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7 January 2014

6大泡沫危機: 新加坡將成為冰島第二?

 6大泡沫危機:
新加坡將成為冰島第二?


译者/来源:吳凱琳編譯/《天下》杂志(台湾)


【人民之友部落格按语】曾準確預測房市泡沫的美國經濟分析師傑西•柯倫波(Jesse Colombo)说:新加坡很有可能成為第二個冰島——这是不是胡扯?且看下文分解。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在2007年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報告(Human Development Index),冰島名列全球生活水平最高的國家,就在不到一個世代的時間,這個北歐小國,便從以傳統漁業和觀光業為主的經濟體,搖身一變成為金融天堂,羨煞各國。然而,隔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冰島宣告破產。

不過,人類世界似乎永遠學不會從歷史中得到教訓,只會反覆上演著同一齣悲劇。

曾準確預測房市泡沫的美國經濟分析師傑西•柯倫波(Jesse Colombo),在《富比世》(FORBES)雜誌發表的專欄文章中嚴重警告,2008年的金融危機將再度出現,而新加坡很有可能成為第二個冰島。

新加坡一直被西方國家譽為「亞洲的瑞士」,以金融和房地產為經濟主力。全球各地的金融菁英,逃離本國的蕭條,希望在這東南亞小國,尋求第二次翻身致富的機會;房地產熱潮持續不退,建築業必須引進大量的外籍勞工。資產價格快速飆升,讓新加坡的財富排名,不斷往前攀升。

然而,這很可能又將是另一個美麗到讓人信以為真的泡沫。

一切還是得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開始說起。

2009~2013 年,為了提振經濟,各國央行紛紛維持低利率,美國聯準會更採行經濟量化寬鬆政策,導致全球有將近4兆美元的熱錢流向新興市場,投機客在低利率的美國和日本高額貸款,再利用這筆資金投資價格飛漲的新興市場資產,但供不應求的結果,進一步導致新興市場的資產價格狂飆。

熱錢的流入,再加上新加坡政府希望透過貨幣升值,以抑制物價上漲,使得新加坡幣兌美元的匯率,自上次金融危機之後,大幅上漲22%。

(1) 信用泡沫危機


然而,新加坡特殊的利率操作,將使得低利率政策更容易引發信用泡沫,原因在於,新加坡銀行同業拆借利率(Singapore interbank offered rate)與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連動,目的是為了避免新加坡兌美元匯率出現大幅波動。

但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聯準會將利率維持在接近於零的低檔,但對於經濟仍處於快速成長階段的新加坡而言,這樣的利率水準實在太低,如此連帶使得房貸和商用貸款的利率偏低,借款變得便宜,必定會導致信用過度擴張。

根據統計資料,當新加坡銀行同業拆借利率降至1%以下之後,新加坡私有部門貸款便迅速膨脹,自2010年至今大幅成長133%。2013年第一季,新加坡的貸款成長率達到19.2%,但同時期名目GDP(國內生產毛額)的年成長率僅有1.3%,將近18%的落差是亞洲國家最高的。

此外,2012年新加坡家庭負債佔GDP的比例也達到75%的高點。2010年至今,新加坡的家庭負債的年成長率高達41%,但家庭收入卻只成長25%,平均薪資僅成長15%。

如果美國聯準會持續低利率政策,只會讓新加坡的信用泡沫危機更嚴重。

(2) 房價泡沫


自2004年以來,新加坡房地產價格已成長兩倍。根據《經濟學人》報導,若以房價租金比來計算,新加坡房價是全球第三高,僅次於中國和香港。若以房價收入比來看,新加坡高達25.38,遠高於美國2.16、德國4.78、英國6.73、日本6.99。

房價的攀升也是導致新加坡家庭債務增加的原因之一。過去3年,新加坡房貸的年成長率平均達到18%,整體房貸佔GDP的比例達46%。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房貸是用來投資,而非購買自有住宅。

更糟的是,其中有高達70%的房貸是採用浮動利率,一旦美國聯準會升息,與美國連動的新加坡利率,也會隨之調升,增加房貸負擔,如此一來便很可能重蹈美國2007~2008年的房貸泡沫危機。

(3) 建築業泡沫


維持低利率政策,也會導致建築業泡沫,因建築業屬於資本密集產業,一旦貸款成本變得低廉,便會進一步刺激更多建商借錢蓋房。根據統計,近年新加坡建築貸款的年成長率達到18%。銀行的建築貸款以及房貸佔GDP的比例更高達79%。

新加坡政府更是這場泡沫的幕後推手之一,包括機場改建、濱海灣花園等大型公共建設不斷推出,只是把泡沫愈吹愈大,愈快速接近破滅邊緣。

(4) 金融業泡沫


新加坡金融業無疑是泡沫經濟的最大受益者,2008~2012年,新加坡的金融服務業成長163%。近幾年金融業已成為新加坡第二大產業,僅次於建築業。如今新加坡金融業的資產規模已是新加坡整體經濟的6倍大,包括本土和外商銀行握有的資產價值,總計高達17兆美元。

自從金融風暴之後,新加坡相對較安全與穩定的金融環境,成了國際資產管理公司在亞洲設點的首選。2007~2012年,新加坡境內的資產管理規模每年平均成長9%,但2012年卻增加到22%。在新加坡管理的資產,其中有70%投資在其他東南亞國家,但這點正是危機所在,因為其他東南亞國家同樣面臨國際熱錢流入的泡沫經濟危機之中。

最後,正如先前所提到,建築貸款房貸的激增,也將使得新加坡金融業暴露在迫近的危機之中。(見「避稅天堂?新加坡金融走向透明化」)

(5) 財富泡沫


資產價格的飆漲,讓新加坡成了富豪密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2013年中,新加坡整體財富達到11兆美元的歷史新高,如今新加坡的百萬富翁佔總人口的比例高達17%,居全球之冠。這些有錢人若持續增加消費,又將進一步推升新加坡的資產價格,導致新加坡經濟陷入無以挽回的惡性循環之中。 (見「富裕卻不快樂?新加坡全球最無感」)

(6) 人口泡沫


新加坡高昂的生活成本以及競爭激烈的教育環境,導致生育率逐年下滑,2011年僅有1.2,低於維持人口數的2.1。為了解決勞動力不足問題,新加坡政府大幅開放外籍工作者。過去10年,新加坡人口成長了25%,其中有將近40%的為外籍居民。

外籍移民填補了新加坡的人力缺口,但問題是,絕大多數的新增工作機會來自建築業和金融業,但這兩大產業卻是新加坡泡沫經濟的危機所在。一旦泡沫破滅,必定導致外籍居民人數銳減。(見「新加坡動亂背後:外籍工作者問題浮上檯面」)

最後、也最重要的問題便是:新加坡的泡沫經濟何時會破滅?傑西.柯倫波指出,當中國和新興市場的泡沫經濟破裂,再加上全球利率開始走升,新加坡的泡沫經濟便會無以為繼。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