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人民之友工委会即将在2020年9月9日发表文章,对“喜来登”政变发生后的我国政治局势,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致力于真正民主改革的各民族、各阶层人士参考,并愿意与同道们交流、共勉!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Sahabat Rakyat akan mengemukakan pendapat khusus mengenai situasi politik di negara kita selepas "Rampasan kuasa Sheraton" pada 9 September 2020 untuk tatapan rakan semua bangsa dan semua strata yang komited terhadap reformasi demokratik tulen negara kita. Kami bersedia bertukar pendapat dan saling belajar dengan semua rakan-rakan sehaluan.

Stop%2BRestoration%2Bof%2BMahathirism.png

Bersatu padu, mempertahankan reformasi demokrasi tulen, buangkan khayalan, menghalang pemulihan Mahathirism.

 photo 2021.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21新年进步、万事如意!在新的一年里,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抗拒'马来霸权统治'!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

 photo mahathir_PRU14_1.png

人民之友18周年(2001—2019)纪念,举办一场邀请4名专人演讲的政治论坛和自由餐会,希望通过此论坛激发更多的民主党团领导、学者、各阶层人士,共同为我国民主改革运动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贡献。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509.png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具体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Hindraf.png

《人民之友》2019年国际劳动节发表对2007年兴权会游行示威的重要领袖乌达雅古玛(Uthayakumar)的专访(第一部分)。这次专访的主题是:兴权会的主要斗争对象乃是马来霸权统治集团。

Thursday, 31 October 2019

IDEAS研究报告指出: 多家官联公司转移由马哈迪管, 或由土团党领袖所掌控部门管

IDEAS研究报告指出:
多家官联公司转移由马哈迪管,
或由土团党领袖所掌控部门管

来源:<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news/497946

发表于2019年10月30日16:48 时分  更新于同日 16:51时分

Ideas研究报告见解显示,马哈迪和他的土著团结党,在这次希盟上台执政的权力分配,成为最大的赢家,而让那些痴痴期望“骑马杀鸡”以“建立新马来西亚”的愚蠢幻想彻底破灭——这是我国的“民主党团领袖”及其谋士们所推动的“民主改革运动”的莫大悲哀!
(图片说明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原标题:马哈迪改官联公司归属,智库研究认定团结党得益

首相马哈迪引领的希盟上台执政后,经过一连串的官联公司(GLC)改革;惟智库发现,多家官联公司不仅由财政部转至首相署底下,亦转移至土著团结党领袖所主掌的部门之下。

智库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今日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多家官联企业主要在五大政府部门之间转换隶属关系。

报告指出,原本由财政部管理的9个重要机构,如今6个已转移到首相署;3个转到了企业发展部。与此同时,原隶属首相署之下的5个官联公司及乡区部的2个官联公司,则全数转至经济部。

值得注意的是,企业发展部和经济部是马哈迪再度任相后,分别恢复和新设的部门。

这份报告题为“2019年官联公司监督报告:第14届大选后的当前情况” (GLC Monitor 2019: State of Play Since GE14)。

财政部的数个重要官企, 已转到首相署

这份报告写道,虽然财政部是由行动党籍的林冠英主掌,但马来西亚最重要的数个官企,实际上都已转离该部门。

“虽然行动党的林冠英受委成为财政部长,但原属其其管辖权限的重要政府企业,包括国家主权基金‘国库控股’(Khazanah Nasional)及土著投资基金‘国民投资机构’(PNB)都已经转到(首相)马哈迪的首相署之下。”

“这两个官联公司在马来西亚数家引领的上市公司投入巨额投资,因此也让首相对这些企业有着不容小觑的影响力。”

财政部剩监管角色?

 “……财政部仍然透过财长机构(MoF Inc)控制着一些表现较差的官联公司。”

根据报告,在重新整顿下,中小企业银行(SME Bank)、人民银行(Bank Rakyat)及大马全球革新与创意中心(MaGIC)这三个旨在发展土著经济、关注中小型企业的官企,目前都已转至企业发展部。


希盟选前承诺首相不得兼任财政部长。报告指出,马哈迪虽然履行了这项诺言,惟财政部同时已从过往掌握大权的部门,逐渐变成依照年度预算拨款和监督公帑运用的“监管角色”。

至于政治控制方面,IDEAS发现,那些过去由巫统掌握的官联公司在移出财政部后,如今主要都转到土著团结党及公正党所掌管的政府部门之下。

这些部门包括首相署、企业发展部、乡区发展部及经济部。

马哈迪重新配控4大部门重大官联公司

马哈迪和另两名团结党领袖礼端和丽娜哈伦,分别掌管了首相署、企业发展部和乡区发展部。另一边厢,报告形容,马哈迪的“亲密伙伴”——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则掌管了经济部。

“四大部门的官联公司也在彼此之间转移。但这似乎是为了让各部长能够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掌握企业的核心模式,即大型上市公司、法定机构、土著官联公司及中小企业。”

“这些公司涵盖了马来西亚企业界的全部范围。” 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院形容,希盟执政后,整个整顿是个“隐蔽但重大的官联公司重新配控过程”。

这项研究是由政治经济学家哥美兹(Edmund Terence Gomez)、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院的研究员刘正洲(Lau Zheng Zhou)及雅士诗万达斯(Yash Shewandas)所执行,今日所发布的报告是此研究系列报告的第一份报告。#




学者哥美兹批判希盟:大选前承诺改革官联公司,执政后延续国阵恩庇政治

学者哥美兹批判希盟:
大选前承诺改革官联公司,
执政后延续国阵恩庇政治

来源:<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news/497961

发表于2019年10月30日 18:00  

原标题:政治委任选举败将当董事,智库抨希盟延续恩庇陋习

尽管希盟选前承诺改革官联公司并停止政治委任,智库研究报告却指,政治委任在希盟执政后仍旧可见,延续着国阵时期的“政治恩庇”陋习。

智库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资深研究员哥美兹(见上图)今天在报告发布会上点出,乡区发展部委任了8名希盟领袖出任旗下机构董事,其中6人是上届大选的败将。

他说,政治委任可能会导致公帑遭挪用作政治用途。

“当你委任这些人成为董事,他们得到薪俸之后,就会非常忠于这些领袖。”

“透过这样的体系,因为他们得到了俸禄,他们拿到政府的公款,随后这些钱导入作为政治资金。”

哥美兹(Edmund Terence Gomez)也是政治经济学家。他今日在发布题为“2019年官联公司监督报告:第14届大选后的当前情况” (GLC Monitor 2019: State of Play Since GE14)报告时,发表上述谈话。

乡區发展部的政治委任,给土团党最多

根据报告,这8名希盟领袖为祖基菲里莫哈末(Zulkifli Mohamad)、玛祖基万(Marzuki Wan Sembok)、祖基菲里阿里(Zulkifli Ali)、沙兹米米雅(Sazmi Miah)、阿米如丁亚谷(Amiruddin Yaacob)、罗斯蓝布爹(Mohd Roslan Puteh)、查卡利亚(Che Zakaria Mohd Salleh)及伊斯迈沙烈(Ismail Salleh)。

当中,5人来自土团党,2人来自诚信党,还有1人则是公正党。他们分别受委出任登嘉楼中区发展机构(KETENGAH)、吉兰丹南方发展机构 (KESEDAR)、柔佛东南部发展机构(KEJORA)、吉打区域发展机构(KEDA)董事,详情如下表:


跟巫统一样利用恩庇工具加强乡區势力

哥美兹也提出,土团党可能意图透过乡区发展部的上述政治委任,来巩固希盟在这些国阵和伊党的强区的支持率。

哥美兹说明,土团党试图通过丽娜哈伦主掌的乡区发展部,政治委任数名希盟领袖,旨在加强希盟在国阵和伊党堡垒的支持率。

“这个部门对土团党很重要。透过乡区发展部,你可以深入马来地区及沙巴的贫穷地区。”

“土团党正在做跟巫统过去完全相同的事,他们利用相同的机制,玩着相同的恩庇老把戏。”

“他们正在利用这种方式深入基层,给这些输了的人董事职位,借此希望他们效忠于党。”

哥美兹续说,乡区发展部是由第二任首相阿都拉萨所创设,借此深入贫穷地区。

然而,他表示,阿都拉萨的继任者后来却“骑劫”了乡区发展部,并透过旗下的官联公司及法定机构,将之转化为“恩庇的工具”。

“我们并不需要这些官联公司。但是,它们在乡村地区落实政治恩庇,而形成了多套机制。”

此外,哥美兹提出,马哈迪“改革”官联公司的过程中,让乡区部掌管了多家官联公司,其中包括五个州属的发展机构和人民信托基金(MARA)。

希盟违背了其<希望宣言>的有关承诺

他强调,政府政治委任8名希盟领袖的行为,已经违背了希盟选举诺言。《希望宣言》第22项承诺改革官联公司,并提到联邦及州政府官联公司的董事必须是有信誉的专业人士,而非因为政治关系而受委。

智库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今日发布的报告指出,多家官联公司在五个政府部门之间,转换隶属关系。其中,财政部9个重要机构分别转到首相署及企业发展部。

与此同时,原隶属首相署之下的5个官联公司及乡区部的2个官联公司,则全数转至经济部。 

这项研究由哥美兹、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院的研究员刘正洲 (Lau Zheng Zhou)及雅士诗万达斯(Yash Shewandas)所执行,今日所发布的报告是此研究系列报告的第一份报告。#

Tuesday, 29 October 2019

香港今年4个多月来"动乱", 是美国在策谋"颜色革命"吗?

香港今年4个多月来"动乱",
是美国在策谋"颜色革命"吗?

来源:微信公众号“香城魅影”/ < 环球视野 >


原标题:打开港版"颜色革命"的潘多拉魔盒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对于如何挑起一场“颜色革命”,西方已经拥有了一套成熟的理论和丰富的“实践经验”。美西方势力在香港已经营多年、布局许久,草蛇灰线,伏延千里。港版“颜色革命”的潘多拉魔盒到底是如何打开的?4个多月的混乱,背后潜藏着怎样的暗流?

"学民思潮"的黄之锋:正是美国需要的人

2011年时,黄之锋刚刚14岁,正在上初中。这年5月,他建立了学生组织“学民思潮”,成为次年大规模“反国教运动”的始作俑者,从此彻底投身政治运动。

2014年9月,“学民思潮”在非法“占中”行动中再次冲在了最前沿,黄之锋本人更是亲自发动中学生罢课、号召占领“公民广场”,是绝对的主角。“在香港,到了18岁才有权饮酒。但尚未过18岁生日的黄之锋,却已经是戏剧化的抗议政治的老手。”这是美国《纽约时报》的评语。

这正是美国需要的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立刻如苍蝇逐臭般闻风而动,2012年11月,NED临时拨款10万美元,通过“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干事叶宝玲交给黄之锋,作为活动经费;2014年3月,美国势力又通过“陈某某”交给黄之锋160万美元。既有真金白银的笼络、又有“自由民主”的虎皮,黄之锋立刻和美方一拍即合,死心塌地、“义无反顾”地充当起了外部势力在香港的代理人、“反中乱港”的马前卒。

美国方面邀请黄之锋等代理人到来港停泊的美国军舰上参观,让美国海军陆战队员教授黄格斗术,为其孱弱的身躯“充电”和“壮胆”;NED还承诺,如他被警方检控,将被安排全额资助赴美英留学。虽然黄之锋本人还没有去,但周永康、罗冠聪等其他“港独”头目已经清一色地前往了英美名校。

说他们是“头目”,其实有些抬举了:在西方势力在港培植的代理人阵营里,这些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些“招牌”,背后还有潜伏得更深、能量更大、破坏性更强的“大台”。美西方势力在香港已经经营多年、布局许久,草蛇灰线,伏延千里。

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上图)灰漆漆的大楼里藏着上千人,这些人没有一个是闲着的;香港反对派的“金主”NED没有闲着,站在NED背后、特别擅长颠覆他国政权的美国中情局(CIA)更是没有闲着。这些组织在全世界范围内导演了一出出江山变色、生灵涂炭的惨剧,如今又企图在香港将其重演。

如今,黄之锋西服革履,正准备参选香港区议会议员。他的发型变了,也明显胖了不少。“看来美国的狗粮给得很足。”一位中国内地网友评论道。

黄之锋“崭露头角”之际,正是“阿拉伯之春”势头最猛的时候。2011年8月21日,“学民思潮”在香港首次举办游行之时,利比亚反对派攻入了首都的黎波里,推翻了卡扎菲政权;次年8月底“学民思潮”发起“占领政总”时,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正在受审。这种奇特的“同步”,并不是巧合。

"颜色革命"的相继发生及其对香港的影响

尽管西方媒体送上了“阿拉伯大起义”“阿拉伯觉醒”“阿拉伯之春”等种种美名,但对中东和北非的民众来说,那几年间发生的事件是一场惨痛的回忆。这场剧变给阿拉伯世界造成的浩劫之大,不亚于一场全面地区战争,且余波至今未平。

它是如此惨烈,以至于那名在电视镜头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香港女生至多只敢说“我希望(香港)可以像乌克兰一样这样好的结局”,而不敢“畅想”香港能变成利比亚或者也门。

当然,这个女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被乱港分子播放的乌克兰“革命”纪录片所打动了。这部片子笔者也看过,说实话,它让人由衷感叹西方宣传机构的本事,竟然能够将一场真正的悲剧“洗白”“反转”到这等程度,如果观众对事实缺乏了解,看完后恐怕真的会着了他们的道。西方的这种本事,正是他们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挑起“颜色革命”的重要原因。

乌克兰是“颜色革命”的第一波发生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等加盟共和国一道成为了独立国家,后来也一起成为了“颜色革命”的对象。

“冷战”结束了,西方的进攻却从未停止,目标仍旧是颠覆一国的政权,只不过武器从坦克、导弹和航母变成了“民主、自由、人权”。也许是觉得“和平演变”这个词已经“臭”了,西方媒体给这类行径冠上了一个新名字:“颜色革命”。

2003年,格鲁吉亚发生“玫瑰革命”;2004年,乌克兰遭遇“橙色革命”;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出现“柠檬色革命”。2010年开始的“阿拉伯之春”,一下子给维基百科上的“颜色革命”词条贡献了一大堆新内容;如今的香港,则不幸成为了这个名单上的最新一员。

内因固然是剧变的主要原因,但仅从遭遇剧变的国家自身找原因,不足以揭示这些悲剧的全部真相。毫无疑问,如果没有西方国家的介入,无论是在格鲁吉亚、在利比亚还是在其他什么地方,悲剧的烈度、强度以及危害程度都不可能这么大。

"颜色革命"已有一套成熟理论和实践经验

对于如何挑起一场“颜色革命”,西方已经拥有了一套成熟的理论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可谓是“轻车熟路”。在理论层面,这套魔鬼的耳语以“非暴力抗争理论”的名号登堂入室,其创始人吉恩•夏普更是享有“非暴力抵抗的教父”和“非暴力战争的克劳塞维茨”等“盛名”。“(他的书)对我们来说比核武器还重要”,1991年波罗的海三国独立运动中,立陶宛的时任国防部长布特克维休斯如是说。

在实践层面,西方已经从“颜色革命”中总结出成型的套路。早在2011年年初,社交媒体上就开始盛传一篇题为“非暴力抗争颠覆政权的198种方法”的贴文,把吉恩•夏普的“教诲”提纲挈领地列出,宛如考试作弊所用的小抄。据有关人士分析,“颜色革命”的这198种方法在如今的香港暴乱中已经出现了114种。

198种太多了?没事,还有“好心人”帮你进一步总结成了8种,这就是美国互联网专家布鲁斯·舍尔纳。“发现社会结构中的裂缝,如社会、人口或经济问题。”“通过加工过的故事在裂缝中植入‘扭曲的真相’。”“培植‘有用的傻瓜’,就是相信你的故事,并且容易煽动的人群,比如青年。”还不会?没关系,届时自会有外国教官对你进行封闭培训,还会亲临现场进行实地指导。

香港2012年开始有对示威者的特殊培训

2014年10月,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了一场名为“2014奥斯陆自由论坛”的活动,BBC记者劳拉•金斯贝格说道:“在这家四星级酒店的地下室里,活动分子聚集在这里,让这里看上去有些像一家‘革命’学校。我们被告知有大量香港示威者在上街之前就接受了培训。”

金斯贝格还报道,大约1000名香港示威者受过特殊培训。“在这里的一些活动分子,参与了帮助组织当前在香港的示威活动。他们计划推动数以千计的人走上街头。事实上,他们近两年前就已经开始接触,并提前策划了‘占中’集会。”

“奥斯陆自由论坛”虽然挂名奥斯陆,但其官方网站提供的通讯地址却是美国纽约第五大道350号,联系电话和传真也位于纽约,论坛上也有不少来自美国的主讲人,比如美国某非政府组织执行总监雅米拉·拉基卜。她的“教学内容”是“教大家如何组织队伍、如何组织管理、如何让经过特殊培训的人充当带头人。(香港)抗议者被人教导怎么在抗议中行事。”

有人曾总结出“颜色革命”战略的五个阶段:
  • 一是挑起有组织的抗议活动;
  • 二是制造能够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的事件,将民众引向街头;
  • 三是进行冲突动员;
  • 四是形成有大规模群众参与的政治势力;
  • 五是向政府提出最后通牒。

实施“颜色革命”还有一些固定“套路”,包括:大规模抗议、公共集会、音乐游行、演唱会、分享抗议信息、集体抵制、媒体宣传、罢工、占领公共建筑、成立选举委员会,等等。

香港今日乱象,简直就是"颜色革命"活动

对照检查,香港迄今出现的种种乱象,简直与上述描述吻合到不能再吻合。

有组织的抗议活动?美国中情局(CIA)的“白手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等组织长期资助香港本地政团、民调机构或所谓人权组织,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此外,NED还通过“祸港四人帮”之首黎智英大笔向反对派组织和人物派钱,金额超过4000万港元。拿钱办事,从抛头露面的“民阵”“香港众志”到隐在幕后的各种非政府组织,各路反对派人马上蹿下跳、“各显神通”。

尽管西方媒体一再宣称香港暴徒“无大台”,但任谁都能看出,香港街头的暴力行动绝不是松散的乌合之众能干出来的,而是有严密的组织和指挥的。

制造能够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的事件?逃犯条例修订这么一个出于善良动机的纯技术问题被政治化、暴力化到了如此境地,“借题发挥”四字都已不足形容。

但实际上,那些别有用心之徒从未停止过制造、激化矛盾的企图,仅在这两年,他们就在一地两检、DQ问题、国歌法等议题上一再“碰瓷”,只是没有得逞而已。2016年春节梁天琦挑唆的“鱼蛋革命”一旦闹大,与突尼斯因一名水果小贩自焚而爆发“茉莉花革命”又有何区别?

除此之外,还有信口雌黄的文宣、毒流横行的社交媒体、空洞无物但煽动性极强的口号……

所有"套路", 怕是同一本教科书教出来的

这样的对比可以列出好几页。“太阳底下无新事”,“颜色革命”挑动者的“套路”也是跟以前一模一样,甚至就连戏剧性场面的制造方法都没有一点“新意”:8月25日晚,一张“示威者向香港警察下跪”的照片在西方媒体和境外各社交媒体上疯传,然而事实却是几名警察在被大批暴徒追打、生命受到极大威胁的情况下被迫拔枪威慑暴徒,而前一刻还拎着砖头追打警察的暴徒下一秒在西方媒体的镜头下就成了“跪求警察不要开枪的民众”……

面对这似曾相识的一幕,网友制作了和乌克兰“颜色革命”中同样情形的对比图,并感慨道:“这是颜色革命的标配?”“怕是同一本教科书教出来的。”

要说“港版颜色革命”和此前那些“栗子花”“玫瑰花”最大的共同之处,那就是美国这只“黑手”的介入和操作了。

俄罗斯“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就指出,如果说香港抗议活动的场景和气氛以及美国外交官的支持力度还不够的话,那么华盛顿表示担忧的措辞似乎表明,香港的示威活动实际上就是一场“颜色革命”。

到处都由美国这只“黑手”的介入和操作

尽管美国总统已经明确表示香港“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但却拦不住华盛顿的其他人跳出来,包括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和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和乔希•霍利,以及那些投票支持《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美国众议员们。

连希拉里•克林顿都发推特称自己“与香港人在一起”,好像真忘了她也曾和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也门等国的人们站在一起,但他们都被卷入了无妄之灾(见下图所示)。



美国的辩解之词充满了“自黑”色彩,不知是不是因为做贼心虚。这是“我们的外交官在世界各地每天都要做的事情”,美国国务院如是解释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朱莉•艾德为何要会见黄之锋和罗冠聪(见下图)。

前英国伦敦经济政策署署长罗思义对此评论道:“这好比是中国驻美外交官在美国骚乱期间会见骚乱领导人或会见波多黎各独立运动领导人,如果真的发生了,美国人肯定会认为中国干涉美国内政,是一个彻底的丑闻。”

黄之锋(上图左2)可能真的不那么在乎朱莉•艾德,因为“酒店密谈”后一个月,他就大摇大摆地飞到德国、受到德国外长海科•马斯的接见,接着又到了美国,同何韵诗等人到美国国会出席听证会。对他来说,这里并不陌生:从2015到2017年,他每年都要到华盛顿作游说,比如2017年5月的一次听证会,还是与香港反对派的“前辈”、“祸港四人帮”二号人物、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同台。

一老一小两个小丑在外国国会卖港辱国,乱港分子以这种方式实现“传承”,真是再讽刺、也再合适不过了。

“维护令香港独一无二的东西,是符合华盛顿利益的。”这次听证会次日,黄之锋投书《纽约时报》,如是说道。

他,还有其他乱港分子,心里想着的也许只有华盛顿的利益。

"反送中"大游行,打开了"颜色革命"的魔盒

2019年6月17日,黄之锋出狱。此前,他因在2014年“占中”时阻碍清场,被判藐视法庭罪入狱两个月。他说,此前他在狱中看到电视上播放的示威画面,一度疑惑为何重播5年前“占中”的画面。

“香港众志”宣布黄将“马上归队”,加入“不撤回不撤退”的抗争活动。他又一次回到了聚光灯的焦点之下:对于一个曾患有读写障碍、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中仅考了19分的23岁青年来说,现在不啻为他的人生巅峰。

在他出狱9天前,6月8日,黎智英旗下的《苹果日报》在YouTube上放出了题为“逃犯条例三部曲”的微电影,用纯虚构的故事宣扬精心编造的的污蔑之词:每个人都可能被“拉回内地死刑”,这是一场“最后的战斗”。3个视频获得了超过160万浏览量,“加工过的故事”植入了香港社会结构的“裂缝”。

次日,反对派发起的所谓“反送中”大游行爆发,潜伏已久的“颜色革命”魔盒,终于被打开。#

Monday, 28 October 2019

回顾32年前 "茅草行动" 大镇压, 16个国内外民间组织提3项诉求

回顾32年前 "茅草行动" 大镇压,
16个国内外民间组织提3项诉求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497566

<当今大马>发表于2019年10月27日 


本文是<当今大马>对16个国内外民间组织(包括人民之友)于2019 年10月27日(“茅草行动”32周年)联合声明提出“3项诉求”的简要报道。 

读者点击sahabatrakyatmy.blogspot.com/2019/10/joint-statement-by-16-concerned-groups.html,可以阅读有关联合声明的全文内容。

以上插图和文末附件[旧闻参考]——<揭开“茅草行动”真相:马哈迪是“幕后黑手”!>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以便广大读者深入了解“茅草行动”的来由,并让那些致力于我国真正民主改革的国内党团人士对今时今日维护“马家王朝”心切的马哈迪们或将采取“茅草行动2.0”有所警惕。


原标题:茅草行动32周年,16组织吁废未审先扣法令

今天是茅草行动32周年,16个公民组织疾呼,政府应废除所有未审先扣法律。

这些组织发表联署文告表示,在1987年茅草行动中,106名人权分子、女权分子、政治人物、劳工活跃分子、宗教组织领袖等在《1960年内安法令》下未审先扣。

“这些未审先扣法令,不允许受害者在法庭挑战未审先扣的原因,抑或要求司法审核。”

为此,16个公民组织吁政府废除所有允警方未审先扣的法令,包括了《1949防范罪案法令》(POCA)、《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令》(POTA)以及《1985年危险毒品(特别防范)法令》。

文告指出,过去部长掌握扣留令和限制拘留令,如今这个权力交由防范罪案理事会和防恐理事会掌握。

16个国内外民间组织提出3项诉求

文告表示,前朝国阵政府废除了《1960年内安法令》及《1969年紧急状态(公共秩序和防罪)法令》,但未审先扣元素却出现在《1949防范罪案法令》与《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令》当中。

文告也胪列当年茅草行动受害者的申诉,阐述如何遭到当局的残暴对待,而且没法彰显正义。

16组织提出3项诉求,即
  • 1)要求废除所有的未审先扣法令,让所有的被扣者获得公平的审讯;
  • 2)立即且无条件释放所有未审先扣的受害者,以及
  • 3)促大马尊重人权。

以下是16联署组织:
❶ 国民醒觉运动(Aliran)
❷ 自强协会EMPOWER Malaysia
❸ Japan Innocence and Death Penalty Research Center
❹ 大马反死刑与酷刑组织(MADPET)
❺ 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❻ MARUAH,新加坡
❼ Marvi Rural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 (MRDO),巴基斯坦
❽ Odhikar,孟加拉
❾ 雪隆关怀大马(Prihatin)
❿ Radanar Ayar Association,缅甸
人民之友(Sahabat Rakyat)
⓬ 人民之声(SUARAM)
⓭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
⓮ WH4C (Workers Hub For Change)
⓯ Banglar Manabadhikar Suraksha Mancha (MASUM)
⓰Programme Against Custodial Torture & Impunity (PACTI)



[ 旧闻参考 ](请点击阅读)

揭开"茅草行动"真相:马哈迪是"幕后黑手"!




Sunday, 27 October 2019

Joint Statement by 16 Concerned Groups: Abolish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Respect Right to Fair Trial

Joint Statement by 16 Concerned Groups:
Abolish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Respect Right to Fair Trial

27 October 2019


On the occasion of October 27, the anniversary of Operation Lallang in 1987, when about 106 persons were arrested and detained under a draconian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law, we the 16 undersigned organisations and groups call on Malaysia to abolish all existing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laws, including the Prevention of Crimes Act 1949 (POCA), Prevention of Terrorism Act 2015 (POTA) and Dangerous Drugs (Special Preventive Measures) Act 1985.

In the 1987 Operation Lallang, about 106 persons, including human rights defenders, women activist, politicians, worker rights activist, religious groups and others were arrested and detained without trial under th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law,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1960.

Th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law, then and now, does not allow its victims to challenge the alleged reasons for which they have been detained and/or restricted in court – no judicial review.

The police arrest and the Minister orders the Detention/Restrictions, whereby now in place of the Minister, for POCA and POTA, this power is given to the Prevention of Crime Board  and Prevention of Terrorism Board respectively.

Detention Orders could be made indefinitely, two years at a time. Likewise Restriction Orders.

Restriction Orders could including being restricted to a particular village/town/district, not being able to leave place of residence after certain time and not being able to access the internet. If there is a breach of any of the restrictions, it is a crime punishable by law.

Some DWT laws repealed but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came back stronger

Malaysia, under the previous Barisan Nasional government, repealed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1960 (ISA) and the Emergency (Public Order And Prevention. Of Crime) Ordinance 1969, but thereafter brought in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by amendment into POCA, and enacted a new DWT law being the POTA.

POCA, which was previously a law restricted to triad gangster groups that commit violent crimes, have now had its scope broadened. It now can be used against any persons who is suspected of committing any crime in the Pernal Code. POCA’s First Schedule, item 2 today reads as follows, ‘2. Persons who belong to or consort with any group, body, gang or association of two or more persons who associate for purposes which include the commission of offences under the Penal Code.’

POCA can also be used against those suspected in terrorism activities, human trafficking, smuggling of persons and even drug trafficking, amongst others.

Torture of DWT victims

Under thes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laws, even though there is really no necessity for any confessions or evidence gathering, as there will be no trial anyway, and there is no way to challenge in court the reasons for detention, reports of torture has been alleged by victims, usually human rights or political activists who are brave to do so, as many an ordinary detainee is just too fearful of further repercussions or retaliation to speak up.

Irene Xavier, social activist, arrested on 31 Oct 1987 - “I shall always remember how on the ninth day of my detention, I was beaten with a stick. It was the most humiliating experience in my life. I was forced to stand there while an inspector of the Special Branch beat me with a stick - to remind me that they were not going to treat women more leniently. I was truly in a state of shock.”

Chow Chee Keong, social activist, arrested on 28 Oct 1987 - An interrogator tried to burn his genitals with a burning rolled-up piece of newspaper. They pulled his hair, stepped hard on his fingers and toes with their booted feet and whacked his back with rolled-up bundles of newspapers.

Abdul Rahman Hamzah, a former Sarawak State Assemblyman and political secretary to the former Sarawak Chief Minister, arrested on 20 Sept 1988 - They threw ashtrays at him and beat and poked at him with a broom. He had to do endless strenuous exercises like duck-walking, leap-frogging, crawling on all fours and “swimming” on the floor. All these were aimed at destroying his self-esteem and reducing him to a helpless wreck. If he stopped from exhaustion, they kicked him. They put a large tin over his head and hit it hard with a stick. The sound within was deafening and he suffered cuts and bruises all over his head and face. He was also given the notorious “wet treatment”. They pushed his face into a filthy squat-type toilet and flushed it repeatedly.

The incidence of torture of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victims may be difficult to prove, but the fact that it exist is probable, taking also the consideration of the number of death in police custody and/or death in detention centers.

The Enforcement Agency Integrity Commission (EAIC) after inquiring into the case of Syed Mohd Azlan Syed Mohamed Nur, who died in police custody, found that police officers had intentionally used violence resulting in the death. They recommended action be taken again these officers for murder.

Recently, it was reported that 10 prison warders have been arrested and remanded in connection with the death of a prisoner, who was found dead in his cell, with blunt force trauma wounds to his head and body.(Malay Mail, 23/10/2019).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But No Fair Trial Thereafter makes justifications used for Detention lame

The fact that one is detained without trial, does not mean they cannot be charged and tried in court. As an example, section 19G of POCA states, ‘The detention of any person under this Part shall be without prejudice to the taking of any criminal proceeding against that person, whether during or after the period of his detention.’

The fact that we do not hear of such trials and convictions, during or thereafter their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makes one question the validity of reasons used for their detentions without trial.

Violation of Human Rights – The Right to Fair Trial

Those detained under DWT laws are denied their right to a fair trial.

Article 10 of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states, ‘Everyone is entitled in full equality to a fair and public hearing by an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tribunal, in the determination of his rights and obligations and of any criminal charge against him.’

Article 11(1) states, ‘Everyone charged with a penal offence has the right to be presumed innocent until proved guilty according to law in a public trial at which he has had all the guarantees necessary for his defence.’

Article 9 states ‘No one shall be subjected to arbitrary arrest, detention or exile.’

Victims of DWT laws are subjected to arbitrary administrative detention, and even arbitrary administrative restrictions.

THEREFORE, we

  • Call for the Immediate repeal of all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Laws, and urge that all persons be accorded the right to a fair trial;
  • Call for the immediate and unconditional release of all victims of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and
  • Call for Malaysia to respect human rights.


Charles Hector

For and on behalf of the 16 groups listed below:

ALIRAN
EMPOWER Malaysia
Japan Innocence and Death Penalty Research Center
MADPET (Malaysians Against Death Penalty and Torture)
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MARUAH, Singapore
Marvi Rural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 (MRDO), Pakistan
Odhikar, Bangladesh
Persatuan Komuniti Prihatin Selangor & KL (PRIHATIN)
Radanar Ayar Association, Myanmar
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மக்கள் தோழர்கள்
SUARAM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
WH4C (Workers Hub For Change)
Banglar Manabadhikar Suraksha Mancha (MASUM)
Programme Against Custodial Torture & Impunity  (PACTI)

Saturday, 26 October 2019

刘天球<当今大马>撰文: 马哈迪 是 纸老虎 ♦ 中英文版全文 ♦ Mahathir: The paper tiger by Ronnie Liu

刘天球<当今大马>撰文:
马哈迪 是 纸老虎
♦ 中英文版全文 ♦

来源:<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news/496880


本文是民主行动党双溪比力州议员刘天球10月22日发表于<当今大马>英文版,题为“Mahathir:The Paper Tiger”(马哈迪是纸老虎)的评论文章的华文译稿,由人民之友自愿工作者翻译刊出。我们这么做,为的是让一些不谙英文的读者得以全面而准确了解刘氏的见解,避免受到一些别有用心者对刘文断章取义或片面解读所误导。

刘天球的“马哈迪是纸老虎”的论说,引起了朝野政党和人民群众的高度重视和广泛议论。刘天球在文章中批判马哈迪的“霸权专断”和“一意孤行”,遭受特别是来自土著团结党和右翼种族主义者的猛烈围攻,是很容易理解的事。但是,他此时此刻为民主行动党广大党员和国内各民族人民,说了该说的话,做了该做的事,却要面对民主行动党的纪律追究,让人匪夷所思,相信会有许许多多正义之士为他打抱不平。

在我们看来,对民主行动党人和马来西亚各族人民来说,刘天球的<马哈迪是纸老虎>,都是“警示”之作。

本译文含义若与刘氏的原文(英文)含义有所抵触,以英文内容为准。有不尽善之处,还望作者和读者海涵。以上插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其余照片为刊载于<当今大马>(英文版)的原文插图。



当希盟意外地赢得了我国第14届大选时,马哈迪登上了世界的顶峰。他协助完成了一件原先认为不可能的事——推翻了一个自独立以来一直居于统治地位的盗贼专制政权。出于感激的选民的巨大善意,他被引进作为在过渡时期稳定局势的一个人物。

尽管他的土著团结党只赢得13个国会议席(相较于人民公正党的49个和民主行动党的42个国会议席,获得席位最少)他之所以当上过渡时期首相是根据希盟各党在大选之前的协议。

其他的希盟成员党或许轻易违反协议,而坚持说例如旺阿兹莎当首相,因为人民公正党在国会中拥有最多议席。事实上,国家元首已经建议她当首相。但是,作为一个有信用的人,她坚持遵守协议。因此,马哈迪当了我国的首相。

每个人,包括我本人,决定姑且相信马哈迪这一次。希盟各成员党共同决定给他足够的空间去做他需要做的事。我们可以做的最糟糕的是一开始就质疑他的作为。

当他早些时候说由于国家缺乏资金,希盟不能兑现一些承诺,却喋喋不休谈论第三国产车,这是令人十分担心的事!

马哈迪有意实现右翼马来政党控制的联盟

当土著团结党开始吸收“巫统青蛙”(译者注:指来自巫统的跳槽政客)尽管马哈迪本人答应不这样做,情况变得更加令人烦恼!如今拜跳槽所赐,土著团结党国会议席翻了一番,增到26个席位。之所以没有再增加的唯一原因是,马哈迪还没有能够成功诱逼更多人跳槽。

虽然土著团结党以外的希盟成员党,都想要推动一个多元民族的议程,马哈迪似乎意图实行一个国阵模式的由占主导地位的马来政党控制的联盟。当他公开邀请以马来人为基础的在野党加入土著团结党的时候,这一点变得明显清楚。后来,他澄清说,这是邀请它们(指在野的马来政党)的成员,以期创建一个大型的马来人政党。这除了成为巫统3.0,还有其他什么意义呢?

有句英国人的谚语说:给他一寸,他将会拿一里。这当然适用于马哈迪身上。不去利用每个人给予他的善意和广泛的空间来进行急需的改革,而去利用他的特权去做那些不仅不得人心,而且违背了希盟及其支持者的精神、价值和志向。

废除各种恶法是我们(希盟)的一项任务。许多我们(希盟各党)领导人和民间组织领导人在第14届大选之前,都遭到各种恶法的迫害和困扰。我们不要那些残酷的法律继续留下来,因为它们很容易被人滥用。那么,为何它们还继续存在呢?因为有一个人还要它们留存下来。

【最近利用SOSMA [即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 (Security Offences (Special Measures) Act 2012的缩称 ]对所谓“淡米尔之虎”的镇压说明了,残酷的法律对马来西亚公民造成的恶劣后果。即使是州行政议员和民选代表也无法幸免于恶法的对付】


马哈迪却专注于他的土著政策的延续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缩称Icerd)和《罗马规约》(Rome Statute)的签署无疑将把马来西亚提升到现代国家的地位。因为马哈迪决定向右翼极端分子屈服,马来西亚不能进入179个Icerd签署国的行列里,而相反,马来西亚是没有签署这项条约的14个国家之一,其中包括南苏丹、缅甸和朝鲜。这的确不是光彩的事!

当希盟的其他领导人在呼吁采取基于需要的扶弱政策,以帮助所有的马来西亚人,不论他们的种族肤色或宗教信仰之时,马哈迪却专注于他的土著政策的延续。这是跟希盟的立场和主张不一致的。

当马哈迪的宠儿和他的伙伴们呼吁他做满5年首相(这意味着安华将无法按照约定在两年后从马哈迪手中接棒),他(马哈迪)不是去抑制这些呼吁,而只简单的说“这是他们(他的宠儿和伙伴们)的意见”。

他继续拒绝定下一个首相权力移交的日期,给人一种明显的印象是,两年后他不想真正离任,或者是他所要选择的继承者不是安华。如此这般,啥也不做,却在人民公正党内引起不合。但他忧虑吗?

有关整个KHAT(爪夷文书法教学)的争论,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为何不去修复有缺陷的大学预科班制度,而去搞爪夷文书法教学?

这是一项理应搁置或抛弃的国阵政策。马哈迪和他的教育部长反而试图在非马来人社会大力推行,而在过程中损害民主行动党。但他在乎吗?

为何他(马哈迪)要庇护印度逃亡者扎基尔•奈克(Zakir Naik)(上图中),这人曾质疑马来西亚印度兴都教徒对国家的忠诚,这人也声称马来西亚华人在中国出生(言下之意都是外来者)。

他(马哈迪)指责董总是种族主义者,却对扎基尔•奈克的种族主义言行闭口不谈。他批判董总“只谈论一个民族,而忘记了这是一个多元民族的国家。”这番言论来自参加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就职仪式的马哈迪是可笑的。

他(马哈迪)在马来人尊严大会上对非马来人(或称orang lain/其他人)和马来人(懒惰)的评论,都是没有理由的。他实际上是使到希盟失去更多的支持。

他(马哈迪)的言行,没有使到希盟团结起来,反而在它最大的两个成员党即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之间散布不和;他的言行也没有使到马来西亚人团结起来,反而造成民族关系更加紧张。

马哈迪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他自以为,他在推翻国阵政府方面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因此他可以去做他所要做的事。他认为,至今为止,希盟各党领袖都对他表示尊敬和顺从,这是因为他们都很害怕他。

若希盟分裂, 马哈迪和土团党将是最大输家

如果他(马哈迪)最终因为自己的行动而分裂了希盟,他的土著团结党将是最大的输家。土著团结党现在或许会有26个国会议员,但是,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沙巴民族复兴党(Parti Warisan Sabah,简称“民兴党”)和卡达山杜顺姆鲁族统一机构(简称“沙民统”UPKO),在国会中共有113个席位,足以构成多数席位。他们可以联合起来,组织一个没有土著团结党的政府。

大概人民公正党或许会出现一个分裂的阵营,我们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但是,这种情况也同样会发生在土著团结党,他们之中有些人也将会把他们的资源投注到其他的盟党中去。这可能是死里逃生。

如果这种情况导致一场突然的大选,那么,土著团结党将是最大的输家,这是因为没有人跟它(土著团结党)结盟。伊斯兰党和巫统至少互相拥有对方,马华和印度国大党将会跟随巫统和伊斯兰党,而土著团结党只有孤军作战一途可走。

对马哈迪而言,停止作出那些使到希盟不和以至分裂的事情,以扭转恶劣局面,还不会太晚。他必须记住,他的土著团结党在希盟里不是最大的政党,而且人民并不是想要他做满一届的首相。

尽管增加了许多跳槽的国会议员,马哈迪的土著团结党在国会中的席位仍然落后于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人民投票支持希盟竞选时,牢记着马哈迪是过渡时期的首相,如果马哈迪继续往他的老路滑下去,将是他在他的政治生命中的最大失算!#



原文:


Mahathir: The paper tiger



RONNIE LIU is the state assemblyperson for Sungai Pelek state constituency.

ADUN SPEAKS | When Pakatan Harapan unexpectedly won the 14th General Election, Dr Mahathir Mohamad was on top of the world. He had helped to do the impossible – topple a kleptocratic regime that had run the country since in independence. With a huge amount of goodwill from a grateful electorate, he was ushered in as the steady hand that would help to guide the transition.

Even though his party had garnered only 13 seats in Parliament (compared to PKR’s 49 and DAP’s 42), he was made the interim prime minister as per the agreement before the election.

The other Harapan component parties could have easily reneged on this agreement and insist that Wan Azizah, for example, be the PM since PKR had the most number of seats in Parliament. In fact, the king had even offered her just that. But as a person of honour, she stuck with the agreement and thus Dr M became PM.

Everybody, including this writer, decided to give Mahathir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Collectively, the Harapan parties gave him the room and space to do what was needed. The worst thing we could do was to start second-guessing him from the start.

It was quite worrying when even from early on he started harping about a third national car, even as he was saying that Harapan could not fulfil some of its promises due to lack of money.

It became more worrying when Bersatu started taking in Umno frogs despite Mahathir himself promising not to do that. Now, Bersatu’s numbers have doubled to 26 thanks to crossovers. The only reason there aren’t more is that Mahathir has not been successful in enticing more to cross over.

While the rest of the Harapan parties wanted to press forward with a multiracial agenda, Dr M seemed intent on pursuing a BN-model of having dominant Malay party control the coalition. This became obvious when he openly invited Malay-based parties in the opposition to join Bersatu. Later, he clarified this to mean inviting its members, with the intention of creating a mega-Malay party. What’s the point of this other than to become Umno 3.0?

There is an English saying, give a man an inch he will take a mile. This certainly applies to Mahathir. Instead of using the goodwill and broad leeway everyone has given him to institute much-needed reforms, he has used his prerogative to do things that are not only unpopular but goes against the ethos, value and aspirations of Harapan and its supporters.

One of the things we campaigned on was the abolition of repressive laws, which many of our leaders and leaders of civil society had been persecuted with before GE14. We don’t want such draconian laws to stay in the books because they can be easily abused. Why are they still there? Because one man still wants them to be there.

(The recent so-called Tamil Tigers crackdown using Sosma says a lot about what draconian laws could do to Malaysian citizens. Even state exco and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could not spare the tyranny.

Icerd and the Rome Statute were things that would uplift Malaysia into the company of modern nations. Because of Mahathir’s decision to give in to right-wing extremists, Malaysia is not one of the 179 nations which are signatories of Icerd Instead, we are among the 14 which are not, which includes South Sudan, Myanmar and North Korea. Not exactly something to be proud of.

While other leaders in Harapan are calling for a needs-based affirmative action policy that would help all Malaysians regardless of race or religion, Mahathir is for the continuation of the bumiputra policy. This is at odds with what Harapan stands for.

When his blue-eyed boy(s) and his cohorts called for Mahathir to serve the whole term (meaning Anwar would not succeed him after two years, as promised), instead of swatting down these calls, Dr M merely said, that’s their opinion.

He continues to refuse to name a date for the transition of power, giving people the distinct impression that he doesn’t really want to leave after two years and that his perhaps his preferred successor is not Anwar. This has done nothing but creates discord in PKR. But does he care?

And what’s with the whole khat controversy? Instead of fixing the flawed matriculation system Why the need to score this own goal? It was a BN policy that should have been discarded or put on hold. Instead, he and his education minister tried to bulldoze it through and in the process damaging DAP in the eyes of the non-Malay community. But does he care?

Why does he want to harbour Indian fugitive Zakir Naik (photo), who has questioned the loyalty of Malaysian Indian Hindus and claims that Malaysian Chinese were born in China?

He claims Dong Zong is racist but says nothing about Zakir Naik. He criticises Dong Zong for “talking about one community, forgetting that this is a multiracial country". That’s rich coming from the guy who attended Perkasa's inauguration.

His recent remarks made in the Malay Dignity Congress on both the non-Malays (orang lain - 'other people' ) and Malays (lazy) were uncalled for. He's practically helping Harapan to lose more support.

Instead of uniting Harapan, his words and actions are helping to sow discord in its two biggest component parties ie PKR and DAP. Instead of uniting Malaysians, his words and actions are causing tensions to rise.

Mahathir is doing all this because he thinks he is all-powerful. He thinks because he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helping to topple BN, he can do as he wishes. He believes that because the other party leaders have so far shown him a lot of respect and deference, it is because they are scared of him.

If he ends up breaking up Harapan because of his actions, his party is the biggest to lose out. Bersatu may have 26 MPs now, but DAP, PKR, Amanah, Warisan and UPKO collectively have 113 seats in parliament, enough to form a majority. They can band together and form a government without Bersatu.

Perhaps there might be a breakaway camp from PKR. We can’t discount that. But there would also be a breakaway camp from Bersatu who would prefer to throw their lot with the other component parties. It could be a close call.

If this led to a snap election, Bersatu would be the biggest loser because it would have an alliance with nobody. At least PAS and Umno would have each other, and MCA and MIC would tag along with them. Bersatu would have no one.

It’s not too late for Mahathir to turn things around and stop doing these divisive things that are at odds with what the rest of Harpan wants. He has to remember that his party is not the biggest one in the coalition and that the people did not vote with him in mind as the prime minister for the full term.

Despite the crossovers, his party is still way behind PKR and DAP and the people had him as interim prime minister in mind when they voted for Harapan. If he continues to act as if it was otherwise, it would be the biggest miscalculation of his political life.



民主行动党的困境和危机

民主行动党的困境和危机

作者 / 来源:Adam Tan / 脸书


原标题:火箭折返 
作者:Adam Tan (上图左)
(上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民主行动党加入执政团队后,犯下的最大错误,是依然把敌人锁定为马华;殊不知,最不想看到他们强大的,是表面上站在他们身边的队友。

在官位的诱惑和权力的麻痹之下,行动党不但没有发挥好制衡的角色,更悲哀的是,失去了敏锐的危机嗅觉,他们明明手上握着一幅好牌,却越打越烂。

须知道,他们想像中那位能合作和被利用的老马,在大马历史的现实里,从宿敌到自家人,到几位首相和副首相,到王室,他都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509的胜利,似乎冲昏了行动党的头脑,无论是台上一字排开的领袖,还是,底下那些水鬼升村长/当市议员的基层,即使过了执政蜜月期,还是一直乐在其中,不想从蜜月期里醒来。

马哈迪当回锅首相之后,并没有闲着

可是老马并没有闲着。

老谋深算的老马比谁更清楚自己的处境,他不想自己,和自己的党,一直当跛脚鸭,希盟其他人,都天真地以为他将来脚一伸,就可以收割他的势力,当所有人还沉溺在欢呼声里,他已马不停蹄的在另辟天地。

左手就做些表明功夫,让出几个职权给盟友,但是牢牢抓着内政和教育这些重要部门,手握几个州权;当然,也历史性地提拔一些女人和非土著,起了橱窗门面粉饰太平作用。

右手就策划招降纳叛,不但成功诱使巫统党跳槽,增加自己的筹码,并且也成功策反了AA,从AA的受重用,接手新成立的经济部门,到后期包容后者受性丑闻干扰的事件,再到最近一起出席土著尊严大会。

对比安华的被投置闲散,以及同性丑闻不同命的下场,两年的交棒计画,只会是个笑话; 另外,敦马的合纵连横手法也玩得炉火纯青。这一点,笔者曾在希盟打算联合老马的时候,曾经评论过。老马和他的党的定位,可进可退。

只要他手上握着几个席位,万一国阵胜出,他可以打马来人团结牌,煮回锅饭;只要希盟胜出,他也可以点缀希盟的马来票光谱,所以此人不可信,不可不防,即使接受策略性合作,也要尽力制衡他。

可惜,从青蛙跳槽到任意撤回反歧视条例,到最近的土著大会,老马到所作所为,行动党诸公和支持者,比当年的马华,更努力去维护和辩护。笔者实在不明白,行动党的危机感,到底去了哪里?


民主行动党至今还傻傻地相信马哈迪

更糟糕的是,行动党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基础盘,已经分崩离析。

从无法争取统考受承认的副教育部长,到无法驱赶Lynas的环境部长,到只会针对马华拉曼的财长,到自己打脸自己,帮忙宣扬爪夷文的后门副部长,到一天到晚喜欢拍照和喝棕油的原产部长;曾经的光环,不断地在褪色。

个人能力和态度是一回事,但很明显,民主行动党是当家不当权2.0?

所谓内阁群体决策的因素,以及担心马来票,都只是遮羞布。毕竟,过去行动党就是大打统考、稀土、以及赵明福案而获得支持。老马主导的政府故意拖延和拒绝,名声最大受伤害的,就是火箭!所以,那些还没有中枪的火箭议员,请你慎行保重。

可惜民主行动党高层也太不吃人间烟火,自己的基本盘还没稳,就想抢马来票。长远的鸿图不是不好,但也得顾及现实;土团、巫统、伊党、甚至诚信党,也是瞄准马来票。

你拿完华人票后,还跑去抢别人的基本票,这个还未成熟的时刻,不是搞到里外不是人吗?

一大堆利用“土著”身份当官的朝野马来人政客,心里是怎样看你们的?还有那些尝尽好处的“土著”真的相信和愿意让你来代表他们?如果民智未开,所有的理想主义都是空谈;何况,宪法里大刺刺写着何谓土著和非土著的区别,有能力和愿意去拆掉的,绝对不是你。

就这一点好高骛远,没有居安思危,民主行动党迟早会被队友出卖,何况到了今天,还傻傻地相信老马?

马哈迪营造马来人危机感冲击行动党

一个真正有担当的领袖,已经如此老迈,应该清楚接班人的重要性,尤其一个国家的经济,有赖于政治的稳定,老马在509的历史功能,已经勉强抵消过去的恶行?

可惜眷念权力的他,没有让人看到他一丝放手的迹象; 反而,为了“保马”,不断玩弄手段,从外围拉拢敌人,回头来攻击和制衡自己的队友。

身为在野党的巫统秘书和伊党主席,纷纷表态支持敌人领袖继续领导政府,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过去的土著大会,明显就是一次Show hand。伊党、没有纳吉/扎西的巫统,由AA带领的一半公正党,都是老马可以随时联手组织政府的靠山。

老马也在问火箭,你准备参与我们吗 ?

从牵涉《淡米尔之虎》的5名印籍党员被捕,到丘光耀的《一带一路》书籍被禁,这一连串的举动,明显就是冲着行动党而来。超人说的对,项庄舞剑,志在沛公!

翻开历史,老马最厉害,就是营造马来人危机感。并且,他说是,就是,而能带领马来人离开困境的,除了他,舍谁?

我不当首相,谁能当首相?

Thursday, 24 October 2019

刘天球批马哈迪是纸老虎,陆兆福要行动党纪律追究! / 刘天球坦然回应陆兆福:马哈迪欢迎批评,也批评别人,不解批评马哈迪何以会违纪?

刘天球批马哈迪是纸老虎,
陆兆福要行动党纪律追究!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497036



原标题:呛团结党言论“极不妥当”,行动党纪律调查刘天球

行动党双溪比力州议员刘天球(下图左)昨天(10月22日)早上发表题为“马哈迪是纸老虎”(Mahathir: The Paper Tiger)的英文文告,炮轰马哈迪打击行动党和公正党,损人利己。

他提醒马哈迪,一旦希盟在他破坏下分裂,则团结党会是最大受害者。

“团结党如今或许有26个国会议员,但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民兴党和沙巴民统党在国会集体拥有113席,足以构成议会多数。他们可以结合,组织一个没有团结党的政府。”

刘天球昨天抛出“执政不必有你”的呛声后,引起盟友土著团结党的大反弹。其中雪州团结党而揽(Jeram)州议员莫哈末沙益(Mohd Shaid Rosli)更表明要“割席”,抗议刘天球向盟友口出恶言。

团结党籍教育部长马智礼认为,刘天球贬低希盟成员党,言论相当粗野。而团结党青年团限令,刘天球一周内道歉。
         

刘天球                     陆兆福

陆兆福:刘天球言论形同蓄意破坏

如今,行动党表明将纪律调查刘天球。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也是交通部长的陆兆福(上图右)今天出席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转型大蓝图推介礼后,在记者会上受询及刘天球发表<马哈迪是纸老虎>的言论时表示,行动党领导层认为刘天球昨日的言论极为不恰当,因此将纪律调查刘天球。

 “刘天球的言论只是他的个人看法,那是非常不负责任的看法。他的言论不代表行动党,我们认为他的言论极为不妥当。”

 “希盟由团结党、公正党、诚信党及行动党四党共同组成,我们在第14届大选以希盟为平台获得了人民的委托,人民支持希盟由马哈迪的领导,希盟无人可质疑。”

 “因此,行动党领导层认为,刘天球这样的言论形同蓄意破坏,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我身为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我会把他交由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处置。我谨此正式声明。”

团结党总秘书促行动党"妥善处理"

另一边厢,团结党总秘书玛祖基(Marzuki Yahya,下图)今日在国会走廊则向媒体表示,他相信刘天球的言论只是其个人看法,惟他希望行动党领导层能表明立场。

“我认为那可能比较是个人言论,而我不会把它视作行动党的立场。不过,我促行动党领导层出面回应此事,以表明行动党立场。”


“我也要提醒刘天球,身为政府的成员之一,他应该问问自己,如果没有团结党他现在会在什么位置?”

玛祖基续说,他认为刘天球的言论不智,并希望行动党领导层能够“妥善处理”此课题。

今早,同样来自团结党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则批评, 刘天球的言论粗野且毫无凭据,贬损了希盟其他成员党,且将分化希盟并阻碍政府落实改革。#



刘天球坦然回应陆兆福:
马哈迪欢迎批评,也批评别人,
不解批评马哈迪何以会违纪?

来源:<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news/497089


原标题:马哈迪都欢迎批评,刘天球不明何以遭党调查

行动党纪委会将调查行动党中委刘天球发表<马哈迪是纸老虎>论,但刘天球声称即便首相马哈迪也欢迎各界批评,因此不解何以受到纪律调查。

刘天球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坚持己见,不认为其文告违反党纪。

“这个与党纪无关,我讲,马哈迪不急,你们急什么,马哈迪欢迎评论的,他是欢迎与接受批评,他自己也在批评别人,别的国家的事情他也批评……”

“其实,马哈迪很开通,他喜欢批评人家,他也接受批评,这个(对马哈迪的批评)怎么会受纪律调查?”

刘天球:我只是说"马哈迪是纸老虎"

他续称,从未要求剔除土著团结党,只是善意提醒马哈迪需要了解自己的位置,别违反希盟立场。

“我不是这样讲,我的文告论述很清楚,我提醒他,也提醒所有马来西亚人,马哈迪是纸老虎。

用意是让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

“就不要随意违背希盟立场,我文章写的清楚。”

只是提醒马哈迪等人 不能一意孤行

刘天球强调,文章没有过分,只是提醒马哈迪等支持者不能一意孤行。

“我告诉马哈迪、支持者和所有人,其实马哈迪不能一意孤行,他没有本钱。”

“那个是我的用意,明白吗?我告诉他,你能够掌握的得票不高,这个是事实。我的原意是提醒他,我怕他做错事情,我是为他好,我怕他做错事。”

“如果他一直以为他做什么都可以, 我们希盟会给他毁坏的,但如果毁了希盟,最弱的是他。我说我们有盟友,他没有。”

“他如果解散了,没有盟友。”

不曾要求 土团党退出或马哈迪下台

刘天球声明,不曾要求土著团结党退出希盟,抑或要求马哈迪下台。

“没有,我从头到尾没要求(马哈迪)退出,也没要求(团结党)退出,只是提醒不要一意孤行……”

“我告诉人家说我的用意正面,我批评马哈迪,我不是怒骂他,我是批评,我是挺他。”

询及其言论会否导致希盟相互倾轧,刘天球不以为然。

“现在是新马来西亚,不再是旧马来西亚。如今资讯发达,以前同一个党不同意见,人家认为是倾轧了, 现在不会,人家认为言论自由。”

“领袖之间可以互相批评,交换意见。 这个才是民主。美英早如此。”

“我希望在新的马来西亚人,真正做到言论自由。媒体有言论自由,民间在社交媒体言论自由,互相监督,需要时互相打气、批评,有则改过无则加勉。”


刘天球表示:会坦然面对纪律调查

刘天球续称,还没接获纪委会传召,不过会坦然面对。

“这个只是陆兆福个人意见,毕竟党没有马上开会,纪委会也没马上开会。”

“我发表个人意见很久,我从没说我代表党。我会坦然面对(纪委会传召)。”

刘天球昨早撰写题为“马哈迪是纸老虎”(Mahathir: The Paper Tiger)的英文文告,炮轰马哈迪打击行动党和公正党,损人利己。

他提醒马哈迪,一旦希盟因其破坏而分裂,则团结党会是最大受害者。

“团结党如今或许有26个国会议员,但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民兴党和沙巴民统党在国会集体拥有113席,足以构成议会多数。他们可以结合,组织一个没有团结党的政府。”

Sunday, 20 October 2019

安华被罢黜的历史是否会重演,胥视今朝"保马行动"会否得逞

  安华被罢黜的历史是否会重演,
胥视今朝"保马行动"会否得逞

作者:兹克里、黄凯荟、叶蓬玲、汤美燕 与高嘉琪 /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496447

发表于2019年10月18日 16:48  时分  更新于同日18:12时分

原标题:来真的!?数名希盟领袖与希山合作“保马”?

(漫画插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公正党主席安华周二(15日)在国会耐人寻味的谈话,扯出一个据称由巫统领袖希山慕丁(上图右)暗中操盘的阴谋说法。根据多个消息,部分希盟领袖也有参与希山的计划,但目的不是要成立新政府,而是要确保首相马哈迪做满5年任期。

尽管如此,若这个“保马行动”进行至最后,不排除会造成希盟分裂,现任政府瓦解,进而出现政治重组与新的政府。

希山慕丁和韩沙联手策谋“保马行动”

多个不同党派的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除了希山慕丁以外,“保马行动”的另三个要角分别是经济部长阿兹敏、企业家发展部长礼端,以及拉律国会议员韩沙再努丁。

阿兹敏是公正党署理主席,礼端是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而韩沙则是巫统叛将,已在大选后归降团结党。

去年12月巫统爆发退党潮,其中一名退党议员就是韩沙(下图右)。韩沙也是前贸消部长,他已在今年2月转投团结党。

希山慕丁(左)与韩沙(右)正在联手策谋“保马行动”

巫青团长凯里曾抛出“贵族论”,影射希山慕丁就是退党潮幕后的操盘人。不过,希山慕丁去年底已否认这种说法。

团结党高层消息人士透露,韩沙与希山两人正联手策谋,以确保马哈迪做满5年首相任期。

“这是一项‘交易’。他们要马哈迪做满任期,而交换条件就是,让那些面对提控的人能够免罪,除了纳吉和阿末扎希。”

纳吉是前首相,而阿末扎希则是前副首相。两人目前都面对数十项罪名提控,仍在法庭审讯中。

至于希山慕丁则是前国防部长。目前,反贪会正在调查国防部换地案,但还未有提控。

韩沙再努丁目前没有身陷任何罪案调查或提控。

参与“保马行动”的阿兹敏(左)与礼端(右)

积极拉拢更多国会议员加入"保马计划"

公正党亲安华的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披露,最近希山慕丁、韩沙、礼端与阿兹敏会晤,以商讨这项“保马行动”。

据称,这4人目前正在积极拉拢更多朝野国会议员,加入这项计划。

这名亲安华的消息说:“他们去会晤了不少公正党和巫统的国会议员。我们是向两方都证实之后才挑起这件事。”

这名消息说,希山等人会晤的议员中,有者没有签署法定声明支持马哈迪,反而转向他们揭露这项阴谋。

根据这名公正党领袖的说法,希山慕丁只获得数名巫统国会议员支持,而阿兹敏则宣称掌握公正党少于18名国会议员的支持。

安华周二(15日)在国会的谈话,也依稀提到这点。当时,安华声称,希山慕丁正在策动一项“计划”,让反贪会关档不查不控,而其他国会议员则不需要担忧面对提控。

纳兹里:那也只是希山的"个人行动"

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强调,唯有党领导层的决策才能作准。他说,就算希山慕丁真有策谋,也只是希山的“个人行动”,与党无关。

去年7月巫统党选,希山慕丁虽然贵为原任副主席兼名门之后,但并没参与竞选。目前,他在巫统没有任何中央党职。

纳兹里说:“那是他(希山)的问题,他个人的行动。对我而言,我会支持党领导层的任何决策。一切就交由巫统最高理事会来决定。”

纳兹里等人交由巫统最高理事会决定

此前,纳兹里以个人身份表明支持安华出任首相。但他强调,这份支持,纯粹是出于他与安华的友谊,而且他认为安华是个“非凡的政治人物”。

等待马哈迪在议定时期交棒的安华

早在去年9月纳兹里还是国阵总秘书时,他也曾公开呼吁巫统支持安华,但强调这不代表巫统要与安华势力合作组政府。

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前日受询时,也提出类似纳兹里的说法。他说,巫统不知道所谓的希山阴谋,更指“这或许是希山慕丁自己搞的事情”。

与此同时,一名扎希阵营的巫统高层向《当今大马》透露,希山慕丁确实试图拉拢更多巫统国会议员,但并没有获得巫统党领导层的全面支持。

巫统人士称:韩沙不愿看到安华当首相

这名巫统高层与另一名巫统消息人士也说,韩沙再努丁加入希山慕丁的行动,是因为不欲看到安华当首相。两人并没有进一步说明理由。

但翻查记录,韩沙曾在2008年指控安华骚扰其妻子。随后,安华起诉韩沙诽谤,两人因而对簿公堂。到了2013年,安华与韩沙达成庭外和解。

去年12月巫统退党潮时,《星报》专栏作者陈宝珠曾揣测,韩沙退党是因为不满巫统与安华过从甚密。

一名团结党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10月6日马来人尊严大会前后不久,韩沙与希山慕丁曾经不止一次会晤马哈迪,以商谈马来人团结课题。

据称,韩沙再努丁是策划举办马来人尊严大会的主要推手之一。不过,大会执行秘书再纳吉林(Zainal Kling)已澄清,韩沙的角色仅是确保马哈迪出席大会。

马哈迪在努力编织他的“马来政党大团结”的梦想

希山与礼端互相呼应:马来人必须团结

希山慕丁则最近通过媒体频频喊话。在刚过的星期天(13日),希山慕丁在数家印刷媒体发表文章,疾呼马来人团结,甚至抛出“跨党派团结论”。不过,他强调,非马来人不必担忧遭受排挤。

《新海峡时报》隔日也报道,礼端坦言正跟希山沟通,讨论由马来人领导“马来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之必要。

“为了团结马来西亚国族,马来人必须先要团结。随后的问题才是,谁来统领这个马来西亚国族。”

“是华人、印度人、马来人或原住民呢?对我而言,马来人是多数群体,我们必须统领马来西亚国族。”

“最近我也向希山慕丁提出这主张,他也很认同。”

礼端昨日在国会走廊受询时再次强调,马来人有必要透过一项“运动”(gagasan)团结起来,以领导马来西亚国族。

“那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们必须要重新思考如何形塑马来西亚的未来。”

不过,礼端同一天下午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否认他曾经会见希山或韩沙谈论关于马来人团结,抑或是支持马哈迪做满任期的事宜。

消息称:"保马行动"作出下届相位安排

至于阿兹敏,政坛早已盛传,马哈迪与其亲信属意让阿兹敏,而不是安华接任首相。

巫统及公正党消息人士皆声称,“保马行动”倡议的安排是,一旦马哈迪做满任期卸任后,将由阿兹敏与希山慕丁出任正副首相。

不过,希山慕丁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否认此事。

“他(马哈迪)从没那样跟我说。”

此外,希山慕丁也否认曾跟韩沙、礼端或阿兹敏会商马来人团结或“保马行动”。

首相媒体顾问卡迪耶欣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则说,他并不知道希山慕丁与马哈迪近期曾否会面。

不过,他强调,任何人都可以会见首相。

“任何马来西亚人都有权会见首相,跟政治倾向没什么关系。因为他就是马来西亚首相,不是特定政党的首相。”

希山并非首次卷入与马哈迪共谋的指控

无论如何,这并非希山慕丁首次卷入与马哈迪共谋的指控。根据此前报道,希山慕丁曾至少两次会晤马哈迪,而马哈迪也承认了其中一场会面。

上个月,巫统纪委会主席阿班迪证实正在调查希山慕丁,惟拒绝透露调查原因。据称,希山慕丁之所以面对纪律调查,正是因为涉嫌与马哈迪合作。

不过,希山慕丁与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却声称,最高理事会没有收到任何希山慕丁正受调查的消息。

希山慕丁(上图中)与其他巫统领袖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

新政府的成立,取决于东马政党的动向

据《当今大马》从消息人士探悉的数据,即使希山等保马人士合纵连横,得以动员国阵(40人)及伊党(18人)所有国会议员,甚至获得团结党(27人)所有议员支持,人数仍不及国会半数。

若再加上阿兹敏据称掌控的18名公正党国会议员,他们也只有103人。就算再加上沙巴团结联盟(3人)与两名独立人士,他们总共有108席,依然欠4席才能组织政府。

国会下议院共有222席,必须掌控112席才能组成政府。

换言之,这些势力若要成立新政府,则必须将触角伸向沙巴民兴党及砂州政党联盟(GPS)。

民兴党拥有9个国席,而砂州政党联盟则有18席。

砂州政党联盟总秘书亚历山大(Alexander Nanta Linggi)受访时宣称,他不曾听闻所谓的“保马行动”,但不知道旗下个别议员是否曾被拉拢。

亚历山大指出,砂州政党联盟不在意谁当首相,也不在意马哈迪是否做满任期。

“无论是马哈迪或安华,我们都不是很在意。无论由谁领导,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妥善治理国家,并且落实竞选宣言。”

砂州政党联盟也有一个非联盟友党,即黄顺舸所领导的砂拉越团结党(前名为联民党)。它目前拥有一个国会议员。

去年从巫统跳槽至民兴党的纳闽国会议员罗兹曼(Rozman Isli)则告诉《当今大马》,目前没有任何人接触他。

民兴党是希盟的策略合作伙伴。双方在第14届大选中合作,选后在联邦与沙巴合组政府。不过,土著团结党随后不顾民兴党反对下东渡沙巴,两党之间已有嫌隙。

民兴党也有一个盟党——沙巴民统。它旗下有一名国会议员。

《当今大马》已尝试联系阿兹敏办公室及韩沙寻求回应,但不果。

国人都在想:1998年历史会否重演?

马哈迪已多次重申,将按照希盟共识交棒给安华;安华也一再声明,相信马哈迪会交棒。

尽管如此,马哈迪始终未定下明确的交棒日期。1998年历史会否重演?

Friday, 18 October 2019

中国学者田飞龙<观察者网>专栏评论: 香港是谁的香港, 轮不到美国来定

   中国学者田飞龙<观察者网>专栏评论:
香港是谁的香港, 轮不到美国来定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上图)说,国会两党两院都支持香港民众为民主抗争。她说,如果美国因为商业利益而不对中国的人权发声,“那么我们将失去对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权发声所有道德权威。”

以下是一名中国学者对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下简称“香港法案”)的事件,10月16日发表在中国<观察者网>的评论文章。以上插图与说明以及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观察者网>注明:本文初稿首发于<思考HK>,经作者修订,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田飞龙]

当地时间10月1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全会审议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下简称“香港法案”)。此前的9月25日,该法案已经由美国参众两院外交委员会通过,看样子美国是铁了心要对香港事务进行更为直接、具体及深入的干预。

从法案具体进程来看,这一法案目前已经通过了“引入程序”(Introduced)、“参议院程序”(Passed Senate),接下来再经过“众议院程序”(Passed House)、“差异解决程序”(Resolving Differences)及“总统签署程序”(To President),就将最终公布为生效法律。以目前的中美关系恶化情势、贸易谈判僵局以及香港牌的独特政治效用来看,该法案预期11月份会正式通过所有立法程序而成为法律。

"香港法案" 是美国法律世界观的直接投射

该法案将为美国执法机关的调查、制裁以及美国国会的有关监督与决策行为提供国内法依据,以进一步完善美国干涉香港事务的国内法制基础。不过,特朗普行政当局对法案具体条款在执行上有着较大的政策裁量权,这就为中美政治博弈及利益协调留下了一定空间。美国的国家行为逻辑中潜藏着一种深刻的“商业化逻辑”,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依靠强大的实力优势首先造成对他国不利的法律或政策处境,再以缓和这一处境为由要求他国妥协及牺牲利益,空手套白狼。国际法缺乏对强权政治下敲诈勒索行为的法律规制,这使得美国的这种无法无天的利益榨取行为屡试不爽。这是国际法治的一个显著漏洞。

10月16日,中国外交部对美国通过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资料图)
这一法案既是美国战略“鹰派”的杰作,也是香港反对派极力游说的产物。华盛顿的对华鹰派以一种极度的幽怨和泄愤心态推动通过了这一可能引发中美关系进一步紧张的敏感法案。与此同时,美国也在极力推动“台北法案”,以全力维护台湾的“邦交国秩序”,确保台湾具有最低限度的国际地位与影响力。美国倾尽国家立法资源和全球性战略资源而支持香港反对派及台独势力,是一种典型的对他国国内事务的“长臂管辖”。美国对港独、台独势力轻率许下承诺,如今又以国家立法履行相关承诺,对这些分离势力可谓仁至义尽,但对中国国家主权利益以及国际法原则却构成了直接的损害。

美国的这一干预行为无论以国内法制的何种形态及程序呈现,均不具有任何国际法的合法性基础,执行这些法律的也只能是美国的自然实力,而不是任何规范性的法律力量。在美国国境之外,美国并不享有跨境管辖的法律特权。在国际法世界里,美国是普通的主权国家。然而,美国例外主义及美国实质性的帝国法权,建立的则是一种严密维护“美国治下的和平”的美国式全球权力秩序。因此,在美国精英的法律世界观中,不仅有着“法律东方主义”的歧视性思维,更有着国内法与国际法混同的法律霸权思维。香港法案是美国法律世界观的直接投射。

这是美国国会立法干预主义的再一次体现

这部法案在美国法律体系中归属于“外交关系法”,但主要功能并非服务于美国的平等外交,而是服务于帝国霸权的干涉需要,为其干涉行为提供合法性依据。美国是法治形式主义非常凸显的国家,“政策法律化”是其一贯的治理行为习惯。香港法案的主要内容本来属于美国外交政策范畴,但却被制定成国会法律。这一方面凸显了美国国会在外交权领域的重要影响力,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总统的外交政策选择。

美国是三权分立体制的国家,三权之间不仅有着宪法条款上的规范分权,还有着具体权力实践上的动态攻守。这种外交权上的立法与行政分权制衡,甚至在1979年的对台立法上就已凸显:1979年中美建交,以行政公报形式确立“断交、废约、撤军”的政治共识,但同期的美国国会悍然通过《与台湾关系法》,确立对总统外交权限的限制以及对台湾政策的立法澄清。近年来,美国不断通过涉台立法如《台湾旅行法》、《台湾保证法》等突破“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确认的外交政策基础,表现出越来越强的干预主义特征。香港法案属于美国国会立法干预主义的再一次体现。

这项香港法案是对《香港政策法》的提升

从法案归属的部门法体系及制度功能来看,香港法案是对1992年《香港政策法》的修订和升级。因此,必须从《香港政策法》的完整体系来理解和应对这部新的涉港法案。

《香港政策法》制定于中国改革转型的特殊时间点,基本背景包括:其一,美国因应《中英联合声明》及香港回归带来的香港地位与港美关系变化,从法律技术而言有确认和调整新的港美经贸关系的立法需要,美国同期也制定了《澳门政策法》;其二,1989事件后香港民主派对美加强游说以及美国鹰派对华制裁力量推动,造成《香港政策法》越过单纯的经贸议题而触及对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的保障问题。

2019年的香港法案则属于1992年法案中对香港人权与民主保障条款的细化与系统化,因应回归22年来尤其是十八大以来中央“积极治港”带来的香港治权结构及对外关系上的若干变化。事实上,1992年法案通过后,一直有香港反对派及美国鹰派力量试图借助具体的央港冲突事件推进法案修订,但囿于中美关系的起伏不定与总体可控,美国国会的修订共识一直未能稳定形成。

从1992年以来,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依法制定发布了若干份“香港政策法年报”(1997-2007以及2015-2019)。美国依据《香港政策法》对香港自治地位的所谓“监察”集中于回归后十年以及最近的五年。美国将香港经贸地位与香港自治地位(主要是人权与民主状况)挂钩,将香港严格识别为区别于内地的单独关税区、司法管辖区甚至政治实体。美国的香港政策法及最新法案将香港的经贸独立性混同于政治独立性,对香港人权与民主事务进行了超常规干预,严重违反了“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秩序。

这项法案的 "具体内容" 和 "主要规制"

从法案的具体内容来看,包含十章,较为全面地确认、修订和升级了1992年法案中有关香港人权与民主的保障性规定:(1)法案简称;(2)关键词定义;(3)政策声明;(4)对1992年香港政策法的修订;(5)关于香港执行美国出口管制与制裁法律的年度报告;(6)保护美国公民及其他人士免于引渡至中国内地;(7)对以绑架、拐骗、劫持等方式压制香港人自由的责任人的识别(包括“铜锣湾书店事件”的相关责任人):(8)特定外国人及其家庭成员的拒签政策;(9)金融制裁措施;(10)对国会的报告义务(含提供人员清单)。

这些法案条款主要进行了如下方面的规制:
  • 其一,对香港宪制基础及香港人权与民主的认知与保障;
  • 其二,对香港自治地位与经贸地位的年度评估;
  • 其三,对香港抗争人士的优待与保护;
  • 其四,对侵害香港人自由权利的执法者的制裁;
  • 其五,对香港遵守美国出口管制情况的调查与制裁;
  • 其六,对美国在港公民与利益的保护。
从国际法理而言,这些保护类别通常都应当在中国宪法和基本法下进行,但美国直接绕开中国法律而诉诸自身国内法进行保护及采取相应制裁措施,是对中国司法主权与香港高度自治地位的法律侵害与挑战。美国要求中国政府尊重香港高度自治地位,自身却直接通过国内法侵害香港自治地位,其行为逻辑存在法理上的严重混乱和错位。    

法案存在着 "法理错误" 甚至 "事实错误"

法案的诸多细节存在法理错误甚至事实错误,这表明美国国会立法仓促成形,政治挂帅,未能审慎调查和确认有关法律背景及事实,因而即便法案通过,美国行政当局对于操作性不强及政治性过于凸显的这部法案,至少是其中部分条款,显然是难以执行的。美国既往的政策性、干预性立法也存在相当比例的“哑巴法律”情形,即法律生效,但法律难以执行,就像生了个“哑巴”一样。不过,鉴于美国当前对华遏制战略的全面性和深刻性,这部法案的部分条款显然会被选择性执行及人为放大,甚至可能遭到滥用。

法案细节的错误包括但不限于:

其一,对香港普选时间表的设定完全不具有可操作性,如法案规定香港应不迟于2020年实现双普选,这是完全不符合基本法特别是“八三一决定”相关法律规定的轻率言论,如果不是蓄谋已久(比如2015年政改失败后即准备此法案),就是法盲本质;

其二,对香港抗争者权利提供无保留的支持,而对香港执法者要求过严,严重不公,变相支持香港暴乱持续进行;

其三,对香港执法者的制裁威胁严重损害香港法治和民主程序,严重损害香港高度自治权力,严重破坏基本法秩序,为本土分离及港独势力的大发展提供超强政治支持,是极端不负责任的“颜色革命”行为;

其四,法案对香港经贸地位的威胁是对美国在港利益的误判和忽视,未能充分评估香港平台对美国商业利益的巨大价值及中国以“一国两制”框架维系这一平台的多方共赢本质;

其五,法案对大湾区技术创新中的香港角色估计过高,对中国的技术冷战思维太过凸显;

其六,法案对香港宪制基础存在法理认知错误,将“联合声明”与“基本法”并列,抬高“联合声明”的宪制地位,这是对中国宪法与基本法共同作为香港宪制基础的规范性扭曲,可能进一步诱导香港示威者进行极限化的分离抗争及去国家化。

美国选择在香港问题上,采取干涉途径

在香港反修例运动因“撤回修例”而失去目标、暴力行为因过度破坏法治及民生秩序而丧失道德动力的条件下,中央政府、特区政府及香港社会共同致力于止暴制乱,恢复法治,保护包括美国利益在内的香港平台上的各方利益。美国这一法案却是在泼冷水及拖后腿,试图为香港暴乱行为提供终极保障,为示威者暴力及其法律后果提供无条件的担保,对香港执法者的合法履责行为予以否定评价和制裁。美国选择在香港问题上与中国及世界其他国家在港利益相反的干涉路径,是特朗普主义下美国逆全球化与极限施压战略的表现。  

在美国的极限保护与鼓动下,香港反修例运动的后期治理、理性对话与法治修复将变得更为困难。美国的诱导必然可以激发相当一部分香港青年以“勇武”为荣,以暴力为傲,以极限挑战“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秩序为行为指引,甚至可能出现更为赤裸裸的港独言论与组织化行为。美国的立法选择,是战略上配合中美贸易谈判及战术上支持香港反修例运动无限期、无限制“续命”并深入干预影响香港区议会与立法会选举的大动作,也是中美脱钩压力下香港平台塌陷的危机信号。

黄之锋赴美与卢比奥、佩洛西等美国参议院会面 (图片来自港媒)

"黄之锋们"不再是所谓的"香港本土派"

美国鹰派总体上评估香港平台对中国的利益超过美国,因而不再愿意分享这一平台的和平“收成”,转而将这一平台用作“新冷战”的前沿棋子。“黄之锋们”也将不再是所谓的香港本土派,而会进一步异化为美国全球战车的马前卒,香港法案则为这些马前卒提供了美国本土的避难所。什么是“黄之锋们”的新家园,不是中国内地,不是香港,不是台湾,而是美国。因此,“黄之锋们”尽管口口声声为了香港的民主与人权,但却不以香港利益和前途为顾念,香港也就成了“黄之锋们”为美国“政治打工”的工作场所,他们的最终归属是美国,以及为了美国而在香港打拼。他们本质上已经是香港之敌,不仅与香港利益无关,还会长期危害香港。

那么,香港到底是谁的香港,就会成为反修例延烧及香港法案出台后非常严肃的一个前提性问题。由于深陷中美长期战略竞争的前沿,香港的高度自治尽管受到基本法保护,却无法有效应对来自美国的超强干预和破坏。美国所关心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是个假命题,是将香港的人权与民主建立在浮冰一样的美国法案和美国战车之上,并以威胁和破坏香港法治及民主程序的方式进一步加剧香港管治危机和社会秩序危机。

香港社会将会在中美角力中“一分为三”

经此破坏,香港社会分裂势难避免,将会在中美角力中“一分为三”:
  • 其一,沉默的大多数演变为沉默的三分之一,只要香港平稳维系,他们不持政治立场,无所谓“属中”还是“属美”;
  • 其二,极限抗争的青年本土派占据激进一翼,他们及其同盟者、同情者逐步扩展为人口的三分之一,其抗争不再遵循基本法和本地法律,而以“违法达义”、“勇武分离”为基本路线,是“一国两制”与香港基本法的制度之敌;
  • 其三,建制派与爱国爱港力量,以及最终选择追随国家命运的香港青年,他们是“北上融入派”,会坚持香港的爱国者认同并在大湾区及国家发展中贡献力量,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和治理体系。
如果中美关系僵局长期化,香港平台上的“三个三分之一”的社会力量新格局会加速形成。

由于美国的极限保障,国家权力循着宪法与基本法轨道进场会遇到激烈的本地对抗,香港特区政府的管治会被局限于经济民生领域,难以完整有效地承担起基本法赋予的宪制责任(23条立法、国民教育、融入政策等),也难以对“一带一路”与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中的香港角色进行有效的充实与承担,而香港选举政治中的本土派比例以及极限抗争的街头运动会不断提升和蔓延,但也绝无可能发展为“完全自治”或准独立实体。香港则在这些过度分裂与外部干预下持续走向衰落。

避免香港社会分裂与衰落的可靠方案何在?

避免香港社会分裂与衰落的主要保障性力量只能是中央政府和香港社会的政治联合:

  • 其一,中央必须承担起“一国两制”最终责任人的宪制角色,一方面以充实的中央管治权支持并督促香港高度自治权,从“缺位”到“就位”,对香港管治承担起合法与恰当的责任,避免香港管治权的实质瘫痪,同时检讨回归以来对港政策偏重“资本集团”的倾向,从香港内外寻求对香港民生与青年发展的公平、可见、可检验、可持续的政策支持,与香港普通人结成“命运共同体”;
  • 其二,香港社会必须开展“命运大讨论”并凝聚起到底跟谁走的社会共识,是融入国家还是追随西方,这场本地大讨论的必要性与紧迫性在于,“一国两制”的模糊空间已被限缩挤压,中美关系的和局秩序已被美方破坏,香港人回避国家“大政治”的行政管理与经济理性时代已经结束,不懂国家政治的香港与香港人不再能够适应当代的“一国两制”与世界秩序变迁。对时代命运,不能被动适应,而需要主动理性地选择,要承受痛苦,开辟新生。
只有“北上融入派”的三分之一有效联合中间沉默派的三分之一,并充分挤压极端分离派的三分之一,香港的“一国两制”与繁荣稳定的基本秩序才能得到维系,这是中央的责任,也是香港自身的责任。

总之,美国涉港新法案是其长臂管辖和干预主义立法的再次展现,对“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秩序构成直接危害,对暴力示威者提供极限保护和鼓动,对本次运动的止暴制乱与恢复法治构成直接的阻挠与对冲。香港人权与民主本来建立在宪法与基本法的牢固宪制基础之上,如今被美国涉港法案搬移到了国际政治的浮冰之上,而香港反对派尤其是部分青年本土派自私而盲目地全力配合了这一危险移动。听听美国国会立法听证会上香港反对派代表的所谓言论,就会明白谁是香港“一国两制”的制度之敌。

中国在"一国两制"问题的实质对手是美国

这是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遭受的最严重的信任危机与制度危机,对手也不再仅仅是街头或网络上的黑衣青年人,而是有着“全球实质管治权”的美国。中国的新时代追比美国的旧时代,尽管二者并非完全对立,但确实有着日益清晰化的权力与理想分际。反修例运动凸显了这一宏观世界历史秩序中的规范性分际。“两制”不再是“两制”,而成为世界历史的两种权力与理想的隐喻。

对中国而言,不是简单的斗争思维和民族主义情绪就可以解决问题,而是应立足现代化与国际化的长远战略定位,更大力度改革开放及全面建构与“非美世界”的经贸关系及和平秩序。9月27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表达了中国有原则地融入并创造一个“新世界秩序”的坚定立场和基本方略。香港反修例运动及美国涉港法案是对中国复兴进程的严格考验,我们要以既往的文明与政治智慧经受着这场考验,走向更加全面的现代化、国际化与共同体复兴。香港是否有能力及机会超脱“新冷战陷阱”,选择正确的政治与全球化道路,也同样是香港自身无法回避的重大考验。当选项不再模糊时,命运和智慧才会凸显,而一旦选择,历史便不可假设。新香港如何浴火重生,我们审慎而乐观地期待着,也不回避适当时刻的责任承担。#

通告 Notification

工委会议决:将徐袖珉除名

人民之友工委会2020年9月27日常月会议针对徐袖珉(英文名: See Siew Min)半年多以来胡闹的问题,议决如下:

鉴于徐袖珉长期以来顽固推行她的“颜色革命”理念和“舔美仇华”思想,蓄意扰乱人民之友一贯以来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政治立场,阴谋分化甚至瓦解人民之友推动真正民主改革的思想阵地,人民之友工委会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和验证,在2020年9月27日会议议决;为了明确人民之友创立以来的政治立场以及贯彻人民之友现阶段以及今后的政治主张,必须将徐袖珉从工委会名单上除名,并在人民之友部落格发出通告,以绝后患。

2020年9月27日发布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精神患者的状态

年轻一辈人民之友有感而作


注:这“漫画新解”是反映一名自诩“智慧高人一等”而且“精于民主理论”的老姐又再突发奇想地运用她所学会的一丁点“颜色革命”理论和伎俩来征服人民之友队伍里的学弟学妹们的心理状态——她在10多年前曾在队伍里因时时表现自己是超群精英,事事都要别人服从她的意愿而人人“惊而远之”,她因此而被挤出队伍近10年之久。

她在三年前被一名年长工委推介,重新加入人民之友队伍。可是,就在今年年初她又再故态复萌,尤其是在3月以来,不断利用部落格的贴文,任意扭曲而胡说八道。起初,还以“不同意见者”的姿态出现,以博取一些不明就里的队友对她的同情和支持,后来,她发现了她的欺骗伎俩无法得逞之后,索性撤下了假面具,对人民之友一贯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的政治立场,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嚣,而暴露她设想人民之友“改旗易帜”的真面目!

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课题上,她公然猖狂跟人民之友的政治立场对着干,指责人民之友服务于中国文宣或大中华,是 “中国海外统治部”、“中华小红卫兵”等等等等。她甚至通过强硬粗暴手段擅自把我们的WhatsApp群组名称“Sahabat Rakyat Malaysia”改为“吐槽美国样衰俱乐部”这样的无耻行动也做得出来。她的这种种露骨的表现足以说明了她是一名赤裸裸的“反中仇华”份子。

其实,在我们年轻队友看来,这名嘲讽我们“浪费了20年青春”[人民之友成立至今近20年(2001-9-9迄今)]并想要“拯救我们年轻工委”的这位“徐大姐”,她的思想依然停留在20年前的上个世纪。她初始或许是不自觉接受了“西方民主”和“颜色革命”思想的培养,而如今却是自觉地为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统治而与反对美国霸权支配全球的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人民为敌。她是那么狂妄自大,却是多么幼稚可笑啊!

她所说的“你们浪费了20年青春”正好送回给她和她的跟班,让他们把她的这句话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人民之友>4月24日转贴的美国政客叫嚣“围剿中国”煽动颠覆各国民间和组织 >(原标题为<当心!爱国队伍里混进了这些奸细……>)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篇文章作者沈逸所说的“已被欧美政治认同洗脑的‘精神欧美人’”正是马来西亚“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的另一种写照!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狗狗的角色

编辑 / 来源:人民之友 / 网络图库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察网》4月22日刊林爱玥专栏文章<公知与鲁迅之间 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是由于这篇文章所述说的中国公知,很明显是跟这组漫画所描绘的马来西亚的“舔美”狗狗,有着孪生兄弟姐妹的亲密关系。

欲知其中详情,敬请点击、阅读上述文章内容,再理解、品味以下漫画的含义。这篇文章和漫画贴出后,引起激烈反响,有人竟然对号入座,暴跳如雷且发出恐吓,众多读者纷纷叫好且鼓励加油。编辑部特此接受一名网友建议:在显著的布告栏内贴出,方便网友搜索、浏览,以扩大宣传教育效果。谢谢关注!谢谢鼓励!












Malaysia Time (GMT+8)

面书分享 FB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