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Tuesday, 17 January 2017

特朗普现象与全球化

特朗普现象与全球化

作者/来源:丁原洪 /《经济导刊》 2017年01期

(插图和作者简介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特朗普现象”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它是当今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时代,美国国内社会严重分裂的突出表现。全球化进程遇到一些问题是自然的,任何事务发展到一定程度都会出现变化,“物极必反”。对特朗普就职后美国的政策调整,要冷静、客观地加以研判。

[作者简介]

丁原洪,中国外交部资深外交家。1931年11月生,中国山东日照东港区涛雒镇人。1949年考入燕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1952年底提前毕业,调外交部工作。20世纪50年代在罗马尼亚工作。其后在外交部苏联东欧司主管罗马尼亚事务。60年代,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团顾问、团员,参加了中苏边界谈判。70年代,作为外交部美国处处长,参与了从打开中美关系大门到中美两国正式建交的全过程。80年代,先后任外交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主任。1987年任驻联合国、瑞士、比利时大使,兼任驻欧盟代表团团长。1997年7月奉调回国,被任命为外交部大使,负责亚欧会议。

丁氏虽已退休,甚至已是耄耋老人,却依然在网络和报刊上,以他丰富学识和独到见解论述国际形势或分析外交政策,深受国内外读者欢迎。

.............................................................

继英国公投之后,特朗普以一名“局外人”身份赢得大选,出任美国总统,大出世人预料,全球震惊,众说纷纭。

正确审视“特朗普现象”

美国大选和英国公投两者性质虽然有别,但有一个共同之处,在不同程度上都折射出美英这两个主要资本主义大国存在的社会严重分裂现象,即广大普通民众与精英的尖锐对立。广大普通民众对现行体制、社会现实极度地不满,对极力维护现行体制的精英阶层内心充满愤怒。按照美国历史学家乔治•纳什的说法,大选已使“双方之间关系达到意识形态上的‘内战’状态”。

形成这种状态的原因在于,两者由于在社会上所处经济地位不同,本就有着不平等的遭遇,而美国政府近年来一直推动的、以新自由主义为核心思想的“全球化”,更使他们之间的“不平等”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据美联储公布的数据,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43%的美国财富,最顶峰的0.1%的人拥有美国财富的22%,与占美国90%的中下层民众财富总和相当。

对于如此悬殊的贫富差距,两位美国知名人士有如下的描述: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指出,金融危机后,“美国已经分裂为两个:一个是超级富人的美国,他们在经济复苏中赚到了高额的奖金;另一个是大量中产阶级、中小企业主的美国,他们仍在艰难地挣扎”。

美国斯坦福大学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上个世纪90年代撰写《历史终结论》一文而出名)指出:“在两代人的时间里,精英阶层和普通民众形成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社会等级如今重新成为美国政治的中心”,“美国民主、共和两大政党都没能善待衰落的群体,成了美国制度的代表性问题”。

几年前,美国曾发生反映基层民众对现实不满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被当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予以取缔。这次美国大选,包括一部分中产阶级在内的更为广泛的普通民众,通过支持被精英阶层嗤之以鼻的商人特朗普竞选并将其送入白宫,使精英们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成为活生生的现实,发泄心中多年的积怨。

“特朗普现象”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不是什么民族主义与全球主义之争,也不是什么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较量。确切地说,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它是当今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时代,美国国内阶级矛盾尖锐化的突出表现。

正确认识当今的“全球化”

“全球化”现象由来已久,只是在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涵。当今的全球化是垄断资本主义制度在世界占据主导地位的全球化。它从一开始,在不同层面都是不平等的。它有利于富人,不利于穷人;有利于大的跨国公司,不利于中小企业;有利于发达国家,不利于发展中国家;有利于经济实力最强的美国,而不利于经济实力相对较弱的其他发达国家。全球化把这种资本主义制度固有的“不平等”扩展到了全球。其结果是,这些年来世界上所有国家无一例外地出现贫富差距拉大的现象。全球基尼系数突破了极限,已超过了0.7。

当今的全球化对所有国家来说,都是利弊兼有的双刃剑,只是利弊程度不同而已。既使推动全球化最为积极、获得利益最多的美国,也遇到了它始料未及的恶果:即随着众多企业为追逐最大利润转移到国外从而导致国内实体经济萎缩,经济增长乏力,失业人口居高不下。这是引发美国社会利益分配不公而造成如今严重分裂的重要原因之一。现实再次验证了丘吉尔的一句名言:“资本主义之恶在于幸福之不均”。

如今的“全球化”不是什么圭皋,必须有所改变,甚至英美领导人也不得不认同这一点。奥巴马在2016年11月16日发表告别欧洲的演讲中指出:“当前全球化进程存在问题,引发不公正感。不少选民觉得被快速推进的全球化进程抛在身后,产生沮丧和愤怒”,“世界通向全球化的道路必须纠正……。现实给人们的教训之一是,不同国家面临相同的挑战,那就是必须着手应对社会不平等”。同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伦敦金融城发表讲话时指出,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当选,“在一年内改变了世界”,“政府必须关注人民对全球化给就业和社会带来影响的担忧”,“英国拥护自由贸易,但同时应当管理全球化力量,以便它为所有人服务”。她还特别强调,英国决不能“思想僵化,拒绝变革,故步自封”,而要“适应当前时代,思维要与时俱进,抓住机遇”。

任何形式的一体化(无论是地区一体化还是全球一体化),本身就存在着各成员国既可享有将本国资源配置的范围扩大到国外之利,同时又必然会有自身主权运作受到一定制约之弊。正如基辛格日前对日本记者指出的,国家关系只能建立在符合双方利益的基础上。多边协议同样也只能建立在符合有关各方利益的基础上。欧盟是当今一体化程度最高的主权国家联合体,可是它却面临“生存危机”,恢复民族国家的呼声日甚,根由在于一些国家感到自身主权受损过多,得不偿失。

时下,有人把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欧洲反一体化、反移民政党的崛起,统统斥之为“民粹主义”、“反自由贸易”、“逆全球化”,等等,这是不妥当的,是对客观现实的误读。其实,欧洲一体化,全球化进程遇到这些问题是必然的。任何事务发展到一定程度都会出现变化,“物极必反”。

正确研判执政后的特朗普

大选期间,美国精英层对特朗普的“丑化”、“妖魔化”,以及他们固有的“理性思维”,使得他们难以准确判断特朗普的大政方针。因此,对于来自美国的各种信息,定要冷静、客观地加以研判,以避免重犯误判美国大选的教训。

美国今后政策走向应关注的问题

在研判美国今后内外政策走向时,应关注以下几点:

  一、美国迄今仍是世界上综合实力最强的唯一超级大国,这是它维系其在世界上“领导”地位的物质基础。只要这一基础未变,任何一届美国政府都会坚持以维系美国在世界领导地位为核心内涵的全球战略,并据此制定内外政策,包括特朗普在内,任何领导人概莫能外。正如基辛格日前指出的,在今日的美国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孤立主义”,这种观念只是“在一些不懂外交政策的人们中间流传的浪漫幻想而已”。

  二、美国是一个垄断资本主义国家,无论谁出任美国总统都要服从和服务于国家利益,或更准确地说华尔街的利益。特朗普也会如是。如今美国社会的分裂是垄断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作为总统特朗普也无法加以解决,为暂时缓解一下民众的愤怒,最多只能做一些弥补而已。

  三、尽管共和党一些大佬(同样属于精英阶层)看不上特朗普,但特朗普依旧是共和党推举出的人选赢得了大选,而且使共和党在美国政治中占据百年来少见的一党控制行政、立法、司法三大权力中心的有利局面。特朗普的施政方针必然会体现共和党一贯保守立场,否则寸步难行。

  特朗普似想仿效里根。“让美国重新伟大”、“以实力求和平”等竞选口号,都是当年里根竞选时提出的。但是两人所处环境不同,里根处在美国国势上升时期,因推行新自由主义而获得好评,而特朗普则处在美国国势下降时期,面对因过度推行新自由主义而造成经济停滞、社会分裂的乱局。特朗普很难再享里根总统昔日的荣光。

  四、美国政治体制是民主、共和两党交替执政,两党在对外政策上无实质差异,分歧主要在内政。但历来新政府上台都会采取“反前届政府之道而行之”的做法。因此,不能以奥巴马执政8年的所作所为判断特朗普施政的准绳,更不应仅根据其竞选总统时的言论来预判其政策,还从未有总统会全按其竞选言论行事的。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将采取的政策调整

从目前信息判断,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在美国全球战略不变的前提下,将会有所调整:

  一、为集中精力解决国内乱局,将采取“先国内后国外”,“先经济后地缘政治”的安排。

  二、本着“美国利益第一”原则解决“全球化”带来的负面效应。与此同时,对推进全球化以及由此伴生的所谓“全球治理”,多边谈判和多边协议的“积极性”会明显减退。宣布施政百日计划的首日即废除已签署但尚未获国会批准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就是明证。

  三、即使不会放弃“对外干涉主义”,但面对手伸得过长、顾此失彼、国内财力紧张、民众厌倦情绪高涨的困境,可能适当放缓推进,减少干预。

  四、在不放弃已构筑的军事同盟国的前提下,由于财力困难,将改变对所有盟国的安全大包大揽的做法,要求盟国承担更多责任。对于一些盟国利用与美同盟“夹带私货”(例如,欧洲一些国家要求美国在并不涉及其核心利益、又非北约成员国的乌克兰问题上出钱出力;日本借助日美同盟之名将其拖入它与中国争夺的钓鱼岛主权的漩涡,以及在“日美安保条约”的掩盖下进行扩充军备,向外扩张势力等),美国对此类事宜将会更加审慎。

  上述判断是否准确,有待特朗普上台施政后的实践来证明。但特朗普调整政策首当其冲的不是中国,而是其欧洲和日本等盟国。当前,我们完全可以静观其变。“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Thursday, 12 January 2017

解决装甲车被扣查事件 新加坡完全搞错了方向

解决装甲车被扣查事件
新加坡完全搞错了方向

来源:中评社 / 海外网

(插图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只要“星光计划”存在,只要“星光部队”继续赴台湾训练,所谓“坚守一中政策”,就是一句空话、谎话。
(图源:新加坡挑衅中国的把戏

新加坡装甲车遭香港海关扣留已一个半月,迄今未有解决迹象。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最近亲自出马,致函香港特首梁振英,要求尽速归还。李显龙的施压是不会有什么效果的,因为新加坡搞错了解决问题的方向。

其一,事件并非普通的“军火被扣案”,事发香港、涉及外交、牵扯两岸,只有北京才能解决;其二,新方试图引用国际法、提所谓“主权豁免”原则,不可能达到目的;中方认为,国际法必须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不能在不同的时候采取不同的适用态度。

中国外交部昨天对新加坡提两点要求,第一,恪守一个中国原则;第二,严格遵守香港有关法律法规。中国并敦促“有关方面谨言慎行,以利于这一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中国政府一贯坚决反对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与台湾地区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包括军事交流与合作。

中国外交部已说得很明白了,新加坡不会不懂。事件发生后,新加坡政府曾说了很多遍“坚守一中政策”,但只要“星光计划”存在,只要“星光部队”继续赴台湾训练,所谓“坚守一中政策”,就是一句空话、谎话

香港为什么还不归还?新加坡政府更应该问自己。新加坡若非把问题想简单了,就是明知解决问题的答案,但不愿处理。果真如此,则装甲车被扣事件将会拖下去,直到装甲车生锈、报废。(文源:中评社)

Tuesday, 10 January 2017

两被告要求更换审理法官 比尔卡勇枪杀案展延审讯

两被告要求更换审理法官
比尔卡勇枪杀案展延审讯

法官指示:4名被告继续关押在美里监狱

来源:综合《诗华日报》《联合日报》报道

比尔卡勇命案原定于今日(9日)最后过堂并随即审讯,由于两名被告要求更换审理法官,此案有待砂沙首席大法官确定新的审理法官之后择日审讯。上图为4名被告[左3身穿西装外套而面戴口罩墨镜者为主谋嫌犯李志坚,左2的嫌犯为李志坚(Lee Chee Kiang)的私人助理陈伟忠(Chin Wui Chung),右3和右4身穿长袖衬衫者为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和李昌隆(Lie Chang Loon)]在警方人员押送下离开美里法庭大厦、准备步上押送嫌犯的专用卡车之影。
(图源:砂拉越《联合日报》)

[ 美里9日讯 ]  公正党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助理比尔加勇枪杀案,4名被告今日过堂,首、次名被告代表律师本月3日致函砂、沙首席大法官要求更换审理法官,高庭同意展延审讯,直至首席大法官确定新的审理法官后择日审讯。

首名被告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与次名被告李昌隆(译音Lie Chang Loon)的辩护律师兰比与李晋安已经在本月3日致函砂拉越、沙巴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Tan Sri Richard Malanjum)要求更换审案法官,目前是美里高等法庭法官阿尔威阿都瓦哈博士(Dr Alwi Abdul Wahab)审理此案件。

比尔加勇家属、亲友与达雅协会成员拉横幅坚决为死者讨回公道(图源:砂拉越《诗华日报》)

法官此前审理“同发土地纠纷案”

基于高庭法官阿尔威阿都瓦哈博士是此前负责审理李志坚所属的同发种植公司土地纠纷案的法官,辩护律师为了避免此枪杀案在审理过程出现不利于被告的偏见,因此提出要求更换审理法官。

高庭法官阿尔威阿都瓦哈今日在庭上同意辩方律师所提出的要求,案件审讯因此展延。阿尔威阿都瓦哈没有定下新的过堂和审讯日期,此案唯有等到砂沙首席大法官确定新的审理法官之后,才由新的法官择日再行过堂和审讯。

除了45岁的主嫌李志坚,另外三名被告,即29岁的莫哈末费德里(枪杀案枪手)、37岁的李昌隆与50岁的陈伟忠(Chin Wui Chung)今日一起被带上美里高庭过堂。

比尔加勇家属与一名律师(右2)及民主行动党砂州秘书林思健(右1)交流。林氏也是在砂州的执业律师,多年来都关注砂州原住民的遭遇并仗义执言。(图源:砂拉越《诗华日报》)

4名被告继续关押在美里监狱

身为规模巨大的种植公司老板的李志坚被控与李昌隆、陈伟忠,及另外一名尚在潜逃的同党共同雇用莫哈末费德里杀害比尔加勇,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109条文(教唆/串谋),并在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下同读。一旦罪名成立,被告可被判处死刑。

枪杀案件是在去年6月21日早上8时20分左右,在柏迈再也Emart购物中心旁红绿灯前路段发生。

首名被告莫哈末费德里被控在案发日期、时间、地点,枪杀比尔加勇,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302条文。一旦罪成,将面对死刑判决。

次名被告李昌隆和第三被告陈伟忠,被控在上述同一日期、时间、地点与李志坚及另一名正在潜逃的男子,与首名被告串谋杀害比尔加勇,而抵触刑事法典第109条文,并在第302条文谋杀罪名下同读。两人一旦罪名成立,在此条文下唯一的判刑亦是死刑。

法官指示将4名被告继续关押在美里监狱,直到接下来的上庭审讯日期。

阶级分析理论 可否 解释这次美国大选? ——却听中国6名专家学者怎么说

阶级分析理论 可否
解释这次美国大选?

——却听中国6名专家学者怎么说

作者 / 来源:6名专栏作家 / 观察者网 (中国)


[<观察者网>原注] 去年12月30日,中国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与观察者网共同举办了《特朗普的美国vs崛起的中国》研讨会。范勇鹏研究员在主题演讲中提到,从2016年美国大选的辩论议题和选民两极分化来看,美国似乎出现了“阶级政治的回归”,阶级问题重新冒了出来。这一话题立即引起了专家们的激烈讨论,那么“阶级”这一概念能否准确地概括社会分野?阶级分析理论能否适用于美国大选?使用阶级分析法又该如何把握好“度”?观察者网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成文,为读者们奉上专家们对这些问题的深刻解读。文字已经过各位专家校正与完善。

6名专家范勇鹏、房宁、寒竹、文扬、王文、李波的论述分录如下——



从阶级视角看美国大选 —— 一场无望的挣扎

在历次美国大选中,真正的“高政治”议题(指涉及利益分配的政治议题,诸如税收、政府支出、转移支付等,涉及的利益越核心,政治性越高)总是被一带而过,一些“低政治”议题(如枪支、堕胎和同性恋等)反而成为关注的焦点。

然而,在2016年大选中,移民和全球化意外地成了辩论的中心,二者都非常具体地指向了美国工人的就业和经济利益问题,涉及最核心的利益关切,属于“高政治”议题。

因而,可以说这次大选出现了“政治的回归”。因为受到移民与全球化消极影响的主要是美国社会中下层人群,所以这种“政治的回归”又可更具体化为“阶级政治的回归”。在“政治正确”话语掩盖阶级政治几十年后,阶级问题终于又一次冒了出来。

世人总以为美国是无阶级社会,中产阶级发达,是橄榄形社会结构。美国在南北战争之前,的确存在着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即拥有土地或小产业的白人业主。所以在那个时期,马克思讲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对立的情况尚不明显。

随着美国在19世纪末进入垄断资本主义时期,这个群体迅速缩小,惨遭资本的剥削,成为不折不扣的雇佣劳动者,无疑属于无产阶级。但是,美国社会科学用一个“新中产阶级”概念,偷换了拥有生产资料的“老中产阶级”概念,造成了概念和现实之间的混乱。

20世纪,在去阶级化的中产社会假象下,美国工人阶级成了温水中的青蛙。虽然70年代以来长达30多年收入增长停滞,他们却迟迟未能觉醒。直到全球化造成的恶果已经覆水难收,才开始表达不满。他们在2008年、2012年投票给奥巴马,期望能改变局面,但结果却是失望。

于是2016年他们愤怒地把票投给特朗普。可是,在制度不发生革命性改变的情况下,他们注定还是会失望。两党都试过了,还能依赖谁?

我们也可以判定特朗普宣称的那些保障白人工人阶级利益的政策也不可能实现。就拿就业岗位回流和贸易战这两个政策来说吧。

资本逐利的本性决定了跨国公司不可能为保障国内就业岗位而蒙受损失,它们要么会以岗位为筹码向联邦政府索取更多的补贴,要么会加快应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使传统工人从“相对剩余人口”加速沦为“绝对剩余人口”,从而丧失与资本博弈的任何机会。

如果搞贸易战或保护主义,则会陡然提高国内生活成本,导致中等阶层的激烈反弹,这显然不符合“温水煮青蛙”的长期策略。

如今,美国工人阶层意识到了自己不可挽回的没落,绝望地抓住普选制这根救命稻草。但是,美国是个被资本俘获的国家,同时产业工人阶级也已经处于没落阶段,阶级政治的回归只能是一场无望的挣扎。



阶级分析法可以用,但要讲究与时俱进

用“阶级”分析这次美国大选,意思可以理解,阶级分析法也可以用,但是直接用这个概念是不行的。

我在研究美国2012年大选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阶级”这个概念,是一个传统的区分社会身份的标准,可以称之为社会断层线。但阶级是一个单一概念,即以与生产资料的关系划分人们的社会身份,比如资产者与无产者。

然而,随着现代社会关系日益复杂化、社会结构发生巨变,决定与区别人们社会身份乃至政治立场的不再是过去那种单一因素。

现代社会里,人们的社会身份具有复合性特征,社会群体是由多种因素共同区别与划分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现代社会群体基本上都是复合主体。从美国大选中人们的立场和态度可以辨识出,决定或影响美国人社会身份和政治立场的至少有六个比较重要的因素,如种族、性别、地区、宗教、受教程度和年龄等。

以“年龄”因素为例,18、19世纪欧洲工业化时代是“阶级”盛行的年代,那时还没有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所以人们的利益更多是和职业以及有无资产联系在一起的。而现代社会拥有了完备的社会福利和保障体系,人们的利益很大程度上受到社会福利和保障体系的影响,相应地年龄等因素就凸显出来了,代际利益差别十分明显。这也是对现代社会群体结构的一个政治经济学的解释。那个韩寒不是说中国有两大“阶级”:房东、房奴吗?代际差异造成群体的诉求和认知大不相同。

我们在亚洲国家政治发展比较研究中认识到,各国社会分层因素并不一样,而且处于变化之中。比如,在美国,我们能识别出六个会影响人的政治立场和态度的因素,但这六个因素的组合与权重每次都不太一样。

2016年大选,美国有人讲这是“红脖子造反”,是白人种族主义复归。可见无论如何种族是美国社会分层权重最大的因素,但是在别的国家就不一样了。比如在菲律宾最重要的因素是“家族”,在中国,可能有人会说是“圈子”。

分析美国大选,我们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不能忘了“老祖宗”,阶级分析方法还是能给我们很多启发,但我们要从新的社会现实情况出发,阶级分析法也要与时俱进。

有人说特朗普赢得大选,代表“99%草根打败了1%华尔街大富豪”。但大家没有很好地分析,特朗普是1%还是99%?实际上他是属于99%的。因为经济全球化、金融化,华尔街的金融巨头才是美国最强势的利益集团,甚至损害了传统的工商集团的利益,所以才会出现占领华尔街运动。

那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阶级对立。如果是那样就不是占领华尔街,而是要占领华盛顿了。至少也不是1%对99%,怎么也是20%对80%,或30%对70%。

特朗普在大选时,成功地将希拉里塑造成华尔街的代言人,要打倒她,他就是利用了1%和99%的对立。所以我们还是得回到现实中,回到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中,实事求是地去分析,然后得出结论。



“阶级”可以谈,但还是用“精英—大众”比较准确

阶级分析还是需要,但是在分析美国大选的时候,却很难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阶级”是与生产资料所有权直接相关的概念。工人阶级在美国政治圈,应该只是一个“自在阶级”,而非“自为阶级”。

工人阶级虽然人数不少,但并没有形成一种独立的阶级力量,更没有组织成为工人阶级的政党。对于2016年美国大选来说,现实中的选民分野还是用“精英—大众”这样的概念比较符合事实。

在美国社会,“精英”与“大众”,“资本”与“劳工”,是两对错位很大的概念,完全谈不上对应,这跟19世纪、20世纪上半叶的西方社会的分层有很大不同。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资本主义全球化与科技进步。

近几十年的经济全球化催生了两个“两极分化”:一个是企业规模的两极分化,另一个是劳动力市场的两级分化。这两种“两极分化”虽然在资本主义社会初期就在一定程度存在着,但直到全球化的今天,才日显突出。

美国当下的资本家集团事实上也已经分裂为两部分:国际性的跨国大企业与地方性的中小企业,前者是全球化的获益者,所以投入希拉里的普世主义阵营;而资本家集团中大量没有或很少在全球化中获利的地方性中小资本家,也是资本家阶级中的大多数,他们则站在特朗普的本土主义一边。

另一方面,现代经济的知识化和技术化造成了劳动力市场的两极分化。在劳动力市场中,企业高管人员、专业服务人员(包括金融、会计、保险、法律、医疗、新闻、教育等行业的部分高收入人员)与普通劳工逐渐成为两个经济地位差异极大的社会群体。

所以,尽管美国社会高度贫富两极化,但阶级斗争并没有成为美国社会的政治主轴,更没有形成真正的工人阶级政党。当前,美国政治斗争的主角,是民主党和共和党,是希拉里的支持者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他们虽然在大选中立场分明,相互指责,但这种政争只能界定为精英与大众的对垒。

就阶级性质而言,美国社会的两党之争仍属于资产阶级内部的党派之争;就民主共和两党的利益倾向而言,特朗普更倾向于资本家集团,希拉里更倾向于知识精英集团。对于特朗普与资本集团的关系,长期批评新自由主义的美国经济学家斯蒂克里茨讲得很透彻:“特朗普上台对美国蓝领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阶级问题被种族问题掩盖,二者具有一定替代性

我认为,用种族问题替代阶级问题,具有一定的可替代性。直到现在,我仍认为可以将特朗普当作一个种族主义者来分析问题。2016年初,特朗普刚有可能出位的时候,各方面相关文章都指出了这一点。

美国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即很多统计数据显示,非西裔的白人群体的自杀率、患病率、吸毒率都在上升,而黑人和西裔群体反而下降。这个对立是很鲜明的。

也就是说,在某种程度上,特朗普的崛起的确折射了白人种族群体在美国社会中相对沦落的境况。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国社会一直用种族间的问题来掩盖阶级问题,所以,我认为这说明二者之间在解释力上具有一定的相互替代性。

另外,用阶级分析法剖析美国社会,说到底还要跟未来中国形势联系起来。如何用这个分析工具解读未来中美关系?中国现在是怎样的一个社会?这个阶级分析的方法能不能当作统一的理论框架使用?当初,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法既适用于国内阶级斗争,也适用于世界范围内的阶级间的较量。

阶级分析这里面的确有些文章可作。但是,这个方法不能使用过度,过了一定界限之后,它就可能变得越来越荒谬。在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阶级斗争最走火入魔的时候,就出现过这情况。凡事都用阶级分析,结果就是灾难。所以说,这个方法一过了,就会出问题。但是,不可否认,阶级分析作为一种政治学分析工具,仍然具有一定的价值。




美国的新政治阶层矛盾

“阶级”这个词,在中国的话语体系里是有特殊含义的。所以,不如换个词,比如“阶层”。其实“阶级”跟“阶层”英文差不多,都是class,或许也可以用“group”这一概念。

正如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显示的,21世纪有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即群体之间的财产性收入的增长大大超过工资性收入的增长。近十几年来,欧美国家的工资性收入增长开始减缓,但是固有财产的增长大大超过工资性增长的速度,这就导致了群体之间极其严重的分化。

群体之间的裂变很难弥合。从这个角度看,2017年,特别是上半年,美国将迎来一段政治混乱期。中国有坚强的领导核心,但是美国没有。在华盛顿,90%左右的选民是反对特朗普的,未来半年,华盛顿会陷入“押错宝”这一悲伤情绪的康复期。特朗普现在无人可用,他招徕的部级干部多是财阀、“军阀”,未来阶层之间的摩擦会加剧,美国巨大的中低层公务阶层和高层行政团队间的磨合过程将会非常艰难。

由群体再说到世界历史的演化,就能发现,目前正处在全球群体重组、世界权力重构和国际经济重启的关键节点。

2016年历史重要性可能会与1991年有些相似:1991年社会主义阵营瓦解,2016年很有可能是资本主义阵营的瓦解。特蕾莎•梅在欧盟开会,没人理她,德国对特朗普也不感冒。如果1991年是“历史的终结”,2016年便是世界历史的重新开始。



用阶级分析法分析美国大选,还要加上种族、宗教因素

我同意阶级分析的观点,但分析美国大选,必须要加上种族、宗教维度不可。这次信仰基督教白人的80%以上,不分男性女性、收入高低,都投票给了特朗普。

去世的亨廷顿几乎是有些愤世嫉俗地写完了他的最后一本书《我们是谁?》,书中强烈呼吁美国恢复WASP(观察者网注: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的简称,意为新教徒的盎格鲁撒克逊裔美国人)白人的主导价值观。

二十年后,特朗普成为把亨廷顿的意识形态带到华盛顿的那个人,“把美国还给白人”的这样不“政治正确”的口号公开化了,这可是一个巨大变化。

刚才提到工资占国民收入比例下降,其实是回到了马克思阶级分析框架。我倒是不认为创新经济中的“知本家”(人民之友注:“知本家”是一个汉语新词,是指以所拥有的知识为资本进行经济运作并获得巨额财富的人)这个概念能够替代金融资本家,我认为这个概念的功能,也是发明用来模糊阶级斗争意识形态的。

美国社会学家佛罗里达在二十多年前写的一本The Creative Class书中指出,美国社会的创意阶层/阶级包括了管理者、律师、医生、软件设计师、程序开发员等,约占美国人口的40%左右,而真正的Working Class在消失。

但究竟能不能构成一个较为同质化的阶级,我们还不好说。阶级分析一直是关于社会宏观动力的,使用不当容易造成结论大偏差,需要格外小心。

我从7月份开始认真看特朗普的竞选演说,发现他变得越来越有信心,越来越有激情,政治人物在历史的风暴中会改变自身。就像罗斯福,在进入白宫前很多人也不看好他。特朗普现在还没有进入白宫,但从他找的团队来看,所有人从能力到价值观取向,和他都很般配。

2016年1月,特朗普还没有得到党内提名时,政治分析家托马斯•怀特就呼吁大家重视特朗普的主张。同时,他还指出,凡是有意志力的美国总统,在总统位子上会有强大力量,不是周围人轻易能撼动的。

克林顿、布什、奥巴马身上传统政客的习性比较多,而由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落实他承诺选民的“革命”倒很有可能。一个来自1%阶级的亿万富豪,在为制造业的中产阶级利益奋斗,这事很奇葩,但我觉得他是认真在做。当然,特朗普最终能不能打破金融资本精英控制的这个格局、推动美国政治体制的创新?还不好判断。

王文院长做了一个好的比喻,2016年可能是作为帝国的美国真正走下坡路的年份。虽然约瑟夫•奈(观察者网注:美国新自由主义学派代表人物,著作有《软实力》、《美国世纪结束了吗?》)挺不情愿承认这一点的,可这个选举结果就是证明,美国正在交出权力,特朗普要走终结全球化的道路。


Monday, 9 January 2017

中马两国全面强化合作 新加坡却自往绝路上赶

中马两国全面强化合作
新加坡却自往绝路上赶

原标题:中马全面强化合作 新加坡遭釜底抽薪

来源:多维新闻

中国海军潜艇首次访问马来西亚(图源:鼎盛军事论坛)

1月7日,中国国防部新闻局证实中国一艘潜艇在护航返程途中停靠马来西亚进行休整和补给,这是中国潜艇首次访问马来西亚。再加上中国在马来西亚投资建设的最大深水港,新加坡的战略地位将被大大减弱。

综合媒体1月9日报道,2016年10月,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访华7天,和中国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纳吉布的这次访华,意义非常重大,因为这意味着马来西亚无论在经济上、政治上、军事上都在靠近中国,中国和马来西亚也已经开始在马六甲进行例行军演,中国更是在马来西亚投资了吞吐量最大的港口。

这次,解放军潜艇在执行完护航任务返航途中停靠马来西亚进行休整补给,意味着中国和马来西亚在军事合作上正在深化,未来中国修建的“皇京港”深水码头一旦建成,中国的大型军舰就可以将这里作为中转休整和补给的基地,中国在南沙的岛礁补给也可以通过马来西亚来完成。这不仅意味着中国在南海掌控局面的能力更强了,在东南亚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影响力都增强了。

中国的这一系列动作,最担忧的恐怕就是新加坡了。从经济上来说,中国在马来西亚投资建设最大的深水港“皇京港”,这会直接分流靠转口贸易发展经济的新加坡,这是妥妥的釜底抽薪。考虑到马来西亚的国家面积比新加坡大得多,人口也要多得多,一旦马来西亚在这方面形成产业体系,新加坡的经济还剩下什么?

其实,新加坡完全是自己把自己往绝路上赶。中国复兴,本来是新加坡的战略机遇,此时聪明的话应该贴上来,捆绑在一起,这样可以保证新加坡未来的发展。事实上,哪怕新加坡积极配合美国的亚太政策,中国也还是给新加坡留下了很大的余地,甚至把人民币东南亚的清算中心地位都给了新加坡。但是,新加坡不知好歹,在南海问题上给中国使绊子,最终彻底惹恼中国。

新加坡惹恼中国的结果是什么呢?中国大规模投资马来西亚,对新加坡经济釜底抽薪;同时扩大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削弱新加坡的战略地位。最近,更是将新加坡路过香港的装甲车直接扣留,何时归还要看新加坡的态度了。

新加坡防长在国会汇报装甲车事件  “香港特区政府理应归还这批军备”

新加坡防长在国会汇报装甲车事件
“香港特区政府理应归还这批军备”

原标题:李显龙致函梁振英索要装甲车  今后或将军事装备留在海外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上图右为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左上图为被中国香港海关扣查的9辆新加坡装甲车,左下图为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在国会发言之影。

【观察者网 综合】9辆新加坡装甲车在香港码头被扣事件仍在持续发酵。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9日报道,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在国会上透露,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已就装甲车被扣一事致函香港特首梁振英,要求立刻归还装甲车;香港特区政府表示目前正在进行调查,还需要一段时间,港府会根据当地法律处理这起事件。

去年11月23日,香港海关截获了9辆新加坡装甲运兵车;这些军事装备是武装部队在台湾举行例常海外军训后,在11月21日由商业船运公司APL负责从台湾运离,原本应该在11月29日抵达新加坡。据香港海关1月3日称,“该批怀疑受管制物品目前仍存放于海关在屯门的仓库,并于12月6日开始存放室内。” 

事后,中国外交部要求新方严格遵守香港特区有关法律,并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中国政府一贯坚决反对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与台湾地区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包括军事交流与合作。

新加坡外长维文曾表示“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但他也辩称“包括中国在内,大家都知道我们和台湾有这种特殊安排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秘密”。新加坡防长黄永宏则表示,调查结束后会索回装甲车,并会继续进行海外训练。

据联合早报9日报道,国防部长黄永宏在国会上回答五名议员的口头询问时称,尽管由商业船运公司运送,遭香港海关扣留六周的装甲运兵车及其装备是新加坡政府的资产,享有国际法承认的国家主权豁免权(sovereign immunity),因此香港特区政府理应归还这批军备。

黄永宏表解释,这意味着这些装甲车不受国外任何限制措施所约束,其他国家不能行使法律权利,扣押或没收这些装备,这些都清楚列在国际法内。他还引述律师的说法称,这也被列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内,新加坡政府完全拥有这批装甲车的主权权利。

但是,根据香港《进出口(战略物品)规例》,装甲车、坦克车等被列为战略物品,无论是进口、出口,抑或属过境物品,必须领有由贸易署署长所发出的许可证;而新加坡这批装甲车在过境香港时没有提供相关证件。

黄永宏还透露,新加坡多次联络香港,总理李显龙已就该事件致函香港特首梁振英,要求立刻归还被扣装甲车,香港特区政府已回复称调查在进行中,需要一些时间完成,香港政府会按照其法律处理该事件。他表示,新加坡欢迎香港的有关回应。

另据新加坡国有的新传媒第8频道报道,黄永宏表示,新加坡武装部队每年都通过商业运输公司搬运超过700个军事器材,都没有出现重大事故。新加坡可举行军事演习的地方有限,每年都在许多国家参与海外军事演习;在这起事故后,新加坡当局将在搬运器材时更加小心,或者考虑把军事器材永久储存在国外。

此外,针对是否要向APL船运公司采取法律行动和索取保险赔偿,黄永宏回答,律师已经给予咨询,并且正在考虑这一点;这9辆装甲车总价值3000万新元。他还表示,这些装甲车可在公开市场购得,并没有涉及敏感资料,在香港被扣时装甲车也没有装弹药或敏感设备。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则在9日的国会上重申,新加坡同香港或台湾的互动是以新加坡所秉持的“一个中国”政策为基础;这是新加坡长久以来的坚持,接下来也会继续这么做。

有议员询问新加坡是否有从国家层面就该事件与中国政府对话,维文回应称,新加坡并没有这么做。为政府服务的企业必须遵从所有在地条例,他认为负责运送装甲车及其装备的商业船运公司APL理应遵守了香港的规定,所以应通过恰当的司法程序来跟香港特区政府跟进。

维文还表示,不要把事件政治化,并坚持不让“扩音器外交”(megaphone diplomacy)来处理争议的原则,“我们应有些耐性,花一些时间透过合适的法律或司法程序来解决这起事件。” 

Thursday, 5 January 2017

被控教唆谋杀比尔卡勇 砂州商人李志坚不认罪

被控教唆谋杀比尔卡勇
砂州商人李志坚不认罪

来源:综合《当今大马》《联合日报》报道

身穿西装外套却面带口罩墨镜的李志坚(右2)在美里法庭外低头避开媒体记者的镜头。下图显示,李志坚步上警车时,右手还握着一本《圣经》。(图片来源:砂拉越《联合日报》)

[美里1月3日讯] 美里高庭审理公正党美里区部秘书比尔卡勇(Bill Kayong)遭枪手击毙一案,砂拉越商人李志坚(Lee Chee Kiang)否认教唆谋杀罪名。

李志坚今年45岁,拥有“拿督”头衔,他和另外三名被告李昌隆(Lie Chang Loon)、陈伟忠(Chin Wui Chung)、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今天被带到美里高庭。

李志坚被控与黎昌龙、陈伟忠及另一名35岁在逃的共犯江先明(Kong Sien Ming),唆使莫哈末费德里,于去年6月21日上午8时20分,在美里史纳汀的Emart购物商场附近的交通灯处车道上,谋杀比尔卡勇,触犯刑事法典109条文,并在302条文下同读。若罪名成立,将判予强制死刑。

李志坚的代表律师蔡大卫(David Chua)向法庭表明,另一名辩护律师蔡奥兰多(Orlando Chua)赴海外就医,只能在下周返国。因此,司法专员艾维阿都瓦哈(Alwi Abdul Wahab)将下次过堂的时间安排在1月9日,并在当天开始审讯。

代表检方的是副检查司诺法兹拉(Noor Fadzila Ishak)。

李志坚曾潜逃至中国福建,但最终难逃法网,在莆田被逮捕归案。

若罪成则被判死刑

另外两名被告,即李志坚的助理陈伟忠(50岁)和酒吧老板李昌隆(37岁)是在去年11月25日被带上法庭面控。

他们的罪名同样是唆使莫哈末费德里在上述时间和地点,谋杀比尔卡勇,控方所援引的法律条文也和提控李志坚一样。

至于第一被告莫哈末费德里(29岁)则是在去年11月25日被控,触犯刑事法典302条文,惟他不认罪。若罪名成立,则一样判予强制死刑。

1月9日开始审讯

美里高庭将同步审理上述四名被告的案件。审讯日期定在1月9日至11日及1月16日至20日(共8天)。届时将有40名控方证人被传召供证。

比尔卡勇遇害前是公正党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特别助理,他也是砂达雅人协会秘书。死者生前致力于维护原住民的土地权利。

他是在2016年6月21日遭枪杀,当场毙命。警方在两周后宣布成功破案,并将凶手先后缉拿归案(目前尚有一名嫌犯在逃避警方追缉)。

Wednesday, 4 January 2017

剖析维文的四个国家利益 与新加坡现实困境

剖析维文的四个国家利益
与新加坡现实困境

作者/来源:商丘羊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插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新加坡外长维文在2017年1月1日接受专访,这是为了补充李显龙的新年献词骨鲠在喉不便表达的不足。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专访内容也就是新加坡的“外交咨文”。其四个利益如下:

       1.保持国家的独立和自主权。
  2.结交周边的朋友和伙伴。
  3.追随国际标准和国际法。
  4.贸易是维持生存的元素。

新加坡由美军驻扎,何来国家独立自主?

新加坡与美国签订了安全条约,让美国空军和海军驻扎国内,造成本地区局势向着美国有利的方面倾斜,也构成美军在本区域的潜在威胁。这种局面,不但大国如中国、俄罗斯不愿意看见,即使亚细安的印尼、马来西亚也不愿意见到,然而新加坡以此作为自己的护身符、挡箭牌,而且沾沾自喜,以为靠山牢固,任谁也不放在眼里,可以在本地区呼风唤雨。因为将自己绑在美国的利益上,唯有听任美国指挥,渐而不知自己轻重,敢于挑战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以致在外交上吃了亏。新加坡的亲美反华是李光耀时代已经定下的政策,李显龙严格遵守李光耀的遗教,一成不变的照搬照套,在美、日的唆使下,一马当先,充当打手。从美军驻扎新加坡开始,该国已经没有独立和自主权,李显龙父子一味主动迎合美国的需要,丧失了主权国家的尊严。

靠着美国对付中国,是极大的愚蠢外交

新加坡对于周边国家是采取高度防范的态度,在亚细安国家里,印尼和马来西亚是被它长期注意的国家,新加坡武装部队派遣情报人员到这两国侦察几乎是公开消息。而最近几年,更暗中吸收马来西亚华籍青年到新加坡武装部队服役,并提供住屋与役后工作。这些动作说明它与亚细安国家关系并不和好,至少它本身与邻相处就不厚道。然而,自新加坡建国以来,除了苏卡诺时代曾经昙花一现的对抗外,其余时间都是相安无事,原因是这两个国家的内部局势不稳定,还没有出现强而有力的领导人。从历史以及从长远的关系上看,新加坡的真正威胁是来自这两个国家,尤其是印尼,而新加坡跟在美国背后针对中国闻风起舞,是极大的愚蠢外交。可以想见,当印尼真正强大时,新加坡的空中航线,领海界线,以及马六甲海峡的控制权,都会成为冲突的触媒剂。美国人是否会永远驻扎在新加坡?这答案并非李显龙和维文等人的智慧所能回答的。此次新加坡与中国为难,是采取“远攻近交”方法,借着美国人势力“攻打”中国,而对于亚细安国家,尽量保持和好。这种愚蠢的外交政策,一个明显的败笔就是亚细安国家对于新加坡的作为毫无反应,几乎是麻木不仁作壁上观,只有美国和日本为它齐声叫好。

南海课题幼稚举措,丢人现眼不堪一击

自从卷入南海风波中,新加坡的一个特点是,口口声声,滔滔不绝的提起国际标准和国际法。这原因是它明白在南海问题上,不是声索国的自己发出声音,在别人眼里,如果不是为了打圆场就是另有所图,而它恰恰是为了给美国以及底下的日本和菲律宾张目,由于师出无名,因此假借国际标准和国际法就可以大做文章,振振有词地说自己也是国际一份子。新加坡这种幼稚的举动,在中国不承认与主权无关的海洋公约,甚至所谓的仲裁案的结果,都是不堪一击的。中国在南海划出了九段线,标示出领海范围,这在1949年以前早已划定,九段线内的飞行与航行自由并无改变,新加坡不断声称影响它的航线自由,这明显地是寻找藉口,与美国统一口径,挑起事端。中国在接近大陆陆地的范围内设有空防识别区,这是为了保护国家安全而设的防范措施,虽然与九段线重叠,但也没有妨碍国际航空自由飞行。

新加坡陷孤立困境,危机已经紧逼而来

维文认为贸易是维持新加坡生存的元素,这是众人皆知,无须强调的事实。新加坡居于优异的港口地位,扼着马六甲海峡出口,使它在贸易上占尽先机,其经济基础绝大部分是依靠港口收入。随着“一带一路”的展开,新加坡感觉生存受到威胁,就那么710平方公里的土地,已经没有发展的空间。挖土填海没有泥沙,印尼和马来西亚严禁泥沙出口,只好用拖船到柬埔寨购买,另一方面,尽可能挖掘隧道取用泥沙,然而无论如何填海,面积总是有限。正当新加坡要把海港迁移到大士去,上海港一跃成为亚洲最大海港,而在亚洲十大海港中,中国占了七个,新加坡已经被挤到第二位,其货运箱落后上海超过一千万个。中国海洋货运崛起,对新加坡是一个打击。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开通运作,是第二个打击。接下来的巴生港扩建,马来半岛从巴生港到关丹的铁路已经开建,对新加坡是第三个打击。马六甲皇京港动工建设,又是一个打击。如果不是泰国局势不稳定,克拉运河的开凿或已实现,这个新加坡的噩梦,最近又再议论纷纷,新加坡对此应该早预对策,否则一旦实现,它将像苏伊士运河开凿后的好望角,一夜之间失去地位,这将会是灭顶之灾。眼下局势已经十分明显,对新加坡贸易极为不利的外来压力日益严重,维文说“开放、包容,支持自由贸易,攸关国家的存亡”。李显龙先前忘乎所以地支持美国在南海搅事,一个原因是想乞灵于美国领导的 TPP,然而却被特朗普的中选给搅黄了,突然之间,新加坡陷入孤立状态之中,危机已经紧逼而来。

新加坡死鸭子嘴硬,与中国关系僵持了

2017年1月1日,扣押在香港海关的九辆装甲车不见了,新加坡国防部此前发表了六次声明要求香港归还,均不得要领。如今装甲车消失,去了哪里,新加坡更是无从追踪,香港屯门海关对此的答复是“由于案件仍在调查中,没有进一步资料可提供。”据小道消息,九辆装甲车已经贮藏在仓库之中,倘若消息可靠,则归还的日子恐怕难以立现,还须折腾一段日子,小国无外交,信不诬也。关于此事的处理,维文说“关键就是不使事情恶化,不推高情绪,不使形势更严峻,保持冷静,开放所有沟通渠道……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对方为何有那样的立场。”维文所谓的“要了解对方为何有那样的立场”,是带着责怪别人的语气,装甲车事件发生后,新加坡没有反躬自问,维文甚至说“大家都知道我们和台湾有这种安排已经很长时间了”。这就是死不认错,“烫死的鸭子嘴硬”,可以这么说,这是它自己所造成的局面。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是,新加坡在台湾进行军事训练,严重违反“一个中国”的诺言,事件发生后,新加坡不但不承认这是违反行为,而且几乎是“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以为在1990年中新建交之前已经进行的军训,是中国无法反对的正当理由。中国外交部已经声明与它建交的国家必须恪守一个中国政策,这不仅针对新加坡而言,此外是不能与台湾有军事上的往来。长久以来,中国对台湾军训保持沉默,是为了让新加坡自动明白而收敛,然而这恰恰给予新加坡一个错误讯号,数十年没有醒悟,以为这是中国默许它继续下去。新加坡口头上承认遵守一个中国政策,但对于建交后数十年还不放弃军事上与台湾往来并不认为是触犯中国的核心利益,甚且自说自是,以为这是孤立事件,无伤大雅。维文说过“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这清楚说明新加坡仍然自以为是,自以为没有做过令十三亿人不高兴的事情。由此可见,新加坡至今仍然企图以颠倒逻辑,偷换概念的方法蒙混过关,不承认其严重性。

李光耀留下的怪圈,仍然牢套住新加坡

维文说“我们可以去了解立场不同的原因,确保这些差异不会干扰长远的战略性关系。第一、不使形势恶化,第二、也不能逆来顺受,否则,我们会失去价值。”新加坡与中国的长远战略关系是经济上的关系,在“一带一路”展开后,中国并没有以此与新加坡深入讨论,其原因就是新加坡摆出亲美反中的姿态,逐渐形成一只拦路虎。可是,中国并没有让新加坡“逆来顺受”,而是新加坡自作自受,在此已经恶化的形势下,陷于困境的新加坡应该如何表态。迫在眉睫而又紧绷的中新外交关系,考验着没有李光耀的一群,而李光耀留下的怪圈,至今仍然紧紧套住新加坡。 抚近追远,清本正源,可以肯定,李显龙应该是在等待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指示。

Tuesday, 3 January 2017

“被扣新加坡装甲车消失” 香港海关回应: 移入室内

“被扣新加坡装甲车消失”
香港海关回应: 移入室内

作者 / 来源:观察者网

据港媒记者观察,直至去年12月30日,还看到被扣押的9辆新加坡装甲车停放在屯门海关露天仓库上 。下图显示,今年1月2日,停放9辆新加坡装甲车的原址已空空如也。


[ 观察者网综合 ] 9辆新加坡装甲车在香港码头被扣事件有了新进展。据港媒报道,原本扣押在屯门海关的装甲车1月2日被发现突然“全部消失”,香港海关2日回复称,由于案件仍在调查,没有进一步资料可提供。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消息,今日(3日)中午,香港海关回复有关新加坡被扣装甲车最新情况时表示:“该批怀疑受管制物品目前仍存放于海关在屯门的仓库,并于12月6日开始存放室内。” 

香港海关去年11月23日在葵涌货柜码头一艘由商业船运公司APL负责运载的过境货轮上,发现9辆未申报隶属新加坡陆军AV-81八轮装甲车及大批物资,事件引发猜测。 

新加坡国防部随后在24日认领这一事件,并承认装甲车及配件“因为香港海关要进行例常检查”而被“延误”,但强调,以商船将军车运回新加坡是“依循往常做法”。 

去年11月25日晚,9辆架装甲车由葵涌货码码头被“转移”至海关设于屯门内河码头的露天货仓。然而,随着装甲车在香港逗留愈久,事件也演变为外交风波,新加坡国防部称该批装甲车仅作海外训练用途。 

1月2日清晨,港媒记者发现,被扣查一个多月以绿色帆布覆盖的装甲车,突然“消失”,不知去向。记者称,直至去年12月30日,还见到装甲车停在屯门海关露天仓库。 

在香港码头被查扣的新加坡装甲车
香港海关回复称,由于案件仍在调查,没有进一步资料可提供。此外,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回复表示,香港海关正就有关个案调查,在现阶段没有其他补充。新加坡国防部也未在官网更新最新发展。 

9辆装甲车去向仍然未知,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去年12月30日在其脸书透露,指出过去个多月新加坡政府多次从不同层面与香港政府交涉,要求香港交还装甲车但无果,更在网上直言对香港行为感到不悦。 

黃永宏称,从国防角度而言,装甲车被扣事件是新加坡在2016年的一个低谷,会从事件中学习,以更好保护新加坡军事资产,并预计在本月初的新加坡国会上透露更多细节。 

早前香港保安局局长黎栋国被问及是否按内地当局指示扣押装甲车,他当时强调调查工作仍进行,而海关作为执法机构,不会因其他原因而选择性执法。 

去年11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已向新方提出交涉,要求新方严格遵守香港特区有关法律,配合香港特区政府做好后续处理工作。中国政府一贯坚决反对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与台湾地区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包括军事交流与合作。我们要求新加坡政府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 

去年11月29日,新加坡外长维文对此表示“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但他同时辩称“包括中国在内,大家都知道我们和台湾有这种特殊安排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秘密”。新加坡防长黄永宏则表示,调查结束后会索回装甲车,同时称会继续进行海外训练。 

对SRC案调查感挫折? 反贪特组主任提早退休 / Top MACC man opts for early retirement, allegedly frustrated over SRC case

对SRC案调查感挫折 ?
反贪特组主任提早退休

作者 / 来源:《当今大马》

发表于 2017年1月3日 上午10点48分     更新于同日 中午11点49分 


反贪会特别行动组再传人事异动。曾领衔调查SRC国际公司案的反贪会特别行动组主任巴里(Bahri Mohamad Zin)在上周五提早退休,比原定的退休年届提早了整整2年。

巴里今年58岁,曾任职反贪会的前身,即反贪委会,服务至今30年。

巴里任职的反贪会特别行动组,成立于2010年,专司调查重大的案件,如涉及政治人物或贿金超过100万令吉的案件。

巴里曾主导调查SRC国际公司案,该公司乃是一马公司的子公司,涉嫌把4200万令吉转入首相纳吉的个人银行户口。

2015年7月初,《华尔街日报》与《砂拉越报告》踢爆26亿门事件。一家英属维京群岛公司Tanore Finance Corp把总额6亿8100万美元汇入纳吉账户。接着,一马公司前子公司——SRC国际私人公司通过两轮转手,将4200万令吉转入纳吉账户。

不过,纳吉由始至终坚持,自己并未涉及舞弊。

未出席离职欢送会

据悉,巴里选择提早退休,可能是对SRC国际公司案的结果感到挫折。

亲近巴里的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透露,反贪会在上个月为巴里等离职员工举行离职欢送会,但是巴里并没有出席。

“他为那个案件的结果感到沮丧。他为马来西亚人感到歉疚。过去类似的案件在法庭曾被定罪。”

《当今大马》曾联系巴里寻求回应,惟无法联系上。目前还未知道是谁接任巴里的职务。

特别组六人遭调职

反贪会特别行动组之前传出将面临缩编命运,之后又传出其6名资深官员遭调离

据悉,这些被调走的官员都曾直接参与SRC国际公司的调查,其中包括特别小组的副主任陈江使(Tan Kang Sai)。

这意味着,反贪会特别行动组的主任和副主任两个职位已经悬空。

在这之前,反贪会前主席阿布卡欣已于去年7月杪离任,至于副主席苏克里也在同一天退休。阿布卡欣之后到玛拉工艺大学法律系院任职,直到他2020年12月6日的法定退休年龄为止。

反贪会遭警方搜查

两年前,反贪会调查SRC国际公司案时,曾引发连串事件。警方在2015年8月上旬大阵仗逮捕多名反贪会官员,甚至搜查反贪会特别行动组办公室,以调查涉嫌泄密案。

巴里当时频频通过媒体,向警方呛声,成为新闻人物。

巴里和反贪会策略通讯组主任罗海扎(Rohaizad Yaakob)在事后被调职到首相署,结果引发外界激烈批评,指政府企图干预有关SRC国际公司案调查。

巴里和罗海扎随后被恢复职务。反贪会在2016年年初也向总检察署递交有关SRC国际公司案的调查报告。

总检长指纳吉清白

不过,总检察长阿班迪在2016年1月宣布,纳吉在“捐款案”与“SRC案”都没有犯法,因此指示反贪会结束调查。

阿班迪当时也说,没有证据显示,纳吉在内阁会议当中滥用首相职权,对公务员退休基金局向SRC国际公司借出40亿令吉贷款一事,批准政府担保。

他续说,根据现有的证据,纳吉并不知道4200万令吉从SRC国际公司账户,转入其私人户口。


Top MACC man opts for early retirement,
allegedly frustrated over SRC case


Published  3 Jan 2017 9:17 am     Updated 3 Jan 2017 12:26 pm

A Malaysian Anti-Corruption Commission (MACC) investigator who played a pivotal role in the SRC International probe has opted for early retirement.

Bahri Mohd Zin, 58, who was director of MACC’s Special Operations Division retired last Friday, two years ahead of his official retirement. He had served in the MACC as well as its precursor, the Anti-Corruption Agency, for over 30 years.

The special division he headed was formed in 2010 to investigate high-profile cases, especially those involving corruption of more than RM1 million.

SRC, which was previously a subsidiary of 1MDB and now under the Finance Ministry, came under the spotlight after RM42 million of its money was found in Prime Minister Najib Abdul Razak's personal bank account. Najib also helms the Finance Ministry.

While MACC’s 1MDB investigations were complex and involved many overseas jurisdictions - with the attorney-general refusing to issue a mutual legal assistance to the commission to work with foreign investigators - the SRC case was clear-cut as it involved mostly local entities.

The SRC money was deposited into Najib's accounts in two transactions - on Dec 26, 2014 and Feb 10, 2015 - after being routed through two companies, Gandingan Mentari Sdn Bhd and Ihsan Perdana Sdn Bhd.

Najib has reportedly claimed to be unaware about the money from SRC.

It is understood that Bahri opted for early retirement as he was particularly frustrated with the way the SRC investigations turned out.

Sources told Malaysiakini that a farewell party was held last month for Bahri and a number of other MACC staff who had retired were present, but he chose not to attend.

“He was dejected with what had happened to the case as similar cases like this had seen a court conviction in the past,” said a source close to the former director.

Bahri could not be contacted for comment. It is not immediately known who would replace him.

His retirement came after MACC former chief commissioner Abu Kassim Mohamed discontinued service as per his request, and his deputy Mohd Shukri Abdull retired last year. Abu Kassim would continue to serve as an anti-corruption service officer until his mandatory retirement on Dec 6, 2020.

Livid over police ‘harassment’

When the police investigated MACC two years ago and detained three of its investigators over purported leaks on the 1MDB investigations, Bahri was livid.

“I will find the perpetrators who are ordering the arrests. By God, I will find the perpetrators till kingdom come,” he had said when his officers were picked up by the police, and seized MACC’s equipment and documents.

Inspector-general of police Khalid Abu Bakar had then denied they were interfering with the MACC probe into 1MDB.

Bahri's outburst has resulted in him being transferred to the Prime Minister's Department along with then MACC communications director Rohaizad Yaakob. However, both were reinstated after a public outcry.

Following this, the MACC continued with its probe on SRC and submitted its recommendation early last year.

Attorney-general Mohamed Apandi Ali later cleared the prime minister on both the RM2.6 billion, which was described as a donation, and the SRC cases.

Malaysiakini reported last week that the Special Operations Division had been allegedly downsized and that six of its officers who were involved in the SRC probe were transferred out of the division.

Among those transferred was Bahri's deputy, Tan Kang Sai, thus leaving the special investigation unit without two of its top officials.

通告 Notification (New!!)

“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论坛

人民之友走过了15个年头的风雨路程。我们于2011年9月9日举行10周年纪念时,发表了一篇《人民之友10年风雨路程(2001-2011)》的总结性文章。在经历了另一个5年的工作实践之后,工委会在今年(2016年)再作另一次总结,在今年9月陆续以中文、英文和马来文发表了一篇题为《在过去5年的实践中,提高了4点政治认识》的人民之友(2011—2016)工作总结,作为人民之友举行15周年纪念的一份献礼,接受我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的检阅和批评。

此外,我们也将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详情如下:

日期: 2016年9月25日(星期天)
时间: 下午2点
地点: 柔佛新山晶冠酒店(Crystal Crown Hotel)
受邀主讲人: 林德宜博士、邹宇晖、阿鲁哲文、蔡添强


“Differentiate between enemy and ally, bury UMNO hegemony” forum

Sahabat Rakyat has been through 15 years of wind and rain. On 9 September 2011, we released a work report entitled “Ten storming years of Sahabat Rakyat (2001-2011)” in commemoration of the 10th anniversary of Sahabat Rakyat. After going through another 5 years of practice, in September this year, our working committee released another work report entitled “Deepening 4 points of political understandings through the practice over the past 5 years” in Chinese, English and Malay languages consecutively. This also serves as a gift from Sahabat Rakyat in conjunction with its 15th anniversary. We welcome the inspection and criticism from the democratic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 and democrats in our country.

Apart from that, we will be holding a forum entitled “Differentiate between enemy and ally, bury UMNO hegemony” in Johore Bahru. Details as below:

Date: 25 September 2016 (Sunday)
Time: 2pm
Venue: Crystal Crown Hotel, JB
Invited speakers: Chow Yu Hui, S. Arutchelvan, Dr. Lim Teck Ghee, Chua Tian Chang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