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2 March 2015

马来西亚民主党团应如何看待兴权会运动【更新:论坛现场照片】【3月14日更新演讲视频】

马来西亚民主党团应
如何看待兴权会运动


——严居汉代表人民之友在3月12日兴权会等9个
民间组织举办的“消除种族歧视”论坛上的讲话全文

【更新:论坛现场照片】
【3月14日更新演讲视频】

兴权会运动是被边缘化的马来西亚印裔族群在21世纪展开的维护族群尊严和争取基本权利的一项群众运动,也是马来西亚各族人民反抗巫统霸权统治、争取民主人权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理应受到所有的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的关注和支持。


上图为严居汉代表人民之友于3月12日假林连玉基金会所出席由兴权会等9个民间组织举办的“消除种族歧视”论坛上发表讲话时所摄。其他发表演讲的主讲人包括再益依不拉欣、林德宜博士、柯嘉逊博士、徐丽娜、以及瓦达慕迪。

以下是严居汉讲话的全文内容——

前言:认清巫统统治集团是我们的首号共同敌人

马来西亚是一个由多元民族组成的国家。尽管巫统国阵统治集团向国人和世人吹嘘各族人民得以和睦共处的主要原因是国阵政府实施的“公平政策”所致。但是,生活在国内的各阶层人民都非常清楚,各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宗教等等方面的不平等待遇,造成了各民族之间不仅无法团结和谐,而且矛盾不断激化。这都是英国殖民主义者对我国各族人民长期实施“分而治之”的统治策略,以及巫统国阵统治集团继承了英国殖民统治者的衣钵之后,长期不断深化贯彻“马来人至上”的政策的结果。

马来西亚已经独立超过半个世纪了。直至今天,巫统国阵统治集团所实施的,都是以“扶助土著(实际上是指马来人)”为名,行 “扶植朋党(主要是马来朋党)”为实的国家政策。就以新经济政策(New Economic Policy)来说,巫统国阵统治集团所宣称的“拉近各族之间的贫富鸿沟及铲除各民族的贫困问题”只是一句骗话罢了。我在这里举出下列两个例子:一、在2006年,林德宜博士发表了一份《马来西亚企业股权分配报告》,指出土著拥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已经超越新经济政策所阐明的30%目标,而达致45%地步。在2012年,林博士再次驳斥现任首相纳吉关于国内土著只拥有23.09%企业股权的说法。他进一步批评新经济政策照顾马来朋党及政联公司;二、尽管官方数据不可靠,我们就从官方数据里找出证据证明土著与非土著之间的股权增长率不平等的现象。土著股权从1970年的2.4%提升至2008年的21.9%,反之,印裔族群的股权从1970年直到2010年都只是维持在不超过2%的股权 。

马来西亚“史上最牛”的养牛事件,即关乎巫统朋党主义而引发的国家养牛中心(NFC)计划出现巨大数额的舞弊事件,引起了各族人民群众的愤懑。巫统最大朋党赛莫达为何可以在短短几年内就收购了多家上市公司,其中包括糖王郭鹤年的玻璃市糖厂以及并吞糖王手中持持有的30%国家稻米局(Bernas Berhad)股权以及其他业务。这导致我们一日三餐的食物和饮料、出门使用的交通大道、发送的短讯或拨打的电话,都与塞莫达脱离不了关系。这些可以亲身体验的事实足以让各族人民认识,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只有让当权的统治集团及其朋党得利。今天是各族人民认清巫统及其朋党集团是我们的首号共同敌人,各族人民必须联合起来共同反抗巫统主导的以“马来人主权”为名的霸权主义和朋党主义的统治和支配的时候了。

兴权会也是反抗巫统种族霸权统治的重要力量

过去,在宪制斗争上,华教运动是反抗巫统种族霸权统治的中坚力量。这体现在董教总在上个世纪50年代成立以来长期坚持反对巫统的单元文化教育政策、争取民族母语教育平等的斗争,形成了一股强而有力的华教运动。这股华教运动的三位杰出领袖林连玉、沈慕羽、林晃升,一个接着一个前仆后继,充分发挥了“横挥铁腕批龙甲,怒奋空拳博虎头”的精神,在反抗巫统霸权集团强硬推行以消灭国内各少数民族语文、强迫同化各少数民族为最终目标的教育法令与教育政策的斗争中,作出了艰苦的努力和卓越的贡献。这股华教运动也可以说是代表国内被压迫民族在语文和教育方面提出民族平等的诉求并坚持不懈斗争的中坚力量。一路来,董教总在全国人民反对巫统霸权统治的斗争中已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可是,自叶新田在2005年掌控董总以后,他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排除异己,将莫泰熙以及柯嘉逊博士等华教队伍里的中坚分子赶出董总和新纪元的门外。叶新田在董总和华教圈子里开始了他的朋党政治游戏的同时,就迫不及待地落实 “向马华靠拢,跟政府合作”,以发展华文高等教育为名,并遂其私利的议程。我在这里可以举出以下两个例子:一、在2008年全国大选前夕,叶新田为首的董总领导与时任马华最高领导黄家定齐齐亮相,宣布启动雪邦新纪元学院建校工程,目的就是为国阵向华裔选民骗取选票;二、在2013年全国大选的时候,叶新田为首的董总领导完全没有表态反对国阵,他们甚至放弃提出任何争取华教权益的主张或大选诉求。由此可见,整个华教运动已经被因叶新田担任董总主席以来所表现的政治立场及其所作所为而造成今天四分五裂的局面——这无疑就是闻名天下的经典故事木马屠城的另一个案例。

所幸,反抗巫统种族霸权统治的力量并没有随着华教运动几乎面临瓦解而消失掉。反而,由同样处在被压迫的印裔族群继承了这个使命,并于2007年爆发了一场激动人心的示威游行,即兴权会大集会。当时候,尽管巫统国阵政府宣布兴权会为“非法组织”,甚至将兴权会标签为与“恐怖主义组织”有联系的组织,广大的印裔族群还是无所畏惧的从四面八方齐集到吉隆坡市中心,共同前往英国大使馆提呈备忘录,尽管面对水泡车和催泪弹的镇压也勇往直前。这种打破“合法主义”思维枷锁的英勇斗争精神,赋予马来西亚民主人权运动新的生命力。印裔族群为争取合法权利和维护民族尊严,第一次藐视种族主义讹诈和突破白色恐怖威胁,英勇地展开大规模的群众斗争,给了巫统国阵统治集团以沉重的打击——这可以从2008年国州议会选举结果得到证明。兴权会在被巫统国阵统治集团宣布为“非法组织”之后仍然以“敢于抗争,不怕牺牲”的斗争精神和斗争实践,成功逼迫统治集团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合法地位。光是他们的“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立场和态度,就是值得所有进步党团和民主人士学习的好榜样。

兴权会运动基本上反映印裔族群抗争的心声

近年来,我们可以从几个具体的例子来认识马来西亚在巫统统治集团的主导下正在朝向国家伊斯兰化的目标迈进,而令非马来族群和非伊斯兰教徒不安和不满。这些例子包括了雪州穆斯林宗教局闯入天主教堂没收马来文以及伊班文的圣经、穆斯林宗教局抢尸案、基于其中一位父母昄依伊斯兰教而导致孩子抚养权必须带上法庭审判、登嘉楼州政府规定州内商家每逢星期五中午12时至下午2时30份必须停止营业以让州内全体穆斯林祈祷等等。这些极端宗教主义者越来越猖狂的举止,充分说明了马来西亚制度性种族主义几乎全面贯穿在各个社会领域并且几乎发展到了可能带来灾难的地步。现在,还有谁会承认马来西亚是一个没有种族歧视、没有宗教歧视的社会?

在国家伊斯兰化下,印裔族群比起其他被压迫的民族感受更深。长期以来,他们不单单已经失去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目前还正在面临失去他们唯一的心灵寄托所的危机,即兴都庙。这促使他们不得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局势,提出他们深切的不安和强烈的不满。在我们看来,兴权会运动虽然是以最受压迫的印裔族群为基础,为摆脱贫困和被边缘化的困境,维护印裔民族尊严和争取合法基本权利的一项群众运动;它实际上也同时代表着其他受压迫的族群提出“反对马来种族主义”和“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诉求。因此,我们认为,兴权会运动是印裔族群在现阶段所展开反抗民族压迫、争取民主权利的正义行动,不应该受到其他自诩为民主党团或民主人士所排斥和打击,甚至把兴权会领袖或兴权会运动视为“与土权组织一样”的“种族主义者”或“种族性行为”。

如果有人不敢正视或故意回避马来西亚的主要社会矛盾是民族压迫,即由少数的巫统马来精英分子,不仅仅压迫本身的民族,也同时在各个领域压迫大多数的非马来族群,那是有意误导人民群众的政治表现。如果把站在反对民族压迫立场的兴权会及其领袖,跟站在推行民族压迫政策的土权组织等同起来,不加区别,那也是有意误导人民群众的政治行为。这种错误的政治行为必须立刻纠正过来,以免阻碍马来西亚民主人权运动的正常发展。

民主党团应该支持被压迫族群的斗争和诉求

兴权会在其《大蓝图》里提出的提升印裔族群的社会经济地位的永久性解决方案、废除马来西亚制度性种族歧视政策、废除或修改《联邦宪法》153条文里对各民族不平等的条文,甚至进一步声援砂沙两州人民争取自决权的斗争,并且联合砂沙两州民主党团推动“马来西亚宪法运动”。从这一系列的举措看来,兴权会不仅仅为半岛最贫困和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发声,而且也为砂沙两邦人民沦为马来西亚的次等公民喊冤,这标志着兴权会不是孤军作战,而且跟代表沙砂两地少数民族利益的民主党团结成同盟,共同抗争。

因此,若兴权会运动继续这样发展下去,最后也会跟代表华裔族群利益以及代表马来族群里的被压迫阶级或阶层利益的民主党团结成同盟,我国的民主改革运动就有希望了。在我国的民主改革运动中,只有各个被压迫民族包括马来族群里的被压迫阶级或阶层的群众和领袖,大家地位平等、互相尊重,队伍才能兴旺起来。

在推动我国的民主改革运动中,就不能对巫统国阵统治集团再存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针对这点,问一问兴权会主席瓦达穆迪,他为什么接受了首相署副部长的职位之后又“辞官归故里”呢?就会明白其中的道理。在现阶段,各族人民只好都把对民主改革的希望寄托在由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所组成的人民联盟(下称“民联”)身上。民联常常把自己说成为关注“全民诉求”的进步政党。既然如此,为何对兴权会提出的诉求却又置之不理呢?难道民联的“全民诉求“ 可以不包括华裔、印裔、卡大山杜顺以及伊班族群的诉求吗?

因此,我们希望民联接纳所有被压迫族群的诉求,真心诚意与广大的各族人民站在一起,共同对抗巫统的种族霸权统治。若民联还是无法做到这一点,那么我们就有理由怀疑,民联的高层领导只是一群想要取代国阵上台来统治各族人民的政客,并不是想要带领全民推动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的领袖。我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说服自己在来届的大选支持民联了。

各族人民团结起来,建立民主联合阵线

由于马来西亚社会矛盾的特殊性,我国的民主改革运动,不能依靠单一族群(无论是马来族、华族、印族或其他族群)的力量来推动和完成。有些人把我国民主改革的希望完全(或者说是主要)寄托在马来族群的政治领袖身上,而把其他族群政治领袖当做可有可无的陪衬角色,来推动马来西亚的民主改革运动。这种错误思想和主张是值得代表我国少数民族利益的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加以关注和警惕的。

大家都知道,巫统国阵统治集团实际上是一个继承英国殖民统治者的衣钵在我国实施民族压迫的种族霸权集团,他们所代表和维护的国内的马来封建统治阶级、马来官僚资产阶级以及为外国垄断资本集团服务的买办资产阶级的利益,直接进行对国内各民族人民的统治和剥削。因此,国内的少数民族包括华族、印族、卡达山•杜顺族、伊班•达雅族等以及马来统治阶级或集团之外的所有马来族群里的被统治阶级和阶层,都是巫统国阵霸权集团的统治和剥削的对象。反过来说,巫统国阵统治集团就是国内所有被统治、被剥削的各民族(包括马来民族)人民群众的共同斗争对象。

因此,我们目前不能完全指望马来族群里出现救世主来拯救马来西亚民主的死亡,我们更需要团结所有民主党团(当然包括民联三党)、宗教组织、民主人士等等,逐步形成一个有别于目前只由三大政党组成的“人民联盟”的而是包容更大的“民主联合阵线”,真正把不同的民族群体、不同的阶级阶层、不同的宗教信仰者团结起来,共同把我国民主人权运动推到正确的轨道上,以终止巫统国阵的种族霸权统治,让各族人民享有民主自由和平等权利。


点击此处以下载打印版。


请点击以下按钮()以观看严居汉演讲视频。



相关链接
一、兴权会运动是马来西亚印裔族群在现阶段的民主改革运动的产物
二、马来西亚印族 ——从困境走向觉醒(上)
三、马来西亚印族 ——从困境走向觉醒(下)
四、正是纠正历史错误、撤销153条文的时候!
五、一份表达印裔族群的核心诉求的重要文件: 马来西亚的制度性种族主义和宗教自由
六、打破巫统霸权,建立民主联合阵线;团结全州人民,实现三大迫切诉求! •柔州非政府组织第13届大选告人民书•
七、沙巴人说:“一诺千金”废话,理由罄竹难书!
八、《联邦宪法》经竄改,仅利于单一族群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