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May 2018

新加坡《联合早报》: 马来西亚大选迎来首次政党轮替, 马哈迪当回锅首相领导希盟政府


新加坡《联合早报》:
   马来西亚大选迎来首次政党轮替,

马哈迪当回锅首相领导希盟政府


作者 / 来源:联合早报(新加坡)


希盟总主席马哈迪周三晚间召开记者会表示,希盟已经拿下西马六州政权,但选委会一直不肯发布选举成绩。(路透社)

本文是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10日的报道,标题是:希盟赢得过半国会议席,马来西亚首次政党轮替。内容如下¬——

根据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官网在凌晨2时45分公布的成绩,希盟总共取得116个议席,超过112席的执政门槛。希盟总主席马哈迪凌晨宣布将组织新政府,旺阿兹莎将出任副首相。

(吉隆坡综合讯)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刮起全民海啸,反对阵营希望联盟赢得过半国会议席,国阵失去维持了61年的政权。根据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官网在凌晨2时45分公布的成绩,希盟总共取得116个议席,超过112席的执政门槛。

希盟总主席马哈迪凌晨宣布议席过半,将组织新政府,他宣布旺阿兹莎将出任副首相。


稍早时,对于选委会延迟公布选举成绩,马哈迪说,多个选举成绩延迟是因为选举官拒绝签署选举成绩表格。他也确认,根据非正式成绩,马来半岛的槟城、雪兰莪、马六甲、森美兰、柔佛及吉打州已由希盟掌控。到凌晨2时30分,选委会确认,除了吉打,其他五州都已落入希盟手中。

在州选举方面,非正式成绩显示,不少国阵重量级领袖纷纷败选,森美兰州希盟连夜抢先宣布赢得19席,显示森州已变天。过后,选委会证实希盟获胜,执政森州,而伊斯兰党则执政吉兰丹及登嘉楼州。

马哈迪和旺阿兹莎今早觐见国家元首

马哈迪和希盟及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今天一早将觐见国家元首,讨论要求组织政府。

据悉,包括看守副首相阿末扎希以及巫青团长凯利等巫统领袖漏液前往纳吉位于吉隆坡大使路的私邸,相信是商讨败选后情况。凯利约凌晨2时离开首相私邸时,向媒体简短表示,等候今天首相11时召开的记者会声明,并且强调将尊重人民的意愿。



希望联盟领袖之一的林吉祥这次大选拿下柔南的依斯干达布蒂里国会选区,希盟支持者昨晚在当地大肆庆祝。(海峡时报)

昨晚,由于开票局势紧张,网上竟流传多张军车已驶入布城戒备的照片,引起关注。不过布城警区主任罗斯里否认此消息,并称这张军车照片并非摄于布城。他促请民众停止散播不实谣言,也切勿轻信未经证实的消息。

《星洲日报》摄影记者昨晚9时55分在布城,拍到警方在通往首相署的入口处设路障。罗斯里说,并非只有布城设路障,为了防范开票晚上出现突发事故,吉隆坡各警区总部都会在各自辖区内设立路障。

马来西亚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胡逸山午夜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这显示马来西亚人民求变的决心,马来西亚人民对于政治及现实的一些不满。

询及这对马国政局有什么影响?他说:“这是从1957年独立开始到现在,第一次的政权更替。肯定会有一小段时期的不确定性,比如一些政府部门会换人,一些政策需要改变,会有许多的不确定因素,但是几个月以后应该就稳下来了。马哈迪当过22年的首相,这不是第一次做首相的人,他当首相的年代,马来西亚取得经济蓬勃的发展。

马哈迪是马国政坛极富争议性的领袖

“国阵沦为在野党,未必会分裂,也很难分裂,因为看起来只有巫统和砂拉越的几个政党得到几个议席。”

此外,93岁高龄的马哈迪在浮罗交怡国会议席胜出,这意味着他将成为马国国会中最年长的议员。

马哈迪是马国政坛极富争议性的领袖。在首相任内,他毁誉参半。1990年代,他推出“2020年宏愿”的政治方针,国家经济以双位数增长多年,举国对前途充满信心,马国也被认为是亚洲第五条小龙。

不过,马哈迪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背后存在诸多争议,包括对巨型工程的追求、银行和钢铁厂亏损、让全民为国家汽车政策买单等。

马哈迪是一个追求权力的领袖,在任期间起用学生领袖安华,推动国家伊斯兰化,以打倒伊斯兰党。

他对权力的追求,滋生金钱政治和裙带关系。巫统今天猖獗的金钱政治、一马公司腐败案等,马哈迪责无旁贷。但很显然,马哈迪不在其位之后,反而无法容忍他认为铸下大错的人。他一而再、再而三不满意自己指定的接班人,部分原因是他们的政策不符合他所认知的国家愿景,加上他的强烈个性,以致高龄仍想纠正自己的过错。#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