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July 2016

中国在南海最应该小心的是新加坡

中国在南海最应该小心的是新加坡

作者 / 来源:水木然 /《战略网》(中国)

停靠在新加坡的美国军舰
谁是亚洲真正仇视中国的国家?为什么开挖泰国的运河对中国有如此重要的意义?上海自贸区为何会乘势崛起?又为什么是对新加坡和美国的“致命一击”?那为什么开挖泰国的运河,会对中国有如此重要的意义?

现在,中国、日本、韩国、朝鲜、港澳台与欧洲、非洲的的大宗货物都必须绕道新加坡控制的马六甲海峡。

而新加坡是美国在亚洲最大的海空基地,尤其是根据美新协议,新加坡机场的一半归美国空军单独使用,新加坡的所有港口美军舰艇都可以无须事前告知地停泊。

目前,美国在新加坡部署了其所有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包括濒海战斗舰、五代战斗机F35)。

国际上一旦发生意外,比如中日开战、朝韩战争、台湾危机、日韩摩擦、越柬冲突,美国只要封锁马六甲海峡,这些危机几乎都可以按照美国的意图“化解”。

十二年前我在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工作,才知道我们的战略石油储备只够7天。所以如果我们贸然去“解放台湾”,美国不用直接参战,只要不让你的石油过(我们大部分石油要经油马六甲),你就坚持不了几天。因为现在的时代,老百姓长期没有油用是容易造反的。
  
马六甲海峡示意图
那美国有没有权利封锁马六甲海峡呢?当然是没有这个权利的,问题是马六甲海峡的深水航道在新加坡一侧,有美国撑腰,新加坡宣布不让你过,你就过不了。

不仅中国,日本、韩国、朝鲜,连港澳台都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新加坡一直是我们的“心头之痛”。

因为新加坡为了自身安全利益,它只是信上帝的城市,却与世界上最大的二个伊斯兰国家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为邻。所以,新加坡自然要选择同样信上帝的美国做靠山。而且这还不是狐假虎威,因为那只美国老虎在亚洲的利益与马六甲休戚相关。

甚至,对美国而言,新加坡的利益受到侵犯比日本韩国受到侵犯还严重,他比新加坡还清楚必须保护新加坡的道理。新加坡也正因为有美国的撑腰才在东盟有话语权。

可以这么说,东盟做出的种种对中国不利的举动,多数与新加坡在背后的小动作有关。因为从利害关系上,新加坡一直将中国视为最大的威胁。

那么为什么新加坡会视中国为最强的对手呢,这是因为新加坡的经济根本不是新加坡人自夸的来自他们的勤劳,百分之百是依靠马六甲海峡的港口。

十几年前,新加坡因为地处马六甲海峡的特殊地理位置,成为世界第一大港,集装箱的年吞吐量超过1千万标准集装箱。

新加坡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第一大港是因为中国大陆、日本、韩国、朝鲜、台湾、香港和澳门甚至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从非洲和欧洲来的货物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

众所周知,物流的中心一定是资金流的中心;资金流的中心一定是金融的中心;金融中心又一定会派生出贸易中心、商业中心、生活中心、服务中心……统计部门的人也知道,物流GDP每增加1元可以拉动其它行业的4元GDP。新加坡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尤其是中国期交所挂牌的大宗货物的交货地(比如小麦大豆等)多数都在新加坡。十年前,新加坡仅仅每年的期货交割的金额就超过中国全年的GDP。

所以,新加坡不仅是世界最大的物流中心,也是世界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因为为了处理自己的货物,世界各国的银行都需要在新加坡设立分行。一个人口不足500万的国度,外资银行就有几百家,在银行就业的员工就是几十万,为银行服务的行业则需要更多的人。新加坡想不发达都做不到。

所以,新加坡的发达,根本不是新加坡人所说的他们勤劳。说的实在点,就是它是抢了上海的饭碗。因为亚洲过去的物流、金融、贸易的中心是中国的上海。上海解放前就是整个亚洲的金融中心和物流中心。

后来船越造越大,上海的大陆架地形导致大船进不了港,再加之毛主席的计划经济导致上海失去了自由贸易港的身份,于是上海就失去了物流中心和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新加坡就拣了个大便宜。

但是,在所有事关中国的重大国际问题上,新加坡从来都是站在美国一边对付中国的,从来没有替中国说过一句话,更没有力挺过中国。譬如当年中国发生非典的时候,反应最过度的、唯一对中国落井下石的就是新加坡。

美国利用新加坡扼守马六甲海峡的出口,占据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有利地形,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形成了巨大的威胁。新加坡就是美国扎在中国眼皮底下的一根钉子。中国要稳住南海,维护在南海的海洋权益,保住中国最重要的能源通道,就必须要拔掉这颗钉子,让美国在南海无立足之地。

中国其实早就注意到新加坡的这些伎俩。我们扩建洋山港、在上海建设金融中心,就是要抢新加坡转口贸易的生意。但上海的地理优势毕竟不如新加坡,虽然洋山港的吞吐量超过新加坡变成亚洲第一,新加坡的港口生意也因此有相当大的滑落,但难以使其伤筋动骨。中国建设洋山港和上海金融中心的举动,反而使新加坡更加紧密地投向美国的怀抱。

怎样化解新加坡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网上有人提出了在泰国开挖克拉地峡的设想,试图以此另辟蹊径,避开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的控制。此方案投资巨大,见效慢,受泰国国内政治变化的影响大,也不是上策。所以中国政府对开挖克拉地峡的建议,一直很不热心。
  
克拉地峡和拟议中的克拉运河位置图
在东南亚国家中,马来西亚与中国关系一向很好。马来西亚有点像是个联邦制的国家,有1个代表整个马来西亚的大国王,还有6个小国王。大国王基本上是由这6个小国王轮流做的(《人民之友》编者注:作者对马来西亚的国体和政体的阐述有谬误。请参阅/zh.wikipedia.org/wiki/马来西亚

据在马来西亚的朋友讲,紧邻新加坡的柔佛州的苏丹(国王)是死心塌地跟着中国的,他曾经表示如果马来西亚政府敢改变对中国友好的政策,他就要闹独立。碧桂园投资2800亿元的“紧靠新加坡”的项目,就是在离新加坡只有1.5公里的柔佛州。相对于泰国来讲,马来西亚的政治局势相对稳定,受政局变化的影响比较小。

前段时间,中国和马来西亚达成了一个很神奇的决策:中国将和马来西亚合作建设马六甲港口【《人民之友》编者注:“建设马六甲港口”这种表述有欠妥当,让人误以为在马六甲(州或市)建设港口。根据传媒报道,马来西亚将与中国合作建设的港口是在马六甲海峡的马来半岛中部西海岸的雪兰莪州巴生港附的的凯利岛(Pulau Carey),作为巴生第三港口计划。

拟议中的巴生第三港地点的凯利岛(Pulau Carey)坐落在雪兰莪州瓜拉冷岳县,位于巴生港南面,隔着鲁木岛(Pulau Lumut)。

马六甲是马来西亚中部沿海的一个城市,离新加坡约3、400公里的距离,有80多公里的岸线可以建设深水港。现在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船舶,有80%是属于中国的。如果中国在马六甲建设港口,投资将远小于开挖克拉地峡,而且不怕没生意。届时,现在在新加坡港口停留的船舶,至少有80%会改在马六甲港口停靠,完成补给或转口贸易。

新加坡主要靠港口、转口贸易(包括货物中转和相应的金融服务)和石化工业(船舶油料补给)赚钱。如果80%以上的船舶不再停靠新加坡,新加坡的港口势必门可罗雀,新加坡的经济也会遭到毁灭性打击。

因此,中国和马来西亚合作建设马六甲港口,对于新加坡来说是致命的。
   

对于中国来说,新加坡如果不趴下,中国寝食难安!

过去中国的军事实力够不着新加坡那里,加上新加坡与美国是军事同盟关系,所以新加坡国家虽小,但在重大国际问题上从来不把中国放在眼里,做出了许多损害中国利益的出格事情。中国为了保住最重要的能源通道,只能对新加坡的恶行忍气吞声。现在中国在南海建了3座机场,整个马六甲海峡已经在中国军机军舰的保护范围之内,中国对新加坡已经可以“忍无可忍,则无须再忍”。建设马六甲港口,就是中国制服新加坡、拔掉美国在东南亚最重要的一颗钉子的杀手锏。

新加坡向来在军事方面与美国保持高度一致。中国抢在南海仲裁案宣判以前,公布了在马六甲海峡建设港口的决定,并高调宣传,现在通行在马六甲海峡的船舶有80%以上是属于中国的,就等于是向新加坡发出了死刑判决。

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后,作为美国最优秀跟屁虫的新加坡,一反常态对此案一声不吭。

到底是继续抱美国的大腿,还是改换门庭,投靠到中国门下,是新加坡政府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

像新加坡这样在大国博弈时试图以小博大的小国,万一博得不准,就会死得很惨。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