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8 October 2018

自诩继续扮演"监督政府角色" 林吉祥对老马施政却噤声不语

自诩继续扮演"监督政府角色"
林吉祥对老马施政却噤声不语

作者 / 来源 :林雪白 / <东方日报>言论版

林吉祥在“509”大选前接受华文媒体联访发表谈话


原标题:
林吉祥如何为自己定位?

509马来西亚变天之后,希盟政府所组成的內阁在分配官职,出现沧海遗珠之憾。国会元老林吉祥、潘俭伟、努鲁依莎、拉菲兹都没有被委以重任。贵为我国最资深的国会议员,林吉祥退隱幕后,令许多国人为其扼腕不已。毕竟,林老在野为国为民奋斗趟过一甲子。多年的媳妇好不容易熬成婆婆,从在野的反对党,终於晋入执政的政党,却选择不入阁当官掌权,自诩將继续扮演监督政府的角色。

然而,林老不在其位,不谋其权,所谓的监督政府的角色,充其量依旧发挥其在反对党的本色,继续“声伐”已成为反对党的国阵成员领袖一些不成气候的议题。希盟执政以来,林吉祥在很多重大的议题如承认统考、老马屡次发表大马华人有钱论、仓促废除死刑、甚至林冠英的中文文告被人放大纷扰,林老和其党员一样噤声不语,明哲保身。

老马颐指气使,何来平起平坐?

509希盟执政以来,行动党在很多议题上选择沉默是金。当初成立希望联盟强调所有成员党都是平起平坐,有別於国阵的巫纯一党独大。当老马重当老大颐指气使指派官职內阁时,很多希盟支持者已开始感到失望。从希盟四大主要政党在这次全国大选所贏得的议席,国会占122席,公正党取得47个、行动党42个、土团党13个、诚信党11个;在希盟所贏取247个州议席,而行动党贏得將近一半,101席、公正党67个、诚信党34个、土团党24个。

可是,当完整的內阁名单终於在千呼万盼出炉之后,希盟各成员党在部长和副部长的分配上,並没有依据各党所佔据之议席的多寡为前提。公正党分別获得7个部长和副部长、行动党各获6个部长和副部长、土团党和诚信党分別5个部长和4个副部长、人民復兴党3个部长2个副部长。以上数据明显揭示,土团党是希盟最大的贏家,老马是掌握大权的大当家。

由此可见,希盟政府当初说好的平行平坐,是一场美丽的谎言、还是难得糊涂的误会?

2010年英国保守党在选举贏得306席,但未能取得过半数的议席,於是与贏得57席的自民党展开对话,以期获得政权。然而自民党却趁机左右摇摆,开始向获得258席的工党招手。最后,卡梅伦在一些议题上节节退让,终於和自民党达成联合执政的协议,组成联合政府。追溯前英国首相卡梅伦的任相期间直到掛冠离去,在国会一些爭议的议题表决投票,多次遭受来自其党后座议员的背叛。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以51.9%退出欧盟,来自保守党內部政治斗爭的背后插刀,令卡梅伦承担失败责任而辞去首相。

行动党议员都自我阉割了声带

话说回来,马来西亚政治体系沿袭英国,今年首次政权更迭,林吉祥从国会反对党领袖转换为执政成员党的最高领袖之一。林吉祥曾在檳州1995打出“有实权的首长”口號,却失意於丹绒三役;1999年因与公正党、伊党组成替阵联盟,国州议席皆落败。马来西亚华人社会普遍认同林吉祥等同火箭,行动党是勇於代表华人发言声討的政党。

林吉祥理应比任何人都瞭解,今天马华为何走到这个瓶颈,缘何会被国內大部份华人所唾弃至溃不成军?值得关注,今天的行动党在民间已被喻为马华第二,林老难道可以听而不闻,任由多年在华社打下良好的奠基被砸烂?

借鉴当年以卡梅伦为首的英国联合政府,来自联盟和卡梅伦所属保守党的后座议员,在重大议题的公投表决,都勇於和党首对抗对立。令人不解行动党在希盟政府,所掌握绝大部份国州议席,绝对有足够的筹码和相当的底气,力抗希盟掌权者所有不公平的政策和失去均权对等的现象,缘何行动党上上下下都自我阉割了声带,放弃人民代议士发言的权力?

林老监督失责、失当、失败?

509之后,林吉祥在受访时认为一个健全民主的国家,执政党本身也必须拥有自我监督及纠错的能力。如今,您是否监督失责、失当、失败?

我十分好奇,林吉祥在日后要如何为自己定位?如维基百科所称,马来西亚民主改革之父?希盟成员实权资深领袖之一?我国在位最久的国会反对党领袖?柔州依斯干达公主城区国会议员?现任马来西亚財政部长林冠英的父亲?#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