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5 June 2016

走下山头,统一在野战线

走下山头,统一在野战线

作者 /来源 :李健聪(人民公正党环境局主任)/《当今大马》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当今大马》在双补选尘埃落定,国阵以更高多数票守土,在野势力陷入低潮当儿,推出了选后分析的特辑,以期厘清当前政局与未来路向。本文是特辑文章之一,作者李健聪是人民公正党环境局主任,也是彭亨士满慕区州议员。

作者在这篇文章重点提出“希盟必须进一步巩固力量,以统一的政治平台,或至少以单一旗帜与巫统/国阵对垒”的见解,他甚至单方面提出“希盟3党合并”的主张,并且说明3党合并有新的政治想象、资源整合、解决政党在不同族群的观感以及与其它在野党的政治合作的4大优势。

作者之所以提出3党合并的主张,是由于他认为“无论民联或是希盟所面对的严峻挑战——就是山头主义(Territorial Imperative)”——我们认为,作者显然是看不出无论民联(3党)或是希盟(3党)的领袖们无法真正团结共同斗争的根源,而把我国各民族人民长期以来遭遇殖民政府的“分而治之”和国阵政府的“种族主义”的统治,在对待诸如马来特权、土著优先、国家伊斯兰化等等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和宗教信仰问题上形成的各个族群党派之间的复杂的矛盾斗争简单化,或者说是淡化了。

人们有兴趣进一步了解,作为人民公正党领袖之一的作者提出的希盟3党合并的主张,是否为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的领袖们和党员们所认同。

以下是李健聪6月23日发表在《当今大马》专栏的全文内容——

希望联盟在大港与江沙双补选失利,我们必须先承认失败,然后才能够从失败中汲取经验。

诚信党的败仗,也是希盟的败仗。希盟的选票不止无法趋近国阵,在江沙表现甚至比伊党逊色。

这种情况如果在全国大选重演,希盟将会失去雪州与槟州,伊党将会失去吉兰丹,巫统/国阵将会重夺三分二议席。一旦国阵重夺三分二国席,我预测选区将会重划,且将更加有利巫统/国阵。在野力量很有可能溃散,重演90年代人民阵线与2001年替代阵线的结局。

届时,诚信党或将走入历史,公正党将面临存活之战,唯有行动党在华人超过70%的城市选区还能够继续取胜;而伊党将继续在其丹登吉堡垒区,以其顽强理念延续政治生命。我国的政治民主化进程,将倒退到308前的状况。

依约奇迹不会发生

我认为“依约奇迹”不会再次发生。依约于2007年4月补选,随后发生两场人民大集会:净选盟1.0与史无前例的兴权会示威,并成功掀起政治海啸。今天看来,类似的民权运动,短期内不会发生。

英国作家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说道:“人们从历史学到最重要的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我们宣称社会在进步,但若与前人相较,我往往看不出我们在思想策略、甚至行动上,实有何特出之处。


如果我们还是无法从历史中获得任何教训,那么能够笑到最后的,将是一再巧妙利用破局因素之人。能够把26亿令吉存入私人户口还能够全身而退者,绝对不是傻憨之辈。

我不会在此推测伊党是否将与希盟合作,毕竟伊党实在难以预测。但我相信希盟如果以现有模式迎战大选,气势不但不足以取胜,反而将会折损许多议席。那在种种客观条件限制之下,希盟领袖可以如何应变,一方面巩固并吸纳在野力量,另一方面取回主动权呢?我认为是希盟三党合并。

巩固力量政治平台

首先,三党联盟已经常态化。就算三党宣称联盟如何稳固,三角战依然在砂州发生。希盟不可以只是人民联盟2.0版本。我们必须进一步巩固力量,以统一的政治平台,或至少以单一旗帜与巫统/国阵对垒。三党合并,将行前人所不能行之先例,更加让协商政治行之有年的国阵模式望尘莫及。

三党合并有以下数个优势:

(一)新的政治想象:无论是在朝的国阵,还是在野的社阵、人民阵线、民联或希盟,都没有整合为单一政党。若把人民在505所倾注的51%支持力量,转化为一个多元开放的城市型政党,将会是历史性、开创性的举动,以及一个新的改革符号。新的政治想像也能够打乱纳吉政权继续分裂在野党的布局,也降低大选后分崩离析的可能。

(二)资源整合:双补选期间,某位行动党领袖直言:“我们要把华人票推到最高。”行动党驻守华人区,公正党混合区,诚信党马来区,与国阵模式大同小异。合并之后,城市筹募的资源有望调往乡区,把在野党之间的矛盾转化为内部竞争,无论在多元共事或统一政纲方面,将更容易达成共识。

(三)解决政党在不同族群的观感:虽然刘镇东把行动党归类为城市政党,但与事实差距甚大矣。行动党依然是超过九成华裔党员的政党,充其量也只能是个华人城市政党。过去数十年,我国城市已经变得更多元化,譬如关丹便已经从华人为主的市镇蜕变为超过六成马来人口的城市,相信其它城市也在历经这般变化。我佩服刘镇东有此远见,因此若要把行动党从“华人政党”的刻板印象中解放出来,合并正是良策。

(四)与其它在野党的政治合作:合并之后,无论是社会主义党、伊党、沙巴砂拉越的地方政党,与其它政党的政治合作将变得可能。无论是联盟模式、一对一模式、还是公正党之前与社会主义党达致的旗帜借用模式,皆为可能的政治合作方式。


希盟的挑战:山头主义

合并固然无法一次过解决许多问题,但如以上所述,政治发展是动态的。合并的可能将缔造新的政治想像,以期能够回应无论民联或是希盟所面对的严峻挑战——那就是山头主义(Territorial Imperative)。

在一个山头主义的世界里,彼此死守基本盘,把山头视为自己的王国。地盘外唾手可得,但是自己却不能亏本;当盟友趋近,他们亦无动于衷,结果“只见山头,不见战场”。

即使守住一个山头,整个战争已经未战先败!在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里,专门鼓吹个别种族的认同和归宿感,本身就是山头主义。新政治不能够再走国阵的老路,而必须打破种族、宗教与地域分化的高墙,把被压迫的人民团结起来。

反之,容我再问一句:三党为何不能够合并?是领袖的傲慢、山头主义、放不下族群身份、还是政治洁癖?如果以上全非,那么,一起走下山头,开始谈合并路线图吧。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