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Saturday, 25 March 2017

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教学语的博弈

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教学语的博弈
 
作者/来源:钱伟/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cssn.cn/sf/bwsf_jy/201703/t20170323_3462649.shtml

( 插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
 

马来西亚是一个拥有多元民族、文化、语言的国家。早在独立前,马来西亚就已经拥有以不同语言为教学媒介语的各类学校,如英文学校、马来文学校、华文学校和泰米尔文学校。从历史角度来看,马来西亚的华文学校从诞生起,就是华社自己创办、自筹经费、自行管理的学校。“独立”是华校事实上的特征。但是,今日的华文独中却与独立前的“独立华校”有着本质的区别。今日的华文独中是由于马来西亚20世纪60年代实行单元化教育政策而在华文教育体系内产生的特殊教育现象。
 
马来西亚的华文“独立中学”的由来
 
1961年,马来西亚颁布教育法令,规定自次年起,全国中小学分以马来语为媒介的国民学校,由原来的英校、华校、泰米尔学校改制而来的国民型学校和未接受改制而不能获得政府资助的私立华文“独立中学”。在巨大压力下,大部分华文学校纷纷改制。没有改制的华文中学则变成“独立中学”。“独中”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没有政府任何资助,游离于官方教育体系之外,被迫走上自筹经费、自力更生的道路。
 
目前,马来西亚有62所独中。除玻璃市、登嘉楼和彭亨三州,其他各州都有华文独中。独中学制为6年,初中和高中各三年。国语(马来语)、华语和英文为独中学生的必修必考科。董教总(1951年成立的“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和1954年成立的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的合称)独中工委会为独中统一编纂课本,举办统一考试和培训教师。
 
由于区域传统和历史因素,当前全马各所独中的办学方向和路线不尽相同。总体而言,各校在办学理念与方针、教学语侧重点、教师聘任和薪酬制度、招生方式等方面都各有特色。
 
华文独中的办学模式与办学类型
 
按照毕业考试种类,可以将独中归纳为如下三种不同的办学模式。一是单轨制型。有的独中学校明确实行单轨制,即只要求学生参加独中统考(UEC)。目前,这类学校只有4所。二是强制双轨制型。有的独中实行强制双轨制,即要求学生必须同时参加独中统考和政府会考(SPM)。这类独中共有16所。如东马沙巴州所有的9所独中都是采用强制双轨制。三是选择双轨制型。有的学校以单轨制为主,双轨制为辅。即学生可以选择两种考试或只选独中统考,这类学校占大多数,总计有42所。一般来说,实行双轨制考试的学校,通常学生在高二时就会参加政府会考,高三时才参加独中统考。但如果政府考试成绩优秀,学生就会选择进入高校深造,不再上高三参加独中统考。对此,单轨制的独中校长多不赞成学生参加双轨制考试。他们认为,独中学生应该接受初一到高三六年完整的华文教育。如果学生因通过政府会考而放弃高三的学习,就会让华文独中教育失去意义。
 
按照教学用语,可以将独中概括为以下三类不同的办学类型。
 
一是英文为主型。英文模式亦称“沙巴模式”或“崇正模式”,以沙巴州的崇正中学为典型代表,州内的其他独中基本上都是其追随者。另外,沙捞越民都鲁(Bintulu)以东的独中,受沙巴模式影响甚大,教学语政策上也偏重英文。沙巴崇正中学是东马规模最大的一所独中。崇正中学的行政语文及校园文化仍以华语为主,历史、地理两科大多仍采用华文课本,以此维系学校行政管理和校园文化的华校氛围。数理科从初中阶段开始,就使用英文课本。沙巴模式近似于新加坡的英校模式。事实上,沙巴模式也确实是以新加坡的教育体制为楷模的。
 
二是华文为主型。相对于沙巴华社,沙捞越民都鲁以西的华社因为有较为强烈的左派传统,对母语教育的态度普遍比较坚定。如诗巫、古晋等地的独中,教学语政策上较为重视华文。另外,在马来半岛,由马六甲至柔佛一带的南马独中,基本上也是比较符合董教总期望的类型:落实母语教学,强调独中统考。其代表性的学校有麻坡中化中学、峇株巴辖华仁中学和居銮中华中学。这些学校均秉承“母语是最直接有效的教学媒介”这一理念,让学生使用熟悉的语言学习知识,打下扎实的根基。此外,在以母语教学奠定学生良好基础的前提下,兼顾国语(马来语)及英语的学习。这种模式可谓名副其实的“以华语为主要教学语并专注于独中统考”的独中。
 
三是多语兼用型。此模式亦称“隆中华”模式,主要是分布在中马霹雳州至森美兰州一带的独中,其代表为吉隆坡的中华中学及坤成中学、芙蓉中华中学等校。所谓多语,即采用多种教学语言。这与中马一带的家长普遍崇尚英语的“务实”态度有关。这种模式希望“务实地”兼顾好两大考试。然而其双轨制的课程编排,难免令教学语规划显得复杂繁琐。举例来说,吉隆坡中华中学曾有过复杂的教学语安排:高一数学用英文课本;高二数学专用马来文课本,以应付政府会考。高三数学再转用华文统考课本,以应付独中统考。北马的独中,以槟城的韩江独中和日新独中为代表,也大都推行多语教学的政策,即注重华文,强调英文,鼓励马来文。在这种模式下,学生要同时学习多种语言的课程,往往负担和压力过重,所以此模式只适合优秀的学生。
 
总体而言,目前华文依然是几乎所有独中的教学媒介语之一。少数独中虽然采取了多语教学的模式,但一般都不是三语并重而是有轻重之别。这是因为三语并重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实际,极可能牺牲不少受困于语言转换和适应的中等资质学生。
 
独中办学模式的选择与成效的决定因素
 
从历史的脉络来看,“英文至上”的思想在马来西亚社会根深蒂固,这与马来西亚殖民地的历史密切相关。这造成大多数华裔家长对子女的语言教育是务实和理性的。他们把子女送进独中除了传承中华文化以外,也同时希冀其子女能掌握好作为国际语言的英文,这本无可厚非,但近些年来,围绕着独中的教学语政策一直争议不断,关注的焦点在于独中“以华语为主要教学语”究竟达到何种程度为宜。关于这一点,迄今为止各所独中的办学者尚未达成共识。各校在教学语的实践上,多年来从未一致,可谓模式各异,种类繁多。虽然董教总有“民间教育部”之称,但其对独中各校的办学方针和路线并没有约束力,各独中的董事会和校长才是决定独中办学方向的实际决策人。同时,不可否认的是,独中的办学模式是否能够持久与成功,最终还要取决于当地家长的认同与支持。
 
概括起来,独中教学语模式的选择,不外乎是在“一个传统、两大考试、三种语文”之间取得平衡。所谓“一个传统”,是指华校对马来西亚华社来说不仅仅是华文教育,还是追求平等权利和抗拒同化的象征,华校与中华文化密不可分,所以教学语安排的底线是要避免损及独中的文化特征;所谓“两大考试”,是指独中统考和政府考试;所谓“三种语文”,是指华文、英文和马来文。独中在教学语政策上的分歧显然说明了想要在“一个传统、两大考试、三种语文”之间取得平衡,实属不易。应该说,如何在多元社会的语言竞争中,保持华文教育的传统、形象、特色和精神,是独中要面对的首要问题。
 
(作者单位:中国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Monday, 20 March 2017

沙特国王萨德曼亚洲之行壕气十足 与中国签650亿美元大单别具意义

沙特国王萨德曼亚洲之行壕气十足
与中国签650亿美元大单别具意义  

原标题:650亿!中东第一壕是来华撒钱的吗?
 NO, 沙特打响美元起义第一枪

作者 / 来源:  王诚/ 《察网》(中国)

沙特国王萨德曼在中国签订了650亿美元的大单,意义非凡!
这两周对于拜金一族来说,最惊掉下巴的莫过于中东第一土豪,沙特国王萨德曼的东亚之行了。萨勒曼国王先是去了马亚西亚和印尼两个穆斯林国家走亲戚,然后又到日本和中国两个非穆斯林国家寻求合作。萨勒曼国王在马来西亚呆了四天,呼吁穆斯林世界要团结,并撒下70亿美元投资;在印尼呆了九天,三天访问,六天巴厘岛度假,撒了50亿美元投资;在日本呆了三天,与软银合作成立了一支250亿美元的私募基金;在中国也将呆三天,已经签订了650亿美元的大单,中东第一壕名不虚传,萨勒曼这次是来中国撒钱的吗?

一、中东第一壕的出行排场

萨勒曼此行出访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的排场,以至于大多数的八卦媒体只报道他出行的豪华阵容,至于国事访问谈了些啥,做了些什么,倒是没有什么人关注了。让我想起了一个成语——买椟还珠。萨勒曼国王不顾82岁的高龄,带着25位王子,十位内阁部长和上千名随从,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亚洲之行,显然不是为了度假、摆阔和撒钱。而是有着深刻的政治和经济的目的。当然,排场还是值得一看的,看完惊出一身冷汗,让我等身无半亩,心忧天下的自干五无地自容啊,真正见识了什么叫有钱任性。对此,我只想说,土豪们,看到后面的赞赏二字,你们也任性一把吧。

萨勒曼的专机和自带的舷梯
萨勒曼的排场有多大?就拿刚刚结束的日本之行来说吧。萨勒曼在日本掀起了“沙特风暴”,让在经济危机中节衣缩食的日本人来说,无疑是大开了眼界。萨勒曼在日本有多壕?光是代表团租车的费用就花了三百多万美金,要知道日本皇室一年的内廷费也只有3.4亿日元,也就是三百万美元,这笔钱可不仅仅是天皇的年薪,还包括皇室的皇亲国戚、奴仆佣人的开销。而萨勒曼大手一挥,光是租用四百多辆出租车就是300多万美金,当然全是租的奔驰、宝马和雷克萨斯等豪车,总共400多辆,这还不算萨勒曼国王自带的两辆加长版奔驰S600,以及另外三百多辆为仆人和厨师们准备的普通车辆。

萨勒曼自带的奔驰S600加长版
萨勒曼没有选择住日本的国宾馆,不知道是觉得国宾馆太破了,还是不清真。而是选择住在附近价值75万日元(人民币4.5万)每晚的总统套房,如果只是这样还不算啥,关键是萨勒曼为他的随从们预订了1200多间五星酒店的房间,基本上日本的五星酒的豪华房间被预订一空,因为东京的五星酒店的数量还赶不上巴厘岛。萨勒曼此行让日本的相关行业笑得合不拢嘴,要知道2015年他访问法国时可以消费了6800亿日元,6800亿!

萨勒入驻的就是这家酒店
一般的总统出访也就一两架专机,但是萨勒曼的出访是四十架专机的超豪华机队。停在羽田机场是满满的好几排,惹得日本皇太子亲自到机场去接机。为什么要四十架?一千多人的代表团最多四架波音747飞机就可以了呀,因为萨勒曼不仅带了人,还带了506吨的行李。包括自带的飞机电梯,两辆价值千万的奔驰S600汽车,以及其它种种奇葩的行李。

而此前在印尼的访问更加奢华,光是代表团成员就有1500多人,时间也呆了九天,租用了更多的车辆,预订了更多的房间,也花了更多的钱,估计印尼商人数钱现在还没数过来。不多说了,直接上图来让大家感受一下吧:




沙特代表团租用的黑色奔驰车

二、萨勒曼东亚行主要是寻求合作

我们知道,在商场上,排场越大,土豪的气息越浓,就越是做大买卖的。萨勒曼此次也不例外。马来西亚的70亿美元投资,印尼的50亿美元投资,我们就不说它了。跟与日本和中国的合作而言,那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们先来看看萨勒曼在日本的收获。首先当然是与日本首富孙正义的软银集团达成了设立高达250亿美元的私募投资基金;其次是对接日本丰田等企业巨头去沙特投资,在沙特建设日本经济特区;第三是签署“日本和沙特2030愿景”,涉及海水淡化、太阳能发电等数十个合作项目。最后,也可能是最大的单子,就是原则上就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在日本上市达成协议。阿美石油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预计上市后的市值会高达上万亿美元,日本拿到这个大单当然会乐坏了。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大单中国也不是没有机会的。如果沙特阿美公司选择在中国A股上市那该多么震憾!


果不其然,沙特国王在中国的第一天就签下了650亿美元的大单,远超日本。15日,习近平主席与萨勒曼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谈,随后,两国元首共同见证了经贸、能源、产能、文化、教育、科技等领域的14份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这些文件里面包含了35个具体的项目,价值650亿美元。沙特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输出国,而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无疑存在着诸多共同利益。沙特多年来一直是中国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但是在15年已经被俄国超过,是石油市场疲软的今天,恐怕也让沙特赶脚到了压力了。

萨勒曼出席中国沙特投资论坛
中国与沙特签订的协议之广泛远远超过了日本,除了与北方工业公司合作在中国投资建立大型的石化工厂(为什么不是三桶油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是石油换军火啦),中国交建在沙特承包港口、货柜、公路、地铁等基础设施工程等传统项目以外,沙特还将与中国合作生产军用无人机,这无疑将是对付恐怖组织的利器。此外,中沙两国还将在核能、太阳能、航天等领域开展广泛合作,航天领域是沙特希望参与“嫦娥四号”登月项目,土豪这回也要玩些高大尚的;在核能领域则是引进中国的高温气冷堆,以及在沙特九块较大潜力的地区开展铀钍矿产资源的堪探工作。


此外,果不其然的是,眼下缺钱的沙特迫切地希望中国的中投、中石油参与沙特阿美计划中的IPO进程,购买大约5%的股份。如果中股或中石油投资了阿美石油公司,那么阿美在中国上市就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情,预计上市后的阿美公司市值将高达4000亿到20000亿美元,成为史上规模最大的IPO项目。

当然最重要的是沙特的2030年愿景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的对接,沙特无疑将成为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上的重要一环,不但对于一带一路在中东的落地具有重要影响,而且对于一带一路在北非的延伸也意义非凡,不仅从地理上来看,沙特是联接中国与非洲的重要中枢,而且从宗教上来看,作为伊斯兰教两大圣地(麦加、麦地那)的仆人、掌管者,沙特在北非穆斯林国家具有深刻而广泛的影响力。

三、沙特朝华, 打响美元起义第一枪

由于去年底美国国会不顾奥巴马总统的否决强行通过了法案,允许911事件受害者向沙特起诉赔偿,美国和沙特的盟友关系已经大打折扣(《多行不义必自毙——沙特会打响美元起义的第一枪吗》,见次条)。而现在特朗普上台更是强调美国优先,这无疑让沙特心生寒意,再加上特朗普的女婿是犹太资本集团的重要一员,而且还拥有外戚干政的巨大的能量,表面上挂一个白宫顾问,但事实上对于特朗普的内政外交政策甚至重大人事任免都影响巨大。沙特不能不多一个心眼,恰好发展与中国关系可以弥补与美国关系恶化的影响。尤其是这个时机选择上,刚好是在蒂勒森访华之前,想想因为萨德问题而紧张的中美关系。萨勒曼此时来访,并且签下如此天量的大单,就是在赤裸裸的打美国人的脸。此地无银三百两,美国的盟友一个个都跑来中国朝贡,投怀送抱,看看美国日本和韩国三只死鸟能折腾到什么时候。

躲在黑暗中的犹太资本集团
沙特的地位非同一般,他不但是阿拉伯国家的文化母国,是阿拉伯文化的发源地,阿盟的盟主,他还是石油国输出组织欧佩克的老大,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输出国,同时也是所谓的伊斯兰教两大圣地的仆人,也就是伊斯兰教的教宗国。多重身份集于一身,从前美国是沙持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也是沙特的保护国。而今中国是沙特石油的最大进口国,寻求中国的保护自然也是题中之义,而中国也确实有这个能力保护沙特,无论是伊朗还是以色列这两大敌人,中国都可以帮助沙特轻松摆平。哪怕是美国和俄国想打沙特,中国如今也有劝架的本领。

更何况中国与沙特在历史上就有过过命的交情。那是在八十年代末,刚刚走向改革开放不久的中国,急需外汇,而沙特面临着伊拉克和伊朗两大中东军事强国的威胁。于是沙特壕性大发,向中国采购了36枚东风3弹道导弹,总价35亿美元。今天的我们对于35亿美金早已没有了感觉,2014年我们的外汇储备都差点冲上了4万亿美元,可是要知道中国1986年全国的外汇储备也只不过是20亿美元,也就是说沙特土豪给我们一下送来了相当于我们的外汇储备一倍多的美金。特别是在当时,中国经济由于价格闯关失败,通胀恶化,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八九年如果没有这笔巨额的外汇,我们能否撑得过来还是个问题。也就是说,那笔美金是救命的钱。同样,如果没有那批导弹,沙特也可能在1990年像科威特一样被伊拉克的百万大军所侵占了。那批导弹也是救命的导弹,中沙之间的过命交情就是这么来的。我在《中国亮剑 台湾转向 川普泪奔》一文中说得更详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


美国向韩国部署萨德,中国向沙特出售无人机(当然很可能还有其它更多的军售大单没有公布,因为需要保密没有公布,这从北方工业与阿美石油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可以看得出来,闷声发财是我们的优良作风)。美国想在东北亚制造动乱,甚至发动“科索沃式”战争,把东亚的钱驱赶到美国,甚至像当年打掉欧元那样打掉人民币。而中国的回应就是鼓励沙特打响美元起义的第一枪。中国早已与沙特达成中沙之间人民币结算石油交易的协定,如果美国敢来真的,那么我们就鼓动所有欧佩克国家用人民币来结算石油贸易,干掉美元的世界霸权,看看谁的损失更大。这张“围魏救赵”的牌要是真打出来,美国的犹太金融资本集团估计要气得吐血。

油价跌得这么狠,沙特壕性不改
可以说,中国选择在蒂勒森访华之前安排沙特国王访华,就是给美国一个下马威,如果美国真敢在韩国部署萨德,真敢对朝鲜开战,那么中国就要干掉美元的世界霸权,把人民币撒向欧佩克,撒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亚投行为载体,形成人民币的独立王国。没有了亚欧大陆的美元就会成为太平洋的浮萍,任凭风吹雨打,自生自灭。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金桥智库”,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Sunday, 19 March 2017

国际刑警组织通缉4名朝鲜籍嫌犯 朝驻华大使:暗杀事件是美韩阴谋

国际刑警组织通缉4名朝鲜籍嫌犯
朝驻华大使:暗杀事件是美韩阴谋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报道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金哲”(金正男)被毒杀事件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发生之后,西方国家或代表西方国家利益发言的传媒的舆论矛头都指向金正恩,而抹黑朝鲜。他们的目的不外是给金正恩套上“为了政权不惜灭亲”的罪名,也给世人制造“朝鲜动用致命的化学武器”的恐慌。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这无疑是一宗涉及国际政治的谋杀案。马来西亚警方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明这宗案件的真相,即使他们从国际谍报人员活动或从一些国家提供的情报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也不敢擅自做主或单方面地揭露出来。因此,这宗案件也只有等待有关人士或有关国家在他们认为适当的时期“解密”了。

以下所报道的朝鲜驻华公使朴明皓所表达的“在马来西亚发生的事件,完全是妄想抹黑朝鲜形象、颠覆朝鲜制度的美国和韩国当局卑鄙和万分危险的政治阴谋”的说法,可视为朝鲜对在马来西亚发生的“金哲”(金正男)之死事件的一个回应。

朴明皓或朝鲜当局能不能进一步提供有力的证据来支持上述说法?世人都在拭目以待。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据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3月16日报道,马来西亚警方当天表示,金正男家属已委托马来政府决定如何处理金正男的遗体。同日,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追捕涉案的4名朝鲜籍嫌疑人。

此前据媒体消息,与金正男遇刺案相关,的4名朝鲜籍嫌疑犯在事发后从马来西亚国际机场飞往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此后又经阿联酋的迪拜和俄罗斯的海参崴,于2月17日到达朝鲜平壤。  

另外3月16日下午,朝鲜驻华公使朴明皓举行记者会声称,在马来西亚发生的朝鲜男子遇害事件,完全是美国和韩国当局的政治阴谋。

2月13日上午8时,金正男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准备搭乘上午9点的飞机飞往澳门时遇袭。当时两名女子从后面抓住金正男,向他脸上泼不明液体,据马来警方调查该物质或为VX毒剂。遇袭后,金正男向机场柜台求助,但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


媒体公布金正男遇害照片

马来西亚警方:对金正男尸体已完成调查

16日,马来西亚总警长哈立德表示,目前马来警方已完成对金正男尸体的调查,并已将尸体移交给卫生部和外交部作处理,调查仍在进行。马来西亚警方当日还称,金正男家属已委托马来西亚政府决定如何处理金正男的遗体。

15日,马来西亚副总理扎希德在被媒体问及是否向朝鲜交出朝鲜金姓男子的遗体、以交换9名被扣的本国公民时称,一切可能性都在考虑之中。扎希德还表示,马来西亚警方是通过获取其孩子的DNA样本来确定死者身份为金正男的。

3月上旬,马来西亚与朝鲜互相驱逐大使,随后又分别禁止在地对方国民禁止出境。

更早之前,3月10日下午在马来西亚警方活动的媒体互动环节,马来西亚全国警察总长哈立德称,警方确认遇害朝鲜籍男子“金哲”就是金正男,但是出于保护证人的考虑,不便透露更多;警方仍认为有案件嫌疑人在朝鲜使馆中。

3月13日,马来西亚卫生部长苏布拉马尼亚姆又称,希望金正男家属能在2至3周内前来认领尸体,如无人认领,马来西亚卫生部将与内政部、外交部共同决定如何处置尸体。

国际刑警组织通缉4名朝鲜籍嫌疑人

据路透社报道,国际刑警组织于当地时间16日,对朝鲜籍男子在马来西亚死亡案的4名朝鲜籍嫌疑人发布红色通缉令。国际刑警组织还表示,对相关嫌疑人发布红色通缉令,同时寻求对他们进行引渡或是类似的法律行动。

此前据媒体消息,与金正男遇刺案相关的4名朝鲜籍嫌疑犯在事发后就逃出了马来西亚。他们先从马来西亚国际机场乘坐飞机飞往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此后又经过阿联酋的迪拜和俄罗斯的海参崴,辗转三国、途径1.6万公里,最终于2月17日到达朝鲜平壤。


李智恩(音译),国籍朝鲜,33岁,2月4日入境大马,2月13日离境


李财男(音译),国籍朝鲜,57岁,2月1日入境大马,2月13日离境


洪城鹤(音译),国籍朝鲜,34岁,1月31日入境大马,2月13日离境


吴钟吉(音译),国籍朝鲜,55岁,2月7日入境大马,2月13日离境

2月23日,马来西亚警察总长哈立德称,马方求助国际刑警组织追查涉及朝鲜男子在马遇刺案的4名嫌疑人下落。

3月3日,因涉金正男命案而被延扣查案的朝鲜男子李正哲因证据不足而无法提控上庭,在延扣期满后被马来西亚警方驱逐出境。释放后,他声称自己是冤枉的,马来西亚伪造证据要求他认罪,称以豪华生活引诱。

另外还有两名被捕嫌犯,一名越南籍女子及一名印尼籍女子已被马来西亚检方提控出庭,若谋杀罪名成立或面临死刑。

朝驻华公使:在马发生的事件是美韩阴谋

针对马来方面公布的消息,16日下午,朝鲜驻华公使朴明皓立即举行记者会。他表示,“美国在朝鲜家门口武力威胁不断,朝鲜就将不断进行核试验”。并指出,朝鲜半岛局势恶化的责任在于美国与韩国的联合军演和武力增强措施,目前朝鲜半岛处在核战争边缘。


朝鲜驻华大使朴明皓

朴明皓称,在马来西亚发生的事件,完全是妄想抹黑朝鲜形象、颠覆朝鲜制度的美国和韩国当局卑鄙和万分危险的政治阴谋,“从一开始,敌对势力就渲染所谓的背后操控说法,但被认为是主要嫌疑犯的朝鲜公民已无罪释放。通过这一事实,就能很清楚地知道所谓的背后操控是多么荒诞。”

朴明皓表示,“调查事件必须依据科学和客观性,并且要有确凿证据。不分青红皂白地渲染所谓的背后操控说法在21世纪现代化科技时代里是行不通的。在这一事件中,受害者是朝鲜和马来西亚两个国家,受益的只是敌对势力。”


金正男

金正男遇害案回顾

2月13日

上午8时,金正男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准备搭乘上午9点的飞机飞往澳门时遇袭。据马来西亚警方称,有人从后面抓住金正男,在他的脸上泼了不明液体。

8时20分左右,金正男前往机场柜台寻求帮助,客服人员将其送往机场诊所,随后在被转送至医院途中死亡。

2月14日

韩联社援引韩国政府消息人士称,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兄长金正男于当地时间2月13日上午在马来西亚遇害。

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刑事调查主任法兹里向马来西亚《星报》表示,死者确认为金正男。

2月15日

上午8时20分左右,马来西亚警方在吉隆坡国际机场逮捕了一名持越南护照的29岁女性嫌犯。

上午9时,金正男的遗体从马来西亚布城医院被转送吉隆坡中央医院进行尸检,警车全程护送。朝鲜使馆专车也抵达该医院。

下午,马来西亚警方证实已逮捕一名女嫌犯,公布女嫌犯正面照。

2月16日

上午,马来西亚警方逮捕第二名涉嫌毒杀金正男的女嫌犯。

2月17日

马来西亚警方逮捕了一名叫李钟哲(音译)的47岁涉案朝鲜籍男子。有马来西亚媒体报道称,李钟哲是一名毒理学专家。当天晚间,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姜哲表示,马来西亚未经朝方同意强行对死者遗体进行尸检,朝方将拒绝承认尸检结果。

2月19日

马来西亚警方首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副总警长诺拉昔表示,尚未确认金哲的死亡原因。警方称11人涉案,其中7人在逃,4名主要嫌犯已经在刺杀成功后乘飞机离开马来西亚。

2月20日

马来西亚外交部负责多边事务的副外长召见朝鲜大使姜哲,对金正男案协助调查。

2月22日

马来西亚警方再确认两名嫌疑人身份,一名据称是朝鲜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一名据称是朝鲜航空的工作人员。

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发布声明:女嫌犯们未使用毒物,金正男死亡另有原因,要求尽快释放“无辜的”越南籍、印尼籍及朝鲜籍嫌犯。

2月23日

马来西亚警察总长哈立德对媒体表示,马方已求助国际刑警组织追查涉及朝鲜男子13日在马身亡案的4名嫌疑人下落。

2月24日

马方公布金正男尸检结果:在对该男子脸部和眼睛的检查中,发现了VX神经毒剂。

2月28日

马来西亚总检察长阿潘迪表示,涉嫌杀害朝鲜籍男子的两名女性将于当地时间3月1日被正式起诉,最高可被判处死刑。

3月1日

金正男案嫌犯着防弹衣受审,当庭喊冤:我没有杀人。

3月2日

马总检察长称,关于朝鲜男子在马身亡案件中被马警方羁押的朝鲜籍男子李忠哲(Ri Jong chol),由于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其与案件相关,将于明日羁押期限到期后释放,同时,由于李忠哲没有有效居留证件,将被驱逐出境。

3月4日

李忠哲(音)在北京朝鲜驻华大使馆门前召开新闻发布会。他“声泪俱下”地控诉着马来西亚当局对他的不公,还说自己曾被对方用妻儿性命做威胁,逼他签订虚假的认罪材料。

3月11日

马来西亚外长称,将正式对话朝鲜,无意扣留金正男尸体。

3月13日

马来西亚卫生部副部长表示,“如果没有人前来认领遗体,我们将把他埋在马来西亚”。

3月15日

马来西亚副总理扎希德表示,马来西亚警方是通过获取其孩子的DNA样本,来确定死者身份为金正男的。


Sunday, 12 March 2017

新山森林城市暂停在华销售 或因中国打击资金外逃措施

新山森林城市暂停在华销售
或因中国打击资金外逃措施
原标题:森林城计划在华销售暂停,展厅装修或中国资金管制?

作者 / 来源:《当今大马》

发表于 2017年3月10日 10:24时分   更新于同日11:29时分 

中国政府在今年1月开始打击资金外逃,抑制中国人到海外置产。作为碧桂园的头号战略工程,位于马来西亚柔佛新山的“森林城市”无可避免地面临销售上的困扰和作出必要的调整。
————此图和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中国地产发展商碧桂园集团近几年在中国全力推销新山森林城计划,但中国大陆的所有森林城计划营销中心最近却暂停开放,可能是跟中共政府加强打击资金外逃有关。

《南华早报》昨晚报道,碧桂园的中国大陆所有森林城营销中心暂停开放。该报周四派员到碧桂园位于上海天山路的营销中心查看,发现大门深锁。

报道说,这是碧桂园森林城计划在上海最大的营销中心,在去年10月才开张营业,但现在可见展厅空空如也。

《南华早报》记者发现,营销中心的玻璃大门上面贴着一张告示,写着“因内部装修升级改造,现短期内暂停开放”。

不过,《南华早报》记者并没看到里面有任何的装修工作在进行。

中国加强管制外汇

一名碧桂园发言人向《南华早报》证实,碧桂园已经暂时关闭在中国大陆的所有森林城计划营销中心。

不过,发言人强调,这是基于装修升级之故,而与中国政府打击资金外逃措施无关。

发言人估计,中国大陆共有数十间碧桂园营销中心,但并没提供确切的数字。

中国政府在今年1月开始打击资金外逃,抑制中国人到海外置产。当时,碧桂园集团财务委员会主席伍碧君告诉《南华早报》,中国政府此措施,已经影响碧桂园的森林城计划。

伍碧君即将在4月上任为碧桂园集团首席财务员。

九成买家来自中国

作为集团旗舰计划,碧桂园近年来全力推销森林城计划,甚至在国营电视台打广告,鼓励中国人到新山置产。

碧桂园大马办公室的一名前销售代理向《南华早报》披露,约90%的森林城计划买家都是来自中国。

《南华早报》说,碧桂园的股价周四下滑了3.4%。

前首相马哈迪最近频频追击森林城计划,他警告,森林城通过永久地契方式向外国人出售土地,将导致马来西亚失去主权。

不过,首相纳吉等巫统领袖纷纷挞伐马哈迪,并强调出售土地并不等于提供买家公民权。

Saturday, 11 March 2017

围绕金正男遇害的阴谋论

围绕金正男遇害的阴谋论

作者/来源:吉密欧(Jamil Anderlini)/FT中文网
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1651

金正男(Kim Jong Nam)                   金正恩(Kim Jong Un)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本文是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 吉密欧 (Jamil Anderlini)2017年3月7日 发表于FT中文网的文章。译者为FT中文网何黎。

或许因作者此前曾长期担任《金融时报》北京站站长,对东北亚国家(尤其是中韩两国)的政治状况和动态有其独具只眼的观察,或许因他根本是站在服务于西方国家利益的立场,而对金正男在吉隆坡机场被毒杀,肯定地说“这就是一次谋杀”,并指这是执行金正恩在2011年上台之后便发布的处决金正男的长期有效的命令的一项政治暗杀。

作者在文中还提出“至于朝鲜的刺客和特工如何能够执行这样一项明目张胆的行动,北京方面流传着两种理论”的说法,有待读者深入思考和探索。

以下是作者发表于FT在中文网的全文内容——


上个月,朝鲜独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的与他不睦的同父异母哥哥在吉隆坡机场轰动一时的遇刺,令文明世界的大多数人感到不可思议。

若要理解这种看上去为杀害兄弟的行为,我们需要首先承认,现在的朝鲜本质上是一个中世纪式君主专制政体,由一个缺乏安全感的33岁的暴君统治。

尽管该事件呈现出种种现代特点——使用VX神经毒剂、涉嫌实施暗杀的人声称她们以为自己是在参演一场电视真人秀、被指控的女性之一所穿T恤上印着“LOL”(laugh out loud的缩写,意为大笑出声)——但这就是一次谋杀,跟涉及一位金雀花王朝(Plantagenet)成员或奥斯曼帝国(Ottoman)苏丹的谋杀属于同一种类型。

这位“年轻元帅”——金正恩坚持让别人这么称呼他——害怕,46岁的同父异母哥哥金正男(Kim Jong Nam)是更正统的王位继承人,或许有一天,金正男会在中国或西方的帮助下篡夺他的王位。

过去十多年,金正男居住在澳门和北京,受到中国国家安全部门的保护。他不时地批评他的弟弟,发表亲西方的言论,同时呼吁斯大林主义的朝鲜(他的祖国)实施经济改革。

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为什么是现在?答案可能在于不断变化的国际环境,以及金正恩对于难以预测的特朗普(Trump)政府日益加深的恐惧。

选择使用VX——人类制造出的最致命的合成神经毒剂、一种国际条约禁止使用的化学武器——旨在发出一个恐怖的信号。这是警告重要朝鲜叛逃者,他们无论在世界上哪个地方都不安全,并让西方看到,除了正迅速扩张的核武器计划,朝鲜还拥有其他可怕的武器。

这也是证明给朝鲜国内的精英看,金正恩是残酷无情的,不会对以可怕手段除掉哪怕是血亲感到良心不安。

韩国情报机构表示,金正恩在2011年底一上台,便发布了一份处决他哥哥的长期有效的命令——那么,为何该命令过了这么久才得到执行?

跟中国安保机构有联系的人士表示,金正男生前无论身在中国以内还是中国以外,都由中国特工负责护卫。至于朝鲜的刺客和特工如何能够执行这样一项明目张胆的行动,北京方面流传着两种理论。

一种理论是,发生在中国国家安全部的清洗导致该部门被削弱,其部分行动陷入混乱,包括保护金正男免遭暗杀的任务。

第二种理论很诱人,但也令人费解。有些人认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决定驯服朝鲜,以讨好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并缓解自己的拥核邻国的紧张态势。中国对韩国部署美国造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感到担忧,该防御系统旨在帮助韩国抵御朝鲜的导弹攻击,但中国怀疑,该系统也可能被用来对付中国自己的军事力量。为了使美国和韩国相信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将是个错误,中国必须向坚持定期试射核武器和导弹的金正恩施加更大压力。

最近,中国宣布今年内将禁止从朝鲜进口煤炭,招致朝鲜国有媒体罕见地对中国一通抨击。

北京方面知道,金正恩是多么性情多变,他的核武器可以指向南方,也可以很轻易地掉头指向北方。如果金正恩以为,藏匿了最有可能夺取他王位者的中国政府已经决定是时候让朝鲜政权更迭了,那么金正恩可能很容易做出疯狂之举。

因为他被废黜之后几乎肯定无法活命,世上将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这位独裁者用核决战吞噬整个地区。

所以,为了让金正恩感到舒服,并让他相信北京方面不打算马上除掉他,或许中国特工故意让朝鲜特工知道,金正男将前往马来西亚,而且他通常的保镖将不像往常一样勤勉。

这仍然只是一个阴谋论的推断,西方外交官私下里认为这个理论不足为信——太复杂,也不合理。

但是,如果这真是北京方面以恐怖的方式对金正恩的示好,那么这将让中国政府几乎没付出什么代价,就提高了中国迫使平壤方面回到谈判桌的机会,并降低了发生突如其来的核打击的机会。


Friday, 10 March 2017

Participating in the “Oppose Act 355 amendments” rally to show the determination in “Opposing state Islamisation”

Participating in the
"Oppose Act 355 Amendments" rally
to show the determination in
"Opposing State Islamisation"
- A feature article on "RUU355 counter-rally" (Picture Story)

At about 10am of 18 February 2017, eight Sahabat Rakyat Working Committee members drove from Johor Bahru to Selangor, to participate in the “Oppose Act 355 Amendments” rally organised by a group of social activists known as BEBAS at Taman Jaya Park, Petaling Jaya from 3pm to around 5.30pm. On 13 February, BEBAS sent a petition to all Members of Parliament (MP), requested them to vote “No” to the Act 355 Amendments to be tabled by the President of PAS Party Hadi Awang in the Parliament. We are of the view that, although BEBAS is a group newly emerged from the struggle, although some people may not fully agree with its arguments in the abovementioned petition, the righteous action of this group stated above is hard to come by, is commendable, is valuable and should be supported. Therefore, Sahabat Rakyat Working Committee decided to carry our banners to the spot, to join the crowd in expressing the aspiration and determination of “Opposing Act 355 Amendments” and “Opposing state Islamisation”.
[1] We arrived at the venue of the rally circa 2.45pm. Upon arrival, we put up the banners in Chinese, Malay and Tamil languages with slogan read “Tolak Usul Pindaan RUU355! Tolak Pengislaman Malaysia!” and two printed posters with the contents “Vote “No” to Hadi Awang's Bill on the Act 355 Amendments”. These banners fully reflected the aspiration of the people of different ethnic communities especially non-Muslims in our country and were warmly welcomed by the crowd and attracted cameras from the media.
[2] Before the rally began, the organiser used microphone to encourage participants who did not bring along any banner or placard to pick one or more placards prepared by the organiser or to write their own slogan on the blank manila cards using the marker pens provided by the organiser to express their thoughts or aspirations towards this issue. We could feel the valuable spirit that the rally organiser demonstrated where they respect the rights of expression of everyone and respect the freedom of expressing differing views. Such liberal-minded approach is a good exemplary for those so-called democratic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 which is ruled by the voice of one man only.
[3] The rally commenced at 3pm as per planned. The organiser invited 9 speakers to deliver speeches where 6 of them are Malays while 3 are Chinese. The attendees of the rally were mainly Chinese and Indians, hence, speakers mostly spoke in English. The first speaker is lawyer Nik Elin Nik Rashid. She criticised that Act 355 amendments violates Article 8 of Federal Constitution which guarantees there should not be any discrimination based on religion. She urged Muslims to choose justice, choose humanity, as it will not make them a lesser Muslim.
[4] Azrul Mohd Khalib, the second speaker is one of the main person in charge of BEBAS. He said this law affects vulnerable people the most. This law will also affect everyone, there is no guarantee that this law will not affect non-Muslims ever. He urged everyone to make a clear stand that “I am tax payer, I am Malaysian, I have the rights to oppose unjust laws”. He called upon the voters of all constituencies to find out the email and service center of their MP, tell their MP that they want him/her to vote “No” to Hadi’s bill. He encouraged the voters to remind their MP that if he/she wants their vote, he/she will have to vote “No” to Hadi’s bill on Act355 amendments.
[5] The organiser had also invited Gerakan Youth deputy chief Andy Yong (left) and a young lawyer Vince Tan (right) to deliver their speech.
[6] Lawyer Haris Ibrahim, a social activist was also one of the speakers. He pointed out that our forefather fought to give us a country, a nation that is all equal till Mahathir tried to Islamise our civil laws when he became Prime Minister. In 2001, Mahathir even announced that Malaysia is an Islamic state. Mahathir strengthened the racial and religion oppression resulting the corruption of the country to worsen, and himself escaping from bearing the responsibility. Non-Muslims just kept quiet.
We cannot remain silent, our voices must be heard. We should stop the deterioration of the above situation where the country is wrecked and people are ruined.
From his point of view, the short term solution is to go to your Muslim opposition MPs particularly from PKR, go in numbers to their bilik gerakan, bring the media along and ask them to pledge openly that they will vote down Hadi’s bill. If they are not prepared to pledge, tell them not to even bother to contest GE14. The long-term solution is to bring down UMNO BN regime, people take ownership of the country.
[7] The former Minister of Prime Minister’s Department Zaid Ibrahim who just announced joining DAP also spoke on the rally. He said that Act 355 amendments is not a religion issue but a political issue. It is PAS last modal to secure its rule in Kelantan, this is politic. He would like to remind the Malay Muslim MP, if they are truly Muslim, they must fight for what is just. He urged the voters to reject their MP who supports this bill.
Although Zaid said he attended this rally and delivered his speech in his own capacity, we hope that he will play a key role in DAP and even within Pakatan Harapan.
[8] Another speaker who is also one of the main person-in-charge in BEBAS is Azira Aziz. She described her own experience when she and 3 others filed an injunction to prevent federal lawmakers from debating Hadi’s private member’s Bill to remove the legal barriers preventing PAS from enforcing the Islamic penal code in Kelantan. As a Malay-Muslim and a contractual government servant at that time, Azira and her family were terribly pressured. They even received death and rape threats. But she did not back down due to this, instead she is now more resolutely believing that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should be treated equally. She announced that BEBAS has received feedback from members of Parliament from Sarawak that they will unanimously vote against "Act 355 Amendments".
[9] Lawyer Siti Kassim who went popular on the internet after showing her middle-finger in a forum on PAS' Syariah Bill jointly organized by PAS and Jakim was also one of the speakers. She firstly praised the courage of all participants. As she pointed that participating in rally is a democratic rights endowed by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and further said “If you are Malaysians, you must say something and get involved.” She pointed out that only “Islamo-fascists” will impose their own ideology and proposition on others. Currently, what these religious people doing are unconstitutional and not following the law. We should not allow more of this “Islamisation” (which is not true Islam) to continue to happen. She encouraged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especially non-Muslims to stand up against the “Act 355 Amendments” because this country belongs to everyone. She further emphasized that only “secular state” will respect every body’s rights, including Hadi Awang’s rights.
[10] Last speaker of the day is Boo Su-Lyn, who is also a member of BEBAS. In her speech, she emphasized that Malaysia is a secular state, so as declared by our forefathers, Tunku Abdul Rahman. It signifies that religion is not a component of the government (political system); it also means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country (including Muslims and non-Muslims) have the freedom of practicing their own beliefs, but not to impose own beliefs on others; it also means that the government cannot direct the people how to practise their religion.
She described that our country is being tyrannized in the name of religion. She further mentioned that those politicians are peddling religion (referring to Islam) for political intentions, whereby they act like they are high above the people and they threaten those who disagree with them. She's in the view that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must oppose Hadi’s Bill resolutely, as it will worsen the inequality situation in our country. It will also embolden those in power to discriminate against Muslims and non-Muslims who do not follow the status quo. It will also enable to government to retain Malay privileges and carry on the oppression of non-Muslims.
Lastly, she shouted out to all Members of Parliament: “You either vote “Yes” or “No” to Hadi’s Bill. And if you vote “Yes” or abstain from voting, you don’t deserve to be our representative!”
[11] Sahabat Rakyat Committee members Ngo Jian Yee, Cheng Lee Whee and supporter Cheah Yin Hong also distributed the following documents to participants of the rally:
1)    “Oppose State Islamization is the Central Task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Our Country at Present” by Choo Shinn Chei (member of Presidium of Sahabat Rakyat) that was first published on 12 Sept 2016 on Sahabat Rakyat’s blog;
2)    Work Report of Sahabat Rakyat (2011-2016) published in commemoration of the 15th anniversary of Sahabat Rakyat entitled “Deepening 4 points of political understandings Through the practice over the past 5 years”; and
3)    Sahabat Rakyat 15th Anniversary Souvenir issue.
The picture above shows that some participants (last row) were reading the documents attentively.
[12] Although the number of people at the rally was far behind those at Padang Merbok, the presence of a large number of reporters proved that this small-scaled rally had indeed aroused the attention of the media. As the saying goes “a single spark can start a prairie fire”, we have reasons to believe that with the deepening development of our political situation, the struggle to oppose “Act 355 Amendments” as well as to oppose state Islamisation will surely develop.
Some persons in charge of 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s and religious groups were seen at the rally too. Those we spotted including the President of The Federation of Hokkien Associations of Malaysia Khoo Chai Kaa and some of its committee members as well as Secretary of The Council of Churches of Malaysia (CCM) Dr. Hermen Shastri (it was unknown whether he attended the rally in his personal capacity or as a representative of his organisation).
[13] Different placards with various slogans were seen at the rally, showing the voice and anxiety of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A young man were seen holding a bilingual placard (Malay and English) reading “Secular State, Free People” (which could be interpreted as “secular state safeguards the freedom of the people”), while another Malay lady was seen sitting on the staircase and holding a placard stating “Say ‘No’ to Religious Tyranny”.
[14] Towards the end of the rally, the organizer distributed canes (rotan) to the participants and invited them to gather at the amphitheater. Participants then folded the canes to express the resentment of the people against “religious tyranny” and to express the determination to oppose “Act 355 Amendments”.
[15] The rally ended around 5:30pm. Members of BEBAS, speaker Vince Tan and his friend and us had a view-exchange session at a restaurant nearby. On the left (from the front): Choo Shinn Chei, Ang Pei Shan, Boo Su-Lyn, Chen Xin, Cheng Lee Whee, Cheah Yin Hong and See Siew Min. On the right (from the front): Ngo Jian Yee, Nyam Kee Han, Yong Siew Lee, Azrul Mohd Khalib, Vince Tan and his friend (name unknown). Azira Aziz also joined the session but she left earlier as she had other pre-scheduled appointment.
During the session, Azrul expressed that although they (who organized the rally) received numerous criticisms, threats and even their own friends suggested them to give up the idea of holding this rally or at least reschedule it to avoid being held on the same day as the rally in support of “Act 355 Amendments” organised by PAS; although they knew that the PAS rally would definitely outnumber them, they insisted to organize the rally on the same day hoping that different voices and not only voices in support of “Act 355 Amendments” would be heard. Their courage is much valuable and laudable!

Wednesday, 8 March 2017

朝鲜阻止在朝马国公民离境 马总理纳吉予以谴责与反击

朝鲜阻止在朝马国公民离境
马总理纳吉予以谴责与反击

原标题:互阻对方公民归国 马来西亚总理:立即释放所有在朝马方公民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资料图)
据中国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3月7日发表声明要求朝鲜立即释放所有在朝马来西亚公民,同时指示马警方禁止所有在马朝鲜公民离境。

早些时候,朝鲜外务省仪礼局刚刚发布通告,宣布暂时禁止朝鲜境内的马来西亚公民出境。马外交部副部长对媒体表示,马方在朝鲜有11名公民,主要为外交人员及其亲属。马来西亚副总理兼内政部长扎希德7日也随即宣布禁止朝鲜驻马使馆人员离境,即时生效。

据报道,在7日的声明中,纳吉布对朝鲜政府阻止马来西亚公民离境的行为进行强烈的谴责。

 “这种令人厌恶的行径,等同于将马来西亚公民作为人质,是对所有国际法律和外交准则的完全无视。作为热爱和平的国家,马来西亚致力于与所有国家维持友好关系。然而,保护我们的公民始终放在第一的优先位置。在本国公民受到威胁的时候,马来西亚政府将毫不犹豫地采取必要措施予以应对。”声明中说。

媒体记者守在朝鲜驻马大使馆外
纳吉布还表示希望这一事件能够迅速解决,并要求朝鲜领导人立即允许马来西亚公民离境,以避免事态进一步升级。

“目前马来西亚政府已经指示警方阻止所有在马来西亚的朝鲜公民离境,直至所有在朝鲜的马来西亚公民的安全得到确认。”纳吉布说。 

据《马来邮报》网站报道,纳吉布7日还要求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紧急会议,讨论马方与朝鲜陷入外交紧张一事,包括拟定方案拯救11名在朝鲜的马来西亚公民。 


马来西亚外交部副部长里查•马力肯(Reezal Merican)7日稍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在朝鲜11名马来西亚公民,包括3名使馆工作人员及6名家属,另外还有2名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工作人员。

2月20日,马来西亚已宣布召回其驻朝大使莫哈末尼占,目前人在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外交部副部长里查·马力肯7日接受记者采访
(图片来源:《马来邮报》)
《马来邮报》称,马来西亚警方当地时间7日中午还派员前往朝鲜驻马大使馆外,除了封锁前往大使馆外的路段,同时在大使馆门前拉起警戒线,禁止任何人进出大使馆。 

马警方在朝驻马大使馆外
马来西亚副总理扎希德指出,这样做是必要的。扎希德强调,“禁止朝鲜官员离开我国是非常时期的做法,马方并非要报复朝鲜,只是这是必要的。” 

据中国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朝鲜大使馆门口当天有一辆朝鲜外交牌照的车试图驶出使馆,但被马来西亚警方的车辆拦在外面。 


扎希德7日还透露,内阁将于本周五(10日)开会,讨论是否要与朝鲜断交。据印尼《商报》报道,总理纳吉布7日率团抵达印尼,出席在印尼雅京举行的环印度洋区域合作联盟(IORA)峰会。

“我们不是想报复,但是朝鲜作为一个与马方有邦交的国家,却做出一些有违外交礼节的行为,马方被迫采用相同的手段。”他说。“我们要向对方传达明确的讯息,那就是不要对我国指指点点,也别小看马来西亚的主权。”扎希德说。

马来西亚《南洋商报》7日报道称,马来西亚本月6日起也取消了对朝鲜公民的免签政策。

金正男被毒杀一案, 考验马国外交平衡

金正男被毒杀一案, 考验马国外交平衡

作者 / 来源:唐南发 /《端传媒》(香港)

首相納吉布 (Najib Razak) 曾发言提醒平壤需尊重馬国的「法治」。
(摄影:Imagine China)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根据国内媒体报道,2月13日,一名手持朝鲜外交护照姓名为“金哲”的男子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离境大厅准备前往澳门时被人毒杀。死者被怀疑为朝鲜总理金正恩(Kim Jong Un)的同父异母的兄长金正男(Kim Jong Nam),而朝鲜媒体的报道却说“金哲因心脏病猝死”“此人不是金正男”。这宗命案及其引起的风波成为轰动世界的新闻和引人追踪的事件。

这宗命案导致马来西亚和朝鲜两国的外交关系恶化。马来西亚外交部2月20日传驻朝6大使莫哈末尼占(Mohamad Nizan Mohamad)回国,3月4日驱逐朝鲜驻马大使姜哲(Kang Chol),而朝鲜政府随即要求马来西亚驻朝大使在3月5日算起的48小时内离开朝鲜,并以“确保它在马来西亚的使节人员和公民的安全”为理由,宣布暂时禁止旅居韩国的马来西亚人离境。3月7日,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也宣布“内政部已发出即时生效的指令,朝鲜大使馆没有任何官员或职员能够允准离境”、“我也指示全国总警长(卡立)阻止所有旅居大马的朝鲜公民离境,直到我们确保所有在朝鲜的大马人安全为止。”马朝两国几乎走到了断交的边沿!

鲜见马来西亚政治学者对金正男被毒杀及其引起的马朝关系恶化问题发表评论。以下是我国政治评论人唐南发在3月3日(马朝关系恶化之前)在香港的《端传媒》发表的一篇题为《金正男毒杀案,考验马来西亚外交平衡》的文章——


曾经被视为北韩领导接班人的金正男,据报于2月13日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离境大厅遭人毒杀。继2014年马航MH370 与MH17 空难事件之后,马来西亚再度登上全球头条。 

金正男虽是北韩前领导人金正日庶出,却是长子。其同父异母的弟弟。金正恩于2012年继位后,其政权就将金正男视为潜在的威胁。因这起毒杀事件事态严重而敏感,原本马国政府除了副总理兼内政部长阿迈德扎希(Ahmad Zahid Hamidi,阿末扎希)以外,上下皆三缄其口;而警察方面的用词始终是“谋杀“(murder)而非“刺杀/暗杀“(assassination)。

尽管如此,具有官方背景的马国英文报章《新海峡时报》( New Straits Times )和《星报》( The Star ),一反过往在敏感政治议题上的保守作风,在许多报导采用assassination一词;这或多或少反映了马国政府对此事件愤怒的态度。 

马国当局一直不答应北韩提出的领尸要求,惹来北韩驻马大使姜哲(Kang Chol) 罕见而措辞强烈的批判 。直到2月20日下午,因姜哲再度公开声明不信任马国警方的调查,总理纳吉布(纳吉)才发言提醒:平壤需尊重马国的“法治”。 

对北韩强硬,马国有何代价?

原本是英国殖民地的马来西亚于1957年独立;之后与南中国海以东的沙巴和砂拉越在1963年共同组成马来西亚联邦。鉴于国内共产主义的威胁,第一任总理东姑阿卜杜勒拉赫曼(Tunku Abdul Rahman)在冷战期间与英美主导的西方阵营交好,与共产╱社会主义国家关系疏离甚至敌对。 1970年,拉扎克(Abdul Razak Hussein,即现任总理纳吉布的父亲,台译拉萨)接任之后,采取中立的不结盟路线,主张与国际两大阵营和平相处,方积极开拓与共产╱社会主义国家的外交关系,马国与北韩遂于1973年建交。 

往后的三十年,马国与北韩双边贸易不大,但外交关系素来融洽。 2003年,即将卸任的总理马哈迪(Tun Mahathir bin Mohamad)极力促成了一次朝核六方会谈的筹备会议——他向来主张马国必须协助北韩融入国际社会,同时也向美国宣示马国奉行独立外交路线。 

虽然2005年以后,北韩把马国定位为进入东南亚市场的通道,在吉隆坡设立了国家旅游局,也积极拓展两国经贸联系,但台面上的年度贸易总额至今仍不超过1000万美元。相对地,中国、南韩、日本和美国都是马国关键的贸易伙伴,重要性与日俱增。马国必要时与北韩外交降级,其经济损失也不大。而且,吉隆坡也并非处处维护平壤,例如2016年3月,马国在轮值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时,针对制裁北韩的2270决议也投下赞成票。

马国与北韩的融洽关系,亦可见于两国的免签措施。马国护照拥有154个免签或落地签国家 ,也是全球唯一获得北韩免签访问的国家。同时,北韩也得到对等礼遇,即其公民可免签入境马国。 

然而,所谓免签其实形式大于实际意义。想到北韩旅游的马国公民,必须参加其中一个北韩认可的旅行社所提供的配套,申请旅游准证(travel permit)耗、时可达数星期甚至数月。另一方面,北韩公民虽然名义上可免签入境,实际上北韩并不允许其国民自由出国。 

据马国有关官员私下向我表示,所有造访的北韩公民,必须出示其政府的出国证明书方能入境,而马国政府也会监督其行动。这或许解释了为何在金正男刺杀案后,马国警方数天之内,就能掌握其中一个北韩公民于吉隆坡的住处,并将之拘留协助调查。 

因此,所谓免签只是说明两国关系良好,在运作层面上完全是另一回事。如同新加坡的撤销北韩公民免签入境 ,不过是顺应美国主导的联合国制裁议程;3月2日马国宣布将对北韩实施签证措施,也纯粹只是一种政治表态,实质对两国国民出入境影响不大。马国借此以表达对自命案发生之后,平壤一再干预并高调批判马国调查的强烈不满。 

国际形象与国内因素

因此,马国决定对北韩强硬与否,主要考量不是北韩想法,而是国际和国内局势。金正男的死,背后牵涉到南韩、俄罗斯、中国与美国的外交角力,因此各方皆想从马国取得一手情报资料——例如整个犯案的过程和动机,以及北韩在马国或明或暗的活跃程度等等。 

过去几十年,北韩政权屡涉在他国境内的暗杀和绑架,加上一意孤行发展核武,国际形象素来不佳。马国一旦确认,金正男之死是金正恩政权于幕后策划,道义上就必须在外交上有所表示,否则将被视为姑息跨国暗杀,可能连带在国际社会赔上马国自身形象。如今初步证实金正男死于VX神经毒剂,加强了国际社会对北韩“生产化武”的负面印象;美国提出或将北韩重新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也加重了马国的压力,迫使其需进一步对平壤强硬,以换取西方国家信任。加上马国总理纳吉布本身在西方国家形象低落;他肯定知道,纵容北韩的流氓行径,可能会有外交代价。 

在国内方面,因为此事攸关马国情报失误和国家安全,万一纳吉布处理不当,予人软弱印象,其领导的执政党巫统内部亦必然会有异议。纳吉布自2009年上台以来,就面临接连不断的丑闻和弊案,全赖金钱政治和党内外制衡机制的不足,方能执政至今。金正男命案如果不能妥善落幕,党内精英可能会集结寻找替代领袖。前总理马哈迪为首的在野党肯定也要大肆炒作,为来届大选增加政治筹码。 

马中关系基本不变

至于马国与中国的关系,目前仍固若金汤,基本上不会有变化。一般来说,除非关乎中国国家主权,否则北京采取大动作的可能性很小。而且,马国只是个中度开发的国家,但对中国来说,其更大的价值在于作为通往东南亚各国的桥头堡,当中的战略利益大于一切。三年前发生的马航MH370坠机悲剧,受害者大部分是中国公民,北京也碍于战略考量,顶住民间压力,对马国政府始终多番体恤。

事实上,2月18日中国宣布暂停从北韩进口所有煤炭,也算是对平壤摆出脸色;如此局势下,马国亦可解读为有放手彻查金正男命案的空间。尽管如此,中国有对边境稳定的考量,加上一旦平壤政权垮台,极可能扩大美国在东亚的影响,因此中国即使对金正恩政权不满,也不至于全然弃之不顾;北京更关心的是:如何能够改变北韩而不损害自身的战略利益。因此,金正男遭刺杀一案,假若调查结果证实乃平壤所为,马国固然要就此强烈表态谴责,但也必须同时照顾北京的颜面,以免给予国际社会“马国靠向西方,孤立中国”的印象。

如今,迹象显示,纳吉布为了挽救本身低落的国际形象,不惜牺牲与平壤的良好关系;其也肯定已经取得北京的“谅解”。金正男之死若证实为北韩所为,对长期被视为支持平壤的中国政府,多少会造成一定冲击。另外事发至今,北京方面始终谨慎发言。马国政府如果要对北韩采取更强烈的外交行动,中国政府应该能够理解。 

对美关系的考量

不过过去十年,马国一直试图在中美两国的博弈间左右逢源。在这个案件的处理上,马国亦必须同时顾及与美国的关系。事实上,刺杀金正男发生在2月13日上午,相关新闻迟至隔天傍晚才出现,而且是由南韩的新闻社率先发布——不可排除,马国一早就知会了首尔当局,这是一种不满于平壤,且向美国阵营示好的举动。

自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以后,美国在东南亚投资乏力,中国资金趁虚而入,马国成了主要受惠国之一,让马国更靠拢中国。近两年纳吉布《一马公司》弊案缠身,甚至要依赖北京出手救援才得以勉强过关。纳吉布因为与中国“过从甚密”,加上弊案所造成的国际金融冲击,与华盛顿关系陷入僵局。

然而,执政的巫统和曾经在对抗共产主义威胁上与英美紧密合作的马国军方,传统上依然亲西方,极不愿意看到马国受到美国冷落。另一方面,中国不仅仅是崛起中的大国,还是俄罗斯以外,足以挑战美国全球霸权的强国。马国与中国关系日益密切,也意味着马国日渐深涉国际强权间复杂的战略斗争。这些都说明了,一个东南亚国家要在国际强权间游走,实属不易。

2014年MH370 和MH17 事件所引发的国际效应只是个开始,加上这次的金正男事件,未来数年绝对是马国外交的多事之秋。 

(唐南发,联合国独立顾问,自由撰稿人) 

Sunday, 5 March 2017

参与"反对《355法令》修正案"集会 表达"反对马来西亚伊斯兰化"的决心(218集会组图)【3月8日更新图片说明】

参与"反对《355法令》修正案"集会
表达"反对马来西亚伊斯兰化"的决心
(218集会组图)
作者:洪佩珊、杨秀丽
【3月8日更新:图片说明】
2017年2月18日上午10时,人民之友工委一行8人,从新山驱车前往雪兰莪八打灵再也湖泊公园(Tasik Taman Jaya, Petaling Jaya),参加下午3时至5时许,由一个称为“BEBAS”(华文为“自由”)的民间组合举办的“反对355法令修正案”集会。BEBAS在2月13日发出公开信给全体国会议员,要求他们在国会中对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的355法令修正案投下反对票。我们认为,尽管BEBAS是一个刚从斗争中涌现的新生组合,尽管有些人或许无法完全认同这个组合在上述公开信中所陈述的全部论点,但这个组织的上述正义行动,是难能可贵的,是令人赞赏的,是值得支持的,因此人民之友工委会决定亲身携带标语横幅到场,跟大伙一起表达“反对355法令修正案”和“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意愿和决心。
【图1】大约下午2时45分抵达集会地点,我们快速把事先准备好、分别用华巫印(淡米尔)3种语文写着“反对《355法令》修正案!反对马来西亚伊斯兰化!”标语的三条横幅和印着“请向哈迪阿旺的《355法令》修正案投反对票”内容的两张彩图,在会场展示出来。这几张充分体现我国各民族人民,特别是非穆斯林心声的横幅和彩图,获得在场与会者热烈欢迎和各媒体的竞相拍摄。
【图2】在集会开始之前,我们看见主办单位负责人通过麦克风号召在场没有携带横幅或标语牌的民众到台前选择主办单位准备好的标语牌或使用主办方准备的纸卡和记号笔写上自己的标语,表达各自对此课题的心声或愿望。我们感受到了这场集会主办者所展现的尊重每个人有表达意见的权利并让不同意见也有发表自由的可贵精神;BEBAS这种开明的做法是值得那些崇尚一言堂的所谓的民主党团仿效和学习的。
【图3】集会于下午三点准时开始。主办单位安排9位主讲人发表演讲,其中6位巫裔、3位华裔。集会出席者多为华裔和印裔,因此主讲人也多以英语发言。第一位主讲人是聂艾琳(Nik Elin Nik Rashid)律师,她直批《355法令》修正案是违反了《联邦宪法》第8条文保障人民不受到任何宗教歧视的规定。她表示,选择公平正义,选择人道博爱,不会使到你们减低了身为一个穆斯林的地位。
【图4】第二位主讲人阿兹鲁•莫哈末卡立(Azrul Mohd Khalib),是BEBAS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表示此法令修正案一旦被通过,最受伤害的是低下阶层人民。这项法令也将影响所有人,不能保证非穆斯林不受影响。他呼吁所有人表明自己是纳税人、是马来西亚人,有发言反对不公正法律的权利。他号召全国选民发出电邮或亲临选区服务中心,要求他们各自选区的国会议员,对哈迪阿旺的355法令修正案投下反对票。他勉励选民提醒他们各自选区的国会议员,若要继续当选就必须对355法令修正案投下反对票。
【图5】大会也邀请了民政党青年团署理团长杨锦成(左图)、年轻律师Vince Tan(右图)发表演讲。
【图6】社运人士哈里斯•伊布拉欣(Haris Ibrahim)律师也是大会的其中一位主讲人。他表示先贤建设国家,各族是平等的,到了马哈迪掌政之后,从推行伊斯兰化政策到把国家法律伊斯兰化,他甚至在 2001年宣布马来西亚是伊斯兰国,他强化了种族宗教压迫而让国家贪腐恶化,却逃避他应负责任。非穆斯林大都对此默不作声。
如今我们不能保持沉默,我们必须发出呼声,大家必须共同制止上述祸国殃民局面继续恶化。
他认为短期的解决方案是:督促你的穆斯林的国会议员特别是来自人民公正党的议员,在媒体记者陪同下,集体涌到各个选区服务中心去,要求各个选区国会议员公开保证对哈迪阿旺的修正法案投反对票。若议员不愿照办,下届大选就唾弃他!
他认为长远的解决方案是:打倒国阵巫统政权,各族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
【图7】前首相署部长,不久前宣布加入民主行动党的再益依不拉欣(Zaid Ibrahim)也是主讲人之一。他指出:《355法令》修正案,不是宗教课题,而是政治课题;它是伊斯兰党要保住吉兰丹州政权的最后政治资本,它是政治。他表示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马来伊斯兰国会议员,就必须为公平正义而斗争,他呼吁选民拒绝那些支持《355法令》修正案的国会议员。
尽管再益表示他是以个人名义出席及发表演讲,我们希望他会在行动党以至希望联盟内部发挥他的影响和作用。
【图8】另一位主讲人,也是BEBAS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的阿茲拉阿茲(Azira Aziz)也在发言时道出她曾与3位友人向法庭申请禁令,以阻止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在丹州实施的伊刑法私人法案。她身为一位马来穆斯林,且当时还是一名合约公务员,她与家人也因此举动而受到无比的压力,甚至收到死亡、强奸恐吓。但她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反而更坚定的相信,各族人民都应该受到平等对待。她在现场告诉大家,截至目前,BEBAS已经收到砂拉越国会议员一致赞成投反对票的回应。
【图9】此前因在伊斯兰党与大马宗教发展局(JAKIM)联办的论坛上“比中指”而在网络上爆红的女律师西蒂卡欣(Siti Kassim)也是主讲人之一。她首先赞赏出席者的勇气,她表示参与集会是《联邦宪法》赋予人民的一项民主权利,如果你是马来西亚人,你就必须无所畏惧地站出来说话;她指出只有“伊斯兰式的法西斯主义者”才会将他们本身的思想主张强加于每一个人,目前我国一些宗教人士的所作所为是不符宪法、违反法律的,我们不应该容许更多的“伊斯兰化事件”(这是不符合伊斯兰教义的作为)不断发生。她勉励各族人民,尤其是非穆斯林站出来反对“355法令修正案”,因为这个国家是大家共有的。她强调只有“世俗法制”才会尊重每一个人的权利,包括哈迪阿旺的权利。
【图10】最后一位主讲人巫淑玲(Boo Su-Lyn),也是BEBAS的成员之一,在她的讲词中,强调马来西亚是一个世俗国,这是开国总理已故敦阿都拉曼所公开宣布的。这意味着宗教不是国家政府(政治体制)的组成部分;这也意味着全国人民(包括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享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但不能把本身信仰的宗教强加于他人;这也意味着政府不能指令人民如何接受宗教信仰。
她形容我国正以宗教为名施行暴政,那些政客为了政治意图而“兜售”宗教(在此指伊斯兰教),他们表现得高高在上,他们恐吓那些不认同他们的人。 她认为,各族人民必须坚决反对哈迪阿旺提呈的修正案,因为它将使我国的不平等状况更加恶化,也将让掌权者更大胆地歧视和对付那些不遵从“现状”的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也将促使政府继续保留马来人特别地位,继续压迫非穆斯林。
她向着所有的国会议员喊话:你对哈迪的修正案只有选择投下“支持”或“反对”票,但如果你投下“支持”票或弃权,那么你就没有资格成为我们的代表!”
【图11】人民之友工委吴振宇、钟立薇和人民之友谢映红也在现场向出席的群众,分别派发以下文件: (1)朱信杰(人民之友工委会现届主席团主席之一)在9月12日人民之友部落格上发表的个人署名的专题文章《反对国家伊斯兰化是我国民主改革现阶段的主要任务》(中、英文);(2)人民之友15 周年(2001—2016)纪念而作的2011—2016工作总结《在过去5年的实践中 提高了4点政治认识》;(3)《人民之友15周年纪念特刊》(中、巫与英文)。上图显示现场的一些出席者(最后一排)聚精会神的阅读我们在现场派发的文章。
【图12】现场的出席人数虽然不能与莫驳草场的人数匹比,但可见到场的媒体记者却很多,证明了这场规模虽小的集会确实引起媒体的高度关注。俗语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我国政治形势深入发展,反对355法令修正案以至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斗争一定会发展起来的。
我们在场也看到一些民间组织和宗教团体的负责人的踪影,包括马来西亚福建社团联合会会长邱财加及多位理事和马来西亚基督教会协会(Council of Churches Malaysia)秘书长赫曼(他是以个人名义出席,还是代表组织参与,则不得而知)。
【图13】现场也看到很多群众准备了各式标语的卡片,展示了各族人民对此课题的心声和忧虑。其中有一名男青年站着手举“世俗国家保障人民自由”(巫、英双语)的标语纸卡,另有一名女青年坐在混泥土阶梯上,手扶 “向宗教霸权说‘不’!”的标语纸卡。
【图14】最后,主办单位向出席者派发藤鞭,邀请出席者集中到讲台范围进行“折藤鞭”仪式,以展示人民对“宗教霸权”的愤懑和反对“355法令修正案”的决心。
【图15】集会于下午5点30分左右结束后,出席的工委和人民之友与BEBAS成员、主讲人Vince Tan和他的一个朋友到附近的餐厅进行交流。桌子左边(由前而后)是朱信杰、洪佩珊、巫淑玲、陈辛、钟立薇、谢映红、徐袖珉,桌子右边(由前而后)是吴振宇、严居汉、杨秀丽、Azrul、Vince Tan与其友人(姓名不详)。Azira也参与交流,因另有要事,她提早离去。
Azrul在交流中向我们表示,尽管他们几位召集人收到不少指责、恐吓,就连身边一些朋友也建议他们打消举办此集会的念头,或起码改期,避免与伊斯兰党主办的支持《355法令》修正案集会同天进行;他们明知参与这次集会的人数一定无法与“支持355法令修正案”集会人数匹比,但他们希望让人们听到有不同的声音,而不是只有支持《355法令》修正案的声音,所以坚持集会一定要按照计划在同天举行。他们的勇气难能可贵呀!

通告 Notification (New!!)

“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论坛

人民之友走过了15个年头的风雨路程。我们于2011年9月9日举行10周年纪念时,发表了一篇《人民之友10年风雨路程(2001-2011)》的总结性文章。在经历了另一个5年的工作实践之后,工委会在今年(2016年)再作另一次总结,在今年9月陆续以中文、英文和马来文发表了一篇题为《在过去5年的实践中,提高了4点政治认识》的人民之友(2011—2016)工作总结,作为人民之友举行15周年纪念的一份献礼,接受我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的检阅和批评。

此外,我们也将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详情如下:

日期: 2016年9月25日(星期天)
时间: 下午2点
地点: 柔佛新山晶冠酒店(Crystal Crown Hotel)
受邀主讲人: 林德宜博士、邹宇晖、阿鲁哲文、蔡添强


“Differentiate between enemy and ally, bury UMNO hegemony” forum

Sahabat Rakyat has been through 15 years of wind and rain. On 9 September 2011, we released a work report entitled “Ten storming years of Sahabat Rakyat (2001-2011)” in commemoration of the 10th anniversary of Sahabat Rakyat. After going through another 5 years of practice, in September this year, our working committee released another work report entitled “Deepening 4 points of political understandings through the practice over the past 5 years” in Chinese, English and Malay languages consecutively. This also serves as a gift from Sahabat Rakyat in conjunction with its 15th anniversary. We welcome the inspection and criticism from the democratic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 and democrats in our country.

Apart from that, we will be holding a forum entitled “Differentiate between enemy and ally, bury UMNO hegemony” in Johore Bahru. Details as below:

Date: 25 September 2016 (Sunday)
Time: 2pm
Venue: Crystal Crown Hotel, JB
Invited speakers: Chow Yu Hui, S. Arutchelvan, Dr. Lim Teck Ghee, Chua Tian Chang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