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6 May 2018

《人民之友对“509”大选投票意见书》 “509”全民一心倒垃圾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复辟”!(更新:英文版链接)


《人民之友对“509”大选投票意见书》

“509”全民一心倒垃圾

——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复辟”!



人民之友根据2017年9月24日发表的《人民之友 对我国第14届大选意见书 》的内容与精神以及半年来国内和国外的政治形势,对5月9日投票提出下列意见,供全国选民参考——

(1)在5月9日大选投票日,全民一心拒绝投选巫统(UMNO)和它所操纵的马华公会(MCA)、印度国大党(MIC)及其他国阵成员党候选人,也拒绝投选(在人民公正党旗帜下竞选的)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的候选人(也就是表示:拒绝马哈迪当“回锅首相”)。这是因为——
  • (i)巫统霸权统治(即联盟政府与国阵政府)是马来(西)亚各族人民自1957年独立以来,遭受种族主义压迫和歧视的痛苦祸根;
  • (ii)马哈迪在巫统霸权统治的最关键阶段,担任国家首相长达22年(1981—2003)之久,他是祸害马来西亚人民最深重的罪魁祸首。
(2)在5月9日大选投票日,全民投选(在人民公正党旗帜下竞选的)希望联盟原3党[即人民公正党(PKR)、民主行动党(DAP)和国家诚信党(PAN)的候选人];或者在一些有多个民主党派[这里主要指已有20年斗争记录的社会主义党(PSM)]竞选的选区(议席),选择投选那些敢于鲜明而坚定反对巫统霸权统治和反对马来主权至上的候选人。 这是因为——
  • (i)尽管上述希望联盟原3党(尤其是民主行动党)领袖在上届大选打破国会三分之二的议席之后迫不及待要入主布城,而基层党员和支持者大部分是遭受巫统霸权统治损害的被压迫群体,这些群体大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社会改革和生活改善的愿望和要求;
  • (ii)广大的人民群众才是改革社会的真正可靠的力量,我国的政治领袖实际上是我国的政党政治和议会选举制度所造就起来的“政治领袖”和“职业政客”,不是改革国家社会改善人民生活的真正可靠的人物:
  • (iii)我们必须跟广大人民群众一起,依据他们的利益、愿望和要求而斗争,也跟他们一起通过实践总结经验,一起取得正反两方面的教训,这样才能保证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战果。
必须特别说明的是:马哈迪从他掌握政权以后就是马来西亚马来官僚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在他下台以后,不甘于他的地位受到巫统当权集团的排挤,他现在拼着老命出来竞选想当“回锅首相”,不是因为“忏悔自己过去罪过,想要拯救马来西亚”,而是为了保护和巩固他本身、他的家族和他的朋党集团的权益和地位。对各族人民来说,马哈迪无疑就是一个实施种族主义统治具有巨大欺骗性和危害性,因而其危险性也最高的马来政治枭雄。若投选马哈迪,就像是被骗上了贼船,只有任由摆布,最终必受其害!

世界各国近现代史证明,所有统治阶级的各种集团的代表人物,为了在统治集团内部争权夺利,尤其是在失去原有的势力以后,往往不择手段骗取人民群众的支持来达到他们保护自己的权位和利益的目的。在现有的议会制度下,所有机会主义政客为了夺取权位与聚敛财富,也会像统治集团的政治领袖一样,处心积虑骗取人民群众的支持来达到他们的当官敛财的自私目的。但是,无论是统治阶级的政治领袖,还是机会主义政客,他们都是根据他们的阶级、集团、家族和个人的利益、愿望和要求来行事,最终都一定会走上跟人民群众对立的地位。

上个世纪50—60年新加坡反殖民主义运动由于接受了李光耀这个政治枭雄的渗透和控制,甚至还助力李光耀创立人民行动党并支持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但是,李光耀掌握政权以后就残酷无情摧毁人民群众的真正领袖,最后全面消灭群众运动的组织力量。推动我国民主改革运动的党团和人士,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应对新加坡的这段历史,引以为鉴才是。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