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 February 2015

人民之友2012-2014三年工作概括 / 摆脱西方民主思想的束缚 坚持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

上图摄于2015年1月18日假永平隆城饭店举行的人民之友工委会工作重点讨论会。前排左起为郑金桃、韩幼平、黄贵文(主席团主席)、詹玉兰(主席团主席)、江仁瑞;后排左起为吴振宇、朱信杰(主席团主席)、郑晖、覃志强(Nasir)、洪佩珊(秘书处秘书)、钟立薇(财务小组财政)、杨秀丽(秘书处秘书)、严居汉(财务小组财政)、李俊豪(财务小组财政)。

【《人民之友》按语】人民之友工委会于2015年1月18日(星期日)假永平隆城饭店举行了本会2015年工作重点讨论会,旨在讨论本会2015年的工作重点。为了使讨论会顺利进行,人民之友秘书处概括了本会过去三年的工作(见《人民之友2012-2014三年工作汇报》),向与会者汇报。与此同时,人民之友工委会2015年工作重点讨论会筹备小组在本会成立10周年(2001-2011)之际发表的《柔州人民之友10年风雨路程(2001-2011)》,以及根据过去三年(2012-2014)参与及推动民主人权工作实践的基础上,对本会过去14年的工作实践写出《摆脱西方民主思想的束缚 坚持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一文。


人民之友2012-2014三年工作概括

2015工作重点讨论会筹备小组:朱信杰、严居汉、杨秀丽、洪佩珊

为了让因散居各地而无法参与常月会议的工委更好地了解我们在过去的3年(2012年至2014年)里的工作实践,让全体工委更好地掌握情况以拟订人民之友今年(即2015年)的工作重点,人民之友2015年工作重点讨论会筹备小组尝试就过去的3年的工作实践,向大家做个简要的概括性的汇报。

从10年(2001—2011)实践总结的3点认识谈起

人民之友工委会原来是在2001年9月9日在“人民之声”(Suara Rakyat Malaysia,简称SUARAM)的旗帜下成立的。2011年9月11日,人民之友工委会纪念成立10周年,根据自身在这10年(从2001年到2011)期间所参与的各种争取民主人权工作,当时总结了主要的三点认识:

一、建立对民主人权斗争的正确政治观点——我国各族人民面对的人权日益丧失的问题,是当今腐败政权统治的必然结果。因此,我国各族人民必须从政治上推翻巫统国阵的霸权统治,人权问题才能根本上解决。换句话说,我国的民主人权运动,就是我国被压迫的各族人民要求翻身的政治改革运动。
二、人民的团结才是改革斗争的力量泉源——要推动我国的政治改革运动,各族人民必须从分化中团结起来,求同存异、平等相待、丢掉幻想、坚决斗争。其中,各族群民间组织跨族群的团结、反对党与民间组织联合阵线的团结,以及各族人民内部的团结、都是我国政治改革运动的当务之急。
三、认识“非政府组织与民同在”的重要性——非政府组织作为被统治被压迫人民为维护自身权利而结合在一起的群众组织,理所当然必须跟支持政治改革的反对党联合起来进行推翻巫统国政霸权统治的各项斗争,但是非政府组织必须时刻警惕,非政府组织不是反对党的政治工具,必须“与民同在”,永远为人民利益发言和做事。

在随后的三年(即从2012年到2014年)期间,人民之友在上述10年总结的3点认识的基础上,积极参与我国各族人民联合起来反对巫统国阵霸权统治的斗争。这3年的斗争实践又进一步提高了人民之友的思想认识,从而逐步形成今天人民之友的鲜明的工作路线。

以下是在2012—2014的3年期间人民之友所进行或完成的主要工作项目(见附表):

人民之友最近3年(2012—2014)工作重点概括

我们把上述主要工作项目归纳为以下三大类别,简要叙述如下:

一、跨族群争取民族平等、反对巫统种族主义霸权统治

人民之友工委会在上述10年总结的3点认识的基础上,观察到我国印裔族群的2007年兴权会大集会及其展开的维护族群尊严和族群权益的各中斗争,并没有受到民主党团应有的关注和支持,甚至还受到不应有的排斥和打击。人民之友工委会认为,印裔族群是我国三大民族之中最受压迫最受歧视的族群,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他们是贫困和被边缘化的族群。因此,印裔族群就理所当然的成为我国的一个反抗巫统国阵霸权统治的斗争的最主要力量。人民之友工委会因此决定对印裔族群展开团结工作。

2012年,我们首先响应和支持兴权会发动全球网络电子请愿书——《废除所有种族主义政策,保护马来西亚宗教自由》。接着我们翻译及宣传由瓦达慕迪撰写的《马来西亚的制度性种族主义和宗教自由》报告,进而举办“探讨《联邦宪法》第153条文及各族人民平等权利问题”讲座会暨柯嘉逊著、杨培根译《马来亚人民独立斗争的真相:爱国者与冒牌者》一书的推介会。

人民之友工委会公开发表声明支持被迫流亡国外的瓦达慕迪回国领导兴权会斗争。人民之友工委出席了2012年8月1日兴权会和印裔群众在新山迎接瓦达慕迪返国的活动。之后,我们积极跟以瓦达慕迪为首的兴权会领导人进行交流,后来成功促成人民之友工委会与柔佛兴权会共同发布《打破巫统霸权,建立民主联合阵线;团结全州人民,实现三大迫切诉求!》的第13届大选告人民书,并且随后一同呈交给民联三党领袖。

2013年3月间,当瓦达穆迪在万绕一座兴都庙展开绝食行动时,工委会除了到场慰问并张挂横幅、工委严居汉更是以亲身参与一天的绝食行动表示支持。无论在私下见面和公开声明,我们都致力争取兴权会领导必须抛弃对巫统国阵领导的幻想。当兴权会于2013年4月18日宣布和国阵签署合作备忘录随即造成恶劣影响之际,人民之友工委会迅速发表声明严厉谴责以瓦达慕迪为首的兴权会领导人投靠巫统国阵领导、背叛印裔族群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的行为。

此外,人民之友工委会与柔佛州伊斯兰党团结局于2014年5月间成功联办了一场敏感议题的“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这项活动标志着工委会努力宣传各民族人民以及各宗教信仰者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立场和观点,同时努力实践跨族群反对宗教压迫的团结工作。

二、宣传争取民族语文(母语母文)教育斗争的政治观点

工委会在过去的三年里在争取民族语文(母语母文)教育斗争中,反复强调这样的立场和主张:必须鲜明地坚决地反对旨在消灭民族母语教育的现行法令和政策,只有抛掉对巫统国阵领导的幻想、延续过去的华教运动领导人敢于斗争的路线,各民族母语教育包括华教才能有出路。

我们的大部分工作集中在2012年一整年,对以叶新田为首的董总领导进行又团结又斗争的宣传工作。工委会支持董总领导为争取华教权益而号召的群众大会。但是,我们意识到董总领导或将采取“貌似激进,虎头蛇尾“的虚假态度,意识到他们在争取华教权益问题和主张上尽其所能“去政治化”的立场。因此,我们尽量争取每一个机会向华教领导和爱护华教的人民群众宣传我们的政治观点。

其中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工委会支持叶新田原先主张魏家祥下台的926大集会。我们首先发表声明明确阐述我们的立场。当看到董总领导表现“软脚“并试图收回“魏家祥下台”的主张,我们先后结队奔向邹寿汉在居銮中华中学礼堂主讲的华教大会以及在吉隆坡(国会大厦附近)默波草场(Padang Merbok)由董总领导召开的“926华教救亡与抗议大会”,在场派发我们的声明,以及在董总领导人派员阻拦下坚持张拉写上“马华领导典当华教!魏家祥须辞职谢罪!”标语横幅,以表达华社对马华领导人的极度愤懑和厌恶。

三、坚持非政府组织的“独立自主性“和与民同在的立场

延续2011年支持由安碧嘉领导的净选盟2.0正确的非政府组织运动路线,人民之友工委会支持《净选盟2.0八大诉求》、提倡非政府组织的独立自主性、宣传争取干净选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议会选举欺骗性反对冒险主义的行动。于是,工委会全力配合人民之声新山支部协调员方佩芬担当柔佛州净选盟协调员,在柔佛州积极展开宣传《净选盟2.0八大诉求》的工作。我们的工作办法是团结柔州各民族非政府组织共同推动净选盟2.0的主张、呼吁各族人民参与支持2012年428大集会以表达人民的共同愿望和要求。具体的成果是,我们成功促成净选盟2.0柔佛州联络委员会的成立,以及在柔佛州内推展了“先实现《8大诉求》,才举行13届大选”宣传活动。我们总结并宣传了此次非政府组织正确实践群众路线、成功展开428大集会的丰硕成果和深远意义。

此外,我们联合柔佛州内其他七个非政府组织举办2012年五一劳动节纪念活动,我们希望在柔州实践团结各民族非政府组织共同支持工人反剥削的抗争、宣传各民族工人团结的观点。

面对第13届大选(以及2014年的加影补选),工委会毫不犹豫地抓住机会实践非政府组织为人民发声的主张,我们联合其他民间组织发挥非政府组织的独立自主性,强调在反对巫统霸权统治的基础上,人民群众将支持诚意落实人民改革诉求的政党和候选人。在第13届大选发表的告人民书中,我们提出建立民主联合阵线作为具体和可行的反霸团结办法,今后仍具现实意义。

第13届大选之后,人民之友工委会庆祝成立12周年纪念,举办“民间组织・议会斗争・民主人权”论坛暨餐会活动,以探讨如何对待议会斗争和非政府组织今后所应扮演的角色。我们冀望非政府组织应认清议会选举的虚伪性和作用性,并在议会斗争中始终站在人民的立场,坚持敢于斗争的精神。

以上所述,是工委会在过去的三年里的主要工作概况。此外,工委会非常重视对非华裔族群或非受华文教育人士的宣传教育工作,例如工委会发表的华文声明必须有最少一种非华文的译文(马来文或英文),将原件内容原原本本的表达。必须在此一提的是《人民之友》网页编辑部一直勤勤恳恳地扮演作为人民之友的喉舌的作用。他们在2013年初对人民之友部落格进行了小改革。请参阅上述工作项目表或直接登录《人民之友》网页了解详细情况。

小结

人民之友过去的三年的工作,无疑是在上述10年总结的3点认识的基础上努力耕耘所获得的成果。我们的工作有一定成绩,同时存在可以改进的地方。从表面看,人民之友的言论和主张在国内似乎缺少拥护者,但是,我们坚信这只是暂时的现象。举个例子来说吧,2012年我们坚持跨族群提出反对民族压迫的大选诉求,当时不但得不到“主流党团”领导们的认同,甚至还遭遇一些自高自大者的排斥和责难。许多党团领袖和他们的骨干甚至跟班,都在编制着“掌握政权“的美梦。然而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从古至今都没有出现过被压迫族群在自己放弃进行反种族主义压迫斗争的情况下,成功争取他们(被压迫族群)的统治者认同被压迫族群的权益的例子。因此,我们深信人民之友上述坚持华裔族群联合最受迫害的印裔族群的跨族群实践工作,对往后的各族人民团结反霸的民主斗争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我们以为这样的理解适用于其他同样“不入流”的人民之友政治言论或主张。



摆脱西方民主思想的束缚
坚持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

秘书处:杨秀丽、洪佩珊、方佩芬

人民之友工委会成立至今已近14年了。如果我们今天回顾人民之友走过的路途,我们不难发现人民之友由始至终坚持反抗大马的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政策。我们曾举办大大小小的座谈会、讲座会、论坛,或是发表许多声明文告,其目的都是在向社会大众传播以巫统为主导的国阵政府是导致各民族无法和睦共处和矛盾不断深化的始作俑者。人民之友工委会原来是在大马人民之声(Suara Rakyat Malaysia,简称SUARAM)的旗帜下,去推动马来西亚被压迫民族争取平等权利的工作,直至2013年大马人民之声终止大马人民之声(新山支会)办公室之后,人民之友工委会没有解散,毅然决然撑起了人民之友(Sahabat Rakyat)的旗帜,,在人力财力单薄的情况下还继续坚持推动马来西亚的民主改革运动。

从反对数理英化政策到走向跨族群工作

2013年以前,人民之友工委会是配合大马人民之声派驻在新山支会的协调员(受薪人员)在柔佛州进行具体工作的。人民之友工委会在推动大马人民之声所指示的工作项目之余,也积极推动我们工委会所关注的工作项目。我们从我们的实践中认清了“非政府组织与人民同在”(见《柔州人民之友10年风雨路程(2001-2011)》)是必须秉持的斗争信念,但是,我们也从我们的实践中认识了我们组织的弱点和局限。在成立后,特别是早期阶段,我们常常被民主党团与民主人士批评,我们活动成员都是华裔,活动范围大都限于华人社会。我们细心接纳批评意见并加以改进,继续实践我们的斗争。

我们想要说明的一点就是,或许是因为我们的“弱点和局限”,使我们能够更加准确了解马来西亚华人社会的政治动态。我们努力把华社的心声,毫无保留的传达给其他族群,以便可以打破以巫统为主导的国阵政府对各民族所施加的各种种族主义讹诈和威胁恐吓,争取各族人民早日实现彼此之间的真正谅解,并取得在政治上的真正团结,共同朝向国内各民族共存共荣的美好愿景。

人民之友工委会成立以来,在争取民族母语教育平等的工作上作出了些微的努力和贡献。在2003年,即将卸任的时任首相的马哈迪医生突然宣布政府要实施数理英化的政策,导致各阶层人士顿时陷入混乱的局面,各族人民对于巫统掌控的国阵政府处心积虑消灭民族母语教育的用心已经感到无比担忧。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华文小学,另一方面,这项政策也直接冲击了马来文小学和宗教学校。因此,也引起了马来社会的反响,尤其是爱护马来文教育的人士以及马来中下阶层。他们开始积极发动马来群体反对政府实施的数理英化政策。于是,一个在各族民间组织支持下成立起来的“反对数理英化联盟”在面对数理英化政策即将成为定局的严重关头,在2008年发动了一场旨在反对政府实施数理英化政策的和平集会——人民之友工委会也积极参与了这项活动和相关工作。这项和平集会得到了各族人民特别是华族和巫族的响应,最终成功迫使政府于2009年宣布废除数理英化政策。

关注和支持兴全会的斗争是另一工作亮点

往后,跨族群的工作成为所有进步党团和民主人士都非常重视的工作模式。它也促使我们在争取华文教育平等的工作上,又跨进了一大步。跨族群的工作模式必然可以促进各族人民之间的了解甚至渐渐消除种族之间的藩篱。但是,我们必须进行有实质意义而不是徒有形式的跨族群工作。近年来,我们在跨族群的工作方面确实有亮眼的表现。这就应该从我们积极关注并支持贫困和被边缘化印裔族群争取民族权益和民族尊严的斗争开始说起。兴权会在2007年的时候发动了一场历史性规模庞大的示威游行,要求英国和马来西亚政府关注印裔族群的贫困和被边缘化的问题。我们,特别是年轻工委还清楚记得,当时候许多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都认为兴权会和他们的大集会是非常“种族主义”的;一些人甚至呼吁民间团体对兴权会保持静观其变甚至采取排斥孤立兴权会的立场和态度;我们却独树一帜地关注和支持兴权会代表印裔族群展开的为维护族群尊严和争取族群权益的斗争。

事实证明,群众运动是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尽管统治集团百般阻扰和恐吓,成千上万最底层的印裔族群还是从四面八方涌入吉隆坡市中心,说明了在我国实施的制度性种族主义歧视政策已经逼得广大的印裔族群走投无路,只有别无选择地向实施这项罪恶政策的巫统国阵统治集团发出强而有力的怒孔这条道路可走了。大部分的民主党团是在事后基于国阵政府对手无寸铁的集会者施加暴力,才以集会自由和言论自由为由谴责国阵政府的不民主做法。总之,兴权会大集会震撼了巫统或国阵的统治根基,导致国阵在2008年第12届全国大选在国会里失去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并且痛失五个州政权予民联。

兴权会运动的崛起,使我国各族人民争取民族平等的斗争更加具体化。兴权会通过他们的领导,提出了马来西亚政府实施的制度性种族主义政策以及宪法153条文是导致印裔族群(包括其他少数民族)长期饱受歧视与压迫而痛苦生活的根源。我们认为,兴权会在现阶段所提出的“为印裔族群的尊严和权益而斗争”的理念是正确的,跟我们工委会由始至终所坚持“为民主人权而斗争‘的理念是一直的。因此,我们在关注和维护民族母语教育的生存和发展之余,也与兴权会的领导保持紧密的联系,跟他们进行了几次恳切的会谈,以及声援他们维护民族尊严和争取民族权益的斗争。我们也曾邀请兴权会的领导成为我们举办的论坛的其中一位主讲人。瓦达姆迪也曾协助我们与沙砂两州的弱势群体的政治领袖联系,共同探讨马来西亚伊斯兰化的议题(见《工委会2012-2014年工作项目列表》)。我们也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与兴权会共同发表了大选告人民书,提出“打破巫统霸权统治,建立民主联合阵线”的政治主张(见《柔州非政府组织第13届大选告人民书》)。其中第一项最迫切的诉求就是消除种族压迫,主张民族平等,里头共有四项具体诉求,即(1)废除《联邦宪法》153民族不平等条文;(2)废除新经济政策和“土著固打制”;(3)废除1996年教育法令第17(1)条文和相关政策;(4)少数民族和宗教信仰与风俗习惯应受尊重和保护。

必须坚持争取民族平等权利的斗争

值得一提的是,各族人民已经在净选盟2.0的两次大集会里亲身经历了一场政治洗礼。过去,各族人民由于非常担忧巫统的种族主义讹诈和威胁恐吓,最终导致少数民族的正义诉求以失败告终,任由巫统和国阵政统治集团践踏各族人民的基本权益。从净选盟2.0在2011和2012年所领导的两次大集会来看,尽管巫统当时通过马来极右组织制造白色恐怖和吓唬各族人民远离净选盟2.0及其领导的选举改革运动,但是大集会的人数一次比一次更多,得到各民族人民、各阶层人士、各宗教信仰者等的响应和支持。这两次示威游行的事实证明,我国广大人民群众已经敢于藐视巫统和国阵统治集团一贯来所耍弄的种族主义讹诈,而勇于展开争取干净选举和维护民主权利的斗争。我们先后发表了《“709示威游行”的巨大意义与深远影响》与《“428静坐抗议”的积极意义和深刻启示》两篇文章,对敢于藐视种族主义讹诈的斗争给予高度评价。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所坚持的支持被压迫民族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是有前途和万万不能放弃的政治目标。

当然,我们相信,巫统和国阵统治集团不会允许人民力量发展、壮大,因此,他们必然会在人民群体里制造分裂,分化各族人民的团结力量,以便他们可以继续长期统治。我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所掀起的第十三届全国大选浪潮并没能击垮巫统和国阵统治集团,但是大选结果却促使民联各个政党以及民间组织似乎正在面临着分化改组的局面。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和如何处理它所引起的问题,是我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必须深刻思考而作出正确决策的。

愿与大家共勉。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