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May 2012

法国法官查案揭潜艇案黑幕,黑钱流入谁口袋是调查重点

 法国法官查案揭潜艇案黑幕 
 黑钱流入谁口袋是调查重点 


作者:梁志华      摄影: 苏晓枫
来源:《独立新闻报导》20120504 新闻报导


马来西亚国防部的一宗法国潜水艇军购弊案,牵扯出一宗疑点重重的蒙古女郎凶杀案,最后竟然是靠法国调查法官两年来锲而不舍的调查精神,揭开这宗被称为我国最大宗抢劫案之一的潜水艇舞弊案,背后所牵扯的层层利益关系。这对马来西亚人来说既可喜,但也可悲。

当初,法国潜水艇军购弊案蒙古女郎凶杀案在幕后黑手操盘下草草了事,原本以为事实真相就此被掩盖过去。人民之声在2009年写了一封信到法国投诉,叙述这宗马来西亚和法国间的潜水艇军购弊案原委,让整起事件的后续发展,出现令人意料不到的结果。

这宗潜水艇军购弊案在事隔两年后成功翻案,开庭审讯,主要归功于两个因素。其一是法国司法制度的独特性。在法国,一名法官有权力主动调查某起事件,这与我国法官被动式的司法审讯制度,有很大差别。

其二,法国调查法官两年来对这起投诉事件,采取锲而不舍的调查精神。这两年来,调查法官和主控官办公室收集了很多文件资料(153份文件)、访问了法国国防 部官员和直接涉案的法国国防企业DCNI官员,甚至翻查了涉案单位的银行账户交易记录和保险箱内存放的多份合约。这些调查成果让整起看来零零碎碎的潜水艇 军购弊案拼图,成功还原了。

阿都拉萨是两家公司董事

对法国潜水艇弊案穷追不舍的马来西亚人民之声(SUARAM)董事柯嘉逊(下图)昨天接受中文媒体联访时指出,这宗在法国成功翻案调查的法国潜水艇军购弊案大致上可归纳成三个主要合约,从中解剖这宗弊案背后的层层利益关系。

第一项合约是两艘耗资10亿欧元的法国潜水艇;第二项合约是以马来西亚国防部代理身份出现的PERIMEKAR私人有限公司(涉及1亿1490万欧元的回 佣);而第三份合约是法国国防企业DCNI和负责代表DCNI支付佣金的私营企业THALES之间的“C5”合同工程业务(涉及3000万欧元的合约)。

从马来西亚的利益角度出发,这宗潜水艇回佣案中最关键的两家涉案公司,是对外公开的PERIMEKAR私人有限公司,以及躲在幕后的TERASASI私人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被视为是法国潜水艇采购项目的桌台下黑钱窜流的运钱管道。

这两家公司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和现任首相纳吉的亲信阿都拉萨巴金德(Abdul Razak Baginda)有关。资料显示,PERIMEKAR的股东兼董事包括阿都拉萨巴金德和其妻子马兹琳达(Mazlinda Makhzan)。而TERASASI的两名董事分别是阿都拉萨巴金德及其父亲阿都马林巴金达(Abdul Malim Baginda)。

设空壳公司负责洗黑钱?

柯嘉逊透露,法国调查法官针对法国潜水艇案的其中一个调查重点,就是环绕在造舰公司DCNI通过THALES公司直接或间接支付给PERIMEKARTERASASI的钱,再转手后最终到底流入谁的口袋。

在这起事件中,当时担任国防部长的纳吉、关键人物阿都拉萨巴金德(左图),以及国防部官员,甚至巫统都无法摆脱关系。据媒体之前的报道,PERIMEKARTERASASI两家公司所收取的1亿4600万欧元,转入纳吉和巫统官员的口袋。【点击:潜艇黑钱疑通过香港公司转账 3600万欧元落巫统领袖口袋?

PERIMEKAR本身就是一家非常具争议性的公司。这家公司是在1999年注册成立,主要业务是潜水艇和海面船舰的市场销售、维修保养,以及其他相关活动

实际上,这家公司只是配合法国潜水艇采购项目而成立的一家空壳公司,以国防部代理人的身份与法国方面的DCNITHALES接洽和谈判。

PERIMEKAR还有一个重要功能,那就是扮演洗黑钱的角色,在提供支援与协调服务合约的正当名义掩护下,光明正大地把回佣或贿金漂白后,转入巫统高官和寻租人的手中。

PERIMEKARTHALES关系密切

柯嘉逊指出,PERIMEKAR的存在,其实已经引起法国方面某些单位的不满。在法国一项跨部门会议中,有人质疑PERIMEKAR是否有能力承接潜水艇这样一个庞大的采购合约,因为这家公司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背景和经验

此外,负责建造潜水艇的DCNI的一名前任财务董事Gerarde Philippe Maneyas也对PERIMEKAR持有怀疑态度。他觉得PERIMEKAR充其量就像是一家旅行社代理,根本不值得支付这么大笔钱给这家公司。他 2002年至2007年担任DCNI财务董事期间,针对这项交易进行调查工作,最终这些资料成了法国调查法官收集的部分重要文件。

从环绕在PERIMEKAR的一些关键人物或重要文件中,可以发现PERIMEKARTHALES之间存在密切关系,而且是衔接DCNI和马来西亚国防部(包括时任防长的纳吉)的重要桥梁,牵扯出潜水艇交易背后的层层利益关系。

其中一个值得注意的是人物是李察菲德利(Richard Frederick Robless)。李察菲德利曾是一名执业律师,担任过新海峡时报的法律顾问,后来加盟马拉卡(Malakoff Berhad)。他在1999年加盟国家稻米公司(Bernas)担任区域董事时,也在那一年协助成立PERIMEKAR这家公司。

稍后,他在2002年至20072月之间,出任马来西亚区THALES公司的业务发展总经理。这段期间正是我国政府订购的两艘潜水艇的建造期间(我国政府是在200265日正式签署订购潜水艇合约,并在20071024日收到第一艘潜水艇)。

从李察菲德利在协助成立PERIMEKAR与稍后担任THALES要职的角色中,可以反映出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密切关系。

李察菲德利在20072月离开马来西亚区THALES之后,就加入一家国防与航空科技公司RAJAWALI AEROSPACE私人有限公司担任董事经理。根据RAJAWALI的网站资料显示,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是国防科技与军事航空,并逐步跨入民事航空业。

武装部队基金总裁任PERIMEKAR董事

另一些与PERIMEKAR有直接关系的关键人物,与纳吉之间的关系非浅。除了最受关注的阿都拉萨巴金德之外,另一号人物是罗丁沃贾玛鲁丁(Lodin Wok Kamaruddin)。

罗丁沃贾玛鲁丁(左图)是我国军人退休基金——武装部队基金(LTAT)的行政总裁,同时也是与国防部关系密切的官联公司莫实得控股(Boustead Holdings Berhad)的副主席。根据《维基泄密》(WikiLeaks)在去年发布的纳吉19名密友名单中,罗丁沃贾玛鲁丁被点名为纳吉的密友之一。

有趣的是,PERIMEKAR的资料显示,罗丁沃是PERIMEKAR的五名董事之一,一直到201071日(当该公司完成有关两艘潜水艇的支援服务合约后),就宣布辞去董事职务。

根据《今日马来西亚》(Malaysia today)转载网络新闻网站《自由今日马来西亚》(Free Malaysia Today)的报道,该网络媒体在联络罗丁沃本人时,他宣称自己在201071日辞去PERIMEKAR董事职务,并声称当初是代表武装部队基金进入 董事局。

为何身为武装部队基金行政总裁的罗丁沃,需要亲自代表该基金,出任PERIMEKAR这样一家提供支援和协调服务的小公司的董事呢?

况且,武装部队基金与旗下莫实得控股分别持有PERIMEKAR20%股权(合计40%股权),既然罗丁沃当初是代表武装部队基金进入董事局,为何却又要在潜水艇成功移交到国防部手中后,就辞去董事职务。

唯一能够解释的理由是,PERIMEKAR的唯一工作是分配有关潜水艇背后的层层利益,而罗丁沃则可能扮演利益看护者(当然也可能是既得利益者之一)的角色。一旦潜水艇完成移交工作,经济利益也瓜分完了,自然无须留在这家小公司

在某个程度上,THALES其实和PERIMEKAR一样,在扮演着类似中介代理的角色。THALES之所以在法国潜水艇项目上扮演一定的角色,主要是因为 法国在2002年后,全面禁止提供任何形式的回佣或佣金,促使DCNI必须雇佣THALES代表前者向国防产品买方(在这个课题上是马来西亚政府)发出回佣贿金

法国禁回佣允提供服务费

柯嘉逊指出,在2002年之前,法国国防企 业是被允许提供所谓的贿金来争取买家,而且还能够当做一种可扣税的开销项目。但是,随着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2002年的大会上,一致通 过禁止所有成员国提供贿金或回佣后,法国在同一年发出禁令,把提供贿金视为一种犯法行为。

在无法光明正大地提供贿金来收买军购国官员后,法国国防部采用了一个折中方案,改用支付服务费用的方式来取代原本的贿金制度。在这个新模式下,涉及 国防交易的单位以服务供应业者的身份,向法国国防部或国防企业发出账单,而国防部或国防企业则通过支付账单来合法化回佣或贿金

这解释了为何我国国防部订购的两艘潜水艇会如此昂贵,正是因为各种各样的服务账单,通过合法途径把潜水艇的成本大幅推高。

这基本上也牵扯出第二份合约,即PERIMEKAR1亿1490万欧元支援与协调服务合约。虽然国防部长一再坚称,PERIMEKAR没有收取回佣, 而是提供支援与协调服务的费用,但是,从法国国防企业自2002年以来采用的账单模式来看,这根本就是变相的贿金或回佣。

至于第三份合约则更加直接,是DCNI通过一份“C5”合约,把支付账单的工作转移到THALES身上,由后者代为支付这些贿金THALES代表DCNI向另一家涉案的公司TERASASI支付超过3000欧元的账单款额,基本上就是这份合约的主要功能。

实际上,人民之声日前公布从法国法庭主控官办公室取得的第144文件(Document 144)内容就证明,TERASASI的确在2004919日,向THALES旗下的THALES International Asia行政总裁Bernard BAIOCCO发出一张总额近36万欧元的账单。【点击:纳吉名字出现在潜艇案文件 与纳吉会面须支付10亿美元】

1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