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2 July 2012

《联邦宪法》经竄改,仅利于单一族群 Constitution was doctored to favour one race

《联邦宪法》经竄改,仅利于单一族群

来源:自由今日大马网站
作者:Athi Shankar
译者:吴志鸿

兴权会声称, 东姑阿都拉曼与前英国最高专员曾参与此事。

【乔治市2012年7月6日讯】由东姑阿都拉曼所领导的的巫统与英国驻马来亚最高专员麦基理维里(Donald MacGillivary)联手修订《联邦宪法》,使它只对单一族群有利。兴权会的瓦达慕迪作出如此指责。

瓦达慕迪宣称,东姑阿都拉曼与麦基理维里双方达致一项“秘密工作协议”,削弱及修改第8项条文,旨在使马来族群在第153条文下的超级地位制度化。

他也表示,《联邦宪法》所规定的 “所有的马来西亚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的第8条文,是竄改了李特宪制委员会原有的宪法条文而产生的。

这项秘密工作协议,从未获得当时的伦敦宪法大会(LCC))所批准及认可。1956年2月,伦敦宪法大会是一个英国的权力机关。它成立了李德宪制委员会,并承认李德宪制委员会是起草《马来亚宪法》 的唯一官方机构。

瓦达穆慕迪表示,由李德宪制委员会所草拟的原有第8条文內容如下: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人享有同等法律保护的权利。任何法律条文不得以宗教、种族、血统或出生地为由,歧视任何公民或任何一类公民 ( 但是,这项条文不得使管制任何一类公民个人法的法律条文失效 )。

瓦达穆迪说,李德宪制委员会原有的建议是,为了给非马来人提供宪法保障,故不得对非马来人施于任何形式的种族和宗教歧视。

但是,东姑阿都拉曼以及巫统串通与勾结最高专员麦基理维里,策划修改和弱化第8条文的内容,以剥夺非马来人或任何个人关于平等和尊严的基本权利。

他说,那份秘密协议把第8(2)及(3)条款合并起来,其內容如下:

“除了宪法特别明文授权以外,任何法律条文不得以宗教、种族、血统或出生地为由,歧视公民 (指关于获取,拥有或变卖产业;建立或进行任何贸易、商业、专业、工作或就业的法律。”

瓦达慕迪表示, “除了宪法特别明文授权……” 这些文字加入了有关宪法条文,是形成 第153条內容的关鍵。结果,第153条创造了和维护马来人的超级特別地位。

瓦达慕迪向《自由今日大马》称,“从国家独立直到今天,巫统一路来实施使非马来人边缘化的种族和宗教歧视政策。巫统私自竄改宪法条文,为他们实施种族歧视政策铺平了道路。”

提出新的诉讼

这位以伦敦为活动基地的律师披露,他在推动兴权会起诉英国前殖民政府数以百亿元钜款的诉讼案时,仔细翻阅了超过40万份有关马来亚独立会谈的文件,才发现此事。

讼诉案在7月2日正式入禀英国伦敦法庭,向英国政府讨回公道。理由是,1957年马来亚获得独立时,英国政府置印裔族群于不顾而任由种族主义的巫统政权支配,故要求英国政府为它所造成的后果负起责任。

瓦达慕迪说,其实,以东姑阿都拉曼为首的巫统领导层,拥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在李德宪制委员会面前,提出他们的口头陈述。

可是,当巫统的一些提案被宪制委员会断然拒绝后,东姑阿都拉曼和麦基理维里双方达致秘密协议,非法检讨和修改李德宪制委员会所提出的建议。

他注意到,检讨和修改李德宪制委员会建议的权力,从来未曾由伦敦宪制委员会授予任何一方。他也表示,在麦基理维里的协助下,东姑阿都拉曼和其他巫统领袖以某种方式,设法将他们本身的宪法建议,非法插入原有的《马来亚宪法》 草案中。这是在李德宪法委员会及伦敦宪法大会毫不知情、没有批准的情况下进行的。

他说,这群密谋者绕过李德宪制委员会及伦敦宪法大会,直接向英国内阁提呈他们本身的非法修改过的种族主义性宪法草案。

他表示,令人感到震惊的是,英国内阁也不经审查就草率批准巫统起草的宪法,并正式提呈给英国国会讨论。竄改过的宪法草案在1957年7月正式通过。

瓦达慕迪说:“已被竄改而有缺陷的种族主义性的《马来亚宪法》就这样诞生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