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9 April 2014

关于汶莱“12.8“武装政变 且听3名亲历者的珍贵回忆

关于汶莱“12.8”武装政变
且听3名亲历者的珍贵回忆

原标题:汶莱人民党“12.8”武装政变历史研究史料

作者:于东

图(及图下说明)取自《李光耀回忆录——1923-1965》一书,新加坡联合早报1998年出版,页525。

上图为作者提供的从报章上扫描下来的资料图。汶莱人民党是由阿扎哈里领导一批先进的马来青年(其中一些成员跟印尼左派有密切关系)在1956年成立起来,争取国家独立的政党。1957年率团到伦敦谈判,要求英国制定宪法让汶莱独立,遭遇英国殖民政府拒绝。但英国殖民政府在1959年与汶莱苏丹谈判后,答应两年内让人民举行选举组织政府。几经拖延,终于在1962年8月举行了首届大选。汶莱人民党在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这已足以证明汶莱人民党已经获得人民的广泛支持,已经创建了通过议会斗争夺取并进而掌握政权的有利条件。它又为何选择在1962年12月8日(大选胜利大约4个月后)发动“12.8”武装政变呢?许多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显示,汶莱历史上的所谓“12.8武装叛变”,完全有可能是英国特工在幕后阴谋策动。这个被视为“武装叛变”的事件,是为英国殖民统治者当时采取直接的军事镇压以全面摧毁汶莱人民的议会斗争成果而制造的吗?是为英殖民统治者当时推行它的新殖民统治并实施新的暴力镇压以彻底破坏汶莱、砂沙以及新马地区人民的民族民主运动而制造的吗?这些都是值得探索和思考的问题——以上两张图片的文字说明是本部落格编者所加的。

【编者按语】本文是现居砂拉越美里的业余文史工作者于东(原名黄招发,又名昭发)日前传送给人民之友部落格编辑部的三篇文稿。于东因在上世纪60年代曾参与砂拉越人民的革命运动而在近10年来把他的业余时间与精力大部分倾注于砂拉越现代史的探索,特别是对砂拉越武装斗争的反思,他出版了《砂拉越左翼运动史》与《探索砂盟革命运动的败因》等著作。


因北砂与汶莱接壤,当时同属英国殖民地,两地人民面对同样的殖民统治与镇压,1962年汶莱发生的“12.8武装起义”对砂拉越的武装革命和社会运动产生巨大影响,于东因此也对“12.8武装起义”这个历史事件尤其是对这个所谓“武装起义”是由英国特工在幕后策动的疑案,进行了探索和思考,而在2012年8月出版了《命运的拐点——揭开汶莱“12.8”武装事变真相》一书。三篇文稿是作者在探索汶莱“12.8”武装事变真相以及撰写有关著作,对还在世的当年武装起义的(1名)参与者、(1名)知情者以及(1名)领导者进行颇有深度的访谈而取得的成果。以下是于东传送来的3篇访谈的全文内容——

前言

下述三篇文件是访谈誊录华文翻译文本,系为笔者在2011年1月至4月间在探索汶莱于1962年12月8日发生的武装政变时所做的访谈(录音) 誊录。三篇文件分别是:
(1)1月15日对干尼•默都兴(Ghani•Metussin)的访谈记录一一这是由笔者聘请担任翻译的李允章(原林梦政府中学校长)执笔的原文。干尼是当年汶莱人民党坦布廊县支部领导人之一,参加和领导该地区武装起义者之一(今尚健在之极少数者之一)。
(2)2月22日对陈公兴先生的访谈录音誊录。陈先生是当年汶莱人民党党员,是党主席阿扎哈里好朋友。陈氏亦是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林梦支部第二任秘书和中央委员。
(3)4月10日对耶欣•阿芬迪(Jassin•Affendi) 的访谈录音誊录。耶欣是当年汶莱人民党创党人之一、人民党中央秘书长、发动武装政变的策划人兼起义军(北加里曼丹国民军)总指挥。他是直至2011年尚健在的最高领导人,2012年8月去世。

笔者曾在2012年8月出版《命运的拐点——揭开汶莱 “12.8” 武装事变真相》一书,此拙作原本计划在耶欣仍健在时面世,让他看到我的书已出版,多少可实现了他欲将汶莱“12.8”事件历史留存给后人之心愿。

此外,我原计划在拙作出版后,让他有信心,相信我有能力为他完成心愿,促使他乐意将他的个人回忆录(手稿)交出来,由我去办理。可是我的努力还是慢了一步,即在拙作付印之际,他却走快了一步,无缘看到。一年来我托人去寻找他的回忆录,至今还未找到,不知其下落,实感内疚和惋叹(当时我们在访谈结束时,他告知我们有关他的回忆录事宜,并开口要汶币3千元报酬,我当时要求先看稿后再说,之后却没有抓紧“跟踪”工作)。因此,《命运的拐点》的出版可说是有些仓促,书中难免存有一些缺点和不足。所以经过一年的后续工作,今公开三篇访谈誉录,目的就在于(少许)补偿其不足之处。

笔者希望通过公开有关誊录,借此能为关心和研究真实历史者,提供多一些史料。而对非议和否定笔者在这几年来的调研成果的那些人,顺便奉劝他们:若真有心关注历史真相的话,趁早参与实地调查工作。因为根据我的探索,人民党留下的文字记录或文件极为稀罕;要掌握史料,非要找当事人不可。然而,至今倘健在的当事人已是寥若晨星,若一味还只是停留在口头上,或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的发表高见, “想当然”的去非议和否定别人的调研结论,不但于事无补,而且是对历史极不负责任的表现,后果只能损人害己!


熊心豹胆献祖国

汶莱人民党斗士 干尼•默都兴

李允章笔录兼翻译

上图为干尼•默都兴(Ghani•Metussin)站立在位于林梦班达鲁安
六公里甘榜砂特利亚的住宅门前——2011年1月15日拍摄
左起:作者于东、向导刘世业、汶莱“叛变”战士干尼•默都兴及翻译员李允章(拍摄于访谈现场)
【编者按语】 于东特别注明:首篇是他对干尼•默都兴的访谈内容。因这次访谈只能以马来语进行,由李允章担任翻译,而在现场由李允章直接以马来文作笔录,之后也由他亲自译成华文(包括标题以及两张图片都是他所草拟和提供的)。访谈中所提的武装政变的原来笔录以及翻译华文为“武装叛变”一词,也是李允章所拟定而形成的——于东保留原来笔录和华文译文中的有关词语,不作更改,以示尊重(译者)。

人物的背景

干尼•默都兴Ghani•Metussin出生于一九四二年二月十二日在汶莱淡布绒县(Temburong District),原名干尼•西巴勒Ghani•Sibal,原籍摩禄人,于一九五七年随父归依回教。因父取回教名默都兴•阿都拉Metussin •Abdullah,故易名Ghani•Metussin(以下简称干尼)。

参与汶莱人民党

于一九五七年,干尼注册为汶莱人民党(Partai Rakyat Brunei, PRB,以下简称人民党)党员。当时,PRB已活跃于都东(Tudong), 瓜拉马拉弈(Kuala Belait), 色勒当汶莱姆阿拉(Serdang Brunei Muara)和诗利亚 (Seria)。

当时,人民党主席阿查哈里(A. M. Azahari ) 深受当地人民拥戴。其口才犹如印尼总统苏卡诺(Sukarno)。由于当时汶莱基本设施,尤其是道路、医院及学校全然简陋不堪,人民怨声载道。故此,当阿查哈里登高一呼,群山响应。许多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参与“救国斗争”。

当时的干尼•默都兴因而深受感动,决心奋勇向前,为国捐躯,参与汶莱人民党淡布隆的葩利(Parit)支部,被选为该支部副财政。

汶莱人民党组织结构

在组织结构上,汶莱人民党可分为三个阶层:


当时,淡布绒县共有八个支部,包括色奴柯(Senukur)、伯拉奕斯(Belais)、葩利(Parit),乌鲁淡布绒(Ulu Temburong)、布柯(Bukok)、拉达(Rada)、司拉坡(Selapon)及巴丹都利亚(Batang Duria)。

当时,葩利(Parit)支部之委员会成员如下:

       主席:乌单•普阿(Udan•Puak)

       秘书:巴兰•苏干(Balan•Sugan)

       财政:拉威•乌欣(Lawi•Usin)

       副财政:干尼•默都兴(Ghani•Metussin)

支部之经济有赖于党员每月每人所缴交之汶币五十分党员捐。当时党员人数共计四十位。于一九六零年,葩利(Parit)支部存款共计大约汶币四十元。

汶莱首次大选

于一九六二年八月,汶莱举行大选。全国共分为六十个选区。选举成绩可说是一面倒。汶莱人民党赢得六十席中之五十九席。唯有一席由独立人士所赢取。

汶莱人民党领袖们积极向英国殖民政府争取独立,但后者显然无意移交政权。与此同时,人民党领袖们也暗中筹组一支秘密武装部队,以备未来不测之需。

人民党斗士远赴印度尼西亚接受武装训练

于一九六二年四月初,干尼及同志们一队二十人启程,从淡布绒步行往砂勒丹(Sardan), 而后乘船往摩拉伯(Merapok)及葩特利干(Peterikan),长途跋涉,直抵东加里曼丹(Kalimantan Timur)之比利巴板(Bilipapan)。

抵达后,开始接受密集军事训练。当时还有来自古晋、诗巫以及沙巴之北加里曼丹公会 (Kesatuan Kalimantan Utara) 会员参与训练。来自沙巴之朱吉福利将军(General Zulkifli)及来自砂拉越之再努丁将军General Zainuddin皆乃阿查哈里之影子内阁部长。当时北加里曼丹公会曾获得砂拉越人民联合党(Sarawak United People’s Party) 及砂拉越国民党(Sarawak National Party)之部分党员之支持。后因援助不足,北加里曼丹公会终告解散。

三个月后,彼等携带一批武器回国,其中包括各类型之枪支、手榴弹及炸药,以便回国后组织北加里曼丹国家武装部队(Tentera Nasional Kalimantan Utara)之用。

汶莱叛变爆发

于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八日,汶莱叛变爆发。当时,阿查哈里与其助手再尼•阿默(Zaini•Ahmad) 正往菲律宾,会见马可帕伽 (Macapagal),征求政治援助,以便汶莱能尽早取得独立。其实,启程前,阿查哈里并无策划叛变。

叛变内幕

由于阿查哈里出国后,人民党处于群龙无首之际,英殖民政府智囊特务打扮成同情和支持人民党斗争事业,欺骗和企图扰乱人民党,以“让世界知道汶莱之政治斗争”为理由,煽动人民党党员发动叛变。

人民党党员不知该谬论实乃英殖民政府所设之陷阱。许多党员开始订制军服,以便发动武装反英抗战之用。当时,汶莱社会开始慌乱,人民议论纷纷,犹如大难临头。

不久后,沙利卡曼•哈志毗罗(Sali Karman•Hj.Piloh) 被逮捕,囚禁于老越警察署。众人向人民党秘书耶欣•耶芬迪(Jaasin•Effendi)报告。后者心知秘密已泄,唯有提早发动叛变,并委派沙布里•阿都哈密(Sabri•Abdul Hamid)为老越(Lawas)、顺叻(Sundar)及大老山(Trusan) 区领袖。

叛变爆发时,叛军攻击林梦(Limbang)、诗利亚(Seria)及巴干奴(Bekenu)的警察署。于林梦警察署,首先中弹受伤者为拉提夫警官(Inspektor Latiff),但他跳江潜水逃命。另有三位警员被击毙。

在汶莱,被逮捕之人民党党员被囚禁于波基亚戏院(Panggung Borkiah)历时数周。其中有的实乃自愿投降者,因为彼等相信英殖民政府之宣传,即英政府有意与人民党党员举行双方会谈以达致和解,并赦免参与叛变者。

与此同时,在国外,菲律宾总理马卡帕伽不赞成汶莱以叛变方式夺取独立。阿查哈里助手再尼•阿默更责怪阿查哈里发动武装叛变,而后再尼逃往香港。阿查哈里孤身启程前往印度尼西亚耶加达(Jakarta)会见苏加诺总统(Presiden Sukarno)。岂知后者反问阿查哈里为何发动武装叛变。故此,寻求外国援助,向英政府施压让汶莱尽早独立的努力亦告失败。

叛变失败原因

当时,汶莱人民党党员们实未周详策划该场叛变。战士们未经军事训练,并毫无现代化武器。猎枪乃主要武器。子弹供应又极其有限。战士们仅靠高昂之斗志,奋勇向前而已。

叛变后战士们之命运

于一九六三年三月,干尼被林梦警方逮捕(注1),并于林梦高等法庭(现今之林梦博物院地点)受审。六位战士,包括干尼,被判坐监八年。支队长西迪•耶雅(Sidek Yahya) 被判坐监九年。判后,全被引渡到古晋,囚禁于特东干监房(Penjara Tedungan)。

囚禁两年后一日,古晋警方特务组之阿力克警官(Inspector Alik) 询问干尼是否愿意成为砂拉越居民。但他因爱国情深,当场拒绝献议,不久后被引渡回汶莱囚禁。

三十七个月后,干尼深感前途黯淡,遂与同狱之撒玛•则路丁(Samad•Jeludin)及尤苏夫•依布拉欣(Yusof•Ibrahim) 秘密策划逃狱。彼等成功逃往鲁玛巴斯(Lumabas)、 盘丹(Pandan)、依拜依拜(Ipai-Ipai) ,终于抵达林梦。

彼等求助于本固鲁阿布•巴卡(Penghulu Abu•Bakar) ,而后被带往林梦警察署,向阿彭警官(Inspektor Apong) 求助。由于事关紧要,阿彭警官带领彼等求助于惹都安总警长(Ketua Polis Reduan)。彼等请求惹都安总警长协助向砂拉越首席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耶谷(Dato Abdul Rahman Yaakub)申请政治庇护。彼等暂时被拘留于林梦监狱中。

二十八天后,林梦警方收到上司命令必须马上遣送彼等回汶莱,故此寻求政治庇护计划即告失败,只得重回汶莱监狱,面对更严峻之考验。

在汶莱,人民党秘书耶欣•阿芬迪(Jaasin•Effendi)联络马来西亚领袖,要求准许叛变战士们居留于马来西亚。由于当时政治局势已有所改变,该申请幸获批准。

于一九七三年七月某日,干尼、撒玛•则路丁(Samad•Jeludin)及尤苏夫•依布拉欣(Yusof•Ibrahim)三人与耶欣•阿芬迪(Jaasin•Effendi)、再尼•哈志阿默(Zaini •Hj. Ahmad)、西沙烈•玛慕(Sisalleh•Mahmud)及奥玛塔敏•哈志默西底(Omar Tamin•Haji Morsidi)里应外合,趁着监狱官员们正忙于举行追思仪式(kenduri)时刻,越狱而逃至林梦。

彼等幸获入境准证,而后取得暂时居留证,至今已有公民权 (注2)。

干尼•默都兴之近况

干尼与其家人现居于林梦班达鲁安路六公里的甘榜砂特利亚(即英雄村之意)(Kampung Sateria, 6 Km. Jalan Pandaruan, 98700 Limbang), 他如今已是一名有成就的传统草药师。他开拓药圃,种植药草,销售往沙巴、砂拉越及汶莱各地。他与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合作研究以草药治疗癌症及肾脏病患者。

【 注解 】

注1:武装起义失败后,干尼等逃到林梦避难,两个多月后被林梦警方逮捕。

注2:干尼说,对笔者有意撰写 “12.8”历史,甚感高兴,他许久以来都在希望将有关 “12.8” 历史真相告诉世人。



与陈公兴对话录音誊录

(摘录“12.8”事件的部分)

日期:2011年2月22日晚和23日上午。
地点:林梦市同乐园餐厅(22日晚);中央菜市场楼上一马来食摊(23日上午) 。
旁听者:邵常煌、陈世银(22日晚)。

左起: 陈世银, 陈公兴, 于东, 邵常煌(访谈现场拍摄)

说明:与陈公兴谈话,由于没有语言障碍,谈话无约束,话题涉及多方面,包括过去与现在、汶莱人民党和砂拉越人民联合党里里外外、滞留美里躲藏避捕生活和被监禁期间生活等。本文只摘录关于汶莱 “12.8” 事件和有关情况之部分。

东(于东):请你(指陈公兴)介绍一下少时求学读书情况。

陈(公兴):小学在当时林梦唯一的中华公学读完六年级,小学毕业后,父亲送我到古晋真光英校读到七号毕业。

东:七号毕业后呢?

陈:就回到林梦,当时林梦没有什么工作好作,就到汶莱去找工作,进入阿扎哈里开办的较石厂HM & SONS工作,任职文员,就这样结识了阿扎哈里,并结交成密友,于1958年在阿扎哈里邀请介绍下成了人民党党员。

东:你是哪年出生的呢?林梦人吗?

陈:是在1937年出生的林梦人。

东:那怎么可以参加汶莱人民党?

陈:可以,当时可以,但不可以担任执委,也不可担任任何职位。

东:你的祖籍是哪里?

陈:中国福建安溪。

东:你是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林梦支部的负责人吗?

陈:是的,我在汶莱工作期间经常来往于汶莱与林梦之间,1960年5月加入人民联合党,并积极参加筹备成立林梦支部,1961年6月支部成立,第二年被推选为支部秘书和中央委员。

东:你有参加砂拉越地下革命组织吗?

陈:没有。我的身份是人民联合党党员,在汶莱是人民党党员。

东:你在人民联合党活动期间常跟谁联络?

陈:雷浩明、古春辉、黄纪作,有时也有与王其辉和杨国斯联络。

东:你能谈一下汶莱人民党的情况吗?

陈:我加入党后,大多数活动我都有参加,当时汶莱人很团结,很尊敬阿扎哈里,阿扎哈里威望很高,秘书长阿芬迪才是决策人,是一个重要人物。

阿扎哈里与苏丹关系很好,1957年人民党开办一间印务公司,叫文化印务Culture Printing,缺乏资金,是苏丹给予帮助,苏丹向英国要求资助(注1)。

1962年8月大选胜利后,阿扎哈里多次去见苏丹讨论组织政府事,苏丹同意由阿扎哈里去组织新政府,阿扎哈里也表示对苏丹效忠不二。

东:你谈一下汶莱人民党发动武装斗争的情况,好吗?

陈:党内有两种意见,一种是要发动武装斗争;另一种是不同意武装斗争。主张武装是以秘书长阿芬迪(Jassin Affendi)为首的,有中委兴都(Hidup)、王伟明等;另一派是阿扎哈里和副主席再尼•阿默(ZainiB•Ahmad)等。

东:谁是王伟明?

陈:是流连书店老板,人民党中委。

东:这个人现在还在吗?

陈:去世很多年了。

东:你有参加武装斗争吗?

陈:我不同意搞武装斗争,他们去做,我不参加,他们有找我,我不同意。他们当时准备工作很公开,到处讲,到处买东西,特别是9月以后,买布、做军衣,买刀、买鞋,林梦人都知道。

东:警察,政府人员知道吗?

陈:我想会知道,因为许多人都知道呀!

东:这些情况你有告诉人民联合党里的人吗?

陈:有,我告诉王其辉、杨国斯和美里党部。

东:他们怎样反应?

陈:他们不相信我的话。

东:12月8日之前几天,你看到什么情况吗?

陈:6日上午我在老越,遇见人民党在老越的负责人沙里•比罗(Sabli•Piloh),他告诉我,县长要他下午去见他(县长)。我跟他说,不要去见,你赶紧去淡布廊避一避。中午我就回林梦,晚上见到阿芬迪,他告诉我,沙里•比罗被县长拘押了,恐怕会泄漏起义事件,要在8日提早起义。

7日上午我经汶莱去美里,参加当晚人民联合党的党庆活动,下午抵达美里,看到古春辉,告诉他汶莱明天会发生武装起义,他不相信。晚上10点左右,我遇见鸟曼,人民党中委,告诉我他赶去巴干奴(Bekenu)领导起义。

东:以后情况呢?

陈:第二天早上,由于情况不明,我不敢回林梦,就去到罗东我亲戚家暂住。第三天听说警察抓人,有人通知我不可回林梦,因为警察要抓我,这样我就不敢回了。

东:那你留在美里吗?

陈:在罗东住几天后,美里朋友叫我隐居在珠巴与古春辉一起。

东:后来呢?

陈:为了安全,我经常转换住处,先后在珠巴(Krokop)、廉律(Riam)、罗冰(Lopeng)、都九(Tukau)、巴甘(Bakam)和石山(Batu Niah)等。

东:什么时候离开美里?怎么会被捕?

陈:1968年底我离开,自已出来。由于我不同意古春辉他们搞武装斗争,他们做什么我都没有参加,他们开会不给我参加,因为我没参加他们的组织。1968年他们要杀特务,将我和另外几个人转移到石山。不久,我亲戚通知我,父亲病重,要见我,所以我决定要回家去见父亲一面,这样就跟他们说我要回去看父亲,他们同意后我就自已想办法回去。我到美里后就打电话给王其辉,要求给予协助,王其辉叫我先到警察局自首,然后他会出面协助。几天后,在警察押送下回到林梦探望了父亲,又被押往古晋监禁,直到1973年底才释放我回林梦。

东:回林梦后你又参加人民联合党活动吗?

陈:回林梦后不久,1974年王其辉、杨国斯叫我出来领导和恢复林梦支部活动,1990年后,我退休了,现在我对党活动没兴趣,很失望,现在的人没理想,只想利益,争争夺夺 (注2)。

(其余我们谈了晚年生活,子女情况,身体健康等等。23日上午原本在菜市场二楼约见阿芬迪,一直由9时30分等到12时,阿芬迪失约未到,在长达2小时半的时间里都在闲聊中而过,谈话内容涉及汶莱人民党和砂拉越人民联合党过去种种情况和感想。下面是23日上午对话部分誊录)。

东:干尼说: 人民党是受英国特务煽动唆使而去搞武装斗争,你说呢?

陈:很有可能,我知道当时阿芬迪他们与英国人有来往,每次党大会都有英国人在场,说是顾问,有说是英国左派人士,也有说是工党人。

东:阿芬迪会相信英国人说的吗?

陈:很难说,那时阿芬迪有去过英国。那时他们, 人民党领导人都很年轻,大家思想都比较简单,思想比较激烈。

东:那时他们那么公开去准备武装起义,英国人、警察、政治部不知道吗?

陈:我看一定会知道,在林梦没有人不知道。

东:为什么警察不先采取行动呢?

陈:这就很奇怪。

东:那时林梦有驻兵呜?

陈:没有,只有几个警察。

东:后来呢?

陈:我从古晋监狱回来后,有驻兵了,那应该是野战部队,伊班兵。

(这时已近中午12时,估计阿芬迪不会来了。我与陈兄讨论了再约阿芬迪事,谈话结束了) 。

【 注解 】

注1:据雷皓明告知:英国有出资援助人民党成立印务馆;文铬权委派三位技术员从古晋到汶莱提供协助。此三位砂拉越人在 “12.8” 事件后曾被拘留一段时日。

注2: 陈公兴晚年是经营小贩生意,在林梦中央小贩中心底楼经营(摆设小摊)食品杂货生意。


与耶欣•阿芬迪对话录音誊录

日期:2011年4月10日。
时间:下午1时。
地点:林梦板达鲁路6公里,干尼•默都兴(Ghani•Metussin) 住宅。
翻译:陈公兴。
旁听者:黄厚基、黄玉芳、干尼、刘世业 (干尼和刘世业中途有间隔离席) 。
(正式开始前,干尼特别交代,抓紧时间,一来阿芬迪年纪已高,恐久坐不耐,二来谈话结束后,他要开车送他回汶莱,不宜太晚, 因为他送回耶欣后,还要倒回林梦)。


访谈现场——坐者: 耶欣(左), 陈公兴(右), 站立者(左至右): 刘世业、干尼、黄厚基、于东。
东(于东):先请耶欣先生简单介绍一下家庭和年青时生活情况。

耶(耶欣):我在1922年出生于汶莱市,中学毕业后就进汶莱SHELL石油公司服务,后期升任为经理助理。

东:那个经理是谁?

耶:英国人,名字一时忘记了(较后通过陈公兴传达:好像是Hector Hales)。

东:你在石油公司做工时,参加了人民党吗?

耶:我是人民党发起人之一,与阿扎哈里一起组织人民党。人民党成立后,我一直都是担任秘书长,白天在石油公司上班,晚上就做党的工作。

东:参加人民党活动,老板、英国人不反对吗?

耶:不会的,他们不反对我参加政治工作。

东:你在石油公司做工到什么时候才离职?

耶:到1962年6月后。

东:为什么要离职?

耶:准备参加大选。

东:你目前生活情况怎么样?

耶:我从林梦回汶莱后,居在由苏丹安排的住宅,在市区,几年前被苏丹委任为国家发展党主席,每个月领取250元津贴费。生活安定,经常接受免费身体健康检查和医药供给。

东:有几个儿女?

耶:三个男, 一个女。

东:请谈一下人民党情况。

耶:1956年1月与阿扎哈里一起发起组织人民党,那一年8月获准注册便正式成立,阿扎哈里任主席,我任秘书长。

阿扎哈里当时在人民党和人民中很有威望,与苏丹关系也很好,在党的对外活动都由他出面带头,我负责内部党务和党发展工作、政策决定、斗争方式。

东:当人民党成立时有多少人参加,后来发展到多少党员?

耶:开始时有50人,到了1962年党员有2万人。(当时全国人口约8万名) 。

东:听说你在1962年有去美里约见文铭权,是吗?

耶:好像是在1962年5月,是王伟民提议和安排的。是在晚上,在一个山上见面。

东:为什么要去见文铭权?

耶:听王伟民说, 文铭权是砂拉越革命党有势力的人,我去见他,是要与他商量一起发动武装政变。

东:文铭权如何反应?

耶:他不同意搞武装斗争,他说没条件。

东:你是怎样情况下决定搞武装斗争?

耶:1962年初,印尼、菲律宾都反对马来西亚计划,汶莱人民党斗争目标是要(北婆)三邦独立,组成三邦统一国家,所以我们派人去印尼见苏加诺总统,他答应支持我们。在汶莱的英国朋友告诉我,汶莱是小国,你们要独立,需要国际支持,但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不知道你们要独立,要他们知道,你们就要搞武装政变,武装政变一发生,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时印尼、 中国、 朝鲜、古巴都派军队来帮助你们了,国际支持了,联合国承认了,你们就胜利了。

东:这个英国人是谁?你相信他的话吗?

耶:这个英国人,根据他自己说,他常来汶莱是做生意的,他经常来找我,喜欢对我讲做生意方法和汶莱独立事,我当时觉得他的话有道理。

东:他有介绍自己身份吗?

耶:有,他说,他是英国工党左派人士,英国左派人士是反对英国统治海外殖民地;他又说,他同情和支持汶莱人民党的独立斗争。

东:这个英国人叫什么名字?

耶:( 他想了一下) 一时记不起了,太久了。

东:你回去想想,想起请告诉公兴,好吗?

耶:好。

东:后来这个英国人呢?

耶:1962年12月我被捕坐牢,不知道了。

东:他在汶莱时,与你有来往时, 住在什么地方?

耶:住在英国专员署附近,与使馆人住在一起。

东:你们为什么要决定在12月8日发动武装政变?

耶:原来是决定在圣诞节发动起义,因为老越的负责人被捕,恐怕暴露起义时间,所以决定提早。

东:人民党在8月的大选已胜利,为什么还要搞武装斗争?

耶:英国人在阻止立法议会召开,我觉得组织政府没希望,那时阿扎哈里多在外国奔走,争取国际支持,许多国家都支持我们,如印尼、 菲律宾、 中国、 越南,、朝鲜、 古巴和苏联等,所以我们要阻止马来西亚成立,赶紧发动起义,成立北加里曼丹统一国。

东:当时你决定12月发动武装斗争,你那个英国朋友知道吗?

耶:知道,我们有谈过,他说最好在1962年12月前发动政变,因为英国已安排好在1963年成立马来西亚。

东:阿扎哈里知道吗?

耶:知道我要发动起义,但不知道时间,那时他在外国。

东:阿扎哈里同意武装斗争吗?

耶:不同意,但没有阻止我的决定。

东:当晚发动起义时,你在那里指挥?

耶:在汶莱郊外的Bukit Selilah, 搭建一个简单帐篷做指挥部,我下命令各地起义部队凌晨2点包围进攻各地警察局,切断通讯和电流供应,占领电台和油田公司总部。这些行动都很顺利,没有遇到大反抗,天亮前都占领所有警察局,所有警察都缴枪了。

东:你们有打皇宫吗?

耶:没有,我们只派一些人去保护苏丹。

东:当时英国在汶莱没有驻兵吗?

耶:有,有一或二营辜加兵(GurKha) 。但是我们没有去打兵营,他们不会出来打我们的。

东:为什么?

耶:因为我们事前有通过警员通报总监,双方互不干扰。辜加兵要听众警察总监指挥,没有总监命令,不可以走出兵营。而且总监不住在兵营里,起义时他的住宅电话已被切断,他也不敢出来,就是想下命令也指挥不了。

东:警察总监是谁?

耶:英国人。

东:叫什么名?

耶:不记得了(较后通过公兴传达说: 叫Pak Jacsen)。

东:你们怎么在几天内就失败呢?

耶:约三天后,英国从新加坡调来很多军队围攻我们,我们又得不到印尼和其他国家军队来支持,我们人少,武器又不好,多数是猎枪,子弹又缺乏,所以抵抗不住英国军队进攻,很快失败了,多数人被俘虏了。

东:你在决定发动起义时,有考虑万一不成功怎么办?

耶:我们当时认为一定会胜利,不考虑失败问题。

东:为什么?

耶:因相信英国朋友的话,当我们占领警察局、政府机关后,世界各国都知道了,印尼,、中国都来支持我们了,英国人退走了,我们就胜利了。同时,当时许多警察都是我们的人,都配合我们占领警察局和各政府部门。我们没有考虑失败问题。

东:你们当时为什么不退入农村、 森林坚持打游击?

耶:汶莱是小国,农村就是市郊,森林小,近城市,人口少,不能坚持,没有粮食。

东:你们有多少人被俘和牺牲?

耶:2千3百多人被俘,3、4百人牺牲。

东:你是在怎样情况下被捕?

耶:失败后,我躲在半港的石厂里,大约一个星期被英军搜捕到。

东:被捕后情况怎么样?

耶:先被关押在警察局里,之后被关押在Derakas Detention Camp,一直到1973年7月越狱到林梦。

东:你们当时为什么那么容易可以越狱到林梦?

耶:(笑而不答)。

东:你在林梦住到什么时候又回去汶莱?

耶:1990年苏丹颁布宽恕令,欢迎我们回去。所以我们的人慢慢就回去了,我到2001年才回去。

东:你在林梦时有与阿扎哈里联络吗?

耶:有,1973年7月我到林梦不久,砂拉越政府就将我们用专机载去吉隆坡住一段时间,那时就与阿扎哈里在吉隆坡见面。1974年初我们倒回到林梦以后,阿扎哈里还到林梦探望我们。

东:你们这时候见面时,有谈论武装起义等事吗?

耶:有,我们讨论了失败原因,我们对英国人破坏汶莱独立斗争,看法一样,我们没经验被英国人骗了,偏信了印尼等国家会派军队来帮助我们。

东:你会同意阿扎哈里对赛扎哈里谈话中的一段话 (我念出那一段话一一注1) 吗?

耶:我看法一样,我们见面时有讨论这些事。

东:有人传说,当时汶莱除了人民党外,你们还有一个秘密组织,有吗?

耶:没有,我们有计划成立一个三邦联合组织,去推动实现三邦统一组成北加里曼丹统一国。但是这个组织没有成功组成。

(谈到此时,干尼走进来,插口说,时间已过三时,还有事要谈的话,捉紧一些) 。

东:差不多可以了,若有遗忘,今后再通过电话联络。

耶:我们有写好一本回忆录,未能出版,你们能出版吗?

东:可以考虑,是英文还是马来文?

耶:马来文。

东:若给我们出版,有什么条件?

耶:(与干尼商量后) ,将我们写好的稿卖给你们。

东:要多少?

耶:(稍定片刻)3千元。

厚基(插话):要先看一下内容比较好。

东:先给我们看一下,再说好吗?我们看了若觉得可以出版,我们再商量,若觉得不适合我们出版,我们会原稿还给你。

耶:不知你们有能力出版吗?我回去想好了再给你回答(注2)。

东:好的。你可以通过公兴找我们。请你相信我们,只要适合出版,我们会克服困难争取出版的。

(谈话结束,时间:下午3时20分)。

【 注解 】

注1:是指赛•扎哙里的《人间正道》一书中第137页,谈及英国阴谋策划武装事变事。

注2:此事后来没回应,却听说耶欣要先看到我的书出版了再说(证明我有能力出版)。当我得知耶欣去世后,就通过干尼和公兴查寻该 “回忆录”,可是至今未找到,耶欣家人说没发现。我转告: 请继续找寻。希望会找到, 找到会给酬金。

(2014年1月完稿)


相关文章链接:

1、让历史暴露在阳光下吧!——考究砂拉越现代史之意见
2、马来西亚两个国庆日所隐含的意义
3、【视频】 李万千在2013年全国老友大聚会上的讲话: 回顾过去 ,认清现在 ——对传统左翼现况的省思
4、李万千在2013年全国老友大聚会上的讲话:回顾过去 ,认清现在 ——对传统左翼现况的省思
5、华玲山下
6、丧礼派发《我的遗愿》信函 陈平盼后人记得“我是好人”
7、廿世纪六十年代 新加坡左派工运遭遇 问题探索 ——纪念“二•二事件”五十周年【1月15日更新】
8、《廿世纪六十年代新加坡 左派工运遭遇问题探索》 续篇 ——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