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October 2013

张高丽为何访问新加坡

 张高丽为何访问新加坡 

作者:曹伯仲    来源: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http://www.nandazhan.com/zb/zhanggaoli.htm

中国副总理张高丽10月21日和22日应邀访问新加坡,分别会见了新加坡总统陈庆炎、总理李显龙,并与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共同主持中新双边合作联委会第十次会议、苏州工业园区联合协调理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和天津生态城联合协调理事会第六次会议。上图为中国副总理张高丽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谈之影。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对中国副总理张高丽的这次访问事件,发表了一篇独具只眼的署名文章。以下是这篇评论的全文。

(以上图片取自《新华网》,为本部落格编者所加



习近平和李克强在印尼和文莱没有会见李显龙,更没有借地理之便访问新加坡,令新加坡十分丧气,同时也叫人感到奇怪。

巴厘岛和文莱会议结束后,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忽然来访,表面上是为了参加第十次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会议,实际上是否如此?

张高丽10月21日抵达,前一日(10月20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刊载《弘扬嘉庚精神,共筑中华复兴梦》,借集美学校100周年校庆,有意向中国表示友好,仔细阅读该文,竟然是从中国媒体抄袭而来,文中对陈嘉庚称赞有加,对这位曾经被李光耀指责为心向中国的伟人作正面介绍,不是很奇怪的事吗?《联合早报》是政府喉舌,是一言堂代表,突然抛出此文,没得到授意决不敢刊登。

张高丽到来的第二天,《联合早报》抛出《我国将展开洗黑钱风险评估》报道,其中有“加强对敏感政治人物的措施以防止和侦查出贪污所得”的句子。 所谓“政治人物”是指政府官员,这类人卷逃国家财产,纷纷逃来新加坡,而其中以中国政府官员为最多。新加坡的许多高楼公寓,匿藏着外逃的贪官污吏及其家属,这群人躲在这里,住洋房,开大车,不用工作,十分安全舒适。早报既然说“风险评估”,那那么就是承认“洗黑钱”存在。

新加坡政府早已发现洗黑钱这条发财捷径,通过许多掮客到各国设立管道公司,将非法之财源源不断输入本国,其中尤以中国为甚。如果将新加坡银行账目摊开检查,其中有许多是见不得人的黑钱,但经过银行洗涤,黑钱可以公然应用,没有官方的许可,银行是不敢冒此风险,因此所谓“洗黑钱风险评估”完全是做给外人看的把戏。

在张高丽到来的第二天,新加坡政府发表了这份“全国风险评估”,是不是与张高丽到访有关?张高丽此行,中国媒体完全不报道,连片言只字也没有,可见其中玄机。新加坡也感觉不妙,在张访问的第二天,报纸的报道大副缩水,可能是遇上了麻烦。

十八大三中全会召开在即,坚决反贪打腐的习、李班子将要有大动作,那些躲藏在新加坡的贪官污吏,以及新加坡政府将会面对压力。中国是否会开列贪官污吏及其卷逃的财产数目名单,是否会与新加坡政府谈商引渡条例,这都是新加坡政府将会面对的难题。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对新加坡可说是大开方便之门,继苏州工业园,无锡、天津、上海、广州、四川等等,无不让新加坡私人或政联公司投资创业,相比印度、越南,甚至新加坡的邻国,中国给予新加坡的方便是有目共睹的,中国对新加坡称得上仁尽义至,对经济已经饱和到极点的新加坡是莫大的帮助。

张高丽的访问,凸显了新加坡脆弱的经济基础,不是实事求是的经济经不起实际的考验。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在大国之间应该权衡自己的分量,不要做损人利己的事情,更不要与大国结盟,而无论这盟约是有形还是无形。张高丽此次访问说“中新是特殊重要邻邦”,已经在潜台词中说出了新加坡让美国驻扎空军和海军对中国威胁的现实。

新加坡对中国的态度,完全是李光耀遗留下来的延续,李光耀向来患有“恐共症”和“恐华症”,其中“恐华症”至今未消。李光耀对中国的崛起十分无奈,又不得不利用中国市场解决新加坡的经济难关。但是由于“恐华症”根深蒂固,以至于他仍然念念不忘到处宣扬英语至上论。就因为李光耀数十年对华(包括一切与中国有关的事物)的偏见,没有坦荡的胸怀,他无法成为一个令人尊敬的国家领导人。

据报称,张高丽来新拜会的人有总统陈庆炎、总理李显龙、副总理兼财长尚达曼、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却没有李光耀。过去凡是外国政要到访,李光耀必定会见,以示自己的权威,即使在退下其位之后仍然如此。报纸上的讯息是否应证了外间传说,李光耀已经奄奄一息,无法言语,躺在床上苟延残喘?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