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7 May 2018

《多维新闻》报道: 从马来西亚大选中的 "中资争议" 看马来西亚华人族群政治的囹圄


《多维新闻》报道:
从马来西亚大选中的 "中资争议"
看马来西亚华人族群政治的囹圄


作者 / 来源:路禾、杜晋轩 /《多维新闻》


(上图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文内5张插图为原文附图)

本文为《多维新闻》5月6日发表的专题报道,标题:从中资争议看马来西亚华人族群政治的囹圄。作者:路禾、杜晋轩。


马来西亚大选5月9日举行,此次大选的一大看点是中国投资,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明确表示,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而反对党总理候选人马哈迪表示,一旦当选,他将重新审核在大马的中国投资项目。

4月27日,中国驻槟城总领事吴骏再次强调,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是大马的内政,中国不会干涉大马内政,并称中国的立场是尊重大马人民的选择。

然而就在5月3日,在西马半岛南部柔佛州亚依淡(Ayer Hitam)这小镇上,赫然竖齐了大马华人执政党——马华公会的总会长廖中莱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合照的竞选广告看板,看板上有“马华中共建交:一带一路造福人民”的字样。除了廖中莱与习近平的合照外,还有廖中莱与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纳吉布(Najib Razak)推介”数字自贸区”的合影。


中国投资成为此次马来西亚大选的重要议题,这在以往是少见的。
(图源:马来西亚国会议员候选人刘镇东竞选团队供图)



由于大马选举委员会禁止反对党希望联盟(简称“希盟”)在竞选看板上列入非该区候选人的肖像,而把印有现领导希盟的前首相马哈迪(Mahathir Mohamad)的肖像给剪掉,引起了争议。希盟行动党国会议员候选人刘镇东质疑为何选委会却允许马华公会可把“非候选人”的习近平与马云放入看板,因此批评选委会双重标准。

虽然最终马华公会在众声争议下把和习近平、马云合影的广告看板撤下来了,但这也意味着,无论中国是否有意要“干涉内政”,“中国因素”已被朝野各方认为是可笼络支持者的绝佳话题。这背后凸显了“马来西亚华人政治”的窘境,即号称代表大马华裔族群的马华公会,在体制中逐渐“失语”,及因不获华语选民支持而失去代表性的情况下,走向了只好把中国议题纳入竞选主轴的窘境。

从国民党看马华公会失落的十年

在大马有一种说法,马华公会被认为是全球第二大的“华人政党”,党员人数约107万,而大马华人总人口也才近700万。一名当地大马华人表示,其实有的华人也不晓得自己是马华公会党员,可能是小时候被身为党员的父母或亲戚填上个人资料,就“被入党了”。反观应为“全球第三大华人政党”的国民党党员人数仅88万。

其实马华公会与国民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连党旗也十分相像,后者“青天白日”,前者为“青天黄日”。创立于1949年的马华公会,是由国民党在马来亚的党员所组成的,由于英殖民政府担心强烈中华民族主义的马来亚国民党员影响殖民统治,而宣布国民党马来亚支部为非法组织,自此国民党马来亚支部便转为“俱乐部”的形式生存。

当马华公会1949年成立时,便吸纳了许多前国民党员为成员,但党内也如同国民党有“省籍”之争的问题,如在马来亚土生土长了好几代的华人“峇峇娘惹”(峇峇和娘惹或称土生华人,是指数百年来居住在马来西亚,印尼或新加坡的当地华人。这些华人都在文化上受到马来人或其他非华人族群的影响。男性称为峇峇(Baba),女性称为娘惹)与移民不久到“亲中国派”群体之争,而后者多为马来亚国民党员。

虽然代表土生华人群体的马华公会首任会长陈祯禄,曾强烈表示马华公会该和国民党、中华民国切割,因马来亚华人已非“中国侨民”,而盟友巫统也不时对马华公会有“国民党同路人”的疑虑,质疑他们想把马来亚变成“中国的一省”。然而在陈祯禄之后的马华公会会长,如林苍佑(曾任中华民国海军总部医务处长)、陈修信等人曾是国民党员背景,不过为顾及敏感的族群关系,直至1974年大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前,马华公会多已不再公开触及敏感的中国问题与国民党问题。


马英九曾专门点赞马来西亚华人(图源:多维记者/摄)

马华公会与国民党最大的相似性,就是在意识形态上属右翼保守派,同样为代表财团、中上阶层的政党,不过这也是在英殖民政府扶持下成立的,目的是万为透过这些上层华人安抚中下阶层的华人,马华公会也因而成为服务型政党,照顾大马中下阶层的华人。因此作为参与大马的建国政党之一的马华公会,在建国初期是受大马华裔选民欢迎的,然而当1969年的“513族群暴动”后,巫统为扶植马来族群的经济地位,而推行“新经济政策”,自此大马华裔选民认为马华公会在“国民阵线”(简称国阵)内越来越趋于附庸的角色,代表“马来西亚华人”的合理性渐被质疑。

大马华裔选民对马华公会的不满,最终在2008年3月8日的第12届大选爆发。2008年的308大选被认为是大马政治史上的里程碑,因为在野党获得222各国会议席中的82席,首次在1969年的“513族群暴动”后让国阵没能在国会掌握三分之二议席优势,而马华公会从此前的31国席与76州席,减少至15国席与32州席,减少了一半的国州议席。

从2008年起,马华公会就进入了“失落的十年”,2013年505大选进一步溃败,只剩下7国席与11州席,被政治对手戏称为“7-11”(便利店)。而在2013年505大选后接任马华公会总会长的廖中莱,为能让党东山再起,便将目光转向了有“血缘关系”的国民党。 2013年7月廖中莱宣布收集了全国基层意见后,除决定改革工作要与大马华社、华团交流外,也要举办“国民党改革经验分享会”,邀请国民党代表分享该党2000年政党轮替惨败后,还能在2008年重夺政权的经验。至今,马英九的形象仍在大马华社良好,被视为打击贪腐的象征。

虽然马华公会曾试图从国民党那获得相关经验,但至今仍不受大马华裔选民支持。各方认为,马华公至今未能重振旗鼓,除了在国阵内部的角色日渐附庸化外,还有2008年选举结果为大马人民对政治参与、言论自由的想象开拓了更大的空间。因为在2008年前,执政党会有意无意暗示华裔选民,若不支持国阵,“513族群暴动”的悲剧可能会重演,然而当2008年与2013年选后族群关系没出先紧张气势,从此“学乖了”的华裔选民更铁了心想要政权轮替。

一位不方便受访的马华公会前全国领袖告诉多维记者记者,“华裔选民就是想要换政府”。

马华公会与如天降甘霖的“一带一路”

在马来西亚北部的霹雳州怡保市,是一个拥有众多华人的城市,该城市的万里望区(Menglembu)马华公会州议员候选人黄金城在竞选期间挂了惊为天人的广告布条,上头写着“投国阵,等于支持中国!”。


纳吉布(左)2017年5月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希望能搭上中国发展的顺风车(图源:新华社)

尽管引起“亲共”的疑虑,但黄金城依然坚决不撤换,他向多维新闻记者表示,中国是大马的经济支柱,因此这点上没错,而他选区近九成选民都是华人,也是霹雳州工业区,华商并不反对和中国的生意往来。不过黄金城也坦言,虽然网络上的年轻华裔网民不认同他举措,但他认为身为“炎黄子孙”的华人也该“饮水思源”。

黄金城并非全国知名的马华公会政治人物,只是地方型政治人物,一定程度上也折射了大马华裔对中国的态度,即视中国为重要的市场,同时也在“民族”情感上带有认同,只是在年轻世代的大马华裔未必如此。而马华公会也深知华裔对中国的情意结,因此相比过往选战中打避免族群关系紧张的“稳定牌”,以及华社关注的“华文教育牌”(简称华教牌),这届选举就大打“中国牌”了。

马华公会的“中国牌”的兴起,既是起因于国内政治话语权的失落,也是伊始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马华公会在2013年7月向国民党的取经只是昙花一现,因同年底习近平就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倡议,马华公会与纳吉布政府也积极响应。

虽然2014年3月8日不幸发生的“马航MH370航难事件”曾一度影响马中关系,且当年也是马中建交40周年,但随着两国在“一带一路”等经贸合作商的合作,两国关系至今保持稳定,马华公会与中共的“政党外交”也只增不减。

廖中莱在2015年5月率领马华公会中央委员会访华拜会中共时,表达了认同中共在基层组织工作上针对党员素质要求和党员思想教育制度有参考价值的立场。廖中莱当时认为马华公会之所以在2013年全国大选中惨败,乃因有党内组织僵化、纪律松散、党员素质参差不齐以及党意识滑落等现象,因此愿意学习中共的长处,具体措施包括达成与中共浦东干部学院在党组织教育的合作。接着,当2016年4月中共中联部部长宋涛访马时,对廖中莱表示愿继续与马华公会在政党建设、人员培训、新村改革、青年交流等方面深入合作,当时廖中莱则感谢中共近年来对马华公会给予的支持和帮助。


2015年5月8日,廖中莱(左)访华拜会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图源:新华社)

在落实配合“一带一路”的工作方面,则常举办各项论坛、研讨会等活动探讨“马中关系”、“一带一路”等议题,并呼吁华社该把握“一带一路”的机遇。

具体措施方面,包括在2015年9月推出《十大经济方略》,该十大经济方略路线图包括现代化农业、新型城镇化、技职教育、木材业、一带一路、资讯科技、小贩小商、融资、交通物流及旅游业等领域。此外,马华公会对外贸易促进委员会也于2016 年3 月成立“一带一路资讯中心”,由大马首相署部长兼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领导,该资讯中心的主要功能是传达马中两国的商贸资讯及创造商机;魏家祥当时指出该中心将不分种族地协助马商与中商等接洽,扮演两国企业商贸对接的角色。

由于华裔在大马仍有一定的经济影响力,马华公会也代表着大马的华商阶层,期望透过在国阵马政府内的影响力,促使国阵政府将中共的“一带一路”给整合至大马的国家经济政策中,最终外界也看到国阵政府确实极力响应“一带一路”,包括将具有争议性的“东海岸铁路计划”交给中资经营。

因此对有担心失去华裔选民焦虑感的马华公会而言,经历了2008、2013年大选的打击后,“一带一路”有如天降甘霖,为他们在媒合大马华裔的经济机会上获得了重要舞台。

马来西亚的难分难解的族群政治

在2013年与2018年的大马选战期间,虽然马华公会与首相纳吉布不断提醒华裔选民,若不支持马华公会,未来在内阁中将不会有华裔部长,大马华裔会进一步失去政治代表性。不过这番论述至今无起多大作用,马华公会选情仍不见好转。

对支持在野党的大马华裔选民而已,已在国阵这体制内的马华公会多年来已成为附庸于巫统的角色,不似建国之初仍有和巫统在族群利益上有“讨价还价”之力。因此不少华裔选民,尤其中下的劳工阶层多支持“人民行动党” (《人民之友》编者注:应为“民主行动党”之误)(简称行动党),意识形态中间偏左的行动党在基层上,也吸纳了过去是马共、劳工党等左翼政党的党员。虽然行动党不以种族为入党门槛,也号称是多元族群政党,但绝大多数党员是华裔,在族群政治复杂的大马仍被视为是个华人政党,因此多次被有种族主义意识的政客批评,若希盟主政,行动党会打压马来人等恐吓性言论。


马华公会经过多年的发展也开始出现诸多问题,纳吉布也需要做好准备
(图源:多维记者/摄)

在中资议题上,由于行动党也曾对中资提出批评,因此马华公会得以对华裔选民提出希盟是反中资、希盟执政马中关系会倒退等论述。虽然目前该论述不至于影响华裔选民对行动党的支持,但希盟批评中资确实引来了华裔支持者的不满。一名行动党国会议员候选人和多维新闻记者坦言,基层支持者确实有要求行动党别批评的声音,这位候选人认为华裔选民仍有一定的“中国情意结”。

而这种“中国情意结”,多存于老一辈的大马华人思维中,最常见的其中一种说法是“中国越强大,华人地位越提高”。不论此说法是否能成立,或是否乡愿,但马华公会在选战策略上主打“中国牌”,可谓呼应了这想法的存在。

不过随着时代的变化,以及大马华裔世代的更迭,已逐渐从“大中国认同”,逐渐转为优先对大马本土的认同,非再以侨民心态来看待祖先所来自的中国。行动党国会议员候选人刘镇东向多维新闻记者表示,马华公会对中资的诉求不会对华裔选民有太大影响,刘镇东认为马华公会的选战策略最大问题是“自己跟自己讲话、活在同温层”,忽视了华裔选民主要是反首相纳吉布。这意味着大马华裔选民首要关注的是国内问题,“中资”等国外问题是非首要的。

“族群政治”仍会是未来大马政治的主旋律

马华公会作为执政党联盟“国阵”的第二大成员党,与第一大为代表马来人(巫裔)的巫统,及印度国大党分别代表了华裔、巫裔、印裔的族群政党,以捍卫本身族群利益的政党自居。2013年的505大选时,当时在野党联盟仍是“人民联盟”(简称民联),由不分种族的多元族群政党行动党、公正党、伊斯兰党(含华裔穆斯林)组成,当时民联与国阵的对垒,分别代表着强调不分族群的“公民利益”与捍卫“种族利益”的路线之争。虽然民联在该届选举无获得过半议席而未能执政,但获得过半的得票率,曾让大马社会萌生摆脱“种族政治”的希望。

不过2018年的选战,民联瓦解后的在野党联盟-希盟纳入了由马哈迪率领巫统前成员组成的“土著团结党”(简称土团),却依然是以捍卫族群利益的巫裔政党。这引起一些在野党支持者与中间选民的不满,认为马哈迪再当首相的话,恐让巫统的族群政治延续下去,因土团成员多由前巫统党员组成。

可见,即使如多数华裔选民所愿,大马在这第14届大选了自1957年建国以来的首次政权轮替,“族群政治”仍会是未来大马政治的主旋律。

再举出最后一个案例,59岁的台湾歌手姜育恒(亦是韩国华侨)日前在大马选战期间,受邀为执政党举办的演唱会站台,却惹怒了大马华裔网民,许多网民骂他为“汉奸走狗”,要他“滚回台湾”与扬言抵制他在大马所开的餐厅。相比上一届2013年的选举中,华裔选民明显支持在野党的投票倾向,此届选举大马华裔选民显得更分化,因为有的在野党支持者及中间选民对希盟与种族主义的马哈迪合作持保留态度,却引来了死忠支持者的谩骂,用词除也包括“汉奸走狗”,还有“华人欺负华人”等以“汉族”为中心的负面词语。对这些立场激进的华裔选民而言,与国阵在一些议题倾相同立场,就是族群的叛徒,因此马华公会多年来也被骂“卖华公会”。

最后,再回到中资问题,从华裔选民对马华公会所说支持国阵会让马中关系密切的论述无动于衷,再到部分华裔选民基于“中国情意结”而对希盟批评中资的立场“持保留态度”,以及今届选举出现如“汉奸走狗”等谩骂的负面选举文化,无论5月9日的选举结果为何,大马华人会持续身陷狭隘的族群政治的囹圄中。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