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 March 2016

继承与坚持林清祥路线的当前意义【更新:视频】

继承与坚持林清祥路线的当前意义

陈 剑(新马左翼运动历史独立研究员)

The Significance of Inheriting and Persisting in Lim Chin Siong's Line of Struggle




本文是陈剑应邀在2016年3月20日人民之友、柔佛州兴权会与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奴沙再也支部在柔佛州士乃TJ Mart会议厅联合举办的“发扬甘纳巴迪与林清祥的献身精神”论坛上发表的专题论文全文。

陈氏也同时提供英文稿,另外贴出。




引言

我们今天在此纪念两位工运和政运前辈,向伟人的甘纳巴迪同志与林清祥同志致敬! 

我这里仅仅简要地介绍甘纳巴迪同志卓越的斗争历史,在座有甘纳巴迪的研究专家Saminathan Munisamy同志将对甘纳巴迪同志的献身精神做全面的诠释与评价。

甘纳巴迪同志于1917年出生于印度,1929年因父母双亡,移民新加坡投靠叔叔。他深受印度自尊运动以及印度共产党的影响,加入了马来亚共产党。日占期间,他加入印度国民军成为教官,但保持与马共及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的密切联系。不幸,其共产党身份暴露而遭日军逮捕并受酷刑,因日军投降幸免于难。1947年2月7日,获选为会员达40万的泛马工联(PMFTU)主席,并率领泛马工联参加全马联合行动委员会(AMCJA)的反殖抗争行动与大罢市。他多次组织与领导印度园坵工人反剥削、反压迫的罢工行动,著名的如吉打州北大年河区(Sungei Petani) 都柏林(Dublin Estate)等园坵胶工大罢工。1948年6.20时转入地下。1949年3月1日不幸于万挠(Rawang)被捕,各方营救无力,5月4日英帝判其死刑问吊,壮烈牺牲,引发印度抗议。

重提林清祥路线的当前意义

林清祥同志逝世已届20周年,我们今天举行这个纪念会意义重大。这里提出几点相关意义与大家商榷:

1、时势变迁,社会变革条件已经产生重大变化,正是用心整理和总结左翼斗争历史的大好时机,目的在于对左翼运动的起源与其斗争历史过程中重大事件的诠释达致一个共识,做好历史总结,汲取经验教训,整理斗争遗产,特别是整理、保存、继承与推广林清祥同志所遗留的政治智慧遗产刻不容缓。

2、基于当前一些左翼的立场与态度的差异,对于当前各持己见的历史诠释,必须寻求一种合理的说明,特别是关乎马共与左翼关系问题的基本立场,必须摒除为当前利益而去扭曲历史、必须涤除以执政当局的所谓合法理念继续对历史史实进行否定。林清祥同志清晰的政治理念和包容的智慧是大家学习和实践的最佳借鉴。

3、继承林清祥同志博大无私、坚持原则、在历史条件恶劣的情况下依靠群众、信赖群众、组织群众、发动群众、领导群众,开展有利、有理、有节的斗争。林清祥同志在长期斗争中,已经形成旗帜鲜明的林清祥群众斗争路线。林清祥同志所处的时代是关键的反殖民统治及其后续的时代,在其时林清祥路线起着积极的领导作用和获得重大的成果,确立林清祥路线是整理林清祥同志政治遗产的核心任务。

4、在今天,新马人民尚处在一党独大以及种族主义政治横行霸道的时期,新马人民为争取自由、民主、正义、人权和民权,林清祥路线仍然具有深刻的时代现实意义和作用,特别在组织群众、发动群众、开展群众斗争方面,坚持林清祥路线是当前宪制斗争的不二法门。

林清祥路线产生与形成的背景

林清祥路线形成于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正值新马人民反殖运动取得重大成果的高潮时期。林清祥同志及其领导的工会组织是整个左翼运动的中坚力量,由于其正确领导而使左翼反殖运动逐渐推向高峰,取得节节胜利。

1、新马于1948年6月20日英殖民政府颁布紧急法令、逮捕超过三千名马共与左翼各族反殖人士(包括上千名马来左翼人士)、封禁马来亚共产党及其外围组织、马来国民党、各族左翼工团、农会、青年与妇女组织、文化团体,一些左翼政党和社团如马来亚民主同盟,也纷纷自动解散,致使在二战后和平时期马共领导与左翼开展的轰轰烈烈的反殖运动一时陷入低潮。

2、自1948年9月起,马来亚共产党为坚持全面的斗争策略,除扩大马来亚抗英军的规模和编制外,并在全马各州成立抗英同盟,暨后,改以州的名义改建为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扩大和组织广大群众参与抗英民族民主解放运动,大力开展群众地下工作。在新加坡,马共也成立了地下的外围组织星洲人民抗英同盟会(简称抗盟)。它培育和发展了众多左翼人士,逐渐成为左翼运动的主体,开展有利、有理、有节的反殖民族民主独立运动。抗英同盟盟员一度高达三千人以上,遍布各行各业,形成学运、工运、农运、妇运、文运、政运统战等多条战线,牢牢掌握和推动着新加坡的左翼运动,声势浩大,动摇英殖民统治根基。

3、进入上世纪五十及六十年代,世界各殖民地民族民主反殖独立运动十分蓬勃,职工运动风起云涌,借助殖民政权的民主措施,新加坡各条战线的抗盟成员联合反殖民主人士也纷纷依据殖民政策和律法,组建起公开合法的工、农组织以及学运、妇运、文运团体和政党。这个阶段在各条战线领袖和干部的领导下,产生了几项重大组织和斗争:1954年4月领导工运的星洲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成立;1954年5月13日的抗兵役学运斗争;1954年11月左翼与李光耀为首的费边集团形成的统一战线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成立;1955年5月12日福利反剥削、反压迫工潮;1955年10月全星中学联成立;1957年8月人民行动党中委会选举;1957年9月抗英同盟解散、自由报停刊;1957年12月21日人民行动党参与市议会选举,获得13个议席而执政;1958年4月后马共代表方壮璧与李光耀秘密多次会面;1959年5月新加坡立法议会大选,行动党大获全胜;1961年5月左翼与李光耀集团决裂、各条统一战线全面裂解、全国工团联合总会(SATU)成立、真正左翼政党社会主义阵线正式成立,接着,由林清祥同志为首的全星左翼开展轰轰烈烈的反大马的斗争。

林清祥同志在上述各组织和斗争中发挥了重要的组织和领导的作用,成为公认的左翼领袖,引领着群众开展反剥削、反压迫、争取工农基本人权、合理待遇、改善人民基本生活条件、争取新马真正合并和独立的轰轰烈烈的宪制斗争。林清祥同志在公开阵线上,特别在领导工人运动、统战工作和争取真正合并与独立的斗争上,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取得辉煌的战绩。星洲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在短短一年内,会员人数从数十人发展到三万多人,并同时建立和团结了37间各行各业工会,组成庞大的工运集团。在农运方面,让农民和乡村居民团结在农民协会及其后的乡村住民联合会、乡村人民联合会之下。统战方面,则与费边主义者共同组建起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同时,也成功完成对新加坡工人党、新加坡人民党的统战工作。这期间,应该是新加坡左翼运动的黄金时期。林清祥路线便在这些斗争中逐渐形成和确立起来,成为指导公开合法宪制斗争清晰的策略和路线。

林清祥路线的基本脉络

1、林清祥同志领导着公开的宪制斗争,在新加坡这样一个小岛的工商和小农地理环境,他一早就清楚认识到新加坡缺乏广袤森林天然屏障和乡村人民物资供应的条件,不可能在此进行武装斗争。但在城市环境中,却有相当的政治资产可资利用,有广大的工农群众和城市与乡村居民可供支持,应该采取合法、合理的政治手段以完成既定的方针与目标,进行反殖独立群众运动。早在1961年8月4日,在其著名的《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的讲演中,就曾清晰地做出总结时指出:“当前宪制斗争就是一种反殖斗争”、“宪制斗争也即是当前政治斗争的集中表现”、“新加坡的政治发展前途.........是通过宪制斗争的途径来实现、来争取的”。他又说:“恢复新马的统一,就是新加坡的政治前途”、“我们将在争取更大的民主、自由,争取摆脱殖民统治的斗争中,逐渐创造有利于恢复国家统一的条件,来达到恢复国家的统一”、“我们将要用和平宪制斗争的方式来实现这个目标”

1962 年 9 月 19 日《阵线报》上发表了他在党工慰劳会上的长篇讲演,这是在马来西亚计划提出后,面对严峻的局势发展,他又详细分析今后斗争方向做出重要指示。他进一步明确地提出三项必须坚持的斗争原则:“第一:只要和平宪制斗争的条件还存在,我们就必须坚持和平宪制的斗争;第二:加强搞好民族团结的工作;第三:在以工农阶级为基础上团结最大多数的人民”。

2、林清祥路线是依据群众路线所衍生和建立起来的。这正是林清祥同志最为可贵的政治遗产,是我们今天需要细心整理、总结和继承的重要组成部分。林清祥同志自参加左翼反殖运动以来,便不断在不同时刻、在众多工、农和政党刊物如人民行动党的行动报、社会主义阵线的阵线报上以及党讯和内部学习资料上,发表过许多论述群众路线和思想修养的文章,作为培育工、农组织工作者和党员干部的教材和定期学习的资料。林清祥同志的这些文章和论述有必要加以整理和辑录,作为今天群众工作者的学习和参考的文献。

3、林清祥路线是林清祥同志从领导新加坡工运的实践经验中发展和总结出来的思想和行动策略。这条工运路线脉络分明,从星洲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简称“各业工联”)、到泛星各业职工联合会(简称“泛星工联”)、到新加坡厂商工友联合会(简称“厂商工联”),政运路线从人民行动党到社会主义阵线,所坚持的宪制斗争策略也十分明朗清晰。让我们依据林清祥同志的论述和斗争经验,简单总结林清祥路线的主要思想,结合当前的形势和需要,以作为今天的行动指南:
1、在历史条件所限、在和平宪制斗争条件还存在的情况下,坚持以和平宪制斗争的途径争取自由、民主、正义、人权与民权的斗争,持续开展新马的民族民主运动。
2、以全民为目标,联合工、农、小资产阶级、开明资产阶级、团结最大多数人民开展全民民权抗争运动。
3、坚持群众斗争路线,依靠群众、信赖群众、组织群众、发动群众,领导群众开展有利、有利、有节的新马民族民主运动。

林清祥路线与左倾冒进主义路线的斗争

林清祥同志始终坚持宪制路线的原则、立场坚定,开展轰轰烈烈的反殖民族民主独立斗争,成绩斐然,有目共睹,他树立了左翼反殖民族民主独立运动的丰碑,他是反殖民族民主独立运动的英雄,是一面耀眼的红旗。

由于清祥同志先后三次被关禁,未能亲自有效领导斗争,而是由执行其路线的同志负责,在往后几个重要阶段里,左翼运动出现众多转折,再加上中国文革的不良影响和李绍祖极左路线的产生与马共对其背书的干扰,间中也就产生一些模糊不清的状态,致使左翼民族民主运动陷入领导方向不清、造成运动的倒退和分裂、并致使许多左翼干部和群众从此退却、自动靠边站。总体而言,这时期的左翼运动主要是林清祥路线与李绍祖极左路线的两条相互冲突和斗争的主线。

李绍祖是一个狂热的小资产阶级,当社阵主要领导人林清祥同志等身陷囹圄,李绍祖作为党主席,急于树立自己的权威、掌控左翼运动的领导权,便一再以激进口号和行动鼓惑左翼干部和群众来建立自己的威信。这些口号与行动显然与林清祥路线相违背,造成此后长达数年的左翼运动两条路线的斗争,也即是以李绍祖为首的冒进主义路线与厂商工联陈辛等为代表的林清祥路线之争。

1、从马来西亚的征兵服役法令引发的“原则性登记”与“杯葛登记”的对抗性策略分歧,至“退出大马”与李绍祖提出的“粉粹大马”的口号论争;到新加坡于1965年8月9日被开除脱离大马造成的“独立”与“假独立”之论,清楚标示着李绍祖的左倾冒进主义思想与行动。李绍祖对当时的形势认识不清、不顾敌我力量对比悬殊、乖离宪制斗争条件和法则,一味提出过左的行动口号,误导运动方向。

2、不幸的是,处于印尼的马共地下领导也同样执行左倾冒进主义路线,而三次为李绍祖背书,肯定李绍祖的路线为正确的路线,严重打击了坚持林清祥路线左翼同志的斗争意志和行动,导致左翼运动陷入混乱的局面。

3、应对服役法令的论争导致左翼严重分裂,1964年5月李绍祖等8人退出社阵。马共地下勒令左翼向李绍祖道歉并请求李绍祖重回左翼继续领导左翼斗争。1965年3月9日,李绍祖等8人以胜利者姿态回党,接着采取一系列夺权与排斥坚持林清祥路线的各条战线前线的同志,包括篡夺樟宜/谈宾尼等12各支部的领导权和开出或排斥被扣上“反党”或“反人民”的支部干部与党员。12支部曾于1965年10月18日联署致社阵中央的诉求信,要求讨论党内民主问题、以及包括被个选举与议员辞职等重大问题。1966年资4月起,李绍祖开始发表一系列文章,攻击左派工团领导,并通过其在工团的代理人,开始篡夺工运领导权的举动,于1966年5月,以调换选票箱卑鄙手段,抢夺了厂商工联的领导权,接着,于7月30日开除厂商工联领导人陈辛等4人的社阵党籍,8月20日,并将陈辛等四人开除出厂商工联。李绍祖这一系列的恶劣与粗暴的分裂举措,严重挫伤了左翼的斗争锐气、分裂和削弱了左翼斗争力量。

4、最为严重的则是受到马共地下背书、李绍祖于1965年12月宣布退出国会,大搞议会外群众斗争。李绍祖这一举动,完全违背了林清祥路线,摧毁了历年来所争取到的政治成果,扬弃了左翼苦心经营的群众路线,走上一条既不依赖群众、也争取不到群众的盲目的极左道路。作为一个宪制政党,它的主要生命来自选民的信任和委托,在国会开展对政府进行监督、批评与抨击执政当局的残暴与不顾民生。退出国会则公开宣示这个政党放弃宪制斗争的一切途径,而仅仅依靠街头斗争以延续其政治生命。这是李绍祖冒进主义政策的极致表现,最终把社阵引领进政治死胡同,而于1972年,社阵终于失去民心和原来众多的支持者,而消失于新加坡政坛。

我们今天从历史的角度重新回顾和审视那个阶段的斗争,林清祥同志对当时时势的论断和做出的斗争策略和指示都是正确的。正因为林清祥同志被强制隔离了斗争前线,斗争主导权落入左倾冒进主义者手中,斗争因而乖离了既定路线而失去了方向,最终导致失败,这正是我们的前车之鉴,应该汲取的经验教训。

民族民主运动现状与确立林清祥路线刻不容缓

自1990年代以来,新马民族民主运动迈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马来西亚种族政治氛围,使原来祈望以三大民族为根基的政党,都逐渐沦落为种族主义政党,这是马来西亚政治现实的悲哀。事实上,由于种族寡头政治、制度性贪腐、朋党主义等的猖獗运作,马来西亚各族人民遭遇同等命运,全马的园坵印度工人、广大的马来农民、渔民、城市贫民受到长期的压榨和剥削,而华人和城市印度人不仅在政治、经济和社会各层面上都被全面边缘化,也面对生存发展的困境,累积的怨愤使各民族、各阶级、各阶层终于联合起来,形成一股强大的反对力量,以选票宣泄了对执政当局的不满和反对,所以才有了2008年3.08的变天与2013年5.05的政治海啸的效应,确定了两线制的诞生。

一方面,我们看到政治情势的发展促使遭遇同样命运的各族人民走到了一块,发挥众志成城的作用。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深感痛心,种族政治在当中还发挥着颇为惊人的影响,这主要是种族主义政党政治在发挥着作用所致。在可预见的将来,种族主义政治的影响还将持续,特别是马来沙文主义在主流政治的推波助澜下,将成为超种族主义政治的阻碍。

从客观与乐观的角度去审视,我们不能低估源自1987年《茅草行动》后民主人士建立的马来西亚民权运动,在全民政治觉醒和敢于抗争中所起的启蒙和催生的重要作用。如果说,今天真正具有超种族、超政党的马来西亚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和人权群众团体,非这些民间人权、民权机构莫属。因而在引领马来西亚各族群众斗争的任务上,这些民间机构必须担负起组织和发动群众为争取自由、民主、正义、人权和民权斗争的重任。

面对越来越复杂的政治情势,就必须越来越讲究斗争策略与技巧。特别重要的必须认清政治局面、厘清政治形势、掌握政治斗争方向、讲求策略与战略,更重要的必须有一条清晰的政治斗争路线。我们注意到,随着政治情势的不断发展和转移,各政党以及民权运动机构至今仍然没有发展出一条清晰的斗争路线,群众路线也不明朗。

今天我们纪念林清祥同志逝世20周年之际,总结与肯定林清祥同志对民族民主运动所做伟大贡献的同时,确立、继承和坚持林清祥路线,是对林清祥同志最好的纪念,也是作为新马人民争取自由、民主、正义、人权和民权保障的最佳指引和借鉴。

完稿于2016年3月13日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