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photo 2018.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8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Monday, 18 June 2018

换了新政府是好事, 别陶醉在蜜月期了

 换了新政府是好事,
别陶醉在蜜月期了

作者 / 来源:苏德洲 / 《光华日报》异言堂


本文原标题是:别陶醉在蜜月期了。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全民海啸成功在509推翻腐败的国阵政府后,许多人对我国可以改朝换代是无比感动,更自豪的呼喊:我是马来西亚人。

随后当财长宣布国债后并公布大马希望基金银行账户资料时,许多人都踊跃捐钱并在网上秀出汇款记录时,又再次自豪呼喊:我是马来西亚人。

从509改朝换代后,到希盟政府落实和废除一些政策时,又让许多人再次突然对自己是马来西亚人的身份感到无比自豪,这是否意味着过去这些人在国阵当政府时期对身份认同感到疑惑,只有希盟当了政府才是真正的马来西亚人?

当然许多人在改朝换代后自称是马来西亚人时,无疑是活在兴奋和喜悦中,然而目前绝大部分人对于国家成功改朝换代仍没有要退潮的兴奋,许多选民兴奋是因为他们都认为自己是造王者,所以他们对自己钦选出来的“王” 是不容置疑的,也不可以批评,否则就是置疑他们选择的智慧。

许多人过于陶醉和兴奋

许多人过于陶醉和兴奋,不排除是会陷入一种忘我状态,忘了该有的监督角色,也忘了政治人物和政府是需要被监督的。

我们清楚知道多数的政治人物换了职位就会换了一个脑袋,当权位和地位高高在上时,权力越大就不仅越有本事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且也有本事以权力来操控大局和局面,让人民无法动摇其地位。

这种以权力至上的政治人物在国阵时期是多不胜数,我们也曾目睹前朝政府以这种权力至上操控一切,才导致人民活在水生火热的困境中。

因此全民在国家改朝换代后必须尽快结束蜜月期来监督新政府的施政外,也更不能娇宠新政府,尤其是不能过于歌颂和吹捧新政府,否则一旦希盟领袖自我膨胀后,最后新政府会变成一个怎样的政府,是大家无法预料的。

警惕步入台湾人的后尘

台湾于两年前也成功政治轮替,当时的台湾人就像现在的马来西亚人一直活在喜悦中,不仅过于信任国家领导人外,甚至在领导人还未交出任何政绩和表现时都过于吹捧和歌颂,也不允许他人批评执政党。

结果今天许多台湾人开始不能接受和对领导人的治国表现感到不满外,对于一些施政表现也大吐苦水。

可能马来西亚人也会步入台湾人的后尘,尤其是在过于追捧新政府和过于信任而疏忽于监督,这只有让新政府变了样。

因此我国换政府是好事,但人民别因换了政府就换了脑袋,严厉监督的工作还是要持续的。

Sunday, 17 June 2018

马来西亚新闻媒体与新政府的“蜜月期”

马来西亚新闻媒体与
   新政府的“蜜月期”

作者 / 来源:庄迪澎 / 《卓越新闻电子报》

[本文是马来西亚传播学者庄迪澎6月12日发表于一份在中国台湾刊行的<卓越新闻电子报>的一篇短评。上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这份电子报对作者简介如下:庄迪澎,在学与术两栖的马来西亚传播学人,钟情於传播政治经济学,长期观察马来西亚的传播法规、新闻自由、中文媒体和互联网媒体变迁。2010年创设“马来西亚媒体识读资源网”,以期推广媒体识读。著有<强势首相vs弱势媒体――给马哈迪的媒体操控算账>及<批判与改造――马来西亚传媒论衡>等书。]

马来西亚四党组成的在野党联盟“希望联盟”(希联,马来语:Pakatan Harapan,缩写為PH)在5月9日大选将执政超过一甲子的“国民阵线”(国阵)赶下台,实现了独立以来的第一次联邦政权轮替,迄今刚满一个月。目前既是“新”政府的蜜月期,也是新闻媒体的蜜月期。人们普遍预期“新”政府会有蜜月期,蜜月期过后必将面对各种批评和怨懟;然而,很多人為政权轮替欢天喜地之际,忽视了新闻媒体在新政府治下也有蜜月期。

双方“相敬如宾”,沉溺于“蜜月期”

大选迄今一个月,新闻媒体仍然沉溺於“蜜月期”,这个“蜜月期”有两个面向,一是新政府对新闻媒体保持友善态度,二是新闻媒体乐此不疲地专访新权贵,尤其是广电媒体更因能邀得以往无法邀请的在野党人上节目而喜不自胜。换言之,新闻媒体此时的“蜜月期”是一种彼此“相敬如宾”的蜜月期,而非新闻媒体即便发出噪音也安然无恙的蜜月期。

当前这种“相敬如宾”的局面,可从政府和新闻媒体两方面来理解。在政府这边,回锅当首相的马哈迪优先要整顿的不是媒体,这和他第一次出任首相(1981年)时的情况相同。马哈迪的优先要务是追究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这个惊天大丑闻,它既关乎政府必须承担的庞大债务,也意在惩罚晚近几年对他极其不敬的前首相纳吉。1MDB丑闻之外,马哈迪也积极清除前朝在政府部门的人脉,以及壮大他的政党(土著团结党)在希联和政府的势力,以抑制安华领导的人民公正党。论议席数目,土著团结党目前在希联是小党,马哈迪在动用各种手段(例如收编民主行动党)使土著团结党的地位固若金汤之前,会表现“俯顺民意”的姿态,以免民意的噪音干扰他的大计。

“我国有新闻自由了”欢呼得太早、也不当

在新闻媒体这边,则有一种“搞不清楚状况”的窘境。国阵执政时,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乏善可陈,国营和私(党)营广电媒体的新闻节目无法邀请在野党从政者/议员和被视為反政府的非政府组织上节目,评论人上节目也有言论尺度的限制。5月9日政权轮替之后,昔日的在野党从政者和议员一夜之间成了执政党从政者和议员,於是除了印刷媒体竞相约访新权贵,广电媒体也乐此不疲地找他们上节目,然后一些媒体工作者和网民因此公开欢呼:马来西亚终於有新闻自由了!

“马来西亚终於有新闻自由了!”不仅欢呼得太早,也欢呼得不当。政权轮替后,这些昔日的在野党从政者之所以能上广电媒体,是因為他们已经成了执政党和新权贵,以他们能上节目作為新闻自由的指标,不符逻辑。再说,眼前仍是希联政府的蜜月期,暂无丑闻和重大失误,媒体和民眾普遍上还在歌功颂德和造神,政府自然暂时对媒体相对放任。我们甚至可以说,当前主流媒体对新权贵的逢迎和昔日主流媒体对旧权贵的逢迎,是相同的西瓜靠大边。然而,眼前糟糕一点的是,昔日的异议媒体乃在野党和非政府组织的重要发声平台,如今执政党和在野党已换人做,有些异议媒体似乎跟著去当执政党媒体了。

对新政府给予新闻自由,不可过度乐观

在我看来,对於希联政府治下的新闻自由还是得保持审慎态度,不可过度乐观,原因有二:
  • 首先,马哈迪是保守派而非改革派从政者,他穷尽巫统党内的管道和资源皆未能推翻纳吉之后,方与在野党结盟,选前选后的改革议程对他而言只是其中一种权宜性战略;对於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马哈迪始终服膺於国家机关有权管制且应以公权力管制媒体的治理思维,即便他自2008年开始善用部落格抨击时任首相阿都拉,享受互联网媒体赋予的言论自由,但他曾於2014年8月1日撰文,以互联网破坏公眾道德观念的理由主张政府必须审查互联网,甚至说当年签署承诺不审查互联网的多媒体超级走廊保证书,是因為不了解互联网的力量。领导新政府之后,最近的总检察长任命课题中,也显见马哈迪操作媒体舆论之痕跡。

  • 其次,希联的其中三个政党(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昔日虽是改革派政党,其从政者也长期深受未能充分近用主流媒体发声之苦,但是成為执政党、掌握权力之后,其民主和言论自由的素养是否深厚得足以抵挡施展权力的诱惑,抑或肤浅得只要一尝到权力的甜头马上换个脑袋,也并非无跡可循——政权轮替的两天后(5月11日),民主行动党在檳城的一位州议员便以第三电视(TV3)是煽动者的理由,要求联邦政府撤销它的营运执照;三週后,同样是民主行动党的吉隆坡国会议员恫言对批评她办事不利的住宅区社运份子提告。从这些蛛丝马跡来看,在新政府与媒体间的蜜月期之后,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能否更有空间?仍然还有待观察。

《当今大马》刊载“读者来函”: 马哈迪效仿“诸葛亮借箭” 其“日本之行”有收获吗?

《当今大马》刊载“读者来函”:
马哈迪效仿"诸葛亮借箭"
其"日本之行"有收获吗?

作者 / 来源:张延友 /《当今大马》

发表于 2018年6月14日中午12:23时分    更新于同日12:37时分

马哈迪上台刚满一个月时间,完整的内阁尚待组成之前,便急着出国到日本去,表面上是为了出席一个由日本商业机构主办的论坛和发表演讲,实际上是独自向日本首相安倍表达他的“向东学习”2.0的意向。

马哈迪独断独行的这项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许多在这次全国大选中支持“改朝换代”(希盟上台)的国人的疑惑、失望和不满。以下是刊载于<当今大马>的一篇“读者来函”,反映的正是这类群众的心声。

上图与说明以及下文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原标题:东京"马安会"成了什么吗?
作者:张延友



马哈迪6月12日在日本东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行50分钟的双边会议。他的首次外交应引起国民关注,但是报导世界最高龄的首相出访日本反而不及“特金会”,国内媒体亮点明显不足。

结束访问日本行程返国后,马哈迪只是轻描淡写日本之行,只透露说“我国将取得意料之外的成功”。这说法反而引发国人好奇,马哈迪在缺乏外交部长的情况下拜访,会有什么“意料"? 而且行程中并没有大马商业大亨随行,只有首相署官员共10人。

国人相信马哈迪素来说话一定有其大道理、有根有据。这一次从他的谈话中如果加详分析,不难可看出一些蕴含的深意。或许他的收获还不是时机公布,也或许碰上一些棘手问题,需要更多时间深思熟虑。

老马访日意图是提出“日元贷款”

话说回来,马哈迪二次任相,重启和扩大“向东学习”政策,故此趟访日有意说服日本既大马和日本两国以振兴和提升经济为共同目标,联手加强两国商业领域的竞争力。况且,大马也不是第一次向日本借钱(但希望是最后一次)。马哈迪首次出任首相时曾向日本大量贷款,较后在1998年金融风暴危机时刻,再次向日本要求贷款,若是加上这一次成功的话,共为三次。

无独有偶,日本过往“失落20年”经济时期,首相安培也曾连发经济三箭:大胆的金融政策、机动的货币政策和唤起民间投资的成长战略,成为著名的“安培经济学”。看起来,马哈迪有意效仿诸葛亮,赴日回收这“三支箭”。也说明了老马和当年诸葛亮一样,心底里清楚自己没“箭”,才需要”孔明借箭”。

老马老谋深算,安倍答应“考虑”

据说,当初大马获得日本提供的贷款利息仅0.7%,且偿还期长达40年。因此,老“马”深算地再次向日本提出“日元贷款”(Yen Credit)的要求,除了解决大马的债务问题外,同时也可用来解决一些高息贷款。

不过国人收到的答复是:“我这次再度向安倍提出日元贷款,他也表示会给予考虑。”

若以一名智慧具足的老马来说,不可能空手专访日本,而只是提出要求;若是谈得成也绝不可能不报喜、不“报之以李”。如今日本给予的答复只有“考虑”,情况犹如大选前承认统考的“最后一里路”,暗喻日后有待观察。

老马向安倍先后亮出的两张底牌

老马拜访安培后只好亮出第一牌,通过当地媒体发声,他希望:“大马能引进专才,协助构思及提高大马铁道航线的使用率。”马哈迪的底牌就是将他搁置的马新高铁计划摊开出来给日本。

所以,斗胆猜测马哈迪的拜访未必如所“意料"。因为,马哈迪事后还说:“大马对日本再次欢迎大马的向东学习政策感到开心,并希望日本大学能在大马设立分校。”

这是马哈迪赶紧加大力度亮出第二张牌的原因,向日本提出献议,回应马日两国可通过教育、培训、投资和领域加强合作。目前马来西亚已有1400家日本厂商进驻,或许在教育上还仅存些卖点。

将国家命运全赌注在日本身上

老马不可能不知道,这一次大马向日本借箭,得看两面现实情况。那就是我们还有什么“底牌”可以向人借钱?第二、同时日本还有多少支“箭”可以借给大马? 老马有一句话露出了端倪,他说:“日本对来马投资并没有开出任何条件,反而是马来西亚必须去检讨现有的投资政策。”这一点足以令人深思,大马对接日本的发箭,准备好了吗?

总而言之,马哈迪将国家的命运全赌注在日本身上了,无论如何日本将继续是马来西亚的接下来最大贸易伙伴。只不过要厘清一件事,究竟是谁在借箭?谁用谁的箭? 看来只有两位最高领导人自知。

Thursday, 14 June 2018

中国《草根网》评论:马哈蒂尔学美国“退群” 马国在关闭开放的大门?

中国《草根网》评论:
马哈蒂尔学美国“退群”
 马国在关闭开放的大门? 

作者 / 来源:邱林 / 草根网  (中国)


上图取自马来西亚<南洋商报>/<南洋网>6月9日新闻报道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表示,发展中小国享有某种形式的保护主义是“正当的”,因为它们无法与贸易大国平等竞争。在6月11日访问日本期间,马哈蒂尔在东京的一次会议上呼吁各方重新审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因为目前TPP的条件对马来西亚这样的小型经济体十分不利。

马哈迪向推动和参与TPP的国家泼冷水

事实上,马哈蒂尔对TPP并无好感,因为这是前总理纳吉布与TPP其他成员国合作的成果,与马来西亚新政府没有关系。正当“退群”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待价而沽,伺机卷土重来之时,马来西亚“退群”之意直击其软肋,也让心心念念要复活TPP的日本首相安倍脸上无光。

一直以来,在推动TPP上,安倍可谓是“不遗余力”,即便是美国“退群”之后,安倍也在力推TPP并挑头组织除美国之外的11国继续推进TPP谈判。并且,日本参院去年6月1日起已经正式开始审议由日本等11国签署的TPP的相关法案。为使TPP协定早日生效,日本政府希望其他成员国批准相关法案。

2016年1月,时任总理纳吉布提交给马来西亚议会的TPP议案,获得了议会的通过,从法律上批准了TPP。在当时的审议中,127名议会议员投票赞成,84名议员投票反对。但马来西亚新政府对此不削一顾,一方面让日本情何以堪,另一方面给其他成员国留下负面影响,对希望加入TPP的国家也泼了一盆冷水。

当然,马来西亚打算退出TPP绝非个案。一股“退群”的“逆全球化”之风正席卷世界: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全民公投,退出欧盟;同年11月6日,意大利修宪改革失败,总理伦齐下台,再度引发欧盟震荡;而就在特朗普就任第一天(2017年1月20日),他就宣布美国退出过去由美日牵头的TPP。

其“退出主义”也都是“退出纳吉主义”

一般国家领导人换届后,现任对于前任多会进行政策上的否认,但是像马哈蒂尔这样着急“动手”的确实不多。同时也反应出,马哈蒂尔要废除前总理纳吉布的政治遗产不是一句空话。 这一点从马哈蒂尔就职后召开的记者会上就可以看到,他对于纳吉布政府政策进行了全面攻击,而且在就职后动作非常迅速。

反对TPP,说明马哈蒂尔带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他的“退出主义”也都是“退出纳吉布主义”,他反对其纳吉布留下的内政外交遗产。他的理由是,这项协定必须考虑到各国的发展水平。“小型与弱势经济体必须获得保护其产品的机会,我们必须重新审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经济领域之外的“退出主义”,体现了马哈蒂尔对国家利益的认知,带有较强的个人色彩。退出马新高铁(又称新隆高铁)计划,在马哈蒂尔看来,这个计划对马来西亚没有好处,马来西亚必须支付庞大的费用,而这计划无法带来回酬。但退出这一计划,马方可能为此须赔新加坡5亿令吉(约合8.1亿元人民币)。

马哈迪的一系列“退群”举措给人的印象

不过,这条高铁修通将连接新加坡和吉隆坡两座最发达城市,沿途经过人口和经济重镇,会极大促进马来西亚西海岸经济带的发展,每年至少有上万亿美元的收益。然而,这条高铁如果修通,将拉动沿途经济,华人与马来人的经济发展差距将进一步拉大,矛盾也就更加升级。借助土著等反对党力量与马来人的“巫统”竞争上位的马哈蒂尔,这似乎是不可接受的,至少是目前不可接受的。

马哈蒂尔上台短短一个多月,像美国那样,采取了一系列“退群”和紧缩政策措施,并要求民众集资“救国”——24小时内民众的捐款总额就达到了701万林吉特(约合176万美元),从 表面上看,是在降低马来西亚的财政风险,但却给人留下的印象是,马来西亚正在关闭开放的大门,将投资者拒之门外。#

中国政治学家、美国问题专家 金灿荣解读 "金特会"

中国政治学家、美国问题专家
 金灿荣解读 "金特会"
——《观察者网》专访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终于在新加坡会晤握手


专访原标题:特朗普认为会面很成功,但建制派眼里这可能是一场外交失败



美朝领导人新加坡这一握,特朗普大概离自己的“诺奖梦”又近了一步。

各方也都表达了对此次会面的充分肯定,但对于特朗普来说,他的难题可能才刚刚开始,毕竟国内还有一群反对者在等着他走下飞机。

此外还有担心这仅仅是一场政治秀,美朝联合声明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得到落实,会不会又重蹈覆辙变成一纸空文?未来到底该乐观还是悲观?

观察者网专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解读“金特会”。

金特会的最大成果是双方签订了联合声明,您怎么评价联合声明中提到的朝鲜“无核化”和美国向朝鲜提供“安全保证”?

金灿荣:特朗普和金正恩的联合声明中提到,“将遵守2018年4月27日的《板门店宣言》,承诺继续推动‘半岛完全无核化’目标”,但是《板门店宣言》本身对“无核化”的规定是比较虚的,所以关于“无核化”的定义,其实还是没有解决。

从联合声明的内容来看,能拿出手的就是第四条,找回战俘和失踪人员遗体,但是克林顿时期就已经有归还遗骸了,也不新鲜。其他包括所谓“新型的美朝关系”、朝鲜的无核化承诺、和平协议,都只是一个承诺,之前预测的终战声明也没有。

所以我认为这次金特会的成果是比较虚的,可能特朗普回去都不太好交代,建制派肯定是不满意的,因为现在至少连弃核的时间表都没有,所以我更倾向于预测美国建制派会认为这是一场外交失败。

下一步双方肯定得继续谈,但还得看美国国内建制派接受的程度了。我认为建制派还是不会满意的,觉得这是美国的让步。因为美国原来说的是一揽子解决朝核问题,有个很明确的时间表,也有明确的标准:全面的、可核查的、不可逆转的弃核,但现在只是一个承诺,而且是根据《板门店宣言》朝鲜方面承诺无核化,没有时间表、没有条件,这个东西太虚了。

至于特朗普提到的安全保证,包括考虑取消军演,从中国和朝鲜的角度来讲,这是值得欢迎的,但我估计从美国特别是建制派的角度看,他们是很生气的。所以到底结果如何,现在其实还说不准。

如果按您说的,建制派表示不满意,同时美朝之间的政治互信本身就非常低。这次的联合声明,双方会在多大程度上实际践行,会不会又因为某件事情退回到会谈之前?

金灿荣: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挺大的,朝鲜一直想跟美国好,想跟美国谈,所以它其实没什么太大变化。现在主要是美国,以往的美国总统并没有和朝鲜领导人会谈过,现在特朗普答应了,所以他是有点例外,这次会谈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和特朗普的个性有关。另外还跟一个人有关,就是国务卿蓬佩奥,美国人认为他是有野心的,他想以后竞选总统,所以他需要外交上有成就。其实蓬佩奥做中情局局长时,美国就已经和朝鲜开始谈了,不过是情报部门而不是外交部门在谈。外交部门的框框要多一点,考虑的更周全一些,但情报部门的职业特点就是要破坏很多规则,是以结果为导向,目的性非常明确,也导致考虑问题比较少,遇到的反弹也会比较大。

朝美之间对立了六十多年,现在能够坐下来谈,这本身值得肯定,但就像我前面说的,这次的联合声明内容比较空洞,我估计美国建制派肯定是不满意的,所以后面变数还挺大的,这是我的一个推算。

这次金正恩去新加坡的专机由中国提供,此前金正恩也两次来中国。您怎么评价中国在这次金特会整个过程中发挥的作用?

金灿荣:中国当然是一个巨大的存在,首先从物理存在上来说,无论朝鲜半岛问题如何解决,都绕不开中国;第二,中国的态度是劝和促谈,对这次会谈,中国在客观上表示理解,主观上的表态也很积极,两次中朝元首会晤也增强了朝鲜的信心。技术方面的帮助,比如派专机,对中国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主要是政治支持,中国对这次会谈一直抱有正面态度,这也是会谈能够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之前一直倡导“双暂停、双轨并进”的解决方案,这次会谈结果,是不是也在朝着中国希望的方向在迈进?

金灿荣:是不是直接受中国影响不好说,但客观上是达到这个效果了。因为这次会谈,朝鲜方面表现的很克制,率先暂停了核试验,特朗普在会谈后的记者会上,也说美韩军演确实构成了对朝鲜的威胁,考虑停止军演。客观效果上来看,“双暂停”是实现了,将来能不能按照我们中国讲的双轨道来解决这个问题,还要再看一看。但不管怎么讲,在朝鲜半岛进程中,中国肯定是有客观的影响力。截止到目前,中国一直是支持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它的实现也符合中国的愿望。


此前一直有六方会谈来解决朝核问题,但现在这个机制被双边接触打破。此后朝核问题的解决,还会沿用此前的多边会谈吗,还是会继续转向双边?

金灿荣:六方会谈是中国倡导的一种方法,在一段时间里也是有用的,后来因为美朝双边矛盾上升,多边机制就被冷落了。目前我估计美朝还是更愿意按照他们双边的节奏来解决,六方会谈可能就要搁置一段时间了。但是会不会永久搁置也不好说,因为最后要彻底建立半岛和平机制的时候,受半岛问题影响的相关各方还是有权利来发言的,那个时候不排除把一部分问题交给六方来谈,但是短期内好像不太可能。眼前我们能看到的,大概就是双边不断地交流、解决问题,未来可能某一个时间点,涉及到很多国家的时候,也不排除六方会谈会复活。

G7峰会上特朗普和西方盟友闹得很僵,中东因为退出伊核协议关系也不好,和中国之间又有贸易战,此时他却向朝鲜伸出友谊之手,该如何看特朗普整体的外交布局?

金灿荣:从政治虚荣上来说,实际上特朗普现在在国内日子不好过,需要找一个外交难题来建功立业,所以他选择了朝鲜。而且他希望通过推动朝鲜问题进展,像奥巴马一样拿到诺贝尔和平奖,这样面对国内批评他的自由派,也能有一定的政治资本。

从政治需要上来说,未来特朗普在核问题上的重点处理对象是伊朗。朝核这边稳定了以后,他可能会对伊朗施加更大的压力,朝鲜的幸运建立在伊朗的倒霉上。

另外处理好朝核问题,在中美博弈中特朗普也可以多一张牌。因为原来在中美博弈中,朝鲜的这个主要攻击对象是美国,客观上美国的地位不太有利。朝鲜从来不是中国的牌,这一点很清楚,但是客观上他原来和美国斗得比较凶,对美国有点牵制。如果把朝鲜搞得在中美之间平衡一点,那么在中美博弈当中美国也能有一些优势。

所以这三个考虑,导致特朗普做了这么一个决定,还没有跟建制派的主要大员协调,他就决定要见,而且是由韩国宣布美朝要见面,这是很奇怪的,说明他还没有搞定国内。当然他现在有个帮手蓬佩奥,这个人还是有野心的,想在朝鲜问题上立功,为他以后走向白宫铺路。所以说领导人的个人偏好和个人野心,在政策制定中的作用也很大,当然最后结果怎么样现在还不清楚。如果最后结果对美国不利,美国建制派普遍认为特朗普上当了,他后面反倒要倒霉的。#

Wednesday, 13 June 2018

特金会, 谁是"最大赢家"?

特金会, 谁是"最大赢家"?

作者 / 来源:孙太一 /《观察者网》(中国)

(图片来源:CGTN视频截图,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作者孙太一(右图)是美国克里斯多夫纽波特大学助理教授。

刚刚落幕的特金会可以总结为:朝美各取所需,金正恩技高一筹,至于中国,套用一句网络俗语,可以说是成了“最大赢家”。

从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到父亲金正日,朝鲜的最高领导人一直有与美国时任总统会面的诉求。因为一旦美朝领导人会面,朝鲜就无形中塑造了自己是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正常国家”的形象。所以对朝方而言,当美国星条旗与朝鲜红星旗出现在背景中,在金正恩和特朗普握手并合影留念的那一刻,祖孙三代的一个重要目标就已经实现。 

美国之前的几位总统在任时之所以没有和朝鲜最高领导人见面,也是希望把这样一次机会变为“筹码”,如果朝鲜不做什么实质的让步是不会轻易将这样的筹码拱手相让的。而特朗普这次显然没有用会面本身换取到任何实质性的筹码。 

朝鲜和美国之所以要谈,核心是“去核化”(denuclearization)。但是之前的几十年一直谈不成正是因为双方对于“去核化”的理解是很不一样的。 

美国指的是朝鲜“无核化”,而朝鲜指的是整个半岛逐渐去核。也就是说,美国一直希望得到的是“完全、可检验且不可逆的无核化”(Complete, 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 Dismantlement即CVID)。而朝鲜则着重强调在美韩联盟解散且驻韩美军撤出朝鲜半岛的基础上逐渐去核。这之间定义上的差距几乎是不可调和的。

金正恩捞尽了好处,没有丝毫让步

但恰恰是双方都选择了不去做明确定义,才使得这次特金会得以成型。而最后联合声明中的语言似乎更接近朝方的定义,即“半岛去核化”。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被记者多次问询这个点,他只能含糊其辞说会面只是起点,会面时间太短,这只是一个过程的开始。但可以预见,要让美朝双方对“去核化”的定义达成共识,极为困难。 

金正恩显然在整个会面中捞尽了好处,却没有什么丝毫的让步。尤为令人意外的是,特朗普显然是在没有和韩国沟通的情况下单方面终止了美韩军演(从目前已有的信息看,美韩军方都不知情)。韩国国防部长在被问及此事时只能尴尬地回答:“目前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辨别特朗普总统评论的确切含义和意图”。 

特朗普呢?他当然也有自己的收获

更令人惊讶的是,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甚至提到了最终从韩国撤军。之前华盛顿圈内盛传特朗普经常会重复与他见面的最后一个人的话——这也使得白宫内部人员经常会争抢向总统做汇报的机会——这次特金会对这条传言又是一次印证。特朗普在和金正恩一起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后,连用词都开始接近金正恩的了。比如他将美韩军演描述成是“挑衅的”(provocative)。 

那么特朗普是否有收获呢?当然也有。从最开始,特朗普期待的就是历史性的会晤与合影。可以成为“历史第一人”,作为美国在任总统和朝鲜最高领导人会面,对特朗普来说就已经是足够的谈资:“你们看之前的历任总统,哪一位能做到和朝鲜最高领导人见面谈‘去核化’的?” 

等特朗普回到美国国内后,他和他的支持者自然可以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解读相关的素材。这些素材如果运用得好,也许还能为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加加分,尤其是巩固一下共和党的大本营。“特朗普一人扭转乾坤缓解半岛核危机启动半岛去核化进程”的叙述,将让不少不太关心细节的美国选民感到莫大的安全感,进而将选票给予共和党。 

中国成为了此次特金会的最大赢家

中国在此次新加坡的特金会上似乎只有国航的飞机参与其中,但事实上幕后的推波助澜以及特朗普最终的表现,使得中国成为了此次特金会最大的赢家。特朗普在几天前结束G7峰会的时候就已经显示出其对美国传统盟友的疏远。而此次就停止美韩军演并从韩国(未来可能也包括日本)撤军的言论则再度疏远了日韩。日本此前心心念念想通过印太战略等借美国在亚太地区牵制中国的算盘也许从此再难成气候。 

而与许多人想象的美朝“单干”不同,正因为双方在许多细节问题上有巨大的分歧,要继续推进极为困难的半岛谈判,美国势必离不开中国,这就使得中美可能走得更近。在这特朗普抛弃传统盟友转而开拓新型大国关系的背景下,中国在地区与全球战略上不费一兵一卒却大胜一局。 

同时,最令中国担忧的几个月前剑拔弩张的半岛局势在中短期又进入了一个和平稳定的阶段。 

中国牢控“半岛去核化”重要筹码

几个月前,金特会让学界、业界十分担忧的是,它仿佛是一个草率的空中楼阁。因为一般最高元首的会面都由中高层官员干完脏活,互相公开一些承诺,也会偶尔丢丢面子,才会促成。中高层代表谈判结束后,最高元首才会去收割“果实”。而金特会前除了蓬佩奥秘访朝鲜外没有什么实质的双边谈判,而且美国国务院相关的主要负责人及专业团队也纷纷离职,处在团队崩塌期。 

所以几个月前笔者就曾撰文指出,特金会或是特朗普让金正恩占个大便宜,或者则有可能直接导致谈判破裂而坠入深渊——因为假如最高领导人都已经无法谈了,后面就再没什么可谈了。值得庆幸的是,最终结果是特朗普让金正恩占了个大便宜,而并不是双方因“去核化”问题谈不妥而剑拔弩张。 

而正因为实质的谈判内容目前为止可能还并没有展开,美国接下来势必会需要依靠中国从中做更多的斡旋。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坦言未来的谈判离不开韩国与中国的支持与帮助,虽然他同时强调了可能需要韩国的帮助要多一些。但事实上,他希望从韩国得到的也许更多是忍让和谅解,而真正对“半岛去核化”极为重要的相关筹码,也就是一系列制裁的落实,则牢牢掌握在中国手中。

美朝峰会“四点声明” 让东京失落北京欣喜

    美朝峰会“四点声明”
让东京失落北京欣喜

作者 / 来源:田边杉 /《多维新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难掩对特金会的失望之情
(图源:VCG)


美朝之间的世纪峰会已经结束,特朗普在这次会谈中的表现获得了好评,而金正恩不出意外地再次让世界眼前一亮。如何评价作为会谈成果的美朝联合公报?特朗普记者会承诺的停止美韩联合军演将如何影响半岛局势?后续地美军撤离朝鲜半岛是否很快瓜熟蒂落? 围绕这些问题,以及美朝会谈中的一些细节,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美、韩、中、日四方学者,由他们来全面解读这场世纪峰会。本文访谈对象为日本资深媒体人幸内康。幸内康认为,特金会达成的四点声明表明,美国在与朝鲜的谈判中全面让步,东京难掩对特朗普的失望,而北京则成为最大受益方。

特金会落下帷幕,美朝双方达成四点声明。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日本资深媒体人幸内康,请他分析美朝此次达成四点声明对未来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安全局势将产生何种影响。幸内康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此次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达成的四点声明对美国在这一地区的盟友来说绝对不能算是一份“理想协议”,而北京则是这份协议的最大受益者,而对日本来说最重要的日本人绑架问题没有写入协议则让东京失落不已。 

“从协议内容看,美国在明确了确保朝鲜体制安全。”幸内康说,朝鲜追求的体制绝对安全在此次特金会上获得了美国的承诺,特金会声明4条,一二两条的内容都是对朝鲜体制的保障,金正恩无疑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胜利,这种对朝鲜安全保障也可以解读为对中国周边安全保障的一种承诺,这意味着美国将不会对朝鲜采取武力措施,这种情况无疑是中国乐见的。 

而在关键的弃核问题上,特金会声明的表述却让人感到有些“倒退”,此前美日首脑确认朝鲜无核化目标CVID(全面的、可查证且不可逆地废弃核),但此次特金会声明却仅表述为“全面弃核”,这种模糊化的表述让人感到了美国在与朝鲜进行去核谈判过程中的“妥协”。至此中朝勾勒的“阶段性弃核”与美日韩此前确认的“CVID”两种弃核之路正在逐渐偏离美日韩或者说日韩的期待。 

幸内康说,在记者见面会上,特朗普感谢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超越国界,协助朝鲜完成这一历史性的会晤”的举措,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在特金会上也显现无疑,他将中日韩都拉了进来,强调美国只是“抛砖引玉”,他希望外界明白半岛和平能否真正降临绝对不能仅仅看美国和朝鲜,中国、韩国、日本也应该承担起响应的责任,尤其中国更是“责任巨大”。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甚至提及从朝鲜半岛撤走美军的想法,他还提及朝鲜实现去核后韩日应承担的对朝经济援助的责任。幸内康认为,从特朗普的意图来看,未来东北亚地区政治经济安全平衡上,韩日将承担起更多责任,而美国撤出留下的空间对于中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好消息,中国将通过各种途径,占领美国腾出的空间,半岛和东北亚格局将迎来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变局,中国无疑是这场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孤立主义者导演的“大撤退”历史大戏中最大的受益者。 

至于日本所处立场,幸内康说,此前日本在朝核问题中被边缘化的局面已成定局,而此次特朗普并未向承诺的那样将日本人绑架问题作为重点在特金会上谈论,更没将人质绑架问题解决写入特金会声明。对这一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之后的记者会上对这一情况难掩失望之情,安倍指日本今后必须独自面对朝鲜,解决人质绑架问题。从结果来看,与特朗普见面两次的安倍得到的只是特朗普的空头支票而已。#

特朗普、金正恩 新加坡峰会 联合声明(全文)

特朗普、金正恩  新加坡峰会
联合声明(全文)

来源:财新网 (中国)


2018年6月12日(周二),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恩在新加坡会晤并签署联合声明

(上图取自路透社,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财新网(翻译/财新记者 田佳玮)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在新加坡峰会上所达成的联合声明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于2018年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了首次、历史性的美朝首脑峰会。

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就建立新型的美国─朝鲜关系和构建朝鲜半岛持久和平机制的问题,广泛、深入且真诚地交换了意见。特朗普总统承诺将为朝鲜提供安全保障,金正恩委员长重申了自己将坚定不移地致力于完成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

鉴于建立新型美朝关系有助于朝鲜半岛及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且认识到双方互信的建构,有助于促进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宣布:

1.  美国和朝鲜承诺依据双方人民对和平与繁荣的期待,建立新型的美国─朝鲜关系;
2.  美国和朝鲜均将加入为建立朝鲜半岛持久稳定和平机制所作的共同努力中;
3.  朝鲜重申2018年4月27日签署的《板门店宣言》,致力于实现朝鲜半岛的完全无核化;
4.  美国和朝鲜承诺开展战俘/失踪人员的遗体搜寻工作,并立即返还那些已经确认身分的遗骨。

双方均认可史上首次朝美首脑峰会,是有助于跨越两国数十年来的紧张和对立,开创崭新未来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承诺,将迅速执行这份共同协议中的内容。美国和朝鲜将尽快举行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朝鲜相应高级官员牵头的后续谈判,以落实美朝双方首脑峰会所达成的成果。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家事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均承诺,将共同合作发展美朝新型关系,促进朝鲜半岛和全世界的和平、繁荣与安全。

...................................................................................................................................................... 

Joint Statement of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Chairman Kim Jon Un of the State Affairs Commission of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at the Singapore Summit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Chairman Kim Jong Un of the State Affairs Commission of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DPRK) held a first, historic summit in Singapore on June 12, 2018.

President Trump and Chairman Kim Jong Un conducted a comprehensive, in-depth and sincere exchange of opinions on the issues related to the establishment of a new US-DPRK relations and the building of a lasting and robust peace regime on the Korean Peninsula. President Trump committed to provide security guarantees to the DPRK, and Chairman Kim Jong Un reaffirmed his firm and unwavering commitment to complete denuclarization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Convinced that the establishment of new US-DPRK relations will contribute to the peace and prosperity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and of the world, and recognizing that mutual confidence building can promote the denuclarization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President Trump and Chairman Kim Jong Un state the following:

1.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DPRK commit to establish new US-DPRK relation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esire of peoples of the two countries for peace and prosperity.
2. The Unite States and the DPRK will join the efforts to build a lasting and stable peace regime on the Korean Peninsula.
3. Reaffirming the April 27, 2018 Panumunjom Declaration, the DPRK commits to work toward complete denuclearization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4.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DPRK commit to recovering POW/MIA remains, including the immediate repatriation of those already identified.

Having acknowledged that the US-DRPK summit - the first in history - was a epochal event of great significance in overcoming decades of tensions and hostilitie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and for the opening up of a new future, President Trump and Chairman Kim Jong Un commit to implement the stipulations in this joint agreement fully and expeditiously.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DPRK commit to hold follow-on negotiations, led by the US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and a relevant high-level DPRK official, at the earliest possible date, to implement the outcomes of the US-DPRK summit.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Chairman Kim Jong Un of the State Affairs Commission of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have committed to cooperat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new US-DPRK relations and for the promotion of peace, prosperity, and the security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and of the world. 

马哈迪想借助日本再搞“国产车” 此举与“国债庞大说法”不符!

马哈迪想借助日本再搞“国产车”
此举与“国债庞大说法”不符!

作者/来源:马雪/《观察者网》(中国)

马哈蒂尔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图源:日本经济新闻)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马哈迪这次如其所愿当上了回锅首相,便在首个月内宣布了说是为了削减国债而终止马新高铁和重新谈判东海岸铁路衔接计划(甚至皇京港等等)的中资项目,在其完整内阁尚未组成(尤其是没有外交部长)就迫不及待亲自出国访问;我国国人以至全球世人都在纳闷:马哈迪第一个要访问的国家,为何不是利害关系较为紧密的中国或者是新加坡,而是美国在亚洲跟中国对着干的同盟国——日本呢?

<观察者网>的这篇报道,在一定程度上解答了上述疑惑,也粉碎了一些人还在期待马哈迪的所谓“向东政策”(LOOK EAST POLICY)在他回锅当首相之后会有惊天动地的新内容的妄想。


本文为中国《观察者网》6月12日报道,原标题是:马哈蒂尔:宝腾已卖给中企近半股份,想借力日本打造新国产车。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自再度掌权后,新动作一波接一波,这两天在日本出席活动时,又抛出再创一个国产汽车品牌的计划,激起国内反对声浪。

马哈蒂尔到访日本提出“新的想法”

6月11日-12日,马哈蒂尔作为主宾出席在东京举行的“第24届亚洲未来国际会议”,日本也成为马哈蒂尔上台后首次出访海外的国家。

11日,马哈蒂尔在东京接受了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报道称,马哈蒂尔表示,作为今后的一项产业培育政策,将在汽车领域“讨论借助日本的力量,成立新的国产汽车企业,开拓世界市场”。

马哈蒂尔2014年时参加宝腾的新车发布会
(资料图,来自日经中文网)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当被问及是否会从中企回购宝腾股份,马哈蒂尔表示:“马来西亚仍有51%的股份,不清楚双方达成怎样的协议,我们曾希望能够进入中国市场。但宝腾认为马来西亚只能生产右舵驾驶汽车,这意味着我们无法进入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我们的发展也由此受限。”

马哈蒂尔还表示,“即使无法进军中国,我们仍希望能够生产符合欧5或欧6排放标准的新车,以便能够进入世界市场。”

因此,马哈蒂尔提出了成立新的汽车厂商的想法。马哈蒂尔表示,“新企业不仅将在马来西亚国内市场,在全球市场也具有竞争力”。

马哈蒂尔也对日本抛出橄榄枝,表示希望在环保技术等领域再次寻求与日企合作:“期待在初始阶段能与日本进行一些合作”,马哈蒂尔还回顾了当初在三菱汽车协助下发展宝腾的历史。

宝腾汽车(图片来源:宝腾官网)

日经中文网指出,马来西亚除了宝腾外,还拥有1993年成立的第二大国民汽车企业“派洛多(Perodua)”,日本大发工业对该企业出资。不过也和宝腾一样,生产销售都基本上针对马来西亚国内。

据《星洲日报》报道,在“第24届亚洲未来国际会议”的问答环节中,马哈蒂尔也再次表示,“我们正考虑开发另一款国产车,可能和一个东协国家合作(开发)。”

被问及他是否已有理想中的合作国家时,马哈蒂尔表示,可能是泰国丶韩国或日本。

在马哈蒂尔的第一届总理任期内,马来西亚于1983年创建了最大的国营汽车公司宝腾(Proton)。该公司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巅峰时期曾高达74%,但此后逐渐衰败。

在2013年的时候,宝腾汽车曾经定下了2017年售出50万辆汽车的目标,但是2016年,仅仅卖出了15万辆,市场占有率仅剩15%。

近年来,宝腾持续亏损,2016年该公司收到马来西亚政府15亿林吉特(约合23.8亿元人民币)援助,敦促其制定复苏计划,寻找一位国外合作伙伴。

直到去年,中国吉利汽车集团收购陷于困境的宝腾49%的股权,马来西亚政府才卸下重担。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吉利还将取得宝腾子公司、英国跑车品牌莲花汽车的控股权。这是吉利自2010年收购沃尔沃之后的最大一笔收购交易。

为反纳吉布而反(吉利收购宝腾)?

马哈蒂尔的“再办国产车”论在马来西亚国内引起震荡,国会反对声浪蔓延。

前总理纳吉布11日在脸书对此表示,希盟政府应该继续推行公共交通计划,如新隆高铁及捷运三号线(MRT3),而不是再创另一家国产车公司及重新实施保护主义措施。

纳吉布指出,重新推行保护主义措施只会提高车价及财务成本,从而加重人民负担。

他指出,在他任相期间,他的优先事项是在扩展公共交通计划的同时,也通过逐步降低税务及奖励措施,逐步调降车价。“结果显示,如今的车价已经比我刚上任总理时低,公共交通的使用率也在激增。”

纳吉布强调,“不要因为是我推展的,就去取消这些公共交通计划,纯粹为了自豪而重新推行一些计划,将对人民造成更大的伤害。

纳吉布脸书截图

庞大国债当前,重蹈宝腾覆辙?

此外,马华公会也表达反对立场。据星洲网报道,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对此指出:“历史告诉我们,马哈蒂尔过去拥有经营国产车失败的经验。过去30年以来,由马哈蒂尔一手创立的宝腾连年蒙受亏损,为了扶持宝腾,人民被逼买贵车,政府也为抢救宝腾而耗费了150亿林吉特,如若重蹈前辙令国家再面临亏损的话,只会让国家的经济更困难,人民都要再次为马哈蒂尔的失败买单。”

蔡金星表示,希盟政府近日声称国债突破1兆林吉特,国家面临的情况相当困难,甚至需要号召人民捐款救国等等。

他补充道,但如今马哈蒂尔竟然提出要开发另一个国产车品牌,无疑与国债庞大、经济状况困难的说法不符。

马哈蒂尔在行前接受日媒采访时也表示,作为削减债务的具体举措,基础设施项目要有所调整,包括前政权在接受中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大量贷款的基础上推进的铁路建设、城市开发和管线铺设等,称“马来西亚没有偿还债务的余力,必须与中国政府重新交涉,缩小规模,或者停止一些项目”。

马哈蒂尔已宣布了终止连接新加坡的高速铁路计划的方针。而另一方面,针对在选战中一直呼吁调整的与中国经济关系,马哈蒂尔表示,“希望维持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对马来西亚来说,中国是主要市场”。日本经济新闻分析称,此举显示出其从削减债务的角度与中国政府展开重新交涉的想法。

蔡金星还提出质问,这项决定究竟是马哈蒂尔个人的决定,还是内阁集体的决定:“奇怪的是,马哈蒂尔及内阁其他成员从来没有提及过关于开发新国产车品牌的课题,令人质疑这次访日的宣布是否是马哈蒂尔一人自行的决定,而没有经过内阁讨论?”

“这印证了马华之前的担忧,即现在的内阁已成为马哈蒂尔一人独大的内阁,其他内阁成员都只能在事后才获知总理的决定,或者在总理决定后才讨论。”

蔡金星认为,马哈蒂尔“一人独大”的情况早有前例,即他上一次绕过内阁自行宣布取消隆新高铁计划,才跟内阁开会讨论拍板。

说要削减债务,何来多余资金?

《星洲网》评论称,汽车制造业需要庞大的市场规模来支撑,马来西亚国内市场不大,无法产生规模效应,再加上工业基础与技术不足,勉强打造国产车将事倍功半。

评论也再次指出,另一个不能回避的就是资金问题。汽车制造业需要高资本投入,马来西亚如今面对1兆林吉特债务,正急于减债,何来多余资金? #

Tuesday, 12 June 2018

美朝首脑会晤新加坡 半岛无核化且看今朝


美朝首脑会晤新加坡
半岛无核化且看今朝

来源:新华社 / 观察者网(中国)

特朗普                                                         金正恩

原标题: 
美朝会晤倒计时   最后一刻再磋商

美国和朝鲜领导人定于12日在新加坡会晤。朝鲜媒体11日首次提及会晤议题:改善朝美关系、建立朝鲜半岛和平机制、实现半岛无核化。 

会晤前一天,美国前驻韩国大使金成和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在新加坡再次磋商,试图在最后一刻缩小分歧。 

三大议题

朝鲜中央通讯社11日一早连发三篇消息,详细报道最高领导人金正恩10日为参加朝美领导人会晤离开首都平壤、抵达新加坡和会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头两版刊登相关报道,配上16张照片。 

报道提到,金正恩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在12日上午举行“历史性首次会晤和会谈”。 

朝鲜媒体通常在金正恩视察、访问、会见等活动结束后播发报道,提前报道活动行程、尤其是到国外访问,非常罕见。美联社说,朝媒报道速度之快,可以视为朝方表露对新加坡会晤将进展顺利的信心。 

朝中社说,朝美领导人将在“全世界格外关心和期待下”会晤,就“顺应时代变化要求建立崭新朝美关系、建立朝鲜半岛持久巩固的和平机制、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其他共同关心的议题”广泛深入交换意见。 

会晤筹备期间的交锋中,朝鲜几次重申反对单方面无核化。路透社报道,依照以往表述,朝中社所提“无核化”的定义包含美国收回对韩国、日本“核保护伞”。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11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写道,美方“致力于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朝鲜半岛无核化”。 

图片来源:新加坡外长(左一)社交媒体账号,6月11日晚 

双方阵容

蓬佩奥陪同特朗普来到新加坡。他从中央情报局局长转任国务卿前便开始负责会晤筹备,曾两次访问朝鲜。 

参加会晤的美方高级官员还包括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白宫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 

作为“鹰派”,博尔顿先前要求朝鲜按照“利比亚模式”弃核,惹恼朝方,按照路透社的说法,险些让会晤“脱轨”。 

特朗普上周说,美朝领导人会晤将有助于形成“良好关系”并启动“最终达成交易”的“进程”。不过,启程前往新加坡时,特朗普说,会晤是和平的“一次性机会”,他第一时间就会知道会晤能否达成协议,“如果我知道谈不成,就不会浪费时间”。 

10日下午抵达新加坡后,特朗普回答媒体提问时说,对会晤即将举行感觉“非常好”。 

朝鲜方面,多名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和朝鲜国务委员会成员陪同金正恩前往,包括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兼统一战线部长金英哲,分管国际事务的副委员长、前外务相李洙墉,外务相李勇浩,人民武力相努光铁,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 

金英哲曾任朝鲜人民军侦察总局局长,与蓬佩奥“对接”美朝会晤前期磋商。本月1日,作为18年来访问美国的最高级别朝方官员,金英哲到白宫拜会特朗普,会晤重回正轨。 

最后努力

朝方代表团下榻瑞吉酒店,距离特朗普一行所住香格里拉酒店大约5分钟车程。 

特朗普11日会晤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韩国媒体报道,金正恩当天没有外出安排,可能在酒店专心“备战”。 

崔善姬和美国驻菲律宾大使、前驻韩大使金成当天上午10时率队在丽思卡尔顿酒店继续工作层面磋商。 

两人各自率领工作组5月27日至6月6日在板门店6次会面,讨论无核化方案、美方对朝方安全保证等会晤内容。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美方官员说,11日磋商显然是作最后努力,说明双方前期磋商就弥合无核化界定等分歧进展不大。 

据韩联社报道,尽管时间有限,崔善姬和金成仍将努力就无核化方式、时间表等缩小分歧。一些分析师猜测,为使美朝领导人会晤发表一份成果性文件,双方正就措辞字斟句酌。 

不过,韩国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说,相比工作层面磋商安排好一切、两国领导人只需签署声明,会晤结果更可能由特朗普和金正恩“面对面坦率对话”的“最后谈判”决定。 

按照一名美方官员的说法,特朗普带着“乐观感觉”和同等的“怀疑态度”来到新加坡。“不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不会吃惊。” 

12日上午9时,特朗普和金正恩将在圣淘沙岛嘉佩乐酒店开始会晤。#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华 巫 英)3种语文已先后贴出

作为坚守“独立自主”和“与民同在”的立场的一个民间组织,人民之友在今年9月24日对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发表了一篇以华文书写的“意见书”,题为: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这篇意见书的英文译稿(标题是: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已于10月22日张贴在本部落格。马来文译稿(标题是: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也已接着在11月13日在此贴出。

此外,人民之友也将通过电子邮件、微信、WhatsApp等方式,尽可能向全国各民族、各阶层、各行业、各宗教的团体和个人,传送我们的这份“意见书”供参考。我们欢迎跟我们对第14届大选的立场和见解一致的团体和个人,将这份“意见书”传送到更多的人手中去!

我们希望,我们在意见书内所表达的第14届大选的立场和观点,能够准确而又广泛地传播到我国各民族、各阶层的人民群众中接受考验,并接受各党派在这次全国大选斗争和今后实践的检验。


Pandangan Sahabat Rakyat terhadap PRU14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tiga bahasa (Melayu, Cina dan Inggeris)

Sebagai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yang berpendirian teguh tentang prinsip "bebas dan berautonomi" dan “sentiasa berdampingan dengan rakyat jelata”, Sahabat Rakyat telah menerbitkan kenyataan tentang pandangan kami terhadap Pilihan Raya Umum ke-14 yang bertajuk "Undilah calon yang menentang Pengislaman Nege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Jangan benarkan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 "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dalam Bahasa Cina pada 24hb September 2017.

Penterjemahan Bahasa Inggeris kenyataan tersebut yang bertajuk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blog kita pada 22hb Oktober 2017 manakala penterjemahan Bahasa Melayu telah diterbitkan pada 13hb November 2017.

Selain daripada itu, Sahabat Rakyat juga akan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seluas mungkin kepada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semua bangsa, strata, profesyen dan agama seluruh Negara melalui email, wechat, whatsApp dan pelbagai saluran lain. Kami amat mengalu-alukan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yang berpendirian dan pandangan sama dengan kami untuk turut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kepada lebih ramai orang!

Kami berharap pendirian dan pandangan kami berkenaan pilihan raya kali ini yang dinyatakan dalam kenyataan tersebut dapat disebarkan dengan tepat dan meluas untuk diuji dalam kalangan rakyat semua bangsa semua strata sosial melalui penglibatan mereka dalam amalan pelbagai parti politik dalam pertempuran pilihan raya umum kali ini mahupun amalan masa depan.


The Chinese, English and Malay renditions of Sahabat Rakyat’s opinions about GE14 have been published consecutively

As an NGO which upholds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position and "always be with the people" principle, on 24 September 2017, Sahabat Rakyat had released a Chinese-written statement of views with regard to the voting in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this statement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and the Malay rendition entitled "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 had been released on 22 October and 13 November respectively.

Apart from that, Sahabat Rakyat will also make every effort to disseminate this statement as widely as possible to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of all ethnic groups, religions and all walks of life throughout the country via email, WeChat, WhatsApp and other channels. We welcome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with the same position and views to spread this statement to more people!

We hope that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upcoming General Election expressed in the statement will be accurately and widely disseminated and also examined by the popular masses of various ethnicity and social strata through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struggle of the 14th General Election carried out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practices in all fields in future.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