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January 2016

祝家华托友人国外发表“自白书” 国内媒体未见报道必将引起揣测

   祝家华托友人国外发表“自白书”
国内媒体未见报道必将引起揣测

文章来源: 文学城博客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南方大学学院校长祝家华(左图)针对何启良2015年12月22日晚在其脸书上的贴文所作的指控,在2015年12月28日通过其好友在国外的文学城博客上发表了《祝家华:我的自白书》。从内容来判断,应该是全文。但是,直到今日(已4天了)未见国内平面报章或网络媒体出现这篇具有“祝家特色”的祝家华自白书的片言只语。这种异常现象必将引起国人特别是华社的诸多揣测和议论。

祝家华的自白书,无疑是值得关心我国民办高等教育的各族人士特别是热心支持我国华文高等院校发展的华社领袖(包括南院董事会和理事会衮衮诸公)和广大下层群众花些时间认真阅读、细心玩味的绝好材料。

以下是原载于文学城博客的贴文——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家华老弟委托我在这里发个帖,一起分享吧!


近日,南院前副校长何启良教授给我定了9宗罪,我觉得很委屈。首先我承认,何教授学识人品堪为师表,无可挑剔,此番举报也是出于公心,符合公众利益。但是, 他看问题视野太窄,没有国际眼光。纵观国际,许多国家的大学校长,都比我更贪、更黑、更坏,我比他们好多了。跟这些国家的校长大巫相比,我最多只算小巫。

言归正传吧!何教授不获续聘之原因,主要是因为他快60岁了,按照许多国家的退休标准,已到法定退休年龄。为了让何教授安享晚年,我才决定不续聘他。这也是与国际接轨,具有创新意义。

另外9宗罪我不认同,自白如下

1、滥用公款、随意报销,一个月校长petty cash高达万余令吉。这算什么事?今年11月,北京的中国传媒大学8名官员,因违反学校的节俭规定受到处分,其中包括校长被撤职,他们据称利用学校资金开豪车,进行宴请,致使学校财务“管理混乱”。北京邮电大学的领导们被发现存在虚列支出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在南京一家法院接受审判时承认受贿2330万元。和他们相比,我真算是清官,够廉洁的了。
2、在学生面前辱骂老师。这有何关系?“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成才”,我至少还没有打这个老师吧?
3、欺骗外国访客,对日本爱知大学师生撒谎。这算什么?难道何教授忘了日本曾经侵略我国的历史?我这样做是对他们祖辈侵略我大马暴行的总清算,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至少还没有欺骗东协等盟国师生,这就不损害我们的国家利益。
4、“用人唯亲,不听告诫”,就是说我老婆的工作有问题。我老婆至少还在做工。在中国等国家,官太太不用上班照样可以领薪水,那叫“吃空饷”,很流行。我老婆和她们比起来,还算做了工,没有白吃饭,虽然多吃了一点,吃相难看,不能母仪天下,至少能母仪南院。
5、“口号治校,仪式办学,对实际校务失责”。外国的大学口号更多,什么厚德载物、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等等。哈佛不是也有“哈佛哈佛,哈什么鬼佛”的口号吗?我只不过是见贤思齐。至于我校贵重乐器被偷走、中医楼被盗窃、学生在校园被抢劫……这属于社会治安问题,要问责得问警察,要怪就怪首相与执政党,为什 么国家的治安这么不好,连累我校?
6、“通过巧诈手段,企图升等教授职”。这只能怪你们这些副手不会拍马屁。我升为正教授还用我亲自开口?你们应该主动积极帮衬校长升等,把我抬进正教授行 列才对。君不见,中国的大学,哪个不是当了校长、书记马上就可以兼正教授、博士生导师的?就算滥竽充数,也是制度必需。校长都不是正教授,那学校里的正教 授又怎么会服他管?因此,我建议,只要当上校长,就可以无条件升等正教授,否则,校长怎么管理下面的正教授呢?
7、“伪造公文,蒙骗同事”。南院我是校长,我说了算;如果你当上了南院校长,你说了算。校长没有“说了算”这个权力,还怎么撑得起台面,压得住阵脚?王 润华教授是我下属,经过他,我的意见他会同意。不经过他,他也应该同意。这就是老教授比较听话的可贵之处,值得大家学习。再说,我也没有冒用他的名字,去 学校外面骗钱。
8、“毫无决策、判断、统筹能力。豆麻小事,都要呈给董事会决定”。我是给董事会成员找点事做,他们很多人反映董事不懂事,闲得慌,无所事事。让他们来讨论学校的大小事务,他们才会进一步懂得高等教育在新形势下的运作规律,才能正确行使董事权力。不给他们讨论的机会,董事们或许永远都是现代高等教育的门外汉。
9、“对高级学术与行政人员离职毫无痛感,南院人力资源失血过大”。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管得了?虽然师资频繁流失,严重影响了南院的发展,但是,我作为校长总不能限制公民的迁徙自由。至于说他们的出走是因为看不惯我,我不这么认为。或许是因为薪水不高,谁说得清楚?
10、我还没有性骚扰过女大学生。在别国,大学校长“潜规则”女同事、女学生那一套,我没有照搬照套。因性骚扰女学生而“名噪一时”的中国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近日还中选中国考古学会新石器时代考古专业委员会委员。事隔1年之后,被开除党籍、撤销教师资格的他,竟还高升了。我祝某人在这方面,还没有传出绯闻吧?
至于“睡懒觉耽误会议、把来访学校赠礼私占、公开演讲毫无准备、严肃课题信口开河、谄媚上司、欺凌下属、出尔反尔、忌贤妒能、挑拨离间”……我承认,那是 我的个性,那是不拘小节。我是校长,南院是我家,没有一点“祝家特色”,怎么把校长的位置坐稳?又怎么对得起“大学章程”与“高等教育法规”?

最后,感谢何教授的直言,感谢媒体的报道,感谢民众的关心。如果因为何教授的揭发,我被弹劾,我也问心无愧。相信华社、董事会与南院师生,都会站出来,主持正义,为南院美好的明天共同起义!



相关文章链接:

1、何启良不获南院续约 与其批马华言论有关
2、我国华社必须严正对待 何启良对祝家华的指控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 将在9月底之前 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将在本月杪之前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
英文译稿也将在9月杪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本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