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5 January 2018

关于决定新加坡下届总理人选, 吴作栋的提议与李显龙的困境

关于决定新加坡下届总理人选
吴作栋的提议与李显龙的困境

作者 / 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新加坡前任总理吴作栋(左)与现任总理李显龙(右)
——上面的插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李显龙休假十三天回来了,他在新年献词中略略提及第四代领导人,但没作明确的说明,反而是吴作栋提出希望在2018年结束前应该做出决定,并指出在6到9个月之内完成。外间的猜测还是放在王瑞杰、陈振声、王乙康三人身上。吴作栋声称第四代领导人必须要有能力,而且是受到信任和尊重的人,这看似是国务资政的责任,但也透露了吴作栋对接班人迟迟没有决定的意见。所谓第四代领导人,主要是总理一职,李显龙说必须培训和准备,这种遴选是对于现任部长是没有必要经过筛选的,正如女总统哈里玛上任,连竞选都无需通过,从提名到上任可说是指派委任。

吴作栋:今年之内必须完成总理人选

吴作栋曾经担任总理十四年,原本是李光耀属意李显龙上台,不过内阁却支持吴作栋接任,李显龙因此苦等了十四年。吴作栋对于自己的历程十分清楚,他也知道李光耀心中的家天下打算,他更知道夜长梦多的后果,所以新年伊始,明确的提出本年内必须完成总理人选的决定,并表示这对新加坡是有益的。可以这么说,吴作栋发表意见后,李显龙已经陷入被动,他如果真想让儿子成为接班人,在时间上没有了优势,况且自从李家闹出风波,李玮玲的建立王朝的指责还未消失,李显扬儿子李绳武更意有所指的说不愿再见到李家出现第三个总理。当权力转移到别人手中,原先的一切将会重新洗牌,没有了权力,一切都是枉然,这是古今中外,不论国家大小都一样的变化。

李显龙缺乏李光耀的城府,从他处理弟妹反目的慌张态度即可知晓。而且他在挑选总统、委任总检察长和法官以及任用武装部队出身的部长方面没有出人意表的安排,而是平铺直叙,没有技巧。更叫他感到棘手的是经过李玮玲的指责,他在慌忙之中矢口否认,把李光耀的遗愿之路堵死了。怎样重启这条路,怎样让新加坡人不会感到别扭,怎样使舆论可以接受,都叫他头疼不已!十三天假期,不知他思忖出什么良策?

李显龙只有强提硬拽儿子的办法可行

如果狠下决心,唯有不顾天下之大不韪,逆流而上,把儿子强提硬拽上来。从总统到部长到全体内阁,家天下的框架是构筑妥当,正式上任如果拟定在下届大选,距今只剩下三年时间,从他本身过去担任副总理到总理,一共等待了十余年,其间还担任过不少职位。然而其儿子没有这样的经验,贸然提携上去说不过去,也难以服众。如此看来,他的宿命极有可能在儿子身上轮回,也就是说,先让儿子现身,从部长做起,再升为副总理,等到大选过后他70岁时退下成为国务资政,再模仿李光耀牢牢掌握大权,为儿子保驾护航,直达总理位子。这个办法甚为可行,也只有这个办法可行。

现在吴作栋已经开口,根据他所说的话可以肯定,李显龙并没有与他商量总理人选,而他是唯一可以开口说话的人。吴作栋经验老到,他既然提出人选必须在6到9个月之内选出,或许就在二王一陈之中,或许他心目中还有更加优秀人选。总之他开了口就不简单,一个难题已经摆在李显龙面前。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