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 October 2011

新加坡内安法令的政治清算历史

新加坡内安法令的政治清算历史

2011年10月1日


[编按:新加坡文献馆今日贴出一篇题为“内安法令的政治清算历史”的文章。这篇文章引用了著名专家和学者的历史判断来论证李光耀是用内安法令来巩固人民行动党的政权,以及说明无审讯囚禁才是人民行动党赖以生存的硬道理,很有针对性和说服力。这篇文章可以作为读者理解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为何一直不敢面对而回避16名前新加坡政扣者在声明中所提出的“无审讯扣留监禁”的核心问题的一份珍贵参考材料。]

9月23日,新加坡内政部逐点反驳16名前内安法令扣留者日前发表的联合声明;文告指出,新加坡前政治扣留者不是因为政治理念被扣,而是因为他们参与危害国家安全的颠覆活动。文告强调,内安法令作为不得已的最后举措,有助于新加坡抗衡重大安保威胁、保护国民、同时维持种族和谐以及社会团结。

这种‘不是因为政治理念被扣,而是因为他们参与危害国家安全的颠覆活动’所以被ISA无审讯囚禁的官方说法,和好些学者,包括来自新加坡学院派的主流学者,之历史判断完全不同。

内安法令的最大约束力是无审讯囚禁。为何不经,也无需法庭判决就执行囚禁?主要是因为政府没有办法在法庭上提供证据去证实对拘留者的指控。说白了,政府可以全凭自己的主观判断,去执行逮捕和囚禁人民的权力。ISA之所以备受争议,是因为执政党可以通过政府滥用行政权力进行政治清算。

根据一些学者的论述,新加坡的内安法令数次被政府用来清算执政党的政治竞争对手。为此,新加坡民众不妨先看看学者们有些什么观点,再去琢磨内安法令的使用是为了国家利益?还是为了保护当权者自己的政治利益?

Chan Heng Chee (1976: 202,203) 分析了李光耀如何系统化的把人民行动党建立为一党独大的政治格局。这一个政治目的是通过两个方向来完成,‘一是,利用政府的行政体系涵盖整个社会层面以建立新社会秩序,这中间尽量的排挤了敌对势力的活动空间。另一方面,使用实质性的措施来遏止敌对势力的发展;也即是动用维护公众安全法规PPSO (Preservation of Public Security Ordinance) 的权力。. ’

‘PPSO是源自1948年的紧急法令;是当年英国殖民政府用来对付反政府的政治活动。1955年,法规正式成为法令,允许殖民总督为了社会安全的理由无审讯的囚禁扣留者。1963年,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后,马来亚的内安法令取代PPSO。’

‘由于政府可以自由界定什么是危害国家安全的政治行为,所以内安法令成为对付左派政治势力的工具。…社阵和它的附属二线组织是这一项法令的主要清算对象。1963年到1968年间共有72名社阵党员被拘留,他们是来自党总部和支部以及其他相关组织的主要负责人和干部。’

‘内安法令也允许部长以同样的理由,阻止印刷,出版,销售,流通,或者拥有政治内容不良的文件和刊物等等印刷品。’

‘人民行动党政府通过了这两项权力,完全遏止了左派政治势力在新加坡发展的所有空间。…从这可以轻易的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当权者发出了一个非常强烈的讯号,用来打消任何人企图和人民行动党争夺政权的念头。政治从此成为一个零和游戏。’

Bello & Rosenfeld(1990)有两段叙述。其一(pp303,304):‘李光耀上台后,调转枪头对付他的合作伙伴。他使用两件工具,一是撤销职工会的社团注册,一是动用内安法令。…左派职工会和政府的冲突高潮是1963年2月那一件恶名昭著的冷藏行动,有超过100多名的职工会领导和其他反对人士被逮捕。…彻底的歼灭了左派职工会,亲人民行动党的NTUC成为唯一的工人声音。’

其二,(pp326,327):‘人民行动党会毫不犹豫的使用打压手段,去消灭妨碍政府政策的阻力。…人民行动党之所以取得绝对的政治权力,是得力于内安法令的使用。…历史上,三次使用内安法令逮捕反对者…1963年的冷藏行动逮捕了职工会领导,另外,分别在1970年代末和1987年的所谓马克思阴谋论罪名下,逮捕了22名天主教会的社会义工.。自独立以来,当局使用逮捕行动来压抑和遏阻,合法与非暴力性的反对党政治…ISA并非唯一的暴力手段…政府也使用税务和商业法去对付异议者…。’

T N Harper (2001)从林清祥的政治历程,仔细的回顾了当年的时代背景和政治角力,重新梳理和解读了一些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Harper是使用原始档案资料进行论证,去还原一些历史真相。这篇论文的贡献是有力的驳斥了官方版本的新加坡政治历史观。

通过论文的零星节录片段,不但可以重温当年的历史事迹,更可以利用和官方说辞的一一对比,清楚的分辨出真实和杜撰的历史。

‘ ”共产党统一阵线”是一个不符合实情的虚晃不当名称;这群人并不是共产党,也没有组织什么统一阵线,他们都只不过是各别的个体活动。这一个历史判断的证据来自英国人的内部档案:迟至1948年初,英国人还不承认马来亚半岛的动乱是由于共产党策动所导致。’这说明了,共产党统一阵线纯粹是一个杜撰的组织,也是用来逮捕人民的莫须有罪名。

‘华校学生的反殖民运动不是共产党活动,学生政治是因为华文教育者被排挤在殖民社会的利益分配之外,在就业和其他机会方面只有受英文教育者得到好处。此外,华校生也担心自己的民族文化会在一个英化的社会中被消灭。1954年,殖民总督从情报总结出:华校学生运动和共产党活动类似,但是,那并非因为共产党的影响所导致。’这段文字是说,华校学生政治是维护民族文化的合法社会运动。新加坡政治文化里头的:华校生要不是共产党,就是共产党同情分子,再不然就是华文沙文主义者的政治标签,无非是为了要把所有歧视华教知识分子,和消灭华文传统教育的政府政策合理化。显然的,这不仅仅是政治清算,更是民族文化的摧毁。

‘1959年7月,成为自治邦总理的李光耀进入内安委员会(ISC)。新加坡内政部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馬共的势力微弱…是一些没有什么特别意义的零星活动,不至于构成严重的威胁…林清祥和其他的一些人都没有从事什么不良的违法活动。’这内容可以解读为:馬共要推翻新加坡政府之说,纯是子虚乌有的杜撰;以此类推,马克思阴谋论也是天方夜谭。

‘在接下来的两个年头,内安委员会成为新加坡,马来亚和英国的角力场所。人民行动党政府把ISA平台当作管理政治的工具,利用ISC的机密性做伪装来隐藏个人的政治动机。这可以从1959年10月一起事件中看出,当时李光耀写信告诉顾得总督,他要使用ISC的权力执行逮捕行动。英国政府拒绝认同,回信指责这种做法有违原则,并指明日常行政是新加坡政府的本分工作。虽然如此,李光耀还是数次使用ISC的权力进行逮捕行动。’可见,内安法令的公器私用是昭然若揭。

‘有两位英国历史学者从档案文献中发现,英国曾试图阻止李光耀的一些逮捕行动,因为当局要保护自己在后殖民时代的政治超然地位,不愿意被看成在本土政治斗争上有不公正的立场。英国政府认为左派政治既是符合宪法也得到广泛的民众支持。总督副手对林清祥的评估是:“我们接受他是共产主义者的说法,但是,没有证据证明他接受来自馬共,北京或者莫斯科的领导。我们认为他是自己一个人在行动,他的根本意图不是建立共产世界,而是要争取新加坡的合法统治权。没有确实迹象显示他在上台后会成为北京或者莫斯科的工具。” ’由此看来,官方说辞的共产党威胁论亦是人为的虚构,没有真实性。

末了,Harper指出,‘1959年的时候,李光耀原本以为可以通过公开的民主政治,以及试图逼使对手使用非法政治手段,来打倒左派势力,但是,左派组织始终在宪法规范内进行斗争。因此,到了1962年中,李光耀终于意识到只有使用民主程序之外的特别权力,才能够解决这一场对抗。事实上,就象英国人所判断的那样,这一场政治危机是来自一场政治斗争,这和社会内部治安问题无关。’

T N Harper的历史论述,通过对一些历史概念和事迹的重新认识,为新加坡提供了官方历史评述之外的,另一个完全相反,和全新的历史版本。

综合这些学者的历史演绎来看,毋庸置疑,李光耀是用内安法令来巩固人民行动党的政权,因此,无审讯囚禁才是李光耀政权赖以生存的硬道理。

如果这些学者的历史判断正确无误,那么,好些新加坡政府认为是合理,合法以及正当的政策决定,在事实上,是一些不合理,不合法,以及不正当的政党政治。

历史是一个持续演化的动态,所以当代人往往只能凭个人的智慧去发掘事情的真相,至于这两个全然对立的新加坡政治历史观点,会有什么样的最终审判,那是未来历史学者的工作。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