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 April 2021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慕尤丁等着巫统分裂!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
慕尤丁等着巫统分裂!

 

本文是郑丁贤2021年4月1日发表于<星洲网>的专栏评论,原标题:慕尤丁等着巫统分裂。全文如下(上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巫统卡在先大选,或是先党选的关卡。

这也是亲阿末扎希派系,与反阿末扎希派系开战的火线。

阿末扎希和纳吉阵营,当然是要先大选。只要阿末扎希以党主席的身分领军大选,他可以控制所有的竞选资源,特别是签发候选人委任状(Watikah Pelantikan)。

没有党主席签发的委任状,就不能代表巫统和国阵角逐大选。到时,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除非你退出巫统,要不然,还能反抗吗!

阿末扎希手握这张王牌,怎么可能会愿意让党选先跑?否则,一旦他失去主席位子,就没有了一切。

扎希、纳吉阵营要“先大选而后党选”

纳吉和扎希站在同一阵线,他支持先大选再党选,理由是先党选会导致巫统分裂,因为失败者会加入其他政党,对抗巫统。

但是,反阿末扎希阵营,可不这么想。

他们认为,巫统如今缺乏一个有力的领导人,甚至连一个首相人选都没有。

党主席阿末扎希贪污案件在身,公众形象不佳,不足以成为大选时领导国阵的Poster Boy。

想想,全国大选时,阿末扎希的肖像在各地飘扬,人民看了是会投国阵一票?还是反国阵一票?

况且,如果阿末扎希是国阵的首相人选,等于提供了希盟和国盟最有杀伤力的武器,让国阵招架无力。

上星期巫统大会之后,阿末扎希被问到“谁会是巫统的首相人选?”,自己都心里有愧,不愿回答。

理论上,没有首相人选也可以投入大选;但是,如果连首相人选都含糊,又怎能说服选民支持?

在任的部长族群要“先党选而后大选”

所以,凯里已经发出第一炮,要求先举行党选,才来谈大选。

而他的理由也很充分。巫统必须通过党选来解决党内的问题,包括选出新的领导人,才能重整旗鼓,投入大选。

凯里也不是孤军作战,他获得青年体育部长利查马力肯的呼应。利查声称,党选必须在今年内举行,因为早在3年前,巫统就已经议决不能展延党选。

而被阿末扎希暗讽为“叛徒”的安努亚慕沙也打蛇随棍上,表示党选不能够被展延,必须在今年6月20日之前举行。

接下来,可能加入施压阵容的是现有的巫统部长和副部长群。大家把焦点放在希山慕丁、依斯迈沙比里、诺莱尼、阿汉峇峇等人身上,等待他们表态。

阿末扎希推动巫统和土团断交,并且要部长和副部长退出国盟政府,其实是借这些党同志“过桥”,以完成自己的目的。

这些部长和副部长已经被党主席和党大会挟持,如果不退出,就可能成为“叛徒”,然而,不管在公在私,他们都认为没有退出的道理。在公而言,他们还有未完成的任务,特别是疫情当前,不能说走就走;在私方面,现有职位提供了权力、地位和好处,而且是首相所委任,而非来自党主席。

先大选或先党选之争成了巫统分裂缺口

是否和土团切割,已经在巫统党内制造了裂痕。而今,是大选先行,还是党选先跑,更可能成为巫统分裂的缺口。

台面上,阿末扎希掌握主席的权力优势,而最高理事也会听命于他;要展延党选,不会有太大困难。

实际上,要展延党选,必须获得社团注册局的批准,而注册局是内政部所管辖,内政部长正是土团的韩沙再努丁。

看到这里,大家是否觉得,这场权力游戏是否太巧妙了!

慕尤丁冷眼旁观,就等着巫统的内斗,乃至分裂。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工委会议决:将徐袖珉除名

人民之友工委会2020年9月27日常月会议针对徐袖珉(英文名: See Siew Min)半年多以来胡闹的问题,议决如下:

鉴于徐袖珉长期以来顽固推行她的“颜色革命”理念和“舔美仇华”思想,蓄意扰乱人民之友一贯以来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政治立场,阴谋分化甚至瓦解人民之友推动真正民主改革的思想阵地,人民之友工委会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和验证,在2020年9月27日会议议决;为了明确人民之友创立以来的政治立场以及贯彻人民之友现阶段以及今后的政治主张,必须将徐袖珉从工委会名单上除名,并在人民之友部落格发出通告,以绝后患。

2020年9月27日发布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精神患者的状态

年轻一辈人民之友有感而作


注:这“漫画新解”是反映一名自诩“智慧高人一等”而且“精于民主理论”的老姐又再突发奇想地运用她所学会的一丁点“颜色革命”理论和伎俩来征服人民之友队伍里的学弟学妹们的心理状态——她在10多年前曾在队伍里因时时表现自己是超群精英,事事都要别人服从她的意愿而人人“惊而远之”,她因此而被挤出队伍近10年之久。

她在三年前被一名年长工委推介,重新加入人民之友队伍。可是,就在今年年初她又再故态复萌,尤其是在3月以来,不断利用部落格的贴文,任意扭曲而胡说八道。起初,还以“不同意见者”的姿态出现,以博取一些不明就里的队友对她的同情和支持,后来,她发现了她的欺骗伎俩无法得逞之后,索性撤下了假面具,对人民之友一贯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的政治立场,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嚣,而暴露她设想人民之友“改旗易帜”的真面目!

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课题上,她公然猖狂跟人民之友的政治立场对着干,指责人民之友服务于中国文宣或大中华,是 “中国海外统治部”、“中华小红卫兵”等等等等。她甚至通过强硬粗暴手段擅自把我们的WhatsApp群组名称“Sahabat Rakyat Malaysia”改为“吐槽美国样衰俱乐部”这样的无耻行动也做得出来。她的这种种露骨的表现足以说明了她是一名赤裸裸的“反中仇华”份子。

其实,在我们年轻队友看来,这名嘲讽我们“浪费了20年青春”[人民之友成立至今近20年(2001-9-9迄今)]并想要“拯救我们年轻工委”的这位“徐大姐”,她的思想依然停留在20年前的上个世纪。她初始或许是不自觉接受了“西方民主”和“颜色革命”思想的培养,而如今却是自觉地为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统治而与反对美国霸权支配全球的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人民为敌。她是那么狂妄自大,却是多么幼稚可笑啊!

她所说的“你们浪费了20年青春”正好送回给她和她的跟班,让他们把她的这句话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人民之友>4月24日转贴的美国政客叫嚣“围剿中国”煽动颠覆各国民间和组织 >(原标题为<当心!爱国队伍里混进了这些奸细……>)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篇文章作者沈逸所说的“已被欧美政治认同洗脑的‘精神欧美人’”正是马来西亚“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的另一种写照!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狗狗的角色

编辑 / 来源:人民之友 / 网络图库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察网》4月22日刊林爱玥专栏文章<公知与鲁迅之间 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是由于这篇文章所述说的中国公知,很明显是跟这组漫画所描绘的马来西亚的“舔美”狗狗,有着孪生兄弟姐妹的亲密关系。

欲知其中详情,敬请点击、阅读上述文章内容,再理解、品味以下漫画的含义。这篇文章和漫画贴出后,引起激烈反响,有人竟然对号入座,暴跳如雷且发出恐吓,众多读者纷纷叫好且鼓励加油。编辑部特此接受一名网友建议:在显著的布告栏内贴出,方便网友搜索、浏览,以扩大宣传教育效果。谢谢关注!谢谢鼓励!












Malaysia Time (GMT+8)

面书分享 FB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