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6 November 2016

盆栽后的“世华领袖前总统” 马英九称呼在南院再掀争议

   盆栽后的“世华领袖前总统”
马英九称呼在南院再掀争议

来源:《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news/362991

发表于 2016年11月15日 晚上7点30分     更新于 2016年11月16日 凌晨1点22分

在南方大学学院的马英九演讲会的宣传看板上,右下方的主讲人的称呼以及赞助单位与合作媒体的名称,都被盆栽遮屏了。
——图片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在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强烈抗议《星洲网》贬称他为“台湾前领导人”后,南方大学学院今天在宣传看板上称呼马英九为“世界华人领袖前总统”,再度引起争议。

马英九将于今晚7点30分到南方大学学院演讲“世界华人的未来”,惟在校园内的宣传看板却打上怪异拗口的“世界华人领袖前总统”来称呼马英九。

照片在网络上广传后不久,又传出马英九在宣传看板的“世界华人领袖前总统”称呼惨遭盆栽所遮屏;惟南方大学学院院长祝家华澄清,那些盆栽仅是“装饰”。

这张是没有置放作为“装饰”的七盆盆栽的马英九演讲会的原址照片,让人一目了然该演讲会的全部宣传内容。
——图片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另外,根据《当今大马》掌握的照片,在盆栽遮起的看板后面,可看见其中一家合作媒体“凤凰卫视”的标志也被白布遮盖起来。凤凰卫视被认为拥有中资背景,属于亲中媒体。

院长强调没政治干预

祝家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强调,这起事件没有政治干预,南院在正式海报上称呼马英九“台湾前总统”。

“现在我们有官方正式海报都是用台湾前总统,一个人有很多称呼,我们也可称呼马英九先生,但是正式的用台湾前总统。”

“没有(政治干预),这是我们自己(的意思),因为他是出席华人经济峰会,所以就讲华人经济领袖。”

受询及为何之后以数个花盆遮盖该宣传看板,祝家华坦承是因“别人有意见”,随后补充说盆栽仅是“装饰”。

“有别人有意见,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因为这些东西,我们避免不必要(的争议)。但最重要就是,我们有‘台湾前总统’的海报。”

“花盆本来就是一个装饰。”

“前领导人”称呼掀波

早前,南方学院的宣传海报称呼马英九为“台湾前领导人”而掀波。

马英九办公室当时澄清,南方大学学院在给马英九的邀请函、新闻稿和演讲门票都清楚载明主讲人乃“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先生”。

至于海报的问题,他们已联系并要求对方改正,而南方大学学院声称乃一时疏失并给予更正。

不过,根据美国《多维新闻》中文版的报道,祝家华在专访中坦承,南院一开始使用“台湾前总统”,但在活动印刷品制作完毕后,却接到“中国大陆方面的意见”。

报道指,台湾方面坚持之前决定好的称谓,双方坚持不退让。最终,校方决定遵循去年“习马会”的用法,使用“先生”来称呼马英九。

然而,今天在活动布告板上,马英九的称呼是“世界华人领袖前总统马英九先生”。


另一方面,马英九预订在明天和周四出席“世界华人经济论坛”,其网站上也称马英九为“世界华人领袖”。不过,网站却把 “World”误植为“Would”。

马英九办公室抗议

而作为合作媒体之一的《星洲日报》,其纸版与《星洲网》昨天刊出马英九专访,但后者却把马英九的称呼,从纸本的“台湾前总统”改为“台湾前领导人”。

这种做法引起马英九办公室的抗议,进而谴责《星洲网》违反秉实报道,不受政治操弄的基本新闻原则。他们更表明,未来不再接受《星洲网》及其相关单位的采访。

《星洲日报》今天刊登声明,感谢马英九办公室发文指正,惟强调是根据对“一个中国”的理解来处理此事。

“我们是根据整个两岸现有的政治情况,以及对‘一个中国’政策的理解和表述,而对马先生的称呼做弹性处理,无意抵触任何一方的政策。”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