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5 February 2017

马来西亚发现新关键证据,要求复核"白礁"主权归属

   马来西亚发现新关键证据,
要求复核"白礁"主权归属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白礁岛(上图,新加坡称为Pedra Branca;马来西亚称为Pulau Batu Puteh),位于新加坡海峡东面入口的南中国海水域,面积不超过一个足球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两国政府曾都曾对白礁岛及其南面的中岩礁和南礁(见下图红线方格)提出主权争夺。

2008年5月23日,位于海牙的国际法院就涉及白礁岛、中岩礁和南礁的主权归属(马来西亚诉新加坡)案作出判决。法院首先指出,柔佛苏丹国(马来西亚的前身)曾拥有对白礁岛的原始所有权,该岛是一个花岗岩岛,霍士堡灯塔即座落在该岛之上。但是,法院又断定,当在这一问题上出现明确争端时(1980年),所有权转给了新加坡,这一点有各方的行为为证(尤其是新加坡作为一个主权国而采取的某些行为,以及马来西亚未能对新加坡的行为作出反应)。法院因此将白礁岛的主权判给新加坡。

至于中岩礁,即由几个永久高出水面的岩石构成的一处海洋地物,法院指出,法院据以认定白礁岛的主权归于新加坡的特殊情况显然并不适用于中岩礁。因此,法院认定,作为柔佛苏丹国继承者的马来西亚应被视为保留对中岩礁的原始所有权。最后,在南礁这一低潮高地问题上,法院指出,这位于白礁岛和中岩礁所产生的领海明显重叠部分之内。法院回顾说,它没有得到当事双方关于划定其领海的授权,因此断定,南礁位于哪一国家的领海之内,该礁主权则属于哪一国家。

——以上文字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摘自《联合国大会第63届会议[A/63/4(SUPP)]国际法院的报告》:un.org/chinese/ga/63/docs/4/1.html

白礁、中岩礁、南礁岛的位置

【观察者网综合】新加坡近日十分不走运,好不容易要迎回被扣了好一阵子的装甲车,老邻居马来西亚却又开始发难了。近日,马来西亚当局声称,发现了新的关键证据,有可能会颠覆海牙国际法院于2008年对白礁主权归属所做的判决。不过,这一过程将十分漫长,保守估计也得到明年下半年才能开启下一阶段的工作。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3日报道,马来西亚当局表示已于当日向国际法庭提交申请,希望该庭重新裁决白礁(Pedra Branca)主权争议。 

马来西亚总检察长穆罕默德•阿潘迪•阿里(Mohamed Apandi Ali)发表声明称,马来西亚在发现了一些关键信息之后决定提交申请,因为2008年国际法庭将白礁判给新加坡的时候,马来西亚以及国际法庭对这些信息并不知晓。 

他还表示,马来西亚在判决的十年以及发现新信息之后的六个月内提出申请是符合国际法规定的。 

新发现的3份解密文件

新加坡“8频道新闻及时事节目”在4日对此进行了补充,根据国际法庭发表的声明,这三份文件分别是:新加坡殖民地政府官员在1958年发出的书信、一名英国海军军官在1958年提交的事件报告,以及一份属于上世纪60年代的海上作战地图。 

马来西亚当局认为这些文件显示,英国殖民地政府和新加坡的最高级别官员都认为,白礁岛不是新加坡的领土。由于这些是最近才被公开的机密文件,马当局相信,如果国际法庭当年知道这些证据的存在,可能就会作出不同的裁决。 

另据马来西亚“星洲网”4日的报道,马新两国外长于2003年签署特别协定,同意把白礁主权争议提交至国际法院审理与裁决。而海牙国际法院于2008年5月23日以12对4票裁决白礁岛主权属新加坡,同时分别以15对1票,裁决中岩礁(MiddleRocks)和南礁岛(South Ledge)将主权归马来西亚。 

新证据的有效性待确定

目前,新加坡外交部正在研究马来西亚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的对2008年白礁岛主权判决进行司法检讨的申请,并已成立司法团队回应马方的申请。 

新加坡在研究马方的“新证据”后,将向国际法院提交书面报告。法院随后必须裁定新发现是否符合六个月的有效发现期。保守估计,这个阶段的司法程序要到明年下半年才结束。如果国际法院裁定“新证据”有效,法院将展开第二阶段工作,裁定新发现是否对判决有决定性作用。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