士组成,极少有例外,因此不可能对政府风气发生任何影响。对此,列宁一针见血指出:“民主共和制是资本主义所能采用的最好的政治外壳,所以资本一掌握这个最好的外壳,就能十分巩固十分可靠地确立自己的权利。”

真相三:西方选举民主有分散和诱导民众力量的功用,为资产阶级打压社会底层的广大普通民众提供了工具

在许多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家看来,民主就是多数人的统治。他们笃信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穷人的统治必定会侵犯有产者的私产。19世纪法国政治思想家托克维尔将亚里士多德的观点进一步发挥,并创造了一个新词——“多数暴政”。这个词一经提出,即在西方知识精英中广为流传,表明整个西方精英阶层对真正民主心怀担忧与戒备:他们担心作为多数的无产阶级及其他劳动阶级掌握政权,真的会均分作为少数的资产阶级的财产。所以,西方资产阶级精英为了保护少数有产者的财产,就去限制、改造、驯服真正的民主。

西方资产阶级认为,共和政体才是驯服民主这匹烈马的缰绳。所谓共和政体,是指采用代议制的政体,也就是通过选举选出代表和代理人来表达公众意见,组织和管理政府。这种选举民主是一把双刃剑,可以是表达意愿、形成共识的方式,也可以成为扩大分歧、制造分裂的工具。在资本主义国家中,选举民主将人民变成了选民。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民是占人口大多数的、顺应历史发展和推动历史前进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其主体始终是从事物质资料生产的广大劳动群众。人民是一个历史的、政治的范畴,具有集体性、革命性、先进性,是始终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决定性力量。而选民是一个国家中依法享有选举权利的公民,选民是有资格限制的,需要国家法律的确认,对国家来说选民是守法的公民;选民是分散的个体,分属于不同阶级的政党,散居在不同选区;选民不以发挥先进作用为标志。所以,人民变成选民不仅分散了人民力量,而且失去了人民的团结性、革命性、先进性。

选举民主由政党通过竞争来运作,这种有组织的政治力量的操控,加剧了选举竞争。各政党为稳定自己选民队伍,必然要有“造盘”“护盘”行动,即将某些区域打造成本党稳定选票来源,人为地将人民划分成不同政党的政治拥趸。从某种意义上说,选举就是选择政策。各竞选政党通过政策主题操纵,让选民在不同甚至对立的政策中进行选择,从而在人民中制造政见分歧。此外,现代西方的选举越来越依赖商业媒体,而商业媒体为提高收视率或点击率,故意放大竞选双方的分歧,以负面新闻、花边新闻、爆料、曝光等来制造轰动效应,吸引人们的眼球。商业媒体的介入,扩大了选举的负面功能,加剧竞选双方对垒的氛围。

西方国家之所以钟爱选举民主,就是为了利用选举来分散人民力量,使之不能团结起来与自己进行对抗,从而达到保护资产阶级利益、维护资产阶级统治地位的目的。

真相四:西方选举民主以形式民主取代实质民主,借选举授权之名禠夺人民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界精英和知识精英齐心协力,将选举包装打扮成为民主的标志。一方面,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步一步地扩大民众的选举权,顺势地将民主简化为选举。另一方面,西方理论界也完成了“选举即民主”的论证。1942年,美国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民主的新定义,他指出:“民主方法就是那种为作出政治决定而实行的一种制度上的安排,在这种安排中,某些人通过竞取人民选票而得到作出决定的权力。”从此,西方政治学界“主流的方法几乎完全根据选举来界定民主”。根据美国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的理解,熊彼特的民主定义是民主的一种程序性定义,民主被看成是形成政治权威并使其负责的一种手段。选举成为民主的本质,民主制度的其他特征都由选举产生。简单一句话,“选举等于民主”成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民主政治的金科玉律。

选举变身民主,给民主带来一系列重要改变——

  • 一是将人民变成选民。
  • 二是将人民决定问题的权力放到第二位,而将选举挑选国家领导人放在了第一位,其实就是用选举的民主形式排除了人民决定和管理国家事务的实质权利。
  • 三是变人民主权为人民授权。人民主权是指国家权力属于人民,是人民当家作主,是人民自己行使管理国家事务、社会事务、经济文化事业的权利;人民授权则是人民把本属于自己的权利让渡出来,然后委托给选举出来的代议者代为行使,实际上是人民权利的异化。
  • 四是将多数民众民主变为少数精英民主。
上述种种变化,实质上是以形式民主取代实质民主,不仅没有促进民主的发展,相反是对真正民主的背叛。从表面上看,西方国家领导人的权力是选民经选举授予的。但实际上,选举只是统治精英利用选民投票形式,赋予自己行使领导和管理国家(当然包括选民)权力合法性的便捷途径。而选民收获的只是短暂的当家作主的心理体验,却要付出让渡亲身参与决定和管理国家事务权利的代价。对此,卢梭早就有过精彩的评论:“英国人民自以为是自由的;那他们是大错特错了。他们只是在选举国会议员期间才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他们就是奴隶,他们就等于零了。”马克思在总结巴黎公社经验时也指出:资产阶级选举民主“被当做统治阶级手中的玩物,只是让人民每隔几年行使一次,来选举议会制下的阶级统治的工具”。

从理论上说,选举是国家治权问题。而民主关注的是国家主权归属问题,实质上是人民与国家的关系问题,也就是国家政权由谁来掌握的问题,表明国家的性质。一个国家的主权与治权可以统一行使,也可以分开行使;可由主权者亲自行使,也可以由选出的代表行使。民主的内容除民主选举外,还有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等。显然,西方国家将民主仅限于选举,是片面的,是有预谋的:借选举授权之名,巧妙地将人民排除在国家治理之外,褫夺了人民参与决定和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

马哈迪欲访华,说辞模棱两可,避谈毁约停工,下月恐难成行

   马哈迪欲访华,说辞模棱两可,
避谈毁约停工,下月恐难成行

综合《当今大马》与《多维新闻》报道

▲ 达因本月访华向中国总理李克强递上马哈迪的亲笔信

《当今大马》:马哈迪下个月访华,讨论减少向中国贷款

《当今大马》本月20晚报道,首相马哈迪下个月将官访中国,届时他准备跟中方讨论减少向中国贷款,同时邀请中国公司来马投资,但却需使用本地员工和资源。

马哈迪也是土著团结党总裁。他今日在团结党总部主持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召开记者会表示,耆老理事会主席达因近日以首相特使到访中国,而他本人则将在下个月访华。

他说,届时他将与中方讨论,大马政府计划减少向中国贷款,避免国家破产。

“达因已提起一些特定课题,关乎那些合约……我们尝试减少借贷的钱……否则国家有可能会破产。”

马哈迪也透露,届时也会邀请中国公司来马投资,但却需使用本地员工和资源。

昨日,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证实,政府是为了“特殊原因”而在首相马哈迪下个月官访中国前,安排达因以“特使”身份访问中国。

以上报道显然是要告知国人,马哈迪北京之行旨在减少向中国贷款和欢迎中国来马投资,是为马来西亚国家和人民的前途而心急如焚!

《多维新闻》:项目停工问题不解决,马哈迪访华将推迟

同日(即20日)《多维新闻》报道,马来西亚总统马哈蒂尔的特使达因7月19日访华,并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晤,达因带来了一封马哈蒂尔的亲笔信,李克强当场展开阅读。外界普遍认为,达因此访既是马哈蒂尔访华做准备,同时,中国在马投资项目将成为达因此访的重点讨论内容。 

此前,马来西亚新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7月6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想尽可能早地访问中国,并称预期访问时间是在8月,但还需要与中国方面协商具体时间。 

显然,北京给马哈蒂尔访问留下了时间,如果不能解决中资在马来西亚项目停工的问题,马哈蒂尔的访问可能将会被无限期的推迟。 

马来西亚政府7月4日中止正在进行的3个中资项目

2018年7月4日,马来西亚政府正式致函中国相关企业,表明将暂停目前正在进行中的三大工程项目。马来西亚财政部一名高官称,暂停这三个项目的理由是成本过高。 

此次马来西亚政府叫停的三个中资项目分别是耗资约40亿林吉特(约10亿美元)的马六甲多产品输送管工程、耗资约50亿林吉特(约12亿美元)的泛沙巴煤气输送管工程和耗资逾670亿林吉特(约165亿美元)的东海岸铁路建设工程。三项工程均由中国企业承建,且都已于2017年开始动工建设。 

与两项管道工程相比,东海岸铁路计划由于造价高,投资大,成为了马来西亚最大的在建项目,也是中国政府“一带一路”倡议中重要工程之一。该项目对中马两国都有着特定的战略意义。 

事实上,此次中资项目的暂停其实并不出乎意料。早在今年马来西亚大选期间,马哈蒂尔就曾表达了若上台,新政府将审查所有外国在马投资项目的想法。 

今年5月,在马来西亚新政府成立后,马哈蒂尔总理先是单方面取消了新马高铁建设计划,之后又明确表示将检讨和研究包括东铁工程等中资建设项目在内的所有外国投资项目。6月,马来西亚财政部部长林冠英再次公开表达了将和中方重新磋商相关工程的计划,以削减中资项目成本。 

马来西亚中止中资项目,除经济因素外,还有政治原因

对于马来西亚暂停中资项目的原因,一方面确实是出于经济因素考虑,与马来西亚目前的国债水平有关;另一方面是政治原因,为了与前任纳吉布(Najib Razak)政府划清界线,进行政治遗产清理。 

马哈蒂尔上台之后因经济和政治原因暂停了三个中资项目
(图源:新华社)
尽管马来西亚官方多次表示,此次审查并非针对中国,仅仅是为了马来西亚的国家利益,但由于马来西亚政府此前已与中国建设企业签订了合法的合约,此次项目暂停为中国企业方面带来的损失仍需要马来西亚政府给出进一步合理的解决方案。

北京对马政府中止中资项目虽有不满,依然保持耐心

但北京对马来西亚暂停中资项目明显表现出了不满。一方面,中资企业不可避免的产生损失。以东海岸铁路项目为例,基建已经动工,中方已投入巨资。马哈蒂尔宣布暂停工程重新谈判,其实就是逼迫中国作出让步,马来西亚可以少付钱。 这对中国来说,意味着重大损失,更让担心的,则是这种示范效应,给马来西亚开了口子,其他国家也这样来操作,怎么办?

另一方面,中国在马来西亚的工程作为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项目,一旦停工,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推进将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与挑战。也会产生一种不好的示范效应。 

然而,中国目前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马来西亚的合作是全方位的,马a来西亚不可能脱离中国投资独立存在。两国之间的交流已经非常深化,中国大多数投资也有利于当地经济发展,可以实现互利共赢。所以马哈蒂尔也不希望与中国方面将两国关系搞僵,这也是他急于派特使访华的重要原因。 

马来西亚方面给出了较为积极的信号。首先,涉及项目的承包商将与马来西亚财政部、交通部和精英顾问团等于7月率先访华,与中国交建公司等重新谈判,商讨解决方案。其次,马哈蒂尔总理预计将于8月正式访华,访华中的重要议题之一即将商讨在马中资所涉及的问题。 

从此前马哈蒂尔对华态度一向较温和的迹象来看,马哈蒂尔访华必然要推动这一问题的解决。北京方面也对中马谈判持积极的态度,毕竟北京不希望一带一路的项目在马来西亚遇阻,同时,也不希望马来西亚在政治向偏向美国与日本,基于这方面的考虑,北京依然对马来西亚保持耐心。#

Friday, 20 July 2018

游黎在<南大站>发表两篇评论: 变天不可怕 • 越变越不变

 游黎在<南大站>发表两篇评论:
 变天不可怕 • 越变越不变

──  作者 / 来源: 游 黎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 插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

 ① 变 天 不 可 怕

[  发表于2018年5月7日(大选前)]

根据大马14届国选前夕的战情报导和评论,估计希盟取代国阵的机率相当高。但近年来各国各地的选前的民意调查,专家预测错误的尴尬,比比皆是。尘埃未定,只能拭目以待,如老外说的:那肥婆还没出来唱(闭幕歌),赢家输家难测。 

腐败落伍政权被变,能带来崭新的剧变,如民国的成立与其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取代;民主选举制比较成熟的国度,政权轮替带来的改变则渐进缓慢,如西方国家的两线轮替。如果希盟5•09胜出,会带来震撼骤变,还是缓慢改革?这国家达到了可以和平转交政权的的成熟吗?这是坊间不少人为5•09大选可能变天而担心的原因,虽然5•13梦魇已是50年前的动乱事件。

作为砂劳越看官,我认为变天不可怕,怕是越变越不变。50年来,砂劳越这片政治沼泽地栖满青蛙蛤蟆。有时是三两只跳槽,有时是整群换泥塘。不管怎样变,总是一样的结果:州执政党永远是中央执政党的二房婊子。联邦执政党当然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尽可能操纵2/3国会议席以达到修宪的随心所欲,比如1976年把砂劳越降级成州,名正言顺地强奸砂劳越的石油煤气等天然资源。

我的第一个预测

所以黎老我预测,如果希盟在其他州得到的席位比国阵多,而砂州现国阵成员党依旧取得州内的绝大多数议席(有个估计是土保党为首的州国阵可能取得31席中的29席),这批出口闭口效忠纳吉国阵的政治青蛙,极可能5月10日一大清早,琵琶别抱换新欢,继续作婊子。希盟文痞二丑们也争先恐后地赞颂他们随着马哈迪,弃暗投明!

如此这般的逻辑下局是,砂州行动党极可能成为被遗弃的昨日黄花。很难想像新主马哈迪会取行动党舍人联党。毕竟后者与座主巫统时的马哈迪,曾是同路人。当然,马哈迪可以把人联民行一起纳入布宫作妃妾,这可能性不高。因为马来西亚的华基政党,本能的必须有对方的存在,互争华人选票,才能维持本身存在(existential survival) 的意义。60年来,行动党需要马华/民政作替罪羊,砂州行动党需要人联作出气筒,证实了他们不可或缺彼此的共生存在意义。

此即,越变越不变,尤其是对砂劳越来说。

我的第二个预测

在此黎老作第二个预测。希盟胜选后,马哈迪当政两年内,解散希盟,解散土著团结党,重掌巫统,安排儿子慕克里登上巫统党魁宝座。至此,救国大功告成,走向吉打黄昏,夕阳无限好。

林吉祥父子则继续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安华虽已出狱,但已中老人痴呆症,望着马六甲海峡,喃喃自语。

华总诸公仍然捞得风生水起,钱财、二奶小三、拿督丹斯里太平绅士滚滚而来。

大马幸甚!砂劳越幸甚!



 ② 越 变 越 不 变

[  发表于2018年7月19日(大选后)]

5•09大选前,笔者说《变天不可怕》,怕是越变越不变。我跟着媒体说5•09变天,是凑热闹的夸大其实。民主体制的政党轮替,正是先贤采用这个制度的用意,谈不上变天。清廷灭亡,民国成立是变天;三民主义的国民党民国政府被共产主义的中共取代是变天。但邓小平取代毛泽东,习进平取代胡锦涛谈不上是变天。台湾民进党当年终于取代国民党,也不是超越宪法预料之外的事,说不上变天。

改朝换代未必就是变天,但并不排除它缔造新理想,改善社会的可能性,积极性,一切胥视新政权的领导和政策。

马哈迪言论还是不变

我对《赞颂马哈迪2.0的谬论》很不以为然。新君上朝不出两个月,他的言论,在在证明笔者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一)马哈迪说“马来人仍穷,土著特权仍需保留”。土著特权这拐杖政策已经实行60年。土特这个种族主义象征怎会不是变天铲除的首项?马哈迪粉丝说废除土特不能操之过急。也罢,但马哈迪根底里就没有诚意废除土特,否则老练的他不会毫无保留,不顾其他民族(尤其是华族)感受地说的那么露骨淫亵。也可看出他根本不把新盟友民主行动党放在眼里。

民主行动党是选择性失忆,还是进了朝廷变哑巴?60年前,他们的始祖李光耀正是因在吉隆坡国会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反对马来主义特权,被踢出马来西亚,导至马李成为日后目不相视的敌对。“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也为民主行动党捞了不少的政治资本。

(值得一提,联邦马来政客心中的“土著”定义,是不包括东马的伊班,卡达山等等的原住民,它仅仅指马来亚的马来人,需要时也包括东马马来人——比如需要亲中央政府的东马马来人为主的政党国席。许多马来亚朋友有所不知,至到不久前,伊班人在政府官方表格的种族栏是属于“其他”。砂劳越最大民族竟是“其他种族”,哀哉!变天了表格是否也变了,我这老外无从得知。)

(二)马哈迪又说“华人有钱,马来人穷,只爱当公务员,没有钱送孩子上大学”。马哈迪没有拿出数据证实马来人因贫穷而不上大学。建国以来大学录取学生优待马来人的固打制,早已名闻天下,怎会把不想求知上进的落后民族文化,怪到只能望公务员职位兴叹的华人?早年马哈迪曾经说过恨铁不成钢的公道话,要马来人学习华人的勤劳节俭,注重教育。马哈迪2.0为了安抚巫统和伊斯兰党支持者,故息自己民族的劣点,还睁着眼睛说谎。

(三)马哈迪又又说“民族语文源流教育有碍国民团结”,重提发展他前次在位时宠爱的宏愿学校理念。当时民主行动党和一般华社反对宏愿学校,怕它会使华小变质。看独中出身的教育副部长张念群现在怎么说?曰:现在是新政府,华人有信心宏愿学校不会使华小变质。上任不到两个月,已经官腔十足。

“承认统考”仍是悬念

(再者)戴着彩色眼镜期待马哈迪希盟上台的华人,欢呼希盟竞选宣言承认统考。大选前他们嘲讥马华说承认统考还得走最后一里路。大选后承认统考的课题沸沸扬扬。希盟内传出“承认统考会影响国语的地位”的陈腔老调,引起华社反弹,日后教育部长保证承认统考,但没设下时限。负责承认统考案的张念群接到救生圈后,责怪朝内“小拿破仑”乱了新朝阵脚,拟藉此抹除华社的疑虑。

教育部长马智礼委托独中出身的张念群接下实现承认统考这烫手之芋,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巧妙。亲者说众望所归,阴谋论者祝副部长好运,张念群则说“2018年能否实现承认统考,只能尽力而为”云云,为政府,为自己留后路。

凭马哈迪现在的民意声望,真有诚意承认统考,需要半年时间?前朝不承认统考,因为巫统在国阵里一党独大;新朝对承认统考出尔反尔,因为土团公正诚信党的马来保守势力远远超过行动党的民族良知。

承认统考是个伪命题

其实承认统考是个伪命题。独中水准和统考文凭已经得到世界各国大学认可。董总也接受国语科必需优等的附带条件。统考迟迟不被承认,说白了是种族主义对华教的歧视,和马来政客对本身语文、文化缺乏自信。

统考承认了又如何?独中生作公务员的机会就自动改善?有监督问责体制保证录取公务员的官爷们不继续排挤独中生吗?官爷们会不会也学马哈迪的狡辩,说当公务员没出息,赚不了钱送孩子上大学,成全华人致富心愿,干脆就不录取独中生。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政府历来偏袒马来人的教育政策,致使大批华人子弟被排除在公立大学之外。但拐杖政策终于战胜不了市场力量。不久前读到报导,有马大医科毕业生不敢挂牌行医,因为自认英文不够水准。

为倪可敏遭遇瞎操心

民主行动党在野时,嘲饥马华民政人联当家不当权,现在总算尝到哑子吃黄莲的滋味。林吉祥在选后的党干训班怒责部份干部,变成执政成员不到一个月就吵着要退出希盟政府。党内外有为“敢怒敢言”的倪可敏落选入阁,打抱不平。经林伯怒责,林冠英安抚,倪可敏知趣的说“不是部长也一样可以服务选民”。“皇帝”不负有心人,倪兄被委国会副议长。

普天下,你曾见过敢怒敢言的议长副议长吗?当初为倪可敏没入阁打抱不平的侠士们,不只是瞎操心,也误判了政坛老手如倪兄吧?即便只是个区区后座议员,碰上不合理议案,倪可敏果真敢怒敢言,黎老我敢打赌,林氏父子会在国会当着马哈迪面前,把倪可敏阉割掉。 #



俄罗斯 卫星通讯社19日 报道: 中资在马基础设施项目乌云未散, 马来西亚 不会退出 "一带一路"

俄罗斯 卫星通讯社19日 报道:
中资在马基础设施项目乌云未散,
 马来西亚 不会退出 "一带一路"


2018年07月19日21:23 (更新2018年07月19日21:54)

马来西亚总理特使达因(左)7月北京之行会见中国总理李克强


原标题:马来西亚不会退出“一带一路”

(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中国在马来西亚的基础设施项目头顶的乌云还未散去,但双方似乎有将其驱散的想法,从马来西亚总理特使达因访华就可见一斑。此访为马哈蒂尔·穆罕默德政府组建后中马两国首次高层接触。

特使达因为总理马哈蒂尔8月访华做准备

马来西亚总理特使在本国政府换届仅两个月后访问北京是为总理马哈蒂尔8月中旬访华做准备。据香港媒体报道,中方也因此向马来西亚派出外交官以及经济和公共安全事务官员。

马哈蒂尔当选总理后首先访问的是新加坡和日本。中国将马来西亚视为"一带一路"建设东南亚地区主要合作伙伴之一,所以希望马哈蒂尔访华。

© REUTERS / LAI SENG SIN  

达因称,他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外交部长王毅进行了会谈,并指出,马来西亚政府"高度评价"与华关系,将全力支持中国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基础设施项目。

同时,吉隆坡正在重新审议是否继续参与上届政府宣布甚至已经启动的大型项目,主要原因是预算缺口,由于项目成本过高,预算缺口可能扩大。因此,中国多个投资项目暂停,包括价值20亿美元的连接马来西亚东岸与西部战略交通线的铁路建设项目。

吉隆坡对中企在马项目态度悬念仍在

原本预计,吉隆坡在达因访华期间就会表明对中国企业在马项目的态度。然而悬念仍在,达因访问结束后吉隆坡并未对中国准备在马来西亚投资的基础设施项目的命运做出官方表态。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南太平洋研究中心研究员沈世顺表示,无论如何,项目实施中可能出现的停滞和投资条件调整不会影响中马关系的整体走势。

他说:“马哈蒂尔在竞选过程中的确曾表态,如果他赢得大选,将重新审议中方参与的投资建设项目。但我认为,这些只不过是马哈蒂尔的选前宣言,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赢得选票,他正式执政后未必会不顾国家利益而坚持重审中方参与的各个项目。而且在马哈蒂尔从前执政时期,该国就和中国保持着友好关系。此次马来西亚总理特使达因访华过程中向中方传递的讯息——马中两国有着悠久的友好传统,马来西亚新政府高度重视对华关系,支持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并希望参与其中。这才是马政府一贯的对华态度,同时也符合中马两国利益。所以,友好合作仍将是未来中马两国关系的发展的主流,尤其是双方将在经济方面开展全方位的合作。对此,无论是马来西亚政府层面还是马哈蒂尔本人,都会极力推动。”

马哈蒂尔宣布:坚决推迟"隆新高铁"项目

在亚洲最大基础设施项目"吉隆坡-新加坡"高铁项目招标中,中国公司很可能战胜日韩公司,拿下项目。根据马哈蒂尔7月19日发表的声明,出于财政原因,马来西亚坚决推迟参与这一项目。总理表示,马来西亚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阿里将于7月底就推迟这一项目与新加坡举行会谈。吉隆坡不能单方面放弃项目,因为不可避免要支付赔偿。

© AP PHOTO / NG HAN GUAN  

新加坡交通部长许文远于7月初表示,该国已经支付了2.5亿美元项目款,年底前也许还会投入4000万美元。新加坡《海峡时报》援引他的话称:"这是已经花出去的钱。我们可以收回一部分资金,但是投入的大部分资金都已经花出去了,即使项目不再继续实施。"

刘特佐涉及中资在马两个天然气管道项目?

该报今天援引马来西亚总理的话称,不掌握有关逃避司法审判的大马华裔富豪刘德祖(Jho Low,马来西亚媒体译为:刘特佐——<人民之友>编者注,下同)在中国被捕的消息。马来西亚政府正在研究中国及刘德祖支持的两个天然气管道项目之间的联系。刘德祖涉嫌侵吞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10亿美元资产。总理说:"我对此一无所知,我所知道的就是他从一个地方跳到另一个地方。希望他被捕了。"

被问及马来西亚与中国是否有引渡条约时,马哈蒂尔答道:"没有,但中方应该会把他交给我们。"#

首相特使达因 奉命北京之行, 马中两国媒体 报道重点差异

 首相特使达因 奉命北京之行,
马中两国媒体 报道重点差异

•  马来西亚:《当今大马》、《东方网》
•  中国:《中国政府网》、《新华网》

....................................................................................................................................................................................

《当今大马》18日晚报道:
首相特使达因抵达北京,
穿便装拖鞋晤中国外长


发表于 2018年7月18日晚上6点59分 更新于 同日晚上7点03分 


原标题:

达因抵达北京,穿便装拖鞋晤中国外长

耆老理事会主席达因今日抵达北京,展开访华行程,首先会晤中国外交部长王毅。

中国外交部官网今午贴出达因与王毅会面的照片,只见达因一身便装,甚至没穿皮鞋,只穿招牌拖鞋。

中国外交部网站文章引述达因表示,马中两国和两国人民有着悠久的友好传统,马来西亚新政府高度重视对华关系,全力支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合作倡议。

文章也引述达因指出,首相马哈迪不仅了解中国,积极发展马中关系,还期待尽早访华,同中国领导人共商两国关系发展。

中方冀加强合作

而王毅则认为,马中两国长期交好,不仅是全面战略伙伴,也是务实合作的伙伴,经得起风云变幻的考验。

“中方愿同马方一道,加强发展战略对接,深化‘一带一路’合作,做大互利合作增量,加强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上的协调配合,更好造福两国人民,促进地区繁荣发展。”

希望联盟执政中央后,陆续宣布暂停中国合作计划,包括东铁计划及两项油气工程。

外界相信,达因本次访华,准备跟中国商谈东铁计划(ECRL)及阳光策略能源公司(SSER)两项油气业工程,亦为财政部长林冠英随后访华商讨这两项油气业工程铺路。

耆老会发言人随后也向《当今大马》证实,达因此次访中将会协商有关东铁计划及两项油气业工程的条款及成本。#

....................................................................................................................................................................................

《东方网》18日晚报道:
达因赴华会见中国总理
李克强喜接马哈迪亲函


國內 最後更新 2018年07月18日 23时52分 


原标题:敦达因会见中国总理 李克强喜接敦马信

(北京18日讯)在大马首相敦马哈迪8月访华之前,大马首相特使兼国家耆老理事会主席敦达因昨日赴华,并中国政府表达大马新政府高度重视对华关係。

敦达因今日在北京中南海区会见中国总理李克强时,亲手将大马首相敦马哈迪的信函交予对方。

敦达因今日也在北京会晤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并表达大马新政府高度重视对华关係。

据中国驻马大使馆官方面子书专页转载中国外交部发表的声明,王毅在北京会晤了大马首相特使敦达因,敦达因表示大马新政府全力支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合作倡议。

声明提到,敦达因在会议上称,马中在国家层次及民间都有悠久友好传统,首相敦马哈迪了解中国,也始终积极发展对华关係。

敦达因也传达敦马哈迪期待尽早对中国正式访问,与中国领导人共商两国关係发展大计的意愿。

声明也提到王毅以“经得起任何风云变化的考验”,来形容中国及大马的长期友好关係,因两国不仅是全面战略伙伴,也是务实合作的伙伴。

王毅也提到,双方不久之前成立了新一届政府,两国关係站在新的歷史起点上,而中方愿意与马方一起加强发展战略对接,深化“一带一路”的合作,做大互利合作增量,并强化在国际及地区事务上的协调配合,以更好地造福两国人民来促进地区的繁荣发展。

在较早前,中国驻马大使白天向媒体证实,敦达因将在週二赴华访问,相信能在东海岸铁路(ECRL)计划课题上,寻找到一个双赢的方案;但白天当时没有对外透露敦达因在中国的行程,仅表示中方将会等到一切确认之后,再对外发言。#
....................................................................................................................................................................................

中国《新华网》7月19日报道:
 李克强会见马来西亚总理特使,
达因转交了马哈蒂尔的亲笔信

来源:《中国政府网》、《新华网》


原标题:

李克强会见马来西亚总理特使



中国政府网7月19日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18日下午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马来西亚总理特使、元老理事会牵头人达因。

达因首先转交了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致李克强的亲笔信。马哈蒂尔在信中表示,马来西亚新一届政府将继续致力于保持对华友好关系,愿推动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进一步强化,欢迎中国企业赴马投资兴业,对马中关系发展前景感到乐观。

李克强表示,中马隔海相望,友谊源远流长,两国长期保持友好关系。你此行表明马新政府高度重视对华关系,希望中马关系保持稳定。中方愿同马方相向而行,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础上,保持两国关系持续向好发展的势头,将“一带一路”倡议同马方发展战略更好对接,推进产业园、临海工业区、交通基础设施等大项目合作,扩大人文交流,更好造福两国人民。

李克强指出,一个良好的中马关系不仅使两国人民受益,也有利于本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当前中国同东盟的关系稳步提升,双方一致期待进一步扩大互利合作。马来西亚历史上为促进中国同东盟关系发展作出重要贡献。在新形势下,希望马方继续为中国同东盟关系与合作的不断深化发挥建设性作用。

达因表示,马中两国是好朋友、好伙伴。马哈蒂尔总理高度重视对华关系,愿继续同中国密切合作,推动马中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不论两国关系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任何问题,马中双方都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马方愿同中方一道,共同推动两国以及亚洲国家发展,推进东盟同中国的互利合作,为两国、地区乃至世界人民谋福利。

王毅、何立峰参加会见。#

Tuesday, 17 July 2018

对教长马智礼最新"承认统考"言论, 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深表遗憾!——马来西亚海南联会2018年7月16日文告

对教长马智礼最新"承认统考"言论,
  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深表遗憾!
——马来西亚海南联会2018年7月16日文告

▲ <星洲日报>在雪隆地方版的报道扫描
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以下简称”海南联会”)昨天(16日)针对新上任的教育部长马智礼最新的”承认统考”的言论,发表了一篇文告。这篇文告可以说是在董总、教总、校友联以及林连玉基金等组织之外,传统的华社华团对刚上台的希望联盟政府提出批评的具有重大意义的文告,也就是说,这无疑是一篇很有价值的新闻,理应受到传播媒体尤其是华文传媒的重视。事实却令人失望得很!

让我们看看<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是如何处理这篇攸关华社整体利益以及表达华社殷切愿望的重要文告的。

<星洲日报>只刊登在雪隆地方版,令人遗憾!

<星洲日报>(平面媒体)只在雪隆地方版“大都会社区报”刊登如下的新闻报道(见上图)——

[吉隆坡16日讯]  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对教育部长马智礼表示要承认统考必须深入探讨两个不同的意见深表遗憾。

该会馆发表文告说,虽然马智礼随后表示,新政府不会针对希盟在大选前所许下的诺言有U转,也强调不会像前朝政府一样花了60年还未承认独中统考。但是华社也不希望看到希盟执政的新政府需要用很久的时间,甚至是5年来承认统考。

文告说,“承认统考”这项课题已在509大选之前,希盟已坚决(把)承认统考的问题,列入其竞选宣言之中。

该会认为,教育必须回归教育,在处理教育的问题上,有关当局必须以理智与学术的角度去衡量,而不应该受到政治人物或极端种族思想的影响及左右。

该会指出,新政府必须要有新作风、新思维,在实施任何政策时不应该拖泥带水,已经对人民许下的诺言一定要兑现,而不是以诸多理由来拖延,这是没有诚意的表现!

“胜选后背弃人民的意愿,让人民感到被欺骗,承诺就是承诺!只有尽快地实现其宣言中许下的诺言,才是一个言而有信的新政府。”

该会指出,就如在宣言中希盟向人民承诺一旦执政,将会在100天内取消消费税一样以坚决的态度去完成,才能长久赢取人民的信任和支持。

“独中统考必须考获国语优等的条件已经获接受,因此,何来承认统考会影响国语的地位?至于承认统考会妨碍种族和谐,更是无中生有的谬论!政府必须公平公正对待各族才是主因。”

该会认为,如果希盟再三拖延承认统考文凭,那与国阵政府有何差别?

<星洲日报>的上述报道颇为中肯,令人遗憾的却是只刊在雪隆地方版,雪隆大都会以外的全国其他地区的读者是无缘阅读的。这项关系到全国人民利益的新闻,不登在全国版,也不贴上<星洲网>,这无疑是该报编辑部和管理层有意为之的措施。<星洲日报>这样做的动机和目的,全国人民是心知肚明、不言而喻的!

<南洋网>报道语焉不详词句错误,让人费解!

<南洋网>16日作出如下报道——

▲ <南洋网>报道的截图
读者阅读之后,不难发现,这是一篇语焉不详的报道。一个具有足足60年报业经验(从南洋报业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1958年7月23日算起)并且曾经号称“马来西亚最具权威”的华文报,在今天竟然用支离破碎、不合语法、让人费解的词句,来扰乱文告的重点。<南洋商报>这样做的动机和目的,全国人民也是心知肚明、不言而喻的!

海南联会2018年7月16日文告全文

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7月16日发表的文告,全文如图所示——

▲ 海南联会发送给媒体的文告扫描

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是由全国各地海南会馆(根据网络资料,目前共有71个海南会馆)组成的领导组织。这个组织成立于1933年,迄今已有85年的历史了。现届总会长为来自槟城的林秋雅女士。

海南联会作为一个原籍海南的社群的最高领导组织,这次能够改变以往的“惟统治权贵马首是瞻”的保守作风,不落人后、独立自主针对希盟政府的教育部长马智礼的最新言论提出批评,是难能可贵的!是令人鼓舞的!

Sunday, 15 July 2018

董教总反对"宏愿学校", 促废全津半津华小之分

 董教总反对"宏愿学校",
促废全津半津华小之分

作者 / 来源:黄凯荟 /《当今大马》

发表于 2018年7月13日晚上7点06分   更新于 2018年同日晚上7点42分


董教总今日会晤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商议多项华教课题。其中,董教总建议教育部应摒弃全津与半津华小之分,一视同仁地资助各源流小学。

王超群代表董教总发表谈话

教总主席王超群在会见张念群后向记者表示,董教总认为教育部应公平资助所有华小水电费等,不应再有“全津贴学校”与“半津贴学校”的区别。

王超群强调,现有的法令之中并无明文规定将学校区分为全津及半津,而董教总期盼检讨此事,公平地对待各学校。

“我们已向副部长表明,这个全津与半津的董事部不应该存在,应该废除。因为现行的法令里面,并没有全津和半津的学校区别。”



期盼政府解决“半津华小”所遭遇问题

《1996年教育法令》仅有“政府学校”(sekolah kerajaan)及“政府资助学校”(sekolah bantuan kerajaan)的用词。政府学校获得教育部负担所有经费,而政府资助学校则是可获得政府资助拨款的学校。

华教人士口中所指的“半津华小”通常校地属董事部拥有,学校水电费通常由董家协负责承担,而政府则资助行政方面的开支。目前马来西亚有超过800间华小属于此类。

王超群补充,董教总今日也建议教育部检视相关教育法令,并期盼召开另一次圆桌会议解决董事会权限的土地拥有权等细节。


董教总坚决反对重启“宏愿学校”计划

王超群与董总主席陈大锦今日率同其他董教总代表,在教育部会晤张念群。虽然张念群此前认同“宏愿学校”概念可行,但董总及教总今日表明坚决反对。

陈大锦在记者会上表示,看回过去落实宏愿学校的情况,不仅无助促进团结,反倒引起更多猜疑。

因此,陈大锦表示,董总反对重启宏愿学校计划。

“我们支持任何有助于国民团结的做法。不过我们认为,若根据过去教育部与推行落实‘单元化教育政策’为理念宗旨的宏愿学校计划,非但无法达成国民团结,更引起华小及淡小变质的疑虑,从而导致各族之间的更多猜疑。这是得不偿失的做法,我们促请政府三思。”

此外,根据陈大锦,张念群在会谈中透露,原有的“10+6”华小计划并非取消,惟增建和搬迁地点或有变数。

“副部长刚才有强调,目前将视各地方需求,因此华小的选址可能有所改变。”

他也强调,董教总建议希盟政府制度化增建华小,并尽速解决部分地区长期以来华小不足的问题。

“我们认为教育部必须加速增建华小,解决很多地区面对华小不足的问题。”

“我们也坚持,政府应承担增建及搬迁华小所需的全部建校经费和土地。”

“在政府没有制定和实施制度化增建华小的情况下,我们反对合并或关闭微型华小。我们也反对以搬迁华小取代增建华小,搬迁并不等同于增建华小。”

政府应设“母语教育策划与研究单位”

董教总也建议教育部设立“母语教育策划与研究单位”,以研拟完善的母语教育政策,发展华小、淡小、伊班学校及卡达山学校等母语学校。

出席今日会议的行动党领袖还包括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马六甲市国会议员邱培栋、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都赖州议员邹宇晖、甘榜东姑州议员林怡威、万达镇州议员嘉玛莉亚等。

宏愿学校是马哈迪首次任相期间,提出2020宏愿时所实施的计划之一,即倡议把多源流学校和国民小学同置一个地点,以让国小、淡小与华小生一同使用操场等设备,促进民族团结。

不过,关注教育的民间组织却担心,这项计划将会侵犯少数族群获得母语教育的权益,并强迫他们接受单一语言教育。

首相马哈迪上月底宣称,希盟政府拟定新制,让既有的三大源流学校,即国民学校、淡米尔学校和华文学校在同一个地点下。

当时,张念群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宏愿学校”概念是好,但必需确保华小不变质、不失去自主权,并且需以“增建”方式落实。

当时,她表示理解华社的担忧,她认为必须仔细研究“宏愿学校”提案,让各族学生有机会互动之余,确保各源流学校不变质。#           

时评人廖明安在《东方网》评论:教育没有政治化和种族化,承认统考就能少走半里路

时评人廖明安在《东方网》评论:
教育没有政治化和种族化,
承认统考就能少走半里路

原标题:让承认统考少走半里路

作者/来源:廖明安 / 《东方网》
orientaldaily.com.my/s/251299

[以上插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1960年代,歷经当年政府的威迫利诱和软硬兼施的改制风暴后,华文独中成了国家教育体系的弃婴,风雨飘摇数十载,但华社不曾放弃,坚韧不拔的復兴、发展及捍卫独中,让独中的教育体系超越了我国的教育水平,获得国际认同,碍于政治因素,独中统考偏偏无法被国阵政府承认与接受,每当大选前,统考课题一再被消费,承认统考终究是幻影,无法落实。

希盟政府执政以后,我们期待国家教育体系能有所改善,至少能“海纳百川”,尽快承认独中统考。新政府就应该摒弃旧思维,跳出前朝设下的种族政策。教育部难道不知统考水平之卓越?一再发表影响马来文地位,种族团结的歪论,只在曝露其鼠目寸光。接受独中教育的友族同胞不少,教育部何不深入研究或调查,这些接受独中教育的友族子弟,是不是忘了其民族身份?还是已经被华人同化?

违反大选宣言言行让华社担忧

承认统考,不是几里路的问题,而是政府处理此事的诚意与效率。国阵政府无法承认统考,那是因为巫统一党独大,政策上开倒车大搞种族主义,马华式微,在承认统考上无心无力。希盟在大选宣言,一再强调执政后承认统考,虽然没设下限期,但近来在这个课题上频频出现违反宣言的言论与动作,让华社有所担忧。

张念群贵为教育部副部长,承认统考课题就是块烫手山芋,需要靠智慧与能力做该做的事,说该说的话。一会儿希望年尾解决承认统考,一会儿改口不是决策者无法承诺,必会激起华社不满。排除政治因素,承认统考只是技术性问题。除了我国国立大学不承认统考文凭,国外许多大学包括顶尖大学都接受统考生入校。承认统考对国家教育体系是百利无一弊。

理应著手制定国家教育新內容

希盟政府还是以种族政策为施政基础吗?国家教育体繫在国阵六十年的控制下,课程內容早已不堪入目,尤其歷史课,被篡改得面目全非。希盟政府理应马上著手检討现有的教育內容,与董总等教育机构合作,以宏观的角度,理性的態度制定全新的教育课本。由于太多的妖魔化及抹黑,思想僵化的友族並无法真正理解独中的办校精神及教育课程,才会出现反对承认统考的民调。

希盟政府唯有尽快承认统考,才能遏止前朝留下的不確实思想,打破友族对独中错误的判断,而董总也不应该故步自封,在承认统考课题上摆出一大堆民族大义。没有政治化和种族化,承认统考就能少走半里路。#

Saturday, 14 July 2018

董教总会晤张念群两句钟, "何时承认统考"仍是悬念!

董教总会晤张念群两句钟,
"何时承认统考"仍是悬念!

综合<当今大马>、<南洋商报>报道

董教总代表7月12日会晤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后,由(左起)陈大锦、王超群、陈友信向媒体发表谈话。

董教总:希盟政府应速承认统考

新上任的董教总领导人于7月12日依约到布城会晤新上任的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就政府承认统考及其他华教课题,双方会谈大约2小时。董教总代表在会上向副部长表示:同意以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科优等为条件承认统考,期盼希盟政府尽快兑现希盟在大选前作出的“承认统考”的承诺。

<当今大马>13日报道,董总主席陈大锦(上图左1)在会面结束后向媒体表示,希盟在大选前承诺执政后“承认统考”,张念群也不断保证希盟政府必会履行承诺。

陈大锦清楚表示——
  • “希盟的竞选宣言清楚阐明,肯定承认统考文凭,让华文独中生可以以统考文凭进入本地国立大专学府,而申请者只需要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考获优等即可。”
  • “董总及教总认为此条件是可以接受的。”
  • “政府有责任和义务,也肯定必须落实这项竞选承诺,才能取信于民。我们今天也提出了从学术及教育论述上的与统考相关的资料予副部长。”

张念群:年内承认统考乃个人希望

同日<南洋商报>从另一角度作出异常简短的相关报道如下——
  • 张念群早前指出,教育部与董教总会面,是要就承认统考课题展开讨论和收集这方面的详情。
  • 张念群直言希望今年内承认统考文凭,此乃她个人希望及目标,无法给予承诺,因她非决策者,此事须经内阁商讨决定。
<南洋商报>简短报道的新闻图片

“政府承认统考,希望越快越好”

<当今大马>13日报道,当记者询及董教总期望希盟政府何时落实承诺时,董总署理主席陈友信(见下图左1)回答说:“越快越好。教育部有他们的时间表,但我们希望越快越好。”

董总署理主席陈友信发表谈话,其旁为董总秘书长黄再兴。

董教总期待会晤教育部长马智礼

陈友信说,董教总也建议双方定期见面,商讨教育课题与华小面对的问题。

此外,董教总也请张念群协助安排,让董教总会晤教育部长马智礼,以针对教育课题进行交流。

“今天的会面是正面积极的,双方坦诚交换意见和想法,我们希望未来继续与教育部保持联系。”

“新时代带来新希望,大家开诚布公携手解决教育课题,将能够为国家带来正能量,并在国际大环境中开拓新的里程碑,让马来西亚教育迈向新气象。”

王超群:新政府应摒弃单元思维

另外,教总主席王超群则表示,希盟政府应摒弃前朝政府的“单元思维”,制定更广纳多元的教育政策。

“我们董教总今日会见了副部长,我们已是充分地表达了董教总对华教过去和现在发展的想法。新政府应该要有新的思维,从过去的前朝政府的单元思维的教育政策,改变为多元的教育政府,并落实到每个源流的学校,包括师资和制度化的兴建学校。”

除了陈大锦、陈友信及王超群,今日在教育部会见张念群的董教总代表包括,董总副主席杨应俊、董总秘书长黄再兴、董总财政吴小铭、董总首席执行长孔婉莹、教总财政谢立意等人。

马来党团掀反对"承认统考"声浪

希盟竞选宣言明确阐明,胜选后将承诺承认统考。惟马智礼在上星期天(8日)表示,教育部需全面研究才能决定承认统考事宜,因此政府必须考虑各方意见,包括马来语作为国语的利益,乃至承认统考的影响。

此番言论发表后,伊党、巫统、大马回教青年运动(ABIM)、大马振兴伊斯兰教育理事会(MAPPIM )、捍卫穆斯林社群运动(UMMAH)等党团陆续反对,还指承认统考有害国民团结。

其中,大马振兴伊斯兰教育理事会执行长再益慕斯达法(Mohd Zai Mustafa)发文告宣称,该组织正准备号召到布城教育部集会,惟文告中未说明集会时间。

Thursday, 12 July 2018

教育学者黄祯玉脸书撰文:争取政府承认独中统考, 切莫"出让"办学自主权!

教育学者黄祯玉脸书撰文:
争取政府承认独中统考,
  切莫"出让"办学自主权!


[作者简介] 黄祯玉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社会教育系。1992年大学毕业后,回母校坤成女中学任教,1994年到美国UNIVERSITY OF LOWA中等教育研究所深造,获硕士学位。1996年回国在董总任职9年之后,2005年到中国华中师范大学研究教育学,获博士学位。

2008年回国后到循人中学担任教师进修处主任。2014年—2017年在华仁中学从副校长升任校长职位。现居吉隆坡,以兼职方式协助独中教师培训工作。

以下是黄祯玉在其脸书上的贴文,原文标题是<承认独中统考不应是政治和种族问题>,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

政府若承认独中统考,无疑可视为对华教的肯定,以及对教育民主化的认同。可是,如果统考被承认意味着要牺牲/典当独中教育自主权,那就必须更慎重以待。

独中教育最可贵的地方,在于享有很大的自主权。(虽然这自主权不靠争取而来,而是当年因拒绝改制而“不小心”获得。)也因为这样的自主权,独中才有很大的空间去尝试各种教育的理念(诸如素质教育、赏识教育、成功教育、翻转教学等等)、措施。虽然尝试不一定成功(有的时候也难免会走错方向),但也因为有自主权,所以有及时调整和回头的弹性和余地。

独中享有办学自主权的现状

办学自主权的其中一个体现,就是课程和教学的自主。所以,独中可以自编课程,包括学术课程与活动课程。学术课程包括各个学科,马来文是其中一科。独中的马来文课程看起来比较容易,但它是很难与SPM的马来文科相提并论的,因为它根据第二语文教学的理念来编制,让学生循序渐进掌握这个语文。董总马来文科编委会也有邀请一些在第一线教学的老师参与课程编制的工作,所以,这些课程是具备现实教学的基础的。其他学科的课程编制情况也类似(自主编制、教师参与)。董总编制课程、售卖的各科课本,来到独中,有的老师还会重编,以更适应个别独中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的需要。(甚至也有独中完全不采用董总的课本,自编教材。)

独中的现状就是如此,只要大家不违背独中教育的办学宗旨和方针,大家在享有自主权的情况下,求同存异,各放异彩。

独中学习马来文有更大意义

可是,如果为了要获得政府承认,必须“出让”课程与教学的自主权(例如教学导向应付考试,要求学生在SPM马来文科考优等、历史科须及格), 最终的结果也仅仅是获得进入本地大学的资格。这样的承认,恐怕是因小失大。再来,学习马来文的教育目标应该是什么呢?一方面是因为它是我们的国语,另一方面更是因为它能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和我们一样在这个国家共同生活的一个大族群,丰富我们自己的文化,也维护了这个国家文化的多元性。这样学习马来文的动机,不是比窄化为应付SPM考试来得更有意义吗?这听起来是理想主义,可是这不正是我们很多人(包括新政府)在改朝换代后要努力的方向吗?

另外,争取承认统考一事,目前似乎已演化为种族课题,网上投票的结果制造出种族分化的印象。问题已开始失焦(从原本要从教育学术考量的问题一下子掉入马来文主权的捍卫问题)。一些独中的孩子,恐怕在这个事情上,很容易被激起“仇马来人/马来文”的情绪。这绝对不是我们乐见的。(一些马来年轻人,在网军的推波助澜下,恐怕也有“仇华”的情绪吧!)

所以,我认为争取承认统考的工作不急于一时,而且要确保独中各科的课程与教学的自主权不受影响。

应该教育人民接受独中统考

如果教育部表明需时研究,那就让他们用更多的时间去研究吧!考试水平和课程鉴定的工作,是学术工作,本来就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前朝政府耗了几十年都还没“研究”出来,既是效率问题,更是意愿问题(本来和从来就没有打算承认你)。一份用了一些时间、从教育和学术的角度研究出来的成果,一定比一个竞选宣言更具有说服力,也更能取信于(全)民。

与此同时,教育部也要更关注基础教育(特别是华小)的马来文课程,不要再继续培养一批又一批害怕马来文、对马来文学习充满挫败感,以至长大后对马来文没有一丁点好感的孩子。

期盼教育部能有足够的智慧和专业,让“承认统考”和学习马来文,从政治的问题(以及现在不幸被“污化”为种族的问题),转化为教育学术的议题,用学理来说服与教育人民为何独中统考值得被承认。#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华 巫 英)3种语文已先后贴出

作为坚守“独立自主”和“与民同在”的立场的一个民间组织,人民之友在今年9月24日对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发表了一篇以华文书写的“意见书”,题为: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这篇意见书的英文译稿(标题是: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已于10月22日张贴在本部落格。马来文译稿(标题是: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也已接着在11月13日在此贴出。

此外,人民之友也将通过电子邮件、微信、WhatsApp等方式,尽可能向全国各民族、各阶层、各行业、各宗教的团体和个人,传送我们的这份“意见书”供参考。我们欢迎跟我们对第14届大选的立场和见解一致的团体和个人,将这份“意见书”传送到更多的人手中去!

我们希望,我们在意见书内所表达的第14届大选的立场和观点,能够准确而又广泛地传播到我国各民族、各阶层的人民群众中接受考验,并接受各党派在这次全国大选斗争和今后实践的检验。


Pandangan Sahabat Rakyat terhadap PRU14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tiga bahasa (Melayu, Cina dan Inggeris)

Sebagai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yang berpendirian teguh tentang prinsip "bebas dan berautonomi" dan “sentiasa berdampingan dengan rakyat jelata”, Sahabat Rakyat telah menerbitkan kenyataan tentang pandangan kami terhadap Pilihan Raya Umum ke-14 yang bertajuk "Undilah calon yang menentang Pengislaman Nege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Jangan benarkan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 "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dalam Bahasa Cina pada 24hb September 2017.

Penterjemahan Bahasa Inggeris kenyataan tersebut yang bertajuk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blog kita pada 22hb Oktober 2017 manakala penterjemahan Bahasa Melayu telah diterbitkan pada 13hb November 2017.

Selain daripada itu, Sahabat Rakyat juga akan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seluas mungkin kepada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semua bangsa, strata, profesyen dan agama seluruh Negara melalui email, wechat, whatsApp dan pelbagai saluran lain. Kami amat mengalu-alukan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yang berpendirian dan pandangan sama dengan kami untuk turut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kepada lebih ramai orang!

Kami berharap pendirian dan pandangan kami berkenaan pilihan raya kali ini yang dinyatakan dalam kenyataan tersebut dapat disebarkan dengan tepat dan meluas untuk diuji dalam kalangan rakyat semua bangsa semua strata sosial melalui penglibatan mereka dalam amalan pelbagai parti politik dalam pertempuran pilihan raya umum kali ini mahupun amalan masa depan.


The Chinese, English and Malay renditions of Sahabat Rakyat’s opinions about GE14 have been published consecutively

As an NGO which upholds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position and "always be with the people" principle, on 24 September 2017, Sahabat Rakyat had released a Chinese-written statement of views with regard to the voting in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this statement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and the Malay rendition entitled "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 had been released on 22 October and 13 November respectively.

Apart from that, Sahabat Rakyat will also make every effort to disseminate this statement as widely as possible to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of all ethnic groups, religions and all walks of life throughout the country via email, WeChat, WhatsApp and other channels. We welcome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with the same position and views to spread this statement to more people!

We hope that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upcoming General Election expressed in the statement will be accurately and widely disseminated and also examined by the popular masses of various ethnicity and social strata through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struggle of the 14th General Election carried out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practices in all fields in future.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