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June 2018

中国《观察者网》 5月30日报道:马哈迪宣告:马新高铁"终结"; 其他涉及中资项目重新谈判

中国《观察者网》 5月30日报道:
  马哈迪宣告:马新高铁"终结";
其他涉及中资项目重新谈判

原标题: 马来西亚对华态度生变?....只是在阻止国家破产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报道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宣称“我们将与中国重新谈判..... ”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是中国<观察者网>根据其国外媒体的新闻报道及其国内智库人士的解读分析而作的综合报道。

对于马哈迪宣告马新高铁“终结”之事,<观察者网>援引<澎湃新闻>报道,在与马哈迪有过长期交往的中国丝路智谷研究院首席顾问冯达旋教授看来,马哈迪取消新马高铁项目“并不惊奇”。对于马哈迪提到要对其他中资项目(这里指东海岸铁路)重新谈判之事,这篇报道也援引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的见解来说明,梁海明的分析认为“可能会涉及到两方面:一方面是希望中方提供更优惠的贷款利率以减轻债务负担,另外一方面就是提高自己从铁路项目中获得的收益。”

而我国各族人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都听到和看到马哈迪和他所率领的希望联盟极力反对纳吉提出和实行的东海岸铁路项目的言论和行动。在大选前大肆发表东海岸铁路没有实施意义的言论,在大选后受马哈迪邀请进入耆老理事会的马来经济学家佐摩(Jomo Kwame Sundaram)教授,还继续重申其“东海岸铁路风险高,不合理”的见解。迄今未见耆老理事会明言“取消(已经开工的)东海岸铁路项目”的建议。

究竟马哈迪会听取佐摩和耆老理事会的见解和主张,还是会按照他自己的老谋深算[就如这篇报道所说的,马哈迪将派自己看好的“接班人”马来西亚前副首相安华与中国谈判所谓的“不公平的交易”(unequal treaties)]来行事?马哈迪与中国有关单位重新谈判,将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国人和世人(尤其是中国人)都在拭目以待、引领企踵呢!

以下是<观察者网>综合报道的全文内容,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 观察者网5月30日综合报道  ]  本月初,马来西亚大选“变天”,前总理马哈蒂尔以92岁高龄二度担任总理一职。而挑战连任落败的纳吉布如今成为新政府反腐对象。

马哈蒂尔上任后,最受外界关注的无疑是他将如何对待纳吉布政府时期的一系列中马项目。马哈蒂尔曾在选战期间曾宣称要对中国投资“严审”,但当选后表态称,在必要时才会与中国重新协商相关贸易条款,支持“一带一路”倡议,这被一些人认为其上台后对华态度“大转弯”。

可是就在几天前,马哈蒂尔又突然宣布重新谈判由中国承担的东海岸铁路项目,以及宁可支付上亿违约金也要取消与新加坡合建的新马高铁(新加坡至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或称新隆高铁)。

5月28日,马哈蒂尔在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再次确认取消已筹备多年的新马高铁的消息,并称这是由于国内经济的原因,现正在与新加坡政府商谈马来西亚单方面取消该项目后应支付赔偿金的数额。

消息一出,引发外界一片关注。马哈蒂尔在宣告这个项目“终结”的同时,还对另一些涉及中国投资的基础设施项目提出了重新谈判的要求。一时间,外界种种猜测之声再起。

此外,应马哈蒂尔“征召出山”的担任财政部长的华裔人士林冠英近日也公开表示,前总理纳吉布对人民撒谎,马来西亚国家的真实负债规模已经达到了全国GDP的80%。

中国《观察网》对马哈迪发言的解读

由此来看,马哈蒂尔新政府的一系列举措的出发点是挽救国内经济,而非如部分舆论所言是针对中资项目;事实上,如果了解一下马哈蒂尔前后的发言,也确实能看出他的想法。

“马哈蒂尔誓言大幅削减以挽救马来西亚经济”,截图来自金融时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5月29日在就这一消息发表评论时说,中方“相信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能够协商解决。”至于有关项目可能对中方利益产生的影响,华春莹仅表示,中方一贯本着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原则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开展经贸和投资合作。中马互为友好邻邦,一直保持着密切的经贸投资合作关系,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中方愿同马方继续保持密切合作。

据澎湃新闻5月30日报道,在与马哈蒂尔有过长期交往的丝路智谷研究院首席顾问冯达旋教授看来,马哈蒂尔取消新马高铁项目“并不惊奇”。冯达旋教授29日对澎湃新闻指出,“他(马哈蒂尔)认为,这个项目对新加坡的好处远大于对马来西亚的好处。”

与中国重启谈判可能是求取更好交易

而另一位了解情况的马来西亚前官员则告诉澎湃新闻,与取消新马高铁项目不同,与中国重启谈判是出于许多其他更复杂的考虑,可能是想要一个更好的交易。

关于这个说法,在金融时报的采访中似乎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比如提到,马哈蒂尔将派自己看好的“接班人”马来西亚前副总理安瓦尔与中国谈判所谓的“不公平的交易”(unequal treaties)。

截图来自金融时报采访
而说到安瓦尔,曾和马哈蒂尔之间有着深远的渊源。

安瓦尔1993年至1998年任马来西亚副总理,一度被视为时任总理马哈蒂尔的接班人,却于1998年遭后者革除公职、党籍,次年因腐败罪和鸡奸罪获判共计15年监禁。2004年,联邦法院推翻鸡奸罪判决,安瓦尔获释。2015年,安瓦尔因另一项鸡奸罪被判5年监禁并再次入狱服刑,原定下月出狱。他去年11月接受肩部手术后一直在医院接受康复治疗。

安瓦尔第一次入狱前曾是马哈蒂尔的副手,两人因在如何应对亚洲金融危机上产生分歧,随后闹翻并成为政敌。尽管再次入狱,安瓦尔仍是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他的妻子万•阿齐扎•万•伊斯梅尔担任党首。

今年议会选举,安瓦尔与马哈蒂尔重新结盟,商定马哈蒂尔赢得选举后向最高元首寻求特赦安瓦尔。待安瓦尔出狱后,马哈蒂尔再“让贤,改由安瓦尔出任总理。

获得最高元首特赦意味着安瓦尔可以竞选公职。只是,何时出任总理是未知数。安瓦尔妻子表示,安瓦尔回归政坛先需要以补选方式在议会获得议席,但现在没有人愿意“让位”,并称,“我们需要给总理(马哈蒂尔)以组建内阁的机会,让政府正常运转”,而安瓦尔需要时间彻底康复。

此前,马哈蒂尔15日表示,他可能执政一至两年,辞去职务后将“在幕后发挥作用”。

被马哈蒂尔特赦的安瓦尔/资料图

马哈迪为何突然取消新马高铁项目?

“取消新马高铁项目是我们的最终决定。”马哈蒂尔28日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由于是单方面取消该项目,马来西亚将不得不向新加坡支付违约金,马来西亚方面需要一些时间与新加坡政府商谈,尽可能地减小这笔违约金。

在谈到决定取消这一项目的原因时,马哈蒂尔表示,他认为造价高达170亿美元的项目将“不会让马来西亚赚到一分钱”,而取消该项目,马政府可能只需要向新加坡方面支付1.2亿美元的违约金,在他看来,这是一笔“划算”的交易。

截图来自路透社
在28日接受《金融时报》的专访中,马哈蒂尔透露,目前新政府最重要的优先任务之一是国家的财政形势,为此将放弃“不必要”的基础设施项目并裁减数千名公务员,以阻止国家“被宣告破产”。

这其中,就包括新马高铁项目,而项目是前总理纳吉布在其任内最后时期与新加坡政府达成的一项旗舰合作项目。

截图来自金融时报
“我并不惊奇马哈蒂尔取消这个项目,他认为,这个项目对新加坡的好处远大于对马来西亚的好处。”冯达旋称。

冯达旋教授曾与马哈蒂尔有过长期交往。1950年代成长于新加坡(当时新加坡仍未从马来西亚独立)的冯达旋于2010年被马来西亚国油大学任命为学术咨询委员,彼时该委员会的主席正是马哈蒂尔。在过去8年里,冯达旋每年都会和马哈蒂尔见面,并有长时间的私下交谈。

他称,“在我的印象中,马哈蒂尔提的问题经常非常尖锐、一针见血,以他的年纪来说,这是不寻常的。”

另外,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则表示,马哈蒂尔取消新马铁路项目也是为了回应自己竞选时对选民的承诺。

新财长:马来西亚国债已达1兆873亿令吉

在确认取消新马高铁项目之前,马来西亚新任财长林冠英于上周末宣布:前任纳吉布政府对民众说谎,马来西亚国家的真实负债规模已经达到了全国GDP的80%。 这一消息令马来西亚举国震惊,吉隆坡股票交易所迅速跌去了过去一年积累的资本升值 。

当时情况是,5月24日,前总理纳吉昨晚批评新政府无凭无据,即发表国债逾1兆林吉特、扰乱金融市场,随后林冠英搬出数据,为新政府的说法佐证。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左)发布国债状况(来源:星洲网)
据当日大马新闻网站称,林冠英25日发布公告解释,单是联邦政府债务与政府担保债务,即达8859亿林吉特,占国内生产总值65.4%,与总理马哈蒂尔24日所提的数额相符:

  1. 联邦政府债务为6868亿林吉特,占国内生产总值50.8%。
  2. 一些政府担保的机构无法还债,政府必须代还。这笔数额总值1991亿林吉特,占国内生产总值14.6%。
此外,联邦政府也须为“公私合伙”(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 PPP)项目,如建校、宿舍、道路、警局、医院等的租赁合约付款,此数额达2014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9%。

因此,截止2017年12月31日,联邦政府债务总数为1兆零873亿林吉特,占国内生产总值80.3%。

林冠英还称,即便短期内要面对一些困难,新政府选择公布一切数据,供全民检视和了解,并致力解决问题。
“我谨此强调,不管是509选前或选后,联邦政府将继续履行财政承诺。唯一改变的是,新联邦政府选择摊开一切,而且新政府优先考量人民的利益。” 
“尽管我们需要硬着头皮啃下这块硬骨头,但我们正努力解决问题,而不是坐视事情恶化。” 
“短期而言,我们决定道出真相,可能引起纳吉布不安。然而,我们们相信承认马来西亚真实债务状况,就中期而言,将使联邦政府得以规范和加强国家财务状况。”
林冠英强调,财政部官员完全没有受到任何政府人物干扰的情况下完成工作,因此所提供的数据没有意图操纵、隐瞒真实债务,“我重申,我们的经济基本面依然强劲。 金融界稳定、银行业资本充足,而市场上有足够的流动性”,“我们相信,随着新政府秉持的能干、公信、透明施政方针,投资者对我国的信心将会日益增加。加上新政府的承诺以及全国人民的支持,我们一定能够挽救我们的国家。”

纳吉布对此认为,新政府领导没有放下“在野党心态”,发言不慎,已经扰乱马来西亚金融市场。

然而,据马新社报道,纳吉布在过去一周内两次被反腐委员会传唤,23日,警方更是从其家中被查出1.2亿林吉特的现金。

曾在1981年至2003年担任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蒂尔被认为是纳吉布的政治导师,后者在2009年至2018年年间担任马来西亚总理。在今年的竞选期间,马哈蒂尔指责纳吉布贪腐,要求他下台,这也成为此次马哈蒂尔所在的政党联盟出人意料地赢得此次大选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此,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马哈蒂尔表示,他为自己过去推举纳吉布表示道歉,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错误”(biggest mistake)。

截图来自金融时报

高铁项目已经招标突然取消,影响如何?

2016年12月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政府在历经十年谈判后在吉隆坡签署了共建协议。在这条计划造价为170亿美元的高铁线路中,大约90%的路段在马来西亚境内。铁路修通后,新加坡与吉隆坡之间的通勤时间将由原来的近5个小时缩短至90分钟。

这一项目的诞生历经波折,从提出到立项经历了近十年时间。去年12月20日终于开始正式招标,截止到今年4月前,已有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及欧洲的6家投标者递交了设计方案,新马两国原定于今年年底确定中标企业。

为了获取这一“订单”,有关中方企业在前期做了大量的工作,由中铁总牵头,联合了项目涉及相关产业的8家企业联合参与竞标。日本也组建了包含JR东日本、住友商事、日立和三菱重工的联合竞标团队,该项目被日方定义为“最优先”的基建出口项目。今年2月,法国阿尔斯通也宣布,德国西门子、法国阿尔斯通、意大利国家铁路公司、马来西亚乔治肯特(George Kent)和奥地利PORR公司五家企业也组成合作伙伴,共同参加新马高铁国际竞标。

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认为,马来西亚单方面宣布取消项目后,新加坡方面的反应值得关注,“这条高铁,新加坡方面也是非常想建,因此新马间如何处理取消后的赔偿问题,是否会因此陷入拉锯战值得进一步关注。”梁海明说道。

针对马哈蒂尔终止新马高铁的计划,新加坡交通部29日发声明指出,新马签署的高铁双边协定列明了双方须履行的义务,两国是“在互惠和高铁双边协定义务的基础上”,同意联合展开高铁项目。新加坡方面表示“将等待马来西亚与其正式沟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9日在就这一消息发表评论时说,中方“相信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能够协商解决。

将与中国重新谈判已开工的东海岸铁路

除了新马高铁,马哈蒂尔还表示,将与中国重新谈判此前签订的一系列已开建的项目条约,其中包括总投资140亿美元的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下称“马东铁路”)。

5月26日,马哈蒂尔就东海岸铁路项目向媒体表示:“我们正在与中方重新谈判。”

一位了解情况的马来西亚前官员告诉澎湃新闻,对于这些项目,马来西亚政府有许多其他的考虑。“很有可能是想要一个更好的交易,这一切都有待观察。”他说道。

马东铁路主要沿马来西亚东海岸修建,线路全长688公里,由中国交建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该项目已于2017年8月开工,完工后也可作为泛亚铁路的一部分。

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拟建路线

梁海明则认为,由于工程已经开启,马来西亚方面不太可能贸然取消,那样做的话,国际影响会非常不好,也会降低国际社会对马来西亚政府的信任度。

“如果马来西亚方面单方面取消已经开工的项目,中国企业可以去国际仲裁中心要求马来西亚政府赔偿一切损失的。”他说道。

马哈迪要重新谈判,可能涉及两个方面

对于马哈蒂尔提及的重新谈判,梁海明分析认为可能会涉及到两方面,一方面是希望中方提供更优惠的贷款利率以减轻债务负担,另外一方面就是提高自己从铁路项目中获得的收益。

梁海明说,“我不认为马来西亚政府愿意同时同新加坡和中国闹翻,马哈蒂尔是一个老练的政治家,他不是不支持这些项目”,而是在某些前任官员被认为获得了很大利益的质疑之下,“新政府上台必须把这个项目放在阳光底下,消除大家的疑问”。

而对于中方企业接下来可采取的应对措施,梁海明和冯达旋都认为,此次马来西亚政党轮替导致的变动可被视作是一次非常及时的“警醒”。梁海明建议,中国企业“走出去”应减少盲目跟从投资所在国政府的指挥棒。

梁海明还进一步提醒,有的经济比较落后国家的政府为加快经济发展,常常“急于求成”,把外资企业当“冤大头”,“中国企业(若投资)一定要在商言商,不要在所在国政府的小恩小惠下匆忙上马项目” 。

而冯达旋则补充认为,过去一些中国企业“走出去”,认为和当地政府、大企业搞好关系即可,较少主动融入当地社会进行人文交流,对当地非华人群体的了解和重视度都不够。

“中国企业除了参与该国政府的项目之外,也要考虑更‘接地气’,更多与当地中小企业合作。只有逐渐为投资所在国的民众所接受、认同,企业才有可能发展得更顺利、更快。”他说道。

在谈到有关项目可能对中方利益产生的影响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9日说,中方一贯本着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原则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开展经贸和投资合作。中马互为友好邻邦,一直保持着密切的经贸投资合作关系,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中方愿同马方继续保持密切合作。#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