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0 May 2017

中国黑工:森林城不能说的秘密(上) ——《当今大马》的新闻调查

中国黑工:森林城不能说的秘密(上)
——《当今大马》的新闻调查

作者/来源:黄家俊、高嘉琪/《当今大马》
图片的文字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发表于 2017-5-8 13:50时分 更新于2017-5-9 09:13时分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最近,声名已经传遍全马来西亚、全中国、以至全世界,由中国碧桂园大财团开发的柔佛新山“森林城”的建设工地上,不断传出一批又一批的中国建筑工人来到这里当“黑工”被压榨而唱起的悲歌,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和同情。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华文媒体在报道那些来到柔佛新山的中国客工“淘金梦碎”的新闻,都不愿意说是发生在这个被誉为“建设在新加坡旁”的“世界的未来城市”——柔佛新山“森林城”的工地。

被视为马来西亚最受欢迎的华文网站《当今大马》,在三年前针对中国碧桂园财团与柔州皇室挂钩开发森林城项目的事件,连续发表了数篇颇有份量的文章,深入报道中国私人资本集团入侵柔州房地产领域的状况以及柔州皇室在转让土地和项目开发的利益,赢得广大读者的赞赏。

今次,针对中国黑工在“森林城”建设工地的痛苦遭遇,《当今大马》也率先发表了两篇实地调查的新闻特写:《中国黑工:森林城不能说的秘密(上篇)》和《现代版“卖猪仔”:森林城不能说的秘密(下篇)》。希望这两篇调查报告所反映的事实和不公,能够引起马中两国政府加以关注和改善。

以下是《中国黑工:森林城不能说的秘密(上篇)》的全文内容——

数周以来,大量中国移工滞留在柔佛士乃国际机场,宣称遭中介欺骗,持旅游签到马打黑工,最终在本地陷困,较幸运者能快速饮恨离马,更凄惨者《还要断炊露宿。

而这样的事件登上本地中文报,新闻不约而同地打上“淘金梦碎”的标题,只是它们却也似有默契地避而不谈一件事情,即:究竟这一块“淘金”宝地在柔佛何方?

《当今大马》明察暗访后发现,这些淘金客的说法,无一不指向同一个工程——森林城市

森林城的总发展商为碧桂园太平景私人有限公司(CGPV),后者乃中国发展商碧桂园集团与柔佛人民基建集团(KPRJ)的联营公司,旗下拥有多个承包商,包括腾跃、华西、华山国际等。

这些公司承接工程后,再将工程细分,分包予更多的次承包商。

以中国客工为例,有者经由中介引荐,在中国缴付中介费后赴马工作;有人则是随从承包商(中国人称为小包工头),直抵森林城开工。

然而,不少客工持着旅游签证而非工作签证,日夜在森林城地盘工作数个月。他们,即是人们俗称的“黑工”。

无证打工现象甚为普遍

谷歌网络地图显示的位于振林山泊港(Kampung Pok)的森林城客工宿舍鸟瞰图

森林城客工宿舍,坐落于振林山的泊港(Kampung Pok),占地约0.26平方公里,与森林城工地仅隔数百米之遥。

放眼望去,上百栋宿舍林立,由多个承包商搭建的生活区划分开来。成千上万来自中国、孟加拉、尼泊尔、缅甸的工人则混居其中。

不少中国客工向《当今大马》透露,他们持旅游签证到森林城工作,逾期逗留多个月。虽然他们心知自己沦为黑工,但苦于工资一再受拖欠,担忧一旦向使馆或执法单位抗议,立遭遣返回国,血汗钱讨不回,因此不敢吭声。

中国客工与小包工头因没有工作签证、护照又被扣押大的问题 而经常发生争执,只有违反中国客工愿望的结果。

小包工头以安全为由,扣押他们的证件。一些农民工不谙英语,迄今不晓得护照上印着的,到底是旅游签证还是工作签证。

陈建国(化名)1月8日抵马,在森林城“瓦工漆工木工什么工都做”。他受访时坦言,身上没有工作文件,护照也不在手上,明知遭小包工头压榨,却有苦难言。

“我们不敢跟老板吵,跟老板吵,(老板就会)通知移民局把我们捉去了。钱要不回来,把我们遣送回去……就是没有(文件)证据,(老板)钱才不发给你(劳工),你没有办法。护照不在身上,逃不了。”

在旁的李健(化名)打岔说,无证打工的现象在森林城甚为普遍。

“(我们)签的是旅游护照,没有劳务护本,马来西亚对外没有劳务护照。”

据悉,一批中国客工稍早前向小包工头当面讨工资,遭移民局当作非法劳工处理,最终遣返回国。

这名已在森林城工作了半年的中国客工说,“......我不知道自己是黑工。”他期盼媒体能将中国黑工事件公诸于世。

来自山东的张中山(化名,见上图),去年10月24日抵马,开始为森林城工作,迄今近半年之久,持的仍是旅游签证。

这名客工向记者出示的工地通行证与护照签证,通行证写有他与小包工头的名字,“森林城”与承包商“华西”的字眼清楚印上;护照上为期一个月的旅游签证,则早已逾期。

“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劳工签证……我不知道自己是黑工”,他抽着烟,期盼媒体能将中国黑工事件公诸于世。

工作证要价三万令吉?

采访工地宿舍过程当中,《当今大马》凑巧碰见张中山的小包工头邹先生(见下图)。他宣称,马中之间没有劳务输出协议,他无权过问工作签证一事,也“没实力”取得。

惟他转口说,自己其实正在为手下40多名客工办理工作签证。

森林城的小包工头邹先生向记者表示,他“没实力”办工作签证。 他说,“若被抓了,我甘心去坐牢”。


记者:他们在这里超过一个月,或是以旅游签证打工,不就是黑工了吗?

邹先生:嗯,这个我也知道。

记者:你知道他们是黑工?那为什么没有把他们在一个月之内送走呢?反而允许他们在这里打工?

邹先生: 这个看怎么说。我的心,都是出自一片好心,中国人来了,他要是出来打工的,要是我把他送走了,这笔钱就乱乱花了。就这样,很简单。

记者:你说这里的劳工签证不好办,它需要什么手续?为什么你会觉得不好办呢?

邹先生:我知道别人的要价是相当高。3万马币,哪个打工的出得起?3万马币,就是办这个工作签证的,谁出得起?你出来一年10万,3万马币就这样没了,谁出得起?

记者:谁告诉你要这3万令吉?

邹先生: 这个我无可奉告。

记者追问邹先生如何处理黑工课题,他一再重申此事与记者无关,仅撂下一句“若被捉了,我甘心去坐牢”,即匆匆离去。

有者见势不对马上返国

许多中国客工来马来西亚淘金梦醒之后纷纷回国。图为正在新山士乃机场等待班机回国的一群中国客工。

有人选择留下,有人愤然离去。记者甫到士乃国际机场采访,就见到一批来自中国河南的客工,正在等待回程班机。

原来,他们缴付了不菲的中介费,抱着淘金梦到马,抵后却听闻老乡在森林城打黑工近半年,却分毫未得,毅然决定集体离开。

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在上季国会书面答复中透露,持有临时工作准证(PLKS)的劳工,在2016年共有186万6369人,其中中国人占1万3441人,占0.72%。

根据大马移民局规定,每一名移工通过体检后,还须付1850令吉人头税,这笔费用一般由雇主代缴。惟一些雇主投诉,申请工作签时间冗长,手续繁杂,甚至不时面对索贿困扰,否则拖延发证。

碧桂园把球踢给承包商

不过,业者对客工持旅游签证非法在森林城工地工作的现象,却有他们的说法和解释。

发展商碧桂园太平景公司执行董事奥夫曼(Md Othman Yusof)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强调,森林城旗下所有移工,皆非直接受雇于该公司。

他澄清,森林城有多个承包商与分包商,承包者会签署一份合同,要求在雇佣移工时,遵守相关移民法律,碧桂园身为负责任的发展商会彻查黑工指控,一旦发现有承包商或分包商违反合同,即会严厉查办。

“我们不容忍移工管理失当。若我们发现与我们有合约的人有任何过错,我们会毫不迟疑对付之。”

腾越的大马籍职员黄帝胜两周前在士乃国际机场接待中国客工时,回应《当今大马》记者的访问之影。

而森林城承包商之一的沈阳腾越建筑工程公司则提出“试工”的说法。

腾越的大马籍职员黄帝胜两周前在士乃国际机场接待中国客工。他当时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指出,一些客工会先以旅游签证入境,试工完毕后,雇主再替他们申请工作签证。

惟他抱怨,一些工人在中国虚报技能,到马后雇主发现“货不对办”,以致他们过去亏损了几万令吉。

“他们(抵达后)隔一天去上班,有人看着他们干活,如果会的,我们另外安排;不会的,我们就安排他们回去。”

“在国内就说什么都会干,来到这里就不行……这要看自己吧,如果你是说大话,就得自作自受。”

《当今大马》也正在寻求森林城工程承包商华西的回应。

“小心点,这是苏丹的项目”

4月30日,柔州移民局巡访森林城工地宿舍,但并未搜查劳工。稍后,柔州移民局总监罗海兹(Rohaizi Bahari)受访时表示,该局会调查森林城存有黑工的指控。

然而,一名不愿具名的内政部高官受访时透露,不少承包商聘请黑工,以节省成本。

“无需缴付人头税,也不用照顾员工福利,因为他们是非法的。森林城有许多这样的承包商。小心点,这是柔州苏丹的项目。”

他还指出,内政部出台漂白计划,但森林城承包商却乏人申请。

这名高官别有用意地问道,“他们投诉没有工人,但为何工程还能继续呢?”

说好的外溢效应呢?

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黄书琪接受《当今大马》记者访问之影。

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黄书琪4月21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点出,森林城员工成千上万,理应优先聘请大马人,并检讨劳工聘用机制。

“碧桂园至少请了几万人,不同技术高低的员工都有,当中有无适合本地劳工的工作,我相信是有的。”

“不少大马人到新加坡当建筑工,所谓3D工作(Dirty、Difficult、Dangerous,脏累险),所以大马人不一定抗拒做建筑工,问题是在马没有符合他们薪水要求的工作。”

“假设碧桂园薪水达1万人民币(按当下汇率,折合6286令吉)的话,本国员工按理来说,是趋之若鹜的。问题是他们是否有在本国招募,还是碧桂园认为本国的技术完全不达标,所以被迫从中国聘请呢?”

她还说,如今传出森林城聘用大量黑工,对碧桂园而言实非好事,碧桂园有责任监督旗下承包商奉公守法。

森林城耗资上千亿令吉,工程浩大,摈除前首相马哈迪所抛出的国族主义修辞式的质疑——如典当国家主权等,剩余的就是外界所关注的现实考量,即外溢效应,如带动本地经济及实现技术转移等。

早在2016年3月,首相纳吉在宣布赋予森林城4项优惠,包括免税区地位时,曾强调此计划能在未来20年为大马创造22万工作机会。

同年11月,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捍卫纳吉向中国招资时,也强调中资有社会责任心,不完全利益导向,来马不会压缩本地人的生存空间。

然而,目前在森林城工程所见,却无法让人对上述承诺具有太多信心。森林城计划除大量引进中国民工等外劳,自成封闭系统,如今更被揭聘请“黑工”,违反大马法律。

为了消除外界的疑虑,碧桂园应当明确扛起责任,清楚交代雇工详情,说明将如何妥善解决“黑工”问题,并遏制问题重演。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