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 July 2016

中国专家谈英国脱欧影响:世界格局将因此走向何方?

中国专家谈英国脱欧影响:
世界格局将因此走向何方? 

作者 / 来源:《中国网》“互动中国论坛”

上图为英国2016年公投脱欧示意图

英國脫歐公投於倫敦時間24日上午7點左右開出所有結果,51.9%人民(1741萬742票)選擇脫離歐盟,超過48.1% (1614萬1241票)選擇續留歐盟的比例,英國確定將脫離歐洲聯盟(EU)。

英國選民決定“脫歐”之後,英國政府將援引《里斯本條約》(Lisbon Treaty)第50條,開始需時約2年、漫長而複雜的脫歐歷程。英國與歐陸主要國家的匯市與股市短期內會大受衝擊,並波及全球其他地區的金融市場。


下图为英国脱欧公投结果示意图

———两张插图和文字说明取自网络资料,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互动中国》编者按语]当点票机清点完最后一张投票,支持脱欧的民众以不到4%的优势赢得了一场最受英国关注乃至世界瞩目的公投时,许多英国人甚至还并不知道这场公投的结果,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对英国意味着什么。三百多万人随后请愿要求给他们“第二次公投”的机会,让他们有机会可以重新严肃对待脱欧。何去何从,尚未可知。

英国脱欧公投,搅皱一池春水。脱,还是不脱,很难说就是一个板上钉钉的问题。如果脱欧成功,英国会因此有何收益,又会面临何种际遇?世界遭遇的是一个什么量级的碰撞,欧洲又将向何处去?蝴蝶在欧洲扇动了翅膀,余震还远没有在更广阔的空间里溯及。

这些问题,难有定论。我们约请了6位国内知名学者,尝试着对这些问题做一些梳理,做一些厘清,做一些研判,也许有助于透过纷扰的现象,透视背后的格局。
讨论嘉宾是:

1、马振岗——中国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前驻英国大使;

2、乔良——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

3、时殷弘——中国国务院参事、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4、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

5、姜锋——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前驻德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

6、崔洪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脱欧是否已经箭在弦上?

金灿荣:脱欧的概率大于不脱欧。毕竟这样一个大的决定,想翻盘不容易。虽然英国想拖延,但欧洲目前的立场比较强硬。

马振岗:脱欧基本上是肯定的事情了。现在有人说英国可能会发起第二轮公投,但是第二轮公投也有风险,如果脱欧派再次胜利呢?英国目前重要的是如何做好下一步与欧盟的谈判工作,争取有利的条件。我认为欧盟还是会照顾英国的处境的,双方会在一定程度上达成妥协。毕竟,欧盟与英国完全翻脸不是好事,那将两败俱伤。

乔良:脱欧不成功的前提条件是,能够发动二次公投反脱欧,或者英国新政府上台后不支持脱欧,这主要得看反悔的人数达到一个什么样的规模。如果数量巨大,可能会有二次公投的可能。

崔洪建:脱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英国政府或者说卡梅伦本人再加上欧盟,他们是希望这个事情有缓和的方面。他们也在绞尽脑汁想一个哪怕是异想天开的办法,想让公投这个事实本身泡汤,但这很难过得了“政治正确”这一关。如果要往不脱的方向走,没有办法对公投本身进行交代,公投就成为一场闹剧了,这就等于把西方民主的根基给刨掉了。

姜锋:无论是留欧派还是脱欧派,英国人都很清楚英国是欧洲的一部分。英国完全和欧洲、欧盟脱离关系是不可能的,二者还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技术上可以有很多的框架,让英国与欧盟达成一种伙伴关系,使它不会完全脱离。如果欧盟脱离了现在的困境,英国说不准过两年又回归欧盟了。


英国将付出什么代价?

崔洪建:如果脱欧,英国面临的最坏情况是它想通过“脱欧”达成的目的都无法达成。最大的问题是英国金融业的世界地位如果无法保住,英国经济会一落千丈,而且会很快地退出世界主要经济体。如果说它能留在欧盟,我们必须知道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留在欧盟,它付出了什么代价,它还能有多少话语权。

乔良:如果脱欧成功,好处肯定有。比如不用缴纳欧盟的会费,移民问题也不用担心扩散到英国等等。但是麻烦更大。一旦脱欧,苏格兰可能会公投脱离英国,北爱尔兰也是如此。英伦三岛变成一岛,英国必定会失去大国地位。接下来,更坏的局面说不定是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会脱离英联邦。欧盟同样不妙,安理会五常中欧盟只剩一张否决票,这样一来欧盟的影响力会被削弱。另外,如果后续还有其他国家效仿英国退欧,欧盟就将面临瓦解。是英国倒下,还是欧盟倒下,也许只是个先后的问题,这将是一场非常复杂的多米诺骨牌牌局。

如果英国反悔,脱欧不成,那更不利。英国与欧盟谈判的筹码会因此大打折扣,无异于英国求着欧盟,回去了会受到欧盟更多限制。英国人爱面子,肯定忍不了这口气,最终的后果是英国真正脱欧。

金灿荣:如果脱欧,英国面临最坏的情况是分裂,一个大英帝国就不存在了。如果英国最终没有脱欧,英国遇到的问题将会跟整个欧洲一样。因为欧盟改革困难,英国经济可能会受拖累。此外,欧盟可能会强行分配难民,这让英国老百姓很恼火。

时殷弘:假如脱欧造成了英国自身的分裂等连锁反应,让大不列颠变成了一个只剩下了英格兰的地方,对英国的伤害是非常大的。所以,英国基本分裂就是最糟的结果。因为原本英国和欧盟的关系就非常疏离,就算这次没脱成,恐怕最终还是要脱。所以欧洲大陆国家现在的态度就是,要脱赶快脱。

马振岗:脱欧成功对英国损害更大,英国与欧盟的经贸占50%-60%,欧盟在关税,经济方面一体化是最明显的。脱离欧盟就要重新谈这些优惠条件。政治方面,英国也会受到打击,与欧洲的关系要重新处理。金融上,才是各国比较担忧,英国的金融中心地位会不会受损。比如欧洲央行就在英国,一旦英国脱欧,说不定会受到大的冲击,但全球金融危机可能不会发生。

至于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问题,要看后续的发展,一个关键的因素是英国新政府新首相。苏格兰的脱英公投的呼声当然有,但更多是情绪的表达。

姜锋:英国若脱欧,面临最大的问题在金融、贸易方面。例如,欧盟将对其货物设置关税。这种打击估计是短期的,只要英国加强和新兴国家、亚洲的贸易关系,就能够得到补充。


欧洲在加速衰落吗?

乔良:这可能是欧洲衰落的信号弹或者里程碑,也是近300年领先世界的西方文明衰落的开始。这件事,也让更多人看到了民主的B面。当人们对一个重大的事情没有深思熟虑就做出判断和选择,那结果可能是灾难性的。虽然公投反映了多数人的决定,也符合民主的原则,但是,最后的结果未必是正确的、理想的。另一方面,难民问题让整个欧盟都绷紧神经,已经进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如果英国退欧后对难民问题做出严厉限制和修改,其他欧洲国家也会跟上。这对那些中东难民和移 民来说是歧视性的,而这对西方“普世价值”而言是倒退的。这样,西方引以为豪的民主和“普世价值”两大支柱都将遇到现实挑战。欧洲需要对自己的现行体系和 政策进行有效的修复,但短期难有良策。

马振岗:这个有待观察,但肯定对欧洲一体化有冲击,甚至是打击。欧盟的结构性问题早就存在,移民问题带来的新挑战也没有消除,各国存在分裂性的意见,欧盟内部也没有强有力的领导人推动进一步的一体化。但是欧盟不会就此解散,英国脱欧事件说不定会促使其他成员国加强联合。

崔洪建:只能说现在欧洲处于十字路口,欧洲是否会加速衰落取决于后续的变化。现在,对于欧盟的认同危机被放大了,对欧盟主流的政党和政治精英来说,它们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重新调整一下欧洲一体化的方向,去真正解决一些问题,尤其是来自于民众对欧盟的信任问题。如果欧盟长期处于吵吵嚷嚷的大家意见不一致的过程中,它就会慢慢走向衰落。

金灿荣:其实两面影响都有。一方面,肯定有负面的影响。本来大家都觉得欧盟是往前走的,这是第一次有一个重要成员国“反水”,会影响到欧盟的信心。英国一离开,欧盟的总经济体量也小了。欧盟本身作为一个大市场也小了一点,战略影响也会下降。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用下结论,认为欧盟在走下坡路。如果英国能与欧盟好合好散,不让别的国家仿效,危机就控制住了。如果英国的脱欧使得留下的国家更加团结,形成一个有效的欧盟,这可能是一件好事。所以,现在很难说。

时殷弘:欧洲本身就比较衰落了。欧洲人原本想通过成立欧盟、即原先的欧共体来延缓这种衰落。虽然也取得了非常重大的成就,但无论如何,英国脱欧是这一进程的重大损失,欧盟事业在可预期的时间内会出现一些严重的衰退迹象,具体衰落到什么程度,这很难预测。不管是分裂的欧洲还是集合的欧洲,它恐怕还将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同时也是世界上外交影响、价值观影响、思想文化影响最大的区域之一。


世界格局将因此走向何方?

马振岗:影响不大。目前世界主要几个力量包括中美欧俄,加上新兴国家。英国脱欧对欧洲的整体实力有影响,但只要欧盟不分裂,就不会出现大问题。美国与英国的关系不会变,美国与欧盟的关系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欧盟会受到削弱,但不会是影响到整个格局的大变化。

时殷弘:英国脱欧本来就是当今世界趋势的一部分,反过来它也会加剧这种趋势,它会让欧洲相对力量衰减,欧洲内部危机加剧。只要英国不分裂,英美的特殊关系还会得到保证,英国与其他国家的双边关系也不会被颠覆性破坏。但是,英国脱欧的连锁反应如果闹到欧盟进一步分裂,恐怕对世界格局影响就相当大了。

崔洪建:英国脱欧首先是对欧洲有影响。欧洲作为西方阵营里面比较重要的一块,至少在经贸层面,力量将进一步分化。很难想象欧洲在今后还能在世界保持怎样一种竞争力。接下来会引起西方实力的进一步下降。这是一个很笼统的判断,其中还缺少很多细节。因为我们还不知道,英国脱离之后,它的外交是怎么走,是不是还会像它以前想的那样扮演一个平衡者的角色,不仅在美欧之间,甚至在更大的舞台上,譬如说在东西方之间,或在传统的西方国家和新兴力量博弈之间扮演某种角色。如果从现实的角度考虑,要达到这一步,英国还需要很长时间。

乔良:这个世界将从此重新排序。英国退出欧盟后,欧盟将难以保持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很有可能会被亚洲超过。如果英国退欧导致欧盟实力受损,中国的排名就会提升。地缘上的排序也会重新洗牌。如果因为英国的离开,退出欧盟的国家越来越多,那么欧元就会受影响,人民币毫无疑问会成为第二大货币。中国战略重要性会上升。

姜锋:就世界大格局来讲,如果失去欧盟这个力量,情况会相当严峻,这种深刻的变化可能会引起目前局势的进一步动荡,对世界不是一件好事。


是否会引发“欧洲剧变”?

姜锋:在过去几十年里,发生了诸如苏联解体、阿拉伯之春等深刻影响世界格局的事件,与这些事件相比,英国脱欧的意义有多大?如果英国脱欧在欧盟引起连锁反应,影响就大了, 会成为苏联解体后又一标志性事件, 将引起世界制衡力量的失衡。欧盟各国也会变得没有确定性, 决策因此就没有了战略性。欧盟将不会是一 个世界格局里主动的行为者,而是沦为大国博弈的游戏场。

金灿荣:英国脱欧的重要性肯定比不了苏联解体。跟阿拉伯之春相比,有可能差不多,有可能小一点。如果英国和欧盟好合好散,之后各自过得还可以,影响就会小一些;但如果英国带动很多国家从欧盟跑了,可能影响就大了。所以还要看后续发展。
马振岗:英国脱欧如果没有引起欧盟分裂垮台,那么它的影响就有限。苏联解体是对整个世界格局的改变,两极变成一极独霸,是二战之后最大的事件 。
“9•11”、反恐战争及2008年金融危机,这些事件让美国实力衰落了,但谈不上改变了世界格局。

崔洪建:阿拉伯之春这样的事件在西方看来只是一种外部的动乱,顶多是他们“民主输出”的失误,还没有波及他们自己。他们对自己的制度、自己在这个秩序的地位都很有信心。国际关系、世界政治的走向实际上都是西方主导的,他们在面对世界变化时,没有把心思用在正道上,整天想着怎样去围堵、削弱别人。但这次问题出在自己内部,对西方来说不亚于一次政治地震,且伤及核心,因为英国处于西方阵营核心位置,是一个美欧连接点。它和欧盟关系的变化一方面会影响到欧盟和其自身,也会影响到所谓的跨大西洋关系。

乔良:同苏联解体、“9•11”事件及2008年金融危机相比,英国脱欧影响要小一些。但是,英国脱欧有可能是导致欧盟解体的第一块砖,它的意义可能在后面会更大地显露出来。从这个事件可以看出,不光是小国,大国也有可能破碎化和碎片化。世界碎片化的进程在加快,还没有形成新的“极”就破碎了。

时殷弘:冷战结束之后,世界是比较矛盾的——碎片化和聚合化同时存在。碎片化发生在西方的核心区域,比如特朗普现象某种意义上可以归于美国内部在冷战后很少见的一种分裂,英国脱欧也是一种分裂。另一方面,当今世界中国和印度内部都更加聚合。


对中美有何影响?

金灿荣:美国对中国主要战略是“回归亚洲”,也就是把主要的力量、包括军力调过来。如果是北约出问题了,可能会牵制美国,但现在是欧盟出问题,可能对军力调整没有什么影响。战略上,因为欧洲分裂,欧盟战略地位可能稍微有下降,但这与美国“回归亚洲”不矛盾。可能欧洲战略地位下降,美国更会去亚洲了。

远期而言,现在有些看不清楚。中国与离开欧盟的英国、和没有英国存在的欧盟都会保持良好关系,如果他们好合好散,我们跟两边关系也都不错,那么长期影响也没有多少。近期看,中国近几年在欧洲投了不少钱,人民币国际化也一定程度上依赖伦敦。脱欧后伦敦经济中心地位下降,可能对人民币国际化带来影响。在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上,英国在欧盟中对我们态度较好,英国的离开也会带来一些影响。

姜锋:首先,从战略上看,美国的老牌盟友几乎都在欧洲,美国本身就是欧洲价值观的延续。欧洲一乱,美国就要花非常多的精力治理欧洲,在亚洲、南海的力量可能就要受到牵制。其次,这次脱欧也好,欧洲危机也好,归根到底是经济问题引起的,欧洲各国都需要寻找经济新空间。中国现在是世界经济增长重要的助推器。原来欧盟抱团,现在他们也逐步多向我们靠近。英国、德国已经这么做了。第三,从文化上来讲,这次危机也是欧洲文化的危机。欧洲文化产生的活力,是不是已经释 放尽了?能不能再支持世界往前走了?这时候,大家就要看亚洲文化、中国文化。因为中国战略、经济上的意义在往上走,我们的文化意义也会提升。最后,中国对 世界的融入、全球治理的参与将会更加提升,这意味着我们责任大了。

乔良:英国脱欧对中美关系平衡没有太大的影响。长期来说对中国有利,因为脱欧削弱了英国,也削弱了欧盟,两者会竞相与中国交好。英国和欧盟与对方的贸易空缺,都会转向中国寻求补充。总体上,中国得大于失。有些人认为,脱欧后,英国会成为美国的小兄弟。我不这么看,美英经济和金融重叠的东西较多,而中英是互补型的。

崔洪建:英国脱欧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事情,所以它带来一些系统的问题,而同处全球化相互依存状态中的中国也很难避免一些影响。面对这样的事件,西方必须进行一种集体反思,反思它的制度和其他方面出了什么问题。

马振岗:对中美关系的直接影响不大,中英关系现在也很好。早在布莱尔时期,中英关系其实就有很大发展。未来如果真正脱欧,英国会更多从自己的利益来考虑,会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而欧洲对华军售禁令、市场经济地位等重要问题英国怎么表态,都是值得关注的。

时殷弘:最近发生的一些现象表明,世界似乎正在一个重大变化的十字路口上。全球化像之前那样持续下去不太可能,反全球化,反所谓开明、自由的世界贸易体系的现象逐渐增多。大国之间地域政治、地域战略、地缘经济竞争会否趋于缓解,看来不能期待太多。英国脱欧,可能中国在一些层面短期内有可以得利的地方, 但是总的来说,如果世界变得不开明,中国也会比过去面临更为复杂的环境。


西方会因此陷入混乱吗?

时殷弘:毫无疑问,西方的自信心已经遭到了相当程度的损害和冲击,现在西方很多媒体都在忧虑,虽然它们可能别有用心,但是也表明了西方的自信心被削弱了。

乔良:其实西方的信心现在已经动摇了。比如英国脱欧投票结束后,欧盟委员会就催促英国赶紧办“离婚”手续,目的是防止其他欧盟国家心理有变,这就体现出了欧盟信心备受打击的现状。如果英国反悔,德法会制定更严厉的条件。杀鸡骇猴,让其他欧洲国家不敢有二心。

姜锋:现在欧盟各国领导人都很沮丧。公投之后西方国家内部已经产生裂痕,而且这种裂痕还有一种触发作用,有相当的力量想效仿英国。不仅是欧盟各国间, 一国内部社会的分裂也被激发。英国脱欧可以说对欧盟短期挑战非常大,已经严重挫伤他们的信心。如果近期没有什么出路性方案出台,让这种态势持续下去,对信 心的挫伤将是慢性的、长期的、非常危险的。

崔洪建:我相信,西方如果有衰落,它一定是从内部矛盾开始的,真正把西方搞垮的将是它内部政治、治理和经济结构等问题。很难说西方的信心是否受损,但至少欧盟的信心肯定会受损。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在欧盟自信下降的情况下,它会怎样调整内外政策,自信心下降时其对外表现可能会更强硬。

金灿荣:英国脱欧应该不至于引起西方内部的混乱。从初期欧盟主要国家的反应看,还是比较冷静和团结的。西方的主体就是欧盟和美国。  如果对欧盟本身没有 太大冲击,对美国影响也不大,那算下来就没有多少影响了。我认为,英国和欧盟好合好散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现在金融市场的反应可能过度了,日元升值、人民 币贬值可能都是没什么道理的,这与英国脱欧离得太远,基本上是炒作的结果,而不是理智思考的结果。

马振岗:英国脱欧对西方的影响可能有限。最大的问题是对英国本身,产生的影响在英国比较多,甚至短时间难以消除。因为这次公投会让英国内部两派分离。 对欧洲一体化也有影响,本来欧盟一直向前走,现在突然有个成员退了,会影响欧洲信心。但是也有可能在英国脱欧之后,剩下的成员国会为了维护欧盟而更加团结。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