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4 October 2013

“民间组织・议会斗争・民主人权”受到国内数家媒体关注报导 / Liputan Media Terhadap Forum "Pertubuhan masyarakat • Perjuangan berparlimen • Demokrasi dan hak asasi manusia" / Media Coverage on "NGOs • Parliamentary Struggle •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Forum

“民间组织・议会斗争・民主人权”论坛
受到国内数家媒体关注报导

Liputan Media Terhadap
Forum "Pertubuhan masyarakat • Perjuangan berparlimen • Demokrasi dan hak asasi manusia"

人民之友工委会主席团与3位主讲人于2013年10月20日在本工委会12周年纪念论坛暨餐会的合照。
左起:丘光耀、黄贵文、黄德、再益卡玛鲁丁、詹玉兰和朱信杰。


1、《当今大马》相关报导全文——

神化民联等同怂恿成另一魔鬼
丘光耀赞同网民追击缺席事件

作者 / 来源:特约刘伟鸿 /《当今大马》2013年10月21日新闻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4387
505大选落幕后,公民社会与网民大力监督民联表现,但却引来一些死忠支持者的反弹。民主行动党名嘴丘光耀警惕,假若不批判民联的不合理行为,则只让民联迈向腐败道路。

虽然丘光耀身为行动党普通党员,但他认为他的任务是“批判国阵,监督民联”。

他发挥一贯栋笃笑本色,“我相信人类Homo Sapiens 人种拿到权力,就会作怪……但有一天民联拿到三分二(国会优势),我就会像(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一样,整天去酒店了。”

“我监督民联,是要让民联不容易腐化……但如果我们绝对神化民联,民联所有错误都不可以批评,那么你是怂恿民联成为魔鬼。”

畅谈民间组织议会斗争

最近返马的丘光耀是在昨午于古来人民之友工委会12周年纪念筹款宴会的“民间组织·议会斗争·民主人权”论坛上,回应出席者问题时,这么表示。

该论坛筵开30席,约有300人出席。其他主讲人包括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方略联盟副主席再益卡马鲁丁和林连玉基金会署理主席刘锡通。主持人为人民之友工委会主席团成员朱信杰。

由于刘锡通抱恙缺席,因此其讲词由人民之友工委代表严居汉代读。

政党之争乌龟王八打架

丘光耀指出,民联只是人民的载体,以达到推翻国阵政府的目的。

“你不是蚁民,刁民,你是公民。我们政客只是为你打工。”

他引述台湾名作家李敖谈话,指政党之争犹如“乌龟王八”打架,“乌龟强大,我就支持王八,王八强大我就支持乌龟。”

丘光耀的一席话,引起在场出席者哄堂。

针对网民最近抨击23名民联议员没在国会反对通过具争议性的《2013年防范罪案(修正与扩充)法令》,丘光耀大赞网民行为。

他指出,上述批判代表公民社会,监督民选议员是否在议会厅内履行责任。

倡导上街必须瘫痪机制

丘光耀指出,公民社会上街斗争必需打破“上网召集—上街—听演讲—解散”的标准作业程序,因为政府已不再关注此老招数。

相反地,他提出上街斗争需要有瘫痪机制功能,政府才有可能低头。

他举例,香港时任特首董建华在香港面临2003年沙斯危机时,仍强行推动钳制港人自由的《基本法》第23条,引爆50万港人参与回归以来最大型的“七一大游行”抗议。

“当时香港亲共建制派人数比民主派更多,(23条)恶法一定通过……有许多民主派议员在地下电台大骂。”

“突然有位听众说,‘你们议员都傻的,虽然一议员一票,为何不发动群众运动?”

“结果就有50万人包围香港立法议会。我看那班狗官怎样投票。”

七一大游行后,董建华撤回基本法23条法案,并在两年后下台。

因此,丘光耀建议,街头示威需要打破不过夜惯例,更要有组织性,以达到瘫痪机制的效果。

无组织让公民自由发挥

另一名主讲人黄德补充,公民团体应以无组织方式来活动。

“绿色盛会是个没组织的(团体),这都是人民自行了解自己的责任。我们没吩咐,没组织,我们只是给予个理念。”

他指出,上述形式是源于“一人立起”概念,让民众参与反莱纳斯稀土厂活动,包括上月结束的百万签名葬莱纳斯的运动。

但再益卡马鲁丁却认同丘光耀说法,即公民团体需要组织群众,培养干部,让公民继续抗争。

此外,他也表示,公民团体需与政党保持一定距离,以方便监督。

刘锡通也与再益看法相同,指非政府组织必须严守“议政而不执政”的独立性。

“若有任何非政府组织领导人要参与争取执政权,不如脱离组织,一心一意去参加政党。”

“这避免在野党成功执政后,与非政府组织产生利益冲突。”



以公民自由取代民族平等
论者倡新论述争取巫裔票


505大选凸显民联在争取马来选民支持尚有进步空间,民主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倡议,民联下届大选的策略应重新包装现有论述,以反击巫统民族主义和保护土著政策的说法。

他举例,华社压力集团如董教总的口号“民族平等”,提供弹药让巫统和《马来西亚前锋报》妖魔化民联,因为民族平等被视为威胁马来特权。

“不是不要讲(民族平等),而是少讲,除非你不打算打倒巫统。”

“你每天都讲民族平等,再怎样大声,只会让(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和《前锋报》攻击。”

因此,他建议以“公民自由权”来涵盖“民族平等”精神,减少马来人心理所承担的威胁。

团结互助取代精英绩效

同样的,他认为应以“团结互助”取代“精英绩效制”,因为后者是马来人较反感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治国模式。

丘光耀是在昨午于古来举行人民之友工委会12周年纪念筹款宴会的“民间组织·议会斗争·民主人权”论坛上,回应出席者问题时,这么表示。

该论坛筵开30席,约有300人出席。其他主讲人包括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大马行动方略联盟副主席再益卡马鲁丁和林连玉基金会署理主席刘锡通。主持人为人民之友工委会主席团成员朱信杰。

由于刘锡通抱恙缺席,因此其讲词由人民之友工委代表严居汉代读。

打倒国阵目的更加重要

在场有出席者质疑丘光耀说法,要求进一步解释时,丘光耀指出,与打倒国阵相比,坚持使用传统字眼,“哪个重要?”

“马来人即使认为(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多么有魅力,有改革诚意,他们投票时都想一想,还是投不过。”

因此,他再度强调,打倒共同敌人才是重点。

伊斯兰是最受管制宗教

另有一名公众询问最近上诉庭判决天主教周刊《先锋报》禁用“阿拉”字眼,如何影响我国宗教自由时,再益(左图)认为所有民族国家(Nation-state)都没享有绝对宗教自由。

再益也是伊斯兰非政府组织Jamaah Islah Malaysia主席。他感叹,实际上伊斯兰教是受到最多国家管制的宗教。

“比如说,个人或社团不能自行建立清真寺。与其他国家相比,伊斯兰教在马来西亚受到最多管制。”

“再者,我们也不能随便引进国外宗教司。”

受询如何突破非政府组织仍围绕在族群和宗教课题时,再益则指出,最重要的是突出各族和宗教的共同价值。

他认为,假若有穆斯林团体挑衅,非穆斯林团体可以质问对方,该想法是出自哪一可兰经经句?

“让他们(穆斯林团体)去回答问题,而你也可以向有关权威查询。”

“实际上,很多以伊斯兰名义干的事,都不属于伊斯兰。而这也发生在其他宗教。”



2、《东方日报》相关报导的扫描——



3、《南洋商报》相关报导的扫描——



4、《中国报》相关报导的扫描——



5、《星洲日报》相关报导的扫描——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