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July 2018

MH370失联调查最终报告: 无法确定客机失联的原因 / 最终报告没有结论和答案,失联飞机乘客家属表现不满

MH370失联调查最终报告:
无法确定客机失联的原因

来源:中国新闻网 / 新浪网

2014年3月8日凌晨,载有227名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的马航MH370航班波在雷达屏幕上消失。这架客机原定从吉隆坡前往北京,却在起飞约40分钟后与塔台失联。

中新网7月30日电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30日下午,马来西亚当局召开发布会,就失联的MH370航班公布调查报道,与此同时,调查报告的全文在网上公开。调查小组负责人称,目前能够确认,飞机曾经在人工控制下调转方向。

这报告“不会是最终报告,只是一份报告”

调查小组负责人、马来西亚民航局前总监郭师传(Kok Soo Chon)在发布会开始时称,此次公布的“不会是最终报告,只是一份报告”。

郭师传称,调查人员能够确认的是,飞机曾经调转方向向回飞,而且这次转向并不是因为机械系统的异常,也不是在自动驾驶模式下进行的,而是在人工控制之下。他表示,民用和军用雷达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

郭师传表示,“不能排除有第三方非法干扰的可能性”

他表示,这份报告并非由马来西亚单独准备,而是和其他七国共同协商而成。他表示,协商这份报告的过程“非常繁琐”,但经过反复调查,参与搜寻的国家“终于达成了共识”。

报告并未透露更多飞机失联原因的信息

此前外媒援引参加当天上午闭门报告的失踪人员家属的话称,这份报告并未透露更多的有关飞机失联原因的信息,而是强调了事件中出现的操作失误,以及未能遵循的流程和指导方针。

2014年3月8日凌晨,载有227名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的马航MH370航班波在雷达屏幕上消失。这架客机原定从吉隆坡前往北京,却在起飞约40分钟后与塔台失联。

点击进入专题:
马航事件家属获终极调查报告 能揭开失踪之谜吗?





"最终报告" 没有结论和答案,
失联飞机乘客家属表现不满

作者 / 来源:查希 / 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查希】7月30日上午,马来西亚政府正向MH370失联者家属公布最终报告,报告共计有822页,发表演讲的包括4名高级调查人员。不过,亚洲新闻台记者Sumisha Naidu的现场采访显示,失联者家属对此份报告“并不满意”,并不赞同这是“最终报告”。

 马来西亚交通部长陆兆福此前曾表示:“调查人员记录下的每一个字都会被收录在这份报告中。我们会确保报告的透明度,它将被完整地提交,不经任何编辑,没有添加或删除。”据了解,该报告还将被放到互联网上,并将分发给失踪客机乘客家属和经过认证的媒体。同时,报告7月31日将提交马来西亚两院审议。

   
不过,30日,新加坡亚洲新闻台 (Channel News asia)记者Sumisha Naidu在推特上发布了相关进展。在她的推文中,她说:“事情仍然没有结束,在‘完整’的报告公布后,一些家属仍忧心忡忡。”

在另一条推文中,可以看到一位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她说:“你们怎么可以希望我去相信那里面(报告)的内容?这里面没有结论,也没有答案。” Sumisha Naidu也说:“家属们并不满意这份最终的报告。”

一位失联乘客的家属表示,这份报告并不能被看作是“最终报告”,里面没有什么新信息。

马航MH370号班机于2014年3月8日从吉隆坡国际机场起飞,机上共载有239人,当中大部分乘客为中国公民。该班机原定计划于北京时间早晨6:30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但起飞后不足一小时便在马来西亚与越南海域的交界处,土珠岛以南约140海里及哥打巴鲁东北大约90海里处与马国梳邦空管中心(空中交通管制中心)失去联系。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