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3 July 2015

人民之友筹备第14周年纪念活动 主题: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人民之友筹备第14周年纪念活动
主题: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日期: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  ■ 形式:讲座与午宴 

(缘起)


在上世纪60年代中叶,东南亚地区民主运动先辈们都把“马来西亚”视为“新殖民主义”的产物。半个世纪以来的历史事实证明:马来西亚实质上就是英殖民统治者安排其代理人继承殖民统治衣钵、继续进行民族压迫的国家,巫统便是一路来代表着马来民族的统治阶级(主要是马来封建贵族、官僚资产阶级和大资产阶级)实行对其本民族小资产阶级和劳动阶级的统治和压迫,以及对国内的其他被压迫民族(在半岛,主要是华印族,而在砂沙,主要是伊班达雅族和杜顺卡达山族)的所有劳动阶级和中小资产阶级的统治和压迫。由于在宪法规定下全体马来人皆信仰伊斯兰教和各州统治者和国家元首皆为伊斯兰教事务的最高领袖,以巫统为代表的马来统治集团在建国以后就极力把国家马来化(强调马来人地位和马来人主权)之外,再把国家伊斯兰化,变本加厉对其他民族实施强制同化和专政压迫,以加强和巩固他们的统治地位。因此,以巫统为代表的马来霸权统治集团自然成为马来西亚各族人民的民主改革的最主要的斗争对象。

马来西亚从国家马来化到伊斯兰化

马来西亚历史事实也说明:马哈迪还是“马来西亚伊斯兰化”的奠基者和重要推手。马哈迪主政下的巫统国阵政府于80年代初至90年代大力贯彻一系列重大的伊斯兰化政策:(1)主要在法律方面使国家的法律系统更加配合伊斯兰法的理念;(2)在经济方面将国家经济体系逐渐转为伊斯兰经济体系;(3)在教育方面创立伊斯兰大学、师范学院、研究机构、训练中心等等;(4)在社会文化方面严格查禁非伊斯兰的宗教在大众传播媒体的宣传,密集地在各新兴社区建立清真寺,并以各种手段阻扰非伊斯兰的宗教建筑物的设立,等等。正是马哈迪本身在2001年9月29日民政党年度代表大会上宣布马来西亚是伊斯兰国(Negara Islam),从此否定了马来西亚国父和巫统前主席东姑拉曼终其一生皆再三反对的主张,推翻了各民族人民和各政党领袖长久以来对马来西亚是世俗国而不是伊斯兰国的共识。

巫统霸权统治激化各种矛盾斗争

从马哈迪到其继承者阿都拉和纳吉全面推行“国家伊斯兰化”政策,其结果是:(1) 巫统成为更加狂妄跋扈的霸权集团,肆无忌惮实施对全国人民的霸权统治;(2) 巫统成为马来西亚唯一横行无阻的党国企业,族阀主义、金钱政治和贪污舞弊泛滥成灾;(3) 造就了新兴的马来资产阶级,与巫统政治精英互相依存、互相勾结,对各族人民(包括其本民族的中小资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进行残酷的压迫和剥削。总而言之,国家伊斯兰化政策的不断推行,不仅仅激化统治集团与各族人民之间的矛盾,也同时激化巫统统治集团内部不同派系之间的矛盾。2007年在国内长期遭受深重压迫的印裔(淡米尔)族群终于勇敢地展开大规模示威行动来表达他们的愤懑和诉求,激发了各族人民团结起来在2008年大选中掀起改革风暴给予巫统霸权集团狠狠打击(国阵丧失了槟城、吉打、霹雳、雪兰莪和吉兰丹5个州政权,也丧失了在国会中长期垄断三分之二议席的优势),造成统治集团内部因遭受前所未有的失败而四分五裂、互相倾轧。2011年的“709示威游行”与2012年的“428示威游行”的规模从5万发展到史无前例的20万人之众,让许多民主党团领袖、干部和群众在2013年大选中甚至天真地编织“505,换政府”的美好梦想而这个梦想却无情地幻灭了。

“505,换政府”梦想幻灭之后

505大选后,政治形势出现两个特点:(一)在统治集团方面:巫统党内主要派系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激烈斗争,主要表现在:前首相马哈迪毫不放松地猛烈抨击纳吉无能治理国家,紧紧抓住纳吉担任首相后成立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欠下400多亿令吉债务的丑行不放;在《华尔街日报》上周五(7月3日)爆出一马发展公司把7亿美元(折为马币26 亿令吉)汇入疑似纳吉个人户头的新闻后,马哈迪紧逼纳吉若要证明自己清白只须出示他的有关银行户头让人调查。看来退而不休的马哈迪势必非将纳吉在短期内拉下台不可,以便扶持本身的嫡系势力再次掌握这个国家政权。巫统党内矛盾斗争不可调和已是不争事实;(二)在民联阵营方面:原本想在505大选时“改朝换代”的民联3党(伊斯兰党、民主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以及其支持者“上台执政”的梦想破灭之后,3党因政治立场、思想理念和服务对象的严重分歧,发展到分道扬镳的地步,这些都可从“加影行动”、雪州大臣替换、伊斯兰党不顾盟党反对继续坚持在吉兰丹推行伊斯兰刑事法、伊斯兰党代表大会通过与行动党断交议案以及行动党议决与伊斯兰党断交并宣布“民联已不复存在”等等事实得到证明。 民联阵营破裂各自分道扬镳也已是不争事实。以上所述统治集团的矛盾斗争和民联阵营的分化改组,都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或愿望为转移的客观存在,而且一定按照客观规律发展下去。

我国的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曾对安华领导的“烈火莫熄”和人民公正党寄予厚望,也对伊斯兰党出现开明领袖和开明主张寄予厚望,却对这两党皆以马来族群为基础和以伊斯兰为号召的特性认识不足。实际上,安华等从巫统分化出来的公正党领袖和伊斯兰党开明领袖从来没有对马哈迪独自宣布“马来西亚是伊斯兰国”或者是对巫统霸权集团全面推行“国家伊斯兰化”表示过他们的明确立场和态度。从马来社会的政治发展趋势来看,目前的状况似乎是一种倒退。这可以从安华最后这次被定罪坐牢5年,只能引起安华的粉丝和少数马来激进份子的短暂骚动,掀不起当年的“烈火莫熄”浪潮,加上一些出身于巫统的领袖忙于争权夺利和排除异己,以及伊斯兰党开明派在今年6月的党选中一败涂地而以哈迪阿旺为首的保守派全面控制了党中央委员会的情况出现得到证实。基于上述情况,哈迪阿旺领导下的伊斯兰党在吉兰丹推行伊斯兰刑事法将会得到巫统大力支持,以及巫统继续推行国家伊斯兰化将会得到伊斯兰党大力支持,是可以事先预测的事了。更糟糕的情况,原是从巫统分化出来的公正党领袖和伊斯兰党宗教派领袖,在条件成熟时接受巫统统治集团招安收编,或者是人民公正党或伊斯兰党在他们的保守派领袖支配下跟巫统联合组织伊斯兰阵线或伊斯兰州政府甚至联邦政府,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如果这种情况发生,马来西亚非马来穆斯林群体的前途就会更加严峻、更加坎坷。

各民族各阶层人民都明白,人民联盟3党之间在政策上是有许多分歧的,主要在对待巫统推行国家伊斯兰化与伊斯兰党在丹州推行伊斯兰刑事法,以及把马来西亚从世俗国改为伊斯兰国问题上,唯独民主行动党采取了符合国内的被压迫族群利益和愿望的鲜明且坚决的反对立场。其已故党主席卡巴星在1990年大选时曾说过“要建立伊斯兰国,先跨越我的尸体”,这样豪气万千的话语,或许会让一些崇尚伊斯兰国的穆斯林感到不快,却是会令维护宗教自由人士有所感动的。民主行动党在最后两届大选中一枝独秀,在政治上展现欣欣向荣的态势,是跟它敢于反对建立伊斯兰国、反对国家伊斯兰化、反对贪污腐败、为城市中小民族资产阶级和广大劳动阶级发声的长期努力分不开的。

如何认识我国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当今大马》今日(7月13日)报道,证实了伊斯兰党党选中一败涂地的开明派领袖将要成立一个新的政党的传言。报道披露:——
(1)末沙布宣布成立“新希望团队”(Gerakan Harapan Baru),以推动成立一个以伊斯兰教为主轴的新政党。
(2)末沙布表示,“新希望团队” 不是一个非政府组织,而只是一个平台,让伊斯兰党开明派领袖为筹组新政党铺路。
(3)末沙布表示,“新希望团队“将以伊斯兰为主,推动包容性、进步及亲民的伊斯兰教,也捍卫民主议程,并尊重国内多元种族、宗教及文化。
一些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对这些在伊斯兰党内跟哈迪阿旺领导的宗教派分庭抗礼的马来政治领袖或许有所期待,但是,具有开明思想的马来政治领袖再益依布拉欣早在6月27日在其部落格已经表示:新的政党应呈现与伊斯兰党不同面貌,在处理公共事务时带入不同的宗教观念,表现出伊斯兰的宽容和善良。因此,这些伊斯兰党开明派领袖所组织的新政党,跟原来的伊斯兰党会有些什么实质性的区别呢?新政党是否会真心实意尊重和接受被压迫的各民族人民(主要是非穆斯林族群)“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共同愿望和强烈诉求,并跟其他主张并坚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埋葬巫统霸权统治”鲜明立场的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配合,自然成为一些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所特别关注的问题。对伊斯兰党开明派今后的走向,是否有利于我国的民主改革?应该如何正确认识并进而正确对待他们,全国民主党团、民主人士以至各族群众都应密切关注和深入思考,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

我国的华教运动从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末,就是我国华裔族群反抗巫统种族霸权统治的中坚力量,由“董总”和“教总”联合组成的“董教总”就是其中最重要的领导组织。但是,目前这股力量已因在2005年上任的董总领导人叶新田和邹寿汉的妄自尊大、排除异己、恋栈权位、蛮横到底,正在面临全面瓦解的危机。作为华教运动最高领导机构,在叶新田、邹寿汉掌控下的董总中央委员会,却无视于巫统国阵统治集团实施以“国家伊斯兰化”为核心内容的变本加厉的民族同化和民族压迫政策对华族以外的各族人民所造成的严重损害;当权的主要领导人为了权位,更准确地说是为了居于华教领导高层职位,并利用其受人敬重的职位之便以获取商业机会和利益,而兴起一场又一场的内部斗争,大量消耗华社的资源和精力。这的确是“亲痛仇快”的事。如今,华教运动是否还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回到林连玉所指引的“坚决反抗民族同化政策,维护华文教育应有地位”的大方向前进,并融合到各族人民反对国家伊斯兰化和埋葬巫统霸权统治的斗争洪流里,是所有爱护母语教育、爱护民族文化的人士所应关注的课题,也是全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所应关注的课题。

马来半岛的印裔(淡米尔)族群在2007年在吉隆坡举行了一场大规模示威,这场示威标志着这个长期处在被边缘化的贫困族群的一次觉醒,他们也像其他族群一样成立了一个名为“兴都权利行动委员会(简称“兴权会”)“的代表组织,也提出了他们的具有“反对马来种族主义”和“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精神色彩的具体诉求。他们的正义诉求却被人民联盟领袖有意或无意地加以忽视——尽管人民联盟领袖有着他们这样做的理由,这终究也是“亲痛仇快”的事。巫统霸权统治集团绝不会放过印裔族群作为被压迫民族的团结力量,就如他们在我国华教运动的队伍里进行破坏和分裂活动一样,必然会对印裔族群里的机会主义者进行招安和收编的工作,以分裂印裔族群的团结。因此,在我国民主改革运动进入分化改组的新阶段里,兴权会的地位以及这个组织代表印裔族群所提出的具体诉求,必须受到所有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的应有关注和正确对待,让兴权会和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得以迅速融合到各族人民反对国家伊斯兰化和埋葬巫统霸权统治的斗争洪流里。

此外,砂沙两州人民及其民间组织一直都把巫统霸权统治集团视为他们的“新殖民统治者”。砂沙两州人口占大多数的华族、伊班达雅族、卡达山杜顺,绝大多数是非穆斯林,也由于他们在加入马来西亚之前提出的“宗教自由”诉求,清清楚楚记录在《跨政府委员会报告》及《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中,更由于50多年来他们亲身经历巫统霸权统治集团对他们的更深一层的压榨,他们反抗巫统霸权统治和反抗国家伊斯兰化的意志和勇气,不会比半岛的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阶级在这方面的表现差劲和逊色。今年4月,33个砂沙民间组织发表声明,明确表达“若吉兰丹坚持执行《1993年吉兰丹伊斯兰刑事法II(2015年修正案)》,就必须重新全盘谈判《联邦宪法》”的立场。由此可见,砂沙两州人民反抗巫统霸权、反抗国家伊斯兰化的斗争,与半岛人民反抗巫统霸权、反抗国家伊斯兰化的斗争,应该更好地配合起来,才能更快地埋葬巫统霸权统治。

举行午间专题讲座和交流宴会

有鉴于此,人民之友决定在今年9月6日(星期日)午时在柔佛古来举行庆祝第14周年纪念的时刻,举行一场主题为“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的讲座,邀请几名对我国当前民主改革运动颇有见地的人士针对上述主题,以开放直率的方式发表他们的宝贵见解,作为抛砖引玉之用,迎接我国民主改革运动的新阶段。这场由几个专人发表意见的专题讲座之后是一个正式宴会,让大家互相交流,详情另外公告。


人民之友2015年7月13日发布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