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October 2019

民主行动党的困境和危机

民主行动党的困境和危机

作者 / 来源:Adam Tan / 脸书


原标题:火箭折返 
作者:Adam Tan (上图左)
(上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民主行动党加入执政团队后,犯下的最大错误,是依然把敌人锁定为马华;殊不知,最不想看到他们强大的,是表面上站在他们身边的队友。

在官位的诱惑和权力的麻痹之下,行动党不但没有发挥好制衡的角色,更悲哀的是,失去了敏锐的危机嗅觉,他们明明手上握着一幅好牌,却越打越烂。

须知道,他们想像中那位能合作和被利用的老马,在大马历史的现实里,从宿敌到自家人,到几位首相和副首相,到王室,他都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509的胜利,似乎冲昏了行动党的头脑,无论是台上一字排开的领袖,还是,底下那些水鬼升村长/当市议员的基层,即使过了执政蜜月期,还是一直乐在其中,不想从蜜月期里醒来。

马哈迪当回锅首相之后,并没有闲着

可是老马并没有闲着。

老谋深算的老马比谁更清楚自己的处境,他不想自己,和自己的党,一直当跛脚鸭,希盟其他人,都天真地以为他将来脚一伸,就可以收割他的势力,当所有人还沉溺在欢呼声里,他已马不停蹄的在另辟天地。

左手就做些表明功夫,让出几个职权给盟友,但是牢牢抓着内政和教育这些重要部门,手握几个州权;当然,也历史性地提拔一些女人和非土著,起了橱窗门面粉饰太平作用。

右手就策划招降纳叛,不但成功诱使巫统党跳槽,增加自己的筹码,并且也成功策反了AA,从AA的受重用,接手新成立的经济部门,到后期包容后者受性丑闻干扰的事件,再到最近一起出席土著尊严大会。

对比安华的被投置闲散,以及同性丑闻不同命的下场,两年的交棒计画,只会是个笑话; 另外,敦马的合纵连横手法也玩得炉火纯青。这一点,笔者曾在希盟打算联合老马的时候,曾经评论过。老马和他的党的定位,可进可退。

只要他手上握着几个席位,万一国阵胜出,他可以打马来人团结牌,煮回锅饭;只要希盟胜出,他也可以点缀希盟的马来票光谱,所以此人不可信,不可不防,即使接受策略性合作,也要尽力制衡他。

可惜,从青蛙跳槽到任意撤回反歧视条例,到最近的土著大会,老马到所作所为,行动党诸公和支持者,比当年的马华,更努力去维护和辩护。笔者实在不明白,行动党的危机感,到底去了哪里?


民主行动党至今还傻傻地相信马哈迪

更糟糕的是,行动党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基础盘,已经分崩离析。

从无法争取统考受承认的副教育部长,到无法驱赶Lynas的环境部长,到只会针对马华拉曼的财长,到自己打脸自己,帮忙宣扬爪夷文的后门副部长,到一天到晚喜欢拍照和喝棕油的原产部长;曾经的光环,不断地在褪色。

个人能力和态度是一回事,但很明显,民主行动党是当家不当权2.0?

所谓内阁群体决策的因素,以及担心马来票,都只是遮羞布。毕竟,过去行动党就是大打统考、稀土、以及赵明福案而获得支持。老马主导的政府故意拖延和拒绝,名声最大受伤害的,就是火箭!所以,那些还没有中枪的火箭议员,请你慎行保重。

可惜民主行动党高层也太不吃人间烟火,自己的基本盘还没稳,就想抢马来票。长远的鸿图不是不好,但也得顾及现实;土团、巫统、伊党、甚至诚信党,也是瞄准马来票。

你拿完华人票后,还跑去抢别人的基本票,这个还未成熟的时刻,不是搞到里外不是人吗?

一大堆利用“土著”身份当官的朝野马来人政客,心里是怎样看你们的?还有那些尝尽好处的“土著”真的相信和愿意让你来代表他们?如果民智未开,所有的理想主义都是空谈;何况,宪法里大刺刺写着何谓土著和非土著的区别,有能力和愿意去拆掉的,绝对不是你。

就这一点好高骛远,没有居安思危,民主行动党迟早会被队友出卖,何况到了今天,还傻傻地相信老马?

马哈迪营造马来人危机感冲击行动党

一个真正有担当的领袖,已经如此老迈,应该清楚接班人的重要性,尤其一个国家的经济,有赖于政治的稳定,老马在509的历史功能,已经勉强抵消过去的恶行?

可惜眷念权力的他,没有让人看到他一丝放手的迹象; 反而,为了“保马”,不断玩弄手段,从外围拉拢敌人,回头来攻击和制衡自己的队友。

身为在野党的巫统秘书和伊党主席,纷纷表态支持敌人领袖继续领导政府,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过去的土著大会,明显就是一次Show hand。伊党、没有纳吉/扎西的巫统,由AA带领的一半公正党,都是老马可以随时联手组织政府的靠山。

老马也在问火箭,你准备参与我们吗 ?

从牵涉《淡米尔之虎》的5名印籍党员被捕,到丘光耀的《一带一路》书籍被禁,这一连串的举动,明显就是冲着行动党而来。超人说的对,项庄舞剑,志在沛公!

翻开历史,老马最厉害,就是营造马来人危机感。并且,他说是,就是,而能带领马来人离开困境的,除了他,舍谁?

我不当首相,谁能当首相?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工委会议决:将徐袖珉除名

人民之友工委会2020年9月27日常月会议针对徐袖珉(英文名: See Siew Min)半年多以来胡闹的问题,议决如下:

鉴于徐袖珉长期以来顽固推行她的“颜色革命”理念和“舔美仇华”思想,蓄意扰乱人民之友一贯以来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政治立场,阴谋分化甚至瓦解人民之友推动真正民主改革的思想阵地,人民之友工委会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和验证,在2020年9月27日会议议决;为了明确人民之友创立以来的政治立场以及贯彻人民之友现阶段以及今后的政治主张,必须将徐袖珉从工委会名单上除名,并在人民之友部落格发出通告,以绝后患。

2020年9月27日发布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精神患者的状态

年轻一辈人民之友有感而作


注:这“漫画新解”是反映一名自诩“智慧高人一等”而且“精于民主理论”的老姐又再突发奇想地运用她所学会的一丁点“颜色革命”理论和伎俩来征服人民之友队伍里的学弟学妹们的心理状态——她在10多年前曾在队伍里因时时表现自己是超群精英,事事都要别人服从她的意愿而人人“惊而远之”,她因此而被挤出队伍近10年之久。

她在三年前被一名年长工委推介,重新加入人民之友队伍。可是,就在今年年初她又再故态复萌,尤其是在3月以来,不断利用部落格的贴文,任意扭曲而胡说八道。起初,还以“不同意见者”的姿态出现,以博取一些不明就里的队友对她的同情和支持,后来,她发现了她的欺骗伎俩无法得逞之后,索性撤下了假面具,对人民之友一贯的“反对霸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的政治立场,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嚣,而暴露她设想人民之友“改旗易帜”的真面目!

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课题上,她公然猖狂跟人民之友的政治立场对着干,指责人民之友服务于中国文宣或大中华,是 “中国海外统治部”、“中华小红卫兵”等等等等。她甚至通过强硬粗暴手段擅自把我们的WhatsApp群组名称“Sahabat Rakyat Malaysia”改为“吐槽美国样衰俱乐部”这样的无耻行动也做得出来。她的这种种露骨的表现足以说明了她是一名赤裸裸的“反中仇华”份子。

其实,在我们年轻队友看来,这名嘲讽我们“浪费了20年青春”[人民之友成立至今近20年(2001-9-9迄今)]并想要“拯救我们年轻工委”的这位“徐大姐”,她的思想依然停留在20年前的上个世纪。她初始或许是不自觉接受了“西方民主”和“颜色革命”思想的培养,而如今却是自觉地为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统治而与反对美国霸权支配全球的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人民为敌。她是那么狂妄自大,却是多么幼稚可笑啊!

她所说的“你们浪费了20年青春”正好送回给她和她的跟班,让他们把她的这句话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人民之友>4月24日转贴的美国政客叫嚣“围剿中国”煽动颠覆各国民间和组织 >(原标题为<当心!爱国队伍里混进了这些奸细……>)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篇文章作者沈逸所说的“已被欧美政治认同洗脑的‘精神欧美人’”正是马来西亚“公知”及其跟班的精神面貌的另一种写照!




[ 漫画新解 ]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马来西亚
"舔美"狗狗的角色

编辑 / 来源:人民之友 / 网络图库

注:这“漫画新解”是与《察网》4月22日刊林爱玥专栏文章<公知与鲁迅之间 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这篇文章有关联的,这是由于这篇文章所述说的中国公知,很明显是跟这组漫画所描绘的马来西亚的“舔美”狗狗,有着孪生兄弟姐妹的亲密关系。

欲知其中详情,敬请点击、阅读上述文章内容,再理解、品味以下漫画的含义。这篇文章和漫画贴出后,引起激烈反响,有人竟然对号入座,暴跳如雷且发出恐吓,众多读者纷纷叫好且鼓励加油。编辑部特此接受一名网友建议:在显著的布告栏内贴出,方便网友搜索、浏览,以扩大宣传教育效果。谢谢关注!谢谢鼓励!












Malaysia Time (GMT+8)

面书分享 FB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