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人民之友工委会即将在2020年9月9日发表文章,对“喜来登”政变发生后的我国政治局势,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致力于真正民主改革的各民族、各阶层人士参考,并愿意与同道们交流、共勉!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Sahabat Rakyat akan mengemukakan pendapat khusus mengenai situasi politik di negara kita selepas "Rampasan kuasa Sheraton" pada 9 September 2020 untuk tatapan rakan semua bangsa dan semua strata yang komited terhadap reformasi demokratik tulen negara kita. Kami bersedia bertukar pendapat dan saling belajar dengan semua rakan-rakan sehaluan.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photo 2021.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21新年进步、万事如意!在新的一年里,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抗拒'马来霸权统治'!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

 photo mahathir_PRU14_1.png

人民之友18周年(2001—2019)纪念,举办一场邀请4名专人演讲的政治论坛和自由餐会,希望通过此论坛激发更多的民主党团领导、学者、各阶层人士,共同为我国民主改革运动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贡献。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Hindraf.png

《人民之友》2019年国际劳动节发表对2007年兴权会游行示威的重要领袖乌达雅古玛(Uthayakumar)的专访(第一部分)。这次专访的主题是:兴权会的主要斗争对象乃是马来霸权统治集团。

Tuesday, 31 December 2019

李的洺<东方网>专栏评论:华团大会被黑被禁召开,政客所为寒了人民的心!

李的洺<东方网>专栏评论:
  华团大会被黑被禁召开,
政客所为寒了人民的心!


原标题:反思华团大会被禁召开

在首相敦马哈迪说出华团联席大会“很华人”的一番论调后,董教总在1228所召开的华团联席大会,果然最终出现意料之内的变数,无他,谁叫老人家的说话,也是那么的上个世纪。 

老人家从政以来,马来西亚多元种族社会,就在老人家的难得糊涂下,变得脆弱。 

80年代,老人家如日方中之际,种族问题迭起;历历在目的,就有1987年,因华教问题而发生的茅草行动。警方曾于当时,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扣押107名朝野政党领袖、华教人士、环保分子、社运分子、宗教人士等,同时,英文报《星报》、中文报《星洲日报》及马来文报《祖国日报》(Watan)也被勒令关闭。

今天,老人家再次犯了难得糊涂症,从而很不合时宜地把华团大会诉求的正当性,错误植入“很华人”味道,引发特定种族分子叫嚣,掀起社会气氛不安,老人家实在难辞其咎。

得利益者借题发挥

避免社会不安,警方申请庭令禁止华团大会召开,自然也出师有名,而此举是否,是怎样的因素下促成,当只有有心人自己知道。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些人、一些组织、一些政治既得利益者会借题发挥,相信心水清的大家都看得明白,对吗? 

故此,华团大会所出师不利,狠狠被警方扼杀在摇篮之中,华社也只能慨叹遇人不淑。然而,警方此举又是否会为顶住“民主”二字虏得民心的新政府,带来负面的印象。 

华团大会被禁,轻视并抚不平华人心中的疑虑与难平的郁结,反之,会引起华社对警方、以及新政府捍卫国家宪法公平的疑惑,委实是得不偿失的下下之策。 

犹记得,不久之前,新政府上台后,也召开了为人津津乐道的“土著经济大会”,继而,也有所谓的“马来人尊严大会”,如果上述两个大会不曾弥漫种族味道,并且能顺利召开,何以来到华团大会却不被一视同仁。况且,在上述大会举行前,曾经有尊贵的官爷,为上述大会说项,指召开类似的大会,并没有不妥。

有损警方公信力

所谓前车可鉴,友族可办,怎么华团就不能办,在统一标准下,警方又当如何自圆其说?难道坊间盛传的“只许官爷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就是所谓的民主?如是否定的话,怎么老人家在对等的课题上,竟然说些不合时宜的糊涂话,以致引发不必要的社会不安,扼杀国家民主的进步。 

虽说,警方因有人聒噪,而申请庭令阻华团召开大会,是方法之一,惟,落得双重标准的示范,怎么不损警方的公信力。试问,警方如何说服民众认同,警队处理同等问题之时,可以因肤色不同,而持有不一样的标准?日后,警方该做些什么,才能让民众相信,享受纳税人俸禄的警队是多元社会,公平与正义的捍卫先锋? 

难怪,坊间有人在调侃,509前的浩然正气,只是老百姓对政客的一场美丽误会,一跃龙门,谁又比谁清高?。 

无独有偶,大街小巷中,也有人说,所谓新马来西亚,新政治气象,也是一场又一场梦,那种80/90年代似曾相识,才是正解,以致华团大会在新政府当家下,也弥漫很浓烈的“茅草”味,是福是祸,也只能无可奈何。  

庆幸的是,纵然政客不堪,老百姓还是看到一道闪闪星光,在首相署前部长再益依布拉欣与人权律师茜蒂卡欣捍卫国家宪法平等的言论下,华社才不至于对多元社会的固有模式感觉彷徨,政客所作所为虽则寒了人民的心,所幸民间还有希望。#



Monday, 30 December 2019

"爪夷文大会"通过7决议 要求搁置华淡小爪夷字教学

“爪夷文大会”通过 7决议
  要求搁置华淡小爪夷字教学


发表于2019年12月29日 16:18  |  更新于2019年12月29日 19:46


原标题: 
爪文大会通过七议决,促搁置华淡小爪字教学

由“爪夷文书法行动组织”(SEKAT)主催的“全国爪夷文大会”今天顺利召开。大会也通过7点议决案,要求政府延迟在华淡小四年级马来文课中介绍爪夷文。

今天,大会召集人兼SEKAT秘书长阿伦(Arun Dorasamy)在会上先是提出7点议决,并要求出席者以声浪表决。

最终,出席者以热烈呼声通过所有议决案。而阿伦也指出,他们将在明天早上11点半,将议决案提呈给教育部。

大会所通过的七点议决案如下:

一、反对在未经协商下,强制执行爪夷文教学;

二、反对将爪夷字教学融入必修的马来文科中;

三、将爪夷字学习列为选修科目(mata pelajaran pilihan);

四、呼吁提升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

五、尊崇《国语法令》和《联邦宪法》的精神;

六、维护母语学校和学习母语的权利;

七、延迟和讨论爪夷字教学。

从种族角度出发不妥

阿伦早前也在致辞中,强调他们并非反对爪夷文。

他斥责政府一开始就从种族角度,处理爪夷文课题,导致民间团体后来对政府的不信任感,认为背后含有隐议程。

他指出,7月底爪夷文课题爆发后,教育部两度召见华裔团体,一直到8月份将印裔团体纳入讨论。他也不满,教育部至今未就此事,咨询沙巴和砂拉越等东马利益相关组织。


阿伦(见上图)续表示,如今会有民间组织扬言要办反制集会或踩场,乃是因为有关组织也在协商过程中受到忽视。

“他们当然会这么做,这不是他们的错,这是教育部的问题。”

因此,他认为,政府必须先承认爪夷字课题并非族群课题,进而搁置爪夷字教学,再纳入五个方面,即华、巫、印三个群体,以及沙巴和砂拉越的组织,一同商讨解决方案。

他强调,所有大马人都有权讨论如何教授马来文,因为马来文乃大马国语,是属于全民的语言。

另外,来自沙巴达雅权益行动组织代表波比威廉 (Bobby William)指出,教育部推行爪夷文的方式过于仓促,因而引起非穆斯林,尤其是达雅人的怀疑。

“……我们婆罗洲人没有得到清楚的解释,因此人们担心爪夷字介绍里,牵涉宗教元素。”

拒少数服从多数做法

雪隆爪夷文课题特别委员会召集人王鸿财则强调,小学董事部本就拥有管理学校的基本权利,不能接受只要51%家长同意,就可以向学生介绍爪夷文的做法。


他认为,此先例一开,恐将“摧毁华文教育”。

“否则下次教育部要减少華文课,增加英文课,是不是也只要家长决定就好?”

王鸿财也表明,由于国民型小学的学生须要掌握三个语言,且有一定比率的学生未能良好掌握马来文,因此,教育部应更专注在如何搞好学生的马来文,而不是加入爪夷字來混淆学生。

他重申,若教育部继续拒绝大会要求,则不排除走法律途径,以维护自身权益。

相信教育部乐于对话

无论如何,阿伦乐观地认为,教育部经历数个月来“用错方式”,致使爪夷课题迟迟未能缓解后,已透露出欲和民间对话沟通的讯号。

“我们已经约好明天和教育部开会,提呈协议。”

“……我们会告诉教育部我们如何达成协议,并建议他们以此方式对待所有各方,包括沙巴、砂拉越、华裔、印裔、和马来裔群体。”

他是在大会后的记者会上,向媒体发表上述谈话。

不过,他受询时,没有透露与教育部沟通对话的截止期限,仅重申法律途径会是最后的绝招。

反对3页爪夷字介绍

今年7月,媒体爆出国民型学校的国文课将延续前朝决定,实施爪夷书法教学,引起华社的强烈反弹。

教育部长马智礼8月8日宣布,内阁议决把爪夷书法课文从原定的6页减至3页。同时,马智礼当时也宣布,授权教师发挥创意决定落实方式,并重申爪夷书法不会纳入评估或考试。

8月14日,内阁进一步放宽华淡小爪夷字教学,指只有在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的同意下,才会在华淡小介绍3页的爪夷字。

教育部12月5日发布“爪夷字单元执行指南”,直接授权家长,以简单多数的方式,来决定一校是否介绍爪夷字。

若有51%家长同意(或反对),则2020年四年级就会(或不会)介绍爪夷字单元。家教协会须负责统计结果,并向校长报告。该表格要在14天内交回给家教协会。

Sunday, 29 December 2019

华团大会被禁· 再益:民主已死 / 华团大会被禁没人发声 拉玛沙米对希盟失望

华团大会被禁
再益: 民主已死




(八打灵再也28日讯)“民主倒下了。”

前首相署部长拿督再益依布拉欣今日在脸书贴文,针对警方昨日申请庭令阻止华团联席大会举行一事,发表评论。

“我才要完成在28日董总会议上的讲稿时,收到了来自主办单位的讯息——会议取消了。”

“对此,我不感到惊讶,但失望的是,在希盟政府执政下,那些作出暴力威胁、企图唆使暴动的人胜出了。”

“我以为警方会在国阵执政时期出现偏袒,而不是现今;我期待的是警方告诉潜在暴乱者“如果你们继续作出威胁,将会被惩罚。”

“然而,看起来什么也没变。和举办马来人大会的巫裔相比,华裔族群看来无法获得同等的保护。”

“董总纯粹想要举办一个和平的聚会,但那些治安部队感觉自己没有能力保护他们。”

“董总的集会被取消,意味着在我们国家,权利可以被暴力的威胁所践踏,那些有如重演513事件的动用暴力及发动暴乱的人士,总会是赢家”。

“当马来人威胁向非马来人动用武力及暴力时,警方不认为自己能够维持治安与和平。”

“民主已死。”

“身为一名马来人,对于那些小群的马来人或穆斯林,如此长久地否定其他族群的基本权利,我感到羞耻。”

“是什么令他们拥有这样的态度,并表现得像流氓?一定是他们被教导的教育和价值观。我们的教育部长可能会不认同我的说法,但还有谁能够解释如此的行为?”

“马来人应该学习更尊重其他人的权利。他们应该保持谦逊,并感激其他族群的贡献。巫裔与华裔的合作,能让他们更专注于商业和经济。他们将能够用不同的眼光看待这世界,并感恩这个国家的多元文化。”

“我相信他们会学习更宽容和中庸,并有更多时间增进他们的学识,生活方式及寻求公平的国家财富共享。简短来说,他们会活得更好。”

....................................................................................................................................................................................

华团大会被禁没人发声
拉玛沙米对希盟失望


拉玛沙米对于华团联席大会被禁感到极度失望。(档案照)

(槟城28日讯)槟州行动党副主席拉玛沙米对于华团联席大会被禁感到极度失望,也遗憾希盟领袖与部长中,几乎没人对此事发声。

他今早在脸书贴文说,这种事竟在希盟执政下发生,令他难以想像。希盟曾高呼的开明、自由及新马来西亚,如今却已轻易被遗忘。

拉玛沙米也是槟州第二副首长,他形容董总办大会的民主权利被剥夺,是大马史中让人遗憾的一件事。该大会被禁,显示我国民主、自由和正义正在倒退。

指首相施加负面观点

他认为,若不是首相敦马哈迪对华团联席大会施加负面观点,大会也不会引来那么多反对。

“敦马指华团大会可能引发马来人严重反对,可能使马来右翼组织胆敢对董总发动种族主义攻击。而这些恶意攻击,让人感觉是精心策划的。”

他说,在这些攻击中,其中一些甚至扯上513事件。

他认为,警方在处理此事时,没对付散播仇恨及虚假消息者,而是选择通过法庭(禁令)让大会被取消,轻易解决。他声明,自己非指警方不应寻求法庭禁令,但至少应先进一步研究才决定。

“为何要否决董总召开大会的结社自由?该大会只不过是要讨论关于多源流教育的教育课题。为何不允许这场只是在室内进行,而且为受邀性质的大会?”

他担心,如果连董总都被禁止讨论多源流教育课题,那还有谁承担起此重大责任?

“我不确定曾经壮大对抗国阵,如今面对抗极端主义者和麻烦制造者时,却又变得失声不语的希盟,要如何在政治上恢复过来。”

17华团紧急会商两小时,谴责警方禁止守法和平请愿 / 17华团达成四点议决,促政府取消华淡小爪字教学

   17华团紧急会商两小时,
谴责警方禁止守法和平请愿

来源:<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news/505156

发表于2019年12月28日 16:00 | 更新于2019年12月28日 17:53


原标题:17华团紧急会商两小时,谴责警方弃守法治

董教总号召的华团联席大会被逼取消,17个华团今午选在另一个地点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他们谴责警方弃守法治,不仅放纵煽动和恐吓人士与群体,还滥用司法程序,掉转头来压制遵守法治的华团大会。

以董总与教总为首的17个华团今午在加影一家餐馆开会两小时后,在记者会上发表联合声明,谴责警方单方面向加影地庭申请庭令,阻止原定今天下午1点举行的华团联席大会。

“我们强调,集会及言论自由是联邦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警方应该对付恫言恐吓和扰乱会议进行的个人和群体,这是警方应尽的责任,而不是滥用司法程序,压制遵守法治的主办单位。”

“这形同弃守法治,放纵煽动和恐吓的人士与群体。”

不是挑衅分化大会

17个华团指出,华团联席大会原是华印裔社会对爪夷字介绍的公开回应,主张以对话取代对抗的表达方式。


他们表示,这场大会是集体监督政府争议政策的公民活动,不仅获得华社支持,亦获得印裔组织、马来学者与东马代表的参与,自始秉持温和理性,呼吁与会者遵守和平及理性原则。

“因此,不应把华团联席大会,跟坊间那些企图挑动族群矛盾,激起对立分化的群众大会相提并论。”

根据联合文告,截至12月27日下午5点,已有1118个学校与团体回应全力指出华团联席大会,且获得超过千人报名参加。

此外,联合文告指出,在短短一周内,主办单位也获得全国900多所华小签盖,表达拒绝爪夷字介绍。

文告补充,尚有数个州属仍在收集签名。

“民意不可违,民心不可逆。”

另开会没违反庭令


17个联署华团是:董总、教总、华总、独立大学有限公司、校友联总、林连玉基金、留台联总、留华同学会、大马华文理事会、福联会、广联会、客联会、马潮联会、海南会馆联合会、广西总会、青团运与乡青总团联合会。

他们强调,今天虽然召开紧急会议,但并非原定的1000人华团联席大会,因此并没违反警方指示或庭令。

今天的主要发言人是董总主席陈大锦与教总主席王超群。

董教总原定今天在新纪元大学学院5楼大礼堂召开华团联席大会,号召华团反对政府在华淡小介绍3页爪夷字。

不过,警方昨日下午取得法庭庭令,禁止董教总举办大会。而董教总接获庭令后,被逼取消大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7华团达成四点议决,
促政府取消华淡小爪字教学

来源:<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news/505162

发表于2019年12月28日 16:41 | 更新于2019年12月28日 16:45


虽然华团联席大会开不成,以董教总为首的17个华团坚持促请政府,取消在华淡小四年级马来文课程纲要纳入爪夷字教学。

由于警方取得庭令禁止华团在新纪元大学学院开联席大会,17个华团于是到附近的一家餐厅开会两小时,达成4点议决如下:

一、坚决捍卫教育法令赋予董事会的主权,教育部在华淡小所推行的措施,董事会须拥有决策权;

二、促请政府俯顺民意,取消在华淡小四年级马来文课程纲要纳入爪夷字教学; 广告 

三、校园应反映多元文化,我们接受以多元文化交流方式介绍爪夷字、中文书法、淡米尔书法及其他民族文化,如过去五年级的马来文课本中各族群的书法介绍;

四、促请教育部长马智礼尽速与华教团体会面,就爪夷字课题对话交流。

指教育部缺乏专业

17个华团在记者会上发表联合声明说,身处马来西亚多元族群、文化与宗教的社会,华团向来主张多元共存的精神,从未反对各族群的语言文字,包括爪夷字。

“但是,政府推行相关语文介绍时,必须依据多元文化之原则。”



17个华团指出,华淡小马来文课本纳入爪夷字介绍事件演变至今,从执行指南的颁布到后来的修改,显示教育部处理过程欠缺专业,引发民间诸多不满。

 “董事会是维护华淡小发展的中坚力量。教育部不尊重董事会主权,否决董事会在爪夷字课题的决定权,已加剧各方疑虑,不是解决问题的务实方案。”

 “这实实在在体现了教育部无视广大华社的建议,毫无诚意解决爪夷字所引发的问题,令华社失去信心。”

加剧民间政府对峙


17个华团表示,基于广大华印社会强烈反对爪夷字介绍,政府若强硬推行此政策,只会加剧民间和政府的对峙,完全不利国民融合与社会和谐。

因此,他们促请政府展现诚意,敢于改变“任何引起社会不安的政策”。

他们指出,为了国家长远利益与维护族群和谐,政府必须同意上述4点议决。

17个联署华团是:董总、教总、华总、独立大学有限公司、校友联总、林连玉基金、留台联总、留华同学会、大马华文理事会、福联会、广联会、客联会、马潮联会、海南会馆联合会、广西总会、青团运与乡青总团联合会。

他们强调,今天虽然召开紧急会议,但并非原定的1000人华团联席大会,因此并没违反警方指示或庭令。

今天的主要发言人是董总主席陈大锦与教总主席王超群。 董教总原定今天在新纪元大学学院5楼大礼堂召开华团联席大会,号召华团反对政府在华淡小介绍3页爪夷字。

不过,警方昨日下午取得法庭庭令,禁止董教总举办大会。而董教总接获庭令后,被逼取消大会。


Saturday, 28 December 2019

It's off! Cops Obtain Court Order to Stop Dong Zong Meet (with Sahabat Rakyat Editor's Note: Preliminary Thoughts of Sahabat Rakyat)

It's off! Cops Obtain Court Order 
to Stop Dong Zong Meet



The police have obtained a court order to prevent Dong Zong from holding a meeting tomorrow on the teaching of Jawi script in vernacular schools.

According to a document sighted by Malaysiakini, Kajang magistrate Syahrul Sazly Mohd Sain granted the restriction order in view that there would be a breach of the peace if the meeting was allowed to proceed.

"The court finds that a restriction order was needed and was issued ex-parte immediately in view that the meeting will be held tomorrow and based on the latest information by the applicants (the police) which found that there would be riots if the meeting was allowed to take place.

"In view of this, your presence at Dewan Kolej Universiti New Era Kajang tomorrow is forbidden and you have been warned not to gather or take part in any part of the meeting," read the document.

According to the organiser of the meeting, Low Chee Cheong, the notice was served on Dong Zong by the police at 5.10pm.

He said following this, Dong Zong will call off the meeting and the Chinese educationist group will issue a statement later today with further details.

"We respect the court order, our meeting tomorrow will be cancelled," he said.


In a statement, Kajang district police chief Ahmad Dzaffir Mohd Yussof urged the public to cancel any rallies that were organised in protest against the Dong Zong event.

He said the Kajang district police had obtained the court order to prevent a breach of public order. Dzaffir did not provide details.

He added that five roads will remain closed between 11am to 5pm tomorrow from Kuala Lumpur heading to Seremban via Jalan Bukit; the traffic light intersection at Jalan Changkat and Jalan Bukit, the traffic light intersection at Jalan Bukit Indah and Jalan Bukit; the intersection between Jalan Jati and Jalan Bukit; as well as the intersection between the Silk Highway and Jalan Bukit.

"Roads will be closed to ensure compliance with the court order," Ahmad Dzaffir told Malaysiakini. 

Dong Zong had planned to hold a meeting involving 1,000 representatives of Chinese associations and other interested parties tomorrow between 1pm and 3pm.

The meeting was a response to the government's decision to prevent vernacular schools' boards of directors from intervening in plans to implement Jawi lessons in schools.

Dong Zong had taken the stance that this violated the Education Act 1996 which empowers the boards of directors to make decisions for vernacular schools.

Dong Zong is the umbrella body for boards of directors of national-type Chinese schools in the country.

Several groups had accused Dong Zong of "treachery" for objecting to the government's plan to introduce Jawi in schools and planned protests against their meeting within the vicinity of the venue.

One group, the Gabungan Mahasiswa Islam Se-Malaysia (Gamis), said Dong Zong's meeting might result in a repeat of the May 13 race riots.




Preliminary Thoughts 
of Sahabat Rakyat

[Text below is translated from original version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published on 27 December 2019. In the case of any discrepancy between the English rendition and the original Chinese version, the Chinese version shall prevail.]

Right after the news above was spread in the WhatsApp group of Sahabat Rakyat, some committee members swiftly left the messages as below:

1. Mahathir's "racist blackmail" succeeded again! This is another proof of Mahathir using the state machinery against the people!

2. The retreat of Dong Jiao Zong leadership in the face of blackmail has made us further miss and appreciate the 709 Rally in 2011. Despite the dire pressures of BERSIH 2.0 being declared an “illegal organization”, the issuance of restriction order by the Court obtained by the police restraining Ambiga and other BERSIH 2.0 leaders from entering Kuala Lumpur City Centre, PESAKA (Malaysian National Federation of Silat) clamouring that could cause bloodshed riots, with the unwavering spirit and the strategy of struggling in a rational and advantageous manner and with restraint, the leadership of BERSIH 2.0 rally successfully crushed the racist blackmail of UMNO hegemony.

3. How will Dong Jiao Zong account for the groups and individuals who were prepar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gress?

The above are the main messages, which basically reflect the initial thoughts of Sahabat Rakyat. We are re-posting them here in the hope of sharing and exchanging the views with the readers.

Friday, 27 December 2019

即时新闻:警方获庭令禁止,董教总被迫取消华团大会 ( 附:《人民之友》编者按语:人民之友初步感言 )【更新:新闻报道】

即时新闻:警方获庭令禁止,
董教总被迫取消华团大会


发表于2019年12月27日17:38时分 更新于同日18:17时分



华团联席大会召开前夕,出现峰回路转的变化。警方取得庭令禁止明天的大会,而主办单位董教总接获庭令后,被逼取消大会。

董总中委兼大会总协调罗志昌告诉《当今大马》,主办单位尊重庭令,因此将取消原定明天举行的华团联席大会。

“我们尊重庭令,所以明天大会将会取消。”

不久后,董教总发出文告表示,在法庭谕令下,大会被逼不能如期召开。

“董教总今日下午5点10 分接获警方递交的文件。警方基于安全理由向法庭申请并获得庭令,禁止12月28日在新纪元大学学院五楼大礼堂举行 ‘华团联席大会’。”

“为遵照法庭指示,大会被逼不能如期召开,特此昭告各与会的华团代表,取消原订于上述时间举行的华团联席大会。”

董教总文告补充,他们将在近期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后续行动,若有任何决定再另行通知。


禁前往董总大楼

另一方面,加影警区主任阿末扎菲(Ahmad Dzaffir Mohd Yussof)今午发文告证实,加影警方是在今日下午3点申请庭令,要求董总取消原定在明天举行的“反对爪夷文课题大会”。

“这项庭令是在今日下午5点移交给董总。”

“警方呼吁所有涉及单位及公众不要出席相关大会,或任何由非政府组织和团体举办的反对这项大会的集会。”

阿末扎菲说明,警方在全国各地接到许多关于这项大会的投报,为了维持公众安全与和平,加影警察总部申请庭令,以避免发生骚乱。

此外,加影推事庭所发出的庭令说明,法庭有必要尽快发出禁令,禁止华团联席大会的举行,因为申请者(警方)取得的资料发现,若大会照旧进行,恐将发生骚乱。

庭令也禁止董总和民众明天出现在加影新纪元大学学院,也不得集会或参与大会。

警方照样会封路

董教总之前多次澄清,原定明天举行的大会将是室内讨论,而不涉及户外集会或示威。

不过,数个马来组织依然向董教总放话,要对方急踩刹车,否则将拉队踩场。

加影警区总部昨晚也在面子书专页宣布,将在明天上午11点至下午5点期间,关闭董总大楼前的部分路段。

阿末扎菲表示,虽然已禁止明天召开的大会,但警方明天仍将按原定计划,在5个路段封路。





人民之友初步感言

当上述消息在人民之友WhatsApp群组传出之后,就有工委们迅速留言如下:


1. 马哈迪的“种族讹诈”再一次得逞!马哈迪掌握国家机器对付人民的再一次证明!

2. 董教总领导这次临阵退缩,不禁让人加倍怀念、更加激赏2011年709大集会,在净选盟2.0被宣布为“非法组织”、警方获取庭令禁止爱碧嘉(Ambiga)等一众领导踏足吉隆坡市、全国Silat联合会叫嚣将会引发流血暴动的情况下,在大集会领导人英勇发挥“橫挥铁腕批龙甲,怒奋空拳博虎头”的斗争精神,坚定掌握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策略下,彻底击败巫统霸权种族主义讹诈的巨大成功和难能可贵。

3. 董教总怎样对得起全国已经准备好要参与大会的团体和群众?
以上是主要留言,基本上反映了人民之友的初步感受。转贴于此,愿与大家交流。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12•28华团大会肯定要发, 华社不能在沉默中死去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
12•28华团大会肯定要发,
华社不能在沉默中死去!



原标题:华社不能在沉默中死去

1228华团大会,箭在弦上,不能不发,肯定要发。

──有人说,何必呢?双方协商解决不是更好吗?

情况是,如果教育部和希盟政府愿意和华社协商,当然最好。我相信,董教总和其它华团都很愿意坐下来谈。

但是,爪夷文入课指南公布之后,教育部和希盟政府对华社民意置若罔闻。

董教总已经提出反对理由,华总会长提出10大问题,95%以上的华小表明不接受。然而,这些声音、疑问和意愿,都在空气中蒸发。

教育部置之不理,副教长顾左右而言他,希盟华裔部长好像不知道有这一回事,或是装着没有这回事(也许他们更加关心自己的年尾国外度假计划)。

人家把你当成透明,华团又怎么和教育部及政府进行协商?

──有人说,华团召开这个大会,会引来马来人的“很马来人”反应,包括要求关闭华校。

华团大会的目标很明确,这是一个咨询大会,让华社团体讨论华小课程的爪夷文字单元课题,让华社人士集思广益,达致共识,找出方案。

华团大会没有反爪夷文,没有和马来人对抗;这是一个和平,理性的讨论会,并且遵守国家法律。大会是在室内,以讨论方式进行,不会有示威和抗议集会。

如果有其它组织要采取激烈的反应,譬如伊斯兰学生联盟(Gamis)以513进行恐吓,那么,警方应该对这些组织采取行动,因为它们才是破坏和平的始作俑者。

一个和平的集会,没有理由要向暴力的威胁低头,否则,就是暴力压倒了和平。

──安华、伊斯兰党和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呼吁停办大会,各方进行对话。

对话当然很好,但是,必须有明确的对话对象。爪夷文课题发生以来,董教总一路来都有和各方对话,包括出席马来组织的讨论会。

取得马来社会的谅解固然重要,只是,爪夷文字单元落实在即,董教总不可能长年累月的到处进行对话;否则,直到五、六年级都开始了推行爪夷文单元,对话都还没有成果。

真正明确和有效的对话对象是首相马哈迪、教育部长马智礼、教育总监阿敏,以及希盟政府的内阁成员。

只是,在这些掌握权力的人士之中,没有任何一方愿意和董教总及华团进行对话。

新的学年就要开始,米很快就要煮成粥了,董教总和华社不能沉默下去,不能无限期的等下去。

鲁迅在《纪念刘和珍君》中写道:“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处在这个冷感的大环境,面对一波又一波而来的权益侵蚀,沉默已经不是最好的回应之道,而只会让一个族群逐渐衰亡死去。

1228华团大会或许无力让权力当局作出改变,但是,至少让华社发出声音,表达意愿,不能一再的沉默姑息;这也是民主社会中,人民通过和平和理性的方式,对执政者施压,纠正施政偏差的正确做法。

Thursday, 26 December 2019

柔州11个民间组织联合声明: 支持12•28大会与诉求!/ Joint statement by 11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 Support the 28 Dec Chinese Organisation Congress and its demands!

柔州11个民间组织联合声明:
   支持12•28大会与诉求!    
我们,来自柔佛州的11个民间团体和人权组织,2019年12月26日发表<三点声明>如下: 

❶ 我们支持董教总将在12月28日召开的全国华团大会,敦促希盟联邦政府取消在华淡小推行介绍爪夷字单元。我们促请所有来自各族群特别是母语为华文、淡米尔文的相关团体也表示支持。

❷ 董教总坚决不接受、不认同、不执行介绍教育部将在华小落实的爪夷字单元执行指南(爪夷指南)是完全合情合理的。董教总的立场不会对普通马来群众的权利和利益造成任何影响。但是,董教总的立场不是统治集团内那些马来精英所乐见的。为了延长统治,这些统治集团处心积虑分化人民,并且通过国家伊斯兰化对非穆斯林群体强硬推行同化政策。

❸ 广大各族人民已经认识到马哈迪政权不单沒有民主改革的意志,相反的还积极维护和推动各项服務於马來主权的政策和措施,比如在国民型小学马来文课本纳入学习爪夷文的内容。因此,广大各族人民特别是华印族以及沙巴和砂拉越各少数民族的领袖和群众,必须求同存异、团结一致坚持争取各领域实现民族平等。



Joint statement by 11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Support the 28 Dec Chinese Organisation Congress and its demands!  
We, the undersigned 11 community groups and human rights organisations based in Johor are releasing a joint statement on 26 December 2019 with the three positions below:

1. We support the nationwide Chinese communities meeting called by Dong Jiao Zong on the 28th of December to urge the Pakatan Harapan federal government to withdraw the Jawi scripts learning intent in both national-typed Chinese and Tamil primary schools. We urge all the concerned groups across ethnic communities especially the Chinese and Tamil spoken ones to show support for this event.

2. The open calls made by Dong Jiao Zong to not accept, agree with and execute the Jawi Scripts Learning Guidelines imposed by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in the national-typed Chinese schools are rightful. It will not affect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ordinary Malays at all but certainly offend those (Malay elites) among the ruling clique with the motive to divide and rule the people and implement 'forced assimilation' non-Muslims ethnic groups using state Islamization agenda to prolong their rule. 

3.  The broad masses have generally realised that Mahathir's regime not only has no will in implementing democratic reforms agenda, instead it is aggravating the Malay supremacy racial policies and measures such as introducing Jawi lesson in primary schools. Therefore, the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especially the community leaders and broad masses of the Chinese, Indian and other ethnic minorities in peninsula and Sabah and Sarawak, should put aside any prejudice and unite to demand for the materialisation of ethnic equality in every aspect.


联署单位 / Endorsed by:

  1. 武吉士南邦园丘淡米尔文小学董事会 Lembaga Pengelola Sekolah Tamil SJKT Ladang Bukit Serampang
  2. 马来西亚淡米尔人协会 Malaysian Tamilar Sangam Masai
  3. 大红花之友 Persahabatan Semparuthi ஜொகூர் செம்பருத்தி தோழர்கள்
  4. 南方兄弟权利与福利协会(南方兄弟) Persatuan  Hak Asasi  dan Kebajikan  Saudara  Selatan (Southern Brothers)
  5. 武吉英达福利协会 Persatuan Kebajikan Bukit Indah
  6. 江加蒲莱新镇印度社会与文化协会 Persatuan Kebudayaan Dan Sosial India Bandar Baru Kangkar Pulai
  7. 柔佛江加蒲莱居民协会 Persatuan Penduduk-penduduk Kangkar Pulai JH
  8. 马来西亚淡米尔民族柔佛州分会 Persatuan Tamil Neri Malaysia cawangan Negeri Johor
  9. 人道主义组织 Pertubuhan Perikemanusian
  10. 柔佛Sigaram组织 Pertubuhan Sigaram Johor
  11. 人民之友 Sahabat Rakyat மக்கள் தோழர்கள்


Wednesday, 25 December 2019

<星洲日报> 专栏评论: 正视爪夷文入课真正问题

  <星洲日报> 专栏评论:
正视爪夷文入课真正问题



备受各界关注的1228华团大会还有4天将如期举行,顶着各种压力的号召组织董教总声称只是希望能通过华团大会发表感受,争取董事会的主权和拒绝在国民型小学马来文科推行爪夷文字单文。

董教总据理力争,表态主张多元共存精神,并非反对爪夷文,只是拒绝将爪夷文字单元纳入华小正课,强调董事部必须拥有主权,绝不妥协。

董教总担心,虽然政府换了,但是教育部官员要推行单元政策和让华小变质的思维并没有改变,一旦此例一开,教育部日后在执行各方面政策时,便能绕过董事部,利用家协单位做决定。若华小行政和政策都由家协掌握决定权,而有些华小又面对九成非华裔学生,届时若超过51%的家长都同意改变课程,华小可能就这样少了一所。

在此之前,华社一再要求政府尊重董事会的主权,让董事会在推行爪夷文单元上有决策权,但是教育部并没有理会,最后仍将决定权交给家协,把董事部边缘化,也因此激发了董教总决定号召华团大会和平请愿的念头。

根据教育部的回应,认爪夷文字单元政策没有什么问题,政府也一再让步,包括把6页减成3页并同意不读不写不考试,不应再“得吋进呎”。一些非政府组织趁机将董教总冠上“国家敌人”、“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土权更发文告建议政府扣查董总主席。

从当局与董教总之间的矛盾中,难以达成共识之处是在争议点上,当局一直以董教总“反对爪夷文字单元”的理由来回应,最后作了交由家协掌控开课的决定,但是董教总则一直是坚称“反对纳入正课,接受列为课外活动”并非反对爪夷文,然而政府、首相和教育部长等似乎没有接收到如此明确的讯息。

两者之间的不同之处,理应不难明白,或许双方须要更进一步的交流和对话,消除误解。

在朝的华基政党领袖应出席1228华团大会,听华教的心声,并将真正的问题带入内阁讨论和化解窘局。

在广大华印裔社会强烈反对下,政府强硬推行爪夷文字单元纳入华淡小正课政策,必会加剧与民间的对立,对国民团结与和谐带来负面影响。


Tuesday, 24 December 2019

◆“爪夷文书法行动组织”(SEKAT)主办◆ “爪夷文单元课题”大会邀教育部长马智礼出席

 ◆"爪夷文书法行动组织"(SEKAT)主办◆ 
"爪夷文单元课题"大会
邀教育部长马智礼出席

综合<东方日报>与<当今大马>报道

上图左为“爪夷文单元课题大会”发布会,上图右为教育部长马智礼。

[<东方日报>12月23日报道]“爪夷文书法行动组织”(SEKAT)宣布,将邀请教育部长马智礼出席在本月29日举行的大会,以便聆听民众对爪夷文的心声。

该大会的主要目的,是让教育部针对爪夷字单元课题重新回到谈判桌,寻求全民共识的方案。

该组织秘书长阿伦多莱沙米(Arun Dorasamy)指出,这场大会将在29日上午10时,在八打灵再也晶冠酒店(Crystal Crown Hotel)召开,以促请政府聆听民意。这场大会也是董教总召开全国华团大会后的第二天举办。

他说,这场全国爪夷文大会与董教总举办的大会有些区别,后者是来自华教组织,而全国爪夷文大会是包括全马各种族,除了巫裔、华裔和印裔,也包括了来自沙巴和砂拉越的各种族代表。

阿伦在今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大会上将提出6项诉求和解决方案,同时让出席者投票表决,并在翌日将有关投票结果的议案提呈给教育部长马智礼。

同时,主办单位也会邀请马智礼出席大会聆听民众对爪夷文的心声。

他补充,大会也会邀请6名主讲人,包括雪隆华泰小反对爪夷文命题特别委员会号召人拿督王鸿财、UCSI大学教授达祖丁、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家教协会代表和砂拉越非政府组织代表,针对爪夷字课题发表言论,内容包括爪夷字来龙去脉、后续行动、语言法令、教育方向等。

12•29"爪夷文单元课题大会"两大宗旨

他说,这项大会有两个宗旨,而大会无关任何种族问题,仅强调这项涉及全国的课题应该以和谐方式进行。

“第一点,我们目的是希望教育部把爪夷字单元重回谈判桌,以大马人民利益角度去讨论;第二点,我们也发现首相和内阁成员误解了反对者声音,因此我们要正确去讲解爪夷字课题问题所在和争议点。”

“我们反对并不是反爪夷字,也不是单纯反对课本3页或30页的内容,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我们担心这个政策会让母语学校变质。”

“爪夷文书法行动组织”(SEKAT)秘书长阿伦多莱沙米(Arun Dorasamy)

与华团大会相辅相成,而非竞争关系

[<当今大马>12月23日报道]“爪夷文书法行动组织”(SEKAT)秘书长阿伦多莱沙米(Arun Dorasamy)阿伦表示,爪夷文单元课题大会是与前一天(即28日)董教总召开的华团大会是相辅相成的,而非竞争关系。

他也披露,大会当天会有6个讲者主讲爪夷文、母语学校和国民团结等课题。

“因为我们认为爪夷字课题不是种族的课题,而是全民课题,因此我们必须一同讨论和解决此课题。”

“我们会用更学术和团结的方式来讨论这个课题。”

阿伦预计,这场开放给大众的大会,将吸引约400人出席。

阿伦受询时说明,由于这并非一场街头集会,而是闭门会谈,因此他们不须要申请任何准证。不过,他补充,已事先知会八打灵再也警区总部。

根据上述组织发出的文告,这次大会的联办单位尚包括雪隆爪夷文课题特别委员会、达雅权益行动组织(Dayak Rights Action Force – DRAF)、砂拉越达雅党(PBDS)、砂拉越人联党(SUPP)、婆罗洲之子(Anak Borneo Semananjung,ABS)。

阿伦不满,政府在落实爪夷字单元教学前,从未咨询沙巴与砂拉越人民的意见。

“(在东马)有许多非穆斯林就读于国小或国民型小学,无论是伊班族、比达友族、杜顺族等等,他们也有权表达他们的疑虑。”

记者会其他出席者包括UCSI讲师达祖丁、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冼都华小董事长王鸿财等。

西蒂:不能靠政治人物來改变这个国家

针对首相马哈迪指华团大会恐会让马来人反弹而造成混乱,西蒂卡欣认为,马哈迪说错了。

人权律师西蒂卡欣(Siti Kasim):马哈迪说错了。

她强调,无论华团大会或爪夷文大会,都没有违法。

“法律保障我们的民主权利,不该有所恐惧。董总也一样。”

“政治人物可以说任何话,我们的首相发表了一些负面的看法。”

“就像我所说的,我们不能靠政治人物來改变这个国家,人民必须自己做些什么。如果政治人物不能了解我们的看法,就来我们的论坛吧!听听我们在说什么。”

阿伦也认为“马哈迪错了”。他重申,本次大会旨在向人们释疑,安抚各方的情绪。

“这次大会是为了解释爪夷文为何成为课题。这会帮助大家缓和这个问题。”

“……所以,所谓造成混乱的说法是错误的。”

邀请教长马智礼出席大会、聆听民意

此外,阿伦也在记者会上,邀请教育部长马智礼出席大会。

“我们借此机会邀请(教育部长)马智礼,如果他要知道为什么我们反对,就一起来吧!”

“我很肯定这次大会对他来说会有学术价值,他会了解所有大马人民的情绪,而不是只有(了解)个别族群。”

王鸿才则称,爪夷大会由多元族群组成,而华团大会则是华社代表发声的平台,两者起着互补作用,“告诉大马人不只是印裔或华裔受影响。”

他呼吁,有意参与星期天爪夷文大会者,也同时支持周六由董教总主催的全国华团大会。

他认为,政府应该聆听民意,将爪夷文列为选修,而非必修课。

“爪夷文就像其他类型的书法一样有趣,但(政府须要)让它列为选修课。”

此外,西蒂卡欣也放话说,若内阁明天就宣布将爪夷文列为选修,那么他们就可以取消本周末的大会。而王鸿才则附和称,或许大会不用取消,而是改为表彰政府。

教育部日前发布<2020起向国民型学校四年级学生介绍爪夷字执行指南>,惟遭董教总坚决反对,并指有关执行指南与之前的对话内容不符,同时违背内阁决议且不尊重董事部主权。

董教总决定在12月28日在加影新纪元大学学院大礼堂,召开全国华团大会,施压政府取消在华淡小的国文课推行介绍爪夷字单元。

Monday, 23 December 2019

老左伍依三批潘婉明:她为香港暴徒和英美张目,却指控华社老左和南大人

老左伍依三批潘婉明:
 她为香港暴徒和英美张目,
却指控华社老左和南大人



老左伍依(下图)本月内先后在南大站发表了<潘婉明的谬论>与<再批潘婉明>两文之后,昨日(12月22日)又在同一网站发表了这篇<三批潘婉明>的长文。<人民之友>为促进各方思想交流与碰撞,全文内容刊载于后。两张插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伍依为一名早年曾活跃于马来亚劳工党的左翼干部,蹲过监狱。他晚年勤于写作,著有<历史真相十二讲>、<李光耀回忆录解读>、<史海求真>与<风雨岁月>等作品。


原标题:三批潘婉明
作者:伍依



潘婉明关于"香港暴乱"的三篇文章

针对乱港反中的香港暴乱,自由撰稿人、专栏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博士潘婉明接连在马来西亚“林连玉基金”出版的刊物《当代评论》上,发表了三篇文章:
  • 2019年7月10日发表《藤条、砖头、中华胶:进化的反动修辞与反智言论》;
  • 2019年9月19日发表《暴力、隐私与性:香港反送中的完美示范》;
  • 2019年12月4日发表《We (Dis)Connect:香港反送中运动在马的联结与分化》。

在第一篇《藤条、砖头、中华胶:进化的反动修辞与反智言论》中,潘婉明指“马新华人……留言轻则以不屑、戏谑的语言嘲讽‘反送中’人士,或以污言秽语辱骂学生为‘废青’、‘垃圾’,皆为外国势力所利用;重则鼓吹武力,支持警察镇压,乐见解放军接管,无视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轻贱他人性命。”说什么新马华文报章“对香港连日‘反送中’抗爭的发展,马新言论除了一贯的轻蔑和愤慨,还多了恶毒与凉薄”“马新舆情奢血暴戾”。

我们不知道,潘婉明对华社的恨意的由来,竟用这些极为恶毒的语言来指控华社。

第二篇《暴力、隐私与性:香港反送中的完美示范》中,对于香港暴乱,潘婉明定性为“具有非常明確诉求的抗爭,扩大到五大诉求且缺一不可的时代革命,这个发展既是港府持续不回应的傲慢与一个接一个的失误所致,也是警察滥暴程度日趋恶化到人心尽失信誉扫地所造成”。潘婉明不仅定性香港暴乱为“时代革命”,还赞誉暴徒“在这场抗爭里,我们看到香港年轻人的表现,远远超过以往我们对香港和港人的理解与印象。他们叫人刮目相看。这是一场时代革命沒有错,唯有香港才可以在前途和命运攸关的斗争里,将港人的勇气、活力、创意和文化底蘊发挥得淋漓盡致!”

第三篇《We (Dis)Connect:香港反送中运动在马的联结与分化》中,潘婉明借香港暴乱事件,胡指马来西亚华社“在很贫乏的历史背景及基础下,长期学舌般地对‘台湾自古属于中国’一说深信不疑”“就是一个很容易陷入分裂的虚拟共同体”“搞到社团组织或个人疲於奔命、人仰马翻不止息”“思维上的错乱、言语上的恶毒、行动上的决绝、人格与人性上的幽暗、卑劣和凉薄”。

不仅华社,潘婉明还进一步借机连老左和南大生也拉进来批判,胡指老左“落井下石”“对数以千计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被捕人士幸灾乐祸”;胡指“学运出身及南大背景的老左极尽奚落之能事”,编造谎言说南大生“掷过石头、砸破玻璃、将催泪弹拋回去的人”等等毁谤诬蔑之词充斥潘文。

好家伙,这已经不是扣帽子,简直是把一顶顶屎盆子直接扣在华社、老左和南大生的头上!这就是潘婉明三篇文章的“精华”所在。所以,只看这些话也就明白潘婉明文章是什么味道了。

总喜欢绕到开屏孔雀后面看屁股眼

马来西亚华社经过艰难抗争,保存了民族教育,发展壮大,连异族同胞都把子女送进华校,这一点潘婉明为何不说?这就是潘婉明的鬼,或曰潘婉明的骗术。只讲华社内部的磕磕碰碰,而不讲华社成就之全局。潘婉明们就是如此,不愿意在正面看孔雀开屏五彩斑斓的美丽,总喜欢绕到孔雀后面看孔雀的屁股眼!

在《暴力、隐私与性:香港反送中的完美示范》这篇文章中,潘婉明没有明指马来西亚华社、老左和南大生,而是说“许多人”“亲中及撑警人士”,指这些人“他们完美范示了邪恶和庸俗一直是人类文明史上最普遍的存在、最广泛的样貌。”到了2019年12月4日,潘婉明就按捺不住了,在《We (Dis)Connect:香港反送中运动在马的联结与分化》一文中,就毫不避忌的把马来西亚华社、老左和南大生统统挖坟鞭尸。

潘婉明这一跳出来,自己的本来面目,几乎完全曝光于世,臭名远扬,真是得不偿失。但华社、老左和南大生也要感谢她,因为本来官方在很长一段时间已经很少提及老左和南大生。但潘婉明这一闹腾,反而给左派谈论的机会,把一些造谣污蔑华社,抹黑左派和南大生的观点、结论予以驳斥、纠正。这可不得不感谢她么?

潘婉明认为,香港的暴乱是“这场以年轻人为主体的公民抗命运动”,就选择性地并凑成一幅暴徒战场受难图,美化香港暴徒“香港的运动在当年的经验和基础上进化,他们不断辩论、反省、调整、升华”,对比“这一次我们因种种荒谬扬名海外”,说香港暴乱是“时代革命”,指责“非左派人士也普遍向中共倾斜,死咬‘谴责暴力’,迳称香港的年轻示威者为‘暴民’”“只放大抗争者的抵抗,无视权力结构不平等、装备和武力不合比例”。

潘婉明还真说的对,“他们不断辩论、调整、反省、升华”,2019年12月14日,香港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探员根据线报,在屯门龙门路环保园埋伏,发现3名男子在现场试爆遥控炸弹,13日晚发现城市大学校园多箱汽油弹等危险物品,警方接报后到校园调查,检获汽油弹、粉尘弹、镪水弹等。这样的“调整”和“升华”,令人不寒而栗。这些危险武器一旦在闹市中被使用或引爆,会造成何等严重威胁无辜市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

不去正视香港暴乱的原因,不正视历史真相,而只图以暴徒受到“权力结构不平等、装备和武力不合比例”的对待,来掩盖暴徒无法无天的暴行,只会把自己囚禁在“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的咒语中,无以救赎。

潘婉明歌颂暴徒仇中反港立场分明

潘婉明还对任职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的郑文杰因嫖妓被行政拘留来作文章,说郑文杰嫖妓是造假,说《环球时报》是著称的“造假和造谣”报刊,引用反共文人陶杰的鬼话“指兩情相悅就不存在误导,否则夫妻敦伦也属提供‘免费性服务’范畴,‘并产生了多名子女’”。潘婉明还说“性指控向來是攻击对手最方便的取材,能迅速达到犯讳与污名的效应”,说马来西亚“也是用这招的高手,无论新旧的还是回锅的政府,都乐此不疲”。随后中国警方公布郑文杰审问时的视频,重重地掴了潘婉明一个巴掌,谁在“造谣和造假”立马分明。

潘婉明“看到大规模游行和警察棒打市民的画面。”“警察沒有下限的暴力和越发低俗的行径”“大批警察追/冲/围捕一人、拳脚警棍交加被制服的对象、叫嚣阻碍记者采访、放走撐警暴徒。我们也不断看到警察将市民打到头破血流,随即由救护人员救治这种轮番上阵的荒谬画面”。但是,潘婉明说“我對暴力、侵害隐私和性污名都是零容忍”,偏偏没有看到暴徒刀割警察颈项,咬断警察手指,夺枪袭警,放火烧行人,砖头砸死老汉,破坏设施,抛掷燃烧瓶,烧毁店铺,刀刺议员,暴打大陆记者等画面,何奇怪也。

潘婉明歌颂暴徒,仇视中国和香港特区警察的两极态度跃然纸上。为了渲染香港警方的“大规模滥暴及犯罪”,有“数以千计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被捕人士”,潘婉明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数字,大肆夸大人数和凄惨画面,来显示香港警方的惨酷无人性。

潘婉明所谓的“以年轻人为主体的公民抗命运动”,无疑地是违反整个国家利益和绝大多数香港人民利益的暴乱。潘婉明把这场暴动的暴徒描绘成受害者,就是想利用今日无知的读者,造成读者对中国和香港特区的痛恨心。

潘婉明说“亲中及撐警人士咬死示威者为‘暴徒’,否认或无视警方的不当暴力,而政府纵容黑势力撒野,默许警黑合作,都在在地激化了勇武派的抬头。果不其然,示威者的暴力和破坏力一路升级,坐实‘暴徒’指控,而警方则加码上演滥暴、滥捕、滥放,因为任何暴力、轻纵、各种倒行逆施都沒有后果,这是特首‘唯一可以为警队做的事’”。

潘婉明倒果为因,把暴徒的暴行说成是警察“滥暴、滥捕、滥放,因为任何暴力、轻纵、各种倒行逆施都沒有后果”。如果不是暴徒的暴行,特区政府会出动警力对应获得批准的和平游行吗?警察会无端端镇压吗?潘婉明把暴徒的暴行说成“唯有香港才可以在前途和命运攸关的斗争里,将港人的勇气、活力、创意和文化底蕴发挥得淋漓尽致!”是人话吗?

潘婉明运用了精心安排的写作策略

其实,所谓“颜色革命”,就是反对派故意搞一些非法活动,挑衅政府,让当局来捉自己,然后再把违法活动升级,导致流血事件,这是“颜色革命”的老套。1989年六四事件,所谓学生领袖在接受采访说“我们期待的就是流血,就是让政府最后无赖至极时,用屠刀来对着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广场血流成河时,全中国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团结起来”。

潘婉明说“国家暴力层出不穷,不但武力损伤你的身体,还手机审查你的立场。8月中旬,中国海关开始针对经香港入境的旅客进行大规模手机检查,凡在相簿或社交平台发现参与反送中活动的照片或言论,一律要求刪除。涉嫌重大的旅客可能被扣查盘问,或被強行采集十指指模,甚至传出有人被采集血液样本。这种明明白白的侵害隐私,再次为反送中作出完美示范。国家依法无据,却自以为它有这种权力干预、限制和管理人民的行动、意志和主张。”在无法搜罗明显的证据下,潘婉明竟用“甚至传出”“可能”当成证据来证明“国家依法无据,却自以为它有这种权力干预、限制和管理人民的行动、意志和主张。”潘婉明连合理性也自我否了,岂不可笑。

这是精心安排的写作策略,不谴责示威者的乱港反中暴行,而是要以此先给读者一个阅读的联想、暗示,造成香港警察对暴徒残暴的印象。这就是潘婉明在台湾受教育吃了反共“爱国”教育的“洋奶”,喝了美国好莱坞电影的可口可乐长大的一代,脑子里残存的僵化,幼稚迂腐的偏见。

潘婉明不愿意看英国统治香港的遗毒

潘婉明可知道,香港,一百五十多年前,还是大清帝国治下隶属于广东省的一个默默无问的小渔村。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被迫割让香港,这是小学生的历史常识。再过50年,英国夺去整个香港。

1841年1月26日,英国军官爱德华•波丁格率领 HMS“硫磺”号炮舰登陆,插上了英国国旗。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却成了中华民族耻辱开始的地方。

1860年,英法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打进北京,就是火烧圆明园那次。清廷又被迫签了《北京条约》,九龙半岛上英国人画的那条线以南,连同附近的昂船洲岛,永久划归英国。九龙,成了香港被占去的第二块地儿。

1890年,香港爆发大规模鼠疫,中国人死了三四万人,英国人一个都没死。因为英国人住在太平山上,空气流通,而中国人只准许住在山下,山下潮湿,鼠疫蔓延。

1949年,港督葛量洪提出:作为基本原则,英国属地的重要政事应由英国人处理。香港大多数市民没有英国国籍,他们无权过问。

香港暴徒不知道中国人在英国人统治下的悲惨境遇,要“光复香港”,还到英国议会去要求英国人重启“南京条约”。香港泛民议员在议会展示布条“香港不是中国的”,宣誓时称中国为“支那”,在街头辱骂中国人“支那猪滚回中国去”。英国人在香港的殖民统治遗毒,是潘婉明的意识形态看不到的,或者是不愿意看的。

潘婉明指责华社“将五大诉求简化为西方作梗、港独作祟,一意孤行地视反送中为反中(共)”,认为华社是“在一中的原则下”“长期鹦鹉学舌般”。潘婉明不知道的是,香港的动乱,绝不能简单地看成是香港内部矛盾造成,一场动乱能够持续半年得不到平息,就已显示出不简单,其中境外反华势力,特别是来自美国的反华势力渗透、插手是很重要的原因。2019年12月2日,中国外交部宣布对美国的反中乱港的五个非政府组织点名予以制裁就是明证。当然,自称“旗帜鲜明的黄丝”的潘婉明是不会相信“国家暴力层出不穷”的中国说的话的。但是,潘婉明有香港特首熟悉了解香港吗?听听前任特首梁振英对香港年轻人说的:香港的政治太过复杂,打从香港回归开始,香港的政治就不是本地政治,而是国际政治,总有激情的年轻人不要玩。

今日之"港乱"是英美颠覆香港的表现

由于历史原因,香港与西方有着长期而复杂的关系,欧美国家一直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将其作为经济和政治的前哨。香港成为地缘政治的战场,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养着将近千人呢,你以为这些人是在吃干饭的呀?!这些人绝对不是睡大觉的,是做工作的,就是进行政治仗的。

英国左翼学者、前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长罗斯义(John Ross) 在观察者网发表文章《脱欧解释了为什么英国在香港问题上采取挑衅态度》。文章认为,在攻击中国时,美国和英国各有分工,由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战,英国则是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英国对香港的挑衅性政策是配合美国动作来进行的,这是技术性分工。文章指出,英国政府之所以在反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其根本原因是英国政府内部持亲美和脱欧立场的反华势力日渐增多,这些人完全推翻了卡梅伦执政时期与中国建立中英关系黄金时代的政策,转而支持英国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 的政策。文章进一步指出,英国在香港事务上挑衅中国以及加大对华为的攻击力度,更是与围绕英国脱欧背后展开的斗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引自2019年12月19日《察网》:《教唆、干涉与操纵:英美左翼关于香港问题真相的看法》)

看看2019年1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的两院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使之成为美国的国内法。这一法案的核心要义就是要反对香港特区政府止暴制乱,阻止在任何情况下中央政府出手挽救香港局势。跳梁小丑黄之锋还在脸书贴文中写道,非常感谢美国国会幕僚远道而来,向他和何韵诗送上特朗普、佩洛西等美国政客签署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副本“留为纪念”。他同时扬言,来年窜美分子罗冠聪、敖卓轩等人将继续致力于“游说工作”,以求美方执行所谓“制裁机制”。汉奸也持证上岗了!一幅汉奸嘴脸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实啊!

潘婉明没有一丝一毫的历史视野,抽离中国现代史的脉络,有意忘却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割地赔款的惨痛历史,看不见美国人拿台湾来卡中国脖子,阻碍中国的统一,遏制中国的发展;看不见英国人在1984年《联合声明》签署前后,突然启动全面的代议制民主进程,包藏祸心地在香港挖下深坑,埋下地雷,伺机引诱中国人民陷入深渊,伺机引爆地雷。

潘婉明的自我标榜正是对自己的批判

许多事实说明,香港暴徒和美英帝国是一路的,潘婉明为暴徒张目,就是为美英张目。西方和潘婉明们怎么看香港暴乱我们不必理会,华社、老左和南大生和他们不是一路。

在潘婉明的头脑中,中国人不需要国家认同,国家统一,“普世价值”就是万灵丹,只要接受“普世价值”,一切社会痼疾就能迎刃而解,万事大吉,人民就可以有自由、民主和人权了。可是,一提到“普世价值”,相信人们对中东可爱的小孩倒毙在海滩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吧。

潘婉明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不跟“中共 connect”,不“向中共倾斜”,不是“国家的共犯”来与华社、老左和南大生切割,自以为高尚。而这种高尚,却以抹黑华社、老左和南大生的正义立场来表现,并夸大暴徒的受害面,帮助暴徒逃避责任,这种高调正是潘婉明对自己的最佳批判!

总之,潘婉明们执迷于西方政治话语,以西方话语马首是瞻,希望尽快融入西方代表的所谓“普世价值”的主流文明,渴求的是美国王师来平定“侵害隐私”“国家暴力层出不穷”的中原,以便实现梦寐以求的“普世价值”,潘婉明们就能活得舒坦,活得舒心了,就不会“被很深厚的同温层包围”,就不必忧虑女儿长大后“一直 protest 一直 protest”了;“我们的下一代”也就不必“用身体去对抗、用性命去维护、常态性为生存权而战”了;也不用担惊受怕“我的孩子和她同世代的伙伴,用他们的血肉之躯站上街头挨警棍、吃催淚弹,或承受比现今更进化的镇压武力”了。

   不许把华社老左、南大人为暴徒陪葬!

潘婉明为什么不睁眼看看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乌克兰、叙利亚和中东北非人民享受到“普世价值”了吗?潘婉明阅读过这样的报道吗:“普世价值”的祖师爷美国,在世界各地发动的战争中,大量虐待囚犯俘虏的行为。早在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军虐待伊拉克囚犯事件就已臭名昭著。近年来,美军虐待囚犯、酷刑逼供的行为并未得到遏制。遭曝光的美军审讯囚犯手段包括掌掴、击打腹部、剥夺睡眠、裸体羞辱、水刑、强制囚犯撞墙等。美国英国绕过联合国非法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据维基百科资料,伊拉克战争超过15万平民死亡;利比亚战争导致10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给伊拉克人民带来的巨大人道主义灾难、给中东地区局势带来的长期负面冲击,是显而易见的。

潘婉明们满腹文章,按照“黄丝”思路看香港的暴乱,正义观必定误入歧途,价值观必定出现偏差,又要寻找心理平衡,以致夹枪带棒的骂这个,捧那个,当谁看不出来?对“普世价值”又心向往之,顶礼膜拜,以致看不到叙利亚和中东百万难民涌往欧洲的惨状,也不知冰炭不同炉,贤愚不并居的道理。

怎么看待香港暴乱是每个人的自由,没人可以干涉。但是,潘婉明借支持香港暴乱以华社、老左和南大生为暴徒陪葬,那是万万不能容许的。#

Sunday, 22 December 2019

鄭丁賢<星洲网>专栏评论:马哈迪不愿明白的真相(附《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鄭丁賢<星洲网>专栏评论:
马哈迪不愿明白的真相




以上插图与视频取自网络,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方便读者阅读本文时,重温其内容,仔细聆听马哈迪的讲话内容。

以下是<星洲日报>副总编郑丁贤针对马哈迪对待12•28华团大会的立场和态度,在其“星期天拿铁”专栏发表的感言文章。原标题是<马哈迪不愿明白的真相>。

郑氏的这篇感言,无疑是代表世代生活在我国而民族尊严一直被马来种族主义霸权统治集团(特别是马哈迪统治集团)践踏的非马来人,表达了共同心声,发出了一口恶气!

而在509大选之前当马哈迪还是巫统最高领袖的时期里,也曾经声嘶力竭痛骂马哈迪是种族主义霸权者的华基政党最高领袖,今日面对马哈迪对董教总和华社的无耻污蔑,却婉转回应“若大会并没有反马来人或反宪法,所谓害怕董教总举办的华团大会将引发骚乱之说,并无根据。

真是让人感慨:昔日高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而在最后一次大选向选民承诺“拯救马来西亚”的反对党领袖(们),一上台就紧紧傍着手握大权的马哈迪,今时不同往日咯!不说别的,在维护民族尊严方面,我们所看到的权位高的华裔政治领袖(们),真的不如一般有正义良知的文化人和有民族自尊的普通人。



“在自己的国家举办族群聚会而被标记为种族主义,这让我非常痛心。”

猜一猜,这是谁说的话?

提示:不是陈大锦,不是王超群,也不是吴添泉。

正确答案:马哈廸。

马哈迪今年10月25日在他的部落格发文,为他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作辩解。

他指出,本身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是因为他是马来人,这和种族主义没有关系。

但是,如今董教总要主办12•28华团大会,马哈迪思维反向,口气大变。

老爷子这一次话说得很重,一点也不含糊。

“当他们(华团)想做一些很华人的事,那马来人就会以很马来人的方式回应,要求关闭华校……;在其它国家,这样的事情会被带上街头、丢催泪弹等……;要对其它族群保持敏感度。”

同一个国家,同一个首相,却有两套标准

我感到纳闷,同一个国家,同一个首相,却有两套标准。

──土团策划马来人尊严大会,并不是种族主义;董教总主办12•28华团大会,才是种族主义。

──马哈迪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只因为他是马来人,因此没有问题;12•28华团大会,只因为出席者是华人,不但有问题,而且问题大到马来人会要求关闭华校。

──马来人尊严大会,无须考虑到其它族群的敏感度;华团大会,必须考虑其它族群感受。

──马来人尊严大会不会有街头打架,丢催泪弹;华团大会就会引发街头事件。

──马来人可以在自己的国家举办本身的族群集会;华人不可以在自己的国家举办族群集会。

x         x          x

是的,我承认,我把马来人尊严大会和华团大会作比较,根本是牛头不对马嘴。

马来人尊严大会对准国内的非马来人开炮,指非马来人污辱伊斯兰,挑战马来统治者和马来人特权,垄断经济利益,它也威胁剥夺非马来人的公民地位。

尊严大会通过议决案,要废除多元源流学校,规定只有土著获得公共奖学金,只有马来穆斯林可以担任政府要职,中小学和大学的马来文科都必须学习爪夷文等等。

不要告诉我,这个大会只是讨论马来人的尊严。

华社一再被糊弄下才采取的一次自救行动

而12•28华团大会,只是讨论在华淡小4年级马来文科推行爪夷文字单元,展现华社和印裔社会对爪夷文单元的立场,以及捍卫华校董事部主权。

华团大会不会挑战马来人的权益,不会置疑马来人地位,更不会触及宗教和统治者。

大会也没有反对爪夷文,说得清楚,反对在华小马来文科引进爪夷文单元,并不是反对爪夷文。

如此一个理性和平的集会,并没有“很华人”,也没有种族主义的烟硝味。

而且,这是教育部和希盟政府漠视华社意愿,乃至于自行违反内阁本身的决定;华社一再被糊弄忽悠之下,才采取的一次自救行动。

马哈廸是真的不明白,还是选择不明白?

刘锡通撰文唤起一个历史记忆:拉大是马华为抗衡独大而设立

  刘锡通撰文唤起一个历史记忆:
拉大是马华为抗衡独大而设立

刘锡通(右)和马华公会的“密函”(左)

早年活跃于我国民权与华教运动、现年83岁的刘锡通(上图右),目睹耳闻当前由拉曼学院转化而来的拉曼大学学院(简称“拉大”)的政府拨款问题所引起的新上台的希盟政府财长林冠英与大选后下野的马华公会魏家祥等领袖的争争吵吵以及华人社会的各种议论,有感而发,撰写此文。

刘氏是在上世纪70—80年代新加坡南洋大学被李光耀政府强硬改组、最后关闭后,推动我国华人社会在马来半岛创立“独立大学”(简称“独大”)的“独大理事会”重要成员之一。华社创办独大的美好理想和计划最终被种族主义的巫统霸权集团摧毁了,而当时作为巫统执政伙伴的马华领袖们,服服帖帖作了巫统摧毁独大的帮凶。

作为曾是南大人(1960年南大毕业后赴伦敦修读法律成为执业律师直至退休)和“独大理事会”成员,刘锡通对当前拉大课题的争争吵吵,有着跟普通人不同或者说是更深更强的感受,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刘氏是根据他的亲身经历,提出他对马华公会和拉曼学院(后改为拉曼大学学院)的深刻认知,供年轻一辈参考。

以下是刘氏来稿的全文内容。以上插图和以下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作者:刘锡通

"密件"说明马华设立拉曼学院的由来

为了方便读者查阅拉大的历史真相,本文附上一份被马华列为“机密”的文件(见上图左——<人民之友>编者注)。此文件的日期为1968年7月16日,其复印本出现在<教总卅三年>第120页,该文件是由当年担任马华公会总秘书的甘文华律师呈给政府考虑的数点建议,其内容如下:
  1. 政府若任由独大设立,则与之俱来的是非常严重的政治、社会和经济问题;
  2. 马华公会为了反击这些问题,因此建议设立一间足以抗衡独大的高等学院;
  3. 由于独大是由华人所倡议与发动的计划,因此,为了对全国以及世界的视听有所交代,由马华出面负起这项任务似乎比较得体;
  4. 在提出此项任务时,马华必须先认清独大倡议者对人民提出的目标是什么?
综合上述密函的内容来看,马华对华社(倡议创立独大)是充满敌意的,像一介屠夫手握屠刀,直奔华社冲杀,以置其于死地而后快,然后再以另一间高等学院(即今天的拉大)取而代之。这种把华社当为敌人的行径实令人发指。华社没有对马华炮制出来扼杀独大的工具加以讨伐,已经是比菩萨心肠还要仁慈多了。

马华被华社唾弃之后,紧抱华社取暖

但马华领袖却丝毫不作反省,仅在去年11月的第65届中央代表大会宣扬说“华社、马华、拉曼是命运共同体,谁动到拉曼,就是动到马华,谁动到马华,就是动到拉曼,就等于跟华社过意不去”于是舆论界就有人误以为拉大是华社的,而为他们打抱不平。其实大家若有阅读过上述密函,就知道拉大非但不是华社的,它还是华社的克星。马华自作多情把华社马华绑在一起取暖,视他们为不可分割的共同体,无非就是借华社来抬高自己的身价,博取华社的同情。可是他们忘了,当他们春风得意时却把华社视为敝履。如此的德行,真叫人啼笑皆非。现在他们被华社唾弃了,落魄了,才又想起华社的珍贵。但他们又岂肯纡尊降贵向华社道歉,最后只好把历史扭曲和篡改,把是非颠倒来掩饰其罪行。使人纳闷的是华社的一些领导人,至今还是噤若寒蝉,不便或不敢出来把历史澄清,还回独大倡议人一个公道。似此而往,便鼓励和助长了加害者的气势,给他们添把气而让他们继续的“骗”,继续的误导华社,以遂其回锅的野心。

我们不否认这些年来,拉大在一些学者的努力下,已经在学术上做出成绩来,赢得了许多人的嘉言褒语。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马华在历史上已留下许多污迹,它决不会因拉大在学术上的表现而被洗脱的,因为历史的全貌是不容有心人将它切成碎片,然后从中选出一两片来作宣传为政治服务。瞎子摸象以偏盖全的人固然有,但有些人还是清醒的,他们会在历史门槛外把关,不让历史被践踏。有人说,拉大是马华党校。这是言过其辞,实际上,马华已有党校作为培训干部机构,其校长为今日失势的周美芬女士担任。但若说拉大是马华的外围组织,我们阅读了上述密函,即可证实。

从密件看马华在拉大课题的虚伪和野心

为了证实马华的虚伪和野心,我们试将上述密函作点剖析:

首先,马华为了彻底摧毁独大,他们必须将独大妖魔化,夸大独大是如何的恐怖,于是他们就宣扬说若任由独大设立,则与之俱来的是非常严重的政治、社会和经济问题。这样的夸大其词,基本上就是危言耸听,用意在刺激原来就已经异常敏感的马来社会更加敏感,促使他们更加反对独大,同时还会感谢马华领导人的通风报讯,强化他们对马华的信任。

其次,密函中的第二点,说明马华领导人为何要将其向政府的建议保密,因为若把该密函公开,就会暴露他们的阴谋诡计,引起华社的极端不满,进而影响他们在大选时的票仓。

第三,马华自动请缨愿意充当扼杀独大的刽子手。这种以华制华的布局的始作俑者是西方国家的拿手把戏,尤其是英殖民主义者更精于此道,而华人之间有些败类往往就乐于扮演这种角色以向背后主子领功,使他们能顺利登上青云之路享尽荣华富贵。但这些丑行却逃不过林连玉先生的火眼金睛和他那春秋之笔。凡阅读过林先生的言论集和其他著作,当会明白个中道理。

第四,也是最狡猾最阴险的一门术数,该密函的执笔人对纵横捭阖之术的研究颇有心得。他知道华社向来在捍卫和推动母语教育方面提出的目标是正大光明的,同时能准确地反映华人基层的心声,而获得大多数华人的支持。华社倡议设立独大的心意也是为了解决华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深造之出路才萌发出来。这做法既合乎情、理、法,其目标亦是正义凛然。反之,马华以拉大来骑刦独大,原就是天理难容。马华为了缓解华社对他们的不满,只好在表面将自己扮演成正义的化身,亦以提供华人升学深造之机会为饵,蒙骗华社。虽然他们明知道收效不彰,但也好过把自己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就是他们急于要认清独大倡议者对人民提出的目标是什么的主要原因。

马华盗窃了华社"创办独大"的正义理想

马华做了许许多多典当华社权益之事,本来就该得到政府的重赏,何况自己也算是执政阵线成员党之一,至少在争取拨款之课题如要求政府立法或立约以保障财力资源会源源而来,不会中断。即使争取到的拨款比不上玛拉学院之多,也要做到无后顾之忧之量(数额),不必走到像目前的地步,天天要与现任财长林冠英闹个不停。他们义愤填膺,若要怨恨别人,莫如怨恨自己不争气。

有些学者说,在悠久的历史长河里,往往会出现惊人的相似地方。诚然,历史就是如此的吊诡,重蹈覆辙的例子何其多!要避也避不了。<庄子• 胠箧篇>叙述一则脍炙人口的故事,说田成子谋杀了齐简公,盗窃了齐国,也盗窃了齐国数百年来建立起来的仁义政治制度,使他能像尧舜一样安安稳稳地做了齐国国王。大国不敢诛他,小国也不敢批评他,反而争相承认他的合法地位,让他的王朝传承了十二代。所以庄子感慨地说,一个良好的仁义制度被利用来保护这个窃国大盗。好人治国想要成功,需要仁义道德作为治国的依据。坏人治国想要成功,也不能违反这原则。好人利用这些原则治国会给天下众生带来福祉,坏人利用这些原则治国会给天下众生带来灾难。若轻信坏人口口声声将仁义道德,就会给伪装了仁义道德所骗,给社稷带来反作用。因此,论者若要对某一件事作出判断,首先他有必要厘清历史的真相,,并将它作为判断的依据,以免落入“矮人看戏何曾见,都是随人说长短”之窠臼。

Saturday, 21 December 2019

马哈迪讲话很不公平, 12•28华团大会照跑

 马哈迪讲话很不公平,
12•28华团大会照跑

综合<当今大马>与<星洲日报>报道

(图片来源:<中国报>)
自教育部发布“爪夷文单元指南”后,引起董教总和部分华社的不满。为了促请政府抚顺民意,取消华淡小介绍爪夷文单元,董教总决定在12月28日号召全国华团大会,并呼吁华团踊跃出席,表达坚决的立场。

对此,马哈迪故技重施地说“一旦举行类似的大会,马来组织恐会诉诸‘很马来人’的方式来回应”,用意极为明显!

董总主席陈大锦20日回答媒体访问时说,这是一场“室内”的和平大会,是一场全国华团和平诉求,是一项多元共存的请愿,希望不会有人误会董教总要搞大集会。

陈大锦说,“12•28华团大会将照原计划进行”、“一切后续行动由大会决定。”

由于筹备时间紧迫,董教总通过媒体通知而召开的12•28华团大会,将在加影新纪元大学学院5楼大礼堂举行。中午12时入场,下午1时开始。

有意出席者须登入董总官网(www.dongzong.my)预先报名,或联系董总会务与组织局(电话03-87362337),以统计出席人数和方便工作人员作出妥善安排。

董教总也重申其三不立场,即不接受、不认同、不执行介绍爪夷字单元执行指南。

以下分别是<当今大马>与<星洲日报>的相关报道。



   马哈迪提醒华团大会,
或得"很马来人"反应

来源:<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news/504370

发表于2019年12月20日15:27 时分    更新于同日22:37时分


董教总号召全国华团大会,反对华淡小介绍爪夷字单元。惟首相马哈迪提醒,此举或会引起马来人反弹而造成混乱。

马哈迪说,一旦举行类似的大会,马来组织恐会诉诸“很马来人”的方式来回应。

“这只会导致马来人举行他们(本身)的大会,谈论关闭华校等课题。你做这种事,你就会得到反应。”

“我们(生活在)多元族群的国家,照顾别人的感受是很重要的。”

“(如果)他们要做一些很‘华人’的事情,马来人的反应将很‘马来人’,(包括)要求关闭华校。”

马哈迪是今天巡访2019年吉隆坡峰会的媒体室时,如此表示。

动乱将使人民迁徙

马哈迪以其他国家的经验为例说,抨击其他族群和宪法的下场是发生街头斗殴,而人民随之将开始迁徙。

“如果你开始攻击其他族群或违抗宪法,最终的结果是混乱和不稳定。”

“所有人都会陷入贫穷,我们将目睹马来西亚人迁移至其他国家。”

教育部日前发布《2020起向国民型学校四年级学生介绍爪夷字执行指南》,惟遭董教总坚决反对,并指有关执行指南与之前的对话内容不符,同时违背内阁决议且不尊重董事部主权。

董教总之后决定在12月28日召开全国华团大会,施压政府取消在华淡小的国文课推行介绍爪夷字单元。

另一方面,国会反对党领袖兼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反要求警方禁止有关大会,并对付董教总。

....................................................................................................................................................................................

董总主席陈大锦:
    华团大会属和平请愿,
"12•28"按照计划进行



董总主席陈大锦说:12月28日举行的全国华团大会将会扩大,让印裔同胞也参与,以展现华淡小对爪夷文单元的立场。

(本文插图和以上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练珊恩12月20日报道] 尽管首相敦马哈迪提醒号召全国华团大会的董教总,这场大会或将导致马来人也举办大会,讨论关闭华小的课题,但董总主席陈大锦说,1228华团大会将照原计划进行。

他今午接受星洲日报询问时强调,这是一场“室内”的和平大会,是一场全国华团和平诉求,是一项多元共存的请愿,希望不会有人误会董教总要搞大集会。

他说:“一切后续行动由大会决定。”

询及会否担心有团体在1228华团大会上抗议,他说,董教总会采取一些保安和防范措施。

教总主席王超群:大会合情合理合法

与此同时,教总主席拿督王超群说,华印社会反对在国民型学校推行爪夷文单元无关种族,而是攸关教育。

他说,华社依法争取本身权益,没有破坏他族权益,因此1228华团大会绝对合情合理合法。

他接受星洲日报询问时说,他对首相的谈话感到遗憾,因为董教总根本就没有攻击其他族群或违反宪法,这样的言论不但对董教总不公平,也具有误导性。

他强调,华印社会反对在华淡小推行爪夷文单元,根本就无关种族,而是教育问题,这关系到华淡小的特征和本质。

“华社针对的只是爪夷文不适合在华小推行,根本就没有针对任何族群,而且也没有剥夺任何族群的权益,更加没有违反宪法。”

教育部完全不理会华社的意见和要求

他说,董教总向来推崇多元共存的精神,鼓励各族群进行文化交流,促进族群的了解与和谐,因此从来就没有反对各族群的语言文字,包括爪夷文,但是政府在推行有关的措施时,必须尊重和顾及各族群的意愿。

他说,教育部对爪夷字单元的态度和处理方式引发广大华社不满,该部完全不理会华社的意见和要求,特别是执行指南公布后,更是彰显了教育部出尔反尔,根本没有诚意解决问题,而且完全无视董事会的主权。

“这不但导致华社对教育部失去信心,而且对爪夷文单元的落实存有许多疑虑。

“有鉴于华社多次的要求和建议都没有获得政府的正视,因此董教总唯有召开华团大会,结合广大华社的力量,向政府展示华社捍卫董事会主权的决心,并促请政府俯顺民意,取消爪夷文单元。”

扭曲华团大会为"种族问题"具有恶意

他强调,华社都是依法争取本身的权益,而且也没有去破坏其他族群的权益,这绝对是合情合理合法。因此,任何人企图把华团大会扭曲为制造种族问题,是歪曲事实和具有恶意的。

“事实上,那些动辄提出关闭多源流学校的极端言论才是违反宪法,并企图挑起种族情绪,破坏国家团结。首相和政府理应去制止这些极端言行,而不是指责董教总合情合理合法的做法。”

自教育部发布“爪夷文单元指南”后,引起董教总和部分华社的不满。为了促请政府抚顺民意,取消华淡小介绍爪夷文单元,董教总决定在12月28日号召全国华团大会,并呼吁华团踊跃出席,表达坚决的立场。#

通告 Notification

工委会议决:将徐袖珉除名

人民之友工委会2020年9月27日常月会议针对徐袖珉(英文名: See Siew Min)半年多以来胡闹的问题,议决如下:

鉴于徐袖珉长期以来顽固推行她的“颜色革命”理念和“舔美仇华”思想,蓄意扰乱人民之友一贯以来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政治立场,阴谋分化甚至瓦解人民之友推动真正民主改革的思想阵地,人民之友工委会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和验证,在2020年9月27日会议议决;为了明确人民之友创立以来的政治立场以及贯彻人民之友现阶段以及今后的政治主张,必须将徐袖珉从工委会名单上除名,并在人民之友部落格发出通告,以绝后患。

2020年9月27日发布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精神患者的状态

年轻一辈人民之友有感而作


注:这“漫画新解”是反映一名自诩“智慧高人一等”而且“精于民主理论”的老姐又再突发奇想地运用她所学会的一丁点“颜色革命”理论和伎俩来征服人民之友队伍里的学弟学妹们的心理状态——她在10多年前曾在队伍里因时时表现自己是超群精英,事事都要别人服从她的意愿而人人“惊而远之”,她因此而被挤出队伍近10年之久。

她在三年前被一名年长工委推介,重新加入人民之友队伍。可是,就在今年年初她又再故态复萌,尤其是在3月以来,不断利用部落格的贴文,任意扭曲而胡说八道。起初,还以“不同意见者”的姿态出现,以博取一些不明就里的队友对她的同情和支持,后来,她发现了她的欺骗伎俩无法得逞之后,索性撤下了假面具,对人民之友一贯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的政治立场,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嚣,而暴露她设想人民之友“改旗易帜”的真面目!

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课题上,她公然猖狂跟人民之友的政治立场对着干,指责人民之友服务于中国文宣或大中华,是 “中国海外统治部”、“中华小红卫兵”等等等等。她甚至通过强硬粗暴手段擅自把我们的WhatsApp群组名称“Sahabat Rakyat Malaysia”改为“吐槽美国样衰俱乐部”这样的无耻行动也做得出来。她的这种种露骨的表现足以说明了她是一名赤裸裸的“反中仇华”份子。

其实,在我们年轻队友看来,这名嘲讽我们“浪费了20年青春”[人民之友成立至今近20年(2001-9-9迄今)]并想要“拯救我们年轻工委”的这位“徐大姐”,她的思想依然停留在20年前的上个世纪。她初始或许是不自觉接受了“西方民主”和“颜色革命”思想的培养,而如今却是自觉地为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统治而与反对美国霸权支配全球的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人民为敌。她是那么狂妄自大,却是多么幼稚可笑啊!

她所说的“你们浪费了20年青春”正好送回给她和她的跟班,让他们把她的这句话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人民之友>4月24日转贴的美国政客叫嚣“围剿中国”煽动颠覆各国民间和组织 >(原标题为<当心!爱国队伍里混进了这些奸细……>)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篇文章作者沈逸所说的“已被欧美政治认同洗脑的‘精神欧美人’”正是马来西亚“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的另一种写照!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狗狗的角色

编辑 / 来源:人民之友 / 网络图库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察网》4月22日刊林爱玥专栏文章<公知与鲁迅之间 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是由于这篇文章所述说的中国公知,很明显是跟这组漫画所描绘的马来西亚的“舔美”狗狗,有着孪生兄弟姐妹的亲密关系。

欲知其中详情,敬请点击、阅读上述文章内容,再理解、品味以下漫画的含义。这篇文章和漫画贴出后,引起激烈反响,有人竟然对号入座,暴跳如雷且发出恐吓,众多读者纷纷叫好且鼓励加油。编辑部特此接受一名网友建议:在显著的布告栏内贴出,方便网友搜索、浏览,以扩大宣传教育效果。谢谢关注!谢谢鼓励!












Malaysia Time (GMT+8)

面书分享 FB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