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9d1d688-a4c9-4ef3-a706-8a606fbbf084.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6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Thursday, 1 December 2016

69民间组织呼吁吉兰丹政府 承认原住民土地权及保护森林 / Joint statement by 69 NGOs Kelantan Government: Recognise Orang Asli’s Right to Customary Land and Keep the Forest / Kenyataan Media Bersama 69 NGO Kerajaan Kelantan: Iktiraf Hak Orang Asli ke atas Tanah Adat dan Pelihara Hutan (12月3日更新图片说明 / Updated caption on 3 Dec)

69民间组织呼吁吉兰丹政府
承认原住民土地权及保护森林

2016年12月1日

执法单位展开行动,清除话望生原住民设下的路障——此图取自《星洲网》2016年11月30日国内版。
The authority performed operation to dismantle the blockades erected by orang asli community from Gua Musang - picture taken from SinChew online dated 30 Nov 2016.
Pihak berkuasa menjalankan operasi untuk merobohkan sekatan-sekatan yang didirikan oleh masyarakat Orang Asli dari Gua Musang - gambar diambil dari Sinchew online bertarikh 30 Nov 2016.

图片取自《当今大马》
Picture taken from Malaysiakini
Gambar diambil dari Malaysiakini
我们,以下联署的公民组织,强烈谴责警察、普通行动部队及吉兰丹森林局于2016年11月29日在吉兰丹话望生内陆强拆原住民所设立的路障的行动中,逮捕了47名原住民。该行动动员了多达100名执法员。

我们对于地庭批准延长47名原住民的扣留二至三天的决定,感到震惊和失望,因为这些原住民并没犯下任何罪行,他们只是在行使他们的集会和言论自由以保护他们的土地及森林。我们要求他们立刻被无条件的释放。 

话望生的原住民是与2016年9月26日开始设立路障以捍卫他们的土地,阻止树林的砍伐。虽然吉兰丹政府已经发布宪报把这些地区划入可砍伐区以作为州政府收入来源,然而原住民一直向来反对州政府的决定,因为该决定并没有承认原住民在该地的习俗土地权。

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雅谷以这个事件已经交由执法当局处理,并尝试与原住民被逮捕的事件作切割的说辞,是不诚实的。明显的,如果没有吉兰丹州政府的通告和指示,警察、普通行动部队及吉兰丹森林局是不可能自行采取行动拆毁原住民的路障的。

我们呼吁吉兰丹政府重新开启与原住民社区的对话、承认他们的习俗土地权、撤除该区可砍伐树林的宪报及保护巴拉森林保护区、贝里亚斯森林保护区及南斯东森林保护区。允许森林保护区可被砍伐本身就是对森林保护区这个概念的极大讽刺。把森林完全清除、否决原住民赖以生存及文化传承的土地,无异于文化灭绝。

虽然砍伐树林可以为州政府带来可观的收入,然而我们对于吉兰丹州因滥伐而造成森林快速消失、进而引发2014-2015年吉兰丹大水灾的情况,感到极度担忧。在2015年,吉兰丹的伐木生产是887,666平方英尺,只排在彭亨州的后面。

我们呼吁吉兰丹州政府采纳全面性及可持续性的发展政策,以确保环境被保护及周内的广大的人民得以受惠,而非极少数的精英及伐木公司。



Joint statement by 69 NGOs
Kelantan Government: Recognise Orang Asli's Right
to Customary Land and Keep the Forest

1 December 2016

We, the undersigned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strongly condemn the arrest and detention of 47 Orang Asli in the interior of Gua Musang, Kelantan on 29 November 2016 during an operation to dismantle their blockades by some 100 personnel from the police, the General Operation Forces (GOF) and the Kelantan Forestry Department officers.

We are shocked and disappointed by the 2-day remand orders of the 47 Orang Asli granted by the magistrate court as they had not committed any crime, but merely exercising their right to peaceful assembly and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to protect their land and forest. We call for their immediate and unconditional release. 

The Orang Asli community in Gua Musang erected the blockades since 26 September 2016 to protect their customary lands from logging activities. Although the Kelantan government had gazetted the areas for logging as a source of income for the state, the Orang Asli community has long disputed the decision for its failure to recognize the right of the Orang Asli community to their customary land in those areas. 

It is totally disingenuous for the chief minister of Kelantan, Ahmad Yakob to try to wash its hands over the arrests of the Orang Asli on justification that his government has left the matters to the authorities. Clearly, without the notice and instruction from the Kelantan government, the police, the General Operation Forces (GOF) and the Kelantan Forestry Department officers would not have moved in to dismantle the blockades.   

We call on the Kelantan government to resume talk with the Orang Asli community, recognize their rights to customary land, degazette the logging areas and leave the Balah Forest Reserves, Perias Forest Reserve and Stong Selatan Forest Reserve intact. Allowing logging in forest reserves is a mockery to the concept of forest reserve. Clearing the forest and depriving the Orang Asli of their land, which they depend on for their livelihood and cultural practices, is tantamount to cultural genocide. 

While loggings may generate the necessary incomes for the state government, we are extremely concerned with the rate of deforestation in Kelantan due to excessive loggings, which eventually contributed to the massive floods in Kelantan in 2014-2015. In 2015, Kelantan recorded 887,666 cubic meters in log production in 2015, second only to the state of Pahang. 

We call on the Kelantan government to adopt a more holistic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lans for the state that will protect the environment and benefit the larger population in the state instead of the elite few and logging companies.   



Kenyataan Media Bersama 69 NGO
Kerajaan Kelantan: Iktiraf Hak Orang Asli 
ke atas Tanah Adat dan Pelihara Hutan

1 December 2016

Kami, pertubuhan-pertubuhan masyarakat madani yang berikut, mengecam keras tangkapan dan penahanan 47 Orang Asli di Gua Musang, Kelantan pada 29 November 2016 semasa satu operasi untuk merobohkan blockade oleh 100 anggota  dari pasukan polis, Pasukan Gerakan Am (PGA), dan Jabatan Perhutanan Kelantan. 

Kami terkejut dan kecewa dengan perintah reman 2 dan 3 hari terhadap 47 Orang Asli yang dikeluarkan oleh mahkamah Majistreet kerana mereka tidak melakukan apa-apa jenayah, sebaliknya hanya sekadar menggunakan hak mereka untuk berhimpun secara aman dan hak untuk menyuarakn pendapat bagi mempertahankan tanah dan hutan mereka. Kami menuntut mereka dibebaskan segera tanpa sebarang syarat. 

Masyarakat Orang Asli di Gua Musang telah mendirikan blockade sejak 26 September 2016 untuk melindungi tanah adat mereka dari aktivit pembalakan. Walaupun kerajaan Kelantan telah menwartakan kawasan tersebut untuk pembalakan sebagai sumber pendapatan negeri, masyarakat Orang Asli telah lama mempertikaikan keputusan tersebut kerana ia gagal memperakui hak Orang Asli terhadap tanah adat mereka di kawasan tersebut.   

Adalah tidak jujur untuk Menteri Besar Kelantan, Ahmad Yakob cuba cuci tangan dari penangkapan Orang Asli dengan alasan kerajaannya telah menyerahkan perkara ini kepada pihak berkuasa untuk diuruskan. Tanpa notis dan arahan dari kerajaan Kelantan, polis, Pasukan Gerakan Am (PGA), dan Jabatan Perhutanan tidak akan bertindak merobohkan blockade tersebut. 

Kami menyeru kerajaan Kelantan supaya membuka semula rundingan dengan masyarakat Orang Asli, mengiktiraf hak mereka ke atas tanah adat, membatalkan penwartaan kawasan pembalakan, dan memelihara Hutan Simpan Balah, Hutan Simpan Perias, dan Hutan Simpan Stong Selatan. Tindakan membenarkan pembalakan di hutan simpan itu sendiri adalah satu penghinaan terhadap konsep hutan simpan. Pelupusan hutan dan penafian hak Orang Asli ke atas tanah mereka, yang mana amat penting untuk mereka sebagai mata pencarian dan amalan kebudayaan, adalah bersamaan dengan penghapusan budaya Orang Asli. 

Walaupun pembalakan mungkin dapat menjanakan pendapatan yang diperlukan oleh kerajaan negeri, kami amat bimbang dengan kadar kehilangan hutan di Kelantan yang disebabkan oleh pembalakan berlebihan, yang juga telah menyebabkan banjir besar di Kelantan pada tahun 2014-2015. Pada tahun 2015, Kelantan telah merekodkan 887,666 cubic meter pengeluaran balak, bertempat kedua selepas Pahang. 

Kami menyeru kerajaan Kelantan untuk mengambil pendekatan yang lebih menyeluruh dan mapan dalam merangkakan pelan pembangunan negeri yang mampu melindungi alam sekitar dan menguntungkan lebih ramai penduduk negeri dan bukannya sebilangan kecil elit dan syarikat-syarikat balak semata-mata. 

签署组织:
Endorsed by:
Pertubuhan-pertubuhan yang menyokong kenyatan bersama:

1. 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AWAM)
2. Angkatan Warga Aman Malaysia (WargaAMAN)
3. Baramkini
4. Bersih Sibu
5. Centre for Independent Journalism Malaysia
6. 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
7. Council of Churches Malaysia (CCM) Youth
8. Damn The Dams
9. ENGAGE
10. Focus On Sarawak
11. Friends of Kota Damansara
12. G25
13. Greenfriends Sabah
14. Himpunan Hijau
15. Islamic Renaissance Front (IRF)
16. Jaringan Rakyat Tertindas (JERIT)
17. Kill The Bill (KTB)
18.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19. Kueng Cheng
20. Komuniti Muslim Universal (KMU)
21.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LLG)
22. Mama Bersih
23. 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MIPAS)
24. Malaysian Indians Transformation Action Team (MITRA)
25. 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MPSR)
26. Malaysia Youth & Students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27. Malaysian Youth Care Association (PRIHATIN)
28. Movement for Change, Sarawak (MoCS)
29. Muslim Professionals Forum (MPF)
30. National Human Rights Society (HAKAM)
31. 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NSCAH)
32. Northern Youth Group
33. Oriental Hearts and Mind Study Institute (OHMSI)
34. Partners in Community Organising (Pacos Trust)
35. Pahang Raub Ban Cyanide in Gold Mining Committee
36. People’s Green Coalition
37. People Welfare And Rights Organisation (POWER)
38. Persatuan Aliran Kesedaran Negara (ALIRAN)
39. Persatuan Alumni PBTUSM Bahagian Utara
40. Persatuan Komuniti Prihatin Selangor, KL dan Perak
41. Persatuan Masyarakat Sel dan Wilayah Persekutuan (PERMAS)
42. Persatuan Rapat Malaysia (RAPAT)
43. 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Selangor
44. Pertubuhan Ikram Malaysia (IKRAM)
45. Pertubuhan Pembangunan Kebajikan Dan Persekitaran Positif Malaysia (SEED)
46. Pertubuhan Rakyat Mukakas Kipouva Sabah
47. Projek Dialog (PD)
48. Pusat Komas (KOMAS)
49. Research for Social Advancement (REFSA)
50. Saccess
51. Sahabat Rakyat
52. 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SABM)
53. Selangor and KL Hokkien Association Youth Section
54. Sembang-sembang Forum
55. Seniman Paksi Rakyat (PAKSI)
56. Seremban Chinese Methodist Church
57. Sisters in Islam (SIS)
58. Student Progressive Front UPM (GMMUPM)
59. Suaram Malaysia (SUARAM)
60. Sunflower Paper
61. Sunflower Electoral Education Movement (SEED)
62. Tamil Foundation (TF)
63. Tenaganita
64.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
65. The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PROHAM)
66. Tindak Malaysia (TM)
67. University of Malaya Association of New Youth (UMANY)
68. Women’s Aid Organisation (WAO)
69. Writer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


星光计划40年, 中国何以今天动怒 ?

星光计划40年, 中国何以今天动怒 ?

作者 / 来源:穆尧 /《多维新闻》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星光部队存在几十年,中国选择此时经香港扣押新加坡装甲车曝光,原因不简单。(图源:香港01)
“包括中国在内,大家都知道我们和台湾有这种特殊安排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秘密。”正如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在装甲车被扣事件数日后的11月29日所说,台湾与新加坡的军事往来“星光计划”是所有人彼此心照不宣几十年的存在。但是,为什么中国大陆今时却要做出如此异乎寻常的举动,而且表达出相当坚决态度,毫无拖泥带水之感?

我们必须承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尽管双方都不肯公开承认这并非简单的孤立事件,大陆也不承认这是一场“蓄意的敲打”,但是事实究竟如何,恐怕不必多言。

李光耀时代,北京“默许”新加坡“出格行为”

新加坡曾经在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及两岸关系和解方面扮演过重要角色,新加坡国父李光耀与中共历代领导人尤其邓小平的私人关系更是众所周知,加之习近平本人在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前后都曾多次造访新加破,对所谓的新加坡模式颇多赞同。可以说,新加坡之于中国大陆确乎具有特殊“渊源”。 

而在国际场合,当年李光耀凭借长袖善舞,立足东南亚在中美等大国之间折冲樽俎搞平衡外交,扮演着相当智慧的协调者角色。对于中国,新加坡既是中国向西方表达自己的传声筒,也是与西方进行联系的纽带。因此,对于新加坡一直以来的“出格行为”,在很多时候,北京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一种默许。 

曾有评论人士认为,李光耀或者说新加坡之所以能如上文提到的那样,在风云变幻的国际环境的夹缝中游刃有余地生存,得益于新加坡特殊的地缘位置,但更重要的是李光耀明白,不应自不量力挑战大国权威;即使小国或地区获得某一大国支持,此大国对小国或地区的兴趣也并不在其本身,而是与它们相关的另一大国,因此,若小国(或地区)想依仗一个大国来对抗另一大国,往往会自食恶果;大国的安定繁荣对大家都有好处,反之亦然,因此小国应与各大国都保持良好关系。  

后李光耀时代,李显龙不遗余力向中国发难

但是,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新一代当家人显然没有汲取到李光耀的生存智慧。新加坡最近所扮演的角色已经令中国相当不满意。在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中,李显龙政府不断强化与美国自1990年代以来建立的军事合作关系,同时在孤立中国的TPP协议推动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在近年搅动南海的主权争端问题上,新加坡亦不遗余力向中国发难,令中国政府相当不悦。 

不论如何,可能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中国与新加坡官方层面已爆发了多次公开交恶。比如今年7月份南海仲裁案后,李显龙公开要求中国接受海牙法庭否定九段线的裁决,结果遭到中国批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某场合要求新加坡“少管闲事”。显然,曾经的“交情”已经无法让中国继续容忍新加坡放弃平衡战略,在亲美反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然,更为现实的是,中国已经成为非洲、中东等产油国的重要市场,中国80%至95%以上的石油进口要通过马六甲海峡,马六甲海峡堪称中国的海上生命线。而新加坡扼守马六甲海峡,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如果美国封锁中国货轮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中国不得不隐忍隐忍再隐忍,以免在经济快速增长而海外力量不足的背景下被人卡住喉咙。

北京政府致力于摆脱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

也正是在此背景下,中国政府近十余年来一直在寻求绕过马六甲海峡的替代方案。此前,中国政府曾考虑过至少4个方案:第一个方案出云南瑞丽经缅甸西南部皎漂港的中缅油气管道。中缅油气管道缅甸于2010年6月开工建设;2013年9月30日,中缅天然气管道全线贯通,开始输气;2015年1月30日,中缅石油管道全线贯通,开始输油。但是这条通道因为缅北屡启战端而令人不安。 

克拉地峡运河目前没有进入实质推进阶段(图源:www.kelayunhe.com)
第二个方案横贯马来半岛克拉地峡的运河。2014年3月,中国与东盟合作的克拉运河筹建小组开始运作,规划长100公里,贯通印度洋和泰国湾,建成后将成为亚洲最大的一条人工运河,相对原有的马六甲航线,直线缩短一千多公里的航程。但是,这一方案至今未完成协调。 

第三个方案于马六甲海峡西南与马来西亚共建皇京港深水码头。马六甲皇京港项目(Melaka Gateway)是一个大型的填海综合发展项目,属于马来西亚国家级二号工程,由三个人造岛和一个自然岛屿组成,占地1,366英亩,总投入400亿林吉特(1马来西亚林吉特约合0.2240美元)。10月19日,这一由中国电建集团EPC总承包的深水补给码头举行了奠基仪式,预计2019年完成,将超越新加坡成为马六甲海峡上最大的港口。 
今年11月份,瓜达尔港正式启用(图源:VCG)
而第四个方案,便是出新疆喀什直通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瓜达尔港的通道。11月中旬,由50辆卡车组成的中国商队从新疆喀什出发,沿着中巴经济走廊新建公路抵达瓜达尔港;几乎同时,在巴基斯坦总理纳瓦兹•谢里夫(Nawaz Sharif)以及陆军参谋长拉希勒•谢里夫将军(Gen. Raheel Sharif)等军政代表见证下,一艘中国商船首次自新落成的瓜达尔港启航。自2013年转手到中国公司之下的瓜达尔港终于投入使用。 

如今,这4个方案全线出击,或者已经付诸实施,或者正在积极运作,如果顺利完成,将彻底改变中国对马六甲海峡危险的依赖关系,彻底瓦解新加坡赖以让中国“忌惮”的地缘筹码,使其丧失在地区中独一无二的地缘优势地位。 

中国军事专家房兵认为是对新加坡的严厉警告

在11月29日晚间,中国官方媒体央视引述中国国防大学教授房兵的说法认为,如果新加坡在中美关系之间不再扮演一个促和的角色,而是搅混水的话,那么中国未来是不是要考虑态度的转变。言外之意,如果新加坡认不清自己的位置,那么现在是中国改变态度的时候了,这一警告已相当严厉。 


Wednesday, 30 November 2016

巫统兴建70层楼新大厦, 行动党质问钱从哪里来?

巫统兴建70层楼新大厦,
行动党质问钱从哪里来?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364675

发表于2016年11月30日 下午3点57分   更新于2016年11月30日 下午4点36分 


  • 陈国伟问:巫统需要如此奢侈地兴建一座高聳入云的新大厦吗?其造价多少?引发公众的疑问是,当中有否涉及政治献金?巫统是否应该公布其党产? 
  • 倪可敏问:根据巫统向社团注册局提呈的账目,截至2014年12月31日,巫统的收入高达1亿7153万令吉,可是开销却高达2亿300万令吉,不敷数目高达3100万令吉。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巫统如何筹措数十亿令吉去发展该党总部(新大厦)?全国人民都希望知道其资金来源。
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昨日为70层楼高的巫统新总部大厦主持动土礼,行动党质问纳吉,巫统是以什么方式或程序获得这片土地。

行动党代全国主席陈国伟今日发文告说,巫统新总部大厦将在布特拉停车场兴建,但这片土地的原地主并非巫统。

“如今,这片土地却即将动工,兴建一座新的巫统大厦。这不禁令人怀疑,巫统是通过什么管道获得这片土地来发展,而当中有否涉及政商勾结丶朋党主义丶官方施压和‘强征公地’?”

“此外,巫统需要如此奢侈地兴建一座高聳入云的新大厦吗?其造价多少?引发公众的疑问是,当中有否涉及政治献金?巫统是否应该公布其党产?”


纳吉应说明如何获得该地段

陈国伟也是蕉赖国会议员。他呼吁纳吉公开说明,巫统究竟是以什么方式或程序获得有关地段,而买价又是多少?

陈国伟表示,正当政府要落实《政治献金与开支法》之际,巫统更应身先士卒响应该法案宗旨,先行公开兴建巫统新大厦的总耗费和资金来源,以示透明。

他指出,事实上,由首相署部长刘胜权所领导的“国家政治献金咨询委员会”提出管制政治献金32项建议之一的《政治献金与开支法》已延搁,最新的进展是有关法案进程尚需在今年底与各政党完成磋商。

他说,这让人质疑立法管制政治献金最终会否“只闻楼梯响”?

陈国伟说,纳吉在从去年起就涉及26亿令吉(7亿3100万美元)政治献金丑闻,随后美国司法部展开充公行动,更详细说明了这笔资金如何从一马公司被挪用,最终汇入所谓一号大马官员的私人户头。


“纳吉宣称要以一套全新的法律来管制政治献金,但他本身却是被政治献金丑闻缠身者。我国因为一马公司丑闻而在世界上被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纳吉却对此污名视而不见,这要叫人民如何信服这样的一位国家领导人?”

陈国伟表示,虽然巫统有权利和自由兴建新大厦,但关键是不能牺性公众利益,毕竟该土地是一座有逾千个泊车位的公共停车场,被“动用”和施工期间,肯定会对市民寻找泊车位带来困扰。

“如果是为了人民利益征用土地和进行发展,那是无可厚非,否则,集综合6星級酒店和商场于一身的新世贸中心和巫统新总部,将不过是巫统炫耀财富和和滥用权力的象征吧了!”


巫统应公开党产及资金来源

另一方面,行动党副总财政倪可敏也发文告说,为了避免利益冲突及外国干政,身为执政党的巫统应该公开党产及资金来源,以给予广大人民一个交代。

倪可敏要求社团注册局,马上调查巫统的资金来源,确保没有发生国库通党库,党库通私库,秘密利益输送甚至外国人干政的亊件。

他说,巫统是最大的执政党,掌握政府所有的权力与资源,必须接受民众监督,更有必要向人民交代其资金来源与党产数额,以展示透明。

倪可敏指出,保守估计,巫统新总部大厦的建费至少都要30亿令吉以上。

他续说,基于首相兼巫統主席纳吉曾招认收取来自中东地区的“26亿令吉捐款”,每个选民有权力要知道巫统的资金来源。

倪可敏指出,根据《马来西亚内幕者》针对2015年巫统大会的报导,巫统在2014年共收取了8200万令吉的“捐款”,然而这与纳吉本身声称的“26亿令吉捐款”相差太多。

他说,根据巫统向社团注册局提呈的账目,截至2014年12月31日,巫统的收入高达1亿7153万令吉,可是开销却高达2亿300万令吉,不敷数目高达3100万令吉。

新大厦建在布特拉车站路段

因此,他说,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巫统如何筹措数十亿令吉去发展该党总部(新大厦),全国人民都希望知道其资金来源。

“首相署成立的委员会建议任何人捐款给政党超过3000令吉就须公开捐款人身份,可是巫统却沒有以身作则,这如何叫人信服?”

倪可敏指出,巫统庞大的党产70年来是一个谜,巫统一日不公开党产及其庞大资金来源,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倡议的政治献金法将沦为一个笑柄,完全是隔鞍搔痒、虚有其表及糊弄人民的技俩而巳。

根据英文《星报》,纳吉昨日为70层楼高的巫统新总部大厦主持动土礼。这项计划名为“吉隆坡太子世界贸易中心”(KL PWTC),涵盖70层楼的办公室、酒店、商场、会展中心、全新的敦拉萨礼堂,乃至可容纳5000人的清真寺。

这栋70层楼高的大厦,将位于现有巫统总部大厦对面的布特拉车站与停车场路段。

在这项计划下,现有的默迪卡礼堂与拿督翁大厦也将翻新。

新加坡 外交部长维文 声称: “和台湾有特殊安排,不是秘密” “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中关系” / 香港海关扣查新加坡装甲车 且听中国军事专家房兵说法 [视频]

新加坡 外交部长维文 声称:
“和台湾有特殊安排,不是秘密”
“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中关系”

来源:观察者网

上图右为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左上为目前扣留在香港海关的引发外交风波的装甲车,左下为新加坡军方正在国内使用的疑是同类型的装甲车。
[ 观察者网综合联合早报、台湾“中央社”、BBC等报道 ]

9辆新加坡装甲车在香港码头被扣事件仍在海峡两岸和新加坡持续发酵,昨天,中国外交部表示已经提出交涉,要求新方严格遵守香港特区有关法律,并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今天(11月29日),新加坡外长,,维文表示“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但他同时辩称“包括中国在内,大家都知道我们和台湾有这种特殊安排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秘密”。新加坡防长黄永宏则表示,调查结束后会索回装甲车,同时表示会继续进行海外训练。

据《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今天在出席《海峡时报》论坛时被问到新加坡军队装甲车在香港海关被扣一事。维文称,新加坡和中国最高领导人都非常重视新中建立已久、涵盖领域广泛的双边关系,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

维文说,此次事件关乎严格按法律条规办事,并非“战略性事件”。“我不会对此反应过度……我们要求商业服务供应商严格遵守法律。”

“包括中国(大陆)在内,大家都知道我们和台湾有这种特殊安排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秘密,”他说,新加坡不能遗忘曾协助新加坡建立武装部队的老朋友。

新加坡1965年独立,一直保持着与台湾当局所谓的“外交关系”,直到1990年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但早在1970年代就与逃台的国民党政权低调合作开展“星光计划”,让新加坡士兵到台湾受训。

香港海关在本月23日查获一艘从台湾高雄出发航向新加坡的货轮,上面载有9辆装甲车,由商业船运公司APL负责运载,事件引发猜测。

新加坡国防部随后在24日认领这一事件,并承认装甲车及配件“因为香港海关要进行例常检查”而被“延误”,但强调,以商船将军车运回新加坡是“依循往常做法”。

在回应最近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的摩擦时,维文说,即使是好朋友,在部分议题上,随着时间也将不可避免地会有意见分歧。但他强调两国之间有着长久互惠的关系。他重申新加坡没有改变支持一个中国的原则,“立场从未改变”。

维文说,“新加坡无论幸或不幸,我们非常透明坦率,我们据实以告,但并不意味我们改变立场或故意伤害别人”。

中国《环球时报》今天发表一篇题为《装甲车自投罗网,新加坡应当反省》的社论,文章称称,中国反对外界与台湾有任何军事合作与军贸往来……新加坡作为中国的邦交国,有必要在这方面谨慎行事。

《环球时报》社论还指责对此事作出强硬表态的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称“那位巡回大使此时公开秀强硬,简直是脑袋被驴踢了”。这位大使前一天就装甲车被扣表示,中国已经意识到新加坡政府不会被吓倒,所以现在试图恐吓新加坡人民,让新加坡人民向政府施压。

关于南海问题,维文表示,南海的和平稳定与航海自由会影响国际贸易,这继而影响新加坡的利益;而作为一个小国,新加坡赖以生存的就是国际法,这两大元素是新加坡南海观点的基础。

他说:“我们是通过一叠签了名的文件取得独立自主的。对我们而言,国际法、协定的不可侵犯性,以及拥有和平解决纠纷的管道,是我们之所以存在的关键要素。”

新防长黄永宏:将索回装甲车  会继续海外训练 

此外,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今天透露,负责运载被扣留香港的新加坡军队装甲车的商业船运公司,今天将与香港海关会见商讨扣留事件。在确定事件的细节后,新加坡武装部队会再进行索回装甲车的程序。

黄永宏对此事件解释说,考虑到成本效益,通过商业运输运载“不含弹药以及非敏感性”军备是相当普遍的做法,全球许多国家的军队都如此。

他也说,新加坡部队在海外进行军训时,一直以来都以商业运输运载一般军备,并未曾出现任何状况,此次军备遭扣留是首例。

从高处眺望香港八号货柜码头内被扣押的新加坡军方九辆装甲车
中国外交部前天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已针对香港海关查扣我国装甲运兵车一事,向新加坡提出交涉,并要求新加坡恪守一个中国原则。

黄永宏就此回应称,新加坡一直以来都支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他也说,新加坡军队在海外受训的地点都不是秘密,而海外军训是项双边协议。他说,会继续根据现有的协议,继续进行海外训练。

黄永宏也强调,在此次事件没有调查结果前,外界不应有任何毫无根据的猜测与评论。

新加坡陆军总长王赐吉少将今早也接受媒体采访,他指出武装部队在运输军备方面有严格的程序,例如在运载弹药或敏感设备时,武装部队会严格规定运输船的路线,也会限制船只可停靠的港口。但在运输一般军备时,运输公司可按需求决定是否在途中要在任何港口停靠。


香港海关扣查新加坡装甲车
且听中国军事专家房兵说法

[视频]


2016年11月29日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4“海峡两岸”栏目,播出关于香港扣查新加坡装甲车事件的访谈节目,主播是桑晨,访谈对象是中国军事专家房兵。房兵为国防大学军事教官、教授、军事学博士、大校军衔。



Tuesday, 29 November 2016

《环球时报》11月29日社评:装甲车自投罗网,新加坡应当反省

《环球时报》11月29日社评:

装甲车自投罗网,新加坡应当反省



"装甲车事件说到底是中新关系的一个插曲,希望这个插曲带来启迪,促进新视角的出现,而不是刺激更多误解和怨恨结成疙瘩。所有事情都有来龙去脉和原因背景,试图理解、把握它们,永远都是一种智慧。"

9辆新加坡装甲车在香港码头被扣的事件仍在舆论中发酵,这9辆装甲车何时能允许新加坡方面重新装船拉走尚不得而知,新加坡媒体上出现大量猜测,有些评论相当可笑。

这件事完全是新加坡方面的错。首先,新加坡的大型军械出现在台湾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就不应该。中国反对外界与台湾有任何军事合作和军贸往来,这一立场举世皆知。新加坡作为中国的邦交国,有必要在这方面谨慎行事。虽然过去一直有新加坡军队在台湾训练的“历史遗留问题”,但对这个问题进行控制,主动避免相关做法产生负面现实影响,显然是新加坡应有的姿态。

除此之外,新加坡的装甲车不仅装到了从台湾驶出的货船上,而且由于他们自己的阴差阳错,把装有这些装甲车的货柜卸到了香港码头上,直接激活了香港必须扣留、调查这批武器的法律。这仅仅是新加坡方面的一个偶然差错吗?这样的解释难以服人。

新加坡方面如此疏忽、马大哈,反映了它并未足够重视中国不欢迎其与台湾开展军事训练合作,没想尽量低调、再低调,也没有对有可能产生恶劣影响的情况做万无一失的防备。

如今新加坡官方没有就这次事件公开表达歉意,新加坡媒体还搞出一些荒诞的报道,说中国想借这次机会了解“新加坡先进装甲车”的军事机密,等等。那些新加坡媒体真可谓夜郎自大,因为美国买过几辆此类装甲车当“陪练”,它们就敝帚自珍把那些装甲车当成了“世界先进军事装备”。

28日的最新消息说,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考斯甘就装甲车被扣表示,中国已经意识到新加坡政府不会被吓倒,所以现在试图恐吓新加坡人民,让新加坡人民向政府施压。这位巡回大使说这番不靠谱的话,是不是想“吓倒”中国政府和人民呀?

无论于情于理于法,新加坡这次都负咎在身。它如果派两人来,随随便便就把被扣的装甲车带走了,那才是让人惊讶的。那完全不是事情应有的逻辑。新加坡作为“很善于扮演大外交角色的小国”,对此应该心中有数。

几辆“破装甲车”,扣留它们不仅生不了财,而且挺占地方。但是它们离开香港,又需要满足法律的条件,同时还要对公众解释得过去。现在新加坡在中国社会的形象太糟了,按照中国老百姓的意思,最好把那些“自投罗网”的装甲车“没收了”,送到钢铁厂去回炉。

所以解决这件事,必须认真走外交和法律程序。这当中新加坡政府应当有良好态度,媒体也应识趣。新方如果一口一个“快点、快点”,大概只会欲速不达。而那位巡回大使此时公开秀强硬,简直是脑袋被驴踢了。

我们倒是觉得,新加坡需要做些反思了。与李光耀时期的新加坡相比,它从平衡路线转向了剑走偏锋,定力被狂躁取代。9辆装甲车居然卸错地点,摆到了香港码头上,这很像是这个国家“找不着北”的一个象征。

装甲车事件说到底是中新关系的一个插曲,希望这个插曲带来启迪,促进新视角的出现,而不是刺激更多误解和怨恨结成疙瘩。所有事情都有来龙去脉和原因背景,试图理解、把握它们,永远都是一种智慧。


Monday, 28 November 2016

新加坡装甲车运入香港被扣留 引起疯狂猜测或演变外交风波

新加坡装甲车运入香港被扣留
引起疯狂猜测或演变外交风波

来源: 中国青年网 / 环球时报

(图片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图①:在香港葵涌货柜码头发现9辆装甲车。
中新网11月24日电 据香港电台报道,香港葵涌货柜码头发现9辆装甲车,海关正展开调查。 据了解,海关人员23日下午在码头检查货柜箱时,发现9辆装甲车,同一批货物中也有其他爆炸品,怀疑有人走私军火,于是将该批物品扣留调查。

据了解,该9辆装甲车在一艘由台湾开往新加坡,途经香港的货柜船上,抵达香港货柜码头时,原本不打算卸货作转运或出口,属于过境性质,但不知何故将货柜卸下,海关收到线报,调查时被发现。

图②:香港海关正在调查的装甲车的外貌。

消息指,海关正调查装甲车出口地,货主的身份和报关内容,以及这些军用物品的最终目的地。 

图③:香港海关调查九辆装甲车是否“走私军火”。
根据香港《进出口(战略物品)规例》,装甲车、坦克车等被列为战略物品,无论是进口、出口,抑或属过境物品,必须领有由香港贸易署署长所发出的许可证。任何人违反或没有遵从条件即属犯罪,可判处罚款50万港元及监禁2年。

图④为新加坡装备的TERREX装甲车资料图。从图②可以看出,正受香港海关扣留调查的九辆装甲车疑似TERREX装甲车。
图⑤为新加坡武装部队正在国内使用TERREX装甲车的另一张资料图。


新媒疯狂猜测装甲车被扣
臆测中方窥探尖端技术

【环球时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 辛斌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德】“中国军方可能趁机窥探新加坡的尖端军事技术”——随着“香港海关扣留新加坡AV-81运兵装甲车”事件进入第五天,新加坡方面的焦虑越来越明显,《联合早报》27日提出这样的“担心”。26日,一则真假莫辨的消息在媒体中传开:新成立的香港“传真社”引述海关消息人士的话称,香港海关此次查扣新加坡装甲车,是因为得到中国内地执法机构的举报。“中国此举想传达何种信息?”这引发媒体疯狂猜测。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27日报道,新加坡国防部26日晚发表声明称,负责此次运送任务的APL商船打开供检查的集装箱已被香港海关密封,9辆装甲车及装备已移至香港海关在内河码头的仓库,这是个安全、出入受控制的地方。新加坡武装部队人员已抵达香港,他们26日与APL航运公司代表会面以检视相关情况,确保装甲运兵车及其装备放置在安全地方。

《联合早报》:新加坡军事机密或因此泄露

新加坡官方的声明显然不能平息媒体的猜疑。《联合早报》27日称,香港媒体日前发布的照片显示,香港海关人员不但近距离拍照,更亲自入车内检查,这令人担心新加坡军事机密或因此泄露。该媒体臆测,香港政府很明显不想让这批装甲车尽快运回新加坡,这批装甲车“很有可能被解放军驻港人员以检查为理由,获取内部参数”。报道称,AV-81是新加坡自主研发的王牌装备,性能良好,得到美国海军陆战队青睐,今年3月才取得价值1亿多美元的合约,向美方提供13辆战车作测试用途。“以中国军方对美国尖端军事技术的高度兴趣,AV-81的技术细节肯定是解放军高层想要知道的。不少新加坡和台湾军方的军事通讯参数,也是中国极希望得到的情报资料。”文章还称,“如果中国军方接触过这批装甲车的内部,不但有可能损害新加坡的国防工业,亦会大大损害台湾、美国,甚至英国、澳大利亚等对新加坡军备的信任,这对新加坡的后果极为严重。”

“内地特工举报导致新加坡装甲车被扣”,香港“传真社”26日发文称,运载新加坡装甲车的货船抵港前,其实曾在中国厦门海天码头停靠,当时中国港口人员已发现船上载有军事车辆,香港海关在收到内地执法部门的线报后采取行动。该消息人士还称,“新加坡如果想拿回这批装备,需要联系中国外交部,此事已经被上报至北京,是否放行,香港当局已没有决定权。”《联合早报》27日称,香港海关23日扣押新加坡装甲车后曾称是在例行巡查时发现的,香港媒体新的爆料“引发外界揣测北京与这起事件的关联”。英国广播公司称,在香港《基本法》规定下,中国政府负责香港特区的国防与外交事务。不过目前各方声明均未提及北京是否参与处理此事。新加坡1965年独立后,直到1990年才与北京建交,但早在1970年代就与台北国民党政权低调合作开展“星光计划”,让新加坡士兵到台湾训练。

对于“传真社”的报道,香港《明报》27日引述香港军事评论员梁国梁的话表示,内地部门未必知道新加坡该批军备是否正式向港方申报,也不知货轮会否临时更改航线不停香港,如果内地方面有心指示香港执法,风险也很大。

香港《东方日报》:事件演变成外交风波

“装甲风云,华星角力,港成磨心”香港《东方日报》27日以此为题报道称,这次事件可能涉及复杂的外交角力。新加坡与台湾关系密切,新加坡发展经验又获大陆推崇,因此新加坡长期在两岸之间扮演桥梁角色。大陆对星台军事交流密切,虽然不高兴,但由于未将统一台湾放上议事日程,因此一直采取只眼开只眼闭的态度。时移势易,大陆国力崛起,而台湾蔡英文政府拒绝承认“九二共识”,新加坡又在南海争议中站在美日一边,于是北京过去能容忍的,现在恐怕已不能容忍。所以,装载星光部队军备的货轮以前可以在香港顺利通过,这次则被扣查。“新加坡方面低调处理,台湾则讳莫如深,相信必有把柄被抓住,好戏还在后头。”报道引用军事评论员马鼎盛的话称,事件已演变成外交风波,香港陷于两难局面,“接了一个烫手山芋”,但由于事件已曝光,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依法处理。

新加坡《海峡时报》26日认为,鉴于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年度会议将于下月初举行,这批装甲车将很快放行。新加坡隆道研究院研究员李气虹27日告诉《联合早报》,查扣事件发生在香港,而不是中国内地港口,显示中国政府欲保留“回旋和缓冲的余地”,可避免新中直接对冲,却也能让新加坡难堪。他认为,中国政府其实希望新中关系这个大局不被动摇,但还是要给新加坡一个警告,以表达不满。香格里拉论坛高级研究员钟伟伦说,目前不能排除船运公司出现行政疏忽的可能性,但“也可能是中国隐约向新加坡发出一些外交信号”。他认为,从近期菲律宾和马来西亚领导人先后访华来看,北京在处理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上愈发自信,加上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亚太政策尚不明朗,现在正是中国发挥区域影响力的绝佳时机。钟伟伦提醒,“新加坡接下来必须非常小心谨慎处理新中关系”。

香港海关扣押新加坡装甲车 中国有关部门尚未发表评论

香港海关扣押新加坡装甲车
中国有关部门尚未发表评论
原标题:从台湾运返 香港扣押新加坡军方装甲车

来源:BBC中文网
被扣押的新加坡装甲车被帆布包裹,停放码头内一块空地。
新加坡国防部证实一批用作海外训练用途的装甲车在香港被扣押。此前香港海关对BBC中文网称截获一艘货轮,上有12个集装箱怀疑载有受管制物品。


香港媒体星期四(11月24日)上午传出消息,一艘从台湾高雄开往新加坡的集装箱轮停靠香港葵涌货柜码头期间被查出载有装甲车,遭海关以涉嫌走私军火为由扣押。

新加坡国防部向BBC等媒体发送声明,承认装甲车及配件“因为香港海关要进行例常检查”而被“延误”。声明强调,以商船将军车运回新加坡是“依循往常做法”。

香港与台湾媒体怀疑这是新加坡军方“星光部队”在台湾训练后运返该国的军车。对此,新加坡与台湾国防部均未予置评。  

台湾国防部星期四接受BBC记者查询时说,有关装甲车“确定非中华民国军品,其他细节与内容,国防部不作评论”。  

新加坡1965年独立后,直到1990年以前才与北京中共政权建交,但早于1970年代就与台北国民党政权低调合作开展“星光计划”,让新加坡士兵到台湾受训。  


在香港《基本法》规定下,中国政府负责香港特区的国防与外交事务。然而,香港海关与新加坡国防部的声明均未提及北京有否参与处理此事。  

中国外交、国防、港澳事务与台湾事务部门目前也没有就这起事件发表评论。  

“怀疑无照”

新加坡国防部承认被香港扣押的是该国泰莱斯轮式装甲运兵车。
(“码头的辛酸”网站提供图片)
新加坡军车在港被扣的消息最先是在星期三(23日)晚间由Facebook专页“码头的辛酸”披露,该网页是由一群葵涌货柜码头工人于2013年罢工前建立,以分享工作见闻。  

独立通讯社传真社继而在星期四上午发布无人机航拍照片和视频,发现码头内有九辆盖上帆布的装甲车被独立停放在一处空地,周边有看来是故意堆放的集装箱围封。  

香港海关在发予BBC中文网的声明中称,海关人员星期三晚间例行搜查葵涌货柜码头内船只期间,在一艘从台湾入境的货轮上发现涉案集装箱,但并未说明箱内物品细节。  

声明说:“一般而言,如禁运货品途经香港而不移离进口运载的运输工具,则可获豁免领取进口或出口许可证。  

“不过,就若干战略物品如一些军需用品、核子物料及设施、与核子、化学或生物武器有关的器具及物品等,即使只属过境,仍须具备进口及出口许可证。就过境的此类战略物品,须具备有效的出口授权书或转运证明书。” 

新加坡国防部承认被扣的是该国泰莱斯轮式装甲运兵车(Terrex ICVs)及相关配件,并说:“新加坡当局正对香港海关提供相关援助,并预计这批装甲车将尽快送返新加坡。” 

但新加坡的声明并未回应有否取得香港许可准照的问题。 


土地面积比香港更小的新加坡一直有在台湾等境外地区进行军事训练。
关系微妙

自今年7月南海仲裁案宣判以来,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呈复杂状态。 

8月中旬 ,中国与东盟国家会议在内蒙古满洲里举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要求新加坡远离南海争议。 

到9月,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称,新加坡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不结盟运动峰会中,于制定大会最终文件期间“执意要求塞入”在南海仲裁案上支持菲律宾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公开指责《环球时报》捏造报道,引发他与《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之间长达一个月的笔战。

香港军事评论员黄东星期四向香港无线电视(TVB)评论扣查装甲车事件时说:“新加坡跟大陆关系不好的情况下,新加坡到台湾距离不远,是否需要停留香港是一个问题,而且是最先进的武器,这个做法不像是新加坡如此谨慎国家的作为。”

黄东接受香港电台采访时进一步指出,这次被扣装甲车数量多,要是并未向香港当局申报,装甲车被扣可能使其保密通讯系统外泄,对新加坡国防将构成严重打击。”

不过,新加坡同一时间透过批评香港媒体,向北京摆出友好态度。”

传真社 于7月发表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向中国中车青岛四方公司退回地铁列车修复裂纹问题的消息。新加坡基础设施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对当地媒体称:“我们摊上了一场交火(遭受池鱼之殃),香港有些派系试图找中国大陆麻烦。”

“我没有内幕消息去证明这是否真的,但那是有可能的。很不幸我们成为了人家的暗箭,受到株连。”

传真社其后发表声明称,对许文远的言论感到遗憾。


Sunday, 27 November 2016

新加坡装甲车香港被扣 隐藏着什么秘密?

新加坡装甲车香港被扣
隐藏着什么秘密?

《马来邮报在线》综合报导

香港海关人员日前扣押了9辆新加坡的装甲车,这些装甲车由一艘由台湾高雄开往新加坡、并途经香港的货柜船运送。(路透社、M中文网制图)

(北京26日讯)中新关系最近因为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而日趋紧张,在此敏感时刻,香港海关扣押了曾到台湾军事交流的新加坡军用装甲车。事件显示,新台之间仍秘密进行军事训练合作,势将引起中国方面不满,新加坡当局此刻可谓忧心忡忡。

9辆新加坡陆军“特雷克斯”(Terrex)AV-81装甲车,以及3货柜军需用品,在台湾由货船经香港运往新加坡途中,疑因未有申报而于本周三遭香港海关扣押。新加坡方面已证实这些装甲车属于他们。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5日)周五表示,外国人员与货物进出香港应遵循香港特区相关法律,又强调中国政府一贯坚决反对中国建交国与台湾地区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包括军事交流与合作。

新加坡国防部周四晚声明中曾指,香港海关只是对装甲车作例行检查,又指相信装甲车很快可运返新加坡。但9辆装甲车随后却被送往海关的屯门仓库,香港海关强调仍在调查,无意“放车”。

新加坡军方派员赴港跟进事件

新加坡国防部周五发表第二次声明,态度疑软化,先强调货柜内无任何弹药或敏感设备,又指受军方托运装甲车的APL公司在途经任何港口时,均有责任符合当地法例。声明又指,军方正派出一队人赴港跟进,并会检讨此次事件。同时强调新加坡军方多年来,一直以同样方式运送物资并申领相关许可证,但“从未发生遗失、盗窃及干预事件”。

对于中国想借香港当局扣押装甲车而窥探别国军事技术的揣测,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宋忠平指出,中国军方现在拥有的一些装甲车已很先进,对被扣押的新加坡装甲车不见得看得上眼,不构成“窃取”机密的问题。

但宋忠平认为,这次事件反而衍生出一个政治问题。他说,早年新加坡和台湾有“星光计划”,派遣士兵赴台受训,但后来新加坡宣布中止有关计划。但这次事件却显示,新台之间仍秘密地进行军事训练合作,这可能会引起中国方面不满。

环球网刊文揭露新台特殊军事关系

中共党媒环球网刊登题为〈一批装甲车被非法运进香港 隐藏着多大的秘密?〉的文章,揭露了新加坡和台湾这种特殊的军事关系。

文章表示,可以确定这批装甲车是新加坡技术动力公司和土耳其奥托卡公司共同生产的“特雷克斯”8 x 8轮式装甲车。虽然新加坡技术动力公司成立于1967年,也生产过多款矿业重型车辆,但它自身却不具备设计高性能装甲车的能力。因此新加坡方面在上世纪末便开始与爱尔兰“蒂莫内”高机动车辆公司接洽,共同研制“特雷克斯”。

2001年“特雷克斯”原型车在爱尔兰问世,然后在英国土地上完成了5000公里耐力试验。2006年“特雷克斯”正式投入量产。

文章称,既然“特雷克斯”是一款新加坡装甲车,那么它为什么会出现在由台湾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呢?首先,很可能是台湾方面对“特雷克斯”本身有所兴趣。

有人会问,台湾不是有自己的CM-32“云豹”轮式装甲车吗?实际上,“特雷克斯”和“云豹”算是“兄弟”,两款装甲车都是由爱尔兰蒂莫内所设计。最初新加坡曾一度要求在“特雷克斯”装备105毫米低膛压炮,后来这个设计最终在“云豹”上实现。不过,考虑到新加坡正在要求“蒂莫奈”设计“特雷克斯”2型,虽然“云豹”的可靠性比“特雷克斯”更差,但台湾方面更可能会直接要求私下研究最新型“特雷克斯”的。

文章认为,更有可能是“特雷克斯”从台湾出发,与“星光部队”有关。

星光计划:台湾军方代训新加坡军队

1976年,新加坡与台湾合作,开始执行由台湾军方代训新加坡军队的“星光计划”。实际上,从1965年新加坡独立之后,在美国的撮合下,台湾先后派遣海空军军官赴新加坡担任顾问。

但由于新加坡的国土面积比较狭小,无法有效开展训练和演习。因此在1975年,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与时任台湾行政院长的蒋经国签署了星光计划备忘录,利用台南环境与马来半岛类似的特点,由台湾方面为新加坡训练军队。这样一来,相当数量的新加坡步坦炮部队开始在台湾的湖口等地进行训练。

直到2001年,即便此时新加坡已经与中国正式建交11年,新加坡仍然依照新台协议将包括主战坦克等装备送往台湾。因而“云豹”装甲车研制项目台湾与爱尔兰最初的接洽背后也有新加坡军方的影子。

文章指出,由于星光计划对于中新关系乃至整个东南亚的和平稳定有所影响,因此在30年多年中,新加坡和台湾方面均对这一计划讳莫如深。

进入21世纪之后,台湾媒体开始揭露新加坡军方进入台湾的真相。例如新加坡军方屡次以全装全员旅级规模,参与台湾方面举行的“顶峰/正午”实兵对抗演习。台湾媒体和民众发现大批无法熟练使用汉语、且留有胡须,肤色酷似马来人的军人混在“顶峰”参演部队中,很快明白这些人实际上来自新加坡。

2007年5月11日一架参与汉光演习的台湾F-5E战机坠入新竹湖口的军营,当场砸死了在此基地秘密驻训的两名新加坡士兵,同时还导致9名新加坡军人受伤。

2012年,因为时任台湾国防部长的高华柱秘密访问新加坡的消息被曝露,新加坡方面迫于压力,派出星光部队指挥官向台湾方面进行抗议,随后新加坡宣布中断两方军事交流管道、暂停合作项目。

新台在军事装备领域更密切合作?

文章表示,但从这次“特雷克斯”从台湾出发,运回新加坡来看,台湾与新加坡的军事交流和合作很可能在秘密中继续进行。考虑到以往星光部队主要依靠借用台湾军方装备进行训练和演习的情况来看,“特雷克斯”出现在台湾,是否说明新加坡与台湾在装备领域的合作有更为密切的倾向呢?

Saturday, 26 November 2016

特朗普未必完全放弃TPP

特朗普未必完全放弃TPP

作者 / 来源:刘志勤 / 环球网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

最近国际国内舆论界对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将在上任第一天宣布美国退出TPP,引起世界各国关注。中国有句老话:出水才看得到两腿泥。意思是说,没有见到真相之前,一切都是不真实的。由此可见,不到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TPP这个时刻,一切都在不确定之中。

没有人在思考,特朗普完全可能有另外一种选择:即采用改良过的TPP,來取代原来的TPP。这种改变完全符合特朗普的特质,也有可能成为特朗普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头把火。

自从2009年以来,世界经济发展没有出现人们期待的见底回升的迹象,来自各国的经济数据表现不佳,给人们的情绪带来负面影响。仔细分折各国为应对危机出台的,各类政策,基本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美欧为主的发达经济体,采取了“被动增长”政策;而另外一类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坚持倡导的“主动增长”政策。在过去的七年中,这两大政策效应已经得到充分的展示,结果截然不同。

欧美国家采取“被动增长”政策导致国内矛盾激化

“被动增长”政策的特点是在围绕财税领域做文章,胆小怕事,谨小慎微,企图在紧缩财政支出方面和利率杠杆等工具方面刺激出现增长奇迹,但是事实证明这些传统的手段对付这次危机不灵了。

所以出现了欧洲不少国家,财政支出越“紧”,整体经济增长越“缩”的奇怪现象。欧洲国家不少陷入“紧缩”怪圈。政府压力空前,民众情绪不安。笔者近期到欧洲的几个国家了解到当地的经济金融界及企业家们对前景的不确定充满忧虑,有的甚至超过美国人自己。

在应对危机问题上,欧洲国家普遍存在“等,靠,要”的习惯,就是“等”美国出台新的利好政策,“靠”美国的技术创新,“要”美国的购买力提升。当美国自顾不暇时,欧洲则变得一愁莫展,束手无策。因为欧洲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经济发展完全依赖美国的荣衰,其依赖程度超出人们的想象。由于欧美采取“被动增长”政策过于消极,不仅未能减轻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相反还加剧了国内矛盾的激化演变。美欧目前面临的不再单纯是经济发展问题,而且扩展到广泛的社会和民生矛盾,而后者似乎更难以解决。这成为欧洲更加焦虑的主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是关闭市场,坚持保护性增长,还是鼓励开放性增长,将决定美欧能否成功摆脱眼前困境的关键。

中国带动新兴国家采取“主动增长”的积极政策

相比之下,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依然可圈可点。它们坚持开放,坚持包容,坚持创新,坚持一条“主动增长”的积极政策,化被动为主动,变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成功减轻了由于发达国家产生的经济危机所传导的负能量。中国在发展经济中有一种特别的精神力量:越是困难越有干劲。“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获得世界上普遍的认同,认为这是挽救世界经济持续下滑的唯一有效的措施。它所提倡的包容,互联互通的发展理念被证明是真正为世界谋繁荣,为民众谋福利的济世之策。当中国的政策如此成功并充满活力的时候,美国是否会彻底放弃TPP,的确值得期待。

其实TPP的本质具有排它性,特别是把中国排除在外,使TPP成为具有“阴谋”特质,势必导致新型的“贸易冷战”。这对世界贸易的公平与稳定伤害极大。所以,要么“改造”TPP,要么放弃,特朗普还是有时间进行选择的。

特朗普跟奥巴马一样:一定会阻止中国的快速增长

中国在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同时,应该做好另一手准备:特朗普有可能在进行市场“反应堆测试”,他需要时间和专家企业家们的共识才能做出最后抉择。一位美国企业界人士对笔者说:能否把美国企业引回美国本土,是企业老板说了算,美国总统无权干涉。除非美国总统给老板支付高额费用,否则企业还是会选择留在成本低、政治环境稳定的地方生存。这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基本准则。

如何实现“美国优先”的政策,最终还是“资本”和“成本”这两个亲兄弟说了算。现在不少人把TPP和RCEP说成“世界领䄂”之争,未免有点小看中国了。因为中国只是一个在世界经济迷路时,当一个好的“导航”而己。正如习主席在杭州G20峰会上所说,要做改革的“弄潮儿”。中国的志向不是当世界经济的“引领者”,正如不少专家所说:中国尚且年轻,实力不足以担当此项大任。中国只做自己能承担而且乐意承担的角色:“助推器”,至于主动力还是让那些有志于此又具实力者去承担为好。

在应对“美国优先”的政策时,不仿采取“中国为中”的对策,即以我为主,以已为中,推动幅条式发展效应,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均可受益获利,真正享受互助经济增长的效果。

其实,无论是奥巴马的TPP还是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其核心都是保证美国的发展优势和领先地位,不同的是一个是用“右手”打中国,另一个则是用“左手”扯中国。本质一个样。即使特朗普放弃TPP,他也一定会用其它方式阻止中国的快速增长。两者不同的是奥巴马拉了一伙人要和中国打群架,以多欺少,不讲国际道德。而特朗普则倾向和中国一对一单挑,颇讲江湖规则。但是无论哪种方式,中国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美国人开始怀疑自己的民主了?

美国人开始怀疑自己的民主了?

作者 / 来源:吴幼珉 / 环球时报

美国加州奥克兰,有人在街头焚烧垃圾抗议特朗普当选

2016年美国大选結束已经6天,美国抗议者的游行示威活动也随之进入第6天。在美国东西海岸的诸多大城市,希拉里的支持者或是特朗普的反对者纷纷走上街头,批评特朗普是“性别歧视者和种族歧视者”,呼吁抵制特朗普当选总统。这些抗议示威大体是平和正常的,但在有些城市,抗议已经演变成暴力骚乱。

在网络上,有人在美国知名请愿网站“改变”(change.org) 发起联署,要求“选举人团”在12 月19 日投票时,顺应“一人一票”的大多数民意,投票给希拉里,使希拉里当选为总统。媒体称,在希拉里领先的加利福尼亚州还有大量票数没有清点完成,如果全部清点完,希拉里会超过特朗普100多万张选票。因此,目前已有400多万人在线上签名请愿,且人数持续增加中。与此同时,那些在选举前就近乎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的美国主流媒体也在刊登文章,讨论在希拉里普选票数超过特朗普时,美国是否应该改变“选举人投票”及“赢者通吃”的制度,体现“一人一票”的大多数人的意愿。

事实上,尽管特朗普已经与奥巴马商讨交接,希拉里也已经承认败选,但大选仍存在理论上的“翻盘”可能。因为按照美国的选举制度,12月19日,各州选举人将投票选举总统和副总统。通常选举人都要宣誓保证将票投给所属党派推出的候选人,但极少数情况下,会有选举人因为个人感情等原因没有这样做,成为失信选举人。

按道理说,既然热火朝天地搞民主选举,就得遵守民主的“规矩”。美国总统大选采取选举人团制度,这种制度的初衷就是为了防止“多数人的暴政”,防止“一人一票”导致民粹主义的出现。按照这一规则,不管最后希拉里比特朗普多出多少选民票数,谁获得超过270票的选举人票即胜选。另一方面,由于各州早已纷纷立法,规定选举人必须按照本州的多数票进行投票,鼓动选举人违反“赢者通吃”的既定规则,同样不合“规矩”。不论是上街抗议还是网站请愿,显然都是缺乏“愿赌服输”的契约精神,这无异于在打美国民主的脸。

这么多人对当前制度产生怀疑,最大的可能就是美国的民主出现了问题。从美国政治制度的设计而言,希望精英能够代表普通民众的利益,以自己的智慧和知识,让国家走得更好,走得更远。防止普通民众的盲动、短视和不理性。但是,民主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在过去40多年的全球化过程中,美国政商精英忽略了国内的财富均衡分配;自2000年以来,美国为维持经济增长,长年处于低息环境,加深了精英与普通民众之间的贫富分裂。美国的资本与劳动力间、地区间、族群间的差异不断恶化,权力差异也在扩大,形成了尖锐的社会矛盾,民众对精英阶层失去信心。精英阶层与普通民众的脱离,导致民众不再相信精英。在大选中,特朗普能意外获得胜选是源于这个原因,后续希拉里的部分支持者对结果的不接受,也表现出对美国当前民主制度的不信任和怀疑。

此外,在竞选期间,两名候选人都曾经极力詆毁对方,双方的人格或政治诚信缺陷在较大程度上暴露在公众面前,也严重地削弱了美国社会的凝聚力,民众对政治人物的信任也下降到最低点。

民主的原则是按多数人的意愿来管理社会,但是如何才能代表多数人的意愿,如何才能让民意导向正轨,都不是“一人一票”那么简单。长时间以来美国被当做世界民主的范本,然而反特朗普抗议和骚乱反映的社会撕裂既不符合美国利益,也对美式民主和美国这个标榜成熟民主社会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是这场选举留下的又一种尴尬。

民主的目的应该是让社会更进步、更稳定、更和谐、更有效地管理。它是一部精密的机器,它的运行要符合本国的历史、文化、国情,在这些方面各国都不尽相同,因此没有一种民主形式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模板。连美国人都开始对自己的民主产生怀疑,如果美国政界和媒体精英还要对各国立足本国实际的民主探索说三道四,不知是否会有一些羞愧,至少也应该觉得底气不足吧。

(作者是中国香港资深评论员)

通告 Notification (New!!)

“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论坛

人民之友走过了15个年头的风雨路程。我们于2011年9月9日举行10周年纪念时,发表了一篇《人民之友10年风雨路程(2001-2011)》的总结性文章。在经历了另一个5年的工作实践之后,工委会在今年(2016年)再作另一次总结,在今年9月陆续以中文、英文和马来文发表了一篇题为《在过去5年的实践中,提高了4点政治认识》的人民之友(2011—2016)工作总结,作为人民之友举行15周年纪念的一份献礼,接受我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的检阅和批评。

此外,我们也将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详情如下:

日期: 2016年9月25日(星期天)
时间: 下午2点
地点: 柔佛新山晶冠酒店(Crystal Crown Hotel)
受邀主讲人: 林德宜博士、邹宇晖、阿鲁哲文、蔡添强


“Differentiate between enemy and ally, bury UMNO hegemony” forum

Sahabat Rakyat has been through 15 years of wind and rain. On 9 September 2011, we released a work report entitled “Ten storming years of Sahabat Rakyat (2001-2011)” in commemoration of the 10th anniversary of Sahabat Rakyat. After going through another 5 years of practice, in September this year, our working committee released another work report entitled “Deepening 4 points of political understandings through the practice over the past 5 years” in Chinese, English and Malay languages consecutively. This also serves as a gift from Sahabat Rakyat in conjunction with its 15th anniversary. We welcome the inspection and criticism from the democratic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 and democrats in our country.

Apart from that, we will be holding a forum entitled “Differentiate between enemy and ally, bury UMNO hegemony” in Johore Bahru. Details as below:

Date: 25 September 2016 (Sunday)
Time: 2pm
Venue: Crystal Crown Hotel, JB
Invited speakers: Chow Yu Hui, S. Arutchelvan, Dr. Lim Teck Ghee, Chua Tian Chang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