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October 2009

“谴责执法机关践踏人权 摒弃巫统的威权政权”

[柔佛人民之友工委会8周年纪念声明]
“谴责执法机关践踏人权 摒弃巫统的威权政权”

自经历308人民要求改革的风暴,人民通过选票向巫统霸权表达强烈的不满,开创了新的政治格局,以抗衡国阵的专制。国 阵首次面临独立来无法稳定地以种族政治来巩固其政权,与逐渐被国民遗弃的情况。以巫统霸权和种族主义为基础的国阵罔顾人民利益大前提的施政下,通过统治阶 级与利益集团控制国家资源,衍生国营公司的朋党结集与严重的贪腐弊案等情况。当权者将不惜一切利用政治途径与操纵司法与媒体,来苟延其政权的生命。

2009年 8月,超过2万人民走上街头参与“废除内安法令大游行”,向政府诉求废除《1960年内安法令》,反对任何人在沒有公开审讯的情況下, 被长期扣留。国阵政府却以警方以及联邦后卫队使用水炮车、催泪弹强力的驱逐。自去年308人民要求改革风暴过后, 政府才迫不得已提出要检讨《內安法令》与释放数名扣留者等。但是,从种种迹象看來, 政府要检讨的, 不是法令的实质问题 (即废除违民主法治精神的无审讯扣留), 而似乎只热衷于缩短扣留期限等形式问题。这根本不能解决无审讯扣留的实质问题。因此,唯有团结所有力量,持续争取并全面动员,才能反掉已经沦为巫统霸权统治和压迫人民的《内安法令》。

2009年 2月,发生了霹雳州夺权事件,国阵宣布与3名脱离民联,背弃选民的议员合组霹雳州国阵新政府。民联政府一再要求霹雳苏丹解散州议会,还政于民,以重新选举。民联与国阵之间的司法诉讼纷争,突显了君主立宪的民主议会制在国家宪法三权分立精神下已经受到侵蚀。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净选盟)号召国人在5月 7日霹雳州议会复会当天穿黑衣,以口号“一个黑色的马来西亚”,抗议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策动霹雳州政变及哀悼民主之死。然而,这项在数个地区号召的和平集会和集会者也同样遭受国阵政权与警方的无理蛮横的打压和逮捕。

根据过去至今发生的种种弊案显示,在我国警察部队和反贪委会官员, 在对待证人和嫌犯时仍然出现采取粗暴态度。他们不像是人民公仆, 更像是人民的主人. 这就导致, 在警方扣留期间, 扣留者离奇死亡事件, 层出不穷.在我国所发生的扣留所死亡的案件,据大马人民之声(Suaram)总部今年7月23日发表的2008年人权报告,记录了从2003年至2007年短短4年间,我国共发生了1535宗在警局扣留所、监狱与扣留营死亡的案件。单单在2008年就发生255在监狱死亡事件,和13件警察扣留所死亡事件。其中,受到公众所关注的扣留所死亡的大案件有:古甘(Kugan Ananthan)在梳邦大班警局扣留所死亡与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助理赵明福在反贪污局坠楼死亡的案件。

赵明福离奇死亡事件, 突现了国阵为了保住其政权, 不惜动用了另一副国家机噐 - 反贪委会,打击雪州民联政府。反贪委会为了调查涉及马币2000元的采购案,以种种酷刑与不人道的手法对付证人,造成了赵明福在雪州反贪局内离奇丧命。反观巫统前雪州州务大臣基尔花费不明的2,400万马币所建的“基宫”,警方和反贪委会相对无效率的处理,这突显了执法机关的严重偏差。这些件事说明, 为了夺取政权, 为了维持政权, 当权者不惜动用任何可使用的国家机噐來对付异己分子, 甚至置他们于死地不顾.

总结

如今,以巫统霸权的当权者正进行威权政权,以操纵了警察, 反贪污局等作为维护统治集团利益的机器。当权者无心把警察部队训练成为一支为人民服务的队伍, 反把警察部队当作鎮压反对党和异己分子的工具。 一旦认为政权已受到威胁, 就会动用这副工具來鎮压和排除异己。

当权者以“一个马来西亚”的空口号,重新包装其以巫统霸权与种族政治为基础的国阵政权,声称将平等对待各族人民的共同利益。但是,从国阵粗暴手段夺取霹雳州政权、逮捕净选盟的黑衣行动参与者、驱逐“废除内安法令大游行”等,人民都可看清楚国阵政府308后仍然继续的践踏人权、罔顾人民的诉求的所为。

目前, 对良好施政无多大兴趣的当权者, 是不会认真尊重人民的基本人权的。只有靠众人的力量去争取, 要分清敌友, 设法建立起一个比较能照顾人民利益的政权。只有这样, 我国人民的基本人权和民主权利, 才能得到保障。

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
2009年10月25日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