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 November 2010

新加坡民主党(SDP)秘书长——徐顺全博士的献辞

新加坡民主党(SDP)秘书长——徐顺全博士的献辞

(以下这篇文章是新加坡民主党(SDP)的秘书长徐顺全博士,应邀出席柔佛人民之友工委会2010年10月17日假新山举办的,九周年纪念活动担任嘉宾的讲稿。因为他被禁止离开新加坡,无法出席,所以其讲稿由新加坡民主党(SDP)的副秘书长陈两裕先生(John Tan)当场代读。)



“各位阁下,尊敬的国会议员,以及人民之声亲爱的朋友们,

接受马来西亚柔佛人民之友九周年纪念活动的邀请是我的荣誉。当然,我只是在精神上做到这一点,因为新加坡政府已经禁止我到国外出席这类活动。

但是,这样的禁令将不会影响我和您组织相聚的热情;我长期钦佩您在马来西亚维护人权,和废除内安法令运动努力不懈的工作。

当然,回顾人民之声本身更早的历史,(我们发现)当时许多的领袖及伙伴现在已经成为马来西亚立法议员。

事实上,您们已经激发了许多新加坡公民社会参与者,开始在专制国家里展现活力。现在在我国最活跃的非政府组织之一,反死刑协会(SADP),相当具有讽刺意味地为争取因为贩卖毒品的,来自马来西亚的杨伟光免除死刑的生存权。

我们(在新加坡)也有继续不经审讯便拘留公民的内安法令(ISA)。如你所知,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用内安法令拘留过许多反对党领导人、工会人士、记者和社会运动人士。他们之中许多人,因为反对其统治,被拘留长达数十年来。被扣者之中的一位巨人,便是现在和你们在马来西亚重聚的赛扎哈利(Said Zahari)。

(我们)决不能允许这条源自殖民地时代,陈旧不堪的法律,继续恐吓和镇压人民。新加坡民主党,加入了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不断发展的,废除这项法律的运动。这条(象征统治者)懦弱的法令,在锐意进取的现代社会中,是没有容身之地的。

然而,ISA,就只是一个,被用来扼杀民主发展的工具。在新加坡,我们有无数的法律,让人民行动党政府使用,以维持其不民主的统治。我党同志和我继续因为进行和平抗议行动而被起诉。我们一再为行使属于我们的,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权利而被监禁的。”

念到这里,陈两裕先生接着说起自己的亲身经历:单单在今年内,我已经被监禁3次了,就只因为我参与了集会和抗议行动。我将会面对更多的指控。事实上,我回去的两天后,我将要面对另一个判决。我不知道我将要被监禁多久,但是我肯定它一定发生。我希望我能够看到这一切的结束。我知道在马来西亚也有很多面临类似命运的人,如果我们能携手同心,一起改变我们的社会,那会是多好的一件事!

“2009年,人民行动党甚至推出了公共秩序法令,禁止甚至是一个人进行的抗议活动。

此外,新加坡另一个独特的地方是,统治政权使用诽谤法律压制批评的声音。今天我无法与您们同在,是李光耀和前总理吴作栋在对我的一个法律诉讼中,法庭命令我支付五十万元的赔偿损失所导致。由于我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我陷入了破产,结果我被禁止参选以及出境。

李先生和他的儿子,即现任总理,在2006年又起诉新加坡民主党,其中他们获得了50万元。

但是,尽管面对所有的骚扰和迫害,我对未来抱着希望。独裁者每迫害一个民主志士,另外将有十个站起来,继续为共同文明、为公民政治、为伸张人权奋斗。

虽然独裁者(的迫害)是致命的,自由的思想和理想永垂不朽。任何思想是不可能被阻止的,一旦它的时代已经来临,民主亦然。

我的朋友们,我们非常清楚我们的工作,是处于历史发展上正确的一边。

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我向您致以我最好的祝愿、和诚挚地祝贺您的九周年纪念,纵然我的身躯无法与您同在,但是没有任何的禁令,可以阻止我的精神和您一起庆祝这个特别的日子。

您的战友,

徐顺全
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