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 October 2019

安华被罢黜的历史是否会重演,胥视今朝"保马行动"会否得逞

  安华被罢黜的历史是否会重演,
胥视今朝"保马行动"会否得逞

作者:兹克里、黄凯荟、叶蓬玲、汤美燕 与高嘉琪 /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496447

发表于2019年10月18日 16:48  时分  更新于同日18:12时分

原标题:来真的!?数名希盟领袖与希山合作“保马”?

(漫画插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公正党主席安华周二(15日)在国会耐人寻味的谈话,扯出一个据称由巫统领袖希山慕丁(上图右)暗中操盘的阴谋说法。根据多个消息,部分希盟领袖也有参与希山的计划,但目的不是要成立新政府,而是要确保首相马哈迪做满5年任期。

尽管如此,若这个“保马行动”进行至最后,不排除会造成希盟分裂,现任政府瓦解,进而出现政治重组与新的政府。

希山慕丁和韩沙联手策谋“保马行动”

多个不同党派的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除了希山慕丁以外,“保马行动”的另三个要角分别是经济部长阿兹敏、企业家发展部长礼端,以及拉律国会议员韩沙再努丁。

阿兹敏是公正党署理主席,礼端是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而韩沙则是巫统叛将,已在大选后归降团结党。

去年12月巫统爆发退党潮,其中一名退党议员就是韩沙(下图右)。韩沙也是前贸消部长,他已在今年2月转投团结党。

希山慕丁(左)与韩沙(右)正在联手策谋“保马行动”

巫青团长凯里曾抛出“贵族论”,影射希山慕丁就是退党潮幕后的操盘人。不过,希山慕丁去年底已否认这种说法。

团结党高层消息人士透露,韩沙与希山两人正联手策谋,以确保马哈迪做满5年首相任期。

“这是一项‘交易’。他们要马哈迪做满任期,而交换条件就是,让那些面对提控的人能够免罪,除了纳吉和阿末扎希。”

纳吉是前首相,而阿末扎希则是前副首相。两人目前都面对数十项罪名提控,仍在法庭审讯中。

至于希山慕丁则是前国防部长。目前,反贪会正在调查国防部换地案,但还未有提控。

韩沙再努丁目前没有身陷任何罪案调查或提控。

参与“保马行动”的阿兹敏(左)与礼端(右)

积极拉拢更多国会议员加入"保马计划"

公正党亲安华的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披露,最近希山慕丁、韩沙、礼端与阿兹敏会晤,以商讨这项“保马行动”。

据称,这4人目前正在积极拉拢更多朝野国会议员,加入这项计划。

这名亲安华的消息说:“他们去会晤了不少公正党和巫统的国会议员。我们是向两方都证实之后才挑起这件事。”

这名消息说,希山等人会晤的议员中,有者没有签署法定声明支持马哈迪,反而转向他们揭露这项阴谋。

根据这名公正党领袖的说法,希山慕丁只获得数名巫统国会议员支持,而阿兹敏则宣称掌握公正党少于18名国会议员的支持。

安华周二(15日)在国会的谈话,也依稀提到这点。当时,安华声称,希山慕丁正在策动一项“计划”,让反贪会关档不查不控,而其他国会议员则不需要担忧面对提控。

纳兹里:那也只是希山的"个人行动"

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强调,唯有党领导层的决策才能作准。他说,就算希山慕丁真有策谋,也只是希山的“个人行动”,与党无关。

去年7月巫统党选,希山慕丁虽然贵为原任副主席兼名门之后,但并没参与竞选。目前,他在巫统没有任何中央党职。

纳兹里说:“那是他(希山)的问题,他个人的行动。对我而言,我会支持党领导层的任何决策。一切就交由巫统最高理事会来决定。”

纳兹里等人交由巫统最高理事会决定

此前,纳兹里以个人身份表明支持安华出任首相。但他强调,这份支持,纯粹是出于他与安华的友谊,而且他认为安华是个“非凡的政治人物”。

等待马哈迪在议定时期交棒的安华

早在去年9月纳兹里还是国阵总秘书时,他也曾公开呼吁巫统支持安华,但强调这不代表巫统要与安华势力合作组政府。

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前日受询时,也提出类似纳兹里的说法。他说,巫统不知道所谓的希山阴谋,更指“这或许是希山慕丁自己搞的事情”。

与此同时,一名扎希阵营的巫统高层向《当今大马》透露,希山慕丁确实试图拉拢更多巫统国会议员,但并没有获得巫统党领导层的全面支持。

巫统人士称:韩沙不愿看到安华当首相

这名巫统高层与另一名巫统消息人士也说,韩沙再努丁加入希山慕丁的行动,是因为不欲看到安华当首相。两人并没有进一步说明理由。

但翻查记录,韩沙曾在2008年指控安华骚扰其妻子。随后,安华起诉韩沙诽谤,两人因而对簿公堂。到了2013年,安华与韩沙达成庭外和解。

去年12月巫统退党潮时,《星报》专栏作者陈宝珠曾揣测,韩沙退党是因为不满巫统与安华过从甚密。

一名团结党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10月6日马来人尊严大会前后不久,韩沙与希山慕丁曾经不止一次会晤马哈迪,以商谈马来人团结课题。

据称,韩沙再努丁是策划举办马来人尊严大会的主要推手之一。不过,大会执行秘书再纳吉林(Zainal Kling)已澄清,韩沙的角色仅是确保马哈迪出席大会。

马哈迪在努力编织他的“马来政党大团结”的梦想

希山与礼端互相呼应:马来人必须团结

希山慕丁则最近通过媒体频频喊话。在刚过的星期天(13日),希山慕丁在数家印刷媒体发表文章,疾呼马来人团结,甚至抛出“跨党派团结论”。不过,他强调,非马来人不必担忧遭受排挤。

《新海峡时报》隔日也报道,礼端坦言正跟希山沟通,讨论由马来人领导“马来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之必要。

“为了团结马来西亚国族,马来人必须先要团结。随后的问题才是,谁来统领这个马来西亚国族。”

“是华人、印度人、马来人或原住民呢?对我而言,马来人是多数群体,我们必须统领马来西亚国族。”

“最近我也向希山慕丁提出这主张,他也很认同。”

礼端昨日在国会走廊受询时再次强调,马来人有必要透过一项“运动”(gagasan)团结起来,以领导马来西亚国族。

“那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们必须要重新思考如何形塑马来西亚的未来。”

不过,礼端同一天下午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否认他曾经会见希山或韩沙谈论关于马来人团结,抑或是支持马哈迪做满任期的事宜。

消息称:"保马行动"作出下届相位安排

至于阿兹敏,政坛早已盛传,马哈迪与其亲信属意让阿兹敏,而不是安华接任首相。

巫统及公正党消息人士皆声称,“保马行动”倡议的安排是,一旦马哈迪做满任期卸任后,将由阿兹敏与希山慕丁出任正副首相。

不过,希山慕丁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否认此事。

“他(马哈迪)从没那样跟我说。”

此外,希山慕丁也否认曾跟韩沙、礼端或阿兹敏会商马来人团结或“保马行动”。

首相媒体顾问卡迪耶欣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则说,他并不知道希山慕丁与马哈迪近期曾否会面。

不过,他强调,任何人都可以会见首相。

“任何马来西亚人都有权会见首相,跟政治倾向没什么关系。因为他就是马来西亚首相,不是特定政党的首相。”

希山并非首次卷入与马哈迪共谋的指控

无论如何,这并非希山慕丁首次卷入与马哈迪共谋的指控。根据此前报道,希山慕丁曾至少两次会晤马哈迪,而马哈迪也承认了其中一场会面。

上个月,巫统纪委会主席阿班迪证实正在调查希山慕丁,惟拒绝透露调查原因。据称,希山慕丁之所以面对纪律调查,正是因为涉嫌与马哈迪合作。

不过,希山慕丁与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却声称,最高理事会没有收到任何希山慕丁正受调查的消息。

希山慕丁(上图中)与其他巫统领袖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

新政府的成立,取决于东马政党的动向

据《当今大马》从消息人士探悉的数据,即使希山等保马人士合纵连横,得以动员国阵(40人)及伊党(18人)所有国会议员,甚至获得团结党(27人)所有议员支持,人数仍不及国会半数。

若再加上阿兹敏据称掌控的18名公正党国会议员,他们也只有103人。就算再加上沙巴团结联盟(3人)与两名独立人士,他们总共有108席,依然欠4席才能组织政府。

国会下议院共有222席,必须掌控112席才能组成政府。

换言之,这些势力若要成立新政府,则必须将触角伸向沙巴民兴党及砂州政党联盟(GPS)。

民兴党拥有9个国席,而砂州政党联盟则有18席。

砂州政党联盟总秘书亚历山大(Alexander Nanta Linggi)受访时宣称,他不曾听闻所谓的“保马行动”,但不知道旗下个别议员是否曾被拉拢。

亚历山大指出,砂州政党联盟不在意谁当首相,也不在意马哈迪是否做满任期。

“无论是马哈迪或安华,我们都不是很在意。无论由谁领导,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妥善治理国家,并且落实竞选宣言。”

砂州政党联盟也有一个非联盟友党,即黄顺舸所领导的砂拉越团结党(前名为联民党)。它目前拥有一个国会议员。

去年从巫统跳槽至民兴党的纳闽国会议员罗兹曼(Rozman Isli)则告诉《当今大马》,目前没有任何人接触他。

民兴党是希盟的策略合作伙伴。双方在第14届大选中合作,选后在联邦与沙巴合组政府。不过,土著团结党随后不顾民兴党反对下东渡沙巴,两党之间已有嫌隙。

民兴党也有一个盟党——沙巴民统。它旗下有一名国会议员。

《当今大马》已尝试联系阿兹敏办公室及韩沙寻求回应,但不果。

国人都在想:1998年历史会否重演?

马哈迪已多次重申,将按照希盟共识交棒给安华;安华也一再声明,相信马哈迪会交棒。

尽管如此,马哈迪始终未定下明确的交棒日期。1998年历史会否重演?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工委会议决:将徐袖珉除名

人民之友工委会2020年9月27日常月会议针对徐袖珉(英文名: See Siew Min)半年多以来胡闹的问题,议决如下:

鉴于徐袖珉长期以来顽固推行她的“颜色革命”理念和“舔美仇华”思想,蓄意扰乱人民之友一贯以来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政治立场,阴谋分化甚至瓦解人民之友推动真正民主改革的思想阵地,人民之友工委会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和验证,在2020年9月27日会议议决;为了明确人民之友创立以来的政治立场以及贯彻人民之友现阶段以及今后的政治主张,必须将徐袖珉从工委会名单上除名,并在人民之友部落格发出通告,以绝后患。

2020年9月27日发布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精神患者的状态

年轻一辈人民之友有感而作


注:这“漫画新解”是反映一名自诩“智慧高人一等”而且“精于民主理论”的老姐又再突发奇想地运用她所学会的一丁点“颜色革命”理论和伎俩来征服人民之友队伍里的学弟学妹们的心理状态——她在10多年前曾在队伍里因时时表现自己是超群精英,事事都要别人服从她的意愿而人人“惊而远之”,她因此而被挤出队伍近10年之久。

她在三年前被一名年长工委推介,重新加入人民之友队伍。可是,就在今年年初她又再故态复萌,尤其是在3月以来,不断利用部落格的贴文,任意扭曲而胡说八道。起初,还以“不同意见者”的姿态出现,以博取一些不明就里的队友对她的同情和支持,后来,她发现了她的欺骗伎俩无法得逞之后,索性撤下了假面具,对人民之友一贯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的政治立场,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嚣,而暴露她设想人民之友“改旗易帜”的真面目!

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课题上,她公然猖狂跟人民之友的政治立场对着干,指责人民之友服务于中国文宣或大中华,是 “中国海外统治部”、“中华小红卫兵”等等等等。她甚至通过强硬粗暴手段擅自把我们的WhatsApp群组名称“Sahabat Rakyat Malaysia”改为“吐槽美国样衰俱乐部”这样的无耻行动也做得出来。她的这种种露骨的表现足以说明了她是一名赤裸裸的“反中仇华”份子。

其实,在我们年轻队友看来,这名嘲讽我们“浪费了20年青春”[人民之友成立至今近20年(2001-9-9迄今)]并想要“拯救我们年轻工委”的这位“徐大姐”,她的思想依然停留在20年前的上个世纪。她初始或许是不自觉接受了“西方民主”和“颜色革命”思想的培养,而如今却是自觉地为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统治而与反对美国霸权支配全球的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人民为敌。她是那么狂妄自大,却是多么幼稚可笑啊!

她所说的“你们浪费了20年青春”正好送回给她和她的跟班,让他们把她的这句话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人民之友>4月24日转贴的美国政客叫嚣“围剿中国”煽动颠覆各国民间和组织 >(原标题为<当心!爱国队伍里混进了这些奸细……>)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篇文章作者沈逸所说的“已被欧美政治认同洗脑的‘精神欧美人’”正是马来西亚“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的另一种写照!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狗狗的角色

编辑 / 来源:人民之友 / 网络图库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察网》4月22日刊林爱玥专栏文章<公知与鲁迅之间 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是由于这篇文章所述说的中国公知,很明显是跟这组漫画所描绘的马来西亚的“舔美”狗狗,有着孪生兄弟姐妹的亲密关系。

欲知其中详情,敬请点击、阅读上述文章内容,再理解、品味以下漫画的含义。这篇文章和漫画贴出后,引起激烈反响,有人竟然对号入座,暴跳如雷且发出恐吓,众多读者纷纷叫好且鼓励加油。编辑部特此接受一名网友建议:在显著的布告栏内贴出,方便网友搜索、浏览,以扩大宣传教育效果。谢谢关注!谢谢鼓励!












Malaysia Time (GMT+8)

面书分享 FB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