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March 2014

克拉运河开凿对新加坡的影响

克拉运河开凿对新加坡的影响

作者 / 来源: 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上图为克拉运河开通后的航线(航程缩短1200公里)示意图。

【人民之友部落格编辑部按语】作者在文章开头提及“据传中国工程机械公司柳工集团,协同徐工集团、三一集团,准备与泰国政府联手开凿克拉运河,泰国政府表示有同样意愿,对该计划表示支持”之言。

我们注意到中国《光明日报》3月16日刊登了一则《中国企业尚未参与筹建泰克拉地峡运河》的报导。报道称柳工集团3月14日发布声明,澄清“柳工集团是克拉运河首席赞助商的报道不属实,且柳工集团目前未与泰国克拉运河修建项目有合作计划”。随后《观察者网》与《中国企业网》等多家媒体也作了同样或类似报导。


我们认为,作者在文中所提及的三个企业参与筹建克拉运河的讯息是否属实,并不能改变或排除中国政府有意协助泰国政府筹建克拉运河的事实,更不能改变或排除中国企业参与筹建克拉运河的可能性。读者可登陆泰国克拉运河筹建中心http://www.kelayunhe.com/,了解真实情况。


有关“中国企业尚未参与筹建泰克拉地峡运河”的报导,并不能否定作者在本文所作立论的正确性。特此补充说明。


本文原载于《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全文如下(文章插图与小标题为人民之友部落格编者所加的)——


议论了几个世纪的克拉运河开凿问题最近终于有了眉目,据传中国工程机械公司柳工集团,协同徐工集团、三一集团,准备与泰国政府联手开凿克拉运河,泰国政府表示有同样意愿,对该计划表示支持。

中国进口石油仰赖马六甲海峡航道

自中国改革开放后,日益崛起,三十余年已跻身世界强国之林。中国肩负着世界经济重任,在成为世界工厂之际付出了环境污染的代价。随着中国的经济日益发展,对能源的需求也日益扩大,所谓能源包括石油和天然气,而石油更是不可或缺。中国目前石油来源大部分来自中东地区,少部分来自非洲国家,美洲的委内瑞拉,以及中亚的哈萨克。天然气主要来自中亚土库曼。来自中东和非洲的石油占中国进口石油的80%,而且全都是经过马六甲海峡。

为了获取石油和天然气,中国政府在缅甸修筑管道,并打算在巴基斯坦修筑同样管道。从哈萨克和土库曼通往中国的管道已经运用,另外俄罗斯早已修筑了从西伯利亚通往大庆的管道。据称,中国的石油储备只有两个星期,这对于高速发展的国家是很紧张的数字。倘若发生战争,石油储备立刻成为棘手问题。于是中国不得不多方面寻求石油,保持供应顺畅。 

马六甲水道是世界上繁忙水道之一,平均每天有160艘货轮与油轮经过。其最狭窄处只有不到2.8公里,水道从没疏浚,泥沙淤积严重,潮退时超过28吨的船只难以通过,必须不进入水道,绕道苏门答腊另一侧,从巽他海峡或龙目海峡穿过。

自古以来,马六甲海峡就是海盗出没的区域,在海峡进口至中段之间海盗活跃猖獗,原因是船只到此必须放慢速度,海盗借此攀爬上船抢劫。比起索马里海盗,马六甲海峡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世界上的海盗案件,60%在这里发生。

近年来恐怖主义盛行,人们担心,假如有一天恐怖分子在马六甲海峡骑劫油轮并将它引爆,这条水道马上陷入瘫痪,要清理残余需要一整年时间。

新加坡位于马六甲海峡南端,优良的位置让它占据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从欧洲到亚洲的船只,或者从亚洲到欧洲的船只,货物和货柜都在新加坡转换,新加坡因此每年获得数百亿美元盈利,银行、投资、金融、仓储、物流等机构纷纷于此设立。新加坡对于马六甲海峡的海盗事件采取不闻不问态度,其原因是现场距离新加坡甚远,况且海盗多数是抢劫罢了,并无更大的动作。此外,印尼政府对此也默然视之,新加坡不敢无事生非,有钱可赚就行了。

美国通过驻军新加坡目的是对付中国

然而,马六甲海峡并非平静无波。新加坡利用自己的主权,与美国交换驻军条件,美国的F35A战机和濒海战斗舰都驻扎在新加坡,目的是对付中国。 一旦中国与日本、菲律宾,甚至美国发生冲突,美军可以立刻封锁马六甲海峡,禁止中国轮船通过,掐死中国的石油供应。为了防患未然,顾全各国油供的可能变化,中国必须寻求保障石油供应的通道,于是克拉运河的开凿就提到议程上。

克拉运河就是在泰国南部克拉地峡开凿一条水道,把安达曼海和暹罗湾打通,让轮船通过,而避免经过马六甲海峡。专家计算,从马六甲海峡安达曼海入口处经马六甲海峡绕过新加坡到达南中国海往东亚的航线,共计1200公里,行程为二至三天,费用30万美元,克拉运河凿通后就不需浪费这段行程。

开凿克拉运河必遭新加坡和美国反对

2006年,中国和东盟各国在广西南宁召开峰会时提出开凿克拉运河议题,新加坡坚决反对,认为这是恶性竞争,但是新加坡国内却毫无报道。

克拉地峡位于泰国南部,不远处即闹分离的南部四府,穆斯林叛军至今活动频频。更近的部分与缅甸典那西林狭长地带接近。泰国过去多次讨论开凿克拉运河,都曾考虑南部四府和缅甸接壤的问题。他信掌政时,打算将泰国发展成为东南亚石油中心,其中就包括开凿克拉运河,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却随着他的下台而结束。英叻上台后,由于他信留下与保守势力对立的政治担子,使她显得步履维艰。她与中国签订的大米换高铁计划在政治动荡中让保守势力摧毁了。以此观之,中泰要携手开凿克拉运河,必遭国内保守势力反对。同样的,开凿克拉运河必定遭到新加坡和美国的反对。 

开通克拉运河带给泰国及本地区巨大利益

克拉地峡最狭窄处不到100公里,以今天的科技而言,要开凿一条运河是极为容易之事。据称开凿的运河宽400米,水深20米,船只双向行驶,开凿费用有说150亿美元,有说250亿美元,工期有说5年竣工,有说10年完成。然而,一个对于开凿十分有利的因素是,安达曼海和暹罗湾的潮差一致,无需建造船闸。

克拉运河得以开凿,将制造大量工作,对于泰国是一个机会,对于南部的动乱或许是一个解决良机。泰国可以在运河两岸设立工业区与居民区,为南部人民制造就业机会,大量的移民也能够缓和南部民族单一的偏差。运河开凿后,泰国的经济必然发生巨大的变化,石油中心,金融体系,物流体系,都会因此而发展起来。

克拉运河开凿,首先获利的是泰国,其次是周边的国家和地区如柬埔寨、越南、菲律宾、香港、台湾、中国、日本、南韩、朝鲜等。各地的港口如曼谷、磅逊、胡志明市、香港、高雄、釜山等,都将大受其益。在泰国境内,很可能出现新建港口,而马来西亚的槟城多少也得益。

新加坡必须未雨绸缪做好应变准备

印尼一路来并不依赖马六甲海峡,而马来西亚的半岛西岸各港口小而淤塞,与新加坡港无法相比,马六甲海峡只是门前经过的一条水道。最不愿意看见克 拉运河开凿的是新加坡,运河开凿后,新加坡地理位置一落千丈,有人估计,它不仅陷入一定的衰退,甚至遭受致命的打击。随着世界格局的改变,克拉运河的开凿日期越来越近,新加坡必须做好这方面的准备,未雨绸缪,当宣布运河开凿确定日期时,设置在新加坡的跨国机构,必然纷纷打退堂鼓,到泰国寻求发展机会,留给新加坡的,会不会是一个现代化的渔村?新加坡正在把与市区毗邻的海港搬去西部的大士填土地带,运河宣布开凿,新建海港是否不合时宜,功亏一篑?在乃他侬时代,泰国一度兴起开凿运河热潮,新加坡派遣代表团匆匆赶往泰国,许以在南部合艾共同经营养牛场,结果是泰国人空雷无雨,计划不了了之。

此次中国三个集团携带巨资和高科技而来,中国政府并未出面,也许由民间机构先出面,正在观看新加坡的反应。新加坡以其优良的地理位置,靠天吃饭,但天是会改变的,天一变脸,什么都是泡影。因此,世界风云瞬息万变,稍有成就不可趾高气扬,还是要夹着尾巴做人。

新加坡失去美国保护伞后何去何从?

另一方面,运河开凿前美国必然伙同新加坡极力阻止,开凿后美国当必极力控制运河水道。不过开凿后美国驻军新加坡已经是毫无意义,新加坡会因此失去美国的保护伞。最近印尼将数十年前被新加坡处死的两个海军陆战队员的旧事重提,动作频频,这与苏卡诺时代因为民族主义而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扶持的马来西亚不同。印尼即将举行国会大选,前总统苏哈多的女婿大印尼运动党主席普拉博沃也竞选总统,此人为军方背景,据说就是1987年排华黑手。假借民族主义争取选票是政客一贯手法,军方制造针对新加坡事端以取得选票不足为奇。假如此人当选,以新加坡驻扎美军为口实,在运河开凿后新加坡没有美国保护,将陷入孤立无援之境,这是新加坡必须深思熟虑的切身问题。克拉运河的开凿,影响东南亚各国,尤其是新加坡,新加坡对此严峻的局势必须审慎应对,多方面部署,谋求生存之道。克拉运河,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链接:
1、李光耀的《福布斯》文章 / China Unfettered: Redefining The Rules Of The Seas
2、剖析李光耀父子的心理
3、中国开挖泰国克拉运河 给新加坡和美国“致命一击”
4、张高丽为何访问新加坡
5、张高丽访问新加坡的真正目的
6、周永康与新加坡
7、习近平访问印尼、马来西亚对新加坡的影响
8、从习近平出访印尼和马来西亚谈起
9、新加坡骚乱——外籍劳工之殇
10、6大泡沫危機: 新加坡將成為冰島第二?
11、李光耀为什么害怕中国的年轻人
12、“文化多元主义”不是替罪羊 李光耀献策治不了美国
13、中国官员在新加坡学不到未来
14、新加坡:美国遏华急先锋
15、现在的人民行动党政府理应 平反陈六使并恢复其公民权
16、正确评价民族教育旗手 陈六使创办南大的功劳
17、Correct Evaluation of the standard-bearer of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Contributions by Tan Lark Sye towards the establishment of Nanyang University
18、谢太宝:人民不会忘记,是谁消灭了南大
19、Chia Thye Poh: "The people will never forget who closed down Nantah"
20、The Ballad of Chia Thye Poh (谢太宝之歌)
21、“林连玉精神奖”颁予 南大精神之英谢太宝
22、新加坡内安法令的政治清算历史
23、16名前新加坡政扣者声明: 废除新加坡内部安全法令
24、16 Former Detainees: Abolish Singapore’s Internal Security Act
25、16名前政扣者呼吁: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26、16 Singapore Former Political Detainees Calling for Commission of Inquiry
27、政扣者之歌 ——译诗八首,纪念“2.2事件”50周年
28、The Abolition of ISA is Long Overdue
29、受害者的共同心声:立即废除《内安法令》 ——纪念2.2事件50周年(之二)
30、The voice of victims: Abolish ISA now
31、廿世纪六十年代 新加坡左派工运遭遇 问题探索 ——纪念“二•二事件”五十周年【1月15日更新】
32、《廿世纪六十年代新加坡 左派工运遭遇问题探索》 续篇 ——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
33、新加坡民主党(SDP)秘书长——徐顺全博士的献辞
34、Solidarity Message from SDP Sec.-Gen. Dr Chee Soon Juan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