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June 2016

新加坡与P-8和南中国海战略

新加坡与P-8和南中国海战略

作者/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环球视野》

本文主要介绍了美海军将于9月在新加坡部署新型P-8反潜侦察机。先阐述了新加坡地处南中国海通往马六甲海峡的咽喉要道位置,然后介绍了P-8型反潜侦察机的卓越性能,以及机组人员对该型机的看法,最后总结近期在新加坡部署P-8型反潜侦察机是在南海局势高度紧张的背景下进行的,并寄予新加坡人对此次部署的希望,即希望其平稳而安静。文章编译如下:

在香格里拉峰会开始前,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与东道主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一同登上了美国性能卓越的P-8型反潜侦察机,此举向中国发出了鲜明而清晰的信号。


图1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和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在P-8飞机前合影

P-8型反潜侦察机代号“波塞冬”,目前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和印度军方都列装有该型机,而且这些国家的军方高层都十分喜爱这款飞机。

P-8型机是美海军最新型的飞机之一,两国防长乘坐的这架P-8仅服役2年时间。该型飞机首先部署到太平洋,然后才部署到其他海外地区,这经常被国防官员和海军将领论述引用作为饱受质疑的“重返亚洲”战略的实物证据。

对于P-8型机可以从新加坡起飞执行任务,战略学家感到尤其兴奋,而目前两国已就此达成协议,并将从9月起开始进行常规部署。(新加坡并不会设立永久的美国军事基地,而这种部署将逐渐成为美国与亚洲非盟友国家合作的模式。)这款先进的远程海上巡逻机能在世界最大的海上交通枢纽之一进行部署是技术与地理环境的完美结合,但是中国却不会为此感到高兴。

地理位置的束缚


图2 东盟成员国

地理位置是第一位的。卡特防长在前往新加坡的途中在其专机上告诉记者称,这一地区是“超级油轮的超级公路”。

在登上P-8完成此次飞行后,卡特又说,“我们飞过了马六甲海峡,这总能让我感到惊奇,因为在这里能看到国际船运的密集程度,能看到各个国家的国旗、来自各种始发地并去往各种目的地的船只。这是全球共享的伟大繁荣景象,也是我们试图用军力来保护的。”

在巴耶利峇空军基地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卡特说,“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连同其地理位置可以与新加坡相比。”

新加坡位于马来半岛的矛头位置,从亚洲大陆向南刺向印尼群岛,地理位置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要通过这一地区迷宫似的陆地和水域,最短的路途恰好要经过新加坡并穿越马六甲海峡。从马六甲海峡向东,几乎流动着支撑韩国、日本和中国强大经济体的所有燃料能源。反过来,从马六甲海峡向西,以上国家的工厂利用运回的能源所生产出的各种商品再流向中东、印度、非洲以及欧洲。

在巴耶利峇空军基地,黄永宏在卡特身旁说,P-8的部署“突出了我们的共识,即本地区附近水域十分重要。这里有1300万桶原油要通过马六甲海峡,仅次于霍尔木兹海峡……这条重要海上交通线上发生任何不稳定情况,不仅会对东盟国家的经济产生重大影响,而且会对全球造成重大影响。

黄永宏说,不多年前,伦敦劳埃德船舶保险公司提高了这一海峡的保险费,原因是海盗现象增多。这一地区的国家在2005年香格里拉对话上曾达成一致,愿意与美国及其他对提供支持感兴趣的域外国家共同打击海盗。黄永宏回忆说,在海空联合巡逻机制建立后,这项高风险溢价费就取消了。

这样确保海上生命线的合作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其中也包括中国。卡特说,“这不针对任何国家,包括中国。它包容任何国家,包括中国。”

但是,不是任何行动都是无争议的。除了油轮、商船和渔船,中国的军舰和潜艇也会从其重度军事化的海南岛前往该水域活动。海南是中国向南中国海扩张的大本营, 而其新造的岛礁基地则形成了海南的外围部分。海南是如此敏感的地区,所以北京政府反对并且经常拦截美国的军力靠近该岛。北京政府尤其反对装备高科技传感器 的远程侦察机靠近,例如P-8。

P-8在行动

图3 2014年8月,一架中国海军歼-11在海南外海近距拦截一架美军P-8型机

退役海军指挥官布莱恩•克拉克(Bryan Clark)说,“中国人可不希望有能干的搜索机在这个地区活动。”克拉克曾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的高级助理,现任美国战略预算评估中心的研究员。他说,P-8从像新加坡这样的战略要地出发活动,“将能够监控和记录中国的水面活动,例如针对位于菲律宾和越南境内的南中国海邻居的活动。他们可能还会担心,P-8会对在海南岛以外的潜艇活动实施监视。”

事实上,除了侦察,P-8在反潜战方面也很专业。它既可以投放声呐浮标(它可以携带其前身P-3两倍的量),又可以投放制导鱼雷。虽然它现在仍然用的是与P-3相同的声呐处理器,但是它正在升级新型更强劲的处理器以更好地探测潜艇。P-8已经拥有先进的观测镜和雷达,可以搜寻水面舰艇,还有“鱼叉”导弹发射架可发射导弹击沉舰艇。

克拉克说,P-8还可装备精密的电子传感器,可以定位雷达站点并窃听无线电网络,这使它又比EP-3更胜一筹。考虑到中国曾在海南岛外海强硬地拦截了一架EP-3,而且中国战机和美国飞机发生了相撞并伴有飞机坠落,他们应该不会欢迎EP-8型机在新加坡附近飞行。

相比之下,P-3或者EP-3在新加坡附近飞行还不会使中国感到那么担心。因为这些老款飞机是螺旋桨驱动的,不能进行空中加油;而P-8是喷气式飞机,它可以进行空中加油。那么,P-8在速度和航程上的优越性能意味着,它可以用更快的速度部署到更遥远的疆域。它传感器的优越性又使它能更加好地发现隐藏目标。此外,由于P-8比已服役30年的P-3型机要新得多,所以P-8会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执行空中任务上,而把更少的时间花在维修保养上。

机组人员视角

图4 美新两国防长观看P-8传感器机组人员工作

两国防长乘坐的P-8飞机机长普卢姆(Plum)中尉在起飞后不久说,“这架飞机相比P-3要现代得多。”她从飞行员的角度说,“这是全玻璃座舱(即都是数字显示屏而非表盘和开关),它拥有最新的飞行仪器。现在我们拥有了大量过去没有的态势感知工具,例如交通报告,以及非常棒的气象雷达。”

战术协调官马克•巴登(MarkBaden)补充说,“还有自动驾驶”。

普卢姆说,“以前我们的P-3也有自动驾驶,但是它不管用。”

巴登说,“从另一个角度看,P-8与所有传感器的软件接口要好很多。P-8上有更多的无线电设备,我还可以说这款飞机上的保真度要高很多。”

巴登还说,相比P-3,P-8由于采用了现代数字技术,其内部变得更加干净整洁,传感器操作员和战术协调官可以坐成一排轻松地交换意见或者互相观看对方的高分辨率显示屏。

P-3还有一个不好的名声就是,它在遭遇强气流时会使机组人员感到十分颠簸,但是P-8不会。普卢姆说,“P-8更加平稳”,事实上,它的机身与商用客机737相同,“乘坐P-8要平稳得多,安静得多。”

平稳且安静。这也是新加坡人希望P-8部署到它们国家的发展状态,他们不希望搅浑相邻大国的地缘政治水域。

黄永宏说,“美国……在过去七十年的存在提供了稳定的条件。同时,我们认识到世界形势在变化,中国正在崛起,我们所有人都认为这不是一个零和博弈……不存在遏制问题。”

现在是南中国海局势高度紧张的时刻,然而,虽然情况并不十分平稳,但在近前部署P-8仍是不错的选择。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