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1 March 2018

英媒《第四台新闻》揭露:一家选举顾问公司为特朗普服务,专门贿赂色诱政客掉入所设陷阱

英媒《第四台新闻》揭露:
 一家选举顾问公司为特朗普服务, 
专门贿赂色诱政客掉入所设陷阱

来源:综合《当今大马》与《多维新闻》报道

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这家英国数据分析公司高管承认曾介入世界各地选举,其中包括墨西哥和马来西亚。

英国媒体《第四台新闻》(Channel 4 News)揭露,一家称为Cambridge Analytica、服务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英国数据分析公司的高层管理承认,曾暗中利用贿赂、性工作者、假身份、前特工等,介入世界各地选举,其中包括马来西亚。

《第四台新闻》派员乔装成客户,对Cambridge Analytica进行调查,暗自摄录到该公司3名高管,即执行长亚历山大尼斯(Alexander Nix)、董事经理马克特恩布尔(Mark Turnbull)及数据执行长亚历士泰勒(Alex Tayler)的谈话。

尼斯在不知情下坦白直言,公司会利用贿赂和乌克兰性工作者,让政治人物掉入陷阱。他也透露,他们还会透过多家公司的网络作为门面,或是聘雇中介完成各种安排。

该公司自称曾协助特朗普赢得总统选举

在《第四台新闻》报道短片的第5分47秒,特恩布尔表示,他们曾经到多个国家工作,包括墨西哥与马来西亚。

“我们曾在墨西哥这么做,我们曾在马来西亚这么做,现在我们正在前往巴西、中国……”

他们也自称,公司曾协助美国总统特朗普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

Cambridge Analytica最近被指盗取5000万面子书(Facebook)用户资料,并用来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

根据Cambridge Analytica网站,它分别在纽约、华盛顿、伦敦、巴西,以及马来西亚哥打白沙罗(Kota Damansara)设有办公室。

目前无法确定该公司在马来西亚的作业状况与范畴。


利用美女色诱政客,提供大量资金竞选

《第四台新闻》报导,为了向在野党领袖套料,尼斯说明,他们会将性工作者送到候选人家中。

他补充,这些乌克兰性工作者“长得非常标致,我认为这个方法很奏效。”

“我们会提供大量资金资助候选人参选,以换取例如一片土地。”

“我们会全程录影,把我方人的脸打码,然后把影片上传到网上。”

《第四台新闻》表示,这部由乔装为客户代表的记者所完成的记录片前后历时3个月,从2017年11月至2018年1月期间,在数家伦敦酒店的几次会面中所拍摄。

报导指出,《第四台新闻》记者把自己乔装成中间人,为腰缠万贯的客户出面,希望能让斯里兰卡的候选人当选。

公司声称会有办法使交易不留任何痕迹

根据影片,特恩布尔向乔装为客户代表的记者表示,倘若客户担心整个交易过于张扬,不想跟Cambridge Analytica有直接的商业联系,后者可以利用另外不同的企业名字与客户合作。

“我们或许可以用不同的名义签订合约……不同的机构,不同的名称,如此一来,我们之间的交易,就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尼斯也补充,很多客户表示不愿意与外国公司直接交易,所以会利用设立假身份和网站来掩饰身份。

“我们可以是大学研究生、也可以是游客,我们有很多选择。我在这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

公司会利用媒体网络协助客户打击对手

特恩布尔指出,为了协助客户打击对手,他们会谨慎地把不利对手的资讯,发放到社交媒体和网络。

影片透露,Cambridge Analytica高管吹嘘,该公司和其母公司Strategic Communications Laboratories (SCL)曾经涉及逾200场选举,遍布世界各地,包括尼日利亞、肯亚、捷克、印度、阿根廷等。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