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8 August 2012

杨善勇:华仁分校,你怎么说?/ “把我的独中还给我”(更新歌谱)薛振明填词

华仁分校,你怎么说?
作者:杨善勇
来源:《东方日报》2012年8月5日龙门阵“仅供参考”专栏

【编者按语】本文是杨善勇针对昔加末华社申办独中课题而写的一篇非常感人的短小精炼文章,以及作者在文章中所引述的前县议员薛振明改编邓丽君所演唱的《你怎么说》而成的歌词,都是别出心裁、值得传诵的作品。因此,除了在本部落格转贴此文之外,随后将贴出由薛振明填上新词的歌谱(简谱),让“把我的独中还给我”的歌声传遍全柔以至全国,唤醒人们知道今后应该怎么做。

申办昔加末华仁分校和平请愿大会「729动起来吧」之前,理事薛振明凌晨时分,灵光一闪,改编了邓丽君的《你怎么说》。缘由所在,点点滴滴,都写在歌词之中了。

儘管如此,唯恐后辈不知歷史的脉络所在,这一位前县议员的薛振明还是做了解释:26年前,马华答应3个月批准復办独中,岂料多年以来,音讯全无,所以「本身將最真实的內容编写在歌曲內」:

「我没忘记你忘记我/你给的承诺没有做/证明你一切都是在骗我/看今天你怎么说/你说过三个月来找我/一等就是26年/三百六十五个日子不好过/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把我的独中还给我」

26年前,我还在虎岗之上的昔华国中就读高中三。经歷了3个月x104,昔华独中呢?承诺,到底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一直苦守下去,一个个痴心的秦香莲最终等到的,可能是陈世美不认妻的大结局。可是,谁会在乎呢?

「信息这样清楚了。態度这样鲜明瞭。立场这样浅白了。」火热的那个下午,这个小小的草场挤满了逾七千人群亮出了一件件红衣;这一张微不足道的独中准证,仍然没有一撇。

天下的决策之事嘛,不过是利弊相衡:弊者,取其轻;利者,取其重。用上了26年拉拉扯扯,民间N代人这一个谦卑的小小诉求,吾国的领袖既然发心造建2020宏愿,难道还不能准確拿捏,牢牢地守住这一座国阵残余的堡垒?

26年了,沧海桑田,人物已非,罄竹难书,一言难尽。纠缠的枝节,究竟卡在哪里:共识,还是契约?不论批书里少了Persendirian的关丹中华,算不算法定的独中,独中的增建显然还没有一套制度。

《东方日报》7月29日A7版报道马华总会长蔡细歷医生受询此事,居然回应昔华独中復办委员会「从来未与马华接触」云云,可不知道当年许诺三个月OK的林时清是哪个党YB呢?

民间的诉求,Atas的领导不曾听见。这些年月累积的9490个日子一点都不好过,马华的心,像星空的一朵云,捉摸不定,忽远又忽近;他怎么说,基层党员的薛振明看来也不甚明白了。


“把我的独中还给我”(歌谱) 薛振明填词 
 (2012年8月18日 凌晨3时更新)

把我的独中还给我(伴奏)MP3下载链接  把我的独中还给我(方佩芬独唱)MP3下载链接
【修改说明】: 这个歌谱歌词,对薛振明原歌词,作了3处修改:—— (1)第二句“你给的承诺还没做",改为“你给的承诺没有做” (2)第六句“ 一等就是26年”,改为“一等就是26年咯” (3)第七句“三百六十五个日子不好过”,改为“九千四百九十个日子不好过” 上述修改,未经原作者同意,若有不当之处,概由本工委会负责,并恳请薛振明海涵。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 将在9月底之前 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将在本月杪之前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
英文译稿也将在9月杪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本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