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人民之友工委会即将在2020年9月9日发表文章,对“喜来登”政变发生后的我国政治局势,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致力于真正民主改革的各民族、各阶层人士参考,并愿意与同道们交流、共勉!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Sahabat Rakyat akan mengemukakan pendapat khusus mengenai situasi politik di negara kita selepas "Rampasan kuasa Sheraton" pada 9 September 2020 untuk tatapan rakan semua bangsa dan semua strata yang komited terhadap reformasi demokratik tulen negara kita. Kami bersedia bertukar pendapat dan saling belajar dengan semua rakan-rakan sehaluan.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photo 2021.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21新年进步、万事如意!在新的一年里,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抗拒'马来霸权统治'!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

 photo mahathir_PRU14_1.png

人民之友18周年(2001—2019)纪念,举办一场邀请4名专人演讲的政治论坛和自由餐会,希望通过此论坛激发更多的民主党团领导、学者、各阶层人士,共同为我国民主改革运动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贡献。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Hindraf.png

《人民之友》2019年国际劳动节发表对2007年兴权会游行示威的重要领袖乌达雅古玛(Uthayakumar)的专访(第一部分)。这次专访的主题是:兴权会的主要斗争对象乃是马来霸权统治集团。

Saturday, 31 October 2020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 国人须告诉马哈迪, 杀人不是一种权利 !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
国人须告诉马哈迪, 
杀人不是一种权利!

 

本文是郑丁贤2020年10月31日发表于《星洲网》专栏评论,原标题:告诉马哈迪,杀人不是一种权利。

作者在文中指出:“马哈迪的生气杀人论,燃起了全球怒火(除了少数偏激分子之外),而他的前首相身分,也让马来西亚蒙羞。更可怕的是,如果有极端分子利用这种逻辑,为恐怖活动建立论述,为杀人找到理由,那就不只是蒙羞那么简单了。”

作者认为,马哈迪应该道歉和收回推文。而大马人必须让马哈迪知道,他不应该再开口和动笔了。

以下是郑氏这篇评论的全文内容(以上插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大马人必须告诉马哈迪,杀人不是一种权利。

老马在推特推文,评论法国的恐袭案件,其中一段文字是:“穆斯林有权利因过去的屠杀而生气,并杀死数百万名法国人。”

持平而言,这是他13段推文中的一个段落,而他接下去有说:“总的来说,穆斯林并没有采取这种以眼还眼的做法。”

马哈迪的解释,并不能平息风波

在受到四面八方的挞伐之后,马哈迪解释说,他的推文被断章取义,被人扭曲。

只是,一句“断章取义,被人扭曲”,并不能平息风波。全球的媒体,以及社交网站,都在报道:“大马前首相认为,穆斯林有权利杀死数百万法国人。”

你能说这些媒体和网站报道错误吗?

不能。因为马哈迪确实是这么一字一句写了出来,他事后也没有否认。

他充其量解释说,穆斯林没有这么做。

重点不在于穆斯林没有杀死数百万法国人,而是他说“穆斯林有权利这么做”。

"有权利杀人",是极其恐怖的思维

把杀人的权利合理化,不管是杀死一个人,还是杀死百万人,都是极其恐怖的思维,也是万劫不复的罪恶。

站在人性的立场,不管是任何宗教,有哪一个人有杀人的权利呢?

站在文明的角度,又有哪一个人可以因为别人的宗教、肤色、政见的不同,而杀死对方?

纳粹的希特勒和军国主义的东条英机,就是因为他们以为手上拥有杀人的权利,而犯下了屠杀的人道罪行,以致遗臭万年。

IS和基地等极端组织,同样以为他们掌握了天道真理,拥有杀人的权利,而手染鲜血,自取灭亡。

即便法国人的祖先,曾经在北非的阿尔及利亚殖民地,对穆斯林犯下暴行,但是,这个历史错误,可以通过其它方式弥补和纠正,不应如此而害及现有法国人的生存安全。

否则,当年蒙古铁蹄之下,百万欧洲人被屠杀,今天的欧洲人是否可以清算如今的蒙古人?当年美洲印第安人,被白人几近灭族,是否也可以生气报复,杀害现有的美洲白人?还有中国人、日本人、越南人……的历史仇恨,是否可以厮杀解决?

当然不是。历史的教训,告诉世人不要重犯这些错误,停止干戈,和平共存;而不是冤冤相报,继续残杀。

马哈迪的确有补充说:“总的来说,穆斯林并没有采取这种以眼还眼的做法。”

只是,这不能弥补他的谬误。他的意思是,他们可以杀人,只是没有动用这项权利。逻辑上,在于要不要杀,而不是能不能杀了。

荒诞逻辑,会衍生偏激犯罪行为

荒诞的逻辑,会衍生偏激的犯罪行为。

这次发生在法国的事件,一名法国教师在班上展示了先知的漫画,而遭到18岁来自车臣的穆斯林青年斩首;这个年轻人以为他有杀人的权利,因为他觉得信仰被冒犯了,导致他生气了。

之后,另一名21岁来自突尼西亚的穆斯林,进入法国城市尼斯一座天主教堂,杀死了3名祈祷者,其中一名受害者被割下头颅。凶手生气法国政府在先知漫画事件上,坚持言论自由立场,所以杀人泄愤。

这和马哈迪的思维异曲而同工。如果有人因为他的祖先被杀害了,或是冒犯了,而他因此忿忿不平生气了,那他就具备杀人的权利;即使他杀的人,根本和过去发生的事情无关。

当人们的生命,已经渺小到取决于有人要不要杀死他,这会是怎么样的世界?

在人类世界,在任何情况下,杀人都不是一种权利。从过去帝制的道德意志体制,到现代的法治体制,只允许国家基于维謢秩序和纪律,而拥有判决死刑的权力;即使如此,这种国家权力在近代也受到置疑和挑战。

马哈迪应向世人道歉和收回推文

马哈迪的生气杀人论,燃起了全球怒火(除了少数偏激分子之外),而他的前首相身分,也让马来西亚蒙羞。更可怕的是,如果有极端分子利用这种逻辑,为恐怖活动建立论述,为杀人找到理由,那就不只是蒙羞那么简单了。

社交媒体上,已经有一些偏激分子受到马哈迪的推文所鼓舞,燃起宗教仇恨的火苗,杀气腾腾;可见,再愚昧的逻辑和言论,只要击中受众的情怀,就可能星火燎原。

马哈迪不需要解释,他应该道歉和收回推文。而大马人必须让马哈迪知道,他不应该再开口和动笔了。#


马哈迪评“砍人事件”贴文, 被推特打“颂扬暴力”标签

 马哈迪评"砍人事件"贴文,
被推特打"颂扬暴力"标签


观察者网最后更新于2020年10月30日 07:39时分
 

本文是<观察者网>10月30日报道和<观察者网>所翻译的马哈迪的13条推文全文。

原标题:马哈蒂尔声称“穆斯林有权杀死数百万法国人”,被推特打“颂扬暴力”标签

10月16日,法国中学教师萨米埃尔•帕蒂遭极端分子割喉身亡。马克龙因此对伊斯兰教发表一系列批评言论,这引发了法国与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多个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外交冲突。许多伊斯兰国家的民间也掀起了一股抵制法国产品的浪潮。

北京时间10月29日,法国尼斯发生一起持刀砍人事件。袭击者在持刀杀死三人(其中一人同样被割喉)后遭到警察逮捕,被捕时高呼伊斯兰教的“真主至大”口号。同一天,法国阿维尼翁警方也击毙了一名高呼“真主至大”并用手枪威胁路人的持枪者。

当天晚间,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连续发表多篇推文,就这一系列风波发表评论。

马哈蒂尔用英语共分13段发出了这些推文。他在前面部分的推文中强调要尊重不同信仰与文化之间的差异,并表示西方不应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他国。

而在最后几段中,马哈蒂尔声称“马克龙的表现并不像是文明人。在因无礼教师被杀案而指责伊斯兰教与穆斯林时,他表现得像个原始人(primitive)……但无论是信奉那种宗教,人们在愤怒中都会杀人。法国人在他们的过往历史杀死了数百万人,其中有很多是穆斯林。穆斯林拥有对过去的屠杀感到愤怒,并为之杀死数百万法国人的权利。

“但是大体上,穆斯林并没有将法律中的“以眼还眼”付诸实施。穆斯林没有这么做,而法国人也不应该如此。相反,法国人应当教导他们的民众尊重他人的感受。由于你们将一个愤怒的人的行为归咎于所有穆斯林与其宗教信仰,所以穆斯林有权惩罚法国人。抵制行动无法弥补法国人这么多年来犯下的错误。”

截至发稿时,法国政府官方或马克龙尚未对马哈蒂尔此番言论做出回应。不过目前推特官方已将其推文中最引人瞩目的第12条即“穆斯林有权杀死上百万法国人”段落标记为“这条推文违反了关于禁止颂扬暴力的Twitter规则。但是,Twitter已确定,保留此推文可访问可能符合公众利益。”用户需进一步点击才能查看具体内容。
 
 

马哈蒂尔推文。

根据该国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马来西亚人口中有大约61.3%为穆斯林。该国在宪法中规定伊斯兰教为“国教”,同时也宣布“非穆斯林群体拥有宗教自由”。

马哈蒂尔·穆罕默德现年95岁,曾在1981至2003年、以及2018至2020年间两度出任马来西亚总理。值得一提的是,他曾在2003年因“犹太人利用代理人统治世界”、“他们(犹太人)让别人当炮灰”等反犹言论而遭到不少西方国家的“炮轰”。而他在2016年对此争议的回应是继续重申“犹太人正通过代理人来统治整个世界”。

附:马哈蒂尔13条推文全文
(翻译不代表观察者网赞同其观点):

尊重他人(英语大写)

❶一名法国教师被一名18岁的车臣男孩割喉。杀人者被这名老师展示的有关先知穆罕默德的夸张漫画(caricature)激怒了。这名老师想要表现出言论自由。

❷作为一名穆斯林,我不赞同杀人的行为。但是,尽管我相信言论自由,但我认为这并不包括对他人的侮辱。你不能仅仅因为自己相信言论自由就去侮辱他人。

❸在马来西亚有着很多来自不同种族、持有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我们避免了种族之间的严重冲突,因为我们意识到对他人的敏感性保持敏感是必要的。如果我们不这么做,那么这个国家将永远不会和平与稳定。

❹我们经常模仿(Copy)西方的行为方式。我们向他们一样着装,采用他们的政治制度,甚至包括了某些奇怪的做法。但我们也有着自己的价值观,就像在种族与宗教之间一样,我们需要保持这些不同。

❺新观点的问题在于,后来者倾向于增加新的解释,而这些解释并非其最初创始人想要的。因此,自由对妇女而言曾意味着选举权,而今天我们则想要消灭男女之间的一切差异。

❻我们在生理上是不同的,这对我们之间的平等做出了限制。我们必须接受这些差异与这些差异对我们造成的限制。我们的价值体系同样是人权的一部分。

❼是的,有些时候某些价值观似乎是不人道的,它们令一部分人遭受苦难,而我们需要减轻这种苦难。但若是阻力很大,则不要动用物理手段。

❽在某一个时代,欧洲女性的着装曾受到严格的限制。除了脸以外,身体的其他任何部位都不能暴露在外。而近些年来,有越来越多的身体部位都被暴露在外了。
如今,一小根绳子掩盖着最私密的部位。事实上,在西方的某些海滩上,很多人是完全赤身裸体的。

❾西方人接受了这些并视之如常事。但西方不应试图将其强加于其他国家,这样做是在剥夺后者的民众的自由。

❿通常情况下,西方人不再信奉自己的宗教,而只是名义上的基督徒。那是他们的权利。但是,他们绝对不能不尊重他人的价值观与宗教信仰。表现这种尊重是他们文明程度的体现。

⓫马克龙的表现并不像是文明人。在因无礼教师被杀案而指责伊斯兰教与穆斯林时,他表现得像个原始人(primitive)。这与伊斯兰教义不符。
但无论是信奉那种宗教,人们在愤怒中都会杀人。法国人在他们的过往历史杀死了数百万人,其中有很多是穆斯林。

⓬穆斯林拥有对过去的屠杀感到愤怒,并为之杀死数百万法国人的权利。
但是,总的来说,穆斯林并没有将法律中的“以眼还眼”付诸实施。穆斯林没有这么做,而法国人也不应该如此。相反,法国人应当教导他们的民众尊重他人的感受。

⓭由于你们将一个愤怒的人的行为归咎于所有穆斯林与其宗教信仰,所以穆斯林有权惩罚法国人。抵制行动无法弥补法国人这么多年来犯下的错误。

(全文完)

Wednesday, 28 October 2020

兴都妇女英迪拉入禀法庭, 起诉总警长拒助寻回女儿 / Indira Gandhi files lawsuit against IGP

 兴都妇女英迪拉入禀法庭,
起诉总警长拒助寻回女儿


发表于2020/10/28 1:00pm   更新于 2020/10/28 1:06 pm
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Abdul Hamid,图左)与起诉人英迪拉(Indira Gandhi ,图右)

兴都妇女英迪拉(Indira Gandhi )已入禀法庭,起诉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Abdul Hamid),拒绝协助寻找前夫立都安(Riduan Abdullah)及失踪11年的女儿柏珊娜(Prasana Diksa)。

英迪拉的代表律师拉杰斯(Rajesh Nagarajan)告诉《当今大马》,他今早会透过电子系统,向吉隆坡高庭入禀此案。

兴讼为了寻求赔偿

拉杰斯也证实,英迪拉本次兴讼,是因为总警长没能执行庭令,逮捕立都安。

“这起诉讼是为了寻求赔偿,因为总警长特意拒绝找到英迪拉的前夫。”

9月3日,英迪拉行动小组因为总警阿都哈密答应会见,而取消原定的绝食行动。但阿都哈密最终却未现身,只派代表会见他们,并给了他们一个警员的电话号码,让他们跟进此案。

不过,英迪拉行动小组主席阿伦(Arun Doraisamy)日前控诉,他们后来试图向警方跟进案件进展,却整一个月都未获回应。因此,英迪拉决定要在11月21日展开苦行长征,从北马徒步350公里到布城,向国家元首及首相递交备忘录及信函陈情。

英迪拉寻女11年

英迪拉的前夫立都安(Riduan Abdullah)在2009年单方面擅自为3个孩子改信伊斯兰,随后强行抱走11个月大的幼女柏珊娜,从此消失无踪。

经漫长诉讼,联邦法院于2018年1月裁定,孩子改教需父母双方联合同意,进而否决了立都安为孩子改信的决定,同时下令时任总警长卡立缉拿立都安,惟警方多年来始终无法找到立都安及柏珊娜。

今年1月31日,阿都哈密声称自己知道立都安藏身之处,并促对方勿再躲藏,现身解决问题。惟阿都哈密也坚持,要为这宗争子案寻求圆满的解决方案。#

<人民之友>编者注:<当今大马>英文版的报道,有更多内容如下。敬请参阅!



Indira Gandhi files 
lawsuit against IGP

By Hidir Reduan Abdul Rashid

Published 2020/10/28 11:31 amModified 1:57 pm

M Indira Gandhi has filed a civil suit against Inspector-General of Police (IGP) Abdul Hamid Bador over the latter’s purported refusal to locate her ex-husband Muhammad Riduan Abdullah.

Her counsel, Rajesh Nagarajan informed Malaysiakini that the suit had been filed via e-filing to the Kuala Lumpur High Court this morning.

Indira has been fighting to regain custody of her daughter Prasana Diksa, who had been taken by Riduan.

“It was done via e-filing,” Rajesh said when asked whether the writ of summons has been filed against the top cop this morning.

The lawyer confirmed that the suit was filed over the IGP’s alleged failure to enforce the court order to locate Riduan.
 

“Yes, (the suit is) seeking damages for the failure of the IGP to purposefully refuse to locate the ex-husband,” Rajesh (photo) said.

Indira had said she would be filing a civil suit against Abdul Hamid this week.

Back in January, the IGP revealed he knew the whereabouts of Indira’s former husband Riduan and urged him to surrender himself.

This was despite an arrest warrant from the Federal Court for Riduan, who had absconded with Prasana.


Prasana was an infant when her father Riduan, previously named K Pathmanathan, took her away in 2009 after converting to Islam.

Riduan and Indira were later engaged in a tightly-watched interfaith custody battle after he unilaterally converted Prasana and their two other children to Islam.

In 2014, the High Court in Ipoh ordered the police to retrieve Prasana from her father. In 2016, the Federal Court ordered the IGP to arrest Riduan.

In 2018, the Federal Court unanimously ruled that unilateral conversions of children were unlawful as such decisions needed permission from both parents.

The court also issued an arrest warrant for Riduan.

According to a copy of the lawsuit’s statement of claim which was made available to the media today, the listed defendants are the IGP (who is not named), the Royal Malaysian Police, the Ministry of Home Affairs, and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It was alleged that the IGP failed to abide by two orders of the Ipoh High Court issued on May 30, 2014.

The first order was a committal order for Riduan to be jailed for failing to return Prasana to Indira.

The second one was a recovery order for the Royal Malaysian Police and court bailiff to retrieve Prasana from Riduan and return her to Indira.

Indira claimed that the IGP has committed a tort of nonfeasance in public office by failing to arrest Riduan and recover Prasana.

The plaintiff is seeking declarations that the IGP has committed a tort of nonfeasance in public office and that the other three defendants are vicariously liable for the first defendant’s (IGP) tort of nonfeasance.

Indira also seeks general, aggravated, and exemplary damages, interest, costs, and any other order deemed fit by the court.

Meanwhile, at a related press conference at Petaling Jaya today, Indira Gandhi Action Team (Ingat) chairperson Arun Doraisamy said that the large amount of RM100 million sought in the suit was due to the matter not being just about Indira Gandhi but about the rule of law and ensuring authorities comply with it.

“If we cannot get our authorities to obey a court order, what else we can (do)? The amount (R100 million) is synonymous with the gravity of the case.

“It is not just about Indira alone but also about the institution of enforcement and system of justice,” he said.

Arun reiterated that the lawsuit seeks to ensure that Malaysia’s system of justice is level for everybody in the country.

He also said that the legal action is timely as there is great concern about the welfare of Prasana, whereby he claimed the last time she was last seen was in 2015.

“It is of great concern to us whether this girl (Prasana) could have been abused or taken out of the country (Malaysia),” he said.

Saturday, 24 October 2020

安华若乖离希盟框架, 民主行动党不会跟随 —《当今大马》专访林冠英 / 对公正党"尊重巫统"起疑, 行动党强调反对联合巫统

安华若乖离希盟框架,
民主行动党不会跟随
—《当今大马》专访林冠英


发表于2020年10月23日下午 3:52 时分  更新于同日下午 4:09 时分

随着巫统重新支持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外界纷纷质疑,公正党主席兼波德申国会议员安华欲成立新政府的计划,是否已宣告失败。

自从1998年因肛交和渎职指控遭巫统革除党籍后,安华曾多番尝试登上首相之位。

但他最新的策略,即拉拢巫统国会议员联手推翻慕尤丁的做法,显然不获得希盟盟友行动党的认可。

林冠英接受《当今大马》独家专访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10月23日)在槟城接受《当今大马》独家专访谈到,行动党在希盟的未来、公正党独自决定与巫统合作重夺政权的部署,以及假如巫统凑足执政人数,该党会否继续支持安华任相等课题。

他在访谈上清楚说明,公正党需厘清自身的方向。

此外,他也代表行动党重申,跟巫统或背叛人民委托的人士合作行不通。他更形容,叛徒会惨死上千次,因为除了对权力赤裸裸地追求,则已一无是处。
 

《当今大马》整理的部分访谈内容

以下是《当今大马》整理的部分访谈问答:

问:(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证实会支持国盟政府后)安华现在算是玩完了吗?

答:在希盟里,行动党不曾争取首相之位,争取的一直都是安华。如果他凑不到数,那么(我们之前决定)会支持前沙巴首长及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出任首相)。但既然是安华主导的事,这个问题必须由他来回答。

问:行动党未来的计划是什么?安华推翻国盟的计划泡汤后,声誉也备受影响,你还会继续支持安华吗?

答:目前来说,我们还会继续与希盟同在。我们还没有开会,但如果有任何新的考量,会在会议中提起。

问:什么时候开会?

答:可能限行令结束后吧。从各种声明看来,安华仍希望会发生一些事情。这最好由他来回答。

问:连阿末扎希也回归支持国盟了,“会发生一些事情”是什么意思?

答:依靠巫统这个政党是行不通的。政治上根本站不住脚。虽然我们已经阐明立场,仍有一些方面扭曲行动党的立场。官媒没有协助(传达立场),尤其是中文报不断编造谎言来扭曲我们的立场。

这是我们必须处理的。我从来没有就此(推翻国盟的计划)会晤过任何巫统领袖。

他们(媒体)知道我是行动党秘书长,我代表党发言,但他们(媒体)却这么做(扭曲我的立场)。
 

问:民众现在认为,希盟已经不那么有凝聚力,行动党和诚信党已经被甩掉了。

答:公正党必须负责纠正这个印象,因为这是他们造成的。这个印象可能是因为最近的权力博弈,而这是(希盟内)一个政党的单独决定。

我们必须回到基本原则,在109个国会议员的基础上,恢复第14届大选的民意委托。我们不能依赖人民所拒绝的政党。

(当今大马编按:国会共有222个议席。今年2月,国内发生喜来登政变,慕尤丁推翻希盟政府,以微弱的两席优势执政。)

这种奠基于贩卖原则上的关系不会长久。我说过很多次,现在也还会再重复:叛徒会孤独而悲惨地死上千次。因为除了赤裸裸的权力追求,他们没有什么可以交易的。

对我们来说,虽然我们可能不会成功,但原则的基石还在,希望的种子就会继续存活。希望的火炬会继续燃烧,种子可能不会那么快开花,但或许会在5年后绽放。

至于叛徒,他们只会权力交易。没有了这些,就没有未来了。(他们)没有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未来,他们都是幽灵,只会交易权力和地位。他们的名声永远败坏。

你要怎么跟这种人组建一个有原则的政府?

不管怎么说,巫统是个自主的(政党)。除了几个人跳槽,没有人背叛巫统。如果我们跟他们整个党合作,我们就跟那些跳槽组建后门政府的人一样,而没有差别了。

问:如果安华继续跟巫统合作,那怎么办呢?

答:我们需要在希盟的框架中找出路。我们不能偏离(这个框架)太远。

问:希盟还存在吗?

答:还在,但希盟的元素似乎没有被投射出来。看来更像是一个人的政党,而不是一个整体的联盟或希盟的集体行动。

问:你有向安华反映你的疑虑吗?

答:当我们会面时,安华完全认同我们。

问:行动党可以承受这一切到何时?是否有极限?

答:只要希盟仍维持原有的立场,我们就会与其同在。行动党不会做出个人主义的决定。只要是希盟的立场,我们就会支持,否则我们也不会成为希盟的一份子。

安华知道,若想成功,他需要行动党和诚信党。就像我们行动党也需要公正党和诚信党。但如果他做了一些乖离希盟框架的事,我们不会跟随。我们相信诚信党也一样。



 对公正党"尊重巫统"起疑,
行动党强调反对联合巫统


发表于2020年10月23日下午 2:09 时分更新于同日下午 2:19 时分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前天宣布“政治停火”进而支持国盟政府后,公正党随即表明尊重,不过公正党这种立场却引发了盟友行动党的疑虑。

赛氏言论暗示公正党愿与巫统合作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认为,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纳苏丁当时的这番言论,出乎他的预料,因为它暗示公正党“愿意与巫统合作”。

林冠英今日在槟城接受《当今大马》独家专访时直言,该党早已告知公正党,“与巫统合作”的想法并不可行。

“我们一直都反对巫统。沙巴州选时,我在亚庇已经说过我们不会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及(前首相)纳吉领导的巫统合作。”

“我们在大选中对抗他们,我们团结一心因为要剔除一个盗贼统治的巫统,所领导的国阵政府。”

“我们怎能走回去和他们合作?”

安华"准备联手巫统执政"传闻炙热

一个月前,即9月23日,国会反对党领袖兼公正党主席安华宣称,他取得“强大多数”的国会议员支持,足以取代国盟政府而上台执政。

随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紧接着声称,许多巫统与国阵国会议员支持安华任相,使得外界开始揣测安华或许准备跟巫统联手组织政府。

而巫统政治局之后议决检讨与国盟政府的合作,使得传闻更火上加油,但阿末扎希前天突然转态,宣布愿意“政治停火”和继续支持国盟政府以确保政治稳定。

针对阿末扎希的宣布,赛夫丁纳苏丁当天较后表示,公正党尊重对方的声明,同时强调该党会继续争取与同样志向的国会议员恢复人民的委托。

林冠英当初以为安华不是联合巫统

提及安华9•23行动,林冠英重申,行动党当时以为安华所谓的强大多数,是其他政党成员和独立身份的国会议员,而不是巫统。

“我们(行动党)和希盟的立场非常清楚。你需要去问回公正党,他们的立场又是什么。”

询及安华策动政变是否没有事先咨询行动党和诚信党,林冠英表示,他们当时理解,由于事件十分敏感,必须有所保密。

安华9•23行动, 那是他个人的决定

不过,林冠英强调,他们当时其实询问过安华,事成之前就先行宣布是否妥当?

他认为,与其安华单独宣布,或许更应该交给其他“适合的单位”说明。

“我们担忧这会影响他的公信力。但他却非常有信心。”

“但他做了决定,所以当他(召开记者会)宣布时,我们并不在场。那是他个人的决定。”

沙巴州选期间的9月23日,林冠英披露,他当时以为安华争取到了砂拉越政党联盟(GPS)的支持,才掌握了强大多数的国会议员支持。

他解释,本身事前虽然已获得安华通知,但并不清楚详情。

之后,随着安华与阿末扎希和前首相纳吉联手传闻炙热,林冠英于10月20日受询时表示,人民厌恶疫情下的政治斗争,因此行动党无需重申其立场。#

慕尤丁今主持内阁特别会议, 传政府或寻求颁布紧急状态 / 内阁议决采紧急措施抗疫, "紧急状态"或仅针对政治

慕尤丁今主持内阁特别会议,
传政府或寻求颁布紧急状态

 

(吉隆坡23日讯)  首相今日主持的内阁特别会议备受各方关注,盛传政府或寻求颁布紧急态状!

有消息指,政府颁布紧急状态,是为了更有效地应对目前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然而,此举也被视为首相慕尤丁为了避免在即将来临的国会中失去多数支持而引发闪电大选所做的准备。

根据《大马透视》引述消息报导,于内阁已决定要颁布紧急状态,以应对政治动荡和严重的新冠疫情。

消息说,他们或会重新包装一下“紧急状态”的字眼,以免引起恐慌,他们应该不称之为“紧急状态”(darurat),而是会给一个新词,总之跟疫情有关。

内阁决议或跟确保政治稳定有关

此外,根据网媒《Malaysia Now》的报导,今早的内阁特别会议中,据说颁布紧急状态成了会议的重点讨论事项。

2021年财政预算案即将于11月6日是国会提呈,财案必须获得大多数国会议员支持通过,否则意味著首相慕尤丁失去多数议员的支持。

一旦财案通不过,国会或被迫解散,而我国可能要在疫情下举行全国大选,这让卫生部高级官员高度关注,因闪电大选或使疫情失控。

我国第三波疫情爆发至今3个星期,就已暴增逾1万2000宗病例,也夺走68条人命,若政府颁布紧急状态,所有政治活动将被暂停,因而被纳入规避疫情蔓延的考量之中。

消息称,就连总检察署似乎也认为,除非颁布紧急状态,没有其他方法能确保政治稳定。

根据联邦宪法第40和150条款,国家元首有颁布紧急状态的权力。



 内阁议决采紧急措施抗疫,
"紧急状态"或仅针对政治


发表于2020年10月23日下午 3:26 时分更新于同日下午 6:30时分


首相慕尤丁今天上午召开特别内阁会议,而会议同意实施某种的紧急措施,以应对日益严重的2019冠病疫情。

一内阁部长证实内阁已经议决

一名要求匿名的内阁部长受询时表示,“等待宣布吧。”

询及这是否意味内阁决定实施紧急措施,这名部长间接加以肯定。

“等宣布意味着这个程序正在进行。”

大马政局近日暗潮汹涌,慕尤丁所领导的国盟政权面对内外夹攻,似有随时倒台的可能。

今早9点半,慕尤丁在首相署召开特别内阁会议,多名内阁部长已在中午12点45分起陆续离开首相署,惟媒体尝试取得部长回应时皆不得要领。

慕尤丁今午或赴彭亨觐见元首

另外,《当今大马》探析,慕尤丁可能会在今天下午到彭亨觐见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以获得元首同意实施上述的紧急措施。

不过,此事仍未获得证实。

在传言甚嚣尘上之际,卫生部及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也在今午双双取消记者会,惟并无清楚交代理由。

有媒体猜测政府或采用"新包装"

新加坡《海峡时报》今午则引述匿名消息人指出,大马政府拟颁布“经济紧急状态”(economic emergency)。

“这与1969年种族暴乱后实施的那种,宣布宵禁及出动军人的紧急状态不同。反之,大家是在限行令(MCO)之下继续如常生活,而政府可以在政治干扰的情况下处理疫情危机。”

报道指出,某匿名部长助理声称,内阁议决援引特定法律颁布紧急状态,随后已带到今日的国安会会议上讨论。

“(今日)内阁特别会议是为了确保《2021年财案》得以落实。我们必须等首相觐见元首。”

今日的内阁特别会议中,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及武装部队总司令阿芬迪亦有出席。报道宣称,首相将在今午觐见元首后才可宣布紧急状态。

而《透视大马》亦引述匿名消息声称,“他们(政府)必须重新包装‘紧急状态’这个词汇,以免造成公众恐慌。他们不会叫它紧急状态,而会给个与2019冠病有关的新名字。”

宪法专家和民间律师等的反响

坊间从昨晚开始谣传,政府将请求国家元首颁布紧急状态,而这种传闻更为主流媒体所报道和放大。

今早,宪法专家山拉哈育(Shamrahayu Ab Aziz)率先在面子书张贴长文,以15道问题解释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的情况。

这则贴文很快就在社交媒体上疯传,较后也获得《马新社》及《Astro Awani》等主流媒体先后转载。

同样的,律师林伟捷也推文反对宣布紧急状态。

他提醒,紧急状态将会吓跑投资者,并让政府有权在未经议会批准下,制定违反联邦宪法及人权的法令。

另一方面,新成立的网络媒体《MalaysiaNow》也援引消息人士报道,由于资深卫生官员担心闪电大选将使2019冠病疫情恶化,因而今天的内阁特别会议将讨论颁布紧急状态的可能。

 当今大马2020/10/23傍晚 6:30 时分更新消息 

首相最快今晚有所宣布

随着首相慕尤丁今午觐见了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政府据称最快会在今日傍晚宣布紧急状态,以应对2019冠病的肆虐和终止政治动荡。

《星报》今日引述消息声称,慕尤丁今日中午结束内阁特别会议后,便赶往关丹汇报内阁会议的谈论事项。

报道引述“高阶消息”表示,至于何时实施紧急状态,元首掌握最终决定权。

报道也声称,元首预料会先聆听各州统治者的意见再做定夺。

“但肯定的是,无论元首有何决定,他们一定会给予支持。”

报道亦表示,这是统治者之间的特别会议,无关马来统治者理事会。

紧急状态或仅针对政治

另外,报道亦引述来自布城的消息人士表示,所谓的紧急状态仅涉及政治活动。

“经济活动将如常,也不会有宵禁。”

“总而言之,生活会如常。这对国家抗疫来说是件好事。”

今日较早前,《马新社》报道,慕尤丁是在今日早上9点半左右主持了内阁特别会议,历时大约3小时后结束。

较后就传出,内阁决定会议同意实施紧急措施,甚至紧急状态,以应对日益严重的2019冠病疫情的消息。

今日下午4点40分,慕尤丁和武装部队总司令阿芬迪赶赴彭亨关丹阿都阿兹王宫,觐见元首苏丹阿都拉。#



Friday, 23 October 2020

《多维新闻》报道: 泰国90天全境示威 的红线逐渐浮现

《多维新闻》报道: 
泰国90天全境示威
的红线逐渐浮现

作者  / 来源:茅岳霖 / <多维新闻>
 

10月20日,从7月下旬开始的泰国全境示威已持续了超过90天。

在这场风波中,数万青年学生举行了十轮大规模游行,竭力嘲讽泰王拉玛十世(Maha Vajiralongkorn);到10月13日至14日间,即前任泰王的忌日时,大批示威者还走上街头,冒着被判“大不敬”罪名的风险围堵泰王车队。

但是,初具规模的示威者开始展示其真正目标,把抗议的矛头从泰王对准现任总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呼吁“解散议会”、“重新大选”、“另选总理”后,曼谷当局也一改相对放任的态度,随即收紧控制。

7月以来的曼谷暗流涌动

7月以来的曼谷暗流涌动,图片与说明如下——
 
(1)对外界来说,从2020年2月到7月间,被巴育强行解散又趁机重组重生的前进党是此次示威的最大动力,但他们却尽量隐蔽不出,转而推动学生出面。(Getty)
 
(2)由于在6月前后,部分活跃在推特等场合的泰国活动家被军警破获后已“失踪”(死亡可能性较高),这使得曼谷的活动家在进入警局之前便与亲友告别一番,如能安全返回则更好。(Getty)
 
(3)在此前以泰王为目标,采取多次成功的群体性示威活动后,曼谷的活动家们选择把矛头对准巴育。(美联社)
 
(4)在10月16日的对峙后,面对高呼“巴育下台”的示威者,军警终于拿出了染色高压水炮,一场图穷匕见的斗争似乎刚刚开始。(美联社)
 
(5)对此前毫无防备的学生们来说,10月16日的染色水枪是个严峻的考验。(美联社)
 
(6)除染色高压水枪之外,泰国军警还对示威者使用了催泪弹。(美联社)
 
(7)到10月18日,为避免再遭染色水炮袭击,示威者开始穿戴护具,也就在这一天,泰国前总理英拉已经在社交网络上出面喊话了。(美联社)
 
(8)对泰国示威者来说,他们以为在10月18日的对峙中给了巴育以压力,实则不然,两天之后,曼谷当局就开始责成运营商对加密通信软件采取措施。这对于示威者是不利的。(美联社)
 
(9)与示威的学生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部分市民也开车上街,以拉力方式采取行动。(美联社)。联脱下军育(中)将军代表着泰国军政府的延续,以及泰国军人集团干预政治

10月15日,巴育当局即宣布曼谷进入紧急状态,“禁止五人以上聚集”;17日时,巴育发言人虽表示政府愿意认步,准备倾听来自各方人民的声音,可到20日,泰国当局即责成各大电信运营商封堵Telegram等加密通讯软件,并在同日关闭四家新闻网站,搜查一家出版社,出动军警严查“引起动乱及煽动混乱”的信息。巴育当局的迅速表现,也逐渐展现出了泰国政治暗流涌动下的红线。

风波从何而来

对分析人士来说,泰国2019年3月众院大选后,曼谷就一直酝酿着一场危机。其对准的焦点始终落在巴育身上。

前总理他信(Thaksin Chinnawat)、英拉(Yingluck Shinawatra)兄妹二人创建的为泰党集团虽在众院500席中取得136席,领先巴育将军麾下民政党阵营,但取得116席的民政党仍能在泰军控制的参院250席加持之下,凭借友党帮助,让巴育继续担任总理。这种军方“量身定做”维持军政府的做法让很多人敢怒而不敢言。
 
(10)脱下军装的巴育(中)将军代表着泰国军政府的延续,以及泰国军人集团干预政治能力的极限。(美联社)

巴育当局在2019年6月再次确立后,开始大举倾轧野党势力。其最突出的行动莫过于在同年11月20日到次年2月21日间,以党首塔纳通(Thanathon Chuengrungrueangkit)“违反选举法”、“向本党贷款”为由,查办并解散众院第三大党“未来前进党”,禁止塔纳通等十余人参政。这让以为泰党为首的各大野党无不人人自危。

塔纳通外形俊朗,在民间有“泰国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等称呼,这使得以学生为主的泰国青年在2020年2月后开始零散示威,但由于新冠疫情导致泰国各地封城、停课,示威活动也不了了之。

在新冠疫情导致的封城等管控措施之下,泰国从2月到7月间暂时无事,偶有部分异见人士被逮引发社交媒体骚动。但巴育当局在7月15日未能及时通报海外输入的新冠患者病例,这一防疫疏漏还是引发了民间的不快。加之到16日,巴育侧近还袭击并逮捕了前往陈情的示威者,至此,新一轮风波就随之而起。

老对手的新较量

面对巴育当局控制泰国军队、警察、情治机构,具备压倒性控制力的局面。从7月18日开始的示威采取了迂回、分散、去中心化的手段。其针对的焦点也暂时从巴育对准了势力相对较弱的国王。
 
(11)现任泰王拉玛十世少时行事荒唐,在即位前即已声名狼藉,这使得尽管在泰国批评国王会触犯不敬罪,很多人仍对去世多年的老泰王拉玛九世心怀敬畏,但面对这位大王,多数人就不会选择恭敬。(美联社)

由于新任泰王远逊于其父,素来生活奢侈、放荡不羁,加之又在新冠疫情期间抛弃国家前往德国巴伐利亚躲避疫情,这使得泰国各界对于批评国王毫无压力。

在泰国各大在野党中,以未来前进党残部重组的“前进党”大力参与了第二阶段的示威。指挥人员也调整了斗争策略:以曼谷大学生为核心,辅以部分LGBT人士的活动群众放弃了激进集会,在7月18日到8月3日间以游艺活动、歌舞表演、群众健身等方式宣传其主张,并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大搞串联,为此后两个月间的学生示威奠定了基础。

到8月10日,泰国各地学生开始在复课后以“三指敬礼”、“绑白丝带”等暗号展开联络,这一“大串联”背后有着前进党和曼谷大学生组织的全力帮助。到9月19日至20日间,在曼谷大专院校学生联络之下,一场两万人进军曼谷大皇宫,递交要求限制王权的“十项请愿”的行动取得了初步成功。
 
(12)图为淡出政坛,取得塞尔维亚国籍的泰国前总理英拉,英拉虽然在2019年初开始远离泰国政治,但她和兄长他信,嫂子宝乍文等人仍对曼谷局势保持着高度关注。(Getty)

但是,随着示威者人数逐渐增加,其抗议、游行、请愿等活动也难以隐藏锋芒。随着示威者在10月13日冲击泰王车队,在14日与保王党人士发生斗殴,并于15日公开喊出“要求巴育下台”等口号。此前以防暴警察对抗人浪的巴育当局就一改此前相对温和的手段,直接以染色高压水枪、催泪弹弹压示威人群,亦捕去相当数量骨干分子。

对巴育当局来说,他们对此次风波似乎也已有相当的认识。从8月10日起,泰国国家电视台新闻频道即宣称此次风波系塔纳通与他信二人联手引发;9月18日,《曼谷邮报》等主流媒体也称“政府有责任维护和平”,“冷静的头脑必须占上风”。这意味着巴育为首的军方及执政党一侧已经认清了现实:学生示威、平民游行虽不足为惧,但代表该国大资本、大企业利益的在野党的势力仍存。

事实上,此前“淡出政坛”的前总理英拉已在10月18日于社交网站发文,呼吁巴育“尽快采取适当措施”平息局势。英拉还以自己2013年被巴育逼迫解散众院的例子反将巴育一军。

考虑到他信前妻宝乍文夫人(Photchaman Chinnawat)为首的为泰党人士已经恢复了与泰王之间的信任关系,其背后的泰国资本集团也不甘于继续被军方压制至今,随着2020年度疫情引发经济萧条,泰国民间怨声载道,在军方暂时无力恢复局势,为泰党等集团基本盘仍存之际,曼谷的游行也将在野党与巴育及军政府集团的缠斗下维持一段时期。#

Tuesday, 20 October 2020

《观察者网》郭涵"专稿": 泰国反政府街头示威愈演愈烈, 这一幕似曾相识

 《观察者网》郭涵"专稿": 
泰国反政府街头示威愈演愈烈,
这一幕似曾相识

 

本文是<观察者网>2020年10月19日 刊出的郭涵专稿。作者在本文传达的讯息,跟<泰国网>总编辑岳汉在其<一觉醒来,曼谷戒严>一文所作的“美国缺乏在泰国策动‘颜色革命’的动力”的判断,是有显著差异的。

“要是美国真有当这个“幕后黑手”的心思,只怕如今泰国早就已经地动山摇了。”这只是岳汉个人的推断,恐怕难于让人信服。本文作者郭涵对泰国这次的大规模示威提出“这一幕似曾相识”的说法有着许多事实根据,是富有说服力的。 

以下是郭涵的专稿全文——

刚刚过去的周日,泰国示威者继续无视紧急状态令,占领并瘫痪曼谷市中心的地标场所。他们对社交媒体的利用,示威活动的组织、沟通乃至“摆拍”手法,令人回想起此前乱港分子在街头“黑暴”活动中的熟悉身影。

有西方媒体称,泰国示威者已经学会香港暴徒“像水一样”的战术,如去中心化组织、与警方周旋的手段等,但对其“借鉴”过程却语焉不详。同时,黄之峰、罗冠聪等“港独”分子蹦出来“摇旗呐喊”,还号称要与泰国示威者“站在一起”。

10月18日,泰国总理府发言人表示,政府很担心抗议活动被别有用心、试图挑起暴力的人士所利用,愿意与示威者展开对话。
 

泰国示威改变战术,受到香港示威活动影响 (截图:《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18日称,泰国自7月初以来持续爆发的街头抗议,最近几天突然“变调”。示威者从“追求民主”到开始质疑王室,要求现任总理巴育下台。

抗议的形式也发生变化:与早期的小规模游行、聚集并派代表依次演讲不同,自从15日泰国政府在曼谷地区宣布紧急状态以来,示威者持续违反禁令,开始以集中占据并瘫痪公共空间为目标,期间甚至与警方发生冲突。
 

16日,曼谷示威者违反禁令上街、冲击警方防线,被水炮车驱散 (图自:澎湃影像平台)

18日,示威者不顾公共交通中断,占领了曼谷两个最繁华的地标:胜利纪念塔与阿索克大街。警方透露,当天在胜利纪念塔约有1万人聚集。示威者做好了与警方冲突的准备,有“志愿者”在现场指导如何利用雨伞,使用手势沟通等。

但警方最终并未采取行动,结果人群于当晚8点左右散去。

《华尔街日报》与路透社均指出,泰国的示威者复制了香港暴徒在去年“修例风波”期间使用的部分战术。其中包括去中心化的组织,统一着装与指挥沟通,以及借流窜、欺骗等战术干扰警方等。

这部分源于上周以来,多位知名抗议代表人物被抓,间接导致新一轮示威活动的发起者中缺少“老面孔”,故而呈现去中心化的特点。有律师宣称,自10月13日以来,至少80名抗议者被泰国警方逮捕,其中27人仍被拘留。但警方并未公布抓捕数字。

此外,示威者还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同伴随身携带麦克风与防护设备,通过头盔、面罩等统一装束来隐蔽自己。此类“画风”在去年香港“修例风波”期间已是司空见惯。

18日当天的胜利纪念塔前,一名示威者就向现场数千人喊话:“他们认为逮捕领导者就能阻止我们。这是没用的,今天我们都是带头人。”
 

泰国示威者穿戴的头盔、口罩是香港“修例风波”期间的熟悉“画风” (图自:澎湃影像平台)

路透社形容,泰国示威者很快适应了所谓“香港模式”,即暴徒当初宣称“像水一样”的战术。

一名30岁泰国男子Sarawut Tawan承认:“我从香港的示威活动中学到了一些技术,比如如何通知与指挥别人。”他还说使用雨伞“并不算携带武器”。“现在是多雨季,所以我们带雨伞。”

而构成泰国示威者主体的大学生与高中生,与香港暴徒同样熟悉并充分利用了社交媒体。他们不但在群组中投票决定示威集合地点,甚至发布好几个假地址,试图干扰警方视线。

18日当天,示威参加者被要求提前分散在各公交车站等候指示,直到下午3点才收到此前保密的集合地点,然后迅速向目标靠拢。路透社称,警方疲于奔命,赶到现场时已经有数千人聚集。

泰国皇家警察发言人基萨纳周日晚表示,示威者在公共场合聚集会制造动乱,且违反了政府的紧急状态令。他承认,当前的局势“快速变化”。“现在我们只能警告公众遵守法律。”
 

有网友发现,各地示威者的“摆拍”存在相似之处 (图自:微博)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历史系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杰弗里•瓦瑟斯托姆(Jeffrey Wasserstorm)在《日本经济新闻》上宣扬:“从明斯克到(美国)明尼阿波利斯、从贝鲁特到曼谷”,全球各地的示威者“显然受到了香港示威者的影响与鼓舞”,尤其是后者所鼓吹的“战术灵活性”。

他还选择性失明地称,“很难准确追溯香港示威者是从哪些国际渠道部分借鉴了对抗警方的战术与策略”,但曼谷等地示威者的思路中“也能看见他们的影子”。

18日,正被香港警方通缉的乱港分子罗冠聪就在社交媒体上怂恿泰国示威者“灵活制定战略,坚定行动”;黄之峰19日则跑到泰国驻香港总领事馆门前,号称要与示威者“站在一起”,还欲搞所谓“奶茶联盟”。

泰国总理巴育的发言人阿奴察向路透社表示,政府很担心抗议活动被别有用心、试图挑起暴力的人士所利用,愿意与示威者展开对话。

“政府希望展开对话、共同寻找解决方案。”不过,他并没有列举具体会与哪些抗议者代表对话。#


通告 Notification

工委会议决:将徐袖珉除名

人民之友工委会2020年9月27日常月会议针对徐袖珉(英文名: See Siew Min)半年多以来胡闹的问题,议决如下:

鉴于徐袖珉长期以来顽固推行她的“颜色革命”理念和“舔美仇华”思想,蓄意扰乱人民之友一贯以来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政治立场,阴谋分化甚至瓦解人民之友推动真正民主改革的思想阵地,人民之友工委会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和验证,在2020年9月27日会议议决;为了明确人民之友创立以来的政治立场以及贯彻人民之友现阶段以及今后的政治主张,必须将徐袖珉从工委会名单上除名,并在人民之友部落格发出通告,以绝后患。

2020年9月27日发布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精神患者的状态

年轻一辈人民之友有感而作


注:这“漫画新解”是反映一名自诩“智慧高人一等”而且“精于民主理论”的老姐又再突发奇想地运用她所学会的一丁点“颜色革命”理论和伎俩来征服人民之友队伍里的学弟学妹们的心理状态——她在10多年前曾在队伍里因时时表现自己是超群精英,事事都要别人服从她的意愿而人人“惊而远之”,她因此而被挤出队伍近10年之久。

她在三年前被一名年长工委推介,重新加入人民之友队伍。可是,就在今年年初她又再故态复萌,尤其是在3月以来,不断利用部落格的贴文,任意扭曲而胡说八道。起初,还以“不同意见者”的姿态出现,以博取一些不明就里的队友对她的同情和支持,后来,她发现了她的欺骗伎俩无法得逞之后,索性撤下了假面具,对人民之友一贯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的政治立场,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嚣,而暴露她设想人民之友“改旗易帜”的真面目!

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课题上,她公然猖狂跟人民之友的政治立场对着干,指责人民之友服务于中国文宣或大中华,是 “中国海外统治部”、“中华小红卫兵”等等等等。她甚至通过强硬粗暴手段擅自把我们的WhatsApp群组名称“Sahabat Rakyat Malaysia”改为“吐槽美国样衰俱乐部”这样的无耻行动也做得出来。她的这种种露骨的表现足以说明了她是一名赤裸裸的“反中仇华”份子。

其实,在我们年轻队友看来,这名嘲讽我们“浪费了20年青春”[人民之友成立至今近20年(2001-9-9迄今)]并想要“拯救我们年轻工委”的这位“徐大姐”,她的思想依然停留在20年前的上个世纪。她初始或许是不自觉接受了“西方民主”和“颜色革命”思想的培养,而如今却是自觉地为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统治而与反对美国霸权支配全球的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人民为敌。她是那么狂妄自大,却是多么幼稚可笑啊!

她所说的“你们浪费了20年青春”正好送回给她和她的跟班,让他们把她的这句话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人民之友>4月24日转贴的美国政客叫嚣“围剿中国”煽动颠覆各国民间和组织 >(原标题为<当心!爱国队伍里混进了这些奸细……>)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篇文章作者沈逸所说的“已被欧美政治认同洗脑的‘精神欧美人’”正是马来西亚“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的另一种写照!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狗狗的角色

编辑 / 来源:人民之友 / 网络图库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察网》4月22日刊林爱玥专栏文章<公知与鲁迅之间 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是由于这篇文章所述说的中国公知,很明显是跟这组漫画所描绘的马来西亚的“舔美”狗狗,有着孪生兄弟姐妹的亲密关系。

欲知其中详情,敬请点击、阅读上述文章内容,再理解、品味以下漫画的含义。这篇文章和漫画贴出后,引起激烈反响,有人竟然对号入座,暴跳如雷且发出恐吓,众多读者纷纷叫好且鼓励加油。编辑部特此接受一名网友建议:在显著的布告栏内贴出,方便网友搜索、浏览,以扩大宣传教育效果。谢谢关注!谢谢鼓励!












Malaysia Time (GMT+8)

面书分享 FB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