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 January 2013

是成立 “少数民族事务部” 的时候了 / Time to set up a Ministry of Minority Affairs

是成立 “少数民族事务部” 的时候了


作者:林德宜博士    来源:兴权会网站
译者:洪佩珊(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 


【作者简介】林德宜博士现在担任政策倡议中心(Centre for Policy Initiative,简称CPI)董事。他曾经担任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部的扶贫与社会发展区域顾问,和华盛顿世界银行高级社会学家。

林德宜博士也是亚洲策略及领导研究所(ASLI)属下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前主任。他曾在2006年发表一份《马来西亚企业股权分配报告》,指土著拥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已经超越新经济政策所阐明的30%目标,达致45%。他的见解遭致当权者强烈责难。尽管该研究院主席米尔占后来宣布撤回《报告》,不过林德宜却辞去研究中心主任一职,以示抗议。2012年4月,他驳斥首相纳吉关于国内土著只拥有23.09%企业股权的说法,并且批评《新经济政策》照顾马来朋党及政联公司。他坚持他的独立见解和严正立场,受到各界人士激赏和尊敬。

此外,林德宜博士也曾任由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华社研究中心(华研)以及多个华团于2008年共同年推动的《马来西亚20年行动方略》(简称《方略》)的总协调,同时也是《方略》执行委员会的主任之一。他与近40名各民族、各宗教、各领域的专人学者,经过长时间研究和讨论才完成这份《方略》。他也是《方略》的其中一名撰稿人。

2010年12月,林德宜博士与另外两名学者(杜乾焕博士与黄进发博士)不接受“华总领袖”任意篡改这份《方略》的基本精神和原有内容,而与华总秘书蔡维衍博士及方天兴等人分道扬镳、各走各路。


刚进入新的一年,就有一连串的老问题和挑战,摆在我们国家面前,有待解决。其中最主要的是:种族和宗教的紧张状态、少数民族日益感觉被边缘化,而多数民族则同时也感到地位受到威胁,而缺乏安全感。

这些问题,其中有许多已经根深蒂固。它们的影响已不再只局限于我们国家的一小部分,并且,也不再出现孤立和毫无关连的事件而已。它们已经渗透到社会各个领域。每个马来西亚人的生活(即:我们日常的思维过程、我们的意识、我们的行动)已蒙上了一层阴影。

马来人和非马来人之间、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种族和宗教分歧的问题,不会很快得到解决,也没有什么妙药灵丹的补救办法。

这些问题的发生,大都起源于被严重削弱的社会凝聚力,以及我国在过去40年来的日愈不团结。那无形但有如强有力的胶水的和谐、社区意识、及实现国家和人民共同利益的承诺,早已遭到破坏。

新年伊始,是我们思考如何恢复已失去的社会凝聚力,并专注如何重建此精神的好时机。

正视少数民族的困境

印裔族群、原住民、和其他少数群体,被疏离和边缘化的感觉是最显著的。虽然这些群体中的一些成员靠自己的资源,提升自己的社会经济地位,但更多的其他成员仍在贫困中挣扎。他们需要特殊的援助,协助他们摆脱贫困和经济停滞不前的束缚。

以种族为导向的《新经济政策》,已经由需要而非种族模式为基础的国家新政策所取代。但是,这些群体在发展和福利指数上,远远被拋在其他族群后头。我们要如何确保,在未来的10年里,《新经济模式》的实施会使到他们不会再次落后于其他族群?

国家议程肯定会受到占主导地位的马来人,甚至在某个程度上,受到华人所主导的的大企业所左右。我们要如何确保,极端贫穷的少数族群成员能获得认真、公平的援助?如何确保,他们不会在国家发展议程中消失或被忽略?

为了消除政府过去几十年来,忽略和歧视少数群体的负面影响,同时,为了开辟加强社会凝聚力和社会正义的新道路,以惠及全民,也许有必要成立一个新的政府部门,促进和指引将来在公共领域中所作出的努力,能改善我国受压迫少数群体的未来生活。

兴权会的蓝图

2007年11月25日,兴权会在吉隆坡双峰塔(KLCC)号召了一场大集会:一场象征着马来西亚人民的政治醒觉,迎接新的一道曙光的运动。两个月前,兴权会为了纪念这一场集会5周年,推出了一个蓝图,提出克服印裔社会的困境,尤其是80万流离失所的园丘工人和35万无国籍印裔的解决方案。

蓝图的最后部分是有关成立少数民族事务部的建议。这部门将策划和执行发展计划,以解决被边缘化的印裔在教育、房屋、重新被安置和就业的需要。

在目前,成立一个崭新的政府部门的建议,看起来似乎不恰当,那是因为,在这时刻,我国过于庞大、臃肿不堪的民事服务部,正受到民众的密切关注和责难。但是,我认为,这是值得国阵和民联认真考虑的课题,不论是哪一个阵线在来届大选中胜出而取得政权。

成立新部门的理由

成立一个为少数民族利益服务的崭新部门,是具有极大说服力的理由的。许多研究报告已证实,当人们没有工作、生活困苦、负债累累、缺乏自尊、缺乏技能、生活条件差的时候,群体之间的关系和群体内部的关系,将出现许多问题。基本的生活需求,是稳固社会结构的基础。但是,许多少数群体的基本需求,往往都无法得到滿足。

此外,不像主导我国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马来人和华人群体,我国少数群体缺乏资源和影响力,因而不能参与在经济和社会方面竞争的机会,虽说这些机会表面上都是提供给所有利益相关者。原本就已经被边缘化,将来,如果又让他们自生自灭为的话,由于资源僧多粥少,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他们可能会被远远拋在在后头。

费用是多少?

过去的10个<马来西亚计划>共花费了超过1万亿令吉。其中只有一小部分的发展开支,是用在少数群体身上。参阅以下列表:

10个<马来西亚计划> 的发展开支

总数:RM1.155万亿
第9个马来西亚计划2006-10RM2300亿
第8个马来西亚计划2001-05RM2530亿
第7个马来西亚计划1996-2000RM2220亿
第6个马来西亚计划1991-95RM1040亿
第5个马来西亚计划1986-90RM620亿
第4个马来西亚计划1981-85RM280亿
第3个马来西亚计划1976-80RM186亿
第2个马来西亚计划1971-75RM72.5亿
第1个马来西亚计划1965-70RM45亿

兴权会估计,只要将这项庞大开支的一小部分,即:250亿令吉,拨给这新的部门,这将是一项永久性改善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生活的重要努力。改善其他少数族群的生活条件和机会的费用,会来得更为低廉。

提升被边缘化的印裔族群、原住民及其他少数族群的生活、恢复他们的尊严和归宿感所涉及的费用,是一个国家可以轻易承担的。但是,国阵或民联是否有政治意志迈出这一小步,以便促使一个重大的模式转变,进而迈向一个公平、公正、有爱心的社会?

要判断一个多元民族的社会是否公正,得看它有多公平地对待少数族群,提供少数族群多少机会,以便改善他们的物质情况和未来生活中的机会。

印度政府已在2006年,成立了一个“少数民族事务部”。这部门是中央政府监管少数民族发展计划的最高机构。在《1992年国家少数民族法令》第2条(C)下,“少数民族”的定义包括穆斯林、锡克教徒、基督教徒、佛教徒、琐罗亚斯德教徒等。已经成立类似“少数民族事务部”的其他国家,包括巴基斯坦和以色列。

我国至少应该作出相应的努力。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