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1 January 2018

“今届大选投废票”声浪扩大, 民间不满“马哈迪主导希盟”

 “今届大选投废票”声浪扩大,
    民间不满“马哈迪主导希盟”

来源:《人民之友》综合网络讯息


最近社交媒体出现鼓吹“投废票运动”(#UndiRosak)。投废票运动发起人之一的黄宝慷在去年12月29日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表示,废票在民主制度下是一直存在的 ,并不是因为特定人士鼓吹和煽动才出现的。“当政治人物、朝野双方都无法呈上改革方案,只是表现出两方恶斗的决心的时候,选民的心里就自然想到投废票。” 他表示,如果朝野双方和其死忠支持者只会咒骂选择投废票的选民,这股投废票势力就会继续蔓延。

鼓吹和支持投废票的网民,除了小部分是因为不满早前的民联在执政州属内没有兑现505大选宣言,大部分是因为不满希盟3党(即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领袖对马哈迪作为我国未来首相人选和“改朝换代”伟大领袖”的鼓吹和奉承。《当今大马》1月28日报道,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认为,今年1月7日兴起的“投废票运动”,源于不满土著团结党总裁马哈迪受委为希盟首相人选。《马新社》报道,旺阿兹莎昨日(即1月27日)在关丹为彭亨希盟大会主持闭幕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认为,投废票运动的影响力有限。她表示“我们相信,我们已作出正确选择(提名马哈迪为希盟首相人选)。”

新加坡《联合早报》相关报道

但是,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28日报道,马来西亚“投废票运动”面簿专页管理者邓小姐告诉《星洲日报》,她们有信心把来届大选的废票推高至一成。她说,响应投废票运动者主要是之前反对党支持者,他们如今对反对党的表现深感失望。

她说:“我观察外国的选举,包括澳大利亚、法国及意大利都曾出现投废票运动,所以在2015年底,本地开始出现号召投废票运动以形成第三势力来监督朝野政党。”她指这项运动越来越获得华人选民支持,马来组织也主动联系探讨合作的可能性。

她表示,号召投废票的马来组织主要是烈火莫熄运动及反巫统组织,他们对希盟推举土著团结党总主席马哈迪为首相人选非常不满。她认为若这种情况继续,大选时掀起的可能不是“马来海啸”而是“马来废票海啸”。

投废票运动希望看见的局面

邓小姐表示,投废票运动是落实真正的民主而非破坏大选。她说,投废票运动如果在来届全国大选发酵,朝野政党的选票很可能都无法过半,无论谁执政都将是“弱势政府”。

她表示:“弱势政府对朝野政党都是脸上无光的事。他们也将无法为所欲为,必须更关注选民的心声,这正是投废票运动希望看见的局面,即把权利归还于选民,真正做到选民当家。”她认为如果朝野政党互相比烂,还硬要人民选出比较不烂的,这才有违民主。

以下是分别取自《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和《光华日报》的”异言堂“的两篇短文,可以作为了解今届大选投废票的民间观点的辅助材料。



到底为什么要投废票?

作者 / 来源:王鑫业 /《当今大马》

郭子毅、G25、阿鲁等组织及政治人物皆呼吁选民不要投废票,更大声疾呼这是一种“不负责任”、“搭便车”的行为,昨日(1月24日)马哈迪更提出投废票是一种不思辩的行为。然而,却没有人真的关心到底这些人为什么要投废票,为什么我们对目前最大的反对联盟如此的没信心,为什么废票会逐渐形成一种趋势?

无法坚持理念

在经历了四十九年(1969年至今)的极权式民主后,滥权、贪污等所导致的通货膨胀、侵权、国家不当使用暴力等问题逐一浮现。民不聊生的现状底下,人民需要的除了是良好的政策以外,更是一个在政治场域中拥有道德高度的执政党或实权领袖候选人(注1)。

马哈迪的茅草行动逮捕了许多时任反对党党员及国会议员,但这些当初被迫害的人,却能够因为不知从何而来的“政治局势”,而选择替马哈迪再度拜相背书,甚至成为打压异己的言论压迫者,从根本上变成了“反民主派”并且拥护精英阶层主导政治的理念。这样无法坚持理念的政党联盟,如何让人民信服把票投给希望联盟?

不关心选民议题

不同的议题在不同的公民心中都有着不一样的重量,也许有些人关注国内高官的贪腐问题、有的人关心居住正义的问题、有的人关心经济课题,有的人…… 然而,当自己所关注的议题并没有受到选区候选人的关心时,或选区候选人与自己所持的立场相左时,废票就变成了一种不得已的选择。因为代议士民主的基本概念,在于人民透过选举选出一个能够在有关机构,如国、州议会、立法院或行政机关等,代表自己发声的人民代议士。

尤其,近期希盟对于当选后的政治改革方向、新的经济政策、宪法修正案等议题的讨论空间,都因一系列的造神运动所挤压,更遑论讨论一些值得被关注的性别议题、宗教议题、教育政策等。而这样此消彼长的后果,将是使得选民更难以关注希盟在这些议题上的立场,进而决定投下废票。

保证犹如空谈

在所有希盟谈及的政治主张中,的确有许多令人期待的“德政”,但这些承诺及保证并没有任何实际的举措来扶持,或让人们相信的理由。像是希盟不断强调将首相任期限制至两届,执政后相关的宪法修正案,将在何时并以怎么样的条文进行修改呢?又或者,希盟每每大谈反贪污议题,希盟会透过反贪会的改组来进行相关改革吗?也许2018替代财政预算案不尽然完美,但至少能够让人们看见希盟的政策方向,清楚且理性的针对相关内容来进行判断,那为何其它的承诺不能如此呢?

希盟总不能一边叫大家信任它,一边却什么也不做吧?这样大家该怎么将信任交付呢?

投下废票的选择是艰难的,除了需要面对周边亲朋好友的不理解,更要耗费许多的时间去思考及审视所有选区内的政党或候选人,我相信如果有人能够解除这些主张投废票者心中的疑虑,而不是谩骂或是不问缘由就扣上“不负责任”的道德高帽,我们将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相应的候选人或政党。

[注释]
1. 有关讨论,请延伸阅读唐南发,2018年1月18日,《透视大马》,“希盟的诚信问题”



为什么有人要投废票?

作者 / 来源:颜健品 /《光华日报》

原本只在中文圈社交网流传的“投废票论”,近期在马来社交网传开,成为部分马来网民热议话题,也有人开始在马来圈发起杯葛大选或投废票。

马来选民的投废票风会否发酵,在现在言之过早,但有掀起一定舆论,以致朝野政党领袖在近期都关注这股从网上发起的投废票呼声。特别是在野党联盟,对于投废票论非常敏感,批评这是国阵枪手的阴谋,企图影响网民来冲击选举,让国阵在高废票率下得利。

中文圈的投废票论没有强烈爆发点

其实,在中文圈社交网形成的投废票论,是因不满希联缺乏明确的改革政纲,再加上由敦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成为希联盟党下,涌出不满情绪舆论;一些希联支持者觉得民意不被重视,但又不想支持国阵,遂有人在网上号召,以在第14届大选投废票抗议朝野。

此外,中文圈的投废票论也与华裔行动党为掀马来海啸,而在一些课题上忽视华社民意有关。一些华裔中间选民,也重新审核行动党的立场。他们对国阵不表支持,却又不想继续支持行动党,遂在网上倡议投废票的论说,以做无声抗议。

只不过,在中文圈掀起的投废票论,并没延伸出强烈爆发点,这相信是因为希联在华裔选民群体中,仍有稳固名望。然而,在马来社交网的情况就不同了,据知投废票论有引起关注度及讨论点,并是网民认真的政治话题。

马来网民不满马哈迪成为首相人选

投废票论在社交网上引起马来网民关注,主要与希联推举马哈迪为首相人选有关。希联的马来人支持力量是源自城市区为主,他们之所以支持在野党,都是因20年前“烈火莫熄”社会运动催生出来的成果。而且,他们大部分是公正党基层,当然也有不少无政党背景的基层人士。

“烈火莫熄”的由来,是为反抗马哈迪主张霸权而起,而如今主张我国政治改革的在野党联盟,却为了夺权而不理会基层支持者的声音,与马哈迪结合在一起,难免令支持在野党的马来人失望。与其说他们掀起投废票风是消极的情绪举动,不如说是表达失望的方式。与国阵领袖的反应比较下,显然在野党领袖更在意这股论说,因为他们清楚问题的根源。

选民弃投或投废票是对选举政客的不满

从投废票论看回我国的政治风气,不论是在朝或在野政党,他们向来对于选民的支持都理所当然的,反之政治人物自认无可挑剔,往往会注重自己的政治利益多过于民意。无论选民想投废票或不想投票,其实并不是他们无知或不履行公民责任,而是不满政客的表现做出的表态。

政客要自问及检讨,为什么有人主张投废票,而不是怪责这些人。虽然投废票并不是良好政治氛围的做法,亦不该受鼓励,但依然是符合民主原则的表态形式。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