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6 November 2017

特朗普调整亚洲政策,新加坡地位受轻视了

特朗普调整亚洲政策,
新加坡地位受轻视了

原标题:李显龙未获特朗普会谈 新加坡的没落

作者 / 来源:路禾 / 《多维新闻》网

李显龙10月底到访白宫也未能提升自己在美国政治版图中的地位
(图源:Reuters)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14日结束了12天的访问亚洲行程。总体来看,通过这次访问,他巩固了美国与日韩之间的关系,收获了北京的贸易大礼包,在越南阐述了他的印太愿景,在东盟峰会上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修复了美菲关系。但有一个国家似乎被忽略了,它就是新加坡。

特朗普(Donald Trump)访问亚洲的行程中并不包括新加坡,他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峰会和东盟峰会期间都未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正式双边会谈。

值得注意的是,在特朗普访问前,李显龙访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2009年首访亚洲时,当时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峰会在新加坡召开,他在参会期间顺带访问了新加坡。联系起来看,外界不免产生特朗普甩过新加坡而李显龙特意访美的印象。

美国“轻视”新加坡相当罕见

其实,不只是特朗普 “略过”了访问新加坡。目前,特朗普政府中,只有美国防长马蒂斯(James  Mattis)6月曾到访新加坡,但他的重点是参加香格里拉对话会,并非是对新加坡的访问。蒂勒森8月首次访问东南亚时,行程中只有菲律宾、泰国和马来西亚。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4月的亚洲行也访问了唯一的一个东南亚国家——印尼。美国与东盟重要国家对接过程中“轻视”新加坡相当罕见。

毕竟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时期非常重要新加坡的地位:2016年7月,他罕见给予李显龙国宴的规格,并称新加坡为美国加强在东南亚地区存在的“锚”,此前享受此美誉的只有日本和澳大利亚。

但李显龙10月底的访美可以用不温不火四个字来形容:特朗普并没有盛赞新加坡,两国能拿得出的合作亮点恐怕也只是新加坡航空公司和波音公司签署的购买客机协议。同时,与美韩、美日之间的“2+2”对话正常举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新“2+2”对话也未举行。种种迹象似乎都表明,新加坡在美国亚洲战略地位中的没落。

特朗普在越南APEC期间的演讲少了地缘政治的色彩
(图源:Reuters)

特朗普政府正在调整亚洲政策

在分析人士看来,新加坡地位的下降在于特朗普政府亚洲政策的调整。美国官方在发布有关特朗普和蒂勒森等访问亚洲公告时都提到了一个词“印太地区”(Indo-Pacific),而印度、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11月12日在东盟期间召开的首次局长级会议也不包含新加坡。

特朗普的亚洲政策优先方向是地区大国。新加坡诚然是一个重要的国家,它也的确在东盟国家中曾“独树一帜”,但它的战略地位和经济体量恐怕都难以与东盟地区大国或者是印度等国相匹敌,这就意味着它在东盟中的相对优势已经失去。这也是为何彭斯、蒂勒森和马蒂斯等专门访问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国的考量,同样,特朗普的南亚政策有抬高印度而贬低巴基斯坦说明,大国才是重点关照对象。

新加坡已不是美国战略上的重点

加之特朗普是一个相当务实的领导人,拿李显龙10月底的访问来看,新加坡能提供给美国的这次订单只有130多亿美元。对比之下,越南总理阮春福在5月底6月初的访美之行中,越美单单签署的经贸协议就有150亿至170亿美元,除此之外,两国还会加强防务合作,考虑到奥巴马时期美国就已经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可以预见,美国也能在越南找到武器出口的市场。

特朗普是一个“美国优先“为准则的领导人,谁能给美国最大的利益是他的外交评判标准,当其他东盟国家也能给予他所要的利益时,美国何必还要重点关注新加坡呢?

特朗普不是一个意识形态浓厚的领导人,奥巴马时期加强与东盟各国的联系更大程度上是从战略上对中国进行围堵,只要能对中国形成牵制,国家大小都不是重点,新加坡也因此能成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喉舌。特朗普的优先要务可能并不是对某个国家形成一种牵制,而是哪个国家能给美国的利益最大,谁就是美国战略上的重点,是“利益先行”的一种思路。新加坡角色的弱化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