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April 2021

郭清江<星洲网>专栏评论:原来爪夷文是华文报害的.....

 郭清江<星洲网>专栏评论:
  原来爪夷文是华文报害的..... 

 

本文是郭清江2021年4月28日发表于<星洲网>的专栏评论,原标题:原来爪夷文是华文报害的.......。郭总编是针对民主行动党的刘镇东近日发表的“华文报扭曲爪夷文课题让事情具争议性”的言论作出回应的。

以下是全文内容(上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既然现在流行爆内幕,我也来说几个小故事,为历史留下一笔,协助还原真相。


“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和爪夷文字(tulisan Jawi)的差别,有这么难理解吗?

两年前希盟有部长要求对付星洲日报

在2019年的爪夷文事件中,有数名希盟部长在内阁投诉星洲日报炒作此课题,并且再三要求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召见我,希望星洲日报受到对付。

可是敦马老神在在的毫无动静,后来时任教育部长马智礼请我到其办公室,享用了一顿“辣死你妈”早餐。我带了一本厚厚的剪报,跟部长分享星洲日报如何报道爪夷文事件。

我们言谈甚欢,部长和其秘书团队也从中了解《星洲日报》的编务方针。

星洲日报与其他中文媒体,是华社的三大支柱之一,而其他两大支柱分别为华团与华文教育。

星洲日报来自华社,为华社发声与服务乃天公地道。我们不会忘本,更加不敢过桥抽板,也不准备去华化。

服务华社的努力,并不会阻碍星洲日报以促进国民团结为己任。我们不须去掉华人色彩,反而通过行动如开辟《暖势力》与《我们》等专版,做着促进种族融合与了解的工作。

星洲日报于2019年也跟阳光日报(Sinar Harian)合作,首次跨种族和跨语文推出国庆活动#kitalahMalaysia, 旨在以异中求同的精神,来拉近国民和谐关系。

换句话说,炒作种族和宗教课题,并不在星洲日报的编务方针内。

见了马智礼部长,以为事情告一段落。

时任青年与体育部长赛沙迪又突然说要来访问星洲日报。我们以为只是普通的拜访,开门见山之后才发现原来也是为了爪夷文事件而来。

我将星洲日报从一开始就如何报道爪夷文事件,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这位年轻的部长,也让他知道星洲日报的编务方针。

他和马智礼一样都很专注地聆听,了解华社何以会如此担心“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他们也很惊讶地发现,希盟的华裔部长跟星洲日报完全没有沟通管道。

我一再说明华社并没有在反“爪夷文字”,而是反对“强制”学习,并对原先版本(Seni Khat)的内容感到忧虑,以及不想增加孩子的学习负担。

镇东如今指责华文报炒作爪夷文课题

事隔近两年,火箭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在其新书《追寻理想国家: 马来西亚政治史上的林吉祥》中说:“2019年7月,一份华文报(讲的就是星洲日报)出乎意料地以封面报道,指一些教师前往受训,学习教导6页的爪夷文书法,以便在2020年开学时在华淡小四年级课程中教导学生。”

他指出,那时候华文报都在讨论这个课题,把爪夷文书法当成是一种语文,其实只是介绍让学生学习和欣赏爪夷文书法的价值,却被华文报扭曲成了“伊斯兰化华人”。

教育部一开始准备推介的爪夷文课是“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内阁后来在华社的大力反对之下,才将“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改为介绍爪夷文字(tulisan Jawi)单元,也规定此单元必须先获得国民型小学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的同意才能落实。

马哈迪承认爪夷文书法跟伊斯兰有关

敦马哈迪当时承认“爪夷文字书法艺术”跟伊斯兰有关。

我也于2019年8月15日以《铁肩担道义,健笔为家国》为题的《总编时间》专栏中,引述了五大宗教咨询理事会(MCCBCHST)的看法,即Khat是阿拉伯书法,与伊斯兰息息相关,用来书写可兰经句子和先知圣训。该理事会认为,如果Khat被列入马来文科目中,可能会违反宪法第12(3)条文赋予非穆斯林的权利,因为让其他信仰的教徒接触到Khat。

来自新山的美国全球政治及跨文化研究所教授阿兹里拉曼说,Khat是推广可兰经的伊斯兰书法艺术,意即Khat带有浓厚的伊斯兰色彩。爪夷文(Jawi)是文化,较少宗教含义、意义及用法。

大马伊斯兰宣教基金会(Yadim)主席聂奥玛更明确表达他支持“政府努力介绍爪夷文字和Seni Khat”,以“提升年轻一代对爪夷文字和阿拉伯文化的认识,以及让他们易于学习和理解可兰经,过后实践之。”

我跟两位希盟部长说,我曾经出席内政部可兰经及出版组的汇报会,被告知报章不能刊登这类以爪夷文字书写圣训的Khat,即使那幅图是在部长的背后都需要打马赛克。官员的理由是刊登这类图片的报纸若掉在地上被践踏,或者用来包物品会冒犯伊斯兰的圣洁。

这说明常用先知圣训创作的“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在马来社会是很神圣的,跟伊斯兰有关。

星洲日报率先报道此课题何错之有?

因此,星洲日报率先报道此新闻何错之有?更何况我们只是根据教育部的最新宣布作出报道,并没在加油添酱,或者企图挑起华社情绪。

2019年7月24日的封面头条是这样写的:“星洲日报探悉,国民型小学第二阶段(也就是华淡小四至六年级)马来文科,传明年开始增设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单元,以栽培学生对此书法艺术的兴趣与鉴赏能力。”

新闻是根据教育部课程发展组志期2018年4月的小学标准课程(KSSR)下已修订及改良的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标准课程及评估纲要文件来写,以及引述一些参加培训课程的国民型小学马来文科教师的谈话。

文末说华教界人士对教育部的最新举措深感疑惑,希望教育部能给予明确讲解。

这样一则根据事实所写的新闻在刊登出来之后,作为政府的一分子,火箭头头应该去了解与消除华社疑虑,而不是气急败坏地责怪星洲日报,然后有的叫华人不要变成“惊弓之鸟”,有的则作出不要陷入“爪夷字恐慌症”的劝告。

政客的功与过,在社交媒体一目了然

希盟政府后来将6页的“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改为3页的介绍爪夷文字(tulisan Jawi)单元,明显地证明政府也发现那6页并不适合在非穆斯林社会推广。

在“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的事件上,历史已经记录星洲日报等中文媒体坚守岗位的事实。至于一些政客的功与过,只要去浏览各大脸书专页里针对此课题的留言就已一目了然。

历史常告诉人类,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还果真如此。▉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工委会议决:将徐袖珉除名

人民之友工委会2020年9月27日常月会议针对徐袖珉(英文名: See Siew Min)半年多以来胡闹的问题,议决如下:

鉴于徐袖珉长期以来顽固推行她的“颜色革命”理念和“舔美仇华”思想,蓄意扰乱人民之友一贯以来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政治立场,阴谋分化甚至瓦解人民之友推动真正民主改革的思想阵地,人民之友工委会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和验证,在2020年9月27日会议议决;为了明确人民之友创立以来的政治立场以及贯彻人民之友现阶段以及今后的政治主张,必须将徐袖珉从工委会名单上除名,并在人民之友部落格发出通告,以绝后患。

2020年9月27日发布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精神患者的状态

年轻一辈人民之友有感而作


注:这“漫画新解”是反映一名自诩“智慧高人一等”而且“精于民主理论”的老姐又再突发奇想地运用她所学会的一丁点“颜色革命”理论和伎俩来征服人民之友队伍里的学弟学妹们的心理状态——她在10多年前曾在队伍里因时时表现自己是超群精英,事事都要别人服从她的意愿而人人“惊而远之”,她因此而被挤出队伍近10年之久。

她在三年前被一名年长工委推介,重新加入人民之友队伍。可是,就在今年年初她又再故态复萌,尤其是在3月以来,不断利用部落格的贴文,任意扭曲而胡说八道。起初,还以“不同意见者”的姿态出现,以博取一些不明就里的队友对她的同情和支持,后来,她发现了她的欺骗伎俩无法得逞之后,索性撤下了假面具,对人民之友一贯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的政治立场,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嚣,而暴露她设想人民之友“改旗易帜”的真面目!

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课题上,她公然猖狂跟人民之友的政治立场对着干,指责人民之友服务于中国文宣或大中华,是 “中国海外统治部”、“中华小红卫兵”等等等等。她甚至通过强硬粗暴手段擅自把我们的WhatsApp群组名称“Sahabat Rakyat Malaysia”改为“吐槽美国样衰俱乐部”这样的无耻行动也做得出来。她的这种种露骨的表现足以说明了她是一名赤裸裸的“反中仇华”份子。

其实,在我们年轻队友看来,这名嘲讽我们“浪费了20年青春”[人民之友成立至今近20年(2001-9-9迄今)]并想要“拯救我们年轻工委”的这位“徐大姐”,她的思想依然停留在20年前的上个世纪。她初始或许是不自觉接受了“西方民主”和“颜色革命”思想的培养,而如今却是自觉地为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统治而与反对美国霸权支配全球的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人民为敌。她是那么狂妄自大,却是多么幼稚可笑啊!

她所说的“你们浪费了20年青春”正好送回给她和她的跟班,让他们把她的这句话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人民之友>4月24日转贴的美国政客叫嚣“围剿中国”煽动颠覆各国民间和组织 >(原标题为<当心!爱国队伍里混进了这些奸细……>)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篇文章作者沈逸所说的“已被欧美政治认同洗脑的‘精神欧美人’”正是马来西亚“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的另一种写照!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狗狗的角色

编辑 / 来源:人民之友 / 网络图库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察网》4月22日刊林爱玥专栏文章<公知与鲁迅之间 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是由于这篇文章所述说的中国公知,很明显是跟这组漫画所描绘的马来西亚的“舔美”狗狗,有着孪生兄弟姐妹的亲密关系。

欲知其中详情,敬请点击、阅读上述文章内容,再理解、品味以下漫画的含义。这篇文章和漫画贴出后,引起激烈反响,有人竟然对号入座,暴跳如雷且发出恐吓,众多读者纷纷叫好且鼓励加油。编辑部特此接受一名网友建议:在显著的布告栏内贴出,方便网友搜索、浏览,以扩大宣传教育效果。谢谢关注!谢谢鼓励!












Malaysia Time (GMT+8)

面书分享 FB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