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5 July 2011

709大集会与民主之行的巨大意义与深远影响

709示威游行
的巨大意义与深远影响

——柔州人民之友工委会
7
15日发表(三次声明)


709大集会与民主之行,尽管面对巫统主导的国阵统治集团的高度欺骗、百般破坏、极度恐吓以及最终的全面镇压,在净选盟2.0充分发挥了高度的集体智慧和正确领导下,在各族人民的热烈响应和勇敢参与下,终于在马来西亚的心脏地区——吉隆坡市中心,成功落实了。虽然当天因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动用了庞大的全副武装的镇压暴动队伍封锁了会场周围地区的街道,利用带刺铁丝网紧密围绕在默迪卡体育场场馆入口处,并动员数千名警察到处进行逮捕或驱散聚集在一起的人群,只有数千名群众冲破镇压封锁线进入了默迪卡体育场馆周围,和平的大集会却无法在这个净选盟选择的原来具有其历史意义的理想地点和场所召开,逾五万名的出席群众别无选择,唯有被迫上街示威宣泄不满;虽然爱碧嘉等净选盟领袖无惧于警方通过法庭发出的对他们(当天)进入吉隆坡市区的禁止令以及可能遭遇逮捕扣留的威胁,却毅然决然依约赴会而在途中被拦截、逮捕,《选举改革8项诉求的备忘录》终于因以纳吉为首的国阵政府采取了横蛮暴戾的镇压行动而被迫搁置下来,净选盟2.0 只得宣布另外择日呈上国家元首。


709大集会与民主之行,如今演变成自国家独立54年以来,广大人民主要是巫、华、印3大民族的团结与合作,痛击巫统霸权集团种族主义讹诈与进攻,强烈要求议会选举改革和政治民主改革的一场振奋人心的示威游行。这场“709示威游行”,从根本上说,完全是由于巫统主导的国阵统治集团漠视净选盟2.0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提出选举改革8项诉求的合情合理合法性,以及纳吉亲口允准709大集会在体育馆举行的之后食言耍赖和警方对净选盟领袖和参加大集会群众的暴力镇压所造成的。


这场709示威游行,可以说是由国内主要3大民族共同参与,为争取选举改革、实现干净与公平选举的共同目标而展开的,在马来西亚历史上一次空前(但不是绝后)的名副其实的群众斗争。它的发生和发展,对当前和今后我国人民的民主人权运动,有着巨大的意义和深远影响,说明如下。


(一)  广大群众认识议会选举“游戏规则”的不合理和欺骗性


709 示威游行标志着:(1)广大群众已经从独立54年以来的议会选举实践中亲身体验到,在过去英国殖民政府设计安排下,由巫统主导的(过去的)联盟政府和(现在的)国阵政府所实施的议会选举“游戏规则”(也就是议会选举法令、制度与程序)的不合理和欺骗性;(2)广大群众已经从本身的生活实践中亲身体验到,由统治集团出于维护本身利益的需要而实施的议会选举“游戏规则”继续存在一天,就没有实现由人民选出真正维护利益的代表及组成真正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的一天;(3)广大群众已经从54年来的痛苦遭遇中认识到,在我国实施的政治制度下,巫统霸权统治集团就是国内民族压迫歧视、腐败贪污滥权,造成贫富两极化与社会不和谐的罪魁祸首,而国阵其他成员党(主要是马华公会、民政运动党、砂人民联合党和印度国大党)领导集团甘为巫统霸权统治的帮凶仆从,与人民为敌;(4)广大群众已经认识到,当适当的时候到来,必须将这个掌控了54年统治地位的霸权集团,赶出我国政治舞台,才有希望过好一点的日子。


(二)  广大群众认识敢于斗争就可以痛击巫统的种族主义讹诈


无论是联盟统治集团,还是国阵统治集团,每当人民行动起来提出诉求的时候,总是离不开他们一路来所惯用的充满极端种族主义的“政治讹诈”——就是假借某种理由向人民进行威胁恐吓。这已是人民见惯的事了。


犹记得在20009月间,时任首相马哈迪在面对《全国华团大选诉求》给他造成的强大压力,分别召见以董教总郭主席全强为首的诉求工委会领导人进行“秋后算账”,当面威胁恐吓,迫使他们妥协,同时也通过马华公会和民政运动党的时任领袖分别向“诉求工委会”成员以及其他华团领袖,不断散播“若不搁置《大选诉求》,必然发生‘种族冲突’”饱含恐吓目的的言论;此外,巫统青年团屡屡纠众疯狂叫嚣“火烧雪隆中华大会堂”、“大马华人滚回唐山去!”等等。当时以马哈迪为首的巫统霸权统治集团通过制造“大选诉求侵犯马来特权”、“大选诉求引起社会动乱”种种白色恐怖,如其所愿地挫败了全国华团所展开的大选诉求运动。

1987年巫青团大集会上出现写着“以华人的血洗克里斯剑” (Basahkan Keris Dengan Darah Cina)的布条。
现任首相纳吉1987年担任巫青团团长,出任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长,当年华小高职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期间,曾在由他以巫青团团长身份召集的显著挂着“BASAHKAN KERIS DENGAN DARAH CINA” (以华人的血洗克里斯剑)(KERIS”通常译为马来短剑)标语条幅、近万名马来人出席的大集会上,慷慨激昂地拿出马来短剑、发表种族性演说。虽然纳吉在担任首相之后矢口否认有说过“以华人的血洗克里斯剑”这句煽动性的话(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9969),却又故技重施,在这次净选盟2.0毅然宣布“709大集会就在默迪卡体育场馆举行”的时候,公然支持马六甲州政府首长阿里鲁士淡姆Ali Rustam所宣称目前拥有四百万名会员的马来西亚全国马来武术联合会Persekutuan Silat Kebangsaan Malaysia,缩称PESAKA),发动会员参与巫统青年团所领导的79日“爱国者游行”并保卫国家皇宫。纳吉利用国家机器(主要是暴力机关和政府所拥有或支配的媒体)以及御用组织如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处心积虑制造白色恐怖,吓唬各族人民远离净选盟2.0及其领导的选举改革运动。结果是,纳吉的这些阴险图谋以失败告终。


709 示威游行的成功标志着:广大群众认识到敢于斗争就可以痛击巫统的种族主义讹诈——巫统霸权统治集团在这次事件上所施展的种族主义讹诈,面对净选盟2.0的杰出领导和广大群众的坚定行动,遭遇彻底的失败。


(三)  709示威游行促进群众更大觉醒与巫华印民族团结合作


709 示威游行是我国自独立54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争取民主人权的群众斗争,参加的人数估计超过5万人,包括各民族(主要是巫、华、印3大民族以及少数的伊班、卡达山民族)和各阶层人士(其中有工人、农民、小贩、各种专业人士、商人、大专院校师生、文化艺术界人士、政党政治人物、退休人士等等)以及各种宗教信仰者(其中主要是回教徒、兴都徒、基督徒,佛教徒以及各种民间信仰者)。


这么庞大的游行队伍,在当天中午时分开始,从四面八方、各个角落汇集而来,朝向大集会地点——默迪卡体育场馆前进,和平有序、万众一心地沿途高喊“HIDUP BERSIH! ” (净选盟万岁!)、“HIDUP REFORMASI! ” (改革万岁!)“HIDUP  RAKYAT! ” (人民万岁!)等口号,强烈表达了广大各族人民要求选举改革的共同心声。在队伍中,只看到有些人身穿印有“BERSIH 2.0”字样的黄色T裇,或头绑印上“BERSIH 2.0”字样的黄色丝带,有些人手拿大小不同的国旗,没有见到其他什么东西,甚至连普通游行所惯用的标语条幅也寥寥无几。这样的和平请愿游行队伍,却被巫统霸权统治集团当作“骚乱暴徒”对待,动员全副武装的镇压暴动队,利用高压水炮车和强烈催泪弹,加以暴戾对付,总共逮捕了1667人,其中包括净选盟2.0主席爱碧嘉等多名领袖以及多名国会在野党领袖,写下我国史上一次逮捕人数最高的记录。大镇压大逮捕行动立即引起群众情绪广泛沸腾和社会舆论厉声谴责,警方因此被迫在采取逮捕行动后的24小时内,又把被捕的1667人全部先后释放,写下了我国史上警方行动最丢脸的一页。



必须特别提出的是,1名名为巴哈鲁丁阿(Baharuddin Ahmad)的参与者因不堪暴戾行动的对付和催泪瓦斯的侵袭,而在游行中昏倒后猝死。镇压暴动队为了对被驱赶而避到位于富都车站对面的同善医院和华人接生院围墙范围内的游行者穷追不舍,竟然不顾病人、产妇和婴儿的安危,而肆无忌惮侵入医院范围,猛射高压水柱和催泪瓦斯。如此暴戾的镇压行动,引起了社会大众的强烈愤懑和网上舆论的厉声谴责,逼得政府卫生部长廖中莱赶紧召集同济医院董事们,安排他们公开发表“同医院和病人没有受到什么损害” 的谈话,为政府和警方脱罪,而贵为卫生部长的廖中莱为镇压暴动队的暴戾行为进行诡辩,说“警察入院是带人救伤的!”他还大言不惭地说“如果没有净选盟非法大集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这是骗不了人的“鬼话”!713日晚11名医生(其中一些是来自同善医院与华人接生院的医生)的联署声明和亲身见证,以及网上无数身历其境者上载关于镇压暴动队向同济医院猛射高压水柱和催泪瓦斯的照片和贴文,就是廖中莱或任何人(包括为廖中莱帮腔狡辩的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所无法扭曲或消灭的“证据”和“控诉”。这些铁一般的证据和控诉,让那些歪曲事实、为政府和警方的暴戾行为脱罪的组织和个人(特别是廖中莱和蔡细历等人),一个一个、一件一件地反驳回答吧!


从这次示威游行中,人们亲眼看见或亲身体验,所有参与者都充分表现了“我们都是一家人”的可贵精神,尤其是在遭遇镇压暴动队伍的暴戾行动之时,大家不分马来人、印度人或华人,都坚持为完成今天的请愿行动而互相支持、互相鼓舞、互相照顾、共同进退。广大群众经历一次激动人心的锻炼,各族人民得到一次提高思想的教育,为今后展开更大规模或者是更为尖锐的争取民主人权的斗争打下坚实可靠的精神和物质基础。   


因此,709示威游行,对促进群众更大觉醒与巫、华、印3大民族(同时包括其他少数民族)团结合作,有着深远影响,是可以肯定的。


(四)  709示威游行促进国内非政府组织运动朝正确方向发展


从原定的“709大集会与民主之行到爆发的“709示威游行”的整个过程,净选盟2.0主席爱碧嘉及其他领袖的杰出领导,获得广大群众的最大信任和各族人民的广泛支持,使到这次示威游行能够发挥巨大作用和深远影响,从而使到今后议会选举改革与民主民权运动得以深入发展。爱碧嘉充分表现了她的领导智慧和斗争的坚定性,在非政府组织运动中树立了一个光辉榜样。


净选盟2.0是一个由国内62已有合法地位的“非政府组织”(即通常所说的“民间组织”)联合组成的旨在争取“干净和公平的选举”的“同盟”。净选盟2.0不是政党,也不是政党的隶属组织。净选盟2.0是为人民争取“干净与公平的选举而存在,不是为任何政党赢取议席或掌握政权而存在。因此,净选盟2.0不接受任何政党或其领袖的支配,也不接受任何政党或其领袖的指示。因此,爱碧嘉及其他净选盟领袖在争取“干净与公平选举”课题上的言论和行动,理所当然必须以各族人民的利益、非政府组织的共同意见和净选盟2.0指导委员会的最后决策为依归,必须始终坚持净选盟2.0的非政府组织的独立与自主性立场。


这种非党性(NON-PARTISAN)、以人民利益为依归的立场,不仅容易为各民族、各阶层人民所信任和接受,而且不难为各党派、各宗教人士所理解和包容。因此,净选盟2.0这次的表达选举改革8项诉求的709大集会演变成“709示威游行”,就是净选盟2.0所持的立场和所提的主张,完全符合各民族、各阶层人士,也符合各党派、各宗教人士的愿望和利益,不仅为各民族、各阶层人士所支持,而且为各党派、各宗教人士所拥护,多个方面的因素结合而成的“果实”。这个“果实”是属于大家共有的,应让大家分享。


尽管净选盟2.0鲜明地表达了上述旨在争取“干净与公平的选举”的立场,尽管马来亚共产党Parti Komunis Malaya)领袖陈平已在200534日公布的“10点声明”中表示“我们已向马来西亚国家元首宣誓效忠、表达忠诚”、“我们已同意放弃暴力、武装斗争及一切”(在此之前,马来亚共产党已在1989年放下并销毁所有武器、解散整个部队,与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了),内政部竟然利用了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所展开的一项名为“够了 ----(国阵)退休吧!”Udahlah tu----Bersaralah! BN)从624日至26日为期3天的政治宣传活动,跟净选盟2.0所开展的选举改革运动等同起来、加以混淆,让人们误以为净选盟2.0就是跟社会主义党一样主张“现在就把国阵(政府)换掉”。警方还援引《紧急法令》继续扣留了杰亚古玛(Michael Jeyakumar Devaraj)国会议员等6名领袖。警方利用从社会主义党党员乘坐的巴士上搜寻到得数件印有马来亚共产党领袖(陈平与拉昔迈丁)肖像的红色T恤,指控他们意图向国家元首宣战和重新复活共产主义。真是荒唐滑稽到了极点!


上述事件的发生,无疑对社会主义党本身造成了严重的打击,同时也在一定的程度上抹黑净选盟2.0以及选举改革运动——这对净选盟2.0和选举改革运动是绝对有害的。


709示威游行,万众一心高喊“BERSIH! BERSIH! HIDUP BERSIH !”(BERSIH是马来语,干净之意;BERSIH也代表“净选盟”,是“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的简称或代号;HIDUP是马来语,万岁之意)的口号,集中表达了人民要求选举改革、要求干净与公平选举的强烈愿望。709示威游行,没有人高举政党的旗帜或标语,也没有人高喊政党的名称和口号。709示威游行,受到各民族、各阶层人民的肯定。因此,709示威游行,可以说是成熟的,也是成功的一次示威游行。


总之,709示威游行,对促进国内非政府组织运动朝正确方向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也是可以肯定的。#






注:马来文与英文版声明将在较后时间贴出。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