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December 2013

李光耀为什么害怕中国的年轻人

李光耀为什么害怕中国的年轻人

作者/ 来源: 张文华 / 《多伦多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风烛残年的李光耀还在出书,幻想着影响中国的年轻人【插图和小标题为本部落格编者所加】


《李光耀论中国与世界》出版了,这本书东拉西扯,所谓“论中国与世界”,不过是说三道四,信口开河。

李光耀还未上台时,当过新加坡中学生联合会法律顾问,开始接触到华文学校学生,当时华校学生正在热烈进行反殖民主义运动,罢课、游行、集会、声援被殖民地政府拘捕的同学,而李光耀就在此时,穿着同情学生运动的外衣,混进了天真热诚的学生队伍中,也由此钻进了左翼阵营。然而就在接触华校生后,李光耀发现华校学生具有团结一致,锲而不舍,前赴后继的勇敢精神,令他感到十分震撼。这个自小深受殖民地教育的小律师,对此百思不得一解,他心里只有震撼,震撼,还是震撼……。

李光耀上台后,面对的挑战势力来自以华文教育者为基础的左翼政党、工会、校友会,以及不肯服从人民行动党统治的社会团体。他利用国民党残存势力,为对付左翼势力出谋献策,再通过政治行政手段,以逮捕、监禁、驱逐、渗透、分化、利诱种种方法,逐渐压制和消灭反对势力。李光耀之所以能够得逞,最大的因素是左翼阵营没有出现具有远见与魄力的领导者,让他步步进逼,终于走上绝路。然而华文教育者的坚定毅力与坚韧精神,却叫李光耀吓破了胆,他终于采纳吴庆瑞的意见:“你要保住政权,必须消灭华文教育。”

李光耀在幕客的指导下,知道了华文教育者深受中华文化与中国历史的影响,在文化上他认为华文(中文)是华文教育者的有力支撑,唯有消灭华文才能够彻底抽掉支撑的力量,因此在上台后处心积虑对付华文教育,最终目的是铲除整个华文教育系统。在历史上他认为近代中国历史对华文教育者产生重大影响,但他说不出从何时开始,不知道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的历史对华文教育者的切身感受,只知道他们因为中国遭受各种耻辱而气愤。李光耀压制了华文教育者后,公然奚落他们看武侠小说,奚落他们有勇无谋,奚落他们绑辫子,奚落他们向往中国革命……。

由于殖民主义思想根深蒂固,李光耀对于华文教育者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十分恐慌,他万万没想到,华文教育者身在殖民地社会把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形成对殖民主义扶持的政权的莫大威胁。在李光耀与华文教育者对峙的二十多年中,他心中产生了梦魇般的巨大压力,以至于偏执地倾全力消灭华文教育。文化大革命、天安门事件、抗日爱国游行,都给李光耀带来惊心动魄的震撼,他看到锐不可挡的年轻中国人,一旦号召起来,就会产生无穷力量。李光耀完全明白,当年日军从星柔海峡渡海南侵时,在本岛亚妈宫一带伏击日军的是一支由华文教育者组织起来的义勇军,而当时的受英文教育者都不知去向。这样的视死如归精神,叫李光耀除了震撼,还有疑惑。时至如今,新加坡政府还不敢承认这支本土抵御外侵的队伍为新加坡做出的贡献。

李光耀对中国的迅速崛起十分恐慌

改革开放后,中国迅速崛起,李光耀却十分恐慌,他以为经过文化大革命后的中国已经是一蹶不振,再也不可能站立起来。中国终于站立起来了,并且是在世界之林中崛起。李光耀的华文十分有限,学习华文数十年至今还在摸索中,他完全不明白“崛起”的意义,不知道有“特起”,“山势突然高起”的意义,竟然在书中说“这个词语本身就是矛盾的,任何崛起都是令人感到恐惧的事情”,他对于中国崛起感到非常恐惧,因为他过去反华言论说得太多了。

李光耀最为害怕的是中国的年轻人,强烈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是深受殖民主义教育之人所没有的,他对中国的年轻人无可奈何地说“你们给中国年轻人灌输了太多对民族复兴的自豪感和爱国主义思想……这可能导致不稳定”,中国年轻人的豪情壮志,民族自尊,敢作敢为,是李光耀最不愿看到的,这让他联想到新加坡的华文教育者给他的梦魇打击,于是他抛出了自以为是的可笑想法,他说“我不知道中国在雇用外国人才时能否克服语言障碍及由此带来的困难,除非让英语成为主导语言,就像新加坡一样”。在中国,主导语言就是汉语,谁想跟中国来往,就必须克服不懂汉语的语言障碍,李光耀自小受殖民地英文教育,心目中世界上只有英语是唯一的语言,他不是说过“英语是科学的万能钥匙”(The masterkey to the scince)吗?他不是说过上海没有200个精通英语的人才就成不了金融中心吗?他难道没有看见中国的铁路建设、航天工程、三峡水库、跨海大桥、高速列车、云计算机、南水北调……,不都是用汉语进行的吗?

他消灭了华文教育后内心惴惴不安

新加坡消灭了华文教育,也包括马来文教育和印度文教育,民族教育已不存在,李光耀因此沾沾自喜,但是他在消灭了华文教育后内心惴惴不安,尤其是中国崛起之后,他知道这件事使他永背骂名,千古不灭。他说新加坡孩子学了英语去外国留学,“他们的头脑里仍流淌着4000年的汉语名言警句”,这无非是自欺欺人,究竟有几个留学生还记得什么“汉语名言警句”?李光耀学华文时自以为发现了华文秘密,幼稚的以为华文的精华只有成语,他所谓的“名言警句”就是成语,他根本不懂华文文字的优美,考考他什么是“门道”、“分寸”、“轻重” ……,他肯定不懂。

这就是李光耀,一个不懂中华文化的殖民主义教育出来的唯英文至上论者,在中国人民集体奔向小康社会,朝中国梦前进的时刻还在洋人面前对中国歇斯底里说三道四,幻想影响中国青年,以满足他“治小国若烹大鲜”,替殖民主义招魂的可笑虚弱心理。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