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2 June 2014

李显龙继承李光耀衣钵

李显龙继承李光耀衣钵

作者/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显龙(左)与李光耀合影(资料图)

“李显龙学到了李光耀的真传,利用自己的有利身份控告反对者毁谤名誉,最近控告博客鄞义林毁谤就是例子。一个口口声声要建设礼仪和建设性社会的总理,一个月薪38万新元的总理,却对一个收入微薄的医疗人员发出毁谤控告,而对方愿意给予5000新元赔偿,他竟然得理不饶人,将之开除解雇。李光耀当年使人破产的手段,在二十一世纪又再出现,李显龙继承其衣钵,完全是一个样子了。”

李显龙已经不只一次发表对于网络行为的言论,他特别强调网络上的恶意谩骂和挑衅行为,认为各国都面对此棘手问题,而新加坡要以自己的方法,让网络行为保持礼仪与建设性。

说实在,自从网络出现后,世界上的专制主义统治就面对无法控制言论的窘境,新加坡也是一样。李光耀当年可以牢牢控制一切,就是牢牢控制媒体言 论,不准任何人发出反对意见,然而在他还未退居幕后之时,网络已经出现,并对他发起了批评与攻击,此后网络上对他不利的言论铺天盖地而来,李光耀想要采取行动,也只能徒呼荷荷。而尽管李显龙已经指示官员设立网络安全委员会以便采取对付行动,但是空气中的电波不可能听从新加坡政府的指挥意愿,而世界越来越开放的言论自由却是无法掌控的。

李显龙学到了李光耀的真传,利用自己的有利身份控告反对者毁谤名誉,最近控告博客鄞义林毁谤就是例子。一个口口声声要建设礼仪和建设性社会的总理,一个月薪38万新元的总理,却对一个收入微薄的医疗人员发出毁谤控告,而对方愿意给予5000新元赔偿,他竟然得理不饶人,将之开除解雇。李光耀当年使人破产的手段,在二十一世纪又再出现,李显龙继承其衣钵,完全是一个样子了。

李显龙应该明白,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受到来自各方面的责难是无法避免的,宽大的胸怀还要容得下各种批评,包括金钱方面的批评。身正不怕影子斜, 让人家问一下公积金问题应该不至于惊慌失措吧!试想想,身在其位,必受其责,更何况何晶还是淡马锡控股总裁,人们的遐想联翩,不会是空穴来风。

新加坡有太多令人民不解的问题,例如总理、部长、总统的薪金为何如此之高?为何淡马锡控股盈亏不需公布?公积金与储备金是否挂钩?建屋局律师费是何人所定,何人所收?建屋局商店租赁与购买是否存在裙带关系?……这些种种问题,都没有经过国会讨论,也不许人们讨论,将之上网讨论是否就如李显龙所说的“恶意和谩骂”?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政治体系,任何政治体系经过长久的沉积都会产生腐败,而尽管人们口中为自己划上自我更新的美丽语言。那些陶醉在天下一统美梦的凡夫俗子,即使自己吃得撑死,也不会让人指出自己的缺点。因此,“建设性政治”的要求应运而生,说穿了,还是你“民”我“主”,对于政府,对于执政党,不可以指责,只能提出令其满意的建设性意见。但是,尽管天天承诺“机遇国家”,好处不会降临在普通人身上,殊不知多少年了,机遇都是给了当官的议员、部长, 尤其是在他们退休之后。从来没有人统计过、提起过,有多少个议员在位时当起大公司、大机构的顾问,而顾问费每月至少在2、3万新元之数。有一位猝死的议员, 就担任了十间公司顾问;还有一位议员,替商家运动将矿泉水打入职总超市;更有某些议员,当起大机构的海外顾问……。他们利用与政府的关系,替商家联络、说项,架桥引路,通关过卡,从中得到好处。如何看待这类事情?这已经不是一句“恶意和谩骂”可以推搪得了!当李显龙指责别人对他毁谤时,有没有想到这些到处充当顾问的议员内心的窃喜和对他的感激之情?然而,对比之下,有多少人无法偿还组屋的分期付款?有多少人无法提供水电费而被切断服务?有多少老年人无法过着正常的生活?这不是闭着眼睛说瞎话的“挑衅行为”!

任何政体在历史长河中都有自我毁灭的因素,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人民行动党已经失掉了一些席位,现在摆出一些新面孔以为可以制造新气象,但是许多积累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而且沉淀更深,蕴藏更密,花样更多。可以肯定的说,问题普遍,欲盖弥彰,天下皆知,狂澜已倒,在不久将来的大选中, 它会失去更多席位。恐慌会产生掩饰心理,恐慌也会产生更多粉饰太平的动作,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局准备在2015年的金禧年大搞庆祝活动,目的是为来届大选制 造声势。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