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9 May 2012

归咎警方发催泪弹才引发暴力 安美嘉称已三度下令解散集会

归咎警方发催泪弹才引发暴力
安美嘉称已三度下令解散集会

来源:《当今大马》2012年5月19日专访

净选盟联合主席安美嘉强调,净选盟428集会的暴力事件,都是在警方向人群发射催泪弹之后才发生的。

这名前律师公会主席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她非常庆幸主办当局并没有接受政府献议在默迪卡体育馆集会,因为如果警方发射催泪弹镇压,那么人群就会受困在体育馆。【点击观看短片】

发射催泪弹之前秩序都良好

bersih 3 rally 030512 03安美嘉指出,在428集会首4个小时,从早上10点直到警方发射催泪弹之前,现场25万名集会者都行为良好。
“任何公众集会都是政府和主办单位的联合责任。我们当时并没有警棍,我们也没有任何设备能够做到像警方的地步。”

“对我们而言,我们已经尽力控制现场,直到警方发射催泪弹为止。”

“就算是(集会者)擅闯路障,他们(警方和我们的志工团)其实都可以阻止。但是,当催泪弹开始发射的时候,你就不能要我们负责任。”

“警方采取行动后发生什么事情,都是他们的责任。我们不是包庇暴力,但是任何过后发生的事情都是他们的责任。所有事情都是在过后变得疯狂的。”

4点未到就已提早要求解散


NONE她也补充说,警方是在集会者撤退时,开始发射一轮又一轮的催泪弹,而且没有发出任何警告。

安美嘉也表示,本身较早时已经三次要求民众解散,因为主办当局认为他们已经达到目的。尽管国会在野党领袖安华随后站出来演讲,但是他们已经在移动人群走向东姑阿都拉曼路。

“我们的确要待在那里直到下午4点,而且还有一系列的活动,但是现场民众很多。”

“这已经超越了我们的预期,因为你可以看到敦霹雳路和东姑阿都拉曼路充满(穿着黄色衣服的人群),而你根本看不到马路末端。”

“我决定(提早要求民众解散),因为群众数目极大,我担心会有人因为天气炎热开始晕倒,人们从早上10点就出席活动,而我们也已经达到目的。我知道我因为这个决定而受到批评,而我都接受。”

声称某些路障打开误导民众

NONE安美嘉表示,她和主办当局当时都没有支持闯入独立广场,不过由于一些地方的路障打开,因此让民众以为他们可以进入独立广场。

受询及这些路障打开的地点,安美嘉表示,他们还在收集这方面的资讯,而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要求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团。

针对一些报道指责特定领袖涉嫌呼吁支持者挺进广场的说法,安美嘉则重申,她当时已经要求民众解散,而她也不能代表这些领袖作答。

“当安华抵达现场,因为他是一名民选国会议员,因此我们允许他发言。如果国阵议员也在场,他们也会获得同样的机会发言,因为净选盟是属于全部人的,而我们不能够阻止他人支持这场运动。”

“无论如何,当安华到场时,人群就不再快速解散,而我们当时正走向东姑阿都拉曼路。那时,我看到一些人跑向路障。”

“警察随后就开始发射催泪弹。我和保镖,还有两名净选盟委员过后就跑向印度清真寺。我们待在那里大约一个小时半,我听到外面有殴打声音。”

“满街黄潮成功占领吉隆坡”


bersih 3 rally 180512 04安美嘉表示,如果净选盟当天获准在独立广场举行集会,那么这将是不同的景象。

“我想应该会顺利集会,不会有任何问题。那里每条街都站着身穿黄衣的大马人民,然后中间有一块绿地代表独立广场,你不给我们独立广场,但是我们占领吉隆坡。”

“但是,中间还是有一块绿地,他们(有关当局)坚持不允许我们进入。我还在寻找我们为什么会拒绝进入独立广场的理由。”

谴责主流媒体丑化428集会

berita harian star new strait times newspaper coverage on bersih 3.0 rally她也批评主流媒体,针对净选盟集会的错误报道。

她表示,只要阅读《新海峡时报》和《第三电视台》,就可以看到当天集会被形容“净选盟暴乱”。

“他们并没有报道完整的面貌,他们只是展示民众推翻警车的照片。”

“事发经过其实是警车撞向人群,而现场民众担心会有受困在警车下面。”

“我认为他们的议程是要丑化净选盟,因为他们肯定是对人数感到惊讶。”

“但是,你要怎样贬低现场25万人。他们必须更换伎俩。”

巫统获警方相助不难搞集会

NONE针对首相纳吉将巫统66年周年党庆集会和净选盟428集会相提并论,声称巫统立下和平集会的榜样,安美嘉则驳斥说,这是因为警方站在他们那一边。

“和我们相比,(巫统这场集会)有什么难度,因为警方都已经协调一切。”

安美嘉表示,根据集会自由,你其实可以去任何公共空间集会。

“体育馆并不是集会自由的问题,因为这只是你应有的一半权利。你应该也能和平走上街头集会。”

“更何况,巫统过去已经曾在(反对马来亚联合邦的)街头示威做到这点。”

安美嘉指出,净选盟集会已经不只在国内激起人民的醒觉,同时也在国外做到这点,让人投入选举改革。

她表示,我国的中间板块已经出现移动,因为就连生活舒适的人民已经开始表达立场。

“这些人都作出表态,因为他们想要看到自由和公平的选举。社会所有阶层,当天都有在那里。”

“每个人都会认识一些有去过净选盟集会的人。这不只是在吉隆坡,因为槟城、柔佛、关丹、古晋和全世界各地都有很大人数(出席集会)。”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