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之友工委会根据本身以往对全国大选和州议会选举的论述,结合团结政府成立后的政治形势,决定对新古毛州议席补选,于2024年5月8日发表声明,供新古毛选民5月11日投票以至全国各族人民今后行动的参考。

赵明福民主促进会与明福家属不满首相安华多次拒见(他们),而决定在即将来临的元宵节(即阳历2月24日)上午11时正,到行动党的半山芭总部,向陆兆福拜年和探问关于明福命案调查的进展。人民之友工委会2024年2月5日(星期一)发表《5点声明》,表达我们对赵明福冤死不能昭雪事件的严正立场和明确态度。

Hindraf.png

人民之友工委会针对第15届全国大选投票提出 5项建议 和 两个选择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24新年进步、万事如意!在新的一年里,坚持抗拒种族霸权统治! 阻止巫统恶霸卷土重来!

[人民之友20周年(2001-2021)纪念,发表对国内政治局势的看法] 坚持抗拒种族霸权统治! 阻止巫统恶霸卷土重来!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人民之友工委会即将在2020年9月9日发表文章,对“喜来登”政变发生后的我国政治局势,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致力于真正民主改革的各民族、各阶层人士参考,并愿意与同道们交流、共勉!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Sahabat Rakyat akan mengemukakan pendapat khusus mengenai situasi politik di negara kita selepas "Rampasan kuasa Sheraton" pada 9 September 2020 untuk tatapan rakan semua bangsa dan semua strata yang komited terhadap reformasi demokratik tulen negara kita. Kami bersedia bertukar pendapat dan saling belajar dengan semua rakan-rakan sehaluan.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photo mahathir_PRU14_1.png

人民之友18周年(2001—2019)纪念,举办一场邀请4名专人演讲的政治论坛和自由餐会,希望通过此论坛激发更多的民主党团领导、学者、各阶层人士,共同为我国民主改革运动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贡献。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Friday 14 June 2024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 行动党如何回应阿克马? 什么时候才"有所作为"?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
  行动党如何回应阿克马?
  什么时候才"有所作为"?




❝ 我为曾茄恩感到遗憾。他只是想尽人民代议士的责任,做应该做的事,但是,一番好意和努力,就因为阿克马两句话,不但前功尽弃,而且还被扣了帽子。❞

作者还为曾茄恩遭辱之后他的党却没有一名领袖挺身说句公道话而感到难过。

本文是郑丁贤2024-06-13 20:00发表于《星洲日报》/《星洲网》的专栏评论。原标题:行动党如何回应阿克马?全文如下(上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行动党领袖有这么害怕巫青团阿克马吗?作为拥有5名部长的团结政府支柱,作为在国会拥有最多议席的马达尼成员,至少请站出来回答阿克马的问题。

阿克马质疑 "公民权解说会" 动机

阿克马公开对行动党叫阵,他说:“我想问所有行动党的领袖,这个公民权解说会到底是什么?是不是用来教导他人马来语以获取公民权?”

“你们是出了名的拒绝使用马来语作为教学语的,但国民登记局还未举办这种活动,你们就搞出这样的申请公民权课程。”

先说明什么是“公民权解说会”。这是行动党柔佛州议员曾笳恩的一项活动。目的是向面对无国籍问题的马来西亚公民提供说明和协助。

我注意到,活动的宣传海报还以马来文标示,说明会开放给各种族参加,旨在帮助那些因为父母亲疏忽,或其它原因导致未能获得公民权/报生纸的人士。

这是一名人民代议士该做的事,曾笳恩没错,值得赞。

但是,阿克马却质疑这是要“通过教导马来语让他人取得公民权。”

“他人”指的是不谙马来语的年长华印裔,还是指外国人,特别是中国人?

阿克马趁机将它扭曲为种族课题

公民权问题由来已久,一部分是年长者早年因为环境和教育问题,未申请或未获得批准公民权;另一部分是涉外配偶因婚姻注册问题,导致孩子未能取得公民权。事实上,也有马来家庭和东马土著家庭面对公民权问题。

他们都有申请公民权的合法资格,但因为申请程序繁杂,需要的文件资料很多,因此需要人民代议士协助。

来到阿克马眼中,这又是一个机会,可以扭曲为种族课题,乃至影射是协助中国人取得大马公民权的企图。

这一闹,公民权说明会宣告无限期展延。阿克马再一次辗平火箭。

火箭领袖对曾笳恩遭辱全程缄默

让人担心的是,申请公民权如此必要和正常的事,被灌上一层阴谋色彩,似乎要为某个族群,或是外国人取得公民地位;而协助申请公民权,成为某种见不得人的政治意图。

当然,不只阿克马作出攻击,还有柔佛巫青团,以及伊党宣传主任阿末法德里也作出警告。

柔佛巫青团是阿克马属下,以阿克马马首是瞻;伊党的法德里不是执政党成员,唱反调是意料中事,影响力也不如阿克马。

我为曾笳恩感到遗憾。他只是想尽人民代议士的责任,做应该做的事,但是,一番好意和努力,就因为阿克马两句话,不但前功尽弃,而且还被扣了帽子。

更让人为他难过的是,他的政党的领袖们,对他遭到的屈辱全程缄默,没有一人出来挺他,或说一句公道话(全党只有一名无官职的后座议员谢瑞詹发表声明)。

无限期展延说明会,也让人怀疑是否受到指示。

只是,阿克马针对的不只是曾笳恩,而是民主行动党。

阿克马要求回答, 火箭领袖却静静

阿克马没有要求曾笳恩解释,而是要行动党的领袖回答“公民权说明会是否教导他人马来语以获得公民权?”

行动党领袖的静静,会让阿克马,乃至很大层面的马来社会相信,公民权课题就是要帮华人,甚至是中国人拿到公民权。

阿克马很了解行动党。他知道,行动党惯性是吃软不吃硬,只会针对马华,即使马华已经被打趴,也还得继续猛打,只因马华无力反击。

但是,行动党被巫统痛击数十年,已经产生阴影,对巫统畏惧三分,巫统愈是强悍嚣张,火箭愈是低声下气,哪怕巫统国会只有区区26席,行动党犹如中了斯德哥尔摩症,不敢违抗。

而区区一个巫青团长阿克马,不具部长位子,连副部长也不是,但是,在行动党眼中,还猛过张飞,来到阵前,行动党闭锁城门,任由阿克马叫嚣辱骂,没有人敢应战。

不只是公民权,最近的双语教学课题,阿克马大力支持至少开办一班马来文教数理,之前阿克马也以关闭华印小、杯葛、肉骨茶、新村申遗而声名大噪,以华社为打击对象,乃至向行动党叫阵,阿克马都讨到了便宜。

火箭领袖什么时候才"有所作为"?

今天,阿克马目空一切,说什么就是什么,极化族群关系,把政治推向愚蠢和危险之境,行动党是阿克马的受害者之一,但是,作为执政党和权力拥有者之一,对阿克马的纵容和姑息,火箭难道没有责任?

只有去除对阿克马的恐惧,排除屈服于巫统的斯德哥尔摩症,行动党才能挺起腰骨,正常和正当的做一个有为的执政党。■ 

  

玛丽安莫达《星洲网》专栏评论: 达因, 马哈迪和"超级富豪"

玛丽安莫达《星洲网》专栏评论:
达因, 马哈迪和"超级富豪"

 


❝ 安华会调查过去和现在富有的政客及其配偶和家人吗?我们只看到两位著名的前部长被调查,那么其他人呢?

正义的车轮碾得很慢。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人因逃税而受到惩罚。像纳吉父子这样的人可以提出上诉,要求减税,但普通人必须“先交税,后说话”。为什么会有这种双重标准?
………………………………
如果安华不服气,那么为什么有几位涉嫌贪污政客被完全无罪释放,或者针对他们的贪污调查是半途而废,而这些政客却以“获释不等于无罪”的罪名逃脱。问题不在于超级富豪。问题出在制度上,出在花言巧语上。

本文是时评人玛丽安莫达2024-06-13 07:40发表于《星洲日报》/《星洲网》的专栏评论。原标题:达因,马哈迪和“超级富豪”。全文如下(上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首相安华对“超级富豪”的定义是什么?给每个富人都贴上缴纳较低税款的标签是否公平,只因为他们认识“权贵”?富有不是犯罪,也不是罪恶。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如何获得财富的。是通过合法途径,还是非法途径?

安华一年半来发出让人混乱的信息

在过去的18个月里,安华发出了许多混杂的信息,让我们感到混乱。他在6月11日的部门常月集会上表示,在他的任期内,权贵和超级富豪将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并有义务为社会做出贡献。由于许多人帮助富人致富,因此他认为富人应该回报他们。

他声称,公务员在与富人打交道时面临许多挑战,他说富人缴纳的税款较低,因为他们太有权势且难以见上一面。他鼓励公务员公平对待富人,并向他们保证,他将捍卫他们履行职责,并坚称自己“不会向骗子屈服”。

安华应该知道,超级富豪有很多类别。有“祖上殷实的富人”、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富有的朋党和贪污且富有的政客。

祖上殷实的富人指的是一个阶层的人,他们来自上流社会家庭,主要是显贵,他们通过几代人的努力维持和继承着他们的财富。

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一开始都过着入不敷出的生活。他们专注于自己的抱负,通过自我完善,通过学习或教育提高自己的技能。他们的成功源于勤奋和决心。

领议员或部长薪水, 却成亿万富翁

富有的朋党与政客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与政客狼狈为奸,从政府不公开招标的数百万令吉合约中获益,从而积累了大量财富。只要有朋党参与,包括政客在内的当权者就会对他们的不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一些大马政客领取着普通国会议员或部长的薪水,却成了亿万富翁。他们的秘诀是什么?他们及其配偶和子女从腐败的制度中获益。许多人并不是靠诚实劳动发家致富,而只是将纳税人的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一位前巫统部长拒绝申报自己的财产,因为他担心自己的家人会成为犯罪分子的目标。他声称,他的财富是在1990年代作为商人和持有多家公司的股份而获得的。2020年对他的贪污审判显示,他的个人资产约为10亿令吉。

另一种政客兼亿万富翁,当被问及他的财富时,他会声称在从政之前,他在企业界工作。大马人是在一位资深巫统政客逝世后,他的家人公开争夺其价值21亿令吉的资产时,才知道他是一位亿万富翁。

纳吉被判刑罚却在安华当权时减轻

前首相纳吉从纳税人那里偷窃。他的前阁员纵容他的行为,并告诉我们一个谎言,即他的资金来源是一位阿拉伯王子的捐款。

纳吉被调查、审判、判定有罪,然后被判刑,但安华的昌明政府领导下的特赦局却将纳吉的刑期从12年减至6年,罚款从2亿1000万令吉减至5000万令吉,这是对司法的嘲弄和侮辱。

那么,当安华说他将对骗子采取行动时,他为什么不让法官对纳吉的判决得到全面执行呢?迄今为止,安华说过他会做很多事情,进行很多改革,让国家重回正轨。但很少有人看到他化言语为行动。

安华会调查其他富有政客及家人吗?

安华会调查过去和现在富有的政客及其配偶和家人吗?我们只看到两位著名的前部长被调查,那么其他人呢?

正义的车轮碾得很慢。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人因逃税而受到惩罚。像纳吉父子这样的人可以提出上诉,要求减税,但普通人必须“先交税,后说话”。为什么会有这种双重标准?

安华列举了公务员在与富人打交道时面临的困难。如果他想有所作为,就应该审视一下制度。我们有足够的法律和威慑力,但这些法律和威慑力并没有得到严格执行。我们实行双重标准。制度存在许多漏洞。正义的车轮碾得太慢,需要很多年而不是几个月。

问题出在"当权者"的花言巧语上

人民需要的是效率、速度和交付能力。现在,他们看到的是表现不佳的公务员、不称职的官员、迟缓的表现和无法兑现的承诺。

如果安华不服气,那么为什么有几位涉嫌贪污政客被完全无罪释放,或者针对他们的贪污调查是半途而废,而这些政客却以“获释不等于无罪”的罪名逃脱。问题不在于超级富豪。问题出在制度上,出在花言巧语上。■ 

  

Wednesday 12 June 2024

《中国新闻社》专稿 : 陈嘉庚《南侨回忆录》 何以传世留芳?

《中国新闻社》专稿 :
陈嘉庚《南侨回忆录》
何以传世留芳?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共同心愿,也是陈嘉庚先生等前辈先人的毕生追求。

——中新社记者 闫旭


本文《中国新闻社》为纪念陈嘉庚诞辰150周年,特派出记者闫旭,专访了中国陈嘉庚纪念馆原副馆长、华侨博物院原院长刘晓斌。以下是《中国新闻社》2024-06-08 21:03 刊出的题为“《南侨回忆录》何以传世留芳?”专访报导。全文和插图如下—— 

今年是中国著名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诞辰150周年。位于中国厦门的陈嘉庚纪念馆,珍藏着一份长21.2厘米、横21.4厘米、装订成10册的泛黄手稿。这就是陈嘉庚所著的《南侨回忆录》手稿。

《南侨回忆录》何以传世留芳?陈嘉庚纪念馆原副馆长、华侨博物院原院长刘晓斌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时指出,《南侨回忆录》不只是陈嘉庚个人的回忆录,更主要是南洋华侨的回忆录,是陈嘉庚留给后人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南侨回忆录》手稿为何珍藏于陈嘉庚纪念馆?

刘晓斌:陈嘉庚是伟大的爱国华侨领袖,杰出的实业家、教育事业家和社会活动家。他的一生,是爱国爱乡、倾资兴学、服务社会、造福祖国的一生。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1942年至1945年间,陈嘉庚为躲避日寇缉捕,被迫避难印尼。他在著名侨领庄西言和集美学校、厦门大学校友黄丹季、郭应麟、林翠锦等人冒死保护下,历经劫难而后生。尽管身陷险境,危在旦夕,他仍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写就了30万字的《南侨回忆录》。

▲《南侨回忆录》手稿。(陈嘉庚纪念馆 供图)

1945年8月,日本投降,陈嘉庚结束避难。在临别重返新加坡之际,为确保手稿安全,他又抄写了一份。一份自己带在身上,另一份则交由林翠锦保管。林翠锦深知这份手稿的价值,将它装进大玻璃瓶里,埋在了自家后院的一棵树下。

▲ 林翠锦。陈嘉庚纪念馆 供图

回到新加坡后,陈嘉庚将手稿交由南洋印刷社于1946年出版发行,遗憾的是这份书稿后来下落不明。

由林翠锦保存的手稿得以妥善保存。1983年,她几经辗转终于将手稿交给集美学校委员会。2008年,集美学校委员会又将手稿移交新建开馆的陈嘉庚纪念馆珍藏并展出。这份非同寻常的手稿,因其珍贵的历史和文物价值而成为镇馆之宝。

中新社记者:《南侨回忆录》是一部陈嘉庚的个人传记吗?

刘晓斌:《南侨回忆录》有一个特别之处,即作者仅仅是配角,而真正的主角是南洋华侨。即便从书名也可一目了然,它是南侨的回忆录,而不只是陈嘉庚个人的回忆录。

在该书的《弁言》中,陈嘉庚写道:“此回忆录盖原为纪念华侨参加抗敌而作。我国此次国难,为有史以来所未有,南洋千万华侨,对祖国之贡献如何,不但今时国内外多未详知,而此后必更消声灭迹矣。”

因此,该书详细记录了华侨赤诚爱国、全力支持祖国抗战的丰功伟绩,“不但使海内外同胞知南侨对抗战之努力以及对祖国战时经济之关系,亦可免后人对今日侨胞之误解也”。书中仅《个人企业追记》以附录形式,简要叙述了陈嘉庚艰苦创业、倾资兴学、服务社会的人生历程。

在各个历史时期,华侨华人都为祖国和侨居地的独立、解放与繁荣富强作出了卓越贡献。1938年10月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的成立,标志着华侨爱国大团结的新阶段,也确立了陈嘉庚作为华侨领袖的地位。

为了保卫祖国家乡,打击法西斯侵略者,南洋华侨在以陈嘉庚为主席的南侨总会领导下团结起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毁家纾难,为祖国抗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建立了不朽功勋。

以财力支援祖国抗战是南侨总会最主要的贡献。据统计,自1937年至1945年八年中,华侨捐款共达13亿多元国币,其中南洋华侨捐献比重最大。

海外华侨在物力方面对祖国抗战贡献也甚为可观,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940年10月,共捐献飞机217架、坦克27辆、救护车1000辆、大米一万包,以及大量药品、雨衣、胶鞋等用品。这些物资多数亦为南洋华侨所捐献。

派遣机工回国服务,是南侨总会以人力支援祖国抗战的一大壮举,保障了抗战输血管的畅通。3200多名南侨机工中,有1000多人为抗战胜利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铸就了英雄的丰碑。

▲ 陈嘉庚汉白玉雕像。陈嘉庚纪念馆供图

中新社记者:《南侨回忆录》何以传世留芳?

刘晓斌:《南侨回忆录》记录了南洋华侨为襄助祖国抗战而作出的巨大贡献和陈嘉庚服务社会之经过。一部好书,能够穿越时空,给人以心灵的滋养,思想的启迪,智慧的开启。《南侨回忆录》在新加坡首次出版后,深受民众喜爱和推崇,风行海内外,堪称华侨史上最著名的传世著作。

▲各个版本《南侨回忆录》(陈嘉庚纪念馆 供图)

前全国侨联主席、陈嘉庚生前好友张国基曾评价:“陈嘉庚先生在三年避难时写成的《南侨回忆录》,在南洋是与斯诺的《西行漫记》一样受欢迎的。在帮助海外华侨正确认识共产党,认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共产党领导人,了解陕甘宁边区上,两本书都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且我觉得,在华侨当中,《南侨回忆录》的影响更大一些,因为华侨觉得陈嘉庚先生的话更亲切可信。”广大华侨当年无不得益于该书的帮助,从而在政治道路上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陈嘉庚避难期间居住过的印尼玛琅巴兰街4号。(陈嘉庚纪念馆供图)

陈嘉庚的长孙陈立人也曾说:“我祖父陈嘉庚一生简朴,把钱财都用于兴办教育和建设当年贫穷落后的中国。阅读《南侨回忆录》,仿佛听到他坚毅的声音讲述那些过往的故事,我觉得没有一本书能比他亲自撰写的《南侨回忆录》更加体现他的思想和情怀。”

▲ 《南侨回忆录》手稿。(陈嘉庚纪念馆 供图)

中新社记者:时值陈嘉庚诞辰150周年,重温《南侨回忆录》,带给我们什么启示和思考?

刘晓斌:2014年10月,在陈嘉庚诞辰14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给厦门市集美校友总会回信,希望广大华侨华人弘扬“嘉庚精神”,深怀爱国之情,坚守报国之志,同祖国人民一道不懈奋斗,共圆民族复兴之梦。

今年是陈嘉庚诞辰150周年,重温《南侨回忆录》,字里行间无不充盈着浓厚的家国情怀,闪耀着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嘉庚精神”光芒,给予我们许多启示和思考。

一是要学习陈嘉庚艰苦创业、自强不息的精神。他以诚信为本,经过20多年的不懈奋斗,终于建立起一个遍布世界的企业王国,既为大规模兴学办教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又为东南亚的经济开发和社会进步作出了卓越贡献。

二是要学习陈嘉庚以国家为重、以民族为重的品格。爱国主义是贯穿陈嘉庚人生的主旋律,并且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他一生忧国忧民、忠于祖国和中华民族。他一生矢志追求进步,经历了三次重大政治抉择,用一生的奋斗和追求忠实践行了自己“凡事只要以国家利益、人民利益为依归,个人成败应在所不计”的信条。

三是要学习陈嘉庚关心祖国建设、倾心教育事业的诚心。他怀抱“教育为立国之本,兴学乃国民天职”的信念,创办和资助了包括集美学校、厦门大学和新加坡南洋华侨中学的海内外118所学校。在他影响和感召下,华侨捐资办学蔚然成风。

▲ 陈嘉庚纪念馆。(陈嘉庚纪念馆 供图)

中新社记者:在新的历史时期,如何从《南侨回忆录》中汲取精神和力量,将“嘉庚精神”发扬光大?

刘晓斌:侨是中国建设与发展的宝贵资源和独特优势。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共同心愿,也是陈嘉庚先生等前辈先人的毕生追求。如今,华侨华人既是中华文化在海外的传播者,也是中国现代化的参与者,还是中国和平统一的促进者。

▲ 陈嘉庚。(陈嘉庚纪念馆 供图)

当下,华侨华人在推进中国式现代化、传播中华优秀文化、深化中外友好交往等方面具有多重角色身份,能够发挥独特的桥梁纽带作用。从《南侨回忆录》中汲取精神和力量,弘扬“华侨精神”“嘉庚精神”的时代价值,对于凝聚侨心、汇聚侨智、发挥侨力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和意义。(全文完)

受访者刘晓斌简介:

刘晓斌(见下图),陈嘉庚纪念馆原副馆长、华侨博物院原院长,文博研究馆员,中国博物馆协会理事。1984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历史系博物馆学专业,长期从事文物博物馆、华侨华人历史文化和陈嘉庚研究。发表论文数十篇,主编出版图书多部,策划指导多个大中型展览,开办讲座逾百场。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 柴油效应,不是狼来了, 是老虎来了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
柴油效应,不是狼来了,
是老虎来了




❝ 缺乏有效的防堵漏洞措施,浮动前的柴油可以走私,浮动后的柴油同样可以倒卖,政府岂非白忙一场,赔了夫人又折兵。
………………………………
柴油价格自由浮动只是一个起步,真正的考验是95汽油自由浮动。如果柴油这一步做不好,汽油下一步就不堪设想。马达尼政府的未来,将是一悬之间。❞

本文是郑丁贤2024-06-11 20:00发表于《星洲日报》/《星洲网》的专栏评论。原标题:柴油效应,不是狼来了,是老虎来了。全文如下(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我不禁要为马达尼政府捏一把冷汗,它仓促推出的柴油价格自由浮动机制,就好像在厨房里,油锅还未烧热,厨师就把白饭、鸡蛋、火腿、胡萝卜都丢进锅里,准备炒出一盘扬州炒饭。

可想而知,这一盘炒饭,不仅不会热腾腾香喷喷,反倒是又生又冷,难以下咽,硬吐下去还恐怕闹肚子。

柴油价格浮动后 引发质疑和抗议

事实上,柴油价格自由浮动制落实两天下来,相关人士和行业已经是一片质疑和抗议。

首先,柴油每公升从2.15令吉涨到3.35令吉,直接爆涨55.8%,没有缓冲空间,冲击力太大。

其次,许多重度使用柴油的行业,如旅游巴士和泥机业,没有获得补助,顿时不知何去何从。

其三,3万名(政府设定30万)柴油私家车车主获得每月200令吉津贴,补助是否贴切?

其四,获得柴油补助的行业和公司,不清楚补助是否有一定的额度?还是无限额补助?

其五,最最最重要的是,通过柴油卡(Fleet Card)获得补助的行业和公司,会否转手卖出,包括走私到国外去?换句话说,政府是否有一个监督和管控机制,杜绝获补贴的柴油被走私倒卖?

从经济学角度,我100%支持针对性津贴,希望减少不必要和无效率的津贴,从而减轻政府财政负担。

我也希望这项政策成功,马达尼政府有所表现,但是,看来看去,不但准备功夫不足,各种缺口和漏洞也依然存在。

现政府要如何防止柴油走私倒卖?

先说汽油卡和柴油卡,过去也曾经推行过,但是,从来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走私和倒卖还是横行。许多渔业和运输业者,有了柴油卡,渔船不出海捕鱼,而是将柴油卖给外国渔船;运输业装置隐藏油箱,或是设置储藏油库,把柴油卖给外人。

缺乏有效的防堵漏洞措施,浮动前的柴油可以走私,浮动后的柴油同样可以倒卖,政府岂非白忙一场,赔了夫人又折兵。

如果政府没有新的有效监管机制,追综和严惩津贴柴油被走私倒卖,肥水依然会流到外人田,肥了走私客和外国人的口袋。

至于提供私家柴油车车主的补贴,也是使用现有关爱援助金(STR)的做法,给予平头式的每月200令吉补贴。而这200令吉,对一些车主是绰绰有余,对另一些车主是远远不足。

如果家里的柴油车是少用的第二部,或第三部车,200令吉可能成为变相的津贴浪费;但是,如果柴油车是农友或小园主的用车,200令吉肯定不够。

而且,既然延用STR方式,之前搞得乌烟瘴气的PADU,以及之后急鸣而出的BUDI,岂非都是扰民揾笨之举!

民众忧心的物价全面上涨已来临了

更难搞的还在后头。许多公司和行业,不管是否会受到柴油价格浮动影响,这两天都纷纷宣布涨价,到底是身受其害,还是混水摸鱼,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即使和柴油无直接关系的民众,也担心牵一发而动全身,物价全面上涨已迫在眉睫。

人们所担心的通货膨胀,看来不是狼来了,而是老虎来了。

眼观耳听政府高官们的言论,还是流于道德劝说业主不要涨价,或是使用空砲弹的警告不要涨价,欠缺一套有效的稳定物价管理方案。如果道德劝说和虚张声势的警告有作用,那么,全球经济都不会有通货膨胀的问题了。

柴油价格自由浮动只是一个起步,真正的考验是95汽油自由浮动。如果柴油这一步做不好,汽油下一步就不堪设想。马达尼政府的未来,将是一悬之间。■

Monday 10 June 2024

《观察者网》报导 : 拉三千米长红布条,包围白宫, “美国人民 为拜登划下红线”

《观察者网》报导 :
拉三千米长红布条,包围白宫,
“ 美国人民 为拜登划下红线 ”
❝就在这场抗议活动发生的几小时前,以色列解救出了四名被扣押人员,但同时又造成上百人伤亡,多国对以色列的袭击表示不满,但美国方面依旧对所谓的“红线”只字不提。❞ 
 
本文是中国《观察者网》2024-06-09 13:57刊出,由熊超然撰写与编辑的报导。 原标题:数千名抗议者拉三千米红布条包围白宫,“美国人民为拜登划下红线”。全文如下(上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 ] 5月底,随着以色列军队炮击加沙南部拉法划定的“安全区”,导致大面积难民伤亡,国际社会予以广泛谴责。然而,面对以军的这一行径,美国方面一再“纵容”,拜登政府竟声称“未越过红线”。 
 
据《纽约时报》、《新闻周刊》等美媒当地时间6月8日报道,数千名亲巴勒斯坦抗议者当天聚集在白宫周围,敦促拜登停止对以色列的一切军事援助,并呼吁以色列立即停止在加沙的战争行为。
 
美媒记者形容"'人民的红线'已经划好"

抗议者在现场用红色布料相互连接,拉起了一条长度超3千米的横幅,上面写有在此轮巴以冲突中丧生的36000多名巴勒斯坦人的名字。抗议者告诉媒体,借由这一形式,这是他们为拜登而划的一条“红线”。美媒摄影记者形容,“‘人民的红线’已经划好”。 
 
《纽约时报》指出,虽然抗议示威的同时,拜登正在法国访问,并不在白宫,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出现的反对声浪已突显其在国内面临的挑战。报道认为,对于当前巴以冲突,拜登既支持以色列的“自卫权”,又呼吁双方迅速停止敌对行动,试图建立的是一种非常狭隘的立场。 
 
就在这场抗议活动发生的几小时前,以色列解救出了四名被扣押人员,但同时又造成上百人伤亡,多国对以色列的袭击表示不满,但美国方面依旧对所谓的“红线”只字不提。
 
▲白宫外围的抗议者用红色布料连接起一条“红线”(美媒图) 
 
 
组织者是"巴勒斯坦青年运动"(PYM)

据报道,当天在白宫外围,数千名抗议者中大多数都身穿红色衣服,有人还举着“拜登是骗子”的标语,在白宫周围的公园地带游行,警方则出动了大量警力,甚至还对抗议者使用了胡椒喷雾。  
 
白宫外的亲巴勒斯坦活动人士,强烈抨击了拜登政府对加沙战争的反应,他们鼓励拜登的关键支持者——年轻选民和非白人选民,在今年秋天的大选之前重新考虑他们的选择。
 
组织此次抗议活动的团体“巴勒斯坦青年运动”(PYM)的发言人纳斯•伊萨(Nas Issa)表示,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投票给拜登。“如果拜登不改变路线,追究内塔尼亚胡和整个以色列政府的责任,那么任何有良知的人在什么情况下会接受投票给他?”
 
红布条写有36,000多名丧生者的名字

当天下午,一部分抗议者还在白宫外围围成一个长达两英里(约合3.2千米)的“红线圈”,这是他们用红色布料所组成的,上面写有36000多名丧生巴勒斯坦人的名字。抗议者称,“这是他们为拜登在加沙战争中支持以色列而划的一条红线”。
 
▲白宫外围的抗议者用红色布料连接起一条“红线”(美媒图)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记者兼摄影师亚历杭德罗•阿尔瓦雷斯(Alejandro Alvarez),在X平台上发布了一段他当时拍摄到的一段视频画面,并形容道——“人民的红线”已经划好。 
 
阿尔瓦雷斯在另一条帖文中说:“现在正在发生的是,数千名亲巴勒斯坦示威者在白宫周围展开了一条长长的红色横幅,他们称之为‘人民的红线’,以谴责拜登在以色列对拉法的攻势不断深化的情况下,没有停止对以色列的军事援助。”
 
 
拜登对以军设置“红线”是一个谎言

5月8日,拜登曾对以色列有意进攻拉法“划下红线”——如果内塔尼亚胡下令大规模进攻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他将叫停美国向以色列军队供应部分武器。此外,拜登当时还罕见承认美国武器被用来杀害加沙平民。然而到了5月底,当以军多次空袭拉法难民营导致大量死伤,并引发多国震怒时,白宫方面5月28日却回应声称,以军行动并未越过美国的“红线”。 
 
“这怎么不违反总统规定的‘红线’?总统还要看到多少具烧焦的尸体,才会考虑改变政策?”面对此情此景,CBS记者埃德•奥基夫(Ed O'Keefe)5月28日在例行发布会上逼问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柯比犀利:“你能解释一下,在拉法的袭击如何没有越过总统设定的界限吗?你们中的很多人都重复过,(以军)行动要有针对性和限制性?” 
 
事实上,远不止奥基夫一人质疑美方有纵容以军之嫌。“在加沙拉法大屠杀之后,活动人士问:拜登的‘红线’在哪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5月28日以此为题发布报道,借巴勒斯坦民权运动团体之口发出同样的质问。法新社也引述美国情报咨询公司苏凡集团政策与研究主任科林•克拉克(Colin Clarke)说,美国大选当前,拜登对以军设置的“红线”确实“越来越模糊”。 
 
“拜登的‘红线’是一个谎言!”当天在白宫外的抗议者在一块标语牌上写道。《纽约时报》称,美国已承诺在10年内向以色列提供38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而这些抗议者针对拜登的最大诉求是,冻结向以色列运送所有武器,直至巴以冲突结束。
 
▲白宫外围的抗议者用红色布料连接起一条“红线”(美媒图)


报道援引执法部门的消息称,截止当地时间6月8日下午晚些时候,数千名抗议者结束了在白宫外围的游行示威,无人被捕。不过,白宫北侧拉法叶广场的一座雕像遭到破坏,有人在上面潦草地手写着“解放巴勒斯坦”字样,还有人泼洒了红色粘稠物质。 
 
一些犹太团体指责称,当天部分抗议者高喊“从河流到海洋,巴勒斯坦将获得自由”等口号,是在煽动针对犹太人的暴力。然而,有抗议者表示,这类口号不是呼吁对犹太人施加暴力,而是对现状进行更广泛的抵抗。“我们对犹太人没有任何敌意。”从伊利诺伊州花费12小时赶来参加抗议的亚当•卡特姆(Adam Kattom)说道。
 
以色列迪对加沙中部难民营野蛮袭击

《新闻周刊》指出,就在这场抗议活动发生的几小时前,以色列国防军当地时间6月8日宣布,他们当天上午对加沙中部开展了一次特别军事行动,解救出四名以色列遭扣押人员。就在以色列为此欢呼的同时,以军对当地的空袭已导致至少93名巴勒斯坦人死亡,上百人受伤。加沙地带媒体办公室形容,以色列对加沙中部难民营发动了“前所未有的野蛮袭击”。
 

▲当地时间6月8日,加沙中部努赛赖特难民营遭到以色列袭击(视觉中国)

对于以军此次袭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发表声明称:“美国支持一切努力,以确保被哈马斯扣押的人员得到释放,这包括正在进行中的谈判和其他手段。正在讨论的停火协议将确保所有剩余人质获释,同时向以色列提供安全保障,并救助加沙平民。这项协议得到了美国的全力支持。” 
 
美国总统拜登则四名被扣押的以色列人获救表示欢迎,他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不会停止工作,直至所有人质回家并达成停火协议。”
 
周边国家均对以色列的袭击表示不满

但周边国家均对以色列的袭击表示不满。埃及外交部6月8日发表声明称,以方行为公然违反国际法,埃及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以色列袭击努赛赖特难民营。埃及认为以色列对袭击负有法律和道义上的责任,要求其停止针对巴勒斯坦平民的袭击。 
 
约旦外交和侨务部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犯下种族灭绝罪行。声明指出,此次袭击表明以色列坚持违反国际法,有系统地对巴勒斯坦平民发动袭击。约旦呼吁国际社会采取紧急行动,制止以色列的战争罪行。
 
伊斯兰合作组织也指责以色列在努赛赖特难民营制造“可怕的血腥屠杀”,导致上百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声明指出,这是以色列“有组织的国家恐怖主义和种族灭绝罪行”的延续,违背国际人道主义法和联合国有关决议,国际社会需要对以色列的行为进行调查和追责。■
 

Sunday 9 June 2024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 : 马来文教数理, 谁来买单?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 :
 马来文教数理, 谁来买单?

 

 ❝ 可以预见的是,不只是槟州的华中不能接受,其它州的华中,以及城市地区的政府学校,也会反弹。

法丽娜如果坚持己见,她会让自己和马达尼政府陷入泥沼,大马教育素质也必须为保守顽固的政策买单,付出代价。❞

本文是郑丁贤2024-06-08 20:00发表于《星洲日报》/《星洲网》的专栏评论。原标题:马来文教数理,谁来买单?全文如下(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针对教长的"指示"提两个问题供思考

别误会,我一点也没有不尊重马来文的用意。我的问题是, 用马来文教数理,实用性有多大? 又有多少家长,特别是非巫裔家长接受?

这两个问题,我想提呈给教育部长法丽娜,请她深思熟虑;因为,在她领导下的教育部,发出一项指示,规定现有推行英语教数理的学校,今后必须至少开办一班马来文教数理的班级。

这项指示,在马来学生占多数,以及族群混合的学校还行得通。但是,在华裔占绝大多数的学校,譬如华中(国民型华文中学),就产生严重问题。

双语教学计划是在2016年纳吉推出

双语教学计划(DLP,Dual Language Programme)在2016年纳吉政府时代推出,只要符合若干条件,就可以在学校推行英语教数理。推出之后,反应热烈,深受众多家长欢迎。于是越来越多学校响应,特别是城市地区中学,如国民型华文中学,申请加入。

这也反映教育的趋势。大马推动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教育,而英文是科技语文,在中学阶段用英文教数理,是最直接和有效的途径。

来到今天, 现政府却加多了一个条件

来到马达尼政府时代,教育部加了一个摸不着头脑的条件,落实DLP的学校,必须至少开办一班马来文教数理班。

一个指示,吹皱一池春水。冲击最大的是城市地区的政府中学,特别是国民型华文中学。

以槟城的锺灵国民型中学为例,锺灵400名中一学生,没有人愿意就读这一班。不止锺灵,而是全槟州的11所华中,同样面对这个问题。而学校进行的调查,显示99.5%的家长,都选择英语教数理班级。

马来文教数理,落得一个寂寞。

教长等人声称必须开办马来文教数理

只是,教育部不依,部长法丽娜不妥协,坚持这个班必须开办。巫青团的阿克马和土团宣传主任拉扎里也跳了出来,声称要捍卫国语尊严。顿时,一个教育问题,成为政治课题,还有人说是3R敏感课题。

华中的董事和家长,都傻了眼。大家只不过是为了孩子的教育需要,而选择一种比较可行的教育方式,没有人要将之政治化,除了拉扎里和阿克马等。

而法丽娜提出理由说,在落实DLP的学校中,部分学生的马来文水平差,因此,必须开办马来文教数理。

教长提出的说辞逻辑上有很大的毛病

这个逻辑有很大的毛病。这些学生已经是马来文水准欠奉,还要他们用马来文学数理,那就更是提油灌火,连数理也一起打包了。

比较可行的方式,是通过更加有效的马来文课程,提升他们的国语水平,而不是以数理来提升他们的马来文能力。

这也不只是华裔和印裔的问题。很多的马来家长也要求英文教数理,正如家长教育行动组织(PAGE)主席诺阿兹玛,她就表示,砂拉越政府出资推动双语教学计划,而西马却处处为难双语教学。她甚至说,如果法丽娜不收回指示,这将是她政治生涯最尴尬的作为。

马达尼政府加多了"条件", 才衍生课题

DLP在纳吉年代推出,尽管纳吉有诸多问题,但是,他的许多政策以务实为主,具有前瞻性,推动现代化观念,带动大马和国际接轨。

来到马达尼政府,安华不断出国招商引资,推销大马是科技工业投资的最佳环境,然而,政府却看不到大马的问题和局限。过去是交由家长和校方选择的DLP,硬是要加上一个摆脱不了意识形态主宰的条件,才衍生了课题。

可以预见的是,不只是槟州的华中不能接受,其它州的华中,以及城市地区的政府学校,也会反弹。

法丽娜固执己见, 大马教育将付出代价

法丽娜如果坚持己见,她会让自己和马达尼政府陷入泥沼,大马教育素质也必须为保守顽固的政策买单,付出代价。

最可行的解决方式,就是不要和校方及家长对抗。恢复DLP的初始,交由家长和学校决定,他们最了解孩子的需要,也比政治人物和教育部官员更加重视孩子的前途。■

郑钦亮《星洲网》专栏评论: 杨巧双DRT裙带难解

郑钦亮《星洲网》专栏评论:
杨巧双 DRT 裙带难解



❝ 现在的问题是,此案“贪罪可免,裙带难解”,完美的天使正在面对飞来污点的挑战,有没有瑕疵,真相说了算。❞

本文是时评人邓钦亮2024-06-08 07:50发表于《星洲日报》/《星洲网》的专栏评论。原标题:杨巧双DRT裙带难解。全文如下(上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杨巧双丈夫获得DRT合约的嫌疑性

如果,我是说如果,若是亚洲移动科技这家公司是在希盟夺得雪州政权,即杨巧双担任雪州议长后成立的,成立后只瞄准政府合约,是不是等同于提高巴生河流域电召客货车系统服务(DRT)合约计划,或涉及裙带关系的嫌疑性?

这两周以来,DRT合约是政坛与政府其中一个最具争议性的课题,因为青年及体育部长杨巧双的丈夫拉曼詹德兰,是获得雪州政府颁予DRT合约的公司,即亚洲移动科技的首席执行员。

争议点除了拉曼詹德兰是部长的丈夫,这个项目也没有经过公开招标,因此怀疑可能涉及猫腻,有违安华政府信誓旦旦宣称欲打造廉洁昌明大马的承诺。

调查结果还没有出炉, 但舆论不停歇

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反应很快,说初步调查没有发现任何不当行为,如果有新线索再作进一步调查。

反贪会后来接获投报和新线索,所以展开全面调查,包括在雪州政府任命有关公司的过程中,是否按照财政部的指示,也审视了是否滥用权力和管理不当的环节。

调查结果还没有出炉,但舆论不停歇。一批马青领袖日前也向反贪会呈备忘录,要求彻查亚洲移动科技,以确定其获得项目的全过程是否存在利益冲突或其他违规行为。

不贪腐不搞裙带关系, 应是廉政守则

间中一些“公道”的声音也传开了,比如“目前只是试验阶段,生效期到8月而已,非正式合约”,以及“本区域符合提供电召客货车系统服务资格的公司只有两家,亚洲移动科技是其中之一”,乍听起来这些公道话也是合情合理。

不合情理的,现在只剩下拉曼詹德兰与青年及体育部长之间的个人问题了,在部长的行为操守中,不涉贪腐不搞裙带关系,应该也是他们的第一守则。

天使般部长有没有瑕疵, 真相说了算

曾经形容杨巧双“她毫无瑕疵,完美,几乎如天使般存在”的前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目前也蹭热度说,只要杨巧双确认她没有去影响或试图影响雪州政府在此计划上的决定,没有参与丈夫的生意并配合反贪会的调查就可以了,然后她只须继续开展部长工作,因为后面的事已不在她掌控之中。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此案“贪罪可免,裙带难解”,完美的天使正在面对飞来污点的挑战,有没有瑕疵,真相说了算。

黄泉安《星洲网》专栏评论: 华社捍卫双语教学数理, 法丽娜莫轻忽人民心声

黄泉安《星洲网》专栏评论:
 华社捍卫双语教学数理, 
法丽娜莫轻忽人民心声



 ❝ 槟州11所国民型中学(华中)董事会及家教学会出面联署,再次公开要求教育部撤回强制华中至少须开设一班用马来语教学数理的举措。
………………………………
唯一途径,是要威迫利诱槟州臣民法丽娜,不要扮音聋或听不懂人民的心声,因为槟州是要打造科技挂帅的经济体,需要双语教学栽培高科技人才,要做全国教育的典范。❞

本文是时评人黄泉安2024-06-08 07:30发表于《星洲日报》/《星洲网》的专栏评论。原标题:捍卫双语教学数理,华社华中任重道远。全文如下(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双语教学计划(DLP)今又现争议

执行近8年的双语教学计划(DLP)又现争议,噪音源头是自诩为昌明政府的教育部与教育部长,让人嗟叹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使命感模糊,布城缺乏与时并进的前瞻性。

教育是培育英才的摇篮,先进国的经济吐量现已进入3纳米晶片与量子计算领域,电脑编码已是古旧的科技,过去半世纪培训人力资源是侧重于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四大领域,现今才有机械人代工与生成式人工智能价值链。

我国仍在发展中国家行列中挣扎,人才吐量应与国际供应链并驾齐驱才对,处理不好就会从数字化的国际经济体系中掉队,终点会非常残酷:学生毕业没出路,结局就是祸国殃民。

双语教学计划是2016年新见识

双语教学计划是2016年政治风雨年代的新见识,启航时战战兢兢,政策序语是概述教育部将依据更广泛的“加强马来西亚语言和加强英语语言”(MBMMBI)策略,为国家未来人资需求而实施前瞻性教育计划。

初时,有逾300所学府乐意当“白老鼠”而积极响应参与,因为董事部、家长与学生都看到,双语教学能确保学生取得学术与专业技能之外,也能磨练国际语言的掌控力,以期日后在国际竞技场与人拼江山、争长短。

说起来,双语教学计划具有战略性构思,旨在加强学生的双语能力,最终使他们在日后既相互联系又竞争激烈的世界里,做好上阵准备。

国语至上者对双语教学计划扯后腿

但是,也有人对双语教学计划扯后腿,尤其是“捍卫国语”挂帅的伪民族主义者,无时不是见缝插针,就是借故倒米。

DLP实施初期,教育部曾做实地考察,汇报双语教学学校某些学生缺乏国语和母语的基本掌握能力,让教育部官员有理论强调,学校仍须满足所有指标,包括掌控国语的能力才能落力双语教学。

就这样,类似的噪音一直跟随政治气候此消彼长、此起彼落,但议题多是先天性教育素质沦落的后遗症,多年来都匮乏对症下药、改弦易辙的良方。

回首重看双语教育实施8年了,截至2023年底,我国共有2420所双语教学学校,包括 1613所小学和807所中学,成败关键点是天时与人和,马来西亚是我斯祖国,地利永远站在我们这边。

安华掌政前的双语教学计划历程

2016启航时仍是纳吉掌政时代,教育部长是巫统副主席马哈兹,另有马华张盛闻及国大党卡马拉纳登两名副部长。当时我仍是国会议员,眼见国语被双语教育计划矮化的议题不大,若有火花正副部长三人就一起解释,负责灭火。

2018至2020年是风雨飘摇时代,原任教育部长是公正党马智礼,除了炒作黑鞋白鞋也曾捍卫双语教育,但他在位20个月就“被退休”,首相马哈迪代位也只挺住52天就被喜来登政变刷下来。当时22个月的教育部副部长是行动党张念群,政治风暴强过教育改革,爪夷文风波虽然失控失焦,但双语教学无甚打击。

2020至2022年由国盟及巫统分别前后掌政,32个月总任期的教育部长是土团党拉兹,副部长包括马华马汉顺;另两名副部长巫统大港议员穆斯林敏及沙巴巫统议员阿拉敏,两人任期分别是17及14个月,匆促得全无表现机会。

当时全国值入疫情水深火热及复苏时段,学生多在家在线上课,双语教学拖到2022年11月大选,政客只为大选存亡而没闲暇去争议双语教学问题,反而也让DLP日渐茁壮。

安华上台委法丽娜任教长行新措施

2022年11月大选安华掌政后,选派来自大马伊斯兰青年阵线(ABIM)世家的菜鸟法丽娜担任教育部长,行动党副部长林慧英一年后卸任改由黄家和上马至今。过去18个月教育部业绩是8字成章:浑浑噩噩、跌跌撞撞。

太平盛世后,去年底突然平地一声雷,教长任由官员对学校发布指示,坚持作为落实双语课程的“先决条件”,所有推行双语教育计划的学校,必须至少有一班是以国语为教学媒介语(非DLP)

该指命发出后,陆续就有学校董事家教和教育组织向教育部陈情,要求教育部收回成命,万勿政策中途变卦,只是教育部无动于衷,才有槟州11所国民型中学(华中)董事会及家教学会出面联署,再次公开要求教育部撤回强制华中至少须开设一班用马来语教学数理的举措。

教长法丽娜的直接反应是,现在既然“有人反对双语教学计划”,就让槟州教育局官员联系相关学校交流,但对家长与学生若是一致选择英语教学数理的意愿,完全不予明确指示。

法丽娜是槟州高渊国会选区的公正党议员,属下N20州选区双溪峇甲将在7月6日进行补选,胜败会被选民用来解读公正党今后运程得失,但法丽娜判断双语教学的心态是否仍被选区的政治气候左右,我们暂时放开一边。

法丽娜莫轻忽来自槟州华社的心声

但要知道,法丽娜是靠槟州政局扎根的墙上草,现在捍卫双语教学计划的首批联署是来自槟州11间华中,槟州希盟不能等闲置之,槟城为全国唯一华裔首长州属,更不能大意失荆州。

唯一途径,是要威迫利诱槟州臣民法丽娜,不要扮音聋或听不懂人民的心声,因为槟州是要打造科技挂帅的经济体,需要双语教学栽培高科技人才,要做全国教育的典范。■ 

林德宜《东方网》专栏评论:是时候设153条文皇委会 / Time for a RCI on Article 153 ( By Lim Teck Ghee )

林德宜《东方网》专栏评论:
是时候设 153 条文皇委会




❝ 马来西亚社会在特殊地位条款和第153条文上陷入僵局和固化太久了。当我们周围的国家和世界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时,继承这国家的年轻一代有权重新开始,而不必受67年前的累赘约束。❞ 

本文是林德宜(公共政策分析学者)2024-06-07 07:45发表于《东方网》的专栏评论。原标题:是时候设153条文皇委会。全文如下(上图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首相安华于2024年5月31日在沙巴兵南邦演讲时,如此指出:
❝我们不能低估半岛、沙巴或砂拉越的(极端主义)势力……他们只纯粹从特定的种族或宗教角度来看待他们的生存,这肯定不利于我国的社会结构。

我必须继续重申这一点,因为存在一些极端观点的势力。

即使在独立六十年后,你仍然可以听到(类似情绪)。这是不能容忍的。❞
在打造一个安全和团结的马来西亚努力中,首相安华的最新保证,其政府将继续争取、追求和确保马来西亚每一个公民的权利都受到保护和维护,这确实令人欣慰。

然而,安华需要其希盟同志或任何其他有抱负的政府机构之协助,以赢得这场战斗。

最近,关于玛拉工艺大学向非马来学生开放学额的急躁反应和争议,对于使用“种族隔离”一词来描述马来西亚情况的报案,以及许多与宪法第153条文下,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社会权益的公开争执,都表明了,我国族群间长期无法弥合的伤口,与该条款的政策实施和影响有关。

宪法第153条文实施下造成的“伤口”,有时更会变成“坏疽”。这也可能是阻碍年轻人充分发挥潜力、建立安全、自信和团结社会的主要因素。

为何应成立皇委会?

那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治愈这个溃烂的“伤口”?需要怎样的“消毒剂”?而谁将负责执行这个行动呢?显然,在当下充满张力的政治舞台上,对马来人和沙巴和砂拉越土著的特殊地位以及宪法和第153条所定义的其他社群的相应合法地位和利益,进行任何审查都是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即使我们的政治领袖有最好的意图。

根深蒂固、对立种族政治和分歧不仅阻碍了国会对这课题进行明智和审慎讨论,而且《宪法》第10(4)条也规定,禁止质疑第153条及其保障马来人特殊地位、东马土著和其他族群权益的条款。同时,在《煽动法令》下,也禁止质疑第153条文——即使是可在国会中不受外界干预下自由辩论的国会议员,也不能例外。

无论如何,即使我们的国会不能辩论这个课题,但没有理由不能在国会外,由国家最优秀的人选,对这个课题进行独立和有意义的检讨和审视。

这样的举措是不需要获得执政党或反对党的批准来启动的。其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或一群关注此课题的议员提出一份共识后的私人议员法案,要求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

这项法案肯定会遭到一些反对,但我希望由人民选出的大多数议员都会支持皇家委员会成立,以提供国会和这国家在这课题上所迫切所需要的,或可能是关键的分析和判断。

谁会支持皇委会?

除了国会议员的意见外,我确信我们的民间社会、商界、学术和其他组织随时准备就皇家委员会的组成、职权范围和其他必要特征,提供反馈和有用的建议,以便皇委会可以总结出一个可行的结果,并对政策和法律进行必要的改变,以推动国家前进。

马来西亚社会在特殊地位条款和第153条文上陷入僵局和固化太久了。当我们周围的国家和世界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时,继承这国家的年轻一代有权重新开始,而不必受67年前的累赘约束。 ■ 

林德宜《是时候设153条文皇委会》原文——


Time for a RCI on Article 153
By Lim Teck Ghee




  "We cannot underestimate the forces (of extremism) in the peninsula, Sabah or Sarawak ... They would view their survival purely from a particular race or religion and this would, of course, be damaging to the fabric of our country.

I have to continue to reiterate this point because there are forces with some extreme views.

Even after six decades of independence, you can still hear (such sentiments). This should not be tolerated”

Prime Minister Anwar Ibrahim 

Bernama report on PMX Speech, 31 May 2024, Penampang

In the existential battle for a secure and united Malaysia, the latest assurance by Prime Minister Anwar Ibrahim that his government will continue to fight for, demand and ensure that the rights of every single citizen in Malaysia will be protected and preserved is indeed comforting. 

However, he needs all the help that he, and his colleagues from Pakatan, or any other aspiring government for that matter, can get to win this battle.

The recent rash of controversy over opening university places to non Malay students in UITM, the police reports on the use of the ‘apartheid’ term to describe the situation in Malaysia, and numerous similar public tussles on the rights of Malay and non Malay communities with respect to Article 153 of the Constitution, are evidence that a long running festering wound in the country relates to the policy implementation and ramifications of that provisi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Article 153 is a wound that has occasionally turned gangrenous. It is also one that is possibly the major factor that stands in the way of unleashing the full potential of our young in building a secure, confident and united society. 

Why a 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 Should Be Established?

So what can be done to lance and heal this festering wound? What is the antiseptic needed? And who can take on this operation? Clearly any examination of the special position of the Malays and natives of Sabah and Sarawak and the corresponding legitimate position and interests of other communities as defined in the Constitution and by Article 153 is difficult, if not impossible, to undertake in our supercharged political arena, despite the best intentions of our political leaders.

Not only are entrenched and combative racial and political divides in the way of sensible and judicious deliberation on this subject in Parliament, Article 10 (4) of the Constitution makes it illegal to question Article 153 and its provisions to safeguard the special position of the Malays and natives of Sabah and Sarawak and the legitimate interests of other communities. Under the Sedition Act, questioning Article 153 is prohibited - even for members of Parliament, who usually have the freedom to discuss anything without fear of external censure. 

However, even if our Dewan Rakyat cannot debate the subject, there is no reason why it cannot initiate an independent and meaningful review and examination of the subject outside its august body by the best minds of the country. 

Such an initiative should not require the approval of the ruling or opposition political parties to jump start the process. All that it requires is one or a group of concerned members of Parliament to table a consensual private members’ bill calling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a 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 on the subject matter.

Whilst some opposition to this bill is to be expected, I am hopeful that a majority of our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will agree that a Royal Commission should be able to provide the critical, and possibly pivotal, analysis and value that Parliament and the nation badly need on this contentious subject. 

Who will support a RCI?

Apart from inputs by members of Parliament, I am certain that our civil society, business, academic and other organisations will be more than ready to provide feedback and useful suggestions on the composition of the RCI, its terms of reference and other necessary features so that the Commission can arrive at practical findings and the necessary changes in policies and laws to drive the nation forward. 

Malaysia has been stuck too long in the stalled and seemingly immovable standing and status on the special position provision and Article 153. Surely our younger generation inheriting the country are entitled to a fresh start without the encumbrance put in place 67 years ago when so much around them in the country and the world has changed.  ■ 

通告 Notification




工委会议决:将徐袖珉除名

人民之友工委会2020年9月27日常月会议针对徐袖珉(英文名: See Siew Min)半年多以来胡闹的问题,议决如下:

鉴于徐袖珉长期以来顽固推行她的“颜色革命”理念和“舔美仇华”思想,蓄意扰乱人民之友一贯以来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政治立场,阴谋分化甚至瓦解人民之友推动真正民主改革的思想阵地,人民之友工委会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和验证,在2020年9月27日会议议决;为了明确人民之友创立以来的政治立场以及贯彻人民之友现阶段以及今后的政治主张,必须将徐袖珉从工委会名单上除名,并在人民之友部落格发出通告,以绝后患。

2020年9月27日发布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精神患者的状态

年轻一辈人民之友有感而作


注:这“漫画新解”是反映一名自诩“智慧高人一等”而且“精于民主理论”的老姐又再突发奇想地运用她所学会的一丁点“颜色革命”理论和伎俩来征服人民之友队伍里的学弟学妹们的心理状态——她在10多年前曾在队伍里因时时表现自己是超群精英,事事都要别人服从她的意愿而人人“惊而远之”,她因此而被挤出队伍近10年之久。

她在三年前被一名年长工委推介,重新加入人民之友队伍。可是,就在今年年初她又再故态复萌,尤其是在3月以来,不断利用部落格的贴文,任意扭曲而胡说八道。起初,还以“不同意见者”的姿态出现,以博取一些不明就里的队友对她的同情和支持,后来,她发现了她的欺骗伎俩无法得逞之后,索性撤下了假面具,对人民之友一贯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的政治立场,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嚣,而暴露她设想人民之友“改旗易帜”的真面目!

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课题上,她公然猖狂跟人民之友的政治立场对着干,指责人民之友服务于中国文宣或大中华,是 “中国海外统治部”、“中华小红卫兵”等等等等。她甚至通过强硬粗暴手段擅自把我们的WhatsApp群组名称“Sahabat Rakyat Malaysia”改为“吐槽美国样衰俱乐部”这样的无耻行动也做得出来。她的这种种露骨的表现足以说明了她是一名赤裸裸的“反中仇华”份子。

其实,在我们年轻队友看来,这名嘲讽我们“浪费了20年青春”[人民之友成立至今近20年(2001-9-9迄今)]并想要“拯救我们年轻工委”的这位“徐大姐”,她的思想依然停留在20年前的上个世纪。她初始或许是不自觉接受了“西方民主”和“颜色革命”思想的培养,而如今却是自觉地为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统治而与反对美国霸权支配全球的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人民为敌。她是那么狂妄自大,却是多么幼稚可笑啊!

她所说的“你们浪费了20年青春”正好送回给她和她的跟班,让他们把她的这句话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人民之友>4月24日转贴的美国政客叫嚣“围剿中国”煽动颠覆各国民间和组织 >(原标题为<当心!爱国队伍里混进了这些奸细……>)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篇文章作者沈逸所说的“已被欧美政治认同洗脑的‘精神欧美人’”正是马来西亚“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的另一种写照!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狗狗的角色

编辑 / 来源:人民之友 / 网络图库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察网》4月22日刊林爱玥专栏文章<公知与鲁迅之间 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是由于这篇文章所述说的中国公知,很明显是跟这组漫画所描绘的马来西亚的“舔美”狗狗,有着孪生兄弟姐妹的亲密关系。

欲知其中详情,敬请点击、阅读上述文章内容,再理解、品味以下漫画的含义。这篇文章和漫画贴出后,引起激烈反响,有人竟然对号入座,暴跳如雷且发出恐吓,众多读者纷纷叫好且鼓励加油。编辑部特此接受一名网友建议:在显著的布告栏内贴出,方便网友搜索、浏览,以扩大宣传教育效果。谢谢关注!谢谢鼓励!












Malaysia Time (GMT+8)

面书分享 FB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