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 May 2012

北上吉隆坡,参与428大集会(组图【下】)/ Penyertaan Perhimpunan 428 Di KL (Koleksi Gambar [Bahagian 2/2])

北上吉隆坡,参与428大集会 /
Penyertaan Himpunan 428 Di KL


(组图【下】 / Koleksi Gambar [Bahagian 2 / 2])


【19】净选盟2.0联合主席爱碧嘉(手持麦克风者)在指导委员希山慕丁(戴帽者)及苏巴马廉的陪同下,看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人潮把通向独立广场的所有道路都淹没了,就像是淹没了吉隆坡市中心一样;他们听着万众一心、不绝于耳的口号声:“RAKYAT,RAKYAT,HIDUP RAKYAT!”、“BERSIH,BERSIH, HIDUP BERSIH!”;爱碧嘉在2时30分宣布“我们的行动目的已经达到了,可以和平解散回家”。
【20】爱碧嘉在宣布解散后,庞大的群众队伍开始向着回(家)去的方向移动,有一小部分靠近封锁线的集会者突然移走围栏和路障,冲进独立广场。这一小群人虽然大多数情绪激昂,但是人人赤手空拳,没有任何攻击或占领配备。警方开始狂发催泪弹、猛射高压水炮,追击、围捕、殴打手无寸铁的群众,连正在执行任务的新闻记者也不放过。
【21】当天下午3时以前,现场一片和平、秩序井然。在3时许,警方就借口“有人占领独立广场意图推翻民选政府”,命令联邦后备队(FRU) 和所有警务人员对已经准备离开现场的庞大群众队伍,疯狂发射催泪弹,置群众尤其是老弱、妇孺甚至残障者的生命安危于不顾,让群众亲身经历了一堂非常深刻的政治教育课。
【22】当时密集在独立广场周围道路的人潮,保守估计也有10多万人,即便在正常情况下,也需要颇长时间来解散。警方却用暴戾手段如发射催泪弹、追击、殴打,直到受害人不支倒地或仓皇逃命,以图强迫这庞大群众队伍迅速散开。警方的这种疯狂做法,怎么不令人愤懑呢?怎么不引起混乱呢?
【23】警方一方面在集会现场利用暴戾手段对付庞大群众队伍,另一方面却命令附近的地铁站统统关闭,不让群众乘搭轻快铁离开。警方的这种做法,只有证明:所谓“为了避免有人占领独立广场以推翻政府”,只是警方在最后阶段采取暴力镇压对付静坐抗议的借口罢了。
【24】当天集会的参与者及网络媒体工作者在网上发布了大量录影与照片,证据确凿地说明我国警察这次展现的暴戾行为。这些录影与照片的画面显示,警方向群众残酷施暴,有的警员还拔枪指向群众,群众仓皇走避,走避不及或不支倒地者,就被一群警察拳打脚踢,草菅人命啊!以上剪影,只是警察残暴行为其中一例而已。
【25】《独立新闻在线》报导,当天占美清真寺(Masjid Jamek)前的敦霹雳路的集会群众非常拥挤,若遇警方攻击、群众惊慌逃避,很容易引发人踩人的惨剧。为了躲避催泪弹的威胁,有不少人其中包括妇女和小孩、孕妇和老人,采用非常危险的方式,从10多尺高的墙壁上,垂下身体让下边的人接住而到河岸逃生。
【26】或许是因为警方担忧他们对付群众的暴戾行为会被媒体曝光,对付正在执行采访任务的新闻记者尤其是摄影记者,也绝不手软。以上照片是《光明日报》的摄影记者黄安健被警察无情殴打之影。还有不少国内外报章记者也受到几乎同样的待遇,人身被袭击,摄像机被抢夺,记忆卡被毁坏或没收,等等。
【27】联邦后备队(FRU)除了发射催泪弹,也使用水炮车驱散人群。水炮车射出融合了白色化学液体的高压水柱,让被水柱冲击的人,全身不但湿漉漉,而且感觉非常难受。
【28】大约下午4时30分,在端姑阿都拉曼路Sogo商场前,一辆警车突然向聚集人群的路上直冲,再撞向人行道上的墙壁而停止,导致数名参与集会者受伤(www.sinchew.com.my/node/245714)。社会的舆论是:警车驾驶员(应该也是警员)开车撞伤了人。因此引起众多目击者的愤怒,合力把警车推翻,像是发泄他们对警察开车撞伤人的不满。警方的说法是:暴民攻击警车,造成失控而撞伤了人,驾车警员也受了伤。
【29】大约傍晚6时,警方把全部被逮捕的集会参与者送到位于Jalan Semarak的警察训练中心(Pusat Latihan Polis,简称Pulapol)。根据警方的记录,当天共有512人被逮捕,次日早晨5时前全部获得释放。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