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8 August 2016

我挺黄明志—— 一个怪咖艺人的文化反叛

我挺黄明志—————
一个怪咖艺人的文化反叛

作者/来源:丘光耀 / 《当今大马》读者来函

发表于 2016年8月26日 晚上7点51分     更新于 2016年8月26日 晚上7点53分 


我国名嘴丘光耀不忍看着黄明志成为马来和伊斯兰文化霸权打压下的牺牲者,挺身而出,声援这名具有强烈反叛意志而屡屡遭受打压的年轻歌手。丘光耀的做法,是令人激赏的!

丘光耀说:
“我挺黄明志,因为我不愿看到SPM contoh karangan框死了我们子孙脑袋的灵活性,如果今天我们选择沉默,我们将典当了后世在马来西亚公开享有反抗思想奴役的权利。不愿就范,就要反抗!”
上图和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以下是丘光耀发表在《当今大马》读者栏的全文内容——


马来西亚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国家。

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多元宗教是天赋给这片赤道土地的资源,如果运用得当,它不仅可展现混杂交融的亚洲风采,也让马来西亚在全球化竞争大潮下享有非凡的软实力。

道理很简单,当代世界已不再独尊单元文化,单元其实很压抑,单元聊无生趣,单元扼杀创意,说白一点的比喻,单元(近亲)繁殖出呆子。

反之,文化要能展现活力,就必须有交叉碰撞,要能兼容并包、要能自由交融、要能衍生新态、要能共生并举。

故此,凡在全球市场佈局的跨国大企业,在人事招聘方面,都会优先吸纳具备跨文化背景的尖顶人才。因此人的文化和教育背景越多元,在全球和区域营运战略上就越具备处理复杂问题的综合能力。

名牌大学的招生和用人制度也是如此,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在国际化、科际整合、颁发奖学金等方面,都爱吸引跨文化人才。反观用肤色作为大学录取标准,在马来西亚似乎仍大行其道。

倘若连企业和学界都如此重视多元文化,国家要发挥竞争力岂能例外?

遗憾的是,巫统领导的国阵政府,自独立建国以来,因狭隘意识形态作祟,就是执意要将马来西亚型塑成一个“马来人的国家”,尤其在513事变后,更是透过新经济政策和国家文化政策,来全面推进单元化的国族建构(nation building)议程。

巫统独尊马来文化霸权,导致数十年来非马来人权益不断受到压抑,马来西亚俨然成为了“Tanah Melayu”;中后期巫统为了和伊斯兰党争夺马来保守选民的支持,更不惜削弱世俗宪政的精神,朝野相互操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遂怂恿了“Bumi Islam”的叫嚣。

在Tanah Melayu和Bumi Islam两股力量夹击下的多元文化主义,其免于被恐吓和打压的自由发展权利,无须赘言,其艰难度可想而知。

一句话,总体保守化的国家单元文化态势,正是当今我国公共生活最备受压抑的关键之处。非但非马来民众不敢公开讲,在野的政治人物(尤其非马来议员) 也不愿去触碰这个高度敏感的雷区,因为这不仅是“政治不正确”,更被认作是一个不顾全大局的麻烦製造者,甚至还会因言论入罪,惹祸上身。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民主行动党,曾高举“文化民主”的鲜明旗帜,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力抗巫统的“马来人支配主义”,获得非马来社群的强大支持。举凡任何试图侵蚀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权益的政策出炉,民主行动党无论在议会内外均站在第一线,和巫统周旋到底。

然随着时局的变迁,掌握局部执政权力的民主行动党,在面对巫统和伊斯兰党文化霸权步步进逼的挑战下,为了“争取开明马来人”;为了不被巫统标签为 “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的刻板印象得逞;更为了改朝换代的历史使命,民主行动党在“文化民主”的阵地,选择低调迂迴的战略,只靠打“经济民主”牌,如揭发 丑闻弊案,廉政理财和透明施政来鞭挞巫统。至于挑战土著特权、废除种族固打制、落实公务员体制改革、严格要求政教分离(反对伊斯兰渗透公共领域)等,这些 显然对马来人和穆斯林不那么“政治正确”之举,希望联盟的非马来人领袖,都很识趣地迴避之。

近日黄明志因发表音乐视频“Oh My God"而遭到警方逮捕一案,应该要放在这个大时代的文化脉络下检视,才能看到国阵的文化霸权,如何企图扼杀一个文化反叛的鲜活实例。

当大家对黄明志被捕都集体禁声,在野党明哲保身,公民社会逆来顺受之际,马来和伊斯兰文化霸权的威慑性意志遂告全面得逞。

当人人都处於不敢再旗帜鲜明地反抗马来和伊斯兰文化霸权的“新常态”,黄明志的“争议性MV”,从Negarakuku到OMG,一路走来,都显得创意满满,锋芒毕露,勇气可嘉。

你可以质疑黄明志的机会主义,也可以批判他的庸俗粗口,以及认为他有精明的市场盘算,甚至不屑他偶有“干回马枪”的江湖恶习,但你不能否定他的原创 作品,在客观上确实发挥了颠覆伪善的主流价值,挑战国阵所建构的社会洗脑工程,以及质疑我们所习以为常的“和谐、容忍、团结、感恩、效忠、尊重”等宏大论 述。讲得学术一点,他是很后现代主义的艺人,他正在解构霸权社会的罗格斯(logos),他在打破禁锢我们独立思考的思想枷锁。他是“文化反叛”的马来西 亚典型艺人,他是类似1968年欧洲颓废青年反抗主流价值的文化嬉皮士。且不论他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我们都不应该因人废言。

记得,我们今天声援的不是黄明志这个人,而是要捍卫一个法治文明社会对艺术创作的公民自由权利,也要捍卫一个多元文化社会享有不被马来和伊斯兰文化霸权恐吓的反抗意志。

再则,请你不要因为不欣赏黄明志的怪咖个性和文化流氓习气,而对于国阵滥用公权力来打压一个后现代艺人的举措视若无睹,甚至还幸灾乐祸。

自由,在我看来,比任何的社会价值还要珍贵。“自由是一切社会价值之母”。

因为没有了自由,如剥夺了公民的言论自由,箝制了你我的新闻自由,请问你用啥去鼓吹“平等”、“和平”、“团结”、“环保”等社会价值?

故此,人类这个物种需要自由,就如鱼儿需要水一样。今天,黄明志创作自由被威胁,甚至人身自由或被囚禁,皆不只是黄明志个人的遭殃,而是马来西亚的公民自由权进一步被践踏。

一直以来,国阵通过学校教育和社会工程,灌输给我们以及我们下一代的,正是四平八稳的主流价值,什么“不要挑战马来人的尊严”、“尊重回教”、“信 守社会契约”,“迈向2020宏愿”、“培植一马精神”等等,用形象一点的比喻,就是书写SPM contoh karangan,这一套看似客观、持平、理性的论述,其实骨子裡是一套维稳的意识形态,它囚禁我们的批判思考,阉割了我们挑战文化霸权的底气。

多元文化本来就鼓励自由碰撞,否则就是一潭死水。跨文化的脑袋如降落伞,要允许打开才有用,人人都知道有竞争才会进步,但忘记了有平等才有包容,有包容才会有真爱。

我们在马来和伊斯兰文化霸权宰制下的所谓多元社会,其实压抑了多少不满,埋没了多少才华,错失了多少机遇,损耗了多少国力,这些都是我们和谐社会所不愿公开讨论的敏感问题,因为我们被驯化到不敢越雷池半步,不敢想像自由的天空能有多宽广。

这个让人窒息的社会,注定出不了才子,出不了文豪,出不了伟大的传奇人物,因为SPM contoh karangan框死了我们!

如果李小龙活在马来西亚,这种单元的文化土壤,不可能造就他成为汇集全球百家武术之长,勇敢扬弃中国武术流弊的功夫之王。所幸李小龙在六、七十年代去了美国,如果他在马来西亚或中国大陆,李小龙很可能只是一介武夫,而不是一代宗师。

黄明志也一样,莫说在西方,在台湾,黄明志也绽放光芒;然而在马来西亚,他却注定沦为主流文化霸权打压下的牺牲者。

我挺黄明志,因为我不愿看到SPM contoh karangan框死了我们子孙脑袋的灵活性,如果今天我们选择沉默,我们将典当了后世在马来西亚公开享有反抗思想奴役的权利。

不愿就范,就要反抗!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