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7 October 2017

10所新华小命名 独缺"林连玉华小", 张哲敏呼吁补上,为林连玉冤案平反!

 10所新华小命名 独缺"林连玉华小", 
张哲敏呼吁补上,为林连玉冤案平反!

原标题:新华小命名独遗漏族魂,张哲敏吁添上林连玉华小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 news/399677

发表于 2017年10月27日11时55分  更新于同日下午1时5分


“让马来西亚的年轻一代记得林连玉当年号召华人争取公民权和为母语教育抗争与请命,才有华人和华文教育今天在马来西亚的地位。”

张哲敏建议:“征阳华小”易名为“林连玉华小”

政府昨天(10月26日)宣布批准增建10间新华小,其中9间以杰出华人领袖命名,然而霹雳行动党宣传局主任张哲敏质疑独漏族魂林连玉,并建议雪州征阳镇(Sunsuria City)的征阳华小易名为林连玉华小。

张哲敏(左图)今天(10月27日)发表文告表示,政府应把新华小中唯一不是以华人领袖命名的征阳华小,易名为林连玉华小。 “让马来西亚的年轻一代记得林连玉当年号召华人争取公民权和为母语教育抗争与请命,才有华人和华文教育今天在马来西亚的地位。”

张哲敏指出,林连玉一生为华教奋斗,当年号召华人争取公民权,却被政府冠上颠覆教育等罪名被褫夺公民权。

张哲敏促请国阵政府马上平反林连玉,恢复林连玉的公民权地位,还给族魂林连玉应有的历史地位。


张哲敏挑战马华领袖拿出勇气平反“林连玉冤案”

张哲敏也嘲讽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勿再以“还未出生”的借口来逃避平反林连玉的责任。他说,马华自喻为代表马来西亚华人的政党,可是在平反族魂林连玉的课题上却畏畏缩缩,躲躲闪闪。

他促请马华拿出政治勇气和巫统摊牌,假如国阵还要在来届大选争取华人票就应该马上平反族魂林连玉,完成大马华人多年的心愿。

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昨天宣布,教育部批准分别在雪州和柔州各增建5所新华小,同时允许6所微小搬迁。

这10所新华小其中9所以华裔领袖命名,包括: ⑴郭鹤尧、⑵沈慕羽、⑶陈嘉庚、⑷敦李孝式、⑸敦林苍佑、⑹敦翁毓麟、⑺谢华、⑻李莱生、⑼朱运兴,唯一例外是征阳华小。

《马新社》也引述纳吉指出,政府兑现承诺,批准增减10所华小,让全国华小数量增至1308所,另外还有6所华小搬迁。

“这是我在9月16日华社爱国大集会上做出的承诺,国阵政府秉持多元教育政策,在华基政党马华及民政党建议下,根据需求增建华小……希望这批新增建华小及搬迁华小,能满足华社需求。”

10所新建的华小中,5所在柔州新山,5所在雪州

10所新建的华小中,有5所位于柔佛新山,即⑴茂奥斯丁(Mount Austin)的郭鹤尧华小、⑵避兰东东美丽丁(Meridin East)的沈慕羽华小、⑶列光镇的敦李孝式华小、⑷依斯干达公主城的陈嘉庚华小、⑸双威依斯干达的谢华华小。

其余5所则坐落在雪州,即⑴瓜雪斯里煤炭田镇(Bandar Seri Coalfields)的李莱生华小、⑵雪邦征阳城(Sunsuria City)的征阳华小、⑶瓜冷金务大湾(Gamuda Cove) 的敦翁毓麟华小、⑷本查阿南(Puncak Alam )的敦林苍佑华小,以及⑸雪邦的朱运兴华小。

此外,6所将搬迁的华小详情是:⑴成杰培才华小由吉打迁至柔佛、⑵培民华小由霹雳务边迁至雪州、⑶益华华小由霹雳太平迁至森州、⑷利民济礼仁园华小由森州迁至雪州,而⑸彭亨关丹班珍华小以及⑹柔佛武吉甘密新廊华小则在州内搬迁。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